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乐斯REMAKE 22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九月底动了个手术,近期还在休养
无床戏的部分还会持续一阵子,
我可能会把塞不进剧情的一些床戏独立另外写

斐乐斯REMAKE 22

  当妲蜜安将眼镜和雷诺带到约拿面前时,约拿心里暗自一奇,因为这两人身上
竟然带有和麦克斯类似的素质,也就是具备成为骑士的可能性。
  
  但当妲蜜安接着说明这两个人就是试图杀害自己的兇手时,约拿对这两人立刻
充满惊怒。

  约拿望向麦克斯,麦克斯伸手指向雷诺。儘管从来没亲眼见过雷诺,甚至连死
亡时的记忆都不复存在,麦克斯却不知为何,还是能够认出雷诺就是杀害他的兇
手。

  「就是他没错。」麦克斯说道。

  约拿点了点头。

###

  「是谁派你们来的!还有多少人!」

  穿着白袍的约拿罕见地粗红着脖子发怒,对着两名兇手大吼。

  由于不想让母亲目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约拿只让妲蜜安、麦克斯两人陪伴
自己进入圣殿。

  「我已经说过了,我们是承揽黑山公司暗杀契约的佣兵,真正的主使者我们不
会知道,也没有见过。」眼镜脸色苍白,嘴里满是鲜血,少了几颗牙齿让他说起话
来有点走风,「至于还有多少人,除非黑山公司暗地里搞双重契约,不然我们就是
唯一一组人马,现在死了两个,就剩我和他了。」

  眼镜动了动下巴,指向旁边的雷诺。

  雷诺双手被手铐铐在背后,双脚也上了脚镣。他虽然能够靠意志抗拒妲蜜安的
命令,但依旧被她的力量影响,难以自由行动。

  他用眼角瞄了瞄满脸怒气,像个小孩一样对他们吼叫踢打的约拿,虽然他力气
不小,雷诺被他打得鼻青脸肿,心里却没有什么动摇。

  (这家伙身材长的不错,但似乎还是个小鬼,应该是没办法动手杀人,看来我
们短期内还不会有生命危险……倒是这个鬼地方挺让人不安……)

  雷诺试着抽动双手,虽然被上了手铐脚镣,但若是能正常行动的话,雷诺其实
还是有办法脱身的,无奈他现在双手麻木不听使唤,几乎无法动弹。

  雷诺抬头望向漂浮在约拿身旁的妲蜜安,鲜红的双翼,一身鸟羽,她的模样显
然已经不是人类,看来只要她还在这里,雷诺便无法自由行动。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妲蜜安?」约拿又用力往两人身上踹了几脚后,转身
问道。

  「这个戴眼镜的说的应该都是真的,倒是这个人,他有办法抵抗我的力量,可
能有什么事情没说出来。」妲蜜安用覆盖着鲜红羽毛的爪尖指向雷诺。

  约拿脸上怒色稍微缓解,他瞪着雷诺,思考了一会。

  「好……我们到圣殿正门去!」约拿大喊。

  『照他说的话做。』妲蜜安下令,眼镜缓缓往前走。

  雷诺心里只觉不妙,但是身体僵若木鸡,而且这里又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外头
是一片沙漠,就算能逃,也无处可跑。

  背后一阵剧痛,雷诺被麦克斯踹得摔倒在地,大喊出声,麦克斯的力气甚至比
约拿大上许多。在麦克斯的重腿下,双手被束在背后的雷诺半滚半摔地往前走。

  一行人来到圣殿正门,沿着阶梯缓缓走下,最后来到与沙漠接壤的平台前,前
日用来焚烧狼烟的金炉依旧摆在那儿,里头还有没烧完的织锦。

  约拿看了看眼镜,又看了看雷诺,心里盘算了一会,然后命麦克斯把雷诺推进
沙漠里。

  雷诺踉踉跄跄地跌进沙漠,初时还不觉有什么,但很快便感到一股惊人的寒意
从脚底往身上窜,低头一看,才十几秒光景,鞋子和裤子竟然都结上了一层霜。

  出于本能,雷诺知道沙漠的寒气是足以致人于死的。  

  (难怪会把我们带到这里,这个地方就是最好的凶器,他们甚至不用弄髒自己
的手!)

