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身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五蕴劫主
2021年7月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活动期间禁止转载
字数:6852

               饲身记1

  (此文是架空文所以有些大事件发生的时间会有变动,各位看官不必太较真。
如果喜欢还请点个红心,对文章有建议也希望多评论,我会认真吸取意见努力提
高。总之评论越多我才能知道自己写的东西质量如何,更新才有动力。敬谢!)

  我爸爸是军人以前参加过对越反击战,他退伍的原因不光彩但是对国家对人
民来说他还是英雄。可站在我的角度来说他实在不算是一个好人。

  当年他退伍后在村里联防队混日子,喜欢喝酒管闲事加之他性格强势身手又
好,每年灌溉抢水时一马当先渐渐在村里有了威望,平时处理纠纷也算公平所以
从我记事起他就是村书记。等我18岁入伍时他意外过世已经在村里盘踞了20多年,
明里暗里修了好几栋房子和一大块地皮。我退伍后正赶上拆迁潮,有几栋房子正
好拆迁得了一大笔钱。

  我复原后还有些关系被分配在派出所当民警,事业编制工作很无聊每天就是
查查辖区里酒店的入驻身份证登记情况,和会所娱乐场所有没有涉黄。我只有个
高中文凭在系统里没有优势,对升职加薪基本不做指望,加上当时手里有钱认识
的人也都是些不三不四的家伙,所以过的很迷茫整天灯红酒绿醉生梦死。我妈看
着我这样混下去不是个办法,就让我办了个停薪留职和她一起做生意去,说来我
这人运气也真是好,我和我妈买了个大门面正好在大学城扩建的区域里没两年就
回本了。后来我结了婚,妈妈和妻子合不来,她老是看妻子不顺眼,我夹在中间
为难索性准备自己开间分店让她们各忙各的离的远远的。

  「司老板儿,麻烦你过来搭把手」

  我闻声出来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棒棒挑着四台空调外机正穿过走
廊走过来,四台外机少说也有三百来斤他挑着居然不是很吃力的样子,脚步轻松
除了呼吸有些粗连汗都没出。看那扁担被压得跟张弓似的就知道担子重的很,随
着他的步伐一翘一翘不堪重负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好像随时都有断裂的可能。我
倚在门框上看的心惊肉跳,走廊的墙面上嵌着昂贵的朱砂画,每个包厢的门口还
放着价值不菲的高颈瓶,随便磕坏了哪样损失都不小。

  「杨师傅,你一次少挑点扁担都快压断了,我跟你讲碰坏了我这儿的东西都
不打紧,要砸到人了我可担不起责」我赶紧移开了门口的两对大花瓶给他空出位
置。我这人性格比较和气,虽然内心责怪杨师傅冒失,可让我说什么打坏了你赔
不起这样的刻薄话我也是实在说不出口的。

  「司老板儿,你放宽心,我这副扁担包了铁皮结实的很,上次给你们餐厅送
米怕是有四百斤,我都一肩挑了没得点儿问题」杨大庆说话间已经走到了窗户边,
举重若轻的把外机两两码整齐了。他确实是个能做事的勤快人虽然有点小民特有
的狡猾但是不会让人讨厌。这活儿包干的,要是按趟数算他肯定会分两次挑,现
在事都做完了又没出啥问题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生活不容易不能苛求太多。我
走过去递了根小熊猫给他笑着说:「杨师傅我说你也该用个微信支付宝什么的了,
老是拿现金多不方便。行了,钱你去老店结,我已经通知小何了。顺便麻烦你帮
个忙把这些单据也带过去给她。」

  杨大成也就40岁出头,风吹日晒让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纪苍老不少。人长得
很魁梧但是常年手提肩扛的棒棒生涯让他的肩有些塌,人看上去有些佝偻平白减
了气势。

  「要得!」他接过烟先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口才送到嘴里,点上火后烟头以
肉眼可见的速度燃烧,他一口气居然直接吸掉了一半。

