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美妇收集录】(武侠,调教,长篇)(13)(下山历练篇)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作者:xiaoxiao112
2020年4月1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345

  改动的有点大,剧情也是放慢了一些速度,5- 6w字能收住最好,收不住
的话也没什么关系,毕竟大家投票出来的角色,哈哈哈哈,耽误一下进度也无伤
大雅,那天晚上想着剧情越想越睡不着,哈哈哈哈要是作者破罐子破摔坚持以前
的剧情,估计作者也会一直念念不忘,改了其实也没什么。这章把第一章的一个
坑提前补上了,以前想晚点让他们相遇的,哈哈哈哈,这里相遇也没什么。不过
主角暂时不会收她进后宫,中后期才会亮相哈哈哈哈,不多剧透了,大家看文吧。

  Ps11- 12重置版点击量有点惨淡,估计还有读者没看呢,没看的读者
一定要先去重新看一下哈,要不容易衔接不上。哈哈哈哈

  Ps本章点赞过85发下一章。下一章截止发本章之时已经码了3k了,我
估计大家不会那么快,上次80赞那次花费了24小时。哈哈哈哈这次应该不会
那么快吧……这两天公司提前下班所以码字时间还行,算得上够用吧。哈哈哈哈
大家可别一天就点到了,那作者可是真心要哭。2- 3天之内还是能接受的。

  Ps正文:10137字

  Ps前文传送门

1
2
3
4
5
6
7
8
9
10
11-12重置版

         第十三章 熟人相遇活春宫引诱冷美人

  待到第二天刚亮,陈少天早早的起了床,简单洗漱一番二人吃过早饭后,陈
少天对着冷飘雪问道「今天再去散心一天嘛?」

  「随便,你去哪我跟着」随即闭口不言。

  「……妈的,老子好心好意思带你去散心,算了,看来常规办法基本上用不
了,妈的那就别怪我出狠招了」陈少天心里叹道。经过一夜的冥思苦相,陈少天
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办法了,不是老子走到哪你跟到哪嘛,嘿嘿嘿走着瞧。想到这
他的嘴角略微上扬,嘴上露出了一丝略有下流夹杂着猥琐的笑容。

  看着陈少天那缕笑容,冷飘雪竟然也跟着笑了一下,只不过她的笑容里充满
着玩味,心道「呵呵,这小子准憋什么坏主意呢,不过老娘见得比你可多了,这
么多年冰霜城老娘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人没整治过,还能在你这阴沟里翻船不成。
简直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不过她也有一丝好奇,想看看少年到底要采用什么办
法「拿下」自己,看少年笑容里貌似笃定能拿下自己。

  「算了,今天我也有些事要办,就不去瞎逛了,这城里也没什么出众的景观」
陈少天缓缓开口说道。

  二人吃完早餐后,陈少天就朝着街上走去,冷飘雪则是紧随其后跟着陈少天
的脚步,冷若冰山一般的美人,跟在一位稚气未脱的少年身后倒是引来无数非议。

  「老王,你看,这个大美人板着个脸紧跟在少年身后分明是有问题呀」

  「那还用你说?老子早就看出来了,老哥帮你分析分析哈,看这少年身着华
服,必定是身份高贵之人,而那冷美人身上隐隐透漏出一股上位者的威严,据我
分析应该是这名纨绔少年的正室,少年定是极为风流之人,这不引得娇妻埋怨,
随时守着,不让他偷吃」

  「我看不像啊,这女子看年龄应该比这少年大不少呀,虽然相貌和身材没的
说,但其中透露着一丝丝别扭。」

  「你蠢啊,我听说这些个大家公子,纨绔子弟哪个还没点嗜好,听说恋母的
都一大堆,这才哪到哪呀?」

  旁边的议论之声传入二人耳中,冷飘雪不由得更对陈少天看轻几分「呵呵,
果然是小孩子,以为凭着些许议论之声就能让我无地自容了?天真,愚蠢」

  陈少天则是毫不在意的向前走去,时不时拉过一位过路之人,悄悄地问些什
么,问完二人脸上无一不充满猥琐的笑容。

  片刻后,在他们走了已经有许久的路程后,陈少天来到了一家三层楼大小的
店面,店门口无一不是穿着五颜六色的轻薄纱制衣物,对着过路之人搔首弄姿不
断的抛着媚眼。店牌匾上赫然写着「万花楼」三个十分醒人的大字。

