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龙惊凤】 第四章 母子天伦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游戏——EV扑克下载(www.evpks.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作者:青叶
    2013年1 月26日:首发第一会所
    6044字

            第四章 母子天伦

    “好了,一共605 联邦币!”虬须大汉把账单递了过来。

    叶清尘从个人账户中支付了这笔款项,看着剩下的395 联邦币,心中哀叹:
钱真是不经花啊!还没捂热,就花了大半。

    不过,看着小萝莉纯真中透出性感,暴露中隐藏着诱惑的衣服。叶清尘又觉
得物有所值。

    抹胸只遮住了乳头上下一厘米的肌肤,下半个乳房和肚脐之上都被垂下的珍
珠细链挡住,珠链下面还坠着精美的玉佩,随着晃动,玉佩轻轻碰撞,发出悦耳
的响声。

    透过珠链,可以隐约看见后面雪白圆润的玉乳,真是勾人的很。

    叶清尘大手穿过晃动的珠链,抓住两个萝莉丰盈的玉乳,恣意捏揉起来。

    “呵呵,真是方便,随时都可以把玩!”

    主人手心好热,被捏揉的乳房又热又痛,还有点酥痒,这种刺激一下子点燃
了体内的情欲,含丹采馨的乳头迅速充血勃起。

    但乳根被乳环紧箍着,乳头又被抹胸上的玉洞卡住,根本无法伸展开。

    乳头一涨一涨的,似乎感觉到血液的搏动,乳头开始发痒,这种感觉轻柔的
撩拨着萝莉心底的情欲,随着时间的流逝,乳头从轻痒变成瘙痒,让两个小萝莉
再也无法忍受了。

    含丹采馨不约而同的抱紧叶清尘的手臂,腰肢摇曳起来,娇糯的求道:“少
爷,奴婢乳头好痒,求您捏玩几下吧!”

    这下更不得了了,两个萝莉阴蒂包皮都已经割掉,一个金环箍紧了根部,强
迫阴蒂充血膨胀。被刺穿的阴蒂头冒出一个细环,下面系着金色的细链,末端是
拇指大小的宝石阴坠。

    含丹是红宝石,采馨是蓝宝石,宝石阴坠不断摇晃,轻轻拉扯着敏感的阴蒂,
阴蒂也开始瘙痒起来。

    “呜呜!”

    两个小萝莉忍不住夹紧下身,抵挡着上下两处的强烈刺激。

    叶清尘发觉两女脸色已经变成绯红,大眼睛也荡漾着惊人的媚意。

    “也该训练一下你们的肉洞了!”叶清尘笑道,让水晶调教棒震动起来。

    这种调教棒连接着精神网络,能随时接受叶清尘的遥控。

    叶清尘的金茎尺寸,敏感点的数据都输了进去,此刻,调教棒有规律的震动,
旋转起来。

    小萝莉必须按照一定的节奏,力度,频率,收缩着牝穴和菊洞的指定部位,
才不会被惩罚。

    “咿唔,好疼!”

    含丹首先被惩罚了一下,她的脸色一下子变白,身体也痛的蜷曲下来。

    安装在子宫的高潮抑制器连接着神经末梢,能放出生物电流刺激神经,产生
肿,涨,酸,麻,痛等各种负面刺激。根据电流强度的不同,痛苦的强度也不同。

    如果把电流调到最大,那种痛苦远超分娩的疼痛,估计没人能够忍受得了。

    叶清尘自然不会那么辣手摧花,他只开了二档,含丹受到的痛苦虽然很强烈,
但很快就会消失,不会在她心里留下阴影。

    很快,含丹就恢复了精神。调教棒又震动起来,这下含丹再也不敢撒娇了,
全神贯注的训练起来。

    在叶清尘大手的把玩下,加上调教棒对牝洞,菊洞的刺激,含丹采馨先后接
近了高潮,随后子宫传来剧痛,将她们的高潮驱散。

    被挑起欲望,即将达到高潮,又被剧痛强行驱散的感觉,真是好难熬啊!

