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系统】 第十三~十四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她悲伤
2020/4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或SIS001
是本站首发
字数:10506

             第十三章 贼喊捉贼

  莫倩妮毕竟已然冷静了一个上午,少许的雨打风吹让她的头脑在这刻仍然很
快的清醒了过来。她纤手攥着的小拳头慢慢舒展,若无其事的抹去了俏脸上显得
无助的眼泪,呼吸平稳下来,随之像个抓贼的主人一般,没有丝毫预兆提醒的轻
轻打开了林若溪闺房的小门。

  吱嘎吱嘎的声音在这香艳的氛围里显得更加不和,正做着人生大事像个小女
生毫无主见的挂在他胯下的林若溪很快感应到了这份不和。媚眼中带着幸福泪光,
一对马尾轻轻摇摆的林若溪不由好奇的探出了娇喘连连的嗪首,她呆住了。

  突然打开她闺房小门的人竟然好巧不巧又是今天在办公室" 无意" 间撞见她
和白夜好事的莫倩妮,林若溪这刻真的很呆,她不是很能明白,平时最尊重她最
疼她的闺蜜今天怎么就一而再再而三" 冒失" 的打开了她的门呢……而且每一次
都撞见她跟白夜的香艳场面,她总觉得,似乎是有些太巧合了?

  在她娇躯上抽插刚戛然而止的白夜,在他的透视中,莫倩妮的激动流泪冷静
下来的整个过程都收入眼帘,这让前世熟读后宫文的白夜更加慌张了起来。

  " ……甜美细腻的小女孩觉醒成为心机满满的女人了???"

  白夜越想越觉得有点害怕,小手不自觉的把胯下的林若溪揽了起来并且还深
深的抱紧,感受着那份清香温热,他激动的心情总算是平静了少许,可怕的事情,
却才刚刚开始。

  此刻的林若溪像个初尝糖果的小孩,不论遇到什么事情,对自己本来的高冷
美艳形象会有多大的影响,只要白夜一抱一亲呢,她刚刚准备好的冷艳就瞬间垮
掉,又像个小猫咪一样,自觉的盘起盈手可握的腰肢,整个人躺在了白夜的身上。

  两者在莫倩妮面前仍然不自觉不要面子的亲呢秀恩爱让她的小脸气的呼呼泛
红,美腿不自然的频频踩在地面,那黑色的高跟这刻踩的分外的响亮……只是那
两人仍然顽固抵抗的抱在一起!

  莫倩妮真的是气的上头伤身,这刻的她,像是一位母亲凑巧撞到了分外亲密
的兄妹两人,最致命的是,自己昨天还跟她的哥哥做过苟且的事情!她也确实带
入了角色,一咬牙,像是她初来公司时看到林若溪教训部下一般,小手一伸,一
狠心更是一,压着那对双马尾,一手突然的闯入两人亲密接触着的肌肤,一把把
白夜怀里趴着的小若溪整个人提了起来。

  那惊人的臂力,抢走若溪前还不忘捻了捻白夜肚子的小手,还有把若溪抢在
怀里后那硬气的马尾上的一甩,随着那可怜的马尾一把撞在了林若溪的俏脸上发
出让白夜万分心疼的娇声,白夜终于清醒过来,感觉来者不善。

  " ???"

  白夜陷入疑惑之中,林若溪伴随着那对小马尾的左摇右摆以及脸上那淡淡的
痛觉,也朦胧的抬起了头,不敢相信的看着一直对她百依百顺千般尊重的莫倩妮。

  莫倩妮不为所动,那揽着林若溪的小手愈加用力,慢慢抱着这娇弱可欺的身
子移入了那面林若溪日常打扮所用的镜子里。

  镜中,昔日冷艳高贵的美女总裁,现在正衣群轻掀,马尾边刘海被玩弄的极
度不整,莫倩妮慢慢把手放在了那白丝缠绕的美腿上,轻轻的打开了一条缝隙,
那本被蓝裙堪堪遮掩住的余下的爱液同着那遗落穴中的白浊精液,在倒映的镜中
都一步一步的印入了林若溪那有些呆滞的眼帘中。