  陈少天看了两眼身后的冷飘雪,发现她竟还是面无表情,颇有些失落,他还
以为走到店门前身后的冷美人就会表现出略微慌张的神色呢,没想这还挺镇定。
「行,有意思,希望你能一直这么镇定,要不然还真就不好玩了」

  冷飘雪此时脸上虽然十分镇定但心里已经有些个打起了退堂鼓「他来这干什
么?他应该不会在我面前做那种事吧……欸,老娘怕什么,我还真不信这小子一
口一个要征服我,还真敢带我进青楼?」冷飘雪心里想着。

  眨眼间陈少天就左拥右抱,抱着两名风骚入骨的女子走进了万花楼,同时朝
着冷飘雪做出了一个挑衅的眼神,意思十分明显「走啊,你不是说我走到哪,你
跟到哪嘛?大爷我就来这。你也来啊。」

  冷飘雪虽然阅历丰富,但哪里忍受得了如此挑衅,再加上自己之前答应了陈
少天,于是连忙跟着陈少天走进了万花楼。

  刚一进入万花楼,陈少天就将怀里的两名女子推到了一边,同时叫道「来呀,
管事的呢。」

  立马有一名脸上有着几丝皱纹,但前凸后翘风韵犹存的女人,摆弄着身后的
浪臀极其风骚的走到陈少天面前「大爷,我就是这里的管事的,不知大爷有什么
要求呀」这名妈妈说话声音魅惑入骨,让人听了就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摆弄
着一把半透明圆扇子,自她身上传来阵阵香风。

  「给我开间好房间,弄几个小菜,再叫两名姑娘,一个年轻一些,一个成熟
一些。那些胭脂俗粉就别叫了,最好把你们这的头牌或长三里的几位叫来。」陈
少天说完,自怀中掏出一袋钱袋,取出一枚足有10两左右的金子,交到了那名
风骚入骨的妈妈手中,陈少天还顺便摸了一下她的小手。一个劲的暗叹真滑。

  「哎哟哟,贵客里面请,我这就令人安排,但……这名姑娘……」风骚入骨
的老鸨看着陈少天身后的冷飘雪,不知道说些什么话好……同时也心道「这丫头
可真美,若是在我这,肯定是每天预约不断,日进何止斗金呀……不过这小子也
真是的,哪有逛青楼还带女人的,若是这女人到时候暴走了,还真不好收场…
…」

  「不用管她,她跟我一起就行。你去安排你的」

  「那,奴家这就去安排。」风骚入骨的老鸨对着陈少天一礼后,转身走去,
同时叫来了几名侍女打扮之人,带着陈少天来到的他的专属房间。

  房间属实不大,只摆放了一张大床,一个木桌,三五张小椅子。除此之外也
只有一些过路的小道而已,些许空间属实有些拥挤。

  「你们这房间怎么如此狭小?看门面你们这也不算小呀?」陈少天虽然嘴上
这么说,但心里却是美翻了「屋子小好呀,我看你往哪里躲,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嘿嘿嘿,小样,跟我玩高冷。」

  「回公子的话,小店规模确实不小,但包房却没有几间大的,老板为了多安
排一些房间此楼就是这样设计的,再大一些的乃是老主顾的专属包房,公子第一
次来,属实不能使用」带他们进来的那名侍女连忙开口解释。

  这时房门被轻轻的推开,先前那名风骚入骨的妈妈身后跟着两位娇滴滴的美
人,只见左边那人身材娇小,小巧可人,年龄也就20岁左右,打扮的甚是妩媚
妖娆,她此时的打扮略微跟年龄有些不符,身着一身薄纱裙子,腿上穿着一看就
价值不菲的过膝蚕丝袜,半透明的白色蚕丝袜显得其双腿格外的性感以及修长。
随着纱裙隐隐可见其身穿的红色小肚兜,此肚兜也是非一般之物,竟然也是半透
明薄纱材质。隐隐间可以看见其肚兜下娇嫩的双乳。这名女子双乳并不是很大,
但也格外诱人,陈少天看着这名女子竟有些面熟,但一时还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右边那名女子打扮的更是妖娆外加风骚,其年龄看似30左右,同样身着薄
纱裙,但不同的是,薄纱裙之后竟然没有穿肚兜,两颗深红色的葡萄隐约可见,
衣带已然滑落至肩下,滑嫩的香肩仿佛可以反射出阵阵光亮一般。腿上穿的的一
双黑色连裤蚕丝袜,蚕丝袜紧紧的包裹着其俏丽的浪臀,竟是同样没有穿亵裤,
将其魔鬼一般的身段勾勒的更是迷人。

