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08〉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拾贝钓叟

  慢慢往下座入,感受到无声地挤裂,捅破处女膜时,我已经痛到流下泪水。

  “他”进入,才一半吧?迅速被填充,胀满的温热,置换了撕裂的痛楚。

  我不敢动,屁股悬空,趴在谷枫胸膛上,哭!真的很痛。

  谷枫看我有些承受不住,他一脸不捨,抱住我的屁股,自己慢慢退出。

  「呆!好不容易进来,你怎又退出去啦!」谷枫被骂,挺动腰桿,一个使劲
,肏了进来。

  「啊,枫!就说很痛,你还…」他被骂,又退出,气!二个人怎么做,节奏
都不对。

  「你不要动,我来!」挺起身子,谷枫双手扶着我的双乳。我深深吸了口气
,带着他,让“他”再慢慢的进来。

  硬涨在窄紧里面,来回磨蹭着。这就是做爱?

  那感觉,没有很舒服。只是宣告我终于成为女人了!

  可我这老件禁不住猛,怕爆裂。紧张到一身汗。

  「枫!帮我剥光衣服!」谷枫小心翼翼的脱去白上衣,再解开学生裙。

  谷枫双手同时捏着乳蒂,那只喜鹊拨开芙蓉花,引福入堂,锁梢,终于开启
了我的情锁。

  半朵花,终于全部盛开。

  这一朵淫花,再也不会凋零,自此尔后,她只会开的更灿烂。

  望向谷枫那双凝望自己的瞳孔,全裸的我,害羞=力再一次趴躲在他身上。

  我只感受到被填满,被冲击,怎没有情色小里的那种悸动?

  谷枫动了一下,痛得我哇哇叫,「啊…痛啊!嗯…不要了啦……痛啊…」

  阻止他动,我说:「我要看看。」抬臀,分开我们契合的地方,摸摸自己私
处,有很浓的血腥味。

  谷枫也摸自己,问我:「这就是落红,怎只有一丝丝?」他看来,很不满意
样子。

  「我那知?」我也吶闷!

  「可以换我在上面感受一下吗?」从表情他转变的很快,但这骗不过女警。

  「嗯!」让他翻身骑上来,我真实的被他佔据。

  他却不在乎我的感受,一上来就狠狠的戳痛了我,我没来得及準备。心里有
些小生气,为什么你这样对我?

  脱口而出的,是痛苦的呻吟!声音.好像不是我的,是一种无奈的心里压抑

  他听我的呻吟,以为我很爽,好像受到鼓舞?

  连痛苦和舒爽的音符都分不清楚的男人,我竟然把一生交给他。

  泪水,差点管不住了!

  「你这牛,慢一点啦!」感觉整个塞好满,满到腹部都有感觉。

  果然是牛,那么大一只,一爬上来,很快,我想叫停,都来不及!谷枫克制
不住了。

  他并没有射进我的体内,而是自己用手。他怕怀孕,不想负责吗?

  大脑嗡嗡响…

  用心保护了24年的纯洁,献给谷枫后,躺在他的身边,不知为何,我哭泣
了!

  谷枫觉得很莫名,我想他一定觉得我不是处女吧?

  老件.守到今天,反而觉得没有意义。从他英雄式的躺下来时,我已经完全
不同,蜕变成女人了。

  乖乖爬起来, 脚一动就痛,至于事后的帮他清洁,人妻,有做!但竟然一
点印象都没有。

  虽然,洞房花烛夜没有想像中的好,我也一样爱他,会和谷枫结婚。

  夜深人静,他揽我入怀,说:睡吧!我会永远在妳身旁…

  希望是啦!

  就把完美性爱这词儿,放在内心深处,让时间慢慢酝酿,多年以后也许会变
成回忆中的美酒。

  祈求:我们.都幸福;多性福!

  ●

  翌晨六点,从憧憬中醒来,慢慢睁开双眸,谷枫不在身边。摸私处湿漉漉,
拉毯子盖裸裎的胴体。

  环视房间,很满意这阁楼的陈设。但新屋的味道很浓,是自己和还没融入吧
?生疏略有空虚感。

  我是婺源人?还是异乡人?心在徘徊,绉褶不是云,是忧郁。摸摸床单,昨
晚的水濛濛不在,只剩淡淡嫣虹,淫糜味道倒很浓。

  蓦然间,爱如穹宇无所不在,我的身体有了翻天地覆的改变,婺源、卧虹居
、谷枫,都将在我心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人妻.很娇傲。

  赤裸,打开阁楼的窗,让澄澈的空气涌入,看到灼灼枫红。水濛濛的夜已烙
印在心坎,肯定会是令人沈醉的一幅画。

  我.不再是小女娃;心.当然不满足!

