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肉文系列 明末皖南徽居 少爷 婢女 妻子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原创短篇肉文系列 明末皖南徽居 少爷 婢女 妻子

作者:wangxi
首发地址:春满四合院
发表时间:2021/11/14

                                                    正文

「啊~啊啊。。。。少爷,插得太深了,啊~~啊,」

「他妈的骚货,给少爷我动起来,屁股扭起来,妈的~快扭。」

「啊啊~少爷你真的太粗了,奴婢~~阿~~」

「骚逼,动起来,大屁股扭大一点… …」

一声声呻吟声伴随着梅雨季节湿润的空气微微细雨从午后皖南古徽居的楼阁房间传出,房间内一个妙龄少女扎着大辫子全身赤裸的骑在一个俊朗的男孩身上,男孩背靠着墻,双手揉捏的少女肥嫩的大屁股,不时的拍打,嘴裏允吸着粉嫩的奶头,我双手掐这女孩的屁股不停耸动着… …

耸动了几十下,手都酸了,我捏着女孩的小细腰翻身,一把把女孩推躺在床上,右脚跨在女孩脸边的床上,说了一句「舔」,女孩看了我一眼,转头张开樱桃小口伸出温热的舌头,舌尖伸到我的脚趾中,一点一点的摩擦舔舐,不时把脚趾含到口中,

我跨在床上的右脚被女孩舔着脚趾,左手也没閑着,不时地捏一捏女孩的胸,扣一扣女孩的骚逼,我回头对床边伺候我的另一个女孩彩蝶说,给我倒杯茶,顺便把昨天买的大毛笔拿给我。

「好的少爷」彩蝶拿来后,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顺势把新的毛笔在杯子裏面沾了一下,笑嘻嘻的对躺在床上舔脚趾的奴婢说:「娟儿,少爷我突然要抄诗,借你的身子用一下吧!顺便沾一些你的淫水晚上作画用,嘻嘻嘻!」

我拿着毛笔沾着茶水在女孩的身上写字,新买的毛笔滑过女孩的身体,从脖子慢慢滑到胸口,在白嫩的奶子上打转,在奶头上点了几下,又继续一路向下,划过细腰,滑到小腹,还要继续向下滑到湿润的骚逼,女孩大声敏感的浪叫,又用手臂遮挡着身体,我不耐烦右脚踩住女孩的一只手腕,点了一下头,示意彩蝶把我拉着娟儿的另一只胳膊,女孩丰满白嫩的裸体展现在我眼前,毛笔在女孩身上慢悠悠的滑动,敏感的女孩「啊啊~~啊」不停的浪叫,不停的扭动,还没写完几个字都扭动的不行,根本写不下去了,我无语,把茶杯毛笔递给彩蝶,双手抓住娟儿的脚腕,一下子举起来推到她胸口,柔软的乳房已被娟儿自己的膝头挤的变成了椭圆形,牢牢的将她按住。由于她的双足高举过顶,臀部就无可避免的高高翘起,使她的密处更加清晰袒露出来,原本紧闭的逼穴也被略微的撑开了一道小缝。我挺了挺下身,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粗大的肉棒一口气刺到了骚逼的最深处。

「啊~~啊~~少爷,插得太深啦!少爷不要呀!~」

「操你妈,本少爷操你,是你修的福分,你他娘的闭嘴,只管给我叫床,叫道我舒服为止」
说着我兇狠的加大了抽插的频率,

「啊啊~啊~ 少爷太粗了,啊!~~」

婢女娟儿的娇呼声裏已带上了痛楚,年轻的面庞也有点儿扭曲。我双手使劲揉捏这她白嫩的奶子,弹滑的大奶子像是水球一样被我捏的变形,奶头从我的指缝中露出,我伸出舌尖,一点点拨挑着奶头,同时腰部疯狂的抽插,粗黑的鸡巴缓缓地拔出,又重重的插入骚逼最深处。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就像是狂风暴雨打击在平静的湖面上,永无休止之时。一时间,房间无人说话,只能听到我肿胀的卵蛋不停拍打婢女娟儿的「 啪~ 啪啪啪…….」

