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沉沦记》正片第三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婷婷沉沦记》正片第三章
作者:ln6564230
第三章

枯燥的工作总是让人心情烦闷,我放下文件,捏了捏鼻樑。看了下时间,下午四点,才工作了4个多小时。
哎,果然以后还是少喝酒了,太影响工作效率了。我站起身走进卧室。看着熟睡中的女孩,我缓缓靠近,恬静的面容,缓慢的呼吸,柔顺的长髮散落在脸庞周围,因为睡姿的原因,两个乳球挤压在一起显得更大更丰满了,白色吊带的一边已经跑到了胳膊上,粉嫩的乳头就这样挺立在空气中,释放这致命诱惑。
这时我的心中突然冒出一股莫名的想法,如果我不在,阿旺猛哥他们看见这样一幅景象会怎么样,想法一出就疯狂充斥着我的脑海,我双眼圆睁,心跳快的吓人,一股挡不住的冲动驱使着我上前掀开白色的裙子,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可爱的小肚脐,一个猥琐的男人影像出现在旁边,伸出满是舌苔的舌头疯狂舔弄,一路向下,经过平躺光滑的小腹,一直到一小片柔软的漆黑芳草,虚幻的男人连舔带吸,所过之处留下了深深的唾液痕迹,柔软稀薄的阴毛前更是发出令人心颤的阴冷笑声,我知道这是旺仔那变态的声音。看着他把阴毛舔的水光灵灵黏在一起。我的下体控制不住的肿胀,我轻轻的掰开女友的双腿,希望他可以玩弄婷婷粉嫩的小穴,在男人头往小穴靠的时候,我眼睛嫖到了女友大腿内侧,穴口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又粗又长黑色毛髮粘着哪里。
(这怎么会有根阴毛,婷婷的很细,很短也很柔软,这肯定不是婷婷的)
(应该是我的掉床上女友沾到的吧)我心里想着

我眼睛一下就充满了血丝,这个发现让我更加顺利的带入了幻想,再也控制不住了,迅速脱下裤子,脱出已经涨得发紫的阴茎疯狂撸动,我的眼里只有一个又黑又猥琐的男人,把满是茂盛阴毛的下体紧紧的贴在婷婷的下体,黑色的大阴茎已然深入子宫,茂密的阴毛和巨大的阴囊把这个女友的胯下遮的严严实实。

看那在不停收缩的阴囊,紧致滑腻的阴道里蠕动的阴茎,一发一发的充满力量的像圣洁的子宫喷射邪恶的精液,不断污染着这个躯体。
腥臭的精液注满了整个子宫后缓缓退出。
“啵。。。”的一声,小穴从恐怖的圆洞逐渐缩小,还是那么的粉嫩,收缩挤出大量的黄白色液体,预示着这粉嫩的阴道已经被玷污。

始作俑者带着胜利者的气势回头看向我,阴冷不削的笑容简直就是在嘲笑我的懦弱。

【旺仔!!!!】
【那笑容绝对是旺仔】

我跪在地上用力的喘息着,浑身已经被冷汗浸透,胯下已经软的像条虫一样的肉坨表示着我就是个失败者。

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为什么希望婷婷被旺仔蹂躏。

我被我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我一定是昨天喝多了,刚刚那个绝对不是我,我要保护婷婷,我绝对不能让别人伤害到婷婷。
我瘫坐在地上,回忆起刚才的一切,不可否认,我刚刚的确有种莫名的兴奋,那股感觉是我从没有体验过的,心跳加速,快感直沖头顶,就像。。。。那个

‘啪。。。。啪。。。。。啪。。。。。。。’

敲门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急忙提起裤子,拉过被子盖住婷婷,急忙走出卧室。

‘你好’
眼前一个腰细腿长,一头棕色的微卷过肩长髮,嫣红的小嘴,白嫩的肌肤。特别是那双眼睛,似乎有种特别的媚意在追着你。

我楞了好长时间,随着神秘女人嘴角笑容越来越明显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你好,请问你找谁’

女人没理我,自顾自的走到客厅环顾了一圈,找了个凳子坐下,一双穿着黑丝的大长腿自然交叠,网格花纹的短裙随着坐下已经缩到了大腿根,一只套着红色高跟鞋的小腿朝着我一晃一晃的。