  但水濛濛的夜,肯定还会再有。我还有下一幅画,只是,时间还得延长。

  是寻觅.完美的性爱的时间,还得延长。

  是追求,还是被诱引?到河边散步。弯涎的碧绿溪水,格外显得温柔美丽。
别有一番风味,那是让人满心舒畅的清新,心浸淫在这种休憩的时光里。

  内陆的秋天和香港不同,天气有些凉,但还不觉得冷。

  我下身穿着丝质裤裙,感觉有点凉,紧紧的温暖。

  谷枫拿一件外套,紧跟在身后,晨间寂静,静到我能听到他不时在嚥口水。

  嘻!一定受不了我臀线形状的诱惑。

  故意的,让翘臀随着脚步显现律动。他.一定在想,想像昨晚进去时的感觉

  啍!

  轻轻微风,他一定知道我裸裎的长腿会冷。

  怎?都是你的人了,明明拿着衣服,不敢靠上来帮我被上。

  枫.你自卑了吗?

  唉!一定是我身材太美,让他初夜不济事。

  转身,让他撞上来,主动抱他,我没嫌弃你啊,这牛!

  「枫!我真的不想回香港,把我绑在卧虹居好吗?」初为女人,不敢做太明
,只能暗示诱导鼓励他,那丝质裤裙里的一切,是你这牛专属的耕地啊!

  当谷枫把手伸进我丝质裤裙里,一脸惊喜,色瞇瞇的想问。

  「中空,还敢问?亵衣全被你晾在竹竿上了。」

  谷枫没恶意,只要我回来,内衣全都要拿出来晒太阳。我却在想,今儿的游
客,不知又有多少人会一脸惊艳,猛按快门!

  ●

  太阳从阴霾里探出头,带着绚烂与耀眼,阳光驱走萧瑟的秋意,也宣示我是
谷枫的女人,是婺源的媳妇。

  第一天,谷枫晒学生服,老人家摸不着头绪。

  第二天,在曙光初露时,媳妇我去河边洗衣服,在寂静中搓衣,感受水流的
沁凉。晾衣服时,我竟然不会晾挂那魅惑猫装系列的情趣睡衣。

  这也引来谷枫的弟弟,比谷枫小十岁的屌毛,竟笑我这个大嫂,只学到一招
半式。

  谁说的,谷枫说我昨晚做的很好,让他很舒服。

  还好谷枫过来解围,他赶走小叔后,接手帮我晾睡衣。谷枫不只专业,什么
衣架塔配什么内裤,怎样挂晾乳罩…,都有他的坚持。

  就连在床上做爱,他都有一套完整的系谱。

  第三天,才刚破晓,万物就闹开,小叔又在晒衣架边徘徊。这回他只能打量
我的身材,问:「大嫂!怎除了小内裤,什么都没有?」

  心里暗笑,嘻嘻!我还是习惯穿谷枫换下的衬衫,昨晚没穿胸罩,微微的扣
了两颗钮釦,微露小肚脐眼儿。

  我喜欢男人穿过的衣服,有点酸,优雅不臭的男人味。

  在彩虹桥住了一星过后,谷枫带我去〈理坑〉,算是度蜜月。主要目的是,
找三姨婆想解开花旗锁的口诀─〈福录双至,引福入堂〉。

  小叔看我提李,得知我会从〈理坑〉真接去塔飞机回香港。他看来很失落。
你这屌毛,这星期你看的还不够多吗?