婢女彩蝶扎着辫子站在床边,满脸通红,汗水湿了额头,我一边不停的抽插胯下的女孩,婢女彩蝶贴心的用温热的毛巾擦拭着我操逼而热出的汗水,

在我猛烈的抽插中,我突然感觉卵蛋一紧,我知道要射了,立马把鸡巴从娟儿骚逼裏面拔出来,顺势手按着彩蝶的头,她立马明白,弯腰一口含住我的鸡巴,粗黑的肉棒被她的喉咙包裹着,挤压着,我左手按着彩蝶的头抽插,右手不忘捏着娟儿的嫩胸奶子,不一会,精液从鸡巴裏喷射出来,一股又一股,全被彩蝶含着,慢慢的咽下去,射完的我喘着粗气,躺在床上,娟儿见到,立刻下床也拿起脸盆裏毛巾,擦拭着我身上的汗,彩蝶分了好几下才把我射出来的精液全部咽下去,又喝了一口茶润润,说「咳咳,少爷你最近射出的那玩意没有之前那麽腥了,应该是最近吃素的原因吧!」说着继续帮我擦身上的汗水,我看着娟儿说:「你给少爷我舔干凈吧,我累了,瞇一会」说着我张开大腿,胯下的肉棒对着娟儿,娟儿看着我妩媚的点了一下头,匍匐下身子,撅着白嫩的屁股,张开小口,一点一点的把鸡巴含进嘴裏,用舌头转圈清理舔舐。

房间安静无人说话,书房裏一幅名为山水修行图的古画前放着一个香炉,阵阵的香气缓缓传来,微微的气息让人心脾放松,闻着熏香,婢女娟儿撅着屁股趴在我的胯间,含着我刚刚射完疲软的粗黑鸡巴,用舌头一点点的舔着,把上面的淫水全部舔干凈,另一个婢女彩蝶依旧衣衫单薄 袒胸露乳的用毛巾擦拭着我的汗水,说着:「少爷,歇歇吧」,我躺在床上张开双腿,任由婢女伺候,长长的护着一口气。深深的睡去… …

我是蔔府的少爷刚刚过了16岁,父母早逝和祖母一起生活,因为我是蔔家的独苗从小备受宠爱,我自己也很争气,从小四书五经也是学习很好,现在慢慢长大,渐渐通了男女之事,身边的婢女一个个的都被我得手,祖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蔔家到我这一代,子嗣雕零,就一个独孙,开枝散叶对整个家族都是大事。

17岁左右在家裏店面的老伙计带领下,开始慢慢管理橘子园生意,我记得是戊午年10月,我和伙计送一批橘园的橘子去金陵城送货,生意做完,晚上閑来无事在当时的十六楼裏面的淡粉楼独自吃饭喝酒,遇到一个疯癫道士硬说是我与他前世有缘,我一听有点意思又无旁人,作揖请他坐下,聊的天文地理 修仙论道 他也是对答如流,酒足饭饱后,我与他拜别,送了些酒肉银子做礼物,他尽然也没客气,直接收下,说是不日还会见面,我也没在意。

不到三个月人马回到绩溪县家中,给老太太请完安,与彩蝶,娟儿,两个婢女操逼后,伺候我睡去,当晚恍惚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裏尽然遇见了那个疯癫道士,只是这次道士居然衣着干凈,仙风道骨,旁边有一个白色的人,叫什麽长什麽样子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他非常的高大至少有2米高,散发着不同寻常的感觉,一种非常舒适安全的感觉,他们说传我法术让我能在画中修行,但我若舍弃不了贪嗔癡最后还是会自堕孽障,梦中我连忙行礼答应,他二人点头,用手抓着我,让我张开嘴,塞了一本卷着古书进到我嘴裏,尽然还有这种操作,在梦裏我都能感觉到书本纸质的粗糙在我嘴裏摩擦,我惊吓着,不停的挣脱,他们一边塞书一边说吃完后回家1天不能说话,之后无师自通,!我一边挣扎一边想着这不是梦吗,怎麽还醒不过来了,我能感觉到我的口腔被粗糙的书页刮了口子,满嘴的血腥味,