说实话,我的确是被迷住了,那女人看我愣在那。微微一笑说

【愣在干啥,有人来了也不知道倒杯水来着。】

【哦。。。哦。。。对不起,我给你倒杯水】

我自知我刚表现的很失礼。所以后面一直没敢直视过他。

女人边喝水边打量着我。

【你叫马勇是吧,深市来的,我叫徐燕,他们都叫我燕姐。】

‘燕姐???那个夜总会老大??’
‘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还在这种小夜总会做妈妈,按他的条件去哪都会是主角’

女人看着我惊讶的样子,笑了笑没说话。

最后我忍不住了。问到

【冒昧的问一句,你为什么回想着来这种地方做妈。。。额。。不是,是做事业】
尴尬啊,我这话说的一点水準都没有,我连忙口水掩饰一下我的紧张。

徐燕不慌不忙,点了根烟。

【我来这里是有我的事,而且因为些原因我暂时走不了】

看着她悠悠的抽着烟,我还是掩藏不住我的好奇心。
【徐。。。徐】

【你跟他们一样叫我燕姐吧,我比你大,虽然没大多少。】

【那个,燕姐,这个地方你也知道,鱼龙混扎,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过的肯定不容易】

燕姐看着我,一股莫名的笑容弥漫在脸上。
【危险??就像你那小女朋友一样?放心,我有自己的自保手段】

????她怎么知道我女友的,我睁着疑惑的大眼睛看着燕姐。
燕姐把烟灭了,看着我说
【这里的丁子,旺仔,猛子他们除了阿强,都是我的老客户,昨天听说他们闹了一夜,但是都没找我场子的妞,我很好奇就来看看】

【可能找了别的场子的妹子吧?】
燕姐看着我,一脸深思。然后笑了笑说。

  【嗯,可能吧】

【对了,你说除了强子是什么意思,你这样一说还真是,以前只是觉得强子话少,但是是个很老实的人,旺仔他们出去玩的时候,强子也经常呆在房间里。我也没怎么在意】

【强子很小就跟着猛子,几年前有次跟其他人火拼伤了命根子,所以性格就成这样了,对女人也没啥兴趣】

我一惊,强子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我还说怎么都是混的人会这么老实。

【行啦,我先出去了,待会再过来】
燕姐说完就站起来往外走,也没管我。

【哦。。哦。。你慢走,欢迎下次来完】

燕姐突然回头,妩媚的大眼睛盯的我发毛。

【小帅哥,我发现你很有意思】
然后扭头走了

我爪爪头,奇怪的女人。

天濛濛黒的时候猛子他们回来了,但是交上来的调查资料让我很奇怪。
【怎么这么少,你们不是去了一天了吗?】

【额。。。。。额。。】几个人欲言又止。

猛哥尴尬的笑了声,说到;
【小马,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是出去了,但是昨晚都没怎么睡,走一半感觉撑不住了,就找了个足浴泡泡,休息会再走,然后睡着了。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哈?】

我一皱眉,结合中午听见丁子的话。难道?
【你们昨天是不是又跟丁子胡混了,都知道今天要干活,就不能早点睡??】

阿兴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
【小马哥,我们知道,昨天是有点玩的嗨,毕竟玩了个嫩妹】边说还习惯性的嫖的下我的卧室。
【但是,我们没忘今天要干活,我们也準备弄完差不多就睡了,这要怪这个死旺仔】说完就指着旺仔。
旺仔一下就跳起来了

【兴哥,你不能全怪我啊,不是你们说的要那个的吗】

停停停
我打断了他们,到底什么情况?给我说说
阿兴马上指着旺仔说

【是这样,昨天不是跟婷。。。。。厄。。。不是。是来了个很不错的妹子,然后阿旺就想干人家】
【靠,什么叫我想干,你们不想啊】
阿旺急忙跟阿兴吵起来
【行行行,我们都想行了吧,然后时间紧急,就叫旺仔去整点药去,谁知道这逼为了省钱省力,就近去镇兽医诊所整了瓶牲畜用了催情药剂,谁知道药效太猛,折腾了一晚上才把那妞搞定】
阿兴越说越尴尬。
猛子也点点头