  林若溪看着自己那修长白皙的美腿被心爱的闺蜜盘起的模样,那幼稚的马尾,
未散的潮韵,遗留的精痕还有那滴滴落在地面发出另类水声的爱液,她心神巨荡,
小腿微微抵抗,俏眼一瞥,正是想要逃避自己这副堕落的模样。

  她怕多看几眼,会对这才几日的情人,越陷越深。

  可往昔的好闺蜜没有满足她的这个简单的请求。在林若溪的余光中,她却看
见了莫倩妮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冷漠中竟似带着些许曾经的她第一次进入林若溪
家门观望时的,一种羡慕?林若溪大脑运转,正要联想出些什么。

  但下一刻的莫倩妮,却做出了让她这个上司闺蜜,意想不到的举动。

  莫倩妮高高的举起了小手,给了她一扇响亮的耳光!

  " 能不能醒醒!我曾经聪敏高艳不可一世的总裁大人!我的大姐姐林若溪!
"

  林若溪在这突如其来的灾祸中还没来得及反抗,那本来就松弛的挂在下身的
短裙,又被莫倩妮粗鲁的扒下来,落在地上的裙摆摇晃停滞那刻,林若溪的眼神
也呆滞了,随之而落的,还有那被莫倩妮高高盘起,积攒了泉泉精液的美腿。

  一泻而下!身下被林若溪努力遮拦着的水渍在失去阻碍的刹那宛如山谷中被
打开的瀑流,华贵的地板沾上了白浊的污渍和那清晰可见的响声,诱人的白丝沾
上了顺源而下的精痕还有交合的余液,白丝里的白嫩美腿,此刻感受到了不可言
喻的肮脏快感,最致命的是那丝无孔不入的精液,最后流落在了那十只纤纤玉趾,
在林若溪那习惯的一番十趾紧缩又舒展之后,更是完完整整给了那双美腿,一场
另类的按摩。

  " 你看看自己这毫无锐气的眼睛!软弱无力的小腿,肮脏四流的下身,婊子
一般的马尾辫!"

  莫倩妮冷漠的话音阵阵流入了林若溪耳中,与此同时,她还自作导游一般的
从上而下的摆弄了一回她那刚失阳热的娇躯,最后,那黄蓝相接的清新校服也被
莫倩妮无情的剥下。

  " 2天了!我不知道前天你是在何处做何事,但那天我还有公司里的人给总
裁你打了多少电话,你不接就算了!难道事后回公司了也一点事情都不管吗?今
天!今天你又在你以往热爱且努力着的公司待了几分钟!又真正为你林若溪自己
的公司做了几份事!"

  " 我一转身你人就不见了!就这么热心的想把闺房同你自己那娇贵的身子送
给这个男人!?我不知道他怎么就吸引到了你!但就算你再怎么爱他!你能不能
看看自己现在这副除了他什么都不要的这小女人的样子!"

  " 若溪!林若溪!你是总裁,你是我们公司不可或缺的总裁!你现在打算要
这么一个废物男人!甚至连曾经的担当和责任!都一份都不想再承担了吗?你醒
醒好吗?"

  " 你好好看看自己现在这副肮脏的样子!还像那位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
运筹帷幄的美女总裁大人吗!是!你还算个美女!但是那种当婊子的美人你知道
吗!你明白吗!"

  白夜在一边小心翼翼的听着,心中问号逐渐增多,越来越搞不懂他的小倩妮
到底是想干什么,还有从镜子里看来,怎么感觉莫倩妮成了从前那个美女总裁,
林若溪反而成了那个被教训的下属……

  "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但是倩妮你骂轻点啊!你口口声声骂的这个废物
男人,昨晚才刚刚给了你极致的享受好吗!等等……我在想什么!这是渣男思维
我透!"

