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準则 第一卷 第五十二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春满四合院
未经授权请勿转帖,如果有喜欢,还望多多推荐

抓到洩文者其中一位,所以不再为繁体字校稿及分段排版
从简体转档会很多出入,阅读过程会出现不顺或多余的字,乃为暗码,专抓洩文用的,此次抓到的就是给繁体的书友。

所以,想重新排版、校稿的朋友,我不反对。

第一卷 第五十二章

对于一个淫妻癖,我甚至觉得远远的看着永远比亲自参与来的快感更加刺激。
因为远远的观看,更能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更加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老婆在如何被另一个男人玩弄,看到自己的老婆又是如何在别的男人玩弄下,比面对时自己更放开的一面。
现在的婉柔因为自己的职业,性格种种原因,虽然面对着郭晓得到了更加强烈的享受,但也能明显看得出她还在压抑着自己,还在试图如同在工作和平常生活中一样,将一切主动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我感觉,距离婉柔面对郭晓彻底放开那一天不远了,只见视频中在婉柔达到高潮之后,郭晓便缓缓的放开了她,然后嘿嘿笑道:“嫂子,十分钟没到,任务完成,我也该回屋了。”
说着,竟是真的就这样洒脱的摆摆手,转身走去。
“站住。”然而,没想是婉柔主动含住了他,在郭晓错愕的眼神中,婉柔的表情也很是複杂,接着一咬红唇,带着脸上还未彻底消退的红晕赫然是再次走到了郭晓跟前,直勾勾的看着郭晓一会,接着呼吸一促,竟是再一次伸手握住了郭晓的阴茎,缓慢的撸动起来:“男人,真是搞不懂,难受吗?”
婉柔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郭晓顿时浑身一个激灵,也让本以为一切都已结束的我再次狠狠呼出了一口炙热的气息。
明显看得出婉柔在做着这样举动的时候,连长长的睫毛都在颤抖,脸上更带着一丝羞耻和挣扎,但隐隐又似乎有着一丝迷离,不等有些火热中有些傻眼的郭晓回话便再次轻咬了红唇一下道:“别想太多,我不习惯让人因为我难受着。”
说着,她赫然是再次加快了撸动着手中郭晓阴茎的速度,不过脸颊更红间,却是又将脸侧着扭过去了少许。
一时间,整个卫生间中只剩下郭晓粗重的喘息在回蕩,但落在我眼里,却又是那么的刺激。
突然,郭晓开口了:“嫂子,既然你嫂子愿意帮我,那就蹲下来帮我撸行吗?”
婉柔胸口顿时剧烈起伏了一下,扭回起自己的脸颊间却发现更加红晕,直勾勾的盯了郭晓一会,郭晓死皮赖脸的不未所动,反倒是婉柔呼吸变得更加急促,微微一抹迷离之色再次涌现。
她当即咬了一下红唇,赫然是真的就在郭晓面前缓缓顿了下来。一刹那,郭晓那粗壮狰狞的阴茎正好直直对着她的脸颊,让婉柔脸颊一烫间,慌忙扭过了脸,却又感迎面弥漫的全是那浓浓的异样雄性气息,只感心扉间接连激蕩,连忙又道:“这样就行了吧,郭晓子你别得寸进尺。”
说话间,她依然撸动着郭晓的阴茎,却顿感掌心间缠绕了一片滑腻,却又听郭晓贼心不死的继续火热道:“嫂子,你扭过脸看着撸,这样我估计很难射出来。”
“郭晓子,你。”婉柔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的说着,但那下蹲着的赤裸娇躯微微一颤间,却又是在挣扎中,强忍着羞耻,一点点将头扭了过来。
一刹那,在她眼前呈现的就像是一个放大了数倍的狰狞龟头,婉柔野兽在自己眼前咆哮一般,手中握着的巨物,随着自己的撸动,上面一根青筋暴起的越来越清晰,落入眼中也越来越狰狞。
“就是这样一根东西,之前进入到了自己体内吗?”羞怒中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郭晓这根巨物,却让婉柔的心神一瞬间有些恍惚,掌心缠绕着越来越多滑腻的同时,更是感到有些口乾舌燥一般。
我在视频中只看到郭晓那粗壮的阴茎几乎要触碰到婉柔的脸颊,而婉柔就那样恍惚而又迷离的盯着,只感觉她脸颊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
郭晓比我看的更清楚,除了那肉眼可见的脸部表情变化外,他更是看到婉柔那蹲着的双腿间,不由自主的便往中间稍微併拢了一点。
这顿时刺激的他更加的激动,接着腰部的耸动,甚至开始一次次微不可察的想要往婉柔脸颊上贴近,不过却当即被婉柔察觉到了,用手握着她的阴茎更紧,不让她往前,但在急促的呼吸中,却是不由问道:“郭晓子,你快好了吗?”