  「救命!救命啊!」雷诺大喊,「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去死吧。」约拿冷冷道。

  「等等!等等!拜託你等等!」雷诺又喊,「杀了我对你没有好处!我可以派
上用场的,至少听听我怎么说吧!」

  约拿迟疑了一会,由于对试图杀害自己的敌人一无所知,心里也想知道究竟雷
诺想说什么,这才命麦克斯将雷诺从沙漠里拖了回来。

  「说吧。」约拿下令,麦克斯往雷诺麻木的膝盖上一踹,他立刻跪了下来。

  「……我们观察你们这段期间,发现你们对外敌没有任何防御意识,虽然你们
的行动很低调,但是你们心里完全不在乎被人发现,这实在非常矛盾。当时我们很
不解,但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了。」雷诺说道,一边望向妲蜜安。

  「我不想听你这些废话。」约拿,「不想回沙漠就赶快说正经的。」

  「等等!我的重点是你们没有办法保护自己!虽然失败了,但我们只是第一波
攻击,接下来一定还会有第二波、第三波!你们里面有人拿过枪吗?有检视过生活
型态里的漏洞吗?有去设想过对方可能会用什么手段攻击你们吗?比如说,我们第
一次狙击失败后,本来打算要从地下用炸药把你们这一排的房子全部炸掉,你有想
过敌人会用你们根本无法想像的手段进行攻击吗?如果你们没办法理解对方的想法
,就没办法预测敌人的行动,进而建立有效的防御!我可以在这个方面派上用场
的!」

  「他说的是真的吗?」约拿转头对眼镜问道,妲蜜安示意眼镜照实回答。

  「他说的没错,雷诺在小组里的角色是负责规划和实际执行攻击行动,包含我
在内的另外三人比较偏向后勤和战术支援,基本上雷诺提出计画,我们负责调度装
备,而在第一次的行动失败后,他确实有说过要用炸药将那一排房舍全部炸掉。」

  「……虽然那个计画违反行规就是了,我们一般不希望把无辜的人也捲进
来。」

  听见炸掉房子这番话,约拿更加怒不可遏,自己的家是用来联繫现实和圣殿的
基石,若是这座基石遭到破坏,那整座圣殿都会在一瞬间消失无蹤,圣殿里的人要
么是被扔回现实世界,要么是被留在沙漠中等死。

  「……再把他丢进沙漠里。」约拿对麦克斯说道。

  『约拿,听我一句劝,』妲蜜安缓缓开口,『他说的话有几分道理,我没有办
法让警察24小时守着你们这个社区,这会让外界起疑。而且警察也不可能事先察
觉这些人的攻击,因为他们是专业的杀手,会用常人无法预料的手段攻击,而我们
基本上只是普通人,根本不知如何防备。或许以毒攻毒会是个不错的点子。』

  (我可不觉得你们是普通人……)雷诺心想。

  「………麦克斯,你说呢?」约拿看了看妲蜜安,但心里不敢完全信任她,转
而问道。

  「祭司大人,现在我从这家伙身上已经感觉不到危险了。」麦克斯回答,「但
我无法肯定之后会不会出现同样的事情。」

  约拿听了,不知如何是好,他从来没有面临过这样的抉择,不知道自己该怎么
做才对。

  那个戴眼镜的受到妲蜜安的控制,姑且可以暂时不管,但约拿并不想让这个叫
雷诺的活下来,当他浪费大量神力把雷诺带进圣殿时,本来就计画要让他死在沙漠
里的。但妲蜜安方才番话,让他担心万一日后再遇到相同的攻击,仍然会像现在一
样束手无策。

  (若是我连男人也能控制的话,一开始就不需要妲蜜安的帮助,后续也不会有
这么多问题了!如果滑溜溜能多派上点用场的话……)

