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家人—恋母情人(4)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恋母情人(4)

  「刚才很爽吧?在地铁上的时候。」这不是责骂,而是沉住气色但撕破脸皮的质问。
才刚关上大门,好好端放手上的一切,包括那个装载着我失而复得的内衣的塑胶袋后,我
尝试屏息静气的沉着下来。我没有正眼看着那个人,因为……到了如斯田地,我已经不懂
得该如何面对这个人。很害怕一旦正眼对望,我就会一不小心便疯掉一样。

  「不是的……我、我只是想退回去,但后边那个人不断推撞我,才会……」

  「你是否有病?」没理会解释,我沉着质问道。

  「呃……这、这……妈呀,我只是……」

  「我在问你是否有病?」我不想听什么鬼扯砌词狡辩。

  「这……」

  不愿正视,但还是瞪着那个人的脚,但看他向前走了一步,我立刻崩溃的向着地板咆
哮问道「我在问你是否有病!你答我!答我呀!我想知道!我好想知道呀……呼——呜!
我好想知道我应该带你去警局,还是去医院才对!你答我呀!呜——你告诉我呀!」说着
说着,不知怎的就看着这个人的脸口。从小到大,我都知道那是他要哭了的样子。他要哭
了,脸容就会僵在眉宇紧皱,嘴巴半张的一瞬间。这些,我都知道。

  「我,呜……我只是……」啜泣间,眼泪已经潸然落下「呜……我只是很喜欢妳。」

  什么鬼?

  「……很喜欢很喜欢妈妈妳。」说着,他向我迈出了一步。

  但就是这一步,剎那间触动了我的神经!触动了我这些天来不断筑起的高矗围墙,触
动了我最后最后的防御机制。身体的动作远比大脑的判断快,就像是面临生死关头一样,
手拿到了什么就丢出什么,手袋、杂誌、水果、纸巾、电话……这些全都丢到他的身上。
就算把他的额角砸到崩血了,但这些都没能阻止得到什么,仍然没能阻止这个人向我走来。

  「啊!」

  这什么鬼力量?当我的手被抓住的一瞬间,心头一白,整个人已被甩到沙发上去了。
而且他压下来的一刻,我的身体都被他强横霸道的力量制约住了,动也动不了。这到底是
什么一回事?还记得前不久,小轩不还是一个连五公斤的米袋也扛不了的小孩子,怎么现
在手臂上的肌肉都蹦出来了?这其中发生过了什么事?我不是天天都待在身边看着他成长
的吗?

  「我好喜欢妈妈……最喜欢的了。」声泪俱下来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我咬牙切齿忿然回道,然后像着了魔似的跟他喃道「不!不、不、不……不
!这是病!你这是病!儿子你这是病知道吗?知道吗?你这是病!我我我带你去医院,好
吗?妈妈带你去医院好吗?好吗?儿子你不用怕的,病而已,好吗?」

  「不!」咆哮般的喊了「我很清楚这不是病!」话语刚落,他的嘴脸往我脸上沉下来。

  他疯了吗?

  强烈噁心倒胃的感觉,就在嘴唇碰触的一瞬间悠然而生!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的
手挣脱了,我的手更自然而然的挥出去了。然后响亮的一下『啪——』声,给他呼了响亮
的耳光!这声过后,空气彷彿凝结了。但当我满以为这是最后通牒了,以为这巴掌能够唤
醒他的良知,以为这巴掌过后一切都会回复正常的时候,这之后发生的事告诉我,还没完
——小轩就像一头被惹怒了的禽兽似的,我的反抗之于他的野蛮有如以卵击石。外套被他
狠狠扯开了,一股脑埋首在我的胸间,不管我怎么打他骂他,他仍然死死的贴在我的胸部
上磨蹭。那种突兀得起鸡皮疙瘩的噁心感觉,瞬即漫延全身,就像被……对了,就像被人
强姦似的!

  『嘶嘶嘶——』凉了一截的感觉,就在丝袜被撕破的一剎那,身心里外都凉了一截!

  他要做啥?小轩他还想要对我做啥?他的手藏在那下头在弄什么?想看,但我不敢再
多看!不要告诉我,他正在脱掉自己的裤子?这不行!这个真的不行!

  「你……你你你疯了吗?神经病!你……」不管我如何挣扎如何反抗,不管双脚如何
乱舞乱踢,最终还是被压倒性的强横力量压了下来,然后……

  那是什么?很痛!

