巨乳妈妈满足好色儿子

我叫小隼,是个年轻的高一生,在学校的朋友不是很多但也够了,因为最近不想离开家里,要问原因的话,就是因为家里有我妈妈在…..

可爱的小女儿

「老公你最近好像很烦恼……」我们上床的时候,雅雅关心地问我。「嗯。」我有气没力地说。「你也看得出来?」

母子销魂 3

 三。偷尝禁果我与妈妈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了。有一天旁晚,我们在后花园中散步,坐在一条石凳上休息。过了一会儿,妈妈说石凳又凉又硬,站起身子。

我与我的朋友们

当我刚刚迈向大学校门时,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男生。可那一年的夏天却改变了我!

专吃窝边草

由于我的聪明才智,我被董事会提拔总经理。小梅是我的二小姨子,前年她从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被分配到高中任教。在市场经济的今天都兴起了淘金热潮,小梅就跟她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妻子说,想上我那里去上班。我的妻子想,如果她的妹妹去了,一来能帮助我的忙,

姐弟乱伦

这天是暑假的开始,美玲一觉睡到中午。起床来到客厅看见表弟晓明在楼下看电视,问候一下后,就到厨房拿了一瓶柳橙汁回到客厅边看电视边喝。这时电视上正在播出菲梦丝的广告,画面上一位女子走在两位男士中间,并用手去拍他们的臀部。晓明就说这女的还蛮大胆的,美玲放下手中的柳橙汁,要晓明站起来,跟着用手拍拍他的臀部笑说「你屁股蛮有弹性的」。这时晓明说那当然,我是游泳校队,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美玲说我不相信,表弟便将上身衣服脱光,果然肌肉相当匀称,尤其是腹部的肌肉就像健美先生一般的结实。美玲说肌肉要摸才知道结实不结实,用看的不准。跟着站起身来,走上前去,左摸摸右捏捏地,晓明觉得相当尴尬,就准备穿上衣服。美玲说,既然都脱了衣服,我们就一起游个泳,晓明很快地就换好衣服先去游泳。美玲回到楼上挑了一件泳衣换上,她这时前面看起来除了开叉较高以外,和一般连身泳衣并无不同,但后面只有腰间呈y型的些许遮掩,将臀部衬托得一览无遗。来到庭院的泳池,晓明已经游了数个来回,美玲来到池边告诉表弟说「你游的这样好,教教我好吗?」,晓明自然满口答应,便问美玲说「姊姊想学甚麽?」,美玲说最简单的是什麽,晓明说那就学蛙式。这时晓明要美玲先到岸上看看自己的姿势,美玲来到池边坐下,两脚浸在水中,晓明很仔细地解说一些基础,便要美玲下水实习一下。美玲来到水里,晓明说姊姊你先试着在水里漂浮并用脚打水,美玲依言而行。这时晓明爲了照顾美玲,两手扶在美玲的胸前与下腹处,由于不时地碰触,晓明渐渐地觉得有些尴尬。这些两人来到池中央比较深的地方,美玲站起来时不小心滑了一下,紧紧地抱住晓明。由于两人紧紧地贴着,所以胸前两团肉球紧抵在晓明的胸膛,这时美玲感觉到有根东西抵住自己的小腹,心中明白晓明的感觉,便想说「等我再逗他一下」,这时候美玲就说「我们到旁边再学好不好?」,晓明当然说好。两人来到岸边,美玲说「我不太清楚该怎样踢水,你可不可以用手指导我一下」,晓明当然求之不得,一手握住足踝,一手扶着大腿,让美玲了解踢水的步骤,这时候因爲姿势的需要,晓明的视界仅能看见美玲的下半身,由于泳衣的缘故,阴户隐约可见,这时晓明整根阴茎充血完毕,竟然有小半截由左侧裤管跑了出来,美玲眼尖,就用手轻轻地点了一下,晓明羞的满脸通红,赶快用手遮住。