  谷枫开车的手紧握方向盘,另一手将我揽进怀里,我双手紧抱着他,身躯紧
密相拥,小媳妇内心幸福又感动。

  「倪虹!妳是我的人,在香港要洁身自爱,不准跟别人约会喔!」

  「蛤?…我?…喔,好!」脑袋转不过来,只知当他女人,就要顺从。

  「妳在香港,我看不到。没结婚也管不着,但我不可能不在意,除非心里没
有妳!」

  「枫?你…」

  「我喜欢妳和同事有热络的互动,讨厌男人一副垂涎妳的模样?今后妳只属
于我,别人休想染指,什么都不行…」谷枫威胁的目光,很霸道。

  但有时候看男人吃醋的模样,也是一种享受。

  他是认真的,可不能让他愈想愈黑,我翻身过去,用手呜住他嘴唇,说:

  「枫!我进你家门,敬过你的长辈,就是婺源的媳妇。虽没花轿抬我,但咱
有洞房,只有你可以管我!今后,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在一家小餐馆,谷枫叫店家煮了一尾冷水塘鱼。

  初为人妻,我的脸还微酣,想必就跟鱼,一样鲜红。谷枫贴心的帮我挑鱼刺
,我贪婪的吃掉那渗着真爱,却有泥味的鲜嫩。

  24岁的身体,初为女人一夕间熟透。性爱虽没有想像的美好,但这是我毕
生荣耀,我把初夜给了我最爱的男人。

  我们亲吻,实在不喜欢内陆淡水鱼的土味,但我喜欢,谷枫嘴里的土味。

  我喜欢〈理坑〉的小桥流水人家,三姨婆说我有福份。

  「这蜜月套房,可是赵雅芝来这儿拍摄《青花》时,住了半个月的房间呢!

  我先逗老人家开心,再拿出花旗情锁,暱着要老人家帮我解锁?

  三姨婆摸着那锁头,爱不释手说:「妳有福份!」

  我急着问:「姨婆,什么是〈福录双至,引福入堂〉?」谷枫说,老人不识
字,不懂福录双至。

  但她按着锁头上的乳钉说:「这是咱女人的乳头。」懂了,乳头一定在正面
,只在会芙蓉花上。

  「男人一压上来,不就同时按住?妳拭一下。」,果然,唯有同时按住乳钉
,才能推锁底的蝙蝠。

  三姨婆小声的说:「中国男人那话儿,几乎偏左。压上来时,习惯右手抓喜
鹊敲门。」我懂了,引福入堂的顺序,是同按乳钉后,才能向左拨开花蒂,这意
喻洞房花开。

  接着,右手改压喜鹊,可以调转鸟头的方向。鸟是屌,自然是向着锁底的福
洞。

  三姨婆问我:「你男人有没有这样?呵…呵…」都是老阿嬷了,学起男人的
动作还是很腼腆。

  过了三道玄机,最后水到渠成,这才可以拉开锁梢。

  三姨婆笑着说:「呢!小妮子,这不就开了。」我很激动,上前抱住她,连
声说谢,「谢谢妳,三姨婆!」

  「蛤!妳这小妮子谢我什么来着?」她竟间忘了解锁的事。说:「晚,我要
睡了。」

  可这回儿,天还没黑呢?

  我扶老人家进屋休息,她还问我,妳叫什么来着,怎进我房间呢?

  把行李拎进房间,我得赶快把口诀写下来,可这谷枫的手就在我谷地前后磨
蹭。

  牛.又在巡耕你的田吗?

  洞房后,一天都得巡耕二三回。

  呵!有滋,有味…

  口诀不用写了,不就是欢爱的顺序,女人一生都不会忘记。用文诌诌的形容
,就是〈福录双至,引福入堂〉。

  谷枫在巡耕,我感觉在静默的河里飘流;爱在澎湃的幸福中载浮载沉。

  婺源的媳妇不简单,上山能拿柴刀,在厅堂能挥豪,在闺房更要会操矛!

  有滋,有味…直到姨婆夫在门外喊着:

  「这冷水塘鱼鲜嫩嫩,好吃。」

  「孙姪儿啊!别进了村子,就不捨得出来。」

  「开晚饭了啦!」

  汗!

  啊!这就是幸福的土味。

  ●

  二个星期的欢爱,一转眼就过去了!

  回到九龙城警署,一堆年轻人报到,明明才休假几天,怎感觉似乎又调了新
单位。

  打开单身宿舍的窗,好久没有人碰,手指,在上面纤纤滑过,落上一丝灰尘

  过去一味的追求窗明几净,那片膜给戳破后,这会儿才发现,把大半生命耗
在清扫上。

  回忆过去,今非昔日,我不再单身,何去何从,踌躇,徘徊。

  穿上制服走进办公厅,我仍是渺小的小女警,但草海桐开花了!