  白夜越想越慌,感觉自己变的对一个小若溪不坚定起来了,当然……跟莫倩
妮上床那刻就已经凉凉了。白夜叹了口气,眼睛丝丝不漏的看着那香艳的镜面,
正想继续他的偷看两媳妇的对骂和挑弄。他万万没想到……

  莫倩妮突然把听完话之后更加小孩子般的林若溪抱到了床上,可怜的总裁大
人这下被自己下属数落的无地自容,竟是乖乖的挂在莫倩妮的衣带上,盘着那低
声下气的俏颜,埋在胸怀之中。

  倒是哭了没做过太多重活的莫倩妮,在一顿臭骂还有激烈运动后,把林若溪
搬到床上的莫倩妮,有些气喘吁吁,她白了一眼趴在床上看戏的白夜,小嘴里难
以察觉的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便是美腿一蹬,一脚把白夜整个衣冠不
整的身子打落在了地上,头发也在地面碰撞的散开,刚刚还兴致勃勃的白夜,眨
眼便滚落地面,像极了一只落汤鸡。

  白夜顿时有些懵逼了。

  " 臭男人!离我跟若溪远点!给我滚……" 莫倩妮心里一疼,感觉滚字有点
太狠,又改了改口,假装气汹汹的道。

  " 给我溜出去睡沙发!我要好好教育教育我家若溪!你给我出去!"

  白夜无辜弱小可怜无助的看了眼若溪,得到的……是若溪一个同样弱小可怜
无助的眼神身子还更加缩进了倩妮那柔软的怀中。

  白夜的小心脏微微一痛,一时明白若溪这是暂时被倩妮这妮子打败了,也不
知道倩妮葫芦里到底是什么药。失去靠山的白夜,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娇弱又妖娆
的林若溪,又偷偷看了眼仿佛在愤怒之中的莫倩妮,最后还是深深叹了口气,灰
溜溜的溜出了房间,并且还自觉的关上了房门。

  一个人孤零零的趴在了沙发上,留了两个老婆在大床上大被同眠,这就是朴
实无华的后宫爱情吗⊙▽⊙……

             第十四章 成全与放纵

  夜至半更,这是黑灯瞎火的深夜,林若溪小心的睁开那对好看的双眸,小眼
珠微微转动,像是打探着什么情况,莫倩妮仿佛是姐妹情深,心意相通一般,同
样睁开了小眼,只是那娇软的身子轻轻晃动,让被骂的有些胆小的林若溪,赶紧
平复了呼吸,又装模作样的" 熟睡" 了起来。莫倩妮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眼睛
不时的打量着林若溪睡眠的状态,黑暗中她看不到那一巴掌的痕迹,但莫倩妮还
是不由得流落了几滴泪珠,她小手轻轻抚弄着那有些发热的俏脸,检查林若溪是
否还醒着的同时,想起自己晚上那时候的力度不禁心如刀割。

  她倔强的压下了眸中的泪光,小嘴轻动。

  " 若溪……对……对不起……"

  说完,她像个入室的窃贼,小心翼翼的爬下床,轻声的打开门迈步离开了。
她没发觉的是,一直没有动静的林若溪在门打开的瞬间睁开了美眸,眼睛中晶莹
剔透的泪,像是明白了什么。

  在确定莫倩妮离开后,她着上一身轻裳,也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 果然……跟白夜有些关系是么……"

  她这刻终于明白了这几天莫倩妮的反常是从何而起,心中翻滚的思潮让她微
微突起的胸脯,也在不自然有些汹涌的波涛。

  有了目标,聪慧的她很容易便跟上了莫倩妮的步伐,让她没想到的是,莫倩
妮的胆子不小,居然把大厅的灯光都开的透亮,让她灵慧的眼睛一出门就清清楚
楚的看见了,睡前还如她这个往日总裁一般训诫自己,恶骂白夜的莫倩妮,这刻
像个乖巧的丫环一般,如兔子一般的蹲在沙发般,轻声细语的在唤醒着愤然睡去
的白夜。

  灯光透亮她却是误会莫倩妮了,这通明的灯火是坚信他的若溪一定会出来给
他开门放他进去暖和的白夜,固执的困到睡死也没有关掉的灯火。只可惜这刻,
居然成了让她林若溪,完完整整的录入两人罪证的最佳帮手,醒来的白夜会不会
哭死呢?