“嫂子,用,用嘴帮帮我行吗?”郭晓喘着气火热的问道,而这个问题也一下子让视频外的我彻底火热起来:“难道今晚要目睹到婉柔第一次给别的男人口交,不,舔鸡巴。”
却见婉柔娇躯猛地一颤,在一个不妨之下,被郭晓直接耸动着腰部用那硕大狰狞的龟头捣弄在了她的脸颊上。
“郭晓子,你。”婉柔羞怒间脸颊更红,想要阻止,没想郭晓也来了劲,死死挺着腰部,也不知是身体无力了还是什么,陡感呼吸更加急促,几次挣扎间,有些羞怒和迷离的抬头看着郭晓,却又任凭郭晓那硕大的龟头不断淫蕩的滑动在自己脸颊,从郭晓龟头处分泌出的液体顿时也在她脸颊上牵扯出一道道淫霏的丝线。
“嫂子,就这样,这样我出来的快。”郭晓火热的说着,身体随之也不知是真是假的抖动起来。
觉此,婉柔的抗拒顿时显得更加无力,急促喘息着,猛然间身体一晃,就像是彻底无力了一样,差点坚持不住,看那白嫩胸口的剧烈起伏,脸上迷离的神情也是越来越浓厚。
猛然间,又看她身体又是一颤,突然一咬红唇,猛地吸了一口后,也不知想通了什么,接下来赫然是甚至主动用脸颊磨蹭起了郭晓的阴茎,引得郭晓一阵激动的颤抖后,便抬起那红晕的脸庞看着郭晓道:“郭晓子,很想让我用嘴帮你?”
“嫂子,我想,必须想。”郭晓立刻点头,激动中慌忙说道。
婉柔眨了眨眼睛,神情间猛然一股浓浓的羞耻表情涌过,却又是咬着红唇,一边用手握着郭晓的阴茎,一边用自己的脸颊摩擦着,紧接着赫然是扶着那阴茎微微的在自己红唇之间快速的扫动过了一下。
虽然仅仅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婉柔却一下子就感自己真的如同一个蕩妇一样,这样勾引着自己老公的发小,却又感到随着这样的动作作出,心扉间又是猛地一股燥热涌来,让她羞耻中又有些心神迷离,当即再次紧咬了一下红唇,盯着郭晓道:“郭晓子,我的嘴你方圆哥也很少用,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今朝醉的事情吗?”
“记得,记得。”郭晓简直傻了一般,连连点着头,只感眼前的婉柔如此的高贵,但此刻又对自己做着如此淫蕩的动作,尤其是挣扎中带着一丝若隐若现挣扎的表情,更让他心头一阵火热,那狰狞的阴茎当即就在婉柔眼前,随着一抖,赫然是肉眼可见的再次涨大了一圈一样。
婉柔见此,心中更加羞耻,但心头的那抹迷离反而也在同时越发浓厚,微微用余光看着贴在自己脸颊上的龟头,心扉间也是无法抑制的越来越燥热,只是尽力屏住自己的呼吸道:“只要你帮我办好了今朝醉的事情,我,不,你嫂子我答应用嘴帮你一次。”
一句话说完,婉柔剧烈喘息着就像是耗尽了浑身所有力气一样,我在视频一头喘着粗气不由疯狂的撸动起了自己的阴茎,而郭晓也是浑身一抖欣喜道:“真的,嫂子?”
