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江艳潮】(序)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fly001
2021年12月4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7800

  什么题材都该试一下

  煊帝二十三年,本是分裂的西域诸国突兀联盟,将占据大片土地的大商军队
赶出西域,更是将移居西域的大商子民屠戮。

  商帝鲜于煊大怒,调集十九洲军力直扑西面,哪料到西域竟改良火药造出强
大的连发火器,一支千人火枪队就抵得上数万人,本就是客场作战、水土不服的
商军遭受迎头一击,士兵死伤惨重。

  鲜于煊御驾亲征,带领刀枪不入的铁甲重骑欲一雪前耻。

  马踏西域,好不威风,纵是火枪也伤不了铁骑分毫,直杀到西方圣城梵萨城
下。

  面对乌黑一片商军的是更为乌黑的炮孔,重甲骑兵被震碎内脏骨骼,变形的
铁甲就像钢铁棺材埋葬了他们的生命。更遑论一般士兵,炮弹如天火般炸入人群,
血肉横飞。

  看着军士如草木般死去,商帝本不苍老的脸庞如同枯木,在亲兵护卫下仓皇
逃离。

  回帝都辉阳不过几日就撒手人寰,死前紧紧握着太子鲜于赋之手,再三叮嘱
必要发展火器,否则大商将亡。

  鲜于赋虽然算不上洪才大略,但也是个不算愚笨之人,知晓大商之败不在军
力、不在人心,输的是军备,则令工部召集天下巧匠防止西方火枪,人才济济的
大商不到一年就有所成就。

  此时,西域联盟已经出兵以复仇名义强攻大商边境,三个月攻下丰州,五个
月明州沦陷大半。

  老将宇文承安临危受命务必拖住联军于明州,以给工部时间研制量产火枪。

  西域联军久攻不下明州,只好将火炮从后方调来,准备轰开城墙。

  之前战争中,倒也用过这种方法,可大商将士也不是傻瓜,直接用巨石堵住
城门,其它城墙须得挨上好几炮才能有个供四五人通过的豁口。

  诡异的是,每每觉得有所成效时,将领人物却被人暗杀,弄得群龙无首,因
此败亡。

  宇文承安恐防死于宵小之手,特请鲜于赋赐予暗卫一支用以防身。

  那暗卫皆是女子组成,穿着高叉夜行衣勒出一段小蛮腰,两条健硕丰满的大
腿白晃晃的露在外面,紧缚的围胸也裹不住圆硕的胸脯。虽是蒙着面,料想也是
个个国色天香。毕竟暗卫一职可不仅仅是保安工作,除了满足在外出巡的商皇肉
欲外,一些喜好重口游戏的王子王孙也常常将她们作为肉玩具,修为不低的暗卫
很是耐玩。

  守城至今一月有余,终于见到火炮被推上战场,宇文承安心中忐忑,老将经
验虽然丰富,也只是对于冷兵器而言,自火药大规模应用于战争,无论战术还是
战阵都有了不小改变。

  城中百姓已经驱散,路上布置满了路障,许多民舍被拉倒作为屏障。火枪子
弹直来直去,在在杂乱环境中弱于刀剑,这是血的经验。

  炮击之声不绝于耳,城墙砖块松动,大量的尘灰被扬起,士兵已经大量撤下,
埋伏在各处。

  咔嚓!