  林若溪看到这副场景只觉身子一软,就是要瘫倒在地上,见惯大风大浪的她,
在亲眼所见她最亲的闺蜜在自己老公面前搔首弄姿之后,差点便是直接垮掉,她
咬了咬牙,更加小心的慢慢跨步,望白夜睡姿的出神的莫倩妮又怎能发现,她的
大总裁这会已是静悄悄的蹲在了她和白夜的大沙发背后了呢?早已经饥渴难耐的
莫倩妮,面带红霞的趴在白夜的肚子上,在温柔的唤醒没能获得成效的这刻,已
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她,打算做出更加激烈而火热的唤醒计划。

  沙发后的林若溪这时也小心翼翼的在沙发后探出了头,在那门缝一般的视野
之中,不幸又看到了让本就咬牙切齿的她差点把牙齿咬碎的风景。

  林若溪怔怔的眸光在倒映着,莫倩妮正盘动着曼妙的娇躯慢慢爬上了沙发,
修长白皙的美腿没带一丝遮掩裸露蛇行盘挂在了白夜的大腿上,那平日里灵巧有
力的小手,这会正有条不紊的活动在白夜的上身,一步步的剥开了白夜防御极低
的衣衫,很快那她都才刚刚熟悉几分的躯体毫无遗漏的流露在了她曾经最好的闺
蜜,莫倩妮的眼中。

  最让林若溪气急的是,莫倩妮的眼中此刻满是一种得逞的幸福,她又轻轻拨
开了自己上身仅剩的花色亵衣和那黑色蕾丝的诱人胸罩,张开了那透红的樱唇,
有些急性的对着白夜那鼾声未消的脸蛋上的嘴深深吻了下去,在那妖娆好动丁香
小舌的不断挑逗之下,本就睡意轻轻的白夜,这刻感受着身子突然的暖和和鼻边
传来的清香气息,终是有些迷茫的醒了过来。

  朦胧的景象在眼帘消失那刻,白夜的大脑也慢慢清醒过来,他感受着嘴唇的
挑弄自然的张开了嘴巴竟是刚刚好的把那活动着的粉舌整个吞了进去。这有些熟
悉的触感让白夜微微一愣,小脸一僵,便是同着欣喜白夜终于唤醒的莫倩妮睁开
的水灵灵的眼珠,大眼瞪小眼的张望了起来。

  " …………"

  " 倩……倩……倩妮?"

  白夜现在有点呆滞,甚至已经十分怀疑自己还在梦中,慌张的不停眨眼,那
被莫倩妮一早便十指相扣的手掌也一时变的不太安分。

  " 是啊!阿夜我……我把若溪给哄睡着的,今夜不会有人再……再打扰我们
了……厉害吧……"

  " !??"

  白夜这才恍然大悟,一脸讶异的看着占有着他嘴唇环抱着他身子贪婪索取着
的莫倩妮,挣扎的逃离那火热汲取着的樱唇,苦笑道

  " 我说你这妮子今天怎么回事……好家伙……等下要是被若溪发现了!一个
都跑不掉!""

  " 没事!"

  莫倩妮娇横的夺回了白夜的小嘴,细细撕吻了一会,表情无所畏惧的用力道。

  " 反正……反正……我两昨天都生米煮成熟饭了!"

  沙发后,听到莫倩妮这句话,林若溪蹲着的身子一阵颤抖,之前的猜想她倒
还好……,可现在生米煮成熟饭都从倩妮口中说了出来,林若溪瞬间便理解了含
义,但理解后,心底却溢满了彻彻底底的寒意!毕竟当了多年总裁,她深吸了一
口气,还是没有就此爆发。

  白夜这一清醒,加上刚刚那些亲密的接触和热身,这会的莫倩妮早已是情欲
难抑,在白夜走神还没想好对策的片刻,便是快意的剥掉了佳人身上最后的一抹
遮挡。随着红色亵裤的轻盈飘落,莫倩妮又顺势压在了白夜的身上,那芳草萋萋
的桃花源盛放出了鲜艳美丽的灿菊,小手顺势不失分寸的灵动解开了白夜的三角
裤,暖和的被子被莫倩妮用力掀开,在她朝圣般的把洞口徐徐开放给白夜那根巨
龙深深插入之后,当两人的裸体热烈而无缝的重逢之时,那在灯光炽热照耀下红
霞一般的美背,这一刻仿佛成为了笼罩白夜身躯新的被单。