美玲笑说「我们上岸休息一下」,两人来到客厅,美玲拿了条浴巾,要晓明擦一下,晓明擦完以后顺便将下身围住。这时两人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美玲此时乃是侧躺,全身一览无遗,晓明的阴茎仍是高耸入天,美玲笑说「让姊姊帮帮你好吗?」,晓明点头,美玲关了电视,解开浴巾及泳裤,一根微弯的阴茎就呈现在她的眼前,美玲毫不犹豫地就用口含住,啧啧有声地舔、轻啃,并用手玩弄两个垂下的大睾丸。晓明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口交却是头一遭,只觉得有一股酸麻的感觉不住地传来,尤其是两个睾丸被美玲的五个手指头细细捏弄,说不出的爽,这时听着美玲口中不停地发出「嗯··嗯··」的声音,索性闭上双眼,两手轻轻地抚弄表姊的头发,享受这一切。  「啊……啊……」晓明口中发出呻吟这样约莫过了五分钟,晓明眉间一皱,美玲感到口中有一股热烫的液体流入,这时便熟练地利用双手挤弄晓明的阴茎,并且用力吸吮。然后晓明看见表姊起身,口中还满含着自己的精液,并且示意晓明一起到浴室。到了浴室,美玲将精液吐在洗手台,并且将全身衣服都脱光,晓明也明白怎麽一回事,就将手上的衣服通通丢在地上,搂住美玲的腰说「表姊现在想怎样?小弟绝对鞠躬尽瘁」。两人草草地冲洗一下,来到卧房,美玲来到床头柜边,拿出一瓶药丸和一条软膏,先倒出两个药丸叫表弟吞下去,并说软膏可以有润滑杀精的作用,接着就趴到一张呈”s”型的椅子上,使得整个臀部成爲最高点,并且叫表弟将自己的双手绑在椅子上。做好这些工作后,晓明觉得腹内生出一股热气,使得下腹失去知觉,并且个阴茎杀气腾腾地竖立着。这时先挤一些软膏涂抹在自己的阴茎上,在整个涂抹过程中,阴茎完全没有感觉,就好似一根木棍。晓明心想「这下可以干死表姊了」,接着就如同狗交构般的姿势,开始美玲的阴户,这时美玲觉得一条大火龙不停地在里搅动,淫水渐渐地流了出来,晓明的双手顺便摸向美玲的胸部  「啊……………..」乳头耸立,从美玲妖艳的唇边发出激动的喘息声。  「姊姊,你真是波霸型。」  「啊……..」自己感到骄傲的胸部受到称赞,美玲露出满意的神情。晓明由下至上,由轻而重不断地揉捏爱抚摸着美玲的双乳  「姊姊,你相当喜爱男人的抚摸吧!」  「讨厌…….姊姊才不……是那种人,不过晓明……你…摸得姊姊好爽….」  「说谎,每天晚上你大概都被不同的男人爱抚吧!」  「啊……..好,舒服哟……….」美玲兴奋地抑起头来,喉间发出娇媚的呼喊,逐渐升高的欲火,使得肉壁蠢蠢欲动。  「啊……肉棒……..」晓明的手指探进臀部深深的裂缝中,指尖上下来回探索着。  「啊……好痒哟。」强烈的电流流贯美玲的脊椎。  「你臀部的尺寸是多少?」  「啊……八十八」美玲蠕动赤裸的双臀低声地回答道。晓明一手爱抚摸着美玲的臀部,一手摸着奶子,鸡巴再不停地干着,如此抽插了约莫千百来下,美玲腰部不住地颤动,美玲要表弟低头去吸自己的阴精,表弟也大口口地吞下。chapter2沈丽珍,今年十六岁,就读于台北中x高中舞蹈班。这天早上和表姊美玲约好要一起跳韵律舞,就搭公车来到表姊家。这时表姊正和她同学沈秀华聊天,因爲表姊经常和秀华在一起,并且一同出去好几次,所以丽珍也是认得秀华。美玲看看人都到齐了,并一起来到楼上的卧房,打开电视及录放影机,要秀华将带子拿出来,并且开始换衣服,丽珍穿的是一套白色连身韵律服,开高叉以致于大腿及臀部一览无遗,并且里面看得出来一丝不挂。