  三人来到陈少天面前,风骚的老鸨一指身旁那位年轻女子开口说道「公子爷,
您看这两名姑娘您是否满意,左边这位是最近刚刚调教好的,虽然技术上还有些
瑕疵不是处女,但下体紧致程度与处女无二,我们万花楼花了大价钱才买来的,
据说之前还是一名侠女呢,」

  「而这位,更是了不得,乃是本店的头三,若不是年龄的关系都可以成为头
牌,早些年在本地也是极具艳名,更是曾经被评为本地十大名花,随后被王家主
娶了进门,但第三年王家就被仇敌灭门,只留下了此女随后被卖到了我们万花楼,
加以调教,十分受本地大家族之人喜爱,精通房事。今天公子第一次来,奴家费
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一大一小二位美女为公子请来」老鸨说完,打量着陈少天。手
中半透明圆扇不断地为陈少天扇动着。

  闻着一股股胭脂味的香风,陈少天再次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同样有着10
两的分量,交到了老鸨手中「辛苦你了,若是无事就退下吧」

  老鸨接过元宝,连忙打躬作揖的离开了房间,口中不断地说着好话,心道
「也不枉我费力半天给他找了这两位一大一小的美人儿,这公子真是大方,一出
手就是十两黄金,这可赶上我一年多的薪水了,哈哈哈哈希望别是银枪蜡头以后
常来几次」

  陈少天自刚才就奇怪,那名年轻女子自己好生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莫非是自己想错了?正打量着那名女子之时,发现那名女子同样也在娇滴滴的看
着自己。

  「不知二位姑娘芳名,还请告知。」陈少天开口问道。

  「奴家叫做娇娇,我身旁这名妹妹叫做月月」那名年长一些的女子开口说道,
她知道月月刚开始接客不久,生怕月月哪里做的不好惹怒了眼前这位少爷,若是
惹怒了眼前之人自己也会跟着吃苦。

  「月月,月月」陈少天嘴里不断地重复着二字,心里想着随即忽然恍然大悟,
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你可是寒秋月寒师姐?」眼前人不断的与多年前那名师
姐的身影相互重叠,陈少天有些呆滞加不解,还以一丝丝的不信……

  「你……你是……陈……陈少天师弟?」女子月月听闻此话,惊讶的问道。

  一旁的冷飘雪听闻二人对话,也饶有兴致的看向二人,心中说道「呵呵呵,
小子,这世界可真小,逛青楼碰到熟人了,我看你还怎么下手。想用这种下流的
方式逼我就范,简直做梦,如今好了,我看你如何对同门师姐下手。」

  「师姐?你怎滴落到如此田地……你这……唉……」陈少天险些无语,宗门
中自己能叫上来名字的除了李林二人就是这名多年前就下山历练去了的师姐,记
得师姐当初还挺照顾他。记得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师姐临下山之前,陈少天找她向
其倾诉自己无法突破的原因,而后就被面前伊人打了一巴掌,骂了一句登徒子,
随后就再也没见过她……陈少天是万万没想到,再次见到师姐会是在此地,青楼
……双方还是如此身份。

  陈少天也大为不解,师姐平日在宗门也不像放浪之人……怎滴就来此「吃饭」
了呢……见其修为也是和之前大不一样,现在的寒师姐丹田内一丝一毫的真气都
没有,彻彻底底沦为了普通人了。

  「呜呜呜,陈师弟,师姐的命好苦呀……」见陈少天问,寒秋月放声大哭,
哭的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呀。哭了不知道多久后就为其诉说着原因。

  原来当初她下山后回到家中,发现其父母家人早已在多年前去世,房子也是
成了别人的住所。于是立刻向四下打探消息,终于知道了原委。

  原来她上山不久后,她家所在的城池就被所路过的野狼山之人打劫,而她父
母家人就是死于这次打劫之中,于是她立刻起身投身江湖,一边历练一边专杀野
狼山之人,她也知道,野狼山势大,自己不能轻易去他们老窝送死。