  小轩他……塞了什么进来?很痛!

  我的儿子塞了什么东西进来我的身体里?为何我的身心都像被刀剐似的痛!

  这是强姦吗?

  我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强姦了吗?

  思绪凌乱得很,谁可以现在就告诉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我眼前的,是我的亲生
儿子?还是一头丧尽天良的禽兽?他知道我是他的亲生母亲吗?他知道他正在对他的母亲
干着何种天理不容无可饶恕的恶行吗?他知道他的每一下抽动,在在往我的身体和心灵捅
下一个个伤口吗?

  然而这一切,却在一股滚烫滚烫的突兀触感里戛然而止……听着他喘急的呼气声,突
然绷紧的身体,我知道这一切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哀莫大于心死。

  「……满意了吧?」沉沉吟吟的一声,呜咽的道「滚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小轩撑在我的上头没有说话,额头一角还在滴血。他眼睁睁的看着我,泪水就是不住
的涌上来,鲜血更在伤口潺潺流出,混和了,凝聚了,不能承受的重让它滴下来了。就这
一下,让我嚐到小轩血与泪的味道,那鹹鹹的苦苦的腥臊的难以下嚥。耷拉着头的他,正
在呜咽抽泣,正在浑身颤抖,正在呼着大气,好像整个人转瞬之间就会彻底崩溃瓦解难以
为人的样子。然而,在这个濒临崩溃的边缘上,小轩竟是默不作声的把我压着……再次抽
动他的下身。

  呜嗯——他做什么?还想要做什么?不是已经完了的吗?

  「停!停,小轩……你发什么神经了?够了!不要再来了!」我严厉的喝令道!

  挣扎喝骂还没成事,我就在他的沉重呼吸声中被死死抱住了,而且他的动作变得更快
更狠了……但更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明明刚才还感觉到痛,切身的痛!明明刚才还有一种
被外物硬塞进来的感觉,怎么到了现在,却渐渐渐渐的变了个样了?

  「嗄嗄——嗄,嗄——嗄,嗄嗄——」小轩的呼吸就跟他的抽动一样,越快越狠,越
沉越深。

  「小轩,你……呜嗯!」不行!不行张开嘴巴,只能咬紧牙关承受这一切。

  被他死死抱住的我,没法逃避开去,就只能不断承受从小轩身下传来一次又一次既快
且狠的撞击。那个激烈摩擦而起的热度,跟刚才完全不是一回事……过没多久,整个思绪
已渐渐被撞击得七零八落。而且不敢张口,不敢说、不敢骂、不敢喘气,深怕自己稍不注
意张开嘴巴,便会忍耐不住发出令自己更见羞恼更形惭愧的声音。

  「嗄嗄嗄嗄嗄——呜,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呼吸变调之际,小轩不再
死死把我抱住,而是好像寻找更好的落点一样,直至抱住了我的肩膀。这一下子,他的抽
动更如脱疆野马般的猖狂,每一下抽送,都把我的身心撞得失魂落魄。他更伏到我的肩上
,湍急的呼气声萦迴耳际,就像在挑衅我的理智般「嗄嗄嗄——嗯啊,嗄嗄嗄——嗄嗄嗄
,嗄,嗯——」

  不行!我得反抗!但……只要稍一分神,稍一鬆懈,身体就会跟自己背道而驰的放肆
疾走。

  我痛恨死小轩!明明刚才都只是一瞬间就已经完事的,怎么现在……不!我更痛恨自
己!明明刚才还在身心俱一的坚韧顽固,明明都有拼死守节的情操,但这一切竟在这刻消
散无蹤!而且从阴道里传来的那种令人羞恼难堪的快感,不正正告诉我,被自己的亲生儿
子强姦了,但我的身体还在那边擅自感到欢欣愉悦吗?阴道里那些不知来由的润滑液,正
在不问情由的在那里头竭力配合,迎合小轩那根挺拔坚硬的阳具,任由它毫无阻碍从头到
尾的捅了一遍又一遍。

  小轩的动作太疯狂了。

  不行!我是母亲,我是……不能有、有这种……

  但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为何小轩好像根本没有要停下一会,休息一下,减缓一点的
打算……每一次干进来都是超快超狠超深入的。面对他这种简单直接而粗暴的猛烈攻势,
我想反抗,但已经抵抗不了,身心理智都完全土崩瓦解体无完肤。现在的我,只是祈求可
以中途暂停歇一歇息而已,毕竟一直强忍着不发出半点声音是极其痛苦的事,尤其是这种
快被干翻了快要爽死了的节骨眼上。