  「巴适」

  他沉醉的眯着眼仿佛在回味烟草带来的眩晕感,样子看上去又说不出的猥琐,
有些男人日完逼后就是这种表情。等肺部充满了烟气他才撮着嘴把烟吐出来。于
是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奇景;烟气从他嘴里喷发成一条直线,就像天空中飞机留下
的痕迹那样笔直。我180的身高,他还比我稍高一点居然可以直接把烟雾喷到地
板上,这真让我叹为观止。

  「杨师傅你这身体素质不去当兵可惜了」他这身体素质连我这当过兵的看得
都有些羡慕了,见他挺喜欢这烟于是我又从皮包里掏出一包新的递过去。

  「烟不要喽,一是一二是二,你这个烟怕是要百把块。我一个苦哈哈拿起不
好」

  看着面前的烟杨大成摆摆手没有接,憨厚的笑着对着我继续回道:」我们这
辈儿哪个不想当兵?我年轻时不晓事脾气暴的很,天天打架,妈个锤子!有一次
替人出头一耳巴子把别个扇聋了留了案底。不说了,司老板你忙你的事去,我去
帮你送单子」

  好打架的牛没有一张好皮,他黝黑的胸膛上确实有些旧伤痕 .我还真没想到
这家伙还是个狠角色,平常像个农民工完全看不出来啊。

  「好,那就麻烦你了。杨师傅你以后还是喊我文老板吧,文兄弟也可以就是
别叫我司老板,你这死老板叫的有点吓人」我叫司文,司姓是小姓不常见。可是
它的另一个分支司马姓那是大大的有名,从刀笔著史的司马迁到问鼎天下的司马
昭再到妙笔生花的司马翎其实都是出自司氏。川渝这边的人说话口音都挺重,司
字往往被叫成死字,这让我感到不太舒服。

  「哈哈哈!那得行,我们这边儿的川普口音确实有点儿重」杨大成笑呵呵的
扛着扁担出去了。

  其实新店的装修基本已经完成了,楼下的员工都在忙着打扫卫生。有店长负
责安排工作也没我什么事了,我所幸站在窗边抽根烟,这一个月赶工期可把我累
的够呛。我点上烟看着嘉陵江码头忙碌的人们欢声笑语,心里颇为感慨。两年前
的大灾举国同悲,那时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子绝望,我见过很多从废墟中爬出的
人他们大多数眼神无光像是行尸走肉。如今时间不过短短两年人们又恢复了生机,
难道悲伤如此容易愈合吗?

  俗话说的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长江奔流入海,横贯神州,它起势于川渝,
勃勃生机发于此这里的人也总是充满着生气。江水途经三峡乱石穿空激流浩荡,
水势之中的昂扬肆意滋养了两湖之人让他们的性格带了些壮怀激烈的味道。伟人
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奇乐无穷,这大概是湖湘人的性格
底色。等到了两淮地区地势平坦河网交织,大江在这里分出了无数支流抚育出了
形形色色的众生。

  举目望去江水蜿蜒东去我好像看见它流到了金陵。金陵六朝古都,一条秦淮
河淌满风尘泪。夫子庙的郁郁文气又滋养了杨柳岸,让这条河抚育的女子总显得
娇媚又多情。

  我念起了我的妻子,她就是金陵人。168的个子在南方算得上是高挑。她为人
比较自律但也从不刻意去保持身材,都是该吃吃该喝喝但是体重总名其妙的保持
在90多斤左右,所以该瘦的地方显瘦该丰腻的地方有肉,前些时候流行的反手摸
肚脐对她来说是小意思。

  就长相而言她不是那种让人一见之下就感到惊艳的女人,倒不是说她不漂亮,
相反她长得极为漂亮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这不是我自吹自擂,我那些朋友凡是
见过她的没一个不说她漂亮的,大家都说司文你这家伙真的是好福气。不过大家
看见她时第一时间往往会忽略她的样貌。因为她有两个特点太鲜明了掩盖了她的
样貌,一是她的皮肤很白特别白,亚洲人的皮肤都是那种米白或者瓷白。但是她
的皮肤却是那种北欧人带着寒气的雪白,就像全身都敷过白雪一样。二是她的眼
睛,她的眼神特别到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形容。