  就这样一连几年下去,野狼山的小盗贼土匪她也斩杀了过百,颇具侠名,又
结识了不少其他宗门的同道中人,在其中有一名凌霄山的弟子,身份应该极为不
凡身边竟跟随着一名7层中期和一名7层初期的保镖,对寒秋月更是一见钟情,
听闻寒秋月的遭遇后约定为其报仇后二人完婚。也没怎么打探消息随即立马召集
人手准备功向野狼山,可能是由于这小子欠缺历练和经验,或者是精虫上脑也就
在周围召集了40名左右武者就匆匆攻向了野狼山。

  本以为那历狂狼不过7层中期修为,自己身边二位保镖将其拿下完全绰绰有
余,由着两名7层高手带队众人一齐攻向了野狼山,可他们哪知道,历狂狼手下
还有一干7层修为的兄弟,而且那历狂狼本身也是常年刀口舔血,战斗经验无比
丰富,带队二人不过片刻就被杀死,众人更是被俘,男的全杀了,剩下几名「侠
女」供土匪们日夜淫乐,她本人更是被轮奸好久。事后历狂狼亲身废了其修为,
待其玩腻了之后带她前往各个城池的青楼妓院,价高者得,最后被凌天城的万花
楼以800两黄金的价格收下。

  听着寒秋月的叙述陈少天在一旁也是不断叹息,为其擦拭着泪水,就连一旁
的娇娇或是在门前站着的冷美人都无不叹息。

  寒秋月虽算不上什么天之娇女,但其天赋还是有的,本可好好修炼,未来成
就一番事业,哪想到竟然遭到了如此变故。陈少天的心理有些个不是滋味,同时
历狂狼这个名字他记在了心底里,第一次接触这个名字还是天剑城兰家,兰家主
为人出头被其打伤垂危,没想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当事人就变成了自己身边之
人……这个世界可真小陈少天心中感叹。

  「寒……寒师姐……你下去吧……师弟实在有些不适应现在这种情况……」
想起小时候无比照顾自己的大姐姐,陈少天将淫欲压了下去。

  「陈……陈师弟……呜呜呜……我要是这么就回去了,一定会受到万花楼的
惩罚的……呜呜呜……陈师弟……是……嫌弃师姐的身子不干净嘛……呜呜呜
……」寒秋月暴雨梨花的哽咽着。

  「没有……唉……只不过是回想往昔师姐对我的照顾……我这心里实在不好
受。没别的意思」陈少天连忙开口解释。

  「那……那就让师姐……好好伺候一下师弟吧……师弟花了钱就是师姐的客
人了……师姐一……一定……把师弟伺候的舒舒服服的」闻言寒秋月止住了泪水,
娇羞的说道,心中也回想起往昔的一幕幕,那个跟着自己身后可爱的师弟,当年
那个一本正经诉说着淫话的师弟。

  「对啦,师弟……师弟现在修行怎么样了,记得当初……师弟……被……不
明原因所导致多年无法突破第四层……现在好了吗」寒秋月好奇的问道。

  「前阵子已经好了,师弟不仅好了还得到惊天的好处如今也是个第七层中期
的小高手了,哈哈哈哈」陈少天笑道。

  二人其实还是有些尴尬,陈少天虽然有色心,有色胆,连师娘都敢肏的人,
但是不知为何面对这个曾经非常照顾自己的师姐,曾经打了自己一巴掌的师姐竟
然有些蹑手蹑脚的。

  而寒秋月同样如此,这个以前跟在自己身后,自己将其当做「弟弟」看待的
师弟,这个曾经的小色狼,如今却成了自己的主顾了,虽然嘴上说着要好好伺候
他,但是一要行动却有些个蹑手蹑脚了起来,她也经受了不少房中事的调教,虽
然之前接客也是有些尴尬,但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

  「啊?师?师弟?你不会是再说笑吧……第七层??怎么可能……」寒秋月
不敢置信的说道。

  「没……没什么不可能的,我没必要骗师姐」陈少天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着蹑手蹑脚彼此尴尬的二人冷飘雪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着二人模样
应该不会再次上演「活春宫吧」说实话,她虽然活了40年,当了小20年的城
主,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可是还真没见这个……记得有一次她有要事要找其父
相谈,刚走到其父房门前就听到那种声音,羞的她险些站立不住,连忙转身离去。
谁能受得了这个……如今陈少天碰到了熟人她可下放心多了。