  快、快……不行了。

  不只思绪变得七零八落,就是理智也快要蕩然无存,我的世界即将失控崩溃了。

  「呜,轩……小轩,嗯啊~嗄嗄嗄~」糟糕了,真的叫出来了。

  这个声音真的让我羞得想死,但我根本收止不了。

  「啊~不,嗯……小轩,嗯啊啊,嗄嗄,停……停一下,嗯啊~」就像扭开了的水龙
头般,只要一说话,羞叫声就会不断漏出来。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那是没有听见?还是听见了
所以才加速的意思?

  「嗯啊~嗯啊啊~不,不行了~」就在意识快要烟消云散的一刻,我只想说,小轩真
的很利害……被他如此狠狠干着,身体里就只有源源不绝的超载快感。而那个最不期望最
不待见的时刻,就在我眼前一黑,脑海一白的瞬间骤然来临,整个身体有如触电一样,既
不受控制又痛快淋漓,身心都在这一波汹涌澎湃的高潮袭击下不断痉挛抽搐。

  —— 分隔线 ——

  「呜嗯~嗯嗯嗯~」

  当我意识渐渐回复过来了后,第一件发现的事,是小轩还没完事,然后发现自己的身
体变得更敏感了,最后是……我几近无意识的跟他亲热着,两根湿润舌头互相纠缠,好不
难受。但随着小轩的阳具还在不断抽插下,渐渐的,那种一直想要遮掩隐藏的浪叫声又再
迷迷漫漫的从我嘴巴里发出来。

  「嗯啊~啊啊啊,啊~嗄嗄~嗯啊~」叫吧!都叫吧~已经无所谓了。

  虽然整个人被干得不断晃动,而且意识迷糊得很,但我知道小轩没再哭了,只是眼睛
有点红红的。这一下对望,我们都没说话。当下,我眼中看见了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年,一
个还没入世染污的青涩少年,正在狠下毒手强姦自己亲生母亲。但我到底不知道他眼中看
见的我,又是怎样的一个人?还是母亲吗……只知道这一下对望后,他的视线迅速游离了
,然后刚才把我干得高潮迭起的那劲头又来了。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沉下了脸,呼吸越见沉重。呼吸越重
,抽动越见猛烈。

  才刚来了一次高潮的我,身体敏感了,也更受不了这种接连不断的猛烈抽插……但我
不想再装了,反正装了也百无一用。面对小轩如此凌驾于我的专横力量和体力,我的反抗
竟是如此渺小无力。而且阴道里头那个炽热快感,早已压断了我最后的理智线。到了这一
刻,我只希望小轩能够快点完事……哪管他的精液要射在我身体上的哪里都行。

  因为我知道……

  我知道自己已被彻底征服了。

  「呜嗯,嗯嗯嗯嗯~小、小轩……慢一点,呜嗯~」猛烈的抽插下,身体很快回到了
那个状态上了。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根本没听,而且反其道而行呢。

  「嗯嗯嗯~嗯啊~妈,嗯嗯~我、我快不行……不、不行了,呜呜呜呜呜~」这种无
休止般的触电快感,让我的意识再次迷糊起来,身体只管依着本能来动。大腿夹紧了小轩
,两手摸上了他的臂膀,在抓、在捏、在揪,还想把小轩拉到自己的胸怀里紧紧抱住。而
这一切不由自主的肆意举动,全因阴道里头小轩的那根阳具使然。甚至乎,这一阵子的时
间里,我差一点就有一个想要爱死它的想法掠过……我多久没再嚐过如此令人神魂颠倒的
高潮滋味了?而且是一次性事里头,接踵而来的高潮。

  「呜嗯~呜呜呜~」我的天啊!这感觉爽得要死了!

