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妹∼好奇心太重是会出事情的喔∼

小弟阿稳,今年25
这辈子追求过不少女孩子,但常常都差那临门一脚!所以还是个…
正当自以为没机会体验人生的时候,一位久未连络的朋友突然来电,开始了一段我连想都想像不到的经历∼∼∼
此人是以前工作认识的,是一位单亲妈妈
姓杨,而她当时有一个读国小的女儿叫小可∼
因为小可跟我很投缘,且我也把她们当自己在外地的亲人,所以跟她家有过一段深交;
后来因为小可到外地寄住亲戚家读书,杨妈妈也要忙于工作,彼此就渐渐疏于联络了
透过这次通话后才了解,最近她为了陪在外地读国中的小可,所以在当地买了一间房子,准备举家搬过去,并卖掉了旧房子;
但因为新家整修进度落后,而旧家又必须交屋给新屋主的关系,所以想跟小可到我住的地方打扰几天,顺便叙叙旧ˋ连络连络感情
虽然我住的地方是各套房,但坪数还算大,多两个人来暂住也不嫌拥挤,所以就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杨妈妈跟小可也就带着简单的行李住了进来,而故事也就这样的发展下去..
有几年没见小可了,没想到当初爱粘人又爱撒娇的小ㄚ头如今都上国二了;
更转变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让我看的也不由的有点心痒痒∼
而小可对我也不陌生,加上正值爱玩爱聊天的年纪,两人之间的相处在不知不觉开始百无禁忌了起来
某天晚上我下班回家,小可正穿着短袖居家服守着我的电脑上及时通
而杨妈妈大概是上了年纪了(她很晚才生小可),不到10点 就已经在床上熟睡了
(房间唯一的床让给了她们睡 我都打地铺)
我看了看专注于萤幕的小可说:〔小可,还在玩电脑不睡觉啊?跟小男朋友在聊天阿?〕
小可边打字边回答说:〔才不是勒,我是跟我在表姊聊∼〕
我打趣的说:〔是吗?不理小男朋友喔?〕
小可转过头对着我有点生气的说:〔我才没有哩,我又不像我表姊∼〕
我接着她的话说:〔喔原来你没有男朋友,而你表姊有喔?〕
小可回说:〔对阿,她不只已经有男朋友了,她还说她们已经炒饭过了..疴!〕
小可一个不小心说出了他表姊的秘密,而她表姊其实也只大她几个月,她表姊的男朋友也才国三…
才几岁就...现在的小孩子真直接...(羡慕q.q)
小可想说都说溜嘴了,就很干脆的继续说:〔她说她跟男朋友有作过,真搞不懂她怎会想作哪种事∼〕
小可边说着,大概是心里想到了一些什么,脸慢慢的红了起来∼
我回答说:〔那是你不懂,作那种事情可是一种享受阿!
小可半信半疑的说:〔真的吗?你骗人的吧∼〕
我看了看像睡死了一般的杨妈妈,心想:看小可那么好奇,不会是个机会吧...!?
打定主意,我便用开玩笑的语气对小可说:〔不信吗?要不你自己试试看就知道啦〕
小可听到我这么说后愣了一下,也转头看了一眼她妈妈,想了想后转过来看着我说:〔那..阿稳哥哥,你可以教我怎么作吗 〕
喔∼老天!我有没有听错阿!小可居然真的好奇心那么强阿?既然如此..嘿嘿∼
我假装为难的说:〔教你是不难啦,但被其他人知道我会被抓去关耶,我看还是..〕
话还没说完,小可就打断说:
〔阿稳哥哥,我发誓不跟任何人说,包刮我妈,真的!阿稳哥哥∼我知道你最疼我了∼答应我好不好啦∼∼〕
哇,连撒娇都用上了@@,这让我想不动心都难阿∼∼
我再次确认说:〔真的会保密?〕
小可马上点头如捣蒜,看她的样子比我还心急 
〔那好吧,那就开始啰∼〕 
说着,我边轻抚她的脸庞,同时慢慢的贴上了那青涩娇嫩的双唇∼
小可显然完全没有类似的经验,轻吻着她的嘴唇就使的她全身微微的颤抖,让我更加迫不及待
舌头进一步挤开她的双唇跟皓齿,在她的小口中肆虐,尽情的享用着她口中的甘露∼
一翻唇枪舌战下来,小可已经全身发热 双眼迷蒙∼完全沈浸在那初次体验的情欲之中∼
双手当然不能一直空着,左手顺势伸进衣服内,开始搓柔起小可那一对刚刚发育的白嫩小馒头,食指跟大拇指更是不断轻捏着粉嫩的小葡萄∼右手则直驱禁地,隔着轻薄的短裤不断的抠弄着她那未开发的处女贝,感受的那不断散发出来的热气跟湿气∼
〔嗯∼嗯∼〕
一番强攻下,让小可不知不觉的也开始轻嗯了起来,让我听的更是欲火大起,大肉棒更是早已高高挺起!