  那是怎样让人着迷的眼睛呢?我想起了第一次遇见她的情景,当时震中地区
的救援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很多民间机构组织都已经撤退了。我所在的救援志愿
队在经过一个二次坍塌的矿井时听到了微弱的哨声。当时我们正好要撒尿就顺便
去看一下,等大家循着声音来到一个地洞口才发现那只是下面的气流在上升时恰
好经过某个窄口发出的风鸣声,周围土质进过雨水气浸泡极为松软,细碎的沙粒
像流沙一样流向黑漆漆是矿洞,情况危险大家都准备后撤。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风
声在我耳畔回旋,跟我记忆深处父亲挥舞鞭梢划破空气的声音如此相像,我强烈
的感觉到下面一定会有个孩子在黑暗中无助的蜷缩着。

  不顾同伴劝阻我系着安全绳滑了下去,这是一座煤矿坍方过一次,连日的雨
水通过上面的洞口倾泻下来和底下的煤发生了反应挥发出巨大的热量,强劲的上
升气流吹得我的衣服猎猎作响,可我丝毫感受不到风里的温度,我也是个老救援
人了由此推断这个坑洞至少有百米深。我艰难的下降了十多米突然发现旁边有一
个凸起的小平台,看样子气流就是穿过它发出了声音。

  借着昏暗的光线我看见了她,真的有一个人蜷缩在黑暗的角落看上去精神状
态显得很不稳定,身体靠着墙摇摇欲坠十分虚弱,不过那双眼睛明亮又忧伤像是
受伤的小兽充满了惊惧让人印象深刻。一个声音莫名在心底响起:司文这就是你
要寻找的人!

  我试着靠近她,立刻她变得情绪激动尖叫起来:死了,都死了。在下面,埋
起来了。都死了,阿笑也死了!

  我回首往下望去,沙粒还在不断掉落,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是黑暗中有猛兽在
咀嚼猎物,漆黑的矿洞似地狱入口不知道有多深,这种情况下面的人断不可能有
生还的可能。

  我尽量不和她有视线接触。被久困的人神经已经不正常了极易受刺激往往会
攻击人。我看见她脖子上挂着一个学生证上面写着——京都外国语学院法语系—
—鹿饮溪。

  「鹿饮溪,我来救你了,我叫司文是救援队的,你已经安全了,别怕!别怕!
坐着别动就行」我慢慢靠近试着和她沟通,兴许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她慢慢安静
下来,我走过去越是靠近越是能闻到一股恶臭。当她终于看清我的样子时再也坚
持不住晕了过去。她旁边散落着不知名的食物长着密密麻麻的蛆虫,四周尿液混
合着雨水在灯光下散发着琥珀般的明黄。看着墙上刻的五个「正」字我的心莫名
跳动起来忍着恶臭把她抱在怀中轻轻说道:「鹿饮溪,你安全了,我马上就带你
回去。」她没有反应,身体失温冷的厉害,我敞开衣服把她包裹进来然后用救援
带缠绕固定,我们俩看上去就像是结着一个茧的蛹。

  一盏煤油灯从旁边滚向台子的边缘。

               饲身记2

  香烟渐渐燃尽,灼热的温度炙烤着指尖打断了我的回忆,我轻轻用手指掐灭
烟头,更强烈的痛感让我如同傲游于子宫里的羊水中,温暖柔和的快让感我忍不
住沉醉呻吟起来。

  我经营着火锅店也喜欢吃辣,越辣越好,那种疼痛后的畅快好像未等湿润就
进入女人的阴道,干涩的摩擦,歇斯底里的挣扎,身下女人痛苦扭曲的面容都会
让我沉醉。

  成吉思汗说;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把敌人占尽杀绝,抢夺他们的财产,看他
们的亲属痛哭流泪,骑他们的马,奸辱他们的妻子女儿,也是出于这种病态的满
足感吗?