婉柔明明羞耻极了,但却又感双腿间的蜜穴无法控制再次酥痒起来,心中有些“惊恐”间,她不得不急切的想要让郭晓赶紧射出来,半急切半迷离中,不由微微颤抖道:“嫂子说话算话。”
说着,她赫然是扶动着郭晓的阴茎再次在自己红唇间更久的滑动了一下,然后带着一丝无法控制的迷离魅惑道:“只要你帮了嫂子,我,嫂子这里就是你的。”
“嫂子,嫂子。”郭晓一刹那就像是彻底疯狂了一般,一声声火热的呼唤中,顿时大胆的耸动着腰部将自己的龟头一次次大力的捣弄在婉柔的脸颊。
“傅婉柔,你个骚货。”被郭晓这样肆意对待着,婉柔却感到那狰狞的阴茎滑动在自己脸上,就像是捣弄在了自己身体里一样,让她意识越发的迷离,心中暗骂自己一声后,却是在“惶恐”中有些更加的急迫:“郭晓子,你,你快了吗?”
“嫂子,我快了,你再刺激刺激我。”郭晓脸色一片涨红,那火热的视线几乎就要化作了实质一样,死死的盯着此刻身下的嫂子淫蕩的握住自己阴茎的情景。
“你……”婉柔又羞又怒,但猛然又是一股火热只窜心头间,让她整个神情在迷离间猛地一软间,不由羞耻中又颤抖开口道:“郭晓子,你,你看着我……”
“嫂子。”郭晓一直在看着我,但此刻却听婉柔又咬着红唇道:“郭晓子,告诉我,我是谁。”
一句话,率先让视频外的我猛然一抖,豁然起身,一边死死盯着视频中的一切,一边疯狂撸动起了自己的阴茎。
而郭晓也显然瞬间意识到了婉柔準备怎么刺激他,但却又耍了一个小聪明,激动而又颤抖道:“嫂子,我,我不知道怎么说。”
“你……”婉柔气急了,但心中的燥热就像是沸腾了一般,一刻也不停留的越燃越烈,原本就湿润着的蜜穴也是飞快蠕动着,一阵阵酥麻快感涌动而来,让她急促喘息着几乎有些窒息一般,虽然羞怒,却又无法控制的更加迷离的开口说道:“我,我是你方圆哥的老婆……我……我是你的嫂子……”
“郭晓子,看着我。”婉柔一句句忍着羞耻说出,却又感觉喉咙间也着了火一般,张嘴就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唾液,一边飞快撸动着郭晓的阴茎,一边更加主动的用滚烫而又红晕的脸颊摩擦着郭晓的龟头然后道:“徐方圆的老婆……你……你的嫂子这样对你,你兴奋吗?”
“早,早知道就让这根东西进来了。”一边说着诱惑着郭晓的话,婉柔一边心中不由又涌动出这样一个让她几乎有些无法直视的羞耻念头,同时又感受着郭晓更加强烈的反应,她不由继续抬眼看着郭晓颤抖道:“郭晓子,你方圆哥就在隔壁睡着,他老婆对……对你做着这样的事情……你……你兴奋吗?”
婉柔的话刺激着视频外的我,刺激着眼前的郭晓,其实又何尝不是在刺激着她自己?