    “少爷,奴婢好难受,求您饶了奴婢吧!”两个萝莉泪汪汪的望着主人,娇
弱的哀求。

    “呵呵,先让你们感受一下!以后再让秋风慢慢调教!”

    叶清尘把调教棒的训练功能关上,开到低档,调教棒轻柔的震动着,持续挑
逗着两个萝莉的情欲。

    “好了,如果连这点快感都忍受不了,只能证明你们是不合格品!”

    叶清尘笑道:“那我就要考虑一下呢!是退货了?还是找你们的学校索赔!”

    “少爷,奴婢可是优等品!”含丹勉强忍住体内的快感,拉住主人的大手摇
了几下,撒娇的说道。

    “爱现的丫头!”采馨嘀咕了一声。

    “哈哈!”

    叶清尘用力捏了一下手中的玉乳,让两个小萝莉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

    三个人在晴空市好好玩了一番,互相之间倒也熟悉许多。中午时分,叶清尘
定好位置,带着两个小萝莉来到云中餐厅。

    这家餐厅漂浮在白云中间,地板,墙壁,天花板都是透明的。坐在里面,可
以欣赏到云雾飘渺,山川秀美。

    “少爷,这里好漂亮,奴婢还从没来过!”含丹好奇的打量着周围风景,忽
然指着外面道:“少爷,您看,那是白鹭!”

    一群白鹭悠然从窗外飞过,一只头上有根黄毛的白鹭,转头看了过来,让含
丹惊呼起来。

    “呵呵,这有什么?很多鸟儿都会从这里飞过,多来几次就不稀奇了!”叶
清尘笑道。

    “奴婢上了大学之后,就很难出来了!”含丹有点遗憾。“没想到还有这么
有趣的地方!”

    “少爷,您要小便吗?”采馨没有像含丹一样东张西望,寻机问道。

    叶清尘颔了颔首,笑道:“正好有点尿急!”采馨天真的一笑,跪在叶清尘
胯下,恭恭敬敬的含住金茎,仔细服侍起来。

    “呵呵,小友,你性奴的打扮倒也有趣!”旁边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让叶
清尘闪了一下,尿液几乎中断。

    转头一看,一个老头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这个老头腿上坐着一个藕发萝莉,墨镜一样的金属眼罩把萝莉的眼睛遮住。
一条两厘米宽的金属环带把小萝莉的嘴巴封住,嘴巴部位有个金属圆洞,插着一
个金茎状的调教棒。调教棒尾部还有一条细链,锁在嘴边的暗锁上。

    小萝莉的上身被红色皮带捆成菱形网状结构,雪白的巨乳被老头抓在手中不
断玩弄,一根绿色调教棒插在小萝莉的牝穴,不断闪动着红光,隐隐传出嗡嗡的
声音。

    老头的下身顶着小萝莉的臀部,看得出来,他的肉棒正在享受着小萝莉紧窄
菊洞的服侍。一条美人犬仰着头,努力的服侍着老头的肛门。

    叶清尘淡淡一笑,道:“老爷子,你的性奴也不错!”

    “呵呵,小友有没有兴趣交换着玩玩,我这个性奴小嘴和牝穴功夫都很棒!”
洪万年觉得那个少年的两个性奴非常对自己的胃口,忍不住提出了一个建议。

    采馨心里一紧,差点打乱了接尿的节奏。叶清尘拍拍采馨的头发,笑着拒绝
:“老爷子,我的独占欲比较强,不喜和别人分享。”

    “呵呵,那就算了!”洪万年略微有点遗憾,寻思着,是不是去买几个新鲜
货色玩玩。

    含丹也有点害怕,她搂住少爷的手臂,娇糯的笑道:“少爷,等会让奴婢服
侍您的金茎吧,你可以一边喝酒,一边欣赏周围的美景。”

    “你不吃饭了?”叶清尘故意问道。

    含丹甜甜一笑:“少爷的精液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东西,吃了少爷的精液,奴
婢都不想吃饭了!”

    “哈哈!小马屁精!”

    叶清尘笑骂一句:“看来我要用口塞把你的小嘴堵死,不然肯定会被你吹到
天上,再掉下来摔死。

    含丹纤腰直扭,玉乳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叶清尘的肌肤,不依道:“少爷,您
把奴婢的小嘴堵死了,就听不到这么好听的声音了!”