  我时常反思自己是一个正常人吗?这种变态的渴求常常让我感到羞愧。我只
能不断告诉自己,我是一个好人,不曾伤害过别人,更是曾从军保卫过家国,大
地震中也救过很多人。我应该还是妈妈的好孩子。

  「妈妈!」我抚摸着指肚喃喃自语。

  「文总,有你的电话,好像是老板娘。」店长在下面扯着嗓子唤我。

  「好的,我马上就下来」我锁好了财务室匆匆下楼来到收银台,手机在这里
充电,拿起一看电量已经百分之五十了。屏幕上面显示:鹿,未接电话1,我拨
过去,对面马上就接通了。

  「我快要下班了。」电话里是妻子的声音清冷,她平常说话就是这样的口吻。

  「好的,你等着,我马上过来接你!」

  「嗯!」鹿饮溪她总惜字如金。话少,对我也很少提什么要求。我已经习惯
了她的冰冷,只要她还依恋着我,这种相处方式我依然甘之如饴。

  「小鹿你知道吗?我爱上了一座冰山。」有人说过如果大山不能走到你面前,
那你就只能自己走过去。岳父岳母说过她以前还算开朗,自从那次事故后才变成
这样。鹿饮溪现在是我的女人,我想要用余生来治愈她,所以平时都是我找话题
和她聊天沟通,相处的每时每刻我总想向她倾泻我的爱意。

  「是的,司先生,她从三途河飘到了你身边」她声音提高了些,终于有点高
兴的样子了。她爱我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只有对着我她才会有情绪起伏。而她在
与其他人相处时,大多数时间都不会有什么表情,哪怕微笑都是通过面部肌肉拼
凑来的。

  「那可真算得上有缘千里来相会!鹿儿,我会一直好好对你,不辜负你千里
迢迢来到我的身边。」我轻轻的和她开着玩笑话。

  从金陵到山城有一千里吗?如果不够就加上三途到人间的距离吧,我是个热
血军人比起凉薄的白面书生许宣总归要硬气痴情几分。

  城市灯火升腾车水马龙,我事业有成家有美妻,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贴着
利剑救援标志的帕杰罗驶向中心区,鹿饮溪上班的单位是一幢高档的写字楼,她
的工作是翻译一些专业的法文资料。周围都是BBA和流线型的跑车。我的车在
这里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我经常过来接她,门口的保安也已经和我相熟看见我的车就直接放行了,能
在这里上班的女人品质基本都很高所以不少有钱的人会来这里觅食。不远处的台
阶站着几个面容姣好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她们的目光在车流里搜寻着自己的恩
客,我的越野车在一众低矮的跑车堆里显得鹤立鸡群,她们每个人的目光从我车
上晃过时无一例外的都会露出嘲笑的眼神,而当在车流里发现属于的豪车时又会
不自觉的抬头挺胸向周围的女子炫耀。我当然明白她们的那种表情的意义。

  人这种动物不管到哪里都喜欢分个高下,妻子性格清冷又不善交集关键还长
相出众,来觅食的男人多半要被她所吸引这当然是犯了她们的众怒,看着她们的
表演我晒然而笑,脑海里浮现出几个字「倚门卖笑,满楼红袖招」

  我百无聊赖的在车上搜寻着妻子的身影,终于在远处发现了一袭黑色连衣裙
的妻子,她正站在拐角处一辆红色法拉利旁和车上的人说着什么样子很是敷衍,
我看见她的同时她也瞧见了我。

  我把手伸出窗外摇了摇,她也举起了玉手回应,长发有些乱她顺手用小拇指
勾起发丝束于耳后然后对车里的人说了几句才款款向我走来,或许是情人眼里出
西施我连她整理头发的样子都觉得隽永。黑色的连衣裙让她的肌肤更加白腻,配
合她那清冷的面容像极了平成时代的绝代歌姬中森明菜。我们之间有30多米的距
离,其间不乏有靠在几百万豪车上等待女人的成功男士,他们一板正经的保持着
绅士的样子,可当妻子经过他们身边后,他们的目光总是不受控制的在她背后窥
探。这样的情景不知发生过多少次,我内心得意万分,因为我知道在妻子心中这
些人只是我的背景板。