我眼睛瞪得圆圆的,这也行??
【你们胆子也太大了,兽用的能人用吗,整出事来怎么办】我草了,麻痹的这些逼胆子太大了。

旺仔搓搓手,一脸没笑的对我说
【马哥,放心,我买的是稀释过的,还便宜。】我一个白眼甩过去。
这是便宜不便宜的问题么?
【别生气,我还特意问过兽医的,这本来是给农户母猪配种的药,稀释了以后计量小对人体没啥坏处,就是效果一点大,嘿嘿】
我送来一口气,没副作用就好,别给人家整出事来人家上门就不好说了。

【你们以后能不能让我省点心,你们现在是帮我干活,人家就会认为你们是我的人,我们公司的人,出事了我也要当责的】
【特别是你旺仔,麻痹的下药要兽用药你有病啊,下人用的你会死吗?草,,不是,是不能下药】
我急的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旺仔马上连口答应
【是是是,马哥说的对,不过马哥,昨天那个药简直太猛了,我们都回来了,,,,额,,,】
嗯???
猛哥咳嗽了一声,瞪了旺仔一眼。
【小马啊,这样的,昨天我们都準备回家了,那妞药效还在,丁子实在扛不住,再说那妞的确极品,我们也没忍住,所以就,你也理解下哈】

我捏了捏鼻樑,都这样了还能咋办。
【你们刚醒,那这些资料谁弄的,你们别给我造假啊,我情愿你们不去,也不要你们造假】

猛子马上摇摇手
【是强子下去调查的,昨天强子在睡觉,没跟我们一起,资料绝对是真的】

我望了望强子,还是一股不苟言笑的样子,目光不自觉的望向他的胯下。立马意识都不好,尴尬的咳了咳。

这时候我是门开了,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全部转了过去,婷婷这小妮子揉着眼睛就走了出来,头髮随意批着,一股慵懒的样子,白色吊带裙松松夸夸,一边还是挂在胳膊上,胸前两个大白兔一颠一颠的,都能看见淡粉色的乳晕了,挺翘的如果也是时隐时现。下身因为我刚才掀起来了,所以现在还是往上择着和大腿根平齐,阴影处让人恨不得钻进去看个仔细。
这是我的脑子咚咚咚的响着,心跳也越来越快,眼光悄悄的往几人处瞟去,各种贪婪的眼神让我的眼神疯狂的往下身汇去。特别是黑瘦猥琐的旺仔的眼神,贪婪,色情,阴毒,我甚至还看到了残忍,旺仔的右手已经伸向裤裆,那里已经顶起了一大坨。他就这样目光锁着婷婷的娇躯,我的存在早已被他无视。

婷明显没发现现场的状况,还是揉着朦胧的双眼像我走来。

【几点了狗子,我好饿】
我的脸已经涨得通红,兴奋的快感一股股冲击这我的脑壳。
可婷婷的声音让我瞬间恢复了理智,我起来抱着婷婷,回头瞪着几个人。哼了声,几人立马收回了侵犯的眼神。
【婷婷,这还有人呢,我们回去换身衣服】
我温柔的对婷婷说。

【}嗯??啊】
婷婷好像才发现窘境,一片红晕立马延伸到了脖颈,立马转身跑进卧室。
‘啪’关门声

‘啧啧啧‘
现场各种回味的咂嘴声

‘咳咳’我咳两声,让后用我认为最兇狠的眼光威胁着他们。

【额,小马,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的,这妞,,,不是,弟妹实在是太漂亮了,嘿嘿嘿】
猛哥尴尬的说

【对啊,小马哥,嫂子是真漂亮,你是真有福气】一片恭维生,旺仔还朝我数了个大拇指。

无语。

晚饭是对面小饭馆送过来了,因为我们没时间自己做饭,所以都是找饭馆送,四菜一汤还行。婷婷还是那身白色连衣裙,只不过里面套了件小黄t,下身还是那短到不行的裙摆,里面穿没穿内裤我也不知道。吃饭的时候几人老是不自觉的去嫖婷婷,特别是旺仔,眼神就像是能透视一样,侵略性,极强。每次他一看婷婷,婷婷都能发觉,扭扭头避开视线。我也看的管,能看不能动你还能咋滴,我也不好因为这个发难。
但我不知道的是这些其实都是我自己欺骗自己的藉口,我的内心其实极度希望他们继续,我看的云淡风轻,其实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他们身上。
旺仔也不见吃饭,拿着筷子好久没叫动过,几次之后我发现婷婷接触到旺仔的目光,婷婷就脸红的不行,下唇紧咬,双腿夹紧不停的摩擦。眼镜媚的能把人化成水的瞪着旺仔,
哎,你这叫瞪人吗,你这叫抛媚眼,傻媳妇。