亲吻了一阵子后,我转而开始对着小可的耳垂ˋ嫩颈等处发动攻势ˋ一路吻下去
(没经验也看了不少文章,有机会就施展看看啰)
再次回头看了看杨妈妈确认她没醒的迹象,便快速掀起小可的衣服并将她的短裤拉下来,在拆下她的胸罩后,我便毫不客气的吸舔起她的嫩奶来,右手更是老大不可气的伸进小可内裤里,快速的搓着她的小豆豆∼桃花洞在这样的刺激下更是早已泛滥成灾了
(小可的身体真是敏感阿!
〔嗯∼嗯∼啊∼嗯∼啊∼〕
小可只能压抑的轻哼着,毕竟她妈妈就睡在不远的床上,她很怕不小心将她妈妈吵醒
(如果她妈妈这时醒来,我想我一定会死的很惨)
接着我把小可那可爱又湿的不能在湿的小裤裤慢慢的脱了下来,那诱人的禁地总算完全展现在我眼前了!
完全的粉红!小阴唇也没有像av女优那样又黑又外翻,看的我只能不停的赞叹着:好美∼
难得有机会品尝如此鲜嫩美味的处女鲍,我当然不会客气,头低着就开始猛舔猛吸,手指也渐渐的抠挖着桃花洞,好方便等等的开苞∼
〔嗯∼啊∼阿稳哥哥∼嗯∼嗯∼我那边∼感觉∼啊∼好怪喔∼啊∼嗯〕
我看小可已经差不多了,便贴着小可的耳朵说:
〔呵呵,这才刚开始,后面还有更精采的喔∼〕
语毕,便将闷了半天的老弟给放了出来,小可看了便惊讶道:
〔啊!阿稳哥哥,你的那个怎么那么大?这样进的去我那里吗?〕
也难怪小可看了会紧张,虽然15公分长近4公分粗的我说来也不是多雄伟,但对于一个还在读国中又没经验的小女孩来说,确实够让她紧张了
〔放心小可,我会慢慢来的,交给我吧〕
我边安抚她,边用着硬直万分的肉棒不停的磨蹭着小可的小穴,然后对准目标开始将肉棒插了进去∼
因为一来自己也是第一次(丢脸!),也怕把小可弄得太痛导致她叫出来,所以不敢像h文中那样痛快的一次到底,因此我只能一点一点的慢慢将肉棒挤进那狭窄的小穴∼
〔呜!好紧的小穴!感觉好强烈!〕
不亏是第一次!真紧!不过还好刚刚前戏作的充足,小可的淫水泛滥,让我依然能顺利的将肉棒缓缓插入,看着小可那精采的表情,内心也就更加痛快了∼
〔啊!痛!〕
进入不到一半,小可突然感到一阵撕裂的疼痛,我赶紧停了下来不敢动,深怕小可受不了∼
(说真的 整个处女穴那么紧 那些说能感觉到处女膜阻碍的人 还真是细心阿)
〔嗯∼好点了,阿稳哥哥你继续,但别太快喔〕
小可在痛的感觉减轻后,如此说道,我也就不客气的继续挺进了;终于整个肉棒都进去了!
小可说:〔感觉好里面∼好像顶到子宫底了!感觉好涨好涨∼但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这样,慢慢的退出∼慢慢的挺进∼在一步步的让小可适应后,我也开始加快了腰部摆动的动作
(作爱果然是一种本能 没经验的都懂要怎么摆动抽插><)
〔嗯∼嗯∼嗯∼嗯∼啊∼阿∼嗯∼嗯∼啊〕
随着我动作的加快,小可的哼叫声也连绵不断,偏偏又怕她妈妈听到而不得不紧闭双唇,真是难为她了
(我不太懂为何有些男生也会叫)
话说在人家老妈旁边,狂操着她的年轻女儿紧缩的小穴,这种刺激感还真不是能用言语来形容的!
然而毕竟是第一次,而小可的小穴又那么的紧,在狂抽插了五ˋ六分钟后我也就不行了,因为没带套子,在快喷发之前我赶紧将肉棒抽出了小穴,然后就在小可迷离的眼神中疯狂的爆发了出来∼∼而小可也全身软绵绵的摊在地上,只能靠我帮她把衣裤穿好,然后收拾善后(地板湿痕有点多..)
两人的第一次,就在这样既怕被她妈妈发现,又感到兴奋无比的情况下,结束了.....
当晚,小可也就不上床去,直接陪我打地铺∼我自然少不了又是一阵毛手毛脚的∼
之后,尝过了甜头的小可对这档子事念念不忘,常缠着我要我服务,而有过几次经验后我的持久力也就越来越好,常常搞的小可大呼饶命∼
当她们搬进新家后,我也去那住过几次,不用说一逮到机会两个人就疯狂的作爱,有几次还差点被她妈妈发现!幸好没被抓包过
之后因为毕竟住的远了,渐渐的又疏于连络了,我跟小可才没在继续下去∼
除了笑我不知道能说什么?除了笑不停,我不知道能做什么!推吧~~~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这么好的帖
不推对不起自己阿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我最爱了