  绝顶的愉悦高潮再次来临的一剎那,强烈的痉挛从阴道里开始,迅速漫延全身,让我
像只离水的虾子般不断蹦跳。整个小腹、臀部、大腿,甚至阴道也在不断的收缩压迫,好
像在死死捏住小轩和他的那根阳具一样。而在这个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节骨眼上,小轩的
阳具又再一次急速膨胀,然后那泡滚烫的精液就在我的阴道里头喷发出来。

  —— 分隔线 ——

  「把纸巾……拿来给我。」

  「……嗯。」

  应话后,小轩光着屁股匍匐爬去,把被我丢到老远的纸巾捡回来给我。坐了起来,身
体里那个令人不寒而慄的冰冷感正在迅速扩散。那一泡原来还温热的精液已经冷掉,而且
随着坐姿,缓缓的从阴道里流出来,令我浑身都起了一阵强烈的鸡皮疙瘩。那个量真的很
多,只是坐了一会,乳白色的精液已经沾满了我的阴部和大腿周围,就像要把我淹没一样。

  捎来一张纸巾,没用,一下子就破了。再捎来一张,已经黏住了。再一张,再一张,
再一张……这些精液就像抹不完一样。这个事情让我感到很气馁,但我到底不知道自己在
生什么闷气。而更让我沮丧的是,当擦到自己的阴道口时,那个余韵带来的一颤一跳,好
像在嘲笑我的软弱无力一样。

  『嘟嘟嘟——』电话的讯息提示声不知在哪个角落传出来。

  小轩瞥我一眼,然后为我迅速找到了电话。看他刷了屏幕几下之后,脸色却突然僵固
起来了。

  「……爸爸正在回来。」

  这个消息我不惊讶,也不该感到诧异。因为我好歹知道,这个事情终究有一个落幕终
局。而且从离开小轩的学校那刻开始,脑海里已在不停预演这一幕的来临,想着要怎样让
老公看见我们家儿子隐藏于黑暗中的丑陋真面目,但这些都是我在脑海里的画面而已——
现实中的我,手在发抖,不管抹破多少张纸巾,仍想不断抹掉身下的精液和沙发上的残迹
。然后不作多想,把这一大堆髒髒的碎碎的纸巾都塞到手袋里头。末了,更把自己狼藉的
衣身稍作整理,拉上敞开的衣领,把裙子理顺好,让腿上被撕得疮痍满目的丝袜隐藏其下。

  惊惶与恐惧的缠绕,目空了眼前的一切,脑海有道声音跟我悄悄说:只要装作平常一
样,这件事情……一定能够掩盖下去。

  「……把衣服穿好。」我到底在说什么?

  「嗯?」小轩乾瞪着我呆了一会。

  「快点把衣服穿好回来!」惊惶之中我只能喝令道。

  「知道。」这下子他才唯唯诺诺的依我说话去做。

  咔嚓——

  听见开门声的当下,我想起了自己的头髮大概有点凌乱……但想要整理的时候,才发
现手已经抖得像个柏金逊症病患一样。

  「我回来……呃,发生什么事?你们母子俩……」听得出来,老公的声音一下子变得
慎重了。我没应话,小轩也没答腔。为此,老公好像更显谨慎的踱了一小步,故作轻鬆的
问道「对了,我看见学校打了几通电话的讯息,呃,刚才有打回去询问了,但他们说妳下
午已经把小轩领走了呢,要我回来自己了解情况……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很严重吗?」

  说到这个事情上,本来想像了预演了成千上万遍的说辞,竟在此刻感到难以启齿,不
知道该如何把事情从头说起一一道来——拜託,不要再问!拜託不要回答!不管发生什么
事,只要好好藏在心底里,那末,根本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

  「咦,有血的……」老公突如其来的小声惊喊了后,压下腔调,跟小轩问道「你这小
子……该不会是在学校跟人干架吧?老实告诉我,你没有打输吧?但你妈该不会是因为这
……」眼角一瞥,老公正蹲在小轩的面前,压着声量焦急万分的询问事情始末。

  求求你不要回答——老公的出现已够让我不安,他的追问更让我感到惶恐……如此种
种,都让我只想立刻逃离此地,哪管是一时三刻也好。

  「我去洗澡。」

  听见我的声音后,老公好像突然豁然开朗起来,猛的附和道「好!好好好,妳先去洗
澡吧!洗一个热水澡后人会舒服一点的!至于这里……呃,暂时由我接手,比赛先换成男
子单打就行了!妳洗好了后出来,我们再换成男女混合双打吧!我会把这小子海扁一顿…
…这臭小子可是湿水棉花,不打不鬆化的呢,哈哈。」

  —— 分隔线 ——

  淋着滚烫的热水,人才稍微镇静下来……但冷静了,才发现那个无力感很重,重得让
我喘不过气。内心的恐惧莫名奇妙得很,但那种进退失据的挣扎,让我的心痛得要死。一
方面,既想要把一切真相都抖出来,然后听候老公发落。另一方面,却深怕洗好了澡出来
后,看见的是被彻彻底底刨见真相后的可怕场面,天翻地覆,家破人亡。