  火热的欲望被这如天降之物的莫倩妮美体的挑弄下,如星星之火在白夜的躯
壳里逐渐燎原,刚苏醒时的理智,没在那樱桃小嘴的汲取下坚持几个呼吸,便自
觉的伸出了口舌,和莫倩妮的粉舌交互的撕吻了起来。

  那原本老老实实的下身之龙,在受到莫倩妮那娇嫩湿润的桃花源洞盛情款待
之下,也是招架不住的交出了自己的热情,如同火种遇到了桶桶相连都汽油,所
有的理智都犹如那钢桶的遮挡一般在内部着火之后一触即毁,白夜不再思考被发
现的悲催命运,男人的倔强让他感受下在女人下体交合的不齿,他要找回属于他
白夜的主动权。

  宽大的沙发也不足以把两人激烈的动作掩饰的细微,剧烈摇晃的沙发之后,
是感受着这份震动的林若溪越发凄凉的心境,一丝不大不小的血缝在林若溪那精
致的玉指边缘由于不断收紧的拳头意外的生成了,晶莹的泪珠在那好看的眼眉中
含苞欲放,她一手死死抓在沙发的布料,却没有丝毫行动。

  因为她知道,这时候的一点意气用事,带来的结果都只会是白夜和莫倩妮都
相继的离她远去,说不定那两人在少了她的存在之后,还能成为一对让人艳羡的
情侣呢,林若溪自嘲的笑了起来,她呆滞的把目光放在了光滑的地板上,脑海中
不断盘旋着莫倩妮往日的样子,还有白夜的各种好。

  她在思考,这时候站出来揭穿他们谩骂他们,最后受伤最重的……到底是他
们?还是她林若溪自己呢?老天弄人,它偏偏就让她林若溪这几十年人生中除了
母亲奶奶最最重要的两人,就在她的面前,做着背弃她的苟且。

  林若溪又不由想起了床上莫倩妮跟她讲的那句对不起,又想起这两天莫倩妮
神态行为的不同寻常,了解倩妮的她,这时回味带入进去,一时也是感受到了倩
妮在看她同白夜亲热时的感受。

  " 这就是报应吗?"

  林若溪思绪万千,觉得自己走到了一条走错便是万丈深渊的岔路口,失去白
夜或倩妮,都是她林若溪一丝一毫都不想承受的代价。

  " 可怎样才能不失去他们呢!"

  在林若溪的漫漫求索之外,莫倩妮同白夜的苟且之事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漫无思绪的她,翘首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再一次偷偷摸摸的探出,香艳的现场如
同情景再历一般都,落入了她的眼帘。

  泛黄的灯光下莫倩妮雪白肌肤光滑的盘踞在白夜的胯下,一双修长白皙的美
腿迎合着攀上枝头的白夜,敞亮的打开了那一扇诱人的门窗,下一秒,林若溪便
亲眼看见了自己刚刚到手的便宜老公,用着那还有着昨日她温存余温的巨龙,煞
有介事的一阵蓄力,便轰隆隆的闯进了她美妙闺蜜莫倩妮的花门。

  林若溪一时之间思绪五谷杂粮,俏手仿佛也受到了那股直击心灵的急火,由
着修长的红甲,慢慢流出丝丝鲜艳的血色,珍珠般光亮的泪光在柳眉边上,悬挂
欲坠,像是冬天玄冰消融滑落的雨水,冰冷盘踞了她的整个娇躯,林若溪沮丧的
低下了嗪首,天鹅般的雪颈,第一次对昂首挺胸觉得那般厌恶,雪白修长的大腿,
失去力气般的垮在了沙发边,整个人都如一条盘在地面的蛇,在这漫长的夜里,
渴望着遗忘世事的冬眠。

  在混乱之中,林若溪那草草穿上的长裙慢慢张开了一个小小的幽径,迷人的
俏手在无处安放下,竟是自然而然的往里探了几探。林若溪另一只小手按压着自
己的樱唇,可沙发传来的振动越来越频繁,两人那交合之中又害怕惊醒她的喘息
声,虽然还未势大,却也让就在沙发下蹒跚蹲着的她,听的真真切切心如刀绞。