过了一会,婷婷更加焦躁不安,连耳朵都红了,低着头咬着嘴好像还有轻轻的颤抖。我一惊

【婷婷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焦急的问到。
婷婷一转过来,差点就让我脑溢血了,婷婷望着我的眼睛里充满了欲望,娇媚睫毛急速颤抖,脸已经红的感觉快透明了,小嘴一张一合像是有点缺氧。
【嗯。。。我。。。。没事,就是有点。。~~~热~~】最后那个字说的都是颤抖的,说完婷婷闭上眼睛,不停的轻咬着下唇,感觉他很痛苦,但又好像不是。

‘嗯~~嗯哼~~~’小嘴微张,一声压抑的轻吟,虽然极力压制,到我还是听到了,接受我抚摸这婷婷的双手感受到一股极力在压制的颤抖,一双握着紧紧的拳头,呼吸急速又粗重,我能感受她的痛苦,婷婷肯定在极力掩饰着什么。我心痛的想要保住他,我一转身,碰掉筷子,我下意识的去捡。

嗯,一只黄黑色的脚瞬间锁了回去,还弥留下了一股浓重的脚臭味。什么玩意。
等等,桌子本来就不大,对面的人轻易的伸到对面的人身上。难道是,我一扭头,看见婷婷的双腿已经有所分开,踩在桌子下面的栏杆上,膝盖顶着桌子背面,屁股往前坐了点,饱满的阴部就这样完全的暴露,对面伸脚一台就能碰到。我立马借着找筷子机会,看了眼婷婷的阴部,草了,一条浅绿的低腰超薄半透明内裤底已经被挑开了一半。

能看见一小半粉嫩阴唇,大腿根还有些黑色的汙迹,一看就是哪个逼没洗脚蹭上去的,整个小穴已经湿的不行,内裤一大半都是湿痕,小穴还一下一下的在收缩。草,刚婷婷不会是高潮了吧。还是被不知道是被谁弄高潮的,看着眼前的情况,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我默默的退出来,毫无异样,但我的顶起的裤裆已经出卖了我,我转身搂住婷婷,婷婷靠着我,望着我,我从他眼里看见了一股歉意。

我假装不知情的问婷婷
【现在好点了吗】

婷婷愣了愣,随即灿烂的对我一笑,然后羞涩的又靠在我怀里。

对面猛哥一阵感慨,
【哎,小马,我要是像你有这么个媳妇的话就好了】
【是啊是啊】大家各种起哄
婷婷被说的更羞涩了,一双水灵灵的媚眼有意无意的嫖着旺仔
我看着旺仔脸上的阴冷笑容越来越浓,邹起了眉头。

婷婷刚才为什么不反抗,难道是因为我在旁边?难道我不在旁边婷婷就会反抗?我虽然发现我有点绿帽情结,我会因为婷婷被人家意淫,但绝不会容忍婷婷的心里出轨。

事情有蹊跷,婷婷不可能无缘无故变成这样。我一心想着。
饭后,旺仔去楼下丁子那看毛片去了,强子例如既往的回房间,猛子阿兴两个出去不知道干啥去了。

【狗子,这里有没有卖洗髮水的地方啊,你们的洗髮水也快没了,我也不适合用你们的】

我想了想
【这个点能买到的就只能去镇中心的超市买了,别的地方估计都休息了,你很急吗】

婷婷很确定的点点头
我立马起身
【那我去超市给你买】
婷婷一天立马笑嘻嘻的抱住我,亲了我一口。
【狗子最好了,最爱狗子了】
【我也爱你,宝贝】
Mua

去镇中心有点距离,来回走路要半个小时,哎,应该跟公司申请点经费买辆车了,这样下村什么的也方便,老师走路搭公车也不是个事。

来回走了快一个小时,到了楼下,嗯??好安静
【婷婷?你在哪呢】

【婷婷】
我逐渐失去了淡定。

【强子,你知道我媳妇去哪了吗】
我敲开了强子的门

强子在床上看着小说摇摇头,
【不知道,刚还听到声音,后面好像旺仔回来了,他们说了什么后就没听见动静了】

????
旺仔??旺仔把婷婷带走了》???