  她一上车就脱了高跟鞋侧曲着腿揉捏自己的脚踝。小巧的脚掌,纤细的小腿,
粉嫩的脚趾都是我喜欢的。我热爱她每一寸肌肤,哪怕是作为排泄器官的屁眼,
我也打心眼里都喜欢。

  「你的丝袜呢?」我好奇的问道,她光洁的腿上没有丝袜,可是早上我是看
见她穿了丝袜的。」有些拉丝,掉扔了」

  「扔哪儿了,那个可不便宜哦」我笑嘻嘻的说道。其实我哪里会在乎一条丝
袜的价格,我只是不能接受可能的某个人会捡到它,然后细嗅它的气息。那上面
残留着某些气息是只有我能接触到的地方散发的,没准上面会有些尿渍那就更不
能让人忍受了。

  「厕所里,被这个勾坏了」她指着自己包包上的拉链说道。

  我满意的笑着把手伸过去,她顺从的将小脚丫置于我的手心。凉凉的皮肤,
脚踝精巧又圆润像极了童年时在小河里拾到的鹅卵石,它们被河水冲刷了千百年
湿漉漉的也是这样的形状,那时候我还有妹妹,妈妈带着我们俩在河床上玩耍,
她们的笑声是我记忆里为数不多的蜜糖。

  我和妻子说着新店的事情,她安静的倾听着,车子经过宠物之家时,她突然
坐直身子对我说道:老公,我们去买点鸟食吧,家里的鹦鹉好像发情了,最近吃
的很多」

  我给她买了两只鹦鹉,平时可以陪她解解闷 .「你还懂这些?」我好奇的问
道。

  「不懂,但是我知道做爱很累人。」她一本正经的说道。

  「鹿- ——饮——溪,我操你时可是一点都不累的」我像扎了毛的狮子盯着
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知道你不累,是我自己的问题,对不起!」她显得有些愧疚,破天荒的
主动把嘴凑过来吻了我一下。

  「这种事情又算什么,我根本不在乎也不会因为这个怪你。」我安慰的抚摸
她的秀发。

  我停好车站在副驾外等她,她变得格外乖巧,穿好鞋就紧紧搂着我的臂膀,
半个身子依着我,男才女貌我们看上去像一对神仙眷侣。宠物之家只是个小店面,
我们很快买好饵食回家了。

  进了家门房子已经被收拾的井井有条了,这可不是妻子的功劳。结婚两年多
她除了会帮我洗一下衣服,基本不做其他家务。

  「妈来过?」妻子问道。

  「可能来过吧。累了一天了你先去休息一下,我做饭去」我不喜欢在妻子面
前谈论母亲。她对妻子的种种偏见都是源于对自己孩子的爱,觉的我是娶了个主
子回家,不管是生活和事业妻子都没有给我帮助,反而是我总要照顾妻子。站在
母亲的角度妈妈的看法没有错,可是婚姻如饮水者,冷暖自知。所以我尽量不在
她们俩面前谈起彼此给自己添麻烦。

  我在厨房忙碌起来。妻子口味清淡,为了照顾她我在家做菜都向她的口味靠
拢,这也是妈妈最不能忍受的,她觉得我有了媳妇忘了娘,什么事我都向着老婆
一气之下就搬了出去。

  等饭菜做好妻子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从她手上拿走《会计实操》静静
的看着她。素净皎洁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女,可是脸过于安详和苍白,如果不是
胸口还有起伏真让人觉得这是一具绝美的尸体。

  我像是一个入殓师,轻柔庄重的整理着她的衣角和发丝。每一个褶皱都细心
抚平,把发丝一缕缕顺服在饱满的胸腹上,再轻轻将她的手叠合在她的小腹上。
这是一具多么美丽的生物,就像是一樽永恒的玉雕。安静的妻子如果能一直沉睡
就能凝结住