  数炮齐下,一段城墙被生生轰塌。

  商兵屏住呼吸等待敌人冲锋。

  时间久了,毫无反应。

  直到,太阳西落。

  一条红色的弧线从天而降,砸到地上四散,熊熊烈火燃烧,一群猝不及防的
士兵被点燃,慌忙在地上打滚,然而无济于事,惨叫中被烧成焦尸。

  「为今之计,只有学那西番蛮子暗杀敌方将领,否则,一城付之一炬……」

  宇文承安抚着长须焦躁不安。

  「诸位同样精擅暗杀之术,有劳各位了。」

  暗卫本想拒绝,她们的职责是保卫宇文承安,而不是下场拼杀。

  眼前老人就将跪下,暗卫也只好同意了这个要求。

  最近几日连天大战,煞气遮蔽了夜幕,黑暗之下只有两处有些许灯光。

  十六位暗卫倾巢而出,如同鬼魅,联军的岗哨在毫无察觉下就被抹了脖子。
本来不该杀他们,但他们的火枪实在过于危险而且在高处视线极佳。

  摸近了中心营帐地,听得灯火映照的人影散乱,觥筹交错之声不绝,里面的
肯定不是小鱼小虾。

  一暗卫眼神示意,其中几人掏出飞镖,『嗖』一声射灭四周灯光,又有几人
用油布扑灭篝火。

  营帐边陷入一阵黑暗,帐中还未传出惊呼声,就见暗卫或是用刀或是用匕首,
为首之人则是用靴子后跟的刀刃切开营帐,猛地冲入其中。

  『铛铛铛!』

  铜锣声震天响起。

  营帐顶一张大网伴着各色烟雾笼罩而下,遮蔽口鼻士兵举枪对准中心。

  暗卫知晓中计,连忙切割大网。

  「不必费力了,这张网是金蚕百炼丝编织成的,至少要有先天中期的实力才
能挣断。」

  暗卫头领见此不妙,运气丹田,一脚独立,另一脚抬过头顶,向下一甩。

  『刺啦!』

  见状,其它暗卫从缺口中鱼贯而出,将首领挡在中间冲向先前发声之人所在。

  「真不乖。」

  『轰!』

  地面突然塌陷,暗卫站立不稳,施展轻功踩着几块飞石跃起。

  「疾!」

  又是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大网四端握在不同几人手里。

  遭受阻碍的暗卫纷纷落入地穴。

  「一群傻逼!」

  一对碧色眼睛淡淡的看着洞中的俘虏。

  暗卫首领凭空跃起,空中倒转,想再一次隔开大网。

  「中!」

  「啊!」

  枪声响起,子弹自她前后叉开的会阴射入,先天罡气挡住这必杀一枪,但护
不住夹在两股间那层薄薄布料,整个下阴露出无疑。

  其身也止不住下落,被其她暗卫接住。

  众女见大势已去,毫不犹豫准备抹脖子自杀。奇怪的是,双手颤抖着拿不稳
了刀剑,叮叮当当落了一地。

  暗卫首领知晓所有人都中了毒,抬脚横甩,刀锋划破几人喉咙送了她们一程。
正要再甩出一脚,一根倒刺短矛从向往上刺入会阴,力量之大,直接顶起了首领,
哪怕是功力高深,女子那里到底是要害,嘴巴大大张成了O型,眼眸朦胧。

  眼光瞄见,那是个红毛侏儒,身上脏兮兮的满是泥黄色,拿着两柄白色短矛,
分明是骨头打磨而成的。

  两次命中要害,身上的罡气也算是被彻底破去。

  「中原的武功确实厉害,可惜碍于礼教,私密处往往薄弱。知道我手中这对
腿骨的主人是谁吗?哈哈哈!据说是个叫玉叶飘柳的婊子,功夫当真不错。在你
们中原算是一流高手,可惜太蠢了,命门居然留在脚底,被我从地上一钻,吱吱!」

  侏儒走上前,一脚踩在中毒渐深的暗卫首领肚皮上。

  「我一个先天初期的小货色,就用这双手啊……」

  那双土色粗糙,指甲锋利的脏手拨开一边臀肉,另一只手五指并拢对准暗卫
首领已经毫不设防对屁眼。

  暗卫首领也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居然回想起了过去被王子王孙们玩弄的场
景,迷离的大脑催生情欲,在那种环境中长大的女人怎么可能算个正常人,两腿
间泛出水色,令侏儒惊异的是,她那丰腴的圆臀间的褐色肉洞一张一合,张开时
能够轻易看到里面的肠肉,闭合时则挤出黏滑肠液。