而美玲穿的是一套红色连身韵律服,不同于丽珍的是上衣部份是肩带,领口开得很低呈v字形,下身穿得是一套七分紧身裤。秀华穿的是一套两截式的韵律服。三人依照画面上的动作跳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三人都是香汗淋漓,美玲就要丽珍先去卧室里的浴室洗个澡。丽珍来到浴室后,刚将和上身的韵律服和紧身裤褪下时,突然想起准备更换的衣服忘了拿进来,于是就只穿了件韵律服就出去拿衣服。打开浴室门就看见,表姊和秀华正在接吻,表姊上身的肩带已经被拉下来,秀华的左手搂住美玲的腰,右手正忙着将美玲的奶子拉出衣服不住地搓揉;美玲也忙着将秀华的裤子脱下来,秀华一片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来,美玲两手上下地抚摸秀华的屁股,并且偶尔拍打她,秀华却好像很舒服地浪叫。两人这时改换了姿势,秀华趴在床边,两腿分的开开的,让整个阴户都露了出来,表姊则走到橱柜边,一打开,居然都是性游戏的工具,美玲歪着头看了一会儿,拿出一条有带子的假阴茎,那阴茎足足有二十公分长,活脱像只大香肠,美玲顺便拿出一个保险套,上面有许多绒毛,丽珍看得是胆颤心惊。表姊很熟练地带上所有的东西,这时秀华已经用手指将自己的穴抠得淫水直流,表姊将秀华的屁股扶正,并将秀华的双腿分开到可以容纳她跪在中间,表姊缓缓地将假阴茎插入秀华的阴户里,丽珍眼睛直盯着那根假阴茎一寸寸地挤入秀华的洞里,秀华两手紧抓住床单,整个人向上仰起,背部呈弓一般地弯曲着,美玲两手压住秀华的腰,自己便开始前后地挺动,用那根假肉棒着秀华的肉穴,这样前后了近百下,秀华向后倒下靠在美玲的肩上不停地喘气,说道:「接下来该我伺候您了」。两人互换角色,这次秀华拿出一根比较细短的假阴茎,套穿好了之后,表姊要秀华躺在地上,这时整根阴茎直耸入天,表姊拿出一瓶油在上面涂抹后,缓缓地以坐姿将整根阴茎吞没。丽珍几乎不敢相信的是表姊竟然是用屁眼去吞没那根阴茎,却见表姊自己上下挺动,两手不停地拨弄自己的长发,而秀华也自己搓揉着自己那对小小的奶子,口里低低的发出淫声,而表姊却大吼大叫地挺动着,两人这样干了约莫五分钟后,表姊也缓缓地趴倒下来。这时丽珍赶快将浴室的门关起来,心中不断地重复刚才所看到的画面,突然有人敲门并问道:「丽珍,你洗好没有?」,丽珍很紧张地来开了门说:「我还没有开始洗」,表姊和秀华说:「没关系,我门三人一起来洗」美玲和秀华这时全身都已经脱的精光,美玲熟练地将浴池放满热水。这时美玲注意到丽珍的韵律服靠近私处的地方已经湿了,和秀华互换了眼色,就一起走上前来说:「你刚才在干什麽?」丽珍这时不知道该怎麽回答才好,两女说道:「是不是偷看我俩所作的事,其实这些都是很好很快乐的事,我们一起洗澡,待会儿再好好地教你」,丽珍欣喜若狂,三女就一边相互说笑地洗完了澡。回到房间,三女看看已经中午了,便先将衣服穿好,回到客厅,这时看见桌上已经准备好午餐,三女哪有心情用餐,随便地吃了一些果汁和三明治,就一起回到房里。美玲说:「其实做爱,可以不分性别,男女都要达到自己的需求才是最重要的,今天我们先教你同性之爱,改天再让你尝尝其它性爱的滋味」,三女此时先褪下全身衣物,相互地品鉴对方的胴体。美玲的身材算是最好的,胸前两团肉球恰是只手盈握,并且乳尖朝上,乳房坚挺;腰围不过22,并且线条曲线由正面看起来十分平顺;臀围三十四,臀峰高耸且腿部修长,尤其小腿与大腿比例恰当,有西方人的标准。丽珍年轻貌美,胸部虽然不大,但十分可爱,尤其两团乳晕粉红鲜嫩,令人忍不住想好好品尝一下;腰围纤细,臀围较小且扁平,两腿纤细但不失可爱,尤其是阴部居然光滑平坦,是只「小白虎」。