那还了的,我可以容忍他意淫我女朋友,但不能真让他干了啊。草了,妈的会去哪呢。
【哦,对了,好像还有燕姐也来了,我听到了他的声音】

等等,燕姐??
我急忙问强子知道燕姐在哪吗?

【知道,出门左转,看见红绿灯右转就到了】

【叫什么夜总会】
强子奇怪的望着我
【忘了,但是这里就一个夜总会】
我没理他飞速的出了门

‘眉飞色舞夜总会’应该就是这里了

一进门各种富有节奏感的嘈杂音乐,劣质香水的味道迷茫着整个空气,走过玄关,我去很狂大的一个舞池。舞池里舞动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各种色彩的灯光疯狂乱闪,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人头。
‘蹦次~~~~~蹦次·····~~~~~~蹦次·~~~~~~~蹦次’
人群被附有动感的音乐感染,人头随着节奏左右摇换,一个金髮妹子在人群中左右乱甩很是显眼,妹子穿着短小的抹胸,突出了本就资本不小的胸部,双手放在空中随音乐摆动,纤细的腰身带动套着短款jk裙 的臀部诱惑着周围所有人。
小心的跨过一个到地上的人,绕过一个全是杀马特的卡座,没走两步被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光头拖进了隔壁一个卡座。

????什么情况
光头搂着我就要给我敬酒。
【你不是那个偷车的小赵吗,我是老虎帮的虎子,前段时间蹲一间号子的还记得不】
我一脸迷茫,莫名其妙的被灌了几杯酒,才找到空闲打量一下周边的人。我草,出来女的全是光头,女的一看也是好人,两个穿着比基尼就趴在桌子上拿着吸管对着白色的粉末一阵吸。
旁边沙发上站着个光头裸男,尺寸巨大的鸡巴对着胯下的女人的嘴疯狂耸动,一直手拿着个酒瓶举着吼叫,胯下的女人也不甘示弱,一只手抱着光头的屁股配合着插自己的嘴,一只手用三只手指插到自己的阴道里面快速的抠弄。

我震惊了,这地方已经完全颠覆了我的三观
旺仔带婷婷来这种地方?
我已经开始赶到恐惧了。

转头看了眼舞池,那个金髮妹子前后已经贴着两个人,但妹子毫无反应,依然举着双手摇摆着。
后面的男的从后面攀上了双乳揉捏,鸡巴隔着裤子贴着妹子臀部摩擦,脸已经贴到了妹子的侧脸,伸出舌头沿着脖子侧面、侧脸一直舔到耳朵。前面的更恶习,抱着妹子的脸先是一阵吻,然后开始对鼻子,眼镜,甚至鼻孔一顿细緻的舔,抱着美女的头就像抱着颗大型棒棒糖,舔的细緻,舔的认真。
两人一整噁心后,直接就把妹子扒光了,后面的男人还是一样的动作,只不过鸡巴已经插入了面前的女人,抽查频率简直完美符合音乐节奏。

眼前的一切让我更加当心起我的女友,我找了个上厕所的机会溜出卡座,漫无目的找着熟悉的倩影。

但我几乎没什么进展,人多的感觉几乎整个镇的年轻人都在着了,我找到一个奶罩已经被拽下来的比基尼服务员大声的问
【请问燕姐在什么地方,我有事找他】
【什么?你大声点】
我无奈只能更贴着他大声说
【我要找燕姐】

服务员听懂,给我指了下前面的楼梯。

原来在楼上,我上到二楼,这里人少了很多,一条走廊,两遍是ktv包间,里面各种呻吟声,辱駡声隐隐传来。我透过传窗户一个个房间的找,越找越紧张,越找越失望。知道听到厕所有两个人的声音。