  「被调教过的极品啊!」侏儒起了恻隐之心,这么一个极品臀奴光靠调教师
可弄不出来的。

  再看另一处肉穴,侏儒算是傻了眼,毫不犹豫右手插入臀内,直掏暗卫首领
内部器官。

  即使化境高手也只能做到体表罡气不绝,内部器官是万万炼不到的。更何况
只是先天中期,暗卫首领只能眼睁睁看着体内的器官被侏儒一点点掏出,直到小
腹下憋,竟还未断气。

  鱼儿被开膛破腹后脊柱神经仍可以保留一段时间活性,先天高手更是离谱,
大脑居然还能够思考。

  「臭婊子,垃圾残次品,我还以为遇到了极品。」

  侏儒愤恨的将抓出的肺片随手一扔,转头去料理其她活着的暗卫。

  暗卫首领一手摸着干瘪的小腹,她原以为自己的小蛮腰足够的细,没想到居
然能容纳那么多东西。另一手摸向自己发黑的小穴,那里本该是女人的产道,却
被粗绳缝合,一根细竹筒刺入尿道导尿。

  擅长腿功的首领,两腿常常要打开大大的角度,所以粗绳将阴唇上的嫩肉迸
裂过多次,好好的阴唇倒像个锯齿,坑坑洼洼的。至于每个女人都有的阴蒂,侏
儒只看到了被切掉的痕迹,总而言之前穴完全是个没有用处货色。

  其它女人大都是身体做过可怖的改造,侏儒见过教廷的糜烂,但是这么多漂
亮的女人被玩弄成这样,实在是前所未见。

  之后,被掏干净的美肉被一具具抬了上来简单处理运入肉妓营,恶臭的内脏
直接掩埋。士兵们远征在外,当然要好好犒劳一下,这种武林高手的肉体最合适
不过了,被真气洗刷的肉体死而不僵,长时间不腐烂,而且个个长腿瘦腰天姿国
色。

  士兵将新来的肉妓固定好,等着到时辰供人玩乐,顺便清点了一下数目,总
共六十五具,皆是先天之上,最高的有先天巅峰是仅差一步就可以称作宗师的绝
顶高手。

  天亮了,西域联军中毫无动静,宇文承安知道大势已去,清点士兵冲杀出城
……

  十天后,武装好的商国火枪队奔赴前线,以二比一的战损惨胜西域,收服明
州,对峙在丰州边境。

  宇文父子战死,鲜于赋招宇文承安年近九岁的孙女宇文晴入宫,封为皇后,
母仪天下。

  短短十二年,弹指一挥间。

  苦于朝政的赋帝积劳成疾去世,年近四十岁。

  年近六岁的鲜于彦登基,太后宇文晴垂帘听政。

  新帝登基,朝堂一时混乱,各方势力欺主年幼都有把持朝政挟天子以令诸侯
的想法。又以太师党最为庞大,外戚党缺少主心肝在宇文晴扶持下勉强算个第二
党,其他则是以丞相左毅自诩清流的官仕组建的东山党。三者勉强维持平衡。

  「启禀太后,游人间游太师求见。」谭悟低着头不敢看卧椅上衣着单薄洒出
大片春光的年轻寡妇。

  宇文晴身上仅披着江南省进贡的上好丝绸裁剪成的曲裾深衣,没有用腰带扎
上,向两边垂落,大半个身子裸露在空气中。尤其是她并不喜爱穿内衣,游人间
进来后看到那条曲起的大腿,光洁白皙的肌肤反射着亮光,曲径通幽处还有几束
沾有朝露的稀薄毛发。