    “哈哈哈”

    叶清尘长声笑了起来,觉得有了这两个性奴之后,生活变得丰富许多。

    ……

    夜色渐渐降临,玩了一天的叶清尘回到家中。

    “汪汪,汪!”锁在门口的柳青青高兴的叫了起来,用舌头下的舌勾,把拖
鞋衔了过来。

    舌勾是新装上的,主要用来给凤霓裳衔高跟鞋,也可以玩一下狗狗的抛球游
戏。

    “家里谁回来了?”叶清尘拍拍柳青青的头,笑着问道。

    “夫人回来了!”柳青青生涩的回答。

    “你怎么锁在这里?母亲罚你了吗?”

    “没有,没有!”柳青青急忙摇头:“夫人让青兽在这里等候少爷!”

    “呵呵!”

    叶清尘把挂在墙上的银链取下,拉了一下,道:“跟我进去吧!”

    “汪汪!”

    没有主人问话的时候,柳青青是不准说话的。只能用犬语表示意见。

    含丹采馨上前一步,紧紧搂住少爷,走了进来。

    “少爷,您回来了!”夏荷,秋风等女奴恭敬问候。

    “秋风,把含丹采馨带下去,嗯,讲下家里的规矩,再训练一下礼仪。”叶
清尘吩咐道。

    “是!”

    等叶清尘牵着柳青青离开,秋风脸上微笑消失了,冷着脸道:“跟我到调教
室来,我看要好好的给你们上一课!免得你们没大没小,不知礼仪!”

    ……

    别墅后面有一道温泉,凤霓裳下班之后喜欢泡一下,再做个全身按摩,放松
一下筋骨。

    穿过花廊,踩着玉石铺成的路面,来到烟雾缭绕的温泉浴池。

    叶问天把自家的温泉修成一个太极形状,一边是冷水,一边是热水,两个阴
阳鱼处装着按摩床。

    以前叶问天和凤霓裳一边躺一个,享受着家中女奴的服侍,真是:只羡鸳鸯
不羡仙。

    但如今老爸仙去,老妈只能形单影单了。

    叶清尘看见凤霓裳趴在热水池的按摩床上,闭目享受着春梅春兰的按摩。

    “少爷!”春竹正要招呼,叶清尘急忙示意她不要做声。

    叶清尘示意春竹把柳青青的衣服解下,牵着她走进温泉。

    凤霓裳躺在按摩床上,温热的水面淹过她的半身,水中的浮力让她感觉非常
轻松。春梅春兰站在旁边按摩着她的背部,让她发出愉悦的呻吟。

    叶清尘示意柳青青去舔老妈的牝穴,自己代替了春梅的位置,倒了一点玫瑰
精油,帮老妈推拿起来。

    “嗯!……是尘儿吧!”凤霓裳懒懒的道。

    “呵呵,老妈真是冰雪聪明,算无遗策!”叶清尘大力拍着马屁。

    “你啊……”凤霓裳哭笑不得,这个儿子总是这么不正经!

    不过,他倒是挺孝顺的。

    玉洞传来轻柔的快感,凤霓裳知道这是柳青青的舌头。

    尘儿是不是对柳青青太好了!

    凤霓裳想了一下!

    莫非尘儿对柳青青有点意思!这样的话,要不要改变一下态度,对柳青青好
点……

    背后传来舒适的捏揉,尘儿的手心总有一种奇异的热力,让自己极为舒适。

    凤霓裳舒服的呻吟起来,顾不得思考柳青青和尘儿的关系。

    “嗯,左边一点……”能被心爱的儿子服侍,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快感,让凤
霓裳感觉极为快乐。