代替嫂嫂提供肉体的妹妹

 年轻夫妇为什么都那么激烈的在做爱呢?有一本专门报导色情的女性杂志就写说,以一年的时间来看,大概每天晚上都有一次。

单亲家庭

—单亲家庭—未满18岁请勿观赏,硬要看我也没办法!!我从小就生长在单亲家庭里,父母在我还不懂事时,不知因何原因,就此离婚。

母女姐弟乱伦

第一章
母亲
我抚摸着我的脸,火辣辣的巴掌印还在隐隐的发痛。我憎恨我父亲,每次动不动就是打我骂我。有时甚至是一点点小错,他也不会放过。不仅是我,我母亲,我妹妹,我弟弟都遭受过同样的境遇。有时想想,我母亲怎麽会受的了他。
窗外有点起风了,我慢慢的拉下窗帘,轻轻的擦干眼泪,准备好好的冲一个热水澡,忘却今天的烦恼。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随手拿了几件内衣和睡衣。突然胸部一阵微痛,我抚了一下,似乎是刚刚被揍时不小心撞到的。泪水霎那时一发不可收拾的涌了出来。
我含着泪匆匆奔入浴室,途中模糊的看到妈妈正伤心的看着我。
我关上了门,脱下的衣服,从镜子中看去,恰巧又看到了那处淤伤。我赶快打开水篷,跨进浴缸闭上了眼睛,任由凉凉的水从上到下冲激着,隐隐的,我彷佛听到了自己的抽泣声。
“爲什麽我不能像其他十八岁的女孩开开心心拥有一个快乐的家?爲什麽?”
“咚、咚、咚”门口传来几下敲门声,是妈妈的声音:“我可以进来妈。”
“妈吗?进来呀。”
妈妈推开了门,随手又关上了门。我顺手抹去了脸上的水珠,发现妈妈正含着泪看着我的胸口的瘀青。
“妈妈”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不顾身上的潮湿,我紧紧的拥住了妈妈。
“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不对,这几年妈妈从来没有维护过你,妈妈不好。”
“不是,不是,我知道妈妈也受了很大的委屈,妈妈,我从来就没有怪你。”
……就这样,我们互相拥抱了一段时间。
好一会儿,妈妈松开了我,接着慢慢解开自己的上衣,一边说:“还记得小时候你一直好喜欢和妈妈一起洗澡吗?”
我用力的点点头。
“让妈妈再尽一次做母亲的责任好吗?”
我没有答话,但是却帮妈妈解开了胸罩。
妈妈今年因该有四十一岁了,但一直都保持的很年轻,身材也一直没有走样。果然,当我解开妈妈的胸罩后,一对丰满之极的乳房猛的弹了出来。
我立刻又帮妈妈脱下了裤子和内裤。那密密的阴毛,细腻且雪白的肌肤,殷红的乳头,修长的美腿,到处散发这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
妈妈跨进了浴缸,让水先湿润了一下身体,接着温柔的抱住了我。霎那间,我感到无比的甯静。
妈妈的手滑向了我胸口的瘀青,轻轻的抚摸着。
我突然感到胸口一阵酥养,全身不禁颤抖了一下。我觉得好舒服,好快乐。
“妈妈”,我无意义的叫了一声。一只手搂住妈妈,一只手情不自禁的伸入了妈妈的双腿之间。
