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逸事

 「铃铃铃……」下课铃声响起来,我背着我的单肩背包走出了教师。突然,我身后想起一道美妙的声音:「逸风,等一下。」

给自己的女儿开苞

今天女儿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女式弹力背心,里面没带乳罩,背心短小薄透,几乎就无法遮掩胸前的春光。隔着薄衫,我摸到她刚刚催放不久的青春的乳房,只觉得得酥软中又带着坚挺,弹性十足。

我的美女上司姐姐

我的名字叫陈锐,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今年已经27了,可惜还没有成家,咱的容貌所说不上风流倜傥,但走在大街上也不会影响市容,大学谈了两次恋爱后来都告吹了,原因呢,就一个字——钱。

玩弄酒醉的小姨子

若要上她,以当时情况很容易,可是我经试探,怀疑那时候她还是处女,没做爱过,女人第一次被干,可是会痛痛,流血滴…万一事后被发现,众人兴师问罪…那还得了?!但有过一次摸遍…凌辱小姨子,爽毙了的真实经验分享~

我的丝袜美熟母

  我叫李明阳,一位高中的学生。我的妈妈叫白爽,38岁,在一家外企公司作销售经理。我爸爸常年在国外出差,一年回家一次。虽说如此,我们家的生活还是正常的。

哥哥的成长纪录

我跟妹妹刚刚好差一岁,说来就是妈妈生我之后就又立刻怀孕,就这样我有了妹妹。

乱母 三部曲

我是真田家的独子,从小就是妈妈的乖孩子,更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他们像是把我含在嘴里一般养大的,不论我要求什么,几乎都是有求必应,决不会打折扣。爸爸在公司是个属下惧怕的铁面主管,但是只要妈妈一瞪眼,包管他低声下气地赔不是,什么男子气概都没有了;妈妈对我也有她严厉的一面,但我还是有办法应付她,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扑进她怀里洒娇,保证十有九成一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一家三口就这样过了十几年平静安详的岁月。

在老爸旁边操老妈

这个邪恶又大逆不道的想法是我在一个月前才有的,但没想到一个月后美梦成真了。

岳母要我上她

我对春姬满意极了,虽然她不是我心里一直以来梦中的女孩,我梦中女孩是很文静和有气质的。

轮米

  轮米  微寒的冷风飒飒的刮起,卷过破落残旧的大厦天台,也卷过她的脚,一双危站于窄窄的墙上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