  但她算漏了,这里不仅仅只有寒秋月一人,还有一位成熟知性的娇娇呢……

  成熟美妇娇娇在一旁听二人谈话很久了,心道「这名公子与月月有旧,有些
不好意思下手,若是再让其谈下去,到时候话题扯远了,唠唠家长里短自己还真
不好意思打扰」她也是万花楼的名妓,自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于是连忙上前
一下子就坐到了陈少天的腿上,嘴里不断着吹着丝丝香风,双手伸到了攀到了陈
少天的背上,被其慢慢的拖着衣物。

  「月月呀,别叙旧咯,还不快和姐姐服侍你这名师兄,咯咯咯,公子您瞧好
吧」妩媚的话语伴随着阵阵香风,以及一边抚摸一边为其脱衣的小手,还有那两
座自己头顶着的山峰。

  多重刺激之下陈少天下身大鸡巴立刻迅速的膨胀了起来,寒秋月见状不由得
俏脸一红,慢慢轻声跪倒在陈少天胯下,为其慢慢的脱着裤子,只见她身体一边
妩媚的扭动着,身上薄纱裙随着其扭动竟然慢慢向下滑落。

  陈少天再也受不了了,此刻自身衣物已经被一大一小两位美人迅速扒光,寒
秋月见状立即将陈少天那跟巨大挺立的鸡巴含进嘴里,不断地发出着「嗤嗤」的
吸吮之声。

  陈少天将坐在自己腿上的熟妇慢慢的用手托着其嫩滑的玉背,将其缓慢的放
倒在其怀里,一只大手向其身上不断地游走抚摸,一会抓一抓其深红色的乳头,
一会将手伸向下方隔着蚕丝袜挑逗着她的骚浪穴。引得熟妇娇娇阵阵娇喘「嗯
……公……公子……摸得奴家……好……好舒服呀……啊——小骚货要……要受
不了了……小骚货……的浪屄……好……好痒啊……」

  正戏开始,冷飘雪早已将身子转了过去,闭上了双眼,努力的想要将心静下
来,不去想身后发生的事情,但随着娇娇一声声浪叫,以及寒秋月嘴中不断发出
的「嗤嗤」舔舐的声音,她的娇躯竟然有些略微的颤抖了起来,她感觉自己竟然
有些两腿发软……貌似下体开始湿润了起来。她用力咬了一下舌尖,希望用疼痛
来减轻身后声音带给自己的影响,但发现只是杯水车薪,片刻后还是忍不住去想。

  她不知道的是这才只是个开始。

  自从刚开始陈少天的眼神就一直停留在冷飘雪身上,将冷美人的一举一动尽
收眼底,他来此地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泄欲什么,只是为了刺激刺激这个不可一世
的冰山冷美人,「哼,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妈的这才刚刚开始,一会有你
受的。哈哈哈」

  随即陈少天就伸出手指,向着熟妇娇娇的黑色蚕丝袜裆部用力一拉,「呲」
的一声,熟妇的黑色蚕丝袜被陈少天抓破,露出其溪水潺潺的褐色骚屄,上面有
些被整齐修建的一座黑森林,黑森林上有些几滴水痕,灯光照射下竟然反射出些
许光亮。

  陈少天大手不断地向其黑森林抽插外加抚摸。「啊……别……公子……公子
饶了奴家的吧……啊——太……太刺激了——公子——玩的奴家的——小骚屄—
—好爽呀——再——再用力一些」随着陈少天大手的抽插加抚摸,熟妇娇娇一声
声淫叫伴随着手指抠挖骚屄独有的撞击声音「啪」「啪」之声响彻整个房间。

  一旁在陈少天胯下为其不断吞吐舔舐的寒秋月则是吐出陈少天的大鸡巴,拉
着其手臂不断地摇晃淫道「好师弟……你就可怜可怜……浪师姐吧……求求师弟
了……你也摸摸师姐的小浪屄吧,师姐的小浪屄比娇娇姐的褐色骚屄嫩多了,现
在还是粉红色的呢」