  命中注定,我未来路将会多采多姿。

  好心情只维持半天,就被妈妈来电破坏了。她问我避孕有没有做好?我说从
第一次就没有避孕。

  惹来妈妈一顿骂:「我的话都没在听,妳疯了哦?怀孕了怎么办。」

  我有点小生气的顶嘴:「有了,就结婚呀?」

  这把妈妈气炸了,挂了电话,看着app的记录,就在婺源那二星期之间排卵

  妈妈没提我没在意,这一提,居然也开始感觉,这二天下腹偶有闷胀的抽痛
感。胃口变大一直想吃,感觉累累,午觉、晚上都很好入睡,分泌物白稠黏,连
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怀孕了。

  过了一会儿,妈妈又来电,催我去买验孕棒。

  妈妈吆不过我,就开始哄我:「乖女儿,别和妈妈赌气,如果有了,不准告
诉谷枫…」妈妈竟然要求我偷偷去打掉。

  我整个很惊讶!妈妈解释说,她一个女人拉拔我长大,这一路真的很苦。

  我问,为什么不告诉谷枫?妈妈说,谷枫现在养不起小孩。

  但那是他下的种,是我的小孩呀!

  觉得自己好好笑,都还没有到该验孕的时间,却出现那些异常的感觉,唉呀
〜好想赶快验喔!

  突然觉得等待验孕的日子变得好漫长,我就有些按捺不住性子,也开始烦恼
,熙熙攘攘,我不太理人,在适应自己。

  又过了一星期!

  上班,下班,再上班,又下班,洗好澡,已是夜里十点多。

  吶闷,整整二个星期的天天欢爱,他每天都巡耕二三回。怎会没怀孕呢?

  赤裸裸的走向床头,看着浩文帮我装的秘录摄影机。其实我不笨,只是为了
生存,一直在装傻。

  最后让他再看一次,拿着剪刀,一步步走向镜头。微笑,水滴奶都顶到镜头
了,剪刀咔嚓一下剪断电源,再拆了镜头。

  我的淫照怎会外传?肯定和浩文有关。只是我不想追究。

  鸵鸟.把房间还给自己就好!

  还给我一个安心的空间,这才让自己停靠上去。明儿是早班,今晚想早点休
息。

  没怀孕小失落!可是眼睛一闭上,想起卧虹居的初夜,我已是人妻,眼前浮
现谷枫在巡耕新田的身影。

  想着想着,我不禁感到身体发热,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躺都不对,竟无
端的想要起来。

  频频看手机,忍不住,发送微信给他。

  〈点起你的名字,发送我的忧伤,接收啊!接收啊!爱的花朵…〉

  “你在做甚么?想你…”

  左手抓手机,等谷枫回讯。右手已沿着小腹滑进金黄密林中,怎感觉秘毛更
粗了?是变成女人的关係?

  充满慾望的胡思乱想,下面开始湿湿了,独守空闺还能怎办呢!

  拆一支棒棒糖,唅着。轻轻一触花蕊,惊!怎全身都颤动起来?

  初夜,过去一个月了,提醒自己,你是人妻别太过份。

  啊…一阵涟漪似电流,立刻窜流全身。

  咬着嘴里的棒棒糖,对他要有信心,没经验才会柴。“他”会表现更好!无
论如何,一定要更好。一种想要被拥抱,被疼的冲动。

  又是一阵自慰,直到嘴里的棒棒糖,剩下索然无味的桿子。

  玩弄了一会儿有高潮,把濡湿传给谷枫,问他我最爱的棒棒在那里?说我需
要他,请他帮我寻找失物一下,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醒来后,已是翌晨七点了。

  灿烂阳光,撒满人间,这才看到谷枫来讯。

  他没讚美我的身材,劈头就说,我的内衣很乾净,却闻不到阳光的味道。为
此,他费了好几天,做好一组我专用的晒衣架。

  要求我,今后把内衣裤,全部寄回去婺源。他要去河边,亲手帮我洗,每件
都吹过风晒过太阳,才收起来寄回来香港。

  我一想到亲手洗涤,再依大小排列,在山水映衬里晒太阳,就很窝心。但想
到在晾在彩虹桥景区被游客拍照,偶还被亵渎我就有气。

  打电话给他,谷枫却说:五点,天蒙蒙地亮,就起床,已经帮我种下几颗巴
黎梧桐树了。接着就提,内衣裤寄去婺源洗的事。

  我觉得窝心,好气又好笑。问:海岛气候全身黏腻,内裤一天得换好几回。
把内裤,全部寄回去婺源,那我要买多少内裤呀?