秀华全身纤瘦,胸前好似鸽蛋,但别有一番风味;但是下体阴户的肉蚌却出乎意料地有肉且向外翻出,臀部有肉但却略嫌松垮。三女床前就定位后,美玲说:「今天丽珍是头一次,我们一人先帮她开阴户,另一人帮她开后庭花」,丽珍听得是又惊又喜,刚刚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现在自己要一起享受,怎能不喜?;但又不知自己可惊受得起?美玲要丽珍先像狗一般地趴在床上,而秀华则大劈双腿,将自己的阴户展露在丽珍的面前,并要丽珍用舌头去舔。丽珍很小心且仔细地在舔的时候,突然觉得后面有人扶住自己的屁股,心想:「该来的还是要来」,却感觉到也有人用舌头在舔自己的阴户,缓缓地由上而下,将阴户两边仔仔细细地舔了又舔,丽珍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麻痒直窜心头,便也如法炮制来对付秀华。渐渐地,丽珍感觉心痒难耐,突然这种麻痒感觉消失了,丽珍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感,正准备要表姊继续的时候,突然有根巨大的东西抵住自己的阴户,心想:「终于······」。起先只感觉到有根木棍微微抵开两片蚌肉,并且在门口来来回回地抽插,丽珍痒得更难受了,屁股不住地往后抵,想让木棍插得更深,想不到往后抵了几回,那根木棍总是顺势地往后,始终就是这种不前不后的感觉,正想更往后抵时,突然木棍直捣黄龙,直到子宫。这时强烈的刺痛与子宫被抵住的感觉,让丽珍觉得快要吐了出来,但是眼泪还是忍不住地流了下来,秀华温柔地用舌头舔去了眼泪,并且缓缓地将舌头舔着丽珍的嘴唇,渐渐地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两人互相用手搓揉对方的乳房,美玲也开始猛烈地着丽珍的洞,不停地···这样了约莫十来分钟,丽珍突然不住地抖动,秀华很有经验地搂住丽珍,美玲更加卖力地弄着丽珍的肉洞,丽珍颤抖了约莫一分多钟,渐渐地软倒下来。这时美玲将假阴茎缓缓地抽出来,秀华很老练地将嘴凑上去,拼命地吸吮,而后用口度一些丽珍的阴精给美玲。两人很满足地将丽珍的阴精都吞了下去。这时丽珍虽然没有晕过去,但却也是四肢乏力,秀华赶快套上先前过美玲的假阴茎,将丽珍扶正躺好,两腿擡高跨过自己的腰际,先将假阴茎在丽珍的阴户里插弄几下,确定有够润滑后,就缓缓地插入丽珍的屁眼。这时丽珍想要抵抗也是没有力气,一阵强烈的便意涌上心头,可是当秀华将阴茎抽出来的时候,又感到一阵强烈但不同于先前的快感涌上心头,秀华缓缓地抽插,但是却次次到底,丽珍开始想要呻吟,又想要狂叫,才能纾解心中的感觉,渐渐地发自内心的呐喊涌上心头,由口中吐出:  「噢!噢!噢!···干我!···噢!···干我!···用力的干我!···」丽珍娇喘吁吁的说:「啊呀……我的……妈呀…….哼……哼……我要小……小便了……啊……小便了……好舒服地……啊……流出来了……」这时丽珍的尿缓缓地流了出来,表姊竟然用口去吸,并且不流一滴的全喝了下去。阴户也流出一些透明的液体,表姊也是照单全收,秀华干了约莫十来分钟,丽珍竟然又达到两次高潮。这时已经下午两点,丽珍整个人都已经昏迷过去了,美玲和秀华再相互地磨了一会镜子,各达到一次高潮后,就各自昏昏入睡。大概四点的时候,秀华先行起来,叫醒美玲就先收拾回去了。美玲这时候将丽珍叫醒,两人回到浴室洗浴一番,回到卧室的时候,美玲要丽珍何时有空再来,她会安排让丽珍好好体会男女性爱的美味,丽珍很高兴地约了周末,并在表姐橱柜里挑了一些宝贝回家。{待续}