  听着不断传来的娇喘以及寒秋月下贱的口语求着陈少天伴随着陈少天手指抽
插熟妇娇娇发出的阵阵声响,冷飘雪终于站立不住,两腿无力,竟然一屁股就坐
到了地上,随即用力夹紧着双腿,尝试着运起真气压制身体的异样……但也是徒
呼奈何,一点效果也没有,她心底里不断地骂着陈少天「混蛋,如此下作……竟
然让老娘看你的活春宫……还特么,还特么一龙双凤……还特么有一个你师姐
……不要脸的混蛋……小人……老娘忍,不能让你这下作混蛋得手。」

  越想努力控制着自己冷静下来却又是控制不住,下体不断的传来湿润感,娇
躯不断地再颤抖,俏脸也是越来越红。40年来单身的她哪里受过这个……尤其
还是正直虎狼之年……此刻若是四下无人她甚至想自渎已解决生理需求,但那个
无耻混蛋在此,自己若是自渎岂不是如了他的意,不行,老娘忍,冷飘雪伸出玉
手朝着自己腿根用力的掐了一把,剧痛让她得以暂时冷静了下来。

  那边的陈少天此时已经带着一大一小两位美人扒光来到了床上,「来,寒师
姐,你趴在娇娇姐的身上,你们两个用力的将其骚屄展示给我,谁更骚我就先肏
谁。」

  闻言熟妇娇娇立刻将寒秋月抱到了自己身上,两具赤裸裸的身子叠加在一起,
一下子就将寒秋月一颗粉嫩的小葡萄含进嘴里,不断地挑逗着。二人一个娇俏可
人,一个风姿绰越,一个有着成熟的褐色骚屄,整齐修剪过的幽草被压得只有一
二缕微微探出,令一个拥有着还算娇嫩,粉红色的小浪穴,看着二女浪穴不断的
流出一滴滴淫水,互相滴落在对方浪穴上,两只娇俏的浪臀在不断地扭动着。时
而左右摇晃,时而上下拍动,陈少天吞了一口水口。

  「公……公子,先肏……先肏……奴家吧,奴家可骚了,以前……以前就精
通房事……经常与王家各位……各位主要人物……私通……奴家不仅小骚屄…
…可以供……供公子玩乐……奴婢的骚屁眼也随时欢迎……欢迎公子光临哦——
啊——求求公子了,给……给小骚货止痒吧——小骚货要……要受不了了」熟妇
娇娇浪叫着。

  在其身上的寒秋月也不甘示弱下贱的叫道「哼……师……师弟……别……别
肏……别肏那个老骚屄……人家才是……人家才是小骚货……师姐……师姐的浪
屄……比……比那老骚货的骚屄强多了……师姐……师姐的还是……粉色的…
…浪屄呢……师弟……是不是早在山上的时候……的时候……就想肏师姐了?师
姐最骚……那时候满脑子想的……想的都是师弟的……威武的……大鸡巴……师
姐……师姐的屁眼还是处呢……那老骚货早就……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肏过屁眼
了……师姐……师姐才……刚刚出道……求大鸡巴……师弟……能给骚浪师姐的
屁眼……开苞——呜呜呜——小骚货受不了了,一想师弟的——的大鸡巴——就
——就好痒啊」

  二女不停的彼此下贱的浪叫着,争着求着陈少天的大鸡巴。陈少天见状,再
也忍受不住,师姐此时的骚浪程度可不比师娘第一次被自己肏之时的少。一边回
忆着往昔种种,一边看着坐在地上身子不断在颤抖的冷城主,冷美人。陈少天开
心无比的笑道「哈哈哈哈,那我就先肏师姐,再肏娇娇大美人儿。然后再给师姐
的屁眼开苞,哈哈哈哈哈今天要射死你们两个下贱的骚货。」

  陈少天说完,大鸡巴毫不怜惜的插进了寒秋月还在留着淫水的浪穴之中,不
断地用着力。而一只手则是伸到了熟妇娇娇的后庭口,轻轻一插竟然就顺利的插
了进去,随即第二根手指,第三根手指纷纷插了进去。不断地抠挖搅动的。

  「嗯……大鸡巴……大鸡巴师弟……插得小骚货师姐好爽呀——师弟——师
弟——用力——用力插死不要脸的——不要脸的小骚货师姐吧——师姐美死了—
—啊——啊——好——好美——好爽——要——要飞了——啦——」