  在一阵烦恼之后,约拿最后做出了最保险的选择。

  「麦克斯,把这两人丢进圣殿外头的小祠堂里,在我想出办法之前,就让他们
好好在这里享受沙漠的凉风。」

###

  陛下的叉子掉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夏侬望向陛下,她的左手肌肤像是被风乾一样失去血色,迅速乾瘪萎缩,上头
浮现出无数的棕色老人斑。这是夏侬第一次亲眼目睹灵药失效的瞬间,看得她心里
一阵毛骨耸然。

  卡恩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陛下身旁,将她的叉子捡了起来,放到餐车
上,再从餐车上取出新的叉子,放回女王的餐盘旁边。

  「卡恩,你究竟想把我们关到什么时候?」女王缓缓开口,「你知道这样做是
没有用的。」

  「那可不见得,我们走着瞧。」卡恩淡淡说道,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在我们
这样谈话的时候,或许那个妖术师已经死了也说不定。」

  「卡恩,你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意义?」女王叹道,「你身为王子,一定会成为
下一任国王,坐上王座。」

  「而您将会在幕后操纵我这个垂垂老矣的国王,用重获新生的身体,或许还会
有一个新的名字? 亚丽珊卓这名字肯定是不能用了,新名字该叫什么?玛丽亚六
世?」卡恩面带讥讽,「陛下,我想当的是真正的国王,可以自由管理王室庞大的
资产,而不是挂着国王头衔的总经理。」

  「你该得到的东西一点都不会少,」女王再次说道,「如果你嫌不够,我可以
让你管理更多的地产。」

  「不,陛下,您不明白吗?不是钱或土地的问题!那个灵药会让您多活几年?
另一个八十年?难道我雅美丽雅王国,要被您领导直到永远?这是违反自然定律
的!」卡恩王子激动起来,大声说话。

  「你只是嫉妒罢了,因为你不能使用灵药,如果你到我这个年纪,你就知道这
个灵药是多么难能可贵,值得付出一切去拥有。」女王摇头叹息。

  「您说的是,我一点也不怀疑,对您来说,就算牺牲自己儿女和整个王国的未
来,也要获得那个妖术师的灵药,换回青春的肉体。」卡恩冷笑,「就如同您的好
友戈西雅女子爵一样。」

  卡恩王子带刺的话语让夏侬颇感不悦,但并没有表现在表情上,自己不幸被捲
入王室内斗中,已经够倒楣了,可不想再节外生枝开罪王子殿下。

  「你应该没忘记,我也有我的盟友吧。」女王望着自己的左手,「她们身上的
药效大概也结束了。」

  「您是说姨妈……女侯爵殿下她们吗?」卡恩王子冷笑,「我很怀疑她们那群
人有胆量弄出什么名堂。」

  「她们确实没有什么胆量。」女王抬头,缓缓说道:「但人要是被逼急了,就
会和你一样,做出极端的选择。」

  包厢外头,隐隐传来阵阵碰撞声。卡恩王子听了,神情丕变。

  「殿下,外面的人没有回应,我们有客人来了。」包厢里的一个黑衣人上前对
卡恩王子说道,「请退到房间里面靠墙而且不会面对窗户的地方不要动。」

  「……陛下,这是您的指使?」王子高声问道。

  「当然不是,你一直把我关在这里,我还能指使谁?」女王陛下摇头,「但我
想应该是你两位姨妈干的好事,她们向来没有耐心。」

  卡恩王子接着将女王从位子上扶起,半扯半拉地将她推到包厢角落,夏侬也被
逼着蹲在女王身边。

  包厢外传来了清楚的枪声。厢房内的四名黑衣人持枪聚集在门前,这是违反室
内战术的配置,因为很容易就会被敌人破门攻击给一网打尽,但是黑衣人们料想自
己身后就是女王和王子,认为对方不敢强行破门。