  讨价还价后决定,晚上和上班内裤分二组。尔后,晚上那组,以及有自慰过
的内裤,全部要寄回去婺源。

  好感动呗!

  香港生活步调太快,每天都陷在忙碌中,却忽略了微小的事情。而在婺源悠
悠蕩蕩,从日常小细节中,就能带来很多幸福的悸动。

  连撑筏、烂泥河、田沟里,都能追求幸福,也可以带来性福。就连晚上出外
散步,在四下人时做些荒唐的事事,也会为自己带来愉悦。

  倪虹,加油!

  谷枫爱我,我爱谷枫,更爱婺源。

  他太中国,像彩虹桥,完美性爱这词儿,就让时间慢慢酝酿,为了性福,我
会带坏他的,哈哈!

  我.充满乐观。

  觉得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日子。

  珠宝大盗的避孕套上有我的DNA,也能保荐接受见习督察训练课?我只好
藉机努力求上进,也算排解不能回婺源的寂寞。

  开始进修,是苦了一些,但我人生阅历不足,只能算半朵花,可是职场上,
我不能任人贱踏。

  草海桐,半朵花,不艳丽,生命力强。我想遍地开花!

  像春蝉,总要往上爬,有机会我也想一鸣警人!

  我是顶着破案有功深造的现职警员,指导教授,误以为我很优秀。派给我的
毕业论文题目,竟然是〈性工作者的心理剖析〉。

  哇苦!在性领域,我太嫩,只有一个男人,一个头儿那就那么丁点儿大,连
左手拨开花蒂,右手改压喜鹊,引鸟入堂都得照着戏谱做。

  叹!我肯定无法完成毕业论文。

  管它的,见习督察训练没完成论文不能升迁,那就一辈子混警员也不错。

  在工作上,我有开始注意妓女,却反而喜欢上性工作者身上的性感衣服。

  女人呀!

  其实很容易满足,就算再忙再累,只要碰上自己喜欢的事物,就会很开心。
上街看到性感衣物就下手买一件,回宿舍穿上觉得超美滴!

  感觉有点骚,骚的感觉,好像妓女要勾引人的样子,心情超开心,连标籤都
还没剪,就拍照和谷枫分享了,嘻嘻!

  「你看…你看,新买的马甲装,好看吗?」

  谷枫在视讯里皱眉,说:「呃…你怎么会买这样式?」

  「蛤!不好看吗?店员推荐的,很贵耶!」我对着谷枫眨着圆萌眼。

  「是很塔妳的身材啦!如果画上锐利的媚眼线,看来更像妓女。」

  嘻…嘻…为了毕业论文,为心爱的男人演妓女。我OK滴啦!

  ●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就像我的心情一样。

  阴天还下着雨。虽然下不大,天文台却发出有史来惟一一次于十月发出的黑
色暴雨信号。

  香港的暴雨季多在五、六月间,都已是十月,那来的暴雨?

  休假,闷在宿舍,可一过中午雨愈下愈大,到了16时起,真的暴雨倾盆直下
。这场雨造成严重交通混乱,更引致大範围水淹及山泥倾泻。

  倾盆大雨又打雷,雷声隆隆,像要把屋子劈开般。

  一个人,怕.好想被谷枫抱着。这是情人最基本的配备,我一直都没有,总
是一个人。

  自己找心情出口,拿来昨儿新买的一组紧身丝袜。拆开,试一下觉得挺不错
穿的,好像被绑住,好像被男人抱着。

  想到SM,那种被綑绑的皮肤接触,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雨一直下不停,不能出去吃饭,开冰箱。

  惊.发现芋头跳蛋在跳动。

  你这坏蛋!一直掌握我的班表?