在那一时刻,我们彼此似乎找到了安慰,找到了可以让自己积存多年的痛苦发泄的对象。我们彼此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相互的距离以及我们的亲情。
妈妈的手在我身上不停的游走,柔着我的乳房,轻捏着我那已经发硬的乳尖,我的腰,我的大腿,我的小腹,我的…
凉凉的水使妈妈身上滑滑的,她那柔软的阴唇更沾满了粘液,我用中指在她的阴蒂周围划着小圈圈,稍稍一用力,便滑入了妈妈的阴道。
刹那间妈妈“啊”的呻吟了一声。她那正握着我乳房的五指紧了一紧。我的感觉已经飘上了天,我颤抖着,呻吟着,我翘起了左腿勾住了妈妈,使我的阴部可以在妈妈的大腿外侧摩擦。同时使在妈妈阴道内抽动的手指增加到了两个。我发现我手指上已经布满了粘粘的爱液。
妈妈的右手举高了我翘起的大腿,我们因此失去了平衡,双双躺了下来。这样子,我的手指从妈妈的阴道中滑了出来,妈妈也因此分开了我的双腿,把舌头凑向了我的阴部。
妈妈不愧经样丰富,她先在我的大腿内侧舔着,在我的大阴唇外面打转。直到我实在受不了了,呼吸声越来越重,这才开始向我的花心进攻。
我感到我的下面已经流出了好的汁液,和着妈妈的唾液湿润着我的敏感地带。妈妈的舌头动得越来越快,还时不时的伸进了我的体内。我忍不住了,我的腰下意识的随着妈妈舌头的抽动儿上下摆动。我柔着我的乳房,我被水冲湿的阴毛,我用力的想把我的双腿撑的更开,好使我得到更激烈的高潮。我不断的呻吟,喘息着:“啊!啊!”不行,我不行了,一阵颤动,我终于到达了高潮,我拉近妈妈,凑向她的嘴唇,深深吻了下去。
妈妈的嘴唇附近到处是我流出的淫水。一股奇异的味道加杂著酸酸的味觉,我不自禁的又伸入了妈妈的阴道。
妈妈的阴道已经火一般的吞食了我三根手指,我不停得来回抽动,还用嘴吸着妈妈暗红的乳头。我用力的吸着,一点点乳汁般的液体从妈妈的乳头中溢出。妈妈咬着自己的嘴唇,闭着双眼,徘红的脸颊正享受着至高无上的乐趣。
妈妈的爱液涌之不断,使她的下体越来越柔软,整个阴唇都变成了深红色。我随手拿起了一块肥皂,慢慢的涂着妈妈的阴蒂周围。谁知道顺着妈妈的淫水,肥皂“噗”的就滑入了妈妈的阴道,只剩下三分之一还在外面。
同时妈妈也“啊”的大力呻吟了一下。
我取出了肥皂,转了个身,也叉开双腿使我的下阴与妈妈的下阴相互交接。不知是肥皂还是我们的爱液的关息,那滑滑的感觉,使我们彼此摩擦的更顺畅,更激烈。
我深深的感受着妈妈阴唇的柔软,火热。我们的阴蒂都勃起了,甚至相互可以感觉的到。我们的淫叫声,和着水的冲激声,还有我们淫水的摩擦声使我们的快感叫人难以承受,我们又一次到了高潮。
我和妈妈相互又冲洗了一阵,我有点羞愧,到底说她是我的妈妈,我怎麽可以…妈妈似乎也有点尴尬,我们刚才是否太过分了呢?或者,我们并没有无视我们的亲情,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去弥补这几年来的代沟吧!
我们擦干了身子,穿上了睡衣,我带着妈妈进入我的房间:“妈妈,今晚你可以陪我一起睡吗?”
妈妈笑着点了点头。