郭晓后来告诉我,他那时甚至都看到了,婉柔大腿根部一缕缓缓滑动的清亮液体,当即身体剧烈一抖,喘着气道:“嫂子,我兴奋。”
“嫂子的这……这……里,以……以后也是你的。”婉柔一边说着,一边再次将郭晓硕大的龟头移动到了自己红唇间,这一次停留的更久,甚至伴着她急促的呼吸,她都微微张开了红唇,在郭晓那不断分泌出兴奋液体的龟头处蜻蜓点水一般微微含弄了一下。
一瞬间,身体如遭电击,她的呼吸陡然变得剧烈,颤抖中连忙移开了郭晓的龟头,心神恍惚迷离间,甚至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举动到底是为了诱惑郭晓更快的射出,还是在遵从着自己身体的本能。
“嫂子,嫂子。”还是郭晓陡然清晰和更加火热的呼喊让她回过神来,感受到郭晓身体剧烈的抖动,她心中先是一紧,随之却又是猛地一个激灵在她心扉间涌过,就像是无形的魔咒一般让她不由道:“郭晓子,射给嫂子吧,射给你方圆哥的老婆。”
“嫂子,我,我射给你,啊……”只听郭晓一声嘶吼,身体当即剧烈抖动起来,我顿时看到陷入深深迷离中的婉柔一时间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直至郭晓第一股有力的精液直接激射在她的脸颊之上,她才猛地一声惊呼,慌忙起身间,连忙移开了郭晓的阴茎,但咬着红唇胸口也在不断剧烈起伏间,又没有一丝停歇的更加飞快撸动着郭晓的阴茎,一边撸动那修长的双腿却又在颤抖间紧紧交织在了一起。
直到郭晓足足喷射了十几下,婉柔这才显得费尽了巨大力气一般,一边急促喘息着,一边鬆开了手中的阴茎。
“嫂子。”郭晓也是舒服的长松了一口气,嘿嘿笑着刚想说话,却见婉柔扭过红晕的脸颊,羞怒道:“郭晓子,你可以出去了。”
“嫂子,谢谢你。”郭晓却是上前直接一把搂住了婉柔,但不容婉柔有什么反应,又直接鬆开嘿嘿道:“嫂子,今朝醉的事情你有空再给我好好说说,我保证完成任务。”
说着,便直接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呼……呼……呼……”卧室中的我也剧烈喘着气,目睹着视频中的婉柔在郭晓离开卫生间后,又剧烈喘息了一阵,紧接着便缓缓面向了梳妆镜。
镜中,她的脸颊通红,其上赫然还有着一缕郭晓第一股喷射的精液在她脸颊上淫霏的滑动,只是一眼看去,顿时就让婉柔娇躯微微一颤间,呼吸更加急促,甚至都连那神情都更加的迷离。
“臭男人。”听着婉柔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个字后,顿时又见她伸出颤抖的右手,轻轻的擦拭起了自己脸颊上残留的精液。
本以为她会打开水龙头彻底清晰一番,但下一个刹那,我赫然瞪大眼睛间看到我的爱妻,我的婉柔,娇躯微微一颤间,眼神陡然更加迷离,那沾满郭晓精液的右手,竟是被她颤抖的抚摸在了自己的右侧乳房之上。
随着粘滑的精液被均匀的涂抹开来,那白嫩的乳房也被她微微有力的揉捏间挤出一片片更加白嫩的乳肉间,婉柔紧闭的红唇一张,赫然是发出了“嗯”的一声娇喘。
我目睹着,豁然只感一股热流直沖脑海,一股射意刚刚涌动,却又见视频中的婉柔似乎也因为自己这声嗯嘤所惊醒,发出一声无声的轻啐后,当即在对自己的羞怒中,连忙沖洗了一下,就走出了卫生间,吓的我也连忙忍不住了射意,关闭了手机,装着睡着了继续躺在床上。
好在在数绵羊大法中,在婉柔走进卧室之前,我勃起的阴茎也一点点疲软下去,然而就在心中刚松了口气的同时,突然又感到身上盖着的薄毯被轻轻掀开,紧接着那半硬不硬的阴茎,直接被一只柔软的小手给包裹住了。
“是婉柔,是我的爱妻。”我感受到这一切,心头瞬间再次火热起来:“骚货,明明已经被郭晓用手帮忙释放了一次,但闻到自己老公发小精液的味道就又忍不住了吗?”
心中发出兴奋的怒駡,我的阴茎当即再次勃起,而还不等反应,陡然就感到耳边传来婉柔一声嗯嘤的同时,自己的阴茎便应声被纳入到了一个更加柔软湿润的孔洞之中。
“老婆?”我心中兴奋着,表面却装着迷迷糊糊的样子睁开了双眼,黑暗中看着婉柔那主动骑坐在我身上扭动的身影,瞬间火热一片。
“徐方圆……我……嗯……嗯……”黑暗中看不清婉柔的表情,却听她发出着无比酥软和勾人的喘息:“徐方圆……我……我做了一个梦……嗯……”
“梦到了什么?”在黑暗中,婉柔同样看不见我那几乎要喷火般的双眼。
“我……我……老公……我梦到……嗯……梦到了……郭晓子……哦……嗯……嗯……嗯……”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