  拿到床上,让它隔着丝袜在我私处震动,先是湿润,接着淫水泊泊而出。

  问跳蛋,你幕后的主人是谁?是谁在远端遥控。

  打电话问浩文,他说:「我送你的礼物,他当然是我的分身。」

  「妳想要时就把它塞进小穴里,很舒服的!它可以增加阴道的收缩能力,让
妳的小洞以后更紧!妳会喜欢的啦!」

  这段话让我害羞。我早就有注意,跳蛋总是在我没勤务时自己启动。没拆穿
,是觉得无害。

  以前都只让它在外头,今天想了又想,兴致来了褪去丝袜和内裤,一咬牙,
我决定了。

  第一次让跳蛋进去,有点害怕。

  赶快拆一支棒棒糖,唅着。我胆战心惊让它从光滑的小腹,慢慢跳踉往下,
秘毛柔顺的让路,沿着沟壑顺着湿,往桃源洞下去。

  啊!都是骚水。手在颤抖慢慢往内推,感觉有点卡住,不知谷枫进来时,是
不是也有被卡住的窄紧?

  很紧张再咬牙,棒棒糖被我咬破,用力一推,全身颤抖,洞口一鬆,进去一
半就顺了。嘻…它不会滑出来。

  用翘起的大拇指按住阴蒂,一开始震动很小,我感到一阵酥麻,下体开始流
出水来。没什经验,我那受得住?效果好像比男人更好,身体不自觉的开始发热
,或许是温度?它动力加大一些。