【听说燕姐带了个新妞,一来就被旺仔那狗日的干了】

【靠,旺仔这狗贼,别人都是玩身体泄欲,这逼是身心都玩,贼变态】
【谁叫人家技术好活好,被他玩过的妞差不多都被整成变态了,我们老说他其实也是有点羡慕他】

【也是,这逼也就长相差了点,所以老是给人下药,干完一次后面都是妞追着他送,嘿嘿,走吧,回去接着玩】

我看见他们要走,拦住他们。
装着很老道的样子,点了根烟

【兄弟,看见旺仔了吗,听他说有个嫩妹,他叫我来见识一下】
两人不疑有他,指指前方
【呐,大房间里嗨着呢】

等他们一走,我快速的搜索前面的房间。

嘴里念着‘大房间’‘大房间’

应该就是这个了,我直接儘量个人很多的房间,里面跟楼下一样,各种嘈杂,光线也很暗。
但是,这里简直就是,进门满地上避孕套,纸巾,地上到处都是不明液体,好几次我都差点滑倒,扶一下墙也能摸到一滩不知道是啥的黏黏的液体,也草了,玩的这么夸张,
各种野兽的呼声,原始的释放,肉体的交织,人们都沉浸在性器摩擦快感中,在这环境能放大你对性欲的所求,腥臭的体液,裸露的性器,忘乎所以的交配,我的眼睛也犹如野兽一般血红。

嗯???茫茫肉体,我捕捉到了一丝熟悉的身影。

一个背上纹着子宫的男人在猛烈的挺动着,我甚至都能想像出婷婷在前面所收到的冲击,旺仔,只有他会吧女人性器的解刨图纹在背上,按他的话说,他就是为子宫而生。

【旺仔】我咬牙切齿的叫着名字

双拳已经紧握,敢动婷婷我要让他死。

旺仔对逐渐走进的我毫无察觉,一把搂过前面的婷婷,从后面继续挺动,双手从后绕上婷婷的纤细的脖颈,扭过婷婷的脸跟他接吻,远看婷婷脸上带着眼罩,双手困在一起抬高,跪在地上,身子成一个弧形,一边挺着翘臀让后面的旺仔容易用力,上身还要扭过头方便亲吻,双手上抬,36d的双乳完全放开,让旺仔舒舒服服的腾出手从后攀上雪白的双峰。
突然婷婷腹部顺着马甲线又伸上来一只大黑手。
嗯????

刚有点远没看清,现在近点了仔细一看,尼玛原来下面还躺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是阿兴,阿兴躺地上,婷婷骑在他身上,阿兴从下往上的顶着婷婷,那旺仔为啥也在后面抽查。
难道他两在双插?我瞳孔逐渐放大,怒气不断上涌,我百般疼爱的女友,别说菊花了,就连做爱也是小心翼翼,生怕伤到婷婷。可现在呢,别说菊花了,直接被人家双插了。内心的不甘,内心的嫉妒,各种感情交织,我慢慢的向着三人靠近,看着婷婷没下被插入时樱红的小嘴总是配合的发出舒爽的娇吟,雪白挺立的乳房被揉捏成各种形状,挺立胀大的乳头表现出此时是多么的愉悦。

走着走着我已经不是在靠近,而是在围绕着他们在走,在寻找各种角度来观赏婷婷在激烈性爱中的模样,是那么的美。我走到正面,发现了旁边居然后还有人,猛哥和丁子裸着在旁边评头论足,是不是还发出淫蕩的笑声。

两条疲软的阴茎耸拉在胯间,湿漉漉的充满了亮晶晶的爱液,马眼甚至还有残留的精液。妈的,婷婷已经被这哥哥禽兽干了,我刚才注意到,地上好多纸巾,一个用过的避孕套都没有,肯定干了不只一次,全射里面了。
想到这里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我的表情已经变的陌生,变的狰狞,变的变态。
我脱下裤子,掏出肿的发烫的肉棒上下套弄。我发现我没有这么硬过,这么爽过。
躲在暗中,满是血丝的双眼一眨不眨的望着婷婷
手快速的撸动,嘴里含糊的念着。
‘干死她,干死她’
‘我要让世界上所有男人来干我女友’
‘我要让婷婷怀上野种’
‘干死她’