突然惊醒我从床上猛地坐起来,剧烈的咳嗽,手一摸还真是一嘴的血,喉咙裏面还是火辣辣的被东西割破的疼痛,躺在我旁边的婢女娟儿和彩蝶被我弄醒,点灯问我怎麽了,我指着桌子上的茶杯,她们马上倒了一杯茶,我漱漱口一口吐在床边的痰盂裏,全是血,娟儿一看吓了一跳,连忙喊人,众人过来,一时慌做一团,我刚想讲话,突然我记得了梦裏嘱咐我一日不能说话,我想想罪都受了,不能半途而废,拉着婢女娟儿的手,摆摆手,意思是不用慌张我再歇歇,她两伺候我久了,明白我意思,说到:少爷,我们就在您旁边,有什麽事情喊我们」,我点点头,她们边招呼众人散去。

一日不言语熬了过去,但是并没有什麽事情发生,也没有什麽奇特的,或者不同寻常的能力增长,我不禁傻笑,竟然把梦裏的事情当真了,太傻太傻… …

几年过去,家立生意慢慢做大我也越来越老道,橘子园的收益不仅能支付开支,还有盈余,我趁着有些余钱,又开始做起了绸缎的生意只是世道越来越不太平,店裏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没有起色。

未到弱冠之年,祖母便替我定了亲事,是陜西关中的刘家,成亲当天非常热闹,本来绩溪都不大,十裏八乡的都来了,我喝了家裏準备好的化酒丹,千杯不醉,不然晚上都别想洞房了,
送完亲朋乡裏,我被我的小厮顾生引到房间门口,顾生色迷迷的说:「不耽误爷的好事」,我笑道:你也来打趣我啦!」「小的哪裏敢呀」 我推门进去,看到床上坐着的新娘子还有点激动。

我走进房间裏,坐在圆桌前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慢慢地喝着,一边喝一边走到床前,按着规矩我应该掀起新娘盖头,喝上交杯酒,当时也许是微醺,我故意不急不慢,走到她旁边坐下,没有掀开她的头盖,而是一把把她搂在怀裏,这一下可把她吓坏了,我明显感觉她吃惊的叫了一声,双腿微微颤抖,她顶着盖头低着头满脸害羞,我想着处女还是有处女的娇羞,隔着盖头凑到她耳边悄悄地对她耳朵说:「夫人,咱们洞房吧,你是想怎麽洞房呢?」她害羞的别过头去,我顺势一下子掀开她的盖头,她没有丝毫的準备吃惊的转回头看着我,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她,不能说惊艳非常,但也是丰腴可怜了,她不是那种柔弱的美人,倒是丰腴白嫩,应该另有一番滋味。

一会儿,我们顺理成章地喝了交杯酒,宽衣解带的躺在床上,喝了酒的我全身发热发烫,一股欲火在我小腹憋着,我看着新娘子脱得就剩下裹胸,实在忍不住翻身压了上去,我用手一摸,刘氏的小穴未被开发还是干干的,我用右手手指慢慢挑逗,左手搂着她的肩膀,压在她身上,她害羞的闭着眼睛,紧张的脸颊绯红,呼吸急促,胸脯上的奶子起起伏伏,我邪魅一笑,亲着刘氏的小口,左手手掌正好抓着她的右胸,我的右手在她骚穴处不停挑拨,她一时被我的嘴唇,左右手不停抚摸挑逗,双手想抵挡,抵挡了下面,上面被我摸,抵挡了上面,下面被我挑弄,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我玩弄一会,小穴湿润了,对着她耳朵说:怎麽下面湿了?是想要我鸡巴了吗?刘氏还是闺阁姑娘哪裏听过我这些露骨的骚话,顿时羞的脸通红,我扒开她的双腿,握着我的大鸡巴,在小穴口蹭了一蹭,一挺腰插了进去,处女就是紧呀!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我的鸡巴捅破她的处女膜,义无反顾的向前插去,她大叫一声,双腿加紧,我见她身体紧绷,慢慢的把鸡巴抽出来,等了一下,又缓缓的插了进去,反复反复,直到骚穴没有那麽紧实,她的身体也慢慢放松… …