    凤霓裳的肌肤滑若凝脂,散发出一股幽若的冷香,让人心旷神怡。

    叶清尘推拿着母亲的肌肤,心里越来越火热。

    儿时叶清尘就喜欢腻着母亲,喜欢闻她身体的清香,喜欢抚摸她柔滑的肌肤。

    自从叶问天死后,这种感情越发浓郁。

    新世纪并不禁止乱伦,由于基因调制技术,血亲结合也不会生下有缺陷的子
女;加上人类寿命的延长,亲人之间相处的时间长达一百多年,辈分也没有了意
义。

    所以,新时代近亲结合的比比皆是。

    叶清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母亲有了非分之想,以前没有办法。父亲母亲相
当恩爱,叶清尘也插不进去。

    但父亲意外死亡之后,叶清尘感觉自己机会来了。

    随着儿子的推拿,凤霓裳的身体越来越软,甘美的情欲流过全身,点燃了体
内的激情。

    “唔……用力点!”凤霓裳呻吟着,从精神网络中下达命令,让柳青青加快
速度。

    柳青青不敢怠慢,长舌快速有力的抽插起来,努力服侍着女主人。

    叶清尘感觉到母亲身体的紧绷,他的双手渐渐下移,按摩到丰满的玉臀。

    凤霓裳的菊蕾很美,粉红色的菊涡细致精美。此刻,菊涡不断蠕动,像一朵
娇艳的牡丹,渐渐盛开。

    叶清尘感觉再也忍不住了,自己已经成人,母亲应该不会再拒绝了吧!

    他示意春梅用小嘴给自己的金茎润滑,把母亲手臂折在后腰,拿出准备好的
磁力圈,套在凤霓裳的手腕上。

    “唔……尘儿,你在干什么……”空前放松的凤霓裳,神经反应有点迟钝,
这才感觉似乎不大对劲。

    叶清尘抓住母亲高耸的玉乳,下身用力一挺,坚硬如铁的金茎猛地插入凤霓
裳的菊蕾。

    “啊!”

    火热肿胀的感觉从直肠传出,凤霓裳似乎又回到了过去,在和叶问天缠绵。

    “……”

    愣了一会,凤霓裳才想起:这不是叶问天,而是心爱的儿子。

    “不要……尘儿,别这样!”

    凤霓裳软弱的挣扎起来,心底却产生了一丝错乱的快感。

    “老妈……不,裳儿,我是不会放手的!”叶清尘抓紧凤霓裳的双乳,狂乱
的抽插起来,兴奋的说道:“裳儿,我早就喜欢你了!以前不敢奢望,现在没有
谁会阻碍我们了!”

    凤霓裳挣扎了几下,发现没用。她有点生气,家里的女奴怎么都看着,也不
来帮忙。

    “尘儿……母亲还没做好准备,过几天行吗?”凤霓裳心里乱糟糟的,即有
点渴望,也有点害怕。

    “不,今天就是我们的良辰吉日,我是不会放弃的!”

    叶清尘大力捏揉着母亲的酥乳,邪笑道:“母亲,您不也是默认了吗?不然
您完全可以命令春梅她们制止儿子。毕竟,您才是她们的主人!”

    “罢了!”

    被儿子说中心思,凤霓裳也不想掩饰了。母子交媾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既然无法拒绝,那就享受吧!

    “不知你的技术,有没有你老爸那么棒呢!”凤霓裳轻笑一声,收缩了一下
菊洞,感觉儿子的本钱不小,火热坚硬的金茎插在直肠,带来久违的酥软感。

    “恩恩!好硬,小尘……你今天没有在那两个性奴身上发射吗?”

    凤霓裳感觉菊洞有点发痛,也许是许久没有被开垦了!让她有点不适。

    “母亲昨天不是告诫过我,要自制吗!儿子只在含丹嘴里发射了一次,您现
在享受的可是童子鸡哦!”叶清尘得意的笑道。

    母亲的菊洞似乎也经过了改造,非常紧致润滑,温润滑嫩的直肠把金茎紧紧
握住,不断收缩,蠕动的肠肉带来强烈的快感,几乎让叶清尘射了出来。

    “那母亲等会给你包个红包!”

    凤霓裳开了个玩笑,随即,控制菊洞收缩起来,挤压起儿子的金茎,让那根
火热越发坚硬。

    “啊……好爽!”

    叶清尘大声的叫了起来,不断赞叹:“母亲,您的菊洞真是太美了,夹得儿
子爽极了!”