我的一举一动被另一双眼睛全部看在眼中
嘴角露出果然如此的笑容。

婷婷已经到了癫狂的状态,双手直接抓住旺仔的手用力的揉着奶子,脸微微抬起,小嘴猛的张开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啊‘’‘啊’’呻吟声就像卡在脖子里出不去,前后两人知道婷婷快高潮了,阿兴双手掐住柳腰,用力下压,同时腰部用力,一波快速的上挺,只看见粗壮的鸡巴,在淡淡的黑色芳草见由如幻影般消失出现。
旺仔把婷婷往前压,婷婷双手撑在阿兴头两边,旺仔从跪改成半蹲,上身完全压在婷婷身上,胳膊紧紧环住肩部,头错开贴着婷婷侧脸,就如一直公狗趴在婷婷背上,不是很粗壮的大腿满是紧绷的肌肉蓄势待发。

‘啊‘’‘啊  额额’’飞快的抽查让婷婷叫声很嘶哑,冲击太大,呼吸也不顺畅,正面看去三个人的头完全叠在一起,已经看不到婷婷的身体了,婷婷的俏脸艰难的从中间露出来,随着撞击一抽一抽的,嘴张着想呼吸新鲜空气,后面只能看见高高翘起由想下猛撞的大屁股。
我知道三人都到了冲刺时刻,三人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和快速,包括我。这时突然有只纤纤玉手从后面握住了我的阴茎,口气如兰的小嘴在我耳边轻轻说。
【别动】
我果真没有动,滑嫩的小手代替我自己,一下下的撸动,柔软的触感让马眼开始分泌液体,还能感受到两团软肉紧紧贴着我的后背。

爽。。。
一股如兰的气息一直在我耳边环绕。
轻轻的说
【好好看着你女友】

我感觉我被催眠了,他说什么我都能造做。

女友现在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脸红的不正常,脸努力从两个大脸中抬起,鼻尖冒汗,舌头诡异的向前伸出,抽动速度很快,撸动我鸡巴的小手也越来越快。
旺仔腾出手插进女友伸出舌头小嘴里。

【你女友就是个骚货】

旺仔的手肆意的玩弄女友的香舌

【骚货还敏感的不行,一碰就不管阿猫阿狗都能在你女友阴道里内射】

婷婷努力的把嘴张大,舌头往外伸,好让别人玩弄

【来着是你女友自愿的,是你女友求着他们不要戴套】

每说一句,我的鸡巴就跳一下,现在已经来到了灵界点,龟头越来越烫
小手也在继续加速

女友含住插入他嘴里的手指,温柔的舔弄。

【之后的日子,你女友就是旺仔他们的厕所,性奴,这里所有人的性奴,说到能用大几把插入你女友的搔穴肆意射精,你高兴了吧】

‘啊。啊啊   嗯 呢’随着几声闷哼,
旺仔紧紧把婷婷压在阿兴身上,浑身抽搐,婷婷虽然看不见眼镜,但是看全部肌肉绷紧的脖颈,嘴巴张大,舌头伸出,嘴里各种含糊不清的声音。

我呢,我早已浑身抽搐,眼仁泛白,脑子里只有如潮的快感,其他都忘了,也不重要了。

许久,我涣散的眼神才逐渐恢复,看着我射到两米外墙上的精液,我迷茫了。我为什么会这样,看着女友被干我为什么如此兴奋。为什么

一支点燃的香烟塞到我嘴里。

【看爽了吧】

【你女友现在还在高潮着】

我迷茫的转过头,阿兴已经不在了,婷婷瘫痪坐着靠着沙发,旺仔背对着我站着抱着婷婷的头一下一下的往胯下套。
可婷婷躺在两侧双手,和时不时抽动布满潮红的身体都表示着婷婷还在剧烈的高潮中。两腿之间黄白液体流了一地,小穴还在一张一合的往外挤着精液,一看就是阴道还在痉挛中。

我突然猛的抽了自己一巴掌,抱着头哭的像个孩子。
燕姐轻轻拍了拍我

【起来,认清自己,了解自己,虽然会经历痛苦,但是经历过后才会成长】

【起来,跟我走】

我宛如行尸走肉般的跟随着燕姐,两眼无神,只知道跟随,随着走进了一个房间,一声深入灵魂的声音,然我不敢相信。

【嘻嘻嘻,这个好搞笑哦】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