  它果然有灵性,跳蛋知道我出水,震动又加一级,我浑身一震,让我情不自
禁的呻吟出声,淫水大量的往外淌。

  震动开始剧烈,整个人瘫在床上,短短几分钟,我就高潮了,并且是潮喷。
我全身颤抖着,眼睛翻白,四肢颤动感觉要精疲力竭了。

  窗外黑色暴雨正强,嘴里剩下索然无味的桿子。我真的很骚,像个蕩妇,真
的好舒服。

  正要取出跳蛋,浩文来电,轻声的问:「宝贝,很舒服吧!喜欢吗?」

  「怎不回答?倪虹,妳的高潮还没完吗?」浩文在电话那头,问着。

  「肯定还不够。哇!真厉害,妳还真淫蕩啊!」浩文愈说愈下流。

  我一概不回答。

  感觉他在远端得意的笑,我心里骂你这混蛋,心里却是暧昧的喜欢那玩意儿

  我两肘撑起了上半身,小脸绯红热烫,还似娇羞无比地瞟着自己二腿之间。

  骂!倪虹,妳一直在装傻,好不要脸。

  这一骂,那沈静的跳蛋突然间,用中度力道开始震动。

  想调教我?我不想被拘束。赶紧伸手把跳蛋往外拉,不得了了,它震动转剧
烈,算强度的力道。

  我整个人几乎被炸飞般跳起来,翻身趴倒。很难受带着哭腔,呼喊:「…啊
…啊…求你不要弄了,受不了…」

  我很是惊愕,谁.在远端操控它?不行,必需把它从嫩屄里拉出来。

  没办法!愈拉,跳蛋震动就愈加剧,更强的力道让我全身瘫软无力,只能用
手坞着下体,二腿夹紧,上气不接下气喃喃哀求:「…求你…求你停下来。」

  跪着求它也没用,它还是没有停。

  「…求你我又高潮了…求你…只求你慢下来。」只要不拉线头,震动就会慢
慢缓了下来,直到窗外暴雨渐停歇,它才完全停止。

  我再也不敢企图把跳蛋拉出来,不敢惊动它,怕再被凌虐一回。

  我可以躺下吗?慢慢的躺下,小心拿起内裤要穿,手软、脚软还一直颤晃,
乾脆不穿。

  体力不济,用手坞着下体,像虾子曲着,迷迷糊糊的陷入酣睡。

  半夜醒来,双脚麻木才一躺平,那跳蛋不乖又动了,体验过它的嚣张与强势
,我不敢反抗,赶快乖乖跪着,默默承受,让它不断磨蹭G点。

  慢慢知道它的个性了,别想反抗,不要收缩,不要压迫它,温柔的放鬆,它
的震动就会缓慢下来。

  我像失了魂似的忽睡忽醒,夹着绵被,像夹着谷枫的大腿,震动很缓慢,陷
入幻境,感觉谷枫的肉棒,在一进、一出,一进…一出。

  高潮,又再不知不觉中,袭捲而来了…

  「啊~天哪!…我的谷枫,人家又来了……枫!我又出来了啊!…啊!…快
插我!快插我嘛!」

  这跳蛋在我身体里,吵嚷了一夜,直到我精疲力尽在幻境中慢慢睡去。跳蛋
也我不知不觉中,随着淫水自行滑脱。

  翌晨,睡过了头,直到同事打电话来催业务,拿着相机、纸、笔,昏昏沉沉
去去观塘道。

  过二天有政要莅临,为了警力布署,长官要我画莅临场所的位置图,需有週
边街道、建物…。但是我非科班出身,根本不会画。

  垂头丧气,在渣打银行碰上郝牛,他笑我乱涂鸭。接着叫我去逛街,说要回
家帮我做,下午去毕架山花园拿,明儿就可交差了。

  我没去逛街,而是找浩文算帐。他听我轻描淡写,只是猥琐的笑,并没有承
认,他是幕后操控的主人。

  还建议我,何不上班时塞着跳蛋再穿上内裤,看它会不会启动?

  中午去混一天老麵店,没看到郝牛。半信半疑跑去毕架山花园,他真的给我
一张莅临场所的鸟瞰图。可怕!精準又详尽,在警卫对象的进出动线,连摊位卖
什么?营业起讫时间,都做出标记。

  「妳要建议主管,派员清查这些摊位,防止假冒的摊贩冲出来做惊骚状况。

  「郝牛!妳怎会这么了解警察?」问也白问。他很神,就是一团谜。

  「我忙到中午没吃,想煮芋香鹹粥,妳吃不知?」他没等我回答,就开始料
理芋头。

  只是我不解,郝牛为啥要戴手套削芋头皮。被我一问,他用刀子切一芋头块
,就往我胸口的乳沟丢进去,那黏液凉凉的很舒服。

  我想到芋头跳蛋泛起颤抖,和郝牛嘻闹之间,那芋头竟从我前胸滑进乳胸之
间了。

  「凉凉的很舒服!」我咯咯直笑。

  「别闹了快拿出来,待会妳痒到跳脱衣舞…」说痒,痒就到。我像在发情,
浑身发烫,连讲话都不顾羞耻。

  「那考你一个你不会的…」我竟然主动告诉郝牛,我用芋头冰跳蛋。还直白
的问:「怎会就如现在,那般痒?」

  妳可问对人了。我在台湾读书,女朋友家里就种芋头。

  他说我被浩文骗了,妳这同事心术不正。芋头是古老的催淫圣物,再贞洁的
女人也会成淫妇。

  怪不得,每用它来自慰都很苦。要不是守贞观念,我的第一个男人会是浩文
学长。

  要不是郝牛在场我早就脱光了,不顾羞耻掀起上衣猛搧,问他:「人家乳头
很痒啦!为什么会这样啊?」伸手去搓,愈揉愈痒。

  郝牛笑着说:「妳中毒了,芋头粘液含有草酸硷,皮肤接触会奇痒无比。」

  「难受啊!我可以借你家洗澡吗?真的很痒啊!呜呜…」冲进浴室用水洗,
猛搓乳头也没用,只想回家用跳蛋。

  郝牛果然是君子,拿吹风机来敲门,站在门外说:「水洗没效,吹风机拿去
,对乳头吹热风,忍耐一会吧!等锅里的芋头煮熟,妳就不痒了。呵!」

  屁啦!你乾脆说等芋头死了,就不痒了。

  不能搓,不能揉,想自慰不敢想,怕失态不敢碰,很难受!

  芋香鹹粥煮好,真的不痒了,但我食不知味。问他:「你女朋友呢?怎会吹
了。」

  郝牛呼呼吃着鹹粥说:「唉!我当年很帅,竟输给芋头。女朋友说,芋头冰
屌比我好吃啊!」

  「芋头冰屌?好吃?」我吵着要吃。他点头,拿大块芋头削成长条状,说这
就是芋头冰屌。

  我懂了!

  原来浩文也是坏蛋,怪不得他对我说:痒得难受只要和男人做爱就好了。

  我和郝牛,都是芋头的受害者!

  问他,被男人内射会止痒吗?郝牛说不会。

  他解释,那痒是体表肌肤的毛细孔在痒,体内粘膜不会痒,但阴道淫液呈微
酸,做爱可以中和草酸硷。而精液是微硷性,反而又增加了发痒程度。

  我回说:「我深爱其害,愈摸愈痒,有流汗还会扩散,我拿芋头跳蛋自慰后
,常痒上一整天。」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