    叶清尘狂猛的抽插起来,手心大力的捏揉着母亲的美乳,让凤霓裳依依呀呀
的呻吟起来。

    “呜呜!”

    菊洞,牝穴,乳房的三重刺激,让凤霓裳很快就达到了情欲的高点,随着一
声长长的哀鸣,叶清尘感觉老妈菊洞猛烈的收缩起来,将金茎咬得发痛。

    “啊!”

    叶清尘也忍不住了,也不想忍,他快速抽插了几下,将金茎抵进直肠深处,
猛烈的射了出来。

    火热的精华击打在凤霓裳敏感的肠壁,又激发了一阵痉挛。

    “呜呜,好热,好舒服!”

    凤霓裳感觉全身传来极度放松的感觉,灵魂似乎得到了净化,心中充满了平
安喜乐……

    不可避免的,高潮时,凤霓裳也失禁了。膀胱的尿液汹涌喷出,射进了柳青
青的喉洞。

    呼呼,叶清尘喘着气,拔出了金茎。空气中发出“噗”的一声,似乎在表达
着不舍。

    叶清尘的金茎上沾满了白浊的精液,春梅急忙跪下,准备清理少爷的金茎。

    不料,被少爷推开。叶清尘来到母亲头前,将金茎抵在凤霓裳的小嘴,命令
道:“母亲,儿子的金茎还是您来清理吧!”

    娇媚的扫了叶清尘一眼,凤霓裳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叶问天也是这么霸道,自己虽然是他的妻子,在床上其实和性奴差不多。

    儿子的语气好像过世的丈夫,让自己心里发颤,忍不住想要服从。

    “别……尘儿,我是你的母亲”,凤霓裳软弱的反抗了一下。

    “嗯,不舔精就接尿,您自己选吧!”叶清尘脸上一变,冷冷道。

    他发现母亲似乎隐藏着受虐因子,她的反对似乎都是欢迎。

    凤霓裳含娇带媚的横了儿子一眼,说不出的风流妩媚。

    她装作无奈的样子,含住儿子的金茎,熟练的清洁起来。灵巧的玉舌拂过金
茎,带来舒缓的快感。

    凤霓裳仔细寻找着儿子的喜好,探索着金茎的敏感点。很快,叶清尘的金茎
就再次勃起了。

    他调笑着问道:“母亲,您昨天告诫儿子,要自制。那现在儿子是射,还是
不射呢?”

    “尘儿,你怎么变得如此无聊了!”凤霓裳佯装生气,吐出了金茎,道:
“解开磁力圈吧!”

    “好吧!母亲的意愿就是儿子的动力!”叶清尘拿出一根禁尿管,笑嘻嘻的
道:“儿子见母亲高潮时总是失禁,特意准备了一支禁尿管,送给母亲。”

    “怎么!你想控制母亲”,凤霓裳似笑非笑的望着儿子。

    “算是吧!母亲不喜欢吗?”叶清尘大胆反问道。

    平时他就发觉母亲似乎有受虐因子,今天竟然上了母亲,不趁现在拿住母亲,
以后就难了。

    凤霓裳淡笑着,心中紧张的思考起来。

    她知道,只要今天退了一步,答应了这个要求,装上禁尿管。以后就会有更
多的调教道具装在自己身上,到时,自己的喜怒哀乐都要受儿子控制了。

    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要不要让步呢?

    看着儿子剑眉星目,顾盼神飞,酷似亡夫的面容,凤霓裳心中一软。罢了,
就把自己交给儿子吧!想必他也不会辜负自己的。

    叶清尘紧张的看着母亲,成败在此一举了。

    直到凤霓裳微微一笑,仿佛百花盛开,万紫千红。叶清尘心中才安定下来。

    “小尘,就如您所愿吧!希望您不要欺负裳儿!”凤霓裳也改变了称呼,声
音中充满了妩媚。

    “呵呵,多谢母亲,儿子定不会辜负母亲的!”叶清尘大喜过望,畅声笑了
起来。
    注:写的有点快,不够精细,大家凑合着看吧!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官网APP下载-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88app.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