  「他们竟然在宫里开火?」卡恩王子大怒,「难道是想用鲜血玷污王宫的地板
吗?」

  「只要你一开始不干这种蠢事,王宫地板可以一直保持洁净的。」女王叹道。

  厢房门外传来清脆的金属撞击声,有人从外侧扣击门环。

  「里面几位兄弟,现在投降,大家都不用受伤!」门外有人喊道,听声音似乎
是个女人。

  厢房内的黑衣人听见她的声音,面罩底下的眼睛都露出惊讶之色,面面相觑。

  「缇瑞莎?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自己人不打自己人!」

  「我已经不是黑山公司的人了!我数到三之前投降。」

  但门外的人甚至根本没有数数,包厢的门便被剧烈的爆炸轰了开来。

  四名黑衣人反应不及,被震耳欲聋的声响和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给撞飞,就连厢
房角落的夏侬也被震地直接昏了过去。

###

  约拿再次回到圣殿,这次陪伴在他身旁的是母亲碧翠丝,以及奴隶苏珊。

  「我把他们两个人关在之前用来让吉娜进入圣殿的小祠堂,然后拆掉和祠堂连
接的长廊,这样他们就哪儿也去不了了。」约拿指着圣殿外不远处的小祠堂解释。

  「亲爱的,你把那两个人留下来,是打算怎么办呢?」碧翠丝面露不安,「我
听说他们根本不知道主使者是谁。我们是不是该搬到其他地方去比较好?」

  话虽这么说,但碧翠丝心里也明白短期内很难找到一个可以容纳两三百人,还
不令人起疑的地方重新建立教团。

  「妈,我想过了,我觉得我们现在最缺乏的,是保护自己的能力。」约拿道,
虽然不愿承认,但那个叫雷诺的佣兵说得确实是事实,「如果我们没办法保护自己
,那不管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我明白,亲爱的,」碧翠丝点头,「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做呢?」

  「首先,我要想办法控制那两个佣兵,」约拿回答,「只要我们可以控制男人
,就可以一步一步建立起我们自己的武力。」

  约拿接着解释,他在那两个人身上,察觉到了和麦克斯类似的素质。

  「说不定佣兵里有很多具备同样素质的人,如果我能控制他们,或许就可以找
到更多符合资格的人来当骑士。」

  「可是……那两个人想要杀你啊!」碧翠丝立刻反对,「怎么可以让这样的人
做你的骑士!」

  「妈,我是说控制那两个人,不是让他们当骑士,他们有素质,但是资格不
符。就算他们符合,心里有不可告人的慾望好了,我也不会让两个想杀害我的家伙
当骑士的。」约拿说明。

  「喔,那就好,不过,你打算怎么控制他们呢?」碧翠丝问道,「那条笨狗不
是没办法控制男人吗?」

  「牠的名字叫滑溜溜,别再骂牠笨狗了。」

  「哼,这东西害我差点没了儿子,当然是条笨狗。」知道约拿曾经与死亡擦肩
而过,碧翠丝早就吓得心惊胆跳,对丝毫派不上用场的滑溜溜自然没好脸色。

  「就跟当初我创造出骑士一样,既然滑溜溜自己没有办法,我们就得想些不是
那么直接的方式。」约拿又道,望向一旁静候命令的苏珊。

  「我以前在书上读过一些记载,古代的神殿似乎常常有这样的作为,我不确定
这会有效,不过不试一试永远不会知道,苏珊,到我这边来。」

  「是的,祭司大人。」

  在约拿的命令下,苏珊踏上了祭坛,她褪下身上的披肩,跪在约拿双腿之间,
用充满敬畏的眼神将祭司的阳物含入口中。  

###

  空蕩蕩的小祠堂,只有四根柱子支撑着尖塔状的屋顶,沙漠的寒风毫无阻碍地
灌进祠堂里。雷诺与眼镜两人各佔据一个角落,冻得窣窣发抖。

  (这样下去不用半天就会失温而死的……)