皇帝与公主1

原创-没想到参加学生会的干部会议会变成这么痛苦的事情。学生会长改选是在高一的秋天进行的,到现在已经是两个学期了。每周四下课后固定要召开干部例会,平时还有一些临时会,算起来几乎每天都要跑一趟学生会,早就熟得不能再熟。

忍不住…迷奸风韵犹存的母亲

我叫伟翔,今年十八岁,独生子,老爸死的早,没留下任何遗产,我每天上完课就直奔便利商店打工,爲妈妈分担一些压力,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

女友两母女

中午吃饱饭后.  小康说:「下午有测验啊!一起去自修室再温习一会吧!」  「好啊!」  「咦!好奇怪啊!你真的和我一起去温习吗?」  「我没有说温习啊!我是说一起去自修室啊!」  「不是去温习,那你去干甚??」  「〔食饱睡一睡,好过做元帅!〕你没有听过吗?我当然是去睡觉啊!」  刚刚睡着了,我就觉得有人在推我,  我便看看谁在扰人清梦,原来是那淫娃小娟,她坐在我的旁边.  「这几天一放学就不见了你,你去了那儿啊?」  「你找我有事吗?」  「是呀!我想你陪我去逛街啊!」  「逛街?好啊!今天放学后好不好?」  「好啊!」  「那你不去我家吗?」小康小声的问.  「今天不去了.很久没回家了,陪她逛逛后我想回家看看!」  「有甚?好看的.你一个人住,回不回去也没所谓啊!」  「就是一个人住才要回去啊!这?久没回去,不知道有没有被小偷〔光顾〕啊!」  放学后和小娟逛完街,把她送回家后,我回到自己的家己经十一时左右了.  回到家,怎?身上有一阵臭味的,赶快洗一洗吧!  洗完了澡后,怎?还这?臭的,嗅真一些,那臭味原来是垃圾桶传出来的.  赶快掉出门外吧!我拿着垃圾出门,刚踏出门外.就看见一个穿了一件低胸裙的妙龄女郎(大约廿五,六岁)走上来,我认得她好像是住在我楼上的.。我居高临下看着她的奶子,很白啊!  〔?!〕我一看,原来是大门给风吹得关上了.  那女郎走到我的身旁时笑眯眯的看着我,然后又继续往上走.我当然不会错过一睹她裙下春光的好机会.  我一直看着她走进屋?,然后她从屋?探头出来笑着对我说:  「没有得看了,还不叫你的家人开门?」  「我一个人住的.没人开门?」我缩一缩肩膀,很无奈的说.  「是吗?那你怎?办?」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正在想办法.」  「你上来我这里坐坐,慢慢想吧!」  「我...我穿成这样好像不太好吧!(我只穿了一条短裤,没穿上衣)」  「就是穿成这样,站在这儿不太好啊!你不怕人家把你看作色狼吗?」  「......」  「快点上来吧!我也是一个人住的!」  「那..那就麻烦你了!(你简直是引狼入室啊!)(又好像是请君入穴)」  「我叫小?啊!」  「我叫小白!」  入了屋?,她说要洗澡,叫我?便坐,慢慢想办法回家.  其实不用想,我在门外的地毯下放了一个女生用的发夹,很细少的那一种,  用来开锁,真是一流,简直和用门匙开一样容易.  我见她拿了睡裙去浴室.我便走过去,可惜那门是密封式的(有些门在下方有个小气窗的,一间一间的.可以勉强看到里面.),不能偷看,真可惜.  我便走回去坐在沙发上,顺手在茶几上拿了一本漫画书看,原来是一本情色漫画,还要是很色的那一种,我看了一会,鸡巴就己完全挺直了.  「你想到办法了吗?」小?一面把头发抹干一面问.  我看书看得太入神了,她走了出来我也不知道.  她的睡裙蛮薄的,我?约可以看见她的奶头和黑森林.她见我定定的看着她的身子,就走到我面前,弯下腰把我手中的漫画书拿走,对我说:  「这些书和这里(她用手按在奶子上),〔小孩子〕都不可以看的,知道吗?」  「我不是〔小孩子〕啊!」我站起来把短裤脱掉说.  「好...好像真的不是〔小孩子〕啊!」她看着我九寸长的鸡巴说.  「当然啊!你要尝尝吗?」  她看了看我,就把抹头的毛巾掉在一旁,蹲下去双手抓着我的鸡巴,然后含在口中套弄.弄了一会,我就脱掉她的睡裙,叫她躺在沙发上,然后去舔她的小穴,和弄她的奶子.  「啊...啊..对..对啊...你..你舔得我很爽啊..