  「啊——公——公子的手指——搅动的奴婢的——的屁眼好爽啊——公子—
—公子快肏小骚货——肏完她之——之后——还请——还请公子用——用巨龙一
——一般的大——大鸡巴——捅——捅破——奴婢——的——的贱屁眼——插—
—插穿——奴婢的肠底——啊——不行了——要——要——被——要被公子玩尿
了——啊——」伴随着「哗哗」的水声响起,一股股尿液自熟妇娇娇的尿道流出,
狠狠的浇在了陈少天还在不断抽插着师姐浪屄大鸡巴以及阴囊上。

  越来越高昂的的呻吟声,越来越下贱的求欢声,哗哗的尿液流淌声,啪啪的
肉体撞击声,多重着刺激着摊软在地上,不断的用手堵着耳朵,双腿紧紧夹着的
冷飘雪耳中,无论她怎么用力堵住耳朵,都能听到这些下贱的声音,仿佛这声音
传入的不是她的耳中,而是传入到了她的心中一样。她的娇躯不由得阵阵下意识
的颤抖起来。

  听闻娇娇下贱的求着陈少天肏她的屁眼冷飘雪更是心中大骂「不要脸的婊子,
下贱货色,那……那……那排泄的地方也是用来……也是用来取悦男人的嘛?真
不愧是婊子,妓女。下贱。不要脸。还有那个陈少天,无耻,下流,下作,王八
蛋,妈的,本以为他还不会用太下作的手段,没想到……呜呜呜,我的身体好奇
怪啊,谁能救救我——我想离开这里——呜呜呜」两只性感的眼睛里,竟然涌现
出几滴泪珠,随即身上的怪异感再次袭来,下体分泌的水渍越来越多,她感觉自
己的亵裤仿佛早已被打湿了一样,但她不能服输,她绝不能在这里让这个下作的
混蛋得逞。

  陈少天一边肏着已经沦为欲望奴隶的浪师姐,一边用三根手指抠挖着熟妇娇
娇的略微松弛了的屁眼,一边看着对面背身而坐的冷美人的反应,心道「本以为
她会投降,再不济也得自渎,没想到这么能坚持,看来这还是个长久的工程呢,
哈哈哈,没关系,老子耗得起。」

  此时陈少天的另一只大手已经来到了寒秋月的处女屁眼处,在其褶皱着的紧
闭的洞口不断的抚摸,揉捏,抠挖。准备慢慢插进。

  「啊——大鸡巴——师弟——师姐——师姐——要不行了——大鸡巴师弟—
—太威猛了——师——师姐要——要去了——师弟——师弟——该——该给——
小骚货师姐——的——骚闭眼——开——开苞了」寒秋月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着,
身体也逐渐颤抖了起来。

  「哼,你个骚货——你——你那——骚——骚——屁眼——公子——公子—
—改日再肏——求求——求求——公子先——先肏——奴家吧——公——公子都
肏了——这——这——不要脸的小骚货——这么——这么久了——也该来肏——
肏——大骚货了。呜呜呜」熟妇娇娇委屈的求道。不断地在自摸着其褐色的骚屄。

  「呸,不——不——要脸——下贱——」冷飘雪在一旁出声骂道,若不是这
个不要脸的婊子,自己何苦沦落到这般田地,她感觉害自己最深的是陈少天,第
二就是这个不要脸的婊子妓女。她控制着自己不要呻吟出声,但刚刚骂人时竟带
一丝娇喘——她此时怒火伴随着羞涩同时降临,更多的还是身体的生理变化,一
丝丝欲望在其心中慢慢升起。

  那边陈少天的「战斗」已经达到了白热化阶段,师姐寒秋月娇躯不断地再颤
抖着,痉挛着寒秋月只感觉浑身酥麻无比,舒爽无比,仿佛每一根汗毛甚至头发
都跟着舒爽无比,一股股阴精下涌。

  「——啊——啊——大鸡巴——大鸡巴——师弟——师姐要——要不行了—
—要被——要被师弟肏——肏死了——要——要去了——要飞了——啊——」随
着其身体不断的颤抖,陈少天知道她要高潮了,一个奇怪的想法突然升起。