  「太后娘娘小心着凉。」摆手示意谭悟退下。

  「师尊直接称我为晴儿便可以了,谭公公也不是外人。」宇文晴直起上半身,
宽松的衣物从一边肩头滑落,一边的乳肉尽入游人间眼帘。

  游人间上前揽住宇文晴腰肢,左手毫不犹豫抓出那团丰满的乳肉,大力揉捏。

  「他不是睿儿和你,毕竟是外人。」

  「啊!嗯嗯!都说师傅算是半个父亲,你这么对晴儿就不怕伦理道德吗?」
宇文晴脸颊泛起潮红,小嘴急促呼着起,胸脯随着游人间的手上下起伏。「慢一
点,我才刚睡醒呢。」

  大手逐步向下,摸到三角一段的少女缺口,温暖湿润。

  「晴儿这么大了还尿床。」游人间嘴巴在宇文晴耳边轻语,暖风呼的全身瘙
痒,「还是说这是其它的什么。」

  宇文晴作势要推开游人间,可对方算的上是超一流的化境宗师,那里是一个
弱女子能够推得动的。

  「你就会欺负晴儿,如果不是你教的什么狗屁功法,晴儿哪会一直发情。」

  「那你接待西番使臣时是不是也是下面泛着水啊。」

  手指并成两根来回抽插阴户,游人间知道这个骚蹄子在自己调教下可不是两
根手指能满足的。

  「怎么的,还不进入正戏,又想用晴儿的产道暖手不成。」

  挂着淫水的手指挂了一下这位当朝太后的琼鼻。

  「这就给你。」

  游人间鼓起真气,胯间顶起足足三十公分的迷之突起。

  「今日到浴池中玩乐吧。」

  「依你。」

  深衣终于失去了最后一个支点,落在卧椅上,赤裸的娇躯被臂膀抱起扔进漂
浮玫瑰花的水池,溅起巨大水花。

  撕开外衣,游人间大踏步跨入水中,常年保持着舒适水温的浴池让人心情舒
畅。

  然而,宇文晴并没有浮起,游人间也不慌张,一个先天巅峰的一流高手溺死
在水中,无疑是十分可笑的。

  「嘶!」一张玉唇贴上男根,与水流不同的温暖触感让这位化境高手都颤了
几下。然后是温度稍低的纤纤玉手,爱抚着大大的阴囊。

  若论唇舌之技,天下间能胜过宇文晴的少有,自入宫之时起她便学习各类取
悦男人的技巧,即使来了月事也不停歇。

  游人间一把按住宇文晴头颅,将巨根又塞入了一截,他倒是不怕撑死对方,
毕竟当年的马鞭她也尽根吞下过。

  「小骚狐狸,先给你的胃一次吧。」

  大股的白浊液体从食道半部流入胃里,小肚子居然像是吞下了许多食物,慢
慢鼓了起来。

  宇文晴在水下待了足足半炷香的时间,料想也是到了极限,游人间拉住她的
双臂想要将其拉出水面。

  「怎么回事。」宇文晴依然紧紧吸附着游人间的巨根,仍他如何拉扯也松脱
不开,可怕的是,他的精液还在源源不断流逝。

  「你。」抬起一掌打向那个美艳的头颅。

  『嗖!』一道锁链捆住了他的右手,游人间用力一拉,锁链另一端的人影从
阴影处被拉了出来。

  「我居然没有发现你。」那人是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脸上没有须发,八成
也是个太监,「我待你们二人不薄,为什么要偷袭我。」

  那太监也不回话,奋力拉着锁链。

  游人间原本风轻云淡的表情变得扭曲,猛地起身,一池浴水炸开。

  宇文晴见机,一掌打到游人间小腹,被化境宗师源源不绝的护身罡气顺势弹
开,巨根从她嘴中滑出,那种进入的深度让童睿眼皮一跳。

  「师尊真不愧是化境宗师,中了毒又被我吞掉了一半功力居然还有这么强的
力量。」

  湿透黑色长发贴在宇文晴火辣的身体上十分魅惑,不过游人间心中满是怒火
没那个心思观赏这幅媚肉出浴图。

  「我杀了你。」

  见其来势汹汹,宇文晴倒也不急,玉足一点倒着向后飞起。

  「呵呵!」银铃般轻笑在游人间耳中仿佛嘲讽,他双手扯住锁链,把童睿当
做流星锤甩向宇文晴,期间在撞断了两根柱子后依然速度不减。

  宇文晴张开双臂,轻巧的将童睿揽入怀中。

  「你……」游人间眼睛瞪得老大,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呵呵!同为化境宗师,师尊的心境倒是稀烂呢。」宇文晴一扯锁链,游人
间被巨力带动飞了过来。