很爽啊..」  我叫她站起来,让我坐在沙发上,我抓着鸡巴叫她坐下来,她把小穴对准鸡巴后,就慢慢的坐下来.  「啊....啊..你的..你的鸡巴很...很粗啊...撑得..我很..很痛啊...啊....还..还没有完全插入吗?啊..啊」  我用大力向上一挺.「完全插入了!爽吗?」  「你的鸡巴..很..很粗啊..而且很..很长啊...插..插到人家的子宫了..啊..啊...很..很爽啊..」她上下套弄着说.  我让她自己在弄着,双手就去搓她的奶子.她的奶头很大,而且蛮黑的.一定经常让人吸吮的.可是很吸引啊!我便低头去吸吮她的奶头.  她越弄越快,说:  「啊...啊...对..对啊..你..你吮得人家很爽啊....啊啊...我..我要?..?了..啊...啊!」  我再吮了一会,就对她说:「我...我要射了!「没关系...射在小穴里吧!」  我听她这?说,便在她的小穴里发射了.  她搂着我说:「小白啊!你的鸡巴真大啊!我很少这?爽的啊!」  「小?姐,你..你?常做爱的吗?」  她点点头说:「是啊!你也是吧?」  「不是..不是啊!我...我才第一次啊!(说谎!)  平常都是自己打手枪的,?来做爱是这?爽的啊!」我红着脸说.  「哎唷!好可爱啊!看你的脸红红的.嘻嘻!以后你想打手枪的时候,看看小?姐在不在家.我?时欢?你的啊!」她一面吻我一面说.  「真..真的吗?太...太好了...你真是好人(淫)啊!」  「是啊!你想到办法回你的家吗?想不到的话,今晚就在这里睡一晚吧!」  「我想到办法了!我从这里的露台沿着水管爬下去我家的露台,那就可以了.」  「这样爬下去可以吗?这里是四楼啊!跌下去不死也得重伤啊!」  「没问题的,?的小孩还在地上爬的时候,我就己经晓得爬树了!好了,已经很晚啊,我要走了,明天再找你好不好?」我站起来说.  她还搂着我说:「好吧!你小心一点啊!」  我把她放在沙发上,穿上裤子然后就走到露台〔爬〕回家.真像是偷情的人,撞上了她的丈夫,要从露台偷走.  第二天回到学校,小娟对我说:「昨天玩得很高兴啊!今天去哪里玩?」  「哪儿也不去,去我的家好不好?」  「好啊!可是去你的家干甚??」  「今晚你去了就知道啊!」  到了我的家中,她说:「你一个人住的吗?」  「是啊!」  「好了!现在我们干甚??」  「干穴!好不好?」  「不好!不好!」她挥手笑着说.  我抓着她双手,笑着说:「现在还轮到你说不好吗?」  「你..你待会不要那?粗暴啊!」  「好啦,好啦!我会很温柔的.」说完,我便把她的校裙和奶罩脱掉,双手搓弄她的小奶子(33寸左右).跟着我把身上的衣服脱光,叫她用小嘴巴替我弄弄.弄了一会,我就急不及待叫她躺在床铺上.  我把她的通花小?裤脱掉,去舔她的小穴.  「啊...啊..唔...啊....唔..啊」  「很舒服吗?」  「是....是啊...很..很舒服啊!」  跟着我便伏在她的身上,抓着鸡巴去插她的小穴.  想不到这小娃淫的小穴还真的很小,蛮紧的.我的鸡巴才插入了三四寸,她就大叫:「痛....痛啊...很...很痛啊..你..你慢慢...慢一点...啊...」  我没有理会她,继续挺着鸡巴向前插,插入了大半,我就开始抽插起来.  「啊...啊....不...不要那?快啊...很...很痛啊...真...真的很痛啊...啊...啊..慢..慢一点啊...啊」  弄了一会,我用力一挺,整根鸡巴插了进去,然后又继续抽插.  「啊..啊....我要...我要死了.....死了..啊..啊.. 不...不成啊...啊...我...我...啊..啊..」  我继续插了二百下左右,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里.她继续搂着我,我便转身躺在床上,让她伏在我的身上.  我看见她满头大汗,说:「是不是很爽呢?」  「爽...爽个屁啊...人家差点被你弄死啊...小穴好像要裂开似的.」  「没有那?夸张吧!」  「刚才又说会很温柔的,?人的,坏蛋!」她扁着小嘴说.  「看你这?大汗,去洗澡好不好?」  她继续搂着我不作声.我便把她抱进浴室里.  