那一年我的干妈

家住三重的李小健从小父母离异,由身为职业妇女的妈妈一手带大,在初尝禁果之前正值青春期的他对男女爱情充满了憧憬、好奇!阿健只能趁自己闲来无聊时偷偷从租来的色情影片或黄色书刊中获得男女性爱的轮廓!

我与妈妈的极乐乱伦

刚刚工作半年就得到晋升,爸爸高兴得不得了,一定要请我去吃法式大餐。  我儿子这次晋升可是非同小可,在他们公司的悠久历史中,如此破格提拔新人还是头一遭呢!爸爸没喝多少就眉飞色舞的吹嘘起来。我没想到同桌的除了爸爸的新婚妻子外还有他两名同事,心里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打飞机……被老婆的姐姐看到

我和老婆小薇结婚有两年了,我老婆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五岁,虽然谈不上特别漂亮,但和老婆相比,却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魅力。

做鸡的女儿回到家后

十八岁的她在两年来的时间里受尽了性的摧残,但是却并没有使她凋零,她由一个单薄瘦小的女孩出落成了一丰满靓丽的大姑娘,当她一进家门把她的父亲都惊呆了,她的脸圆嘟嘟的那样白忻透红,前挺后翘凸凹有致的玉体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香气,一双眯眯着的笑眼那么勾人心魄。

姨妈和妈妈

 出生在一个高干和资本家结合的家庭的我,文革对我的家庭并没有太大的影响,由于受到特权的保护,所以我受了良好的教育。
接到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高兴得跳了起来,虽然专业不太理想,但我已经开心得不得了,我迫不及待地跑向小姨妈家去报喜。
我兴冲冲地闯进小姨妈家,怎麽没有人,她今天应该是休息的呀。我悄悄推开卧室的门,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全身血液好像都涌到了脸上,心脏狂跳不止。
只见小姨妈半裸着躺在床上午睡,也许是刚冲凉,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丝质睡裙,下摆被电扇吹起卷在腰间,整个下半身暴露在我的眼前。
在辈分上她是我小姨妈,由于外公的子女很多,她只比我大了五岁,护校刚毕业就在上个月结婚了。父母下乡时,我在外公家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特别的好,就和亲姐弟一样亲密无间。

妈妈终于被我的爱打动

我一家三口人,妈妈40,我20岁。我无可救药地爱上妈妈已经有三年了。把妈妈当作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充满诱惑的成熟女人而不仅仅是妈妈那是我高一时候的事情。那一天上体育科时,女生练习跳高,我们的体育老师恰好生病了,由高三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女教师代课,她先给女生做示范,我发现身材匀称而健美的她在跑动和跳跃时,丰满的胸脯一弹一弹的,好吸引人,腿也又白又长,很漂亮很性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