  看准了那根飞来的巨根,宇文晴躺下身子张开两条诱人的长腿,泛着春水的
肉唇在化境肉体掌控下张开一个大口子,隐约能看见里面跳动粉色小洞。

  「嘶!」三十厘米的巨根完全没入,巨大的冲击让宇文晴颤抖个不停,不知
道是因为疼痛还是愉悦。

  见此良机,游人间一指点向淫叫连连的少女荡妇肚脐,那里是他教导的功法
薄弱处,只要射入真气就可以搅碎她的脏腑。

  『铛铛铛!』罡气的交击如同铁匠铺里打铁,不似肉与肉的冲撞。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打不穿。

  「因为啊!师尊教导的功法我只是辅修,我练的是自创武学《皇极不灭功》。」

  「自创武学?」

  宇文晴控制产道不断挤压游人间的肉棒,子宫口像是个吸盘,牢牢套在龟头
上,两侧卵巢真气逆行,将子宫中榨出的精华压缩。游人间见自己功力只剩一层,
也知道大势已去,不再做无用功,静静等待死亡降临。

  「将来时机成熟,改朝换代,晴儿君临天下之时,便是晴儿迈入那前所未有
的登仙之境,从此长生不老千秋万代。师尊,你可是挡路了哦!」

  看着那张俏皮的脸蛋,游人间苦笑道:「我游人间终究只是个游玩者,靠着
信息差勉强爬到太师位子,和比不上你们这些阴谋家。」

  「那就请师尊来世在好好游戏人间了。」

  游人间的黑发完全白化,脸上满是皱纹,表情愈发祥和。

  待到三十厘米巨根完全被炼化为长长软趴的蚯蚓,宇文晴才依依不舍的松开
肉穴,任凭尸体向后倒下。用真气灼干体周水渍后,随手扯过蝉丝薄被裹住玉体,
慵懒的支起头颅侧躺在大床上。

  童睿不忍师尊曝尸,用一段帷帐遮住尸身,然后走出宫殿,招呼早早等在外
面的谭悟找人解决后事。

  体内真气充盈,若是炼化还能让功力再进一步,宇文晴毫不在意躺在那里的
游人间,自顾自的将卵巢中的真气导入筋脉逐步炼化。对她而言人死如灯灭,哪
怕是教导自己恩师或是虐玩自己的禽兽,死了就是一滩烂肉。

  不过烂肉并没有如她所愿,一道透明灵体自其中慢慢慢慢飘出,毫无声息来
到宇文晴身边,身为化境高手竟毫无知觉。

  「我的智慧终究还是玩不过你们,也好,反正我也早就没了兴趣。」

  透明人影与游人间有七八分相似,不过年轻许多,他对着闭目养神的宇文晴
耳语道。

  「我准备加载几个黑暗MOD,彻底钉死结局,自己创造历史的游戏对我还
是太难了。那么再见了,乖徒儿。哦!应该是永别了,我会好好看着你的结局的。」

  彦帝登基不足一月,太师游人间饮酒猝死,太师党解体。

  日华殿,一张比龙椅更加华贵巨大椅子放置在九阶梯上,宇文晴头靠在一侧
扶手,穿着中原并不常见的白丝长袜的左腿勾搭在椅背,右脚垫在对面扶手,一
副妖娆做派。

  台阶下跪着两人,正是童睿和谭悟。

  「启禀娘娘,东西两厂已经筹备完成。」谭悟头叩在地上,不敢直视上面的
艳色。

  「唐门不尊上令者男子尽数斩首,女子废去武功打入军妓营,投降巧匠十四
人,毒道高手三十余人,已经压往东厂合流巧匠。」童睿单膝下跪,望着坐姿不
雅的太后娘娘,眼神毫无波澜。