进了浴室后,她站在地上,我看见她的小穴有一些血流出来.「小娟,你在经期吗?」  「不是啊!」  「不是?」  「那些不是?血来的!」  我瞪大眼看着她.  她说:「人家第一次做爱啊!」  我把眼瞪得更大.她打了我一拳说:「怎?啦.听到人家是第一次,很奇怪吗?」  「不....不是!....可是你在学校有那?多男朋友,而且你上次替我口交,弄得我那?爽,现在才第一次做爱,真的有一点想不到.」  「那些不是我的男朋友啊!他们常常缠着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是..是吗?...那你经常替他们口交的吗?」  「没有啊!」  「那你又会这?愿意替我弄啊!」  「我....我喜欢你嘛!」  「你弄得我很爽啊!你不是常弄吗?」  「不是常弄.我...我看得多嘛.」  「看...看得多?你常看a片的吗?」  「不是a片啊!我....我....」  「你怎?啦?快说啊!」  「有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想去尿尿,去完了回房的时候,经过妈妈的房间,听到里面有〔啊...啊...唔..啊..〕的声音,我便从门匙的小孔偷看,我看到妈妈躺在床上,爸爸就把头埋在妈妈的大腿间,去舔妈妈的小穴,妈妈的双手不断的搓弄自己的奶子,很小声的说:〔啊..啊..对..再.再入些...再舔..舔入些啊..〕爸爸再舔了一会,就跪在床上,叫妈妈替他口交,妈妈一口就把爸爸的鸡巴含入口中,然后很慢很慢的套弄着,爸爸的样子好像很爽,他伸手去搓妈妈的奶子,搓了一会,他就叫妈妈转身,跪在床上,双手按在床头柜上,他就从后把鸡巴插入妈妈的小穴中,插了数十下,爸爸就不再插了,搂着妈妈一起躺在床上.爸爸说:〔你的小嘴巴刚才弄得我太爽了〕〔你刚才也舔得我很爽喔〕...我没有再听他们说些甚?就跑回房了,我躺在床上,掀高睡裙,把小?裤脱下,摸一摸小穴,有很多水流了出来,而且好像养养的,我把手指插入小穴中轻轻弄着,想起刚才的情况,我便把另一只手的手指伸进口中当作是鸡巴一样吮着,吮了一会,好像很累的,我便躺在床上睡着了,之后我?常去偷看妈妈做爱的情况,看她是怎样弄得爸爸那?爽.」  她说完后,看到我的鸡巴挺得直直的,便跪下去把我的鸡巴含在口中弄着,弄了廿多分钟,她就说嘴巴很累啊!

我的家庭老师

 我的助教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们全班和我们心理学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庆祝,助教她因为是我们系上学姐,刚毕业一年,马上就要到美国读硕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点依依不舍,也顺便为她送行。老实说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脸蛋佩上明亮的大眼,还有樱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纤细婀娜多姿,班上不知有多少男生迷她,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她早已有男朋友了,是她们大学的班对,现正服役中,但感情一直都很好。我们到系办接她时,发现她还特地上了点薄妆,原本白净的脸庞,更加妩媚动人,穿了一件丝质白色衬衫和花色短裙,真固是美丽极了,把班上那些平常看也算美女的同学通通给比了下去,女生说不出的嫉妒,男生却是被勾的心痒痒的。其他的女同学都由班上男生用机车载过去,助教和两个女生就上了我那辆祥瑞的破车。当她婷婷的坐到驾驶座旁时,一阵幽香就淡淡袭来,眼睛不自觉飘向她大腿,在丝袜包裹下的美腿,是那么的修长匀细,一颗心居然扑通扑通的跳起来。唉!如果她是我女朋有就好了,能和这种美女一亲芳泽,真是做鬼也甘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