  可这旖旎的氛围中,也激起了林若溪夜里本就没释放完全的欲望,在头脑火
热的这刻,她那原本庄重优雅的俏手,已是没有分寸的摸入了自己的花穴,那亵
裤被自己轻而易举的掀开,灯光下沙发底,那淡淡的黑色森林微微招摇,随之而
至的,便是那指尖的轻轻一触。

  地表,掀起了一声轻声刻意压抑着的嘤咛,食过其味动过其禁,耳边跌宕起
伏的呻吟与振动,更是给了林若溪沉浸下去的推力,那修长的指尖不由又往下深
入了几分。

  林若溪用另一只小手紧紧压住了香唇,在这隐秘的沙发下,她无法抑制的第
一次,触碰着自己身体的禁区。

  沙发上,白夜与莫倩妮的激流勇进,也进入了白热化的时期,莫倩妮那泉水
四溢的花穴紧紧吸取着那根得之不易的阳具,徐徐传来阵阵不休的水渍声,绯红
的脸上梅花般娇媚的俏眼,带着浓浓的爱意,不时的看着白夜那本不算俊俏的脸
蛋。可情人眼里出西施,莫倩妮难耐的看着,那迷人性感的小嘴从上而下的吻着
那刻入心扉的脸,最后深深压住了那嘴唇,身下,那花穴送的愈愈深入,身上,
两人的汗水也缓缓交融于彼此之中。

  " 阿夜!…………,我……要!"

  莫倩妮在百忙之中,感受到了那雄厚阳具初入时喷发便颤动的信号,目光洋
溢着幸福,请求那浪深入其心的涌出。

  这娇甜的声音在下方的林若溪听来,却是另一种喷发的信号。在被闺蜜背弃,
男友隐瞒的愤怒之中,在白夜和莫倩妮偷情自己偷偷的在他们的下方自慰的刺激
之中,在白夜即将把本该只属于她的精液赠于她人的此时,高贵优雅,举止大方
的林若溪,也在百般刺激之下,自我弄出了她人生中的第一缕自渎的爱液。

  刚还压制的刚好只有自己听到的呻吟声,也在这刻失去扼制的急剧扩大,上
方本就心虚情爱着的两人,敏感的神经也快速的捕获到了这可怕的信息,可白夜
同莫倩妮的情事,此时也好巧不巧到了某种顶峰,激流的爱液同着白夜那压抑不
住的白浊精液在快感和被发现的恐惧之中完成了彼此的交互,莫倩妮那褪去的湛
蓝长裙上,华贵的沙发上,都留下了两人肮脏的罪证,而被那声熟悉呻吟惊醒的
白夜,却是急急的抽出了自己的肉棒,慌张的扶着莫倩妮那情爱下颓废的身子,
两人的眼睛望向了本在视野之外的沙发下,在自渎之中泄一地江流的林若溪,也
正有些无神的,看着两人出现的上方。

  白夜那还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林若溪那衣衫不整的身子和那蜜
穴下川流不息的水流呈现在他的眼睛,他刚刚还在莫倩妮花园里激流勇进有所收
获的阳具,一下子吓的软了下来,整个身子都慌张的脱离了莫倩妮的腰肢,垮在
了地上。

  " 若……若……若……若溪?"

  白夜恍若梦中,看了久久,仍觉得眼前的人,不是那个印象中高贵优雅的总
裁若溪,可他捏了自己一下,却没有醒……

  林若溪望着看了她人便整段垮掉,连身下阳具都一起软掉的白夜,虽然心气
未消,也还是忍俊不的一憋嘴,又发现自己竟是以这副下贱的样子出现在白夜和
倩妮面前,脸色一僵,小手慌乱之中总算离开了自己的花穴,端庄的盘起了那凌
乱的美腿。

  眼神一凌,看着沙发上呆住的莫倩妮和那垮在地上的白夜,一时便想起自己
的对策来。如果一味责骂,白夜和莫倩妮这对狗男女当然理亏,可是两人这般退
让,怕是另一种的加深感情,她林若溪的好闺蜜和男友,可能也就此结成一对了。

  这是她林若溪想要的吗?显然不是,无论是莫倩妮还是白夜,林若溪的心里
至今还是无法割舍,况且自己这副样子出现在这对男女面前,再破口大骂,不是
明摆着告诉两人自己是清醒的,还偷看着两人的偷情可耻的自渎了?做惯了总裁
范的她,又怎么肯承认自己的内心,是如此饥渴呢?