  「呵呵呵!不错。」银铃般的笑声催人心弦,简直比春药还厉害上好几倍,
「谭悟,滚上来。」

  「是,娘娘。」五短身材的谭悟奋力将自己团成一个球,一阶一阶滚上阶梯。

  宇文晴丝足踩在他背上,巨力让仅仅先天初期的太监像个蛤蟆趴到在地上。

  「我听闻,你收受刑部侍郎一大笔贿赂。」

  「娘娘饶命,是他想象替补刑部尚书位子,才拖小人找找关系,娘娘饶命啊!」

  白丝玉足转动脚尖,谭悟作为一个正当太监可激不起什么性欲,只是感到钻
心的疼。

  「你倒是机灵,看在你敬献的西域玩意儿,尤其是这双雪蚕玉丝的份上,饶
你不死。」说罢一脚将谭悟踢下台阶,那个矮胖子连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下,嘴中
连连呼痛。

  「呵呵呵!」其实宇文晴用的是巧劲才不会出现这种夸张效果,她被矮胖子
的表演逗笑了。

  听到笑声,谭悟才放下悬着的心。

  「童睿。」

  「在!」

  「从现在起,你统领西厂为西厂督主,负责检查百官,搜集情报。至于谭悟,
你就负责东厂,研制精锐火枪队,用任何手段招募高手,镇压武林。」

  「是!」

  「是!」

  彦帝一年,东西两厂鹰犬网罗罪名残杀了一批忠臣良将,有正道人士愤懑出
手,惨遭灭门,一时间朝野上下暗流涌动。

  东海海畔林海镇,官道边茶摊中,一伙人喝茶捶腿,聊着近端时间的趣事。

  「狗娘养鲜于赋,都快死了还定下了个狗屁誓约,割出去大半个丰州。」

  教书先生打扮的行客摸着公羊胡听了叫骂,直摇头。

  「你这眼界可就窄了,丰州本就是昔年从西域咬下的一块肉,而且土地贫瘠,
地广人稀,丢了就丢了,有什么大不了。」

  「呸,看你是个读书人,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那个教书先生也不恼怒,回应道。

  「你有所不知,当时两方对峙,我大商确占优势,但东海外的扶桑倭国点起
船只要偷袭大商东面,两面受敌可不好受。倒不如先与西域议和,空出手来对付
倭国。」

  「然后呢,有个屁用,和西域定下十年互不侵犯条约,同时开关通商,让西
域便宜玩意流入进来,搞得大批商铺或是破产或是被西域商人收购?」

  「此言差矣,等到誓约一过,这些西域商人的商铺必会被查封,那时候挥师
西下,灭到西域诸国,岂不美哉。」

  「那倭国呢,人家暗中加入西域联盟,最后还不是打不了。被偷袭覆灭的东
海海师的仇谁来报,海师元帅百里凝的艳尸至今还被装在琉璃瓦罐中,任倭人参
观,这份仇谁来报?」

  「倭国现在绕过大商走海路与西域通商,国力也日渐强大,这仇难报啊。擅
长水战的乾蓝派多次派遣高手都没偷回百里凝的艳尸,反倒是平添了更多展品。」

  「乾蓝派最忌讳这个,还是少说为妙。」

  「我可不怕她们,以前是江湖事江湖了,现在朝廷直接管制不准各门各派欺
压百姓,私下械斗。要是敢来惹我,我一纸状书告上去,让乾蓝派像霓霞山一样,
男人凌迟,女人暴于菜市活活奸死。」

  「说来他们那个门主夫人味道是真的不错,小弟有幸来上过一发。」留着两
缕胡须鼠头鼠脑的小个子插嘴道。

  教书先生也是在江湖中混过的,对一些豪杰还是有些了解的。

  「那夫人当年可是鼎鼎有名的江湖女侠,退隐嫁做人妇时修为也到了先天中
期,一等一的高手。」

  「那得有四十好几了吧,除了身段丰满结实,那张脸跟个黄花大闺女一样,
和她那几个女儿简直是姐妹啊。」

  「可惜喽,就这么死了。」

  一张桌椅外,戴着斗笠的刀客几度握住环首刀刀柄,但最终还是放开了手。

  「说来,霓霞山还有些余寇在外面,小小被他们砍了脑袋,哈哈哈。」

  小个子身体颤抖,像是受了惊吓:「不会吧!」说罢,缩了缩脑袋。

  「他可没吓你,有个女贼叫做唐雁萱,江湖称其为虹刀,至今未落网。」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