  陈少天快速的将不断颤抖着的寒秋月抱了起来,对着冷飘雪的方向,不断的
继续抽插,加快的力度以及速度。

  片刻后一声「呲」的声音伴随着寒秋月的浪叫响起,一股水柱从她浪穴处不
断涌出,远远挥洒在了远方。

  「啊——啊——泄——泄——了——要——要死了啊——」寒秋月翻着白眼
幸福的瘫软在陈少天怀中。

  心中还在不断叫骂以及忍受着身体生理上变化的冷飘雪,突然感受一滴水滴
打在了其嫩滑仿若无骨的玉手上,随之而来的还有阵阵怪异的味道,一股略有骚
气,略有淫荡气息夹杂着一点胭脂的香味传入其鼻中还有一丝丝荷尔蒙的味道。
她回头一看,只见身后有着一滩水迹,不由得大怒看向陈少天,刚一看到陈少天
她不由得俏脸更红,因为她竟然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陈少天胯下依然巍然矗立着
的大鸡巴。

  「这——这——这也太大了,太粗了——这——这——这那里——能放得下
吗?」她心里十分不解,此时竟然冲淡了几分怒意,伴随而来的是更多的生理反
应,加上欲望的袭来。她连忙转过头,她知道自己这是又上了陈少天的恶当了
……骂着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同时心中大骂陈少天不要脸,不断的哀求谁能救
救她。

  陈少天见状嘴唇一扬,同时也佩服冷美人的忍耐力,床上的熟妇娇娇此时早
就已经开始不断的自渎,这冷美人也太能忍了,看来还得加一把火,这地方要常
来,哈哈哈哈。陈少天无耻的想着。

  慢慢放下无力瘫软在他怀里的浪师姐寒秋月。转向熟妇娇娇。

  开口说道「娇娇呀,求我肏你,多说些下贱淫浪话刺激刺激公子爷,公子爷
就肏你,要不然你还是自渎吧,哈哈哈哈」

  「呜呜呜——大骚货娇娇,求求大——大鸡巴哥哥来肏——来肏不要脸的大
骚货下贱的骚屄——呜呜呜——娇娇要受不了了——求求大鸡巴哥哥了——求求
大鸡巴爹爹了——求求大鸡巴主人了,娇娇就是主人的浪妹妹——贱女儿——乖
奴隶——呜呜呜——求求主人快来狠狠的肏娇娇吧」熟妇娇娇下贱的开口求道。

  「可是你的骚屄有点黑,公子爷不想肏,你的屁眼又太松,肏的没意思啊」
陈少天玩味的说道。

  「呜呜呜,好爹爹,快——快给——乖女儿吧——乖女儿一定夹紧好爹爹的
大鸡巴——保证主人爹爹——肏的爽——主人爹爹快来呀,娇娇乖女儿已经扒开
下贱的屁眼等主人爹爹临幸了」一边下贱的求着陈少天,一边用两只玉手扒开她
略微松弛的屁眼,露出一个大洞。深不见底。

  「不——不——不要脸——臭婊子——骚货——为了——为了——淫欲——
竟然说出如此下贱之话——骚货——还——还有——下——下作——下流的——
的陈少天——无耻——淫贼——呜呜呜,」冷飘雪还在一旁坚持着,一边坚持一
边骂……

  房内一场大戏即将上演。

  Ps:冷美人下章肯定也是收不了的,慢慢调教,emmm亲身经历活春宫,
这特么简直就是一边放着最诱人的a片一边绑住其双手一样,甚至比这个还要过
分,还特么是5d的,哈哈哈哈,不过冷美人还能坚持。哈哈哈哈。

  PS上一章回复评论环节。

  嗯,上一章的评论大多数老哥还是挺满意滴,作者很开森,这回能睡着觉咯,
哈哈哈哈。其实更改剧情也不全是因为各位读者的影响,写的太不满意作者也难
受,甚至睡觉前都再想如何能让大家都接受,翻来覆去睡不着……失眠难受啊。
只能大改,改改改。哈哈哈哈之前老版剧情作者其实屯了一波稿子的,现在剧情
大改完全不能用咯,本以为能稍微休息几天,这一下子就泡汤咯。不过看着大家
满意的评论作者还是挺高兴的。

  谢谢大家一路支持,感谢每一位追更的老哥。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官网APP下载-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88app.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