  雷诺心里叫苦,但祠堂外头就是沙漠,虽然可以看见神殿就在不远处,但雷诺
知道只要两脚踏上沙漠,就跟死了没两样,所以完全不生冒险一闯的念头。

  (往好处想,他们没当场杀了我们,铁定是还想要我们做点什么,应该不会就
这样放任我们变成冷冻人乾才对……)

  眼角一瞥,雷诺发现沙漠对面的圣殿里再度出现了人影,过了一会,一条有屋
顶遮盖的长廊从圣殿一隅缓缓朝着祠堂延伸过来。祠堂地上接着凭空出现软垫床缛
等物。

  眼镜也发现了异状,从角落里坐起身来。

  只见长廊前端,有一名女子正缓缓朝着祠堂步来,她头顶着一袭半透明的紫色
薄纱,长度足以覆盖她的全身,可以看见底下一丝不挂的姣好身躯。

  就在她脚下长廊快要与祠堂相连时,四堵石墙突然从雷诺前后左右向上延伸,
恰好将祠堂切成两半,形成一个毫无缝隙的牢房,将他关在里头。

  「什么!放我出去!」雷诺大惊,放声大喊,嗓音在狭小的空间里来回震荡,
让雷诺意会到他的声音无法穿过墙壁。

  「你、你是……我看过你,你想做什么?」但眼镜的声音,雷诺却能隔着墙壁
听见。

  「我遵从祭司大人的命令。」女人如此回答。

  然后是某种轻盈的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雷诺听见眼镜的呼吸声突然变得很粗
重。
  
  (那女的对他做了什么?)

  「你可以摸我,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女人接着说道。

  眼镜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他刚跑完五千公尺一样。

  (不会吧?色诱?眼镜好歹也是这一行的高手,不太可能被这么原始的把戏给
骗……)

  撩人的湿润喘息声响起,没一会,肢体碰撞的声音便在一墙之隔远的地方迴响
起来。

  「啊!天啊!我停不下来!」眼镜的喊叫声几近悲鸣。

###

  夏侬缓缓睁开眼睛,从天花板华丽的金色浮雕看来,自己还在伯宁汉宫里头。

  「噢,你终于醒了,夏侬,身体还好吧?」

  女王陛下的嗓音从后方传来,听起来相当疲惫。

  「我们找到被卡恩藏起来的的灵药,因为情况紧急,我们把它们全部用光
了。」

  夏侬缓缓爬起身,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铺着白色毛巾的桌上,似乎是当成临时病
床使用。

  卡恩王子躺在隔壁桌上,他的手脚头脸都用绷带包扎起来,但是他似乎睡着了
,亦或是失去意识,看起来没有任何反应。

  「你的灵药真的非常有效,在伤口上滴上一滴,马上便不药而癒。」女王坐在
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手上拿着一叠文件正在阅读。

  夏侬很快发现了女王身上的反常之处。

  「陛下,您的脸……」夏侬惊道。

  「我的妹妹,她们太急躁了,根本没顾虑我们的处境,我已经狠狠教训了她们
一顿。」女王将文件放下,眉头深锁的脸庞上,右半边的脸蛋肌肤鬆弛且布满绉纹
,另一边却是光滑平整,有如少女,任谁都看得出这绝非自然状态。

  「……他们伤到您的脸了?」夏侬意识到自己和女王必定在破门时受到了伤害
,问道。

  女王点了点头。
  
  「幸好灵药及时找到,否则以我这岁数,恐怕有点糟糕。」女王叹道。「夏侬
,我很抱歉把你捲进来,但现在我很担心消息已经在王族里走漏开来,我需要你的
协助,而且要马上,否则难保不会发生同样的事。」

  「这是当然,陛下,小的任凭差遣。」夏侬跳下桌子,在女王面前低头致意。

  「我记得你说过,你那个朋友,最近选上市长那一位,有办法控制男人,对不
对?」女王面露忧色,说道。

㊣ 微风出品,重製日期2020/10/15,没事请不要乱转,有事也不可以。㊣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