  既然这副样子被两人看见,看来也只能发情到底了。林若溪在心里盖棺定论,
觉得自己有些可笑,那本来有所明亮的眼睛,再度混乱起来,林若溪慢慢站起高
挑的身子,眼神诱人的望着地上瑟瑟发抖等待处置的白夜,媚笑连连,灯光下亮
晶晶的高跟,眨眼已是带着恶意的压住了那软下去的阳具,她装模作样的踩了几
踩,却像喝醉酒般的没有用力,底下目光逐渐惊恐的白夜以为林若溪已是恨极的
打算灭了他的命根,毛孔直竖正要落荒而逃。那轻盈多姿的腰肢却在下刻跌落云
端的落入了他的怀中,骄人的小嘴一丝不漏的接管了他的嘴唇,连连撕吻,粉舌
不懈的钻着他的口缝,想要进行进一步的汲取。

  几度尝试过后,呆住的白夜还是没有开窍,林若溪停下了亲吻嗔怪

  " 怎么?你还知道害怕啊!软了?跟宝贝倩妮交欢时候不还硬邦邦的吗!家
主我在底下可是听的真真切切的呢!现在正宫这样衣衫不整不成气候的趴在你身
上!你的男子气概呢!把本宫弄到床上去啊!难道……"

  林若溪的面部表情逐渐狰狞,又阴森森的狠道。

  " 倩妮才是正宫,我才是那个小三不成?"

  小三这意义极坏的词语在自己闺蜜口中说成,让沙发上呆滞的莫倩妮心神一
荡,她小心点掩面在沙发里,传来少许却持久的抽泣声。那娇弱刚刚开垦的身子,
微微的颤动着。

  让还在装硬却一直观察着莫倩妮的若溪也不由的心里一疼,林若溪明知道这
样的闺蜜不值得,心中,却还在不由自主的为她着想。

  " 可能……跟倩妮一起伺候这死白夜……也……也能接受吧。"

  一个可怕的想法,已经在她的心里慢慢落根了。

  声音也不由的弱了几许……" 我……我不管,反……反正我是正宫……我要
去床上跟你做!"

  这一晚的所知所见,还有那留下几分余田未得耕耘的气愤,这刻都随着眼角
上再无法悬挂的泪滴一同释放,沾湿了林若溪那艳若红霞的肌肤,也沾痛了白夜
那颗本就愧疚的心。

  他乖乖的听从若溪的哭声,把那盈手可握的娇弱身躯纳入怀中,轻轻抚拍,
嗅着那阵扑鼻的清香,便是要这绝美佳人带入闺房之中。

  " 等……等下"

  林若溪迟疑了几分,眼神又望了望那无助无力的趴在沙发边小声哭泣的莫倩
妮,还是于心不忍没狠起来。

  " 把……把……倩……倩妮也带上吧!"

  说完这句话的林若溪,像是生自己太过心软的气,又像是羞耻自己居然想同
一个名义上的小三,一起在自己的闺房里共享这个丈夫感到脸红,把整个小脸都
埋在了白夜抱住她的怀里。

  白夜听完先是一愣,片刻便明白了林若溪的意思,脸上满是不可思议,接着
又是一阵感动,他小心的盘出来一只手,一只手紧紧的揽着若溪,另只手又有力
的抓住了听着林若溪话语有些发愣的看着两人的小倩妮。

  紧接着,便是一手一手的把两个佳人揽入怀中,火急火燎的抱入了洞房中。
而在心中,白夜正进行着男人的求助。

  " 系统?没冬眠吧?快快快!给我兑换金枪不倒!男人不能说不行,更不能
这个时候说不行!"