「夫人,怎麽样?舒服不舒服?爽不爽?」我淫笑着凑在她耳边轻轻地问。看着她的玉体在我身下婉转承欢,心裏升起了极大的快意。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她的呻吟已变的像是在哭,全身上下被我鸡巴插得香汗淋漓,小手紧紧的抓住了大喜字的床垫,无力的忍受着越来越重的压力。我决心彻底的征服她,沈声命令道:「叫!叫我夫君!我要你不停的叫我夫君,从今以后我是你的女人,叫啊!」

我看着刘氏的朱唇微微蠕动了一下,什麽音节也没有送出。我的欲望更盛,看来温柔点还是不行,想着伸手绕过她的大腿,一把握住坚挺的乳房,大声说:「叫啊!你为什麽不叫?」在我粗黑鸡巴的强力抽插下,她的脸上竟泛起了奇异的红晕,既像是痛苦,又像是欢愉。

「夫君……啊~啊……从今以后……啊啊~我是你的女人」终于,她轻启双唇,喃喃的叫出了。

娇媚的语调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销魂之意,令人从心底裏痒了上来。

听着刘氏略带呻吟的说着,我的兴致更加高了,就在这低吟浅唱中不自觉地加速加深地抽插起来。突然变速让刘氏有些适应不了,手指猛的掐进了我的臂肌,小腹挺耸,臀部翘得更高,喉咙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娇吟。

霎时间,我感到在我粗黑鸡巴的抽插过程中,鸡巴被柔软的肉洞一阵强有力的收缩,明显的感觉到骚穴在竭尽全力的夹紧了我的肉棒。

同时肉棒有一股暖流包围了武器的前端,酥麻的感觉从龟头上传来,并飞快的传遍了全身的每一处神经。所有的肌肉仿佛都僵硬了,只剩下肉棒迅速的膨胀,在阴道裏剧烈的跳动起来。

「该死!这麽快就要射了!」我拚命的想忍住射精的沖动。从我捅进子宫到现在,顶多才插了她四五十下,实在不愿就此结束。只是我再也无法忍耐了,只能更加快速地抽插,尽可能的插得更加深入些,龟头触到了她的花心,一声闷哼,灼热的精液如缺堤的巨浪一样喷出,热情的灌溉在了我新婚夫人的骚穴花心上… …

在她的骚逼裏射了好几股后,我喘着粗气,趴在刘氏的全裸身上,紧搂着她温暖的胴体。尽管一天的宾客应酬让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好好操她,但我的手指却仍未满足的在对她不停探索。

她害羞着闭着眼睛,一声不吭的任凭我的手指上下得手,胡作非为。俏脸上犹带着令人心跳的晕红,万千柔丝乌云似的洒在枕边。浑圆的乳房上,印着我刚刚刺激过度抓出的几道淡淡的指痕。原本整齐的阴毛乱的一塌糊涂,几丝浆白色的黏稠液体正从娇艳的骚逼间淌出,缓缓的渗在了床单上。

我看着她那害羞娇柔的模样,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精虫上脑,蛮不讲理的粗暴了。只是新婚夫妻陪礼的话却暂时说不出口。憋了半天说了一句:「夫人早日歇息吧!」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无非就是家长裏短,几年时间我的夫人刘氏给我生了2个儿子,老太太非常欢喜,女婢中娟儿怀了孩子我也破例升她做小妾。

天启七年七月,这几年外面不太平,收租的伙计都不愿去外地冒险,没办法我自己硬着头皮去陜西关中的铺面收账,偏巧遇到了农匪起义,在大街上乱杀抢货我躲藏不及,被起义的小娃娃用刀砍伤,流血过多,喊着顾生来扶我,回头一看,顾生看我被砍,立马撒丫子跑了,真是狗奴才,我自己感觉到胸口麻了,慢慢的拖着身体靠在街边墻角,头晕了,低头一看大褂上全是红色的血,晕死过去,恍惚间,当年的疯癫的道士出现,笑瞇瞇的带领着我,恍恍惚惚瞬间来到了千裏之外的绩溪老宅,夫人还在家中,儿子们都在,我看到他们心中大为伤感,道士带着我飘蕩着来到自己的书房,指了指墻上的画,尽然就是当年我拿娟儿淫水蘸墨汁画的那幅山水画,说到:「去吧,进去吧,好好修行,保你元神不灭,」我听着话,心中无喜无悲,低头扎进画中… … (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