  现实里,洗好出来后看见他们父子俩仍然安好,我便知道谁都没有把那个残酷真相刨
挖出来。老公说打?当然没有打,他捨不得。但当看见小轩的额头上贴了药水胶布,虽有
莫名冲动,但又隐约感到庆幸而把忿恨和血吞下去。虽然听见老公在呼喊我,但我仍是选
择无视,逕直急步回去房间里关上了门躲起来……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拙劣伪装撑不了多久。

  瑟缩在黑暗中,打量着镜中的自己,我很想努力说服自己,这不是什么世界末日来临
,但却说服不了冷静下来后的心情……现在的处境是比死更难承受。

  被亲生儿子强姦了,还不够糟吗?

  被强姦了竟然还被干到来了高潮,而且两次。

  更被内射了,也是两次。

  而且,没有勇气把一切抖出来,因为我害怕失去一切。

  谁可以告诉我,这个母亲还能怎样当下去?最私密的地方被儿子干了,最羞耻的一面
也全被看见了,就连那种自己听见也会觉得丢脸的叫声,都在最后关头守不下去崩溃了。
母亲形象已经蕩然无存了吧,都完了吧。所以,我的人生也完了吧?

  「我把自己关起来只留下一个阳台~」

  什么鬼?

  「每当天黑推开窗我对着夜幕发呆~」

  老公?他什么时候……不,他在唱什么鬼?

  「看着往事~一幕一幕~」老公一边七情上面的唱,一边走来我边「再次演出你我的
爱~」

  「什么事?」对于老公的亲近,我无法自已的避开了。我不怕自己感到崩溃,怕只怕
这一下身体碰触,会让自己藏在心里的想法都被对方一一看穿知晓。这是自小就有的莫名
恐惧,每当自己隐藏了什么秘密,这种恐惧就会逼使我跟每一个人保持距离。哪管长大了
后,明知道这是超脱现实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身心仍是依循着这个规律来走。

  我的迴避老公只是耸一耸肩,乾笑道「我叫了外送,待会出来一起吃吧。」

  「……我不饿。」

  「妳不吃,小轩也不吃,唉呀……你们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呢。」

  「不!这……」话到嘴边,只能回吞下去。的确,小轩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子,
但现在这个儿子的存在让我难受得想要立刻死去。

  「老婆~拜託了,不要为这些事情钻牛角尖了好吗?就学校这点小事吧了,年青人总
会有些不干一场架解决不了的事情呢。放开怀一点,不想发生都发生了。想得太偏,我怕
妳一时间想不开便从这里跳下去呢。」说着说着,老公的手突如其来的拉着我手……身体
接触的一瞬间,那种莫名奇妙的恐惧感迅速侵袭,让我几近惶恐的缩开了手。但更让我害
怕的是,竟被他三言两语说中了。刚才独处的某个分秒时间里,我真的有掠过一个想法,
想从这个阳台跳下去一了百了。

  「……嗯,让我静一静好吗。」虽然老公不懂,但我至少为没被揭破而感到心安。

  「嗯。」老公默默的回应一声,半晌,他才缓缓叹道「老婆,妳要是想找人倾诉的,
可以找我……要是真的想找人出气,要揍要打要海扁一顿的,也可以找我。虽然我觉得目
前最好的人选是小轩呢,对吗?总言之一句到尾,妳不要自己一个人承担……我们是两夫
妻,不是吗?我都听妳的,不是吗?」听着有点窝心,虽然听见小轩的名字时,有种啼笑
皆非的难受。

  「……嗯嗯。」说到这个份上,再不愿接受也得先妥协了。

  「妳嗯嗯嗯嗯的,我当作是应承了喔。」老公啥都在行,但最出色的还是死磨硬泡的
功夫。

  「嗯!」

  「应承了那好,现在先亲一个。」话语刚落,他突然把我甩到他的怀里,抱着我头就
亲了下来,直把我吓得全身绷紧。还好的是,我的恐惧仍然是莫名奇妙超脱现实的恐惧。
我的抗拒,庆幸也还是他掌握中见惯见熟了的情调戏码。要不然,我真怕自己会有惊惶失
措之举,慌不择路把一切事情都抖出来。

  (本故事为原创作品,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