  " 在。一千万货币扣除,能力已到账,请查收,另外,请宿主注意早些自主
回贷。"

  系统不出意外,及时的发放了功能,那不知吓趴还是射趴的阳具再次给力的
汹汹顶起,让埋在他怀中生闷气的林若溪也从美腿的触感上感知到了那峰的挺立,
脸颊一热有些好色的探出脑袋,低头看了一看,莫倩妮也是一样的探出来,两人
收首时凑巧的完成了大眼瞪小眼,莫倩妮愣了一下,又带着女人都懂的眼神看了
看若溪,随后又埋下了脸。

  看着两人的小动作和自己下身的重新鼎立,白夜自豪一笑,心里默默给系统
点了个赞,至于还贷?" 我白夜什么时候借过钱?呵!"

  三人的各怀心事中,那闺房的门也再次被白夜打开了,不一样的是,现在的
三人,此刻已然是彼此坦诚相待了。

  林若溪凝视着那余兴未干的被单,又望了望那眼神中满是渴望却小心翼翼的
隐藏着的倩妮,眯了眯眼。

  " 倩妮也很苦了……成全……便成全吧!"

  她心想。

  房门在杂想之中,缓慢合上了,白夜把两人弄在了床上,一时获得雄力正要
找发泄的他,三下五除二的滑落了林若溪那本就欲盖弥彰的衣裙,素衣白裙的掉
落还伴随着被单的轻轻掀起,白花花的两人,下刻都被白夜纳入了被中,那边上
的床灯也被白夜顺手关上,在黑暗的被窝中,概率选到的佳人,在他看来,更是
一种刺激。

  但期待已久又足足半晚未得滋润的林若溪可不想让白夜有机会实现这番想法。
竟是仗着高挑的身子还有对自己被窝的熟悉极快的找到了身位,无缝压在了白夜
的身上,莫倩妮回过神来,已是无缝可入了,只能怔怔的窝在被单里,美腿跟随
着白夜身上林若溪那阵阵从上而下的抽插,不断传来让她情欲迭起的颤动。她趴
在白夜另一边的身上,小手靠着疯狂索取着的曾经高冷典雅的总裁,眼角的泪光
在黑暗中都有着别样的明亮,小声的唤道。

  " 若……若溪……给……给我留点"

  林若溪依然颤动着身躯,脸上带着黑暗中看不到的坏笑,装着些阴阳怪气的
嗲声道。

  " 别呀!倩妮,之前不还说我总裁没总裁相,像个不爱惜自己身子的婊子嘛,
怎么才刚刚像婊子一样给我的相公玩了,现在还这么贪婪的想蹭进我相公怀里呀。
"

  阴阳怪气是阴阳怪气,林若溪也不想太气到莫倩妮,她微微探出嗪首,小齿
微张,咬了一咬莫倩妮的脸皮,轻声嗔道。

  " 傻倩妮!像个高冷总裁手下的样子嘛!呐……这憨憨的猪头给你先用着!
"

  " 啊!"

  莫倩妮先被数落一顿又喂了颗糖,有些呆住,林若溪叹了口气,自己动手便
是小手一歪把刚刚失去她樱唇的白夜猪头,碰入了莫倩妮唇中。

  身下,那高高耸起的酥胸也不由低了一个身位,落在白夜的肚皮上,翩翩颤
动,给四处开花的白夜带来层层舒爽的快感,身下,那恰如其分的白丝带,紧贴
着白夜的脚趾,也把那奇妙的触感绵绵不断的送入了那情欲充斥的大脑之中。

  蜜穴中,得到能力后愈加雄厚挺立的阳具,像个出征百战的将军,抽插的愈
加娴熟而凌厉,林若溪那柔嫩的花穴似朵风中摇曳的花朵,不断的张合闭塞,阵
阵快感,交互着两人的酮体,也点燃着今夜的不眠。俏皮的马尾微微倾倒在了白
夜的两侧,呈现着一种,名为臣服的形状。上身,莫倩妮正用心的挪动着她那清
甜湿热的香舌,贪婪的汲取在那她唯一得到的田地,深深压入白夜嘴中的香舌带
来一层又一层的香津,那不经意间已是不再紧压的娥眉,这刻也洋溢着一泉,又
一泉的幸福。

  黑夜后,将是明天。

  成全后,固是放纵。

  ps:⊙▽⊙好久不见……还是没能写完……下章……下章一定,边想边写
哭了,双飞好难,要是写正常小说,我感觉自己还能拖个几万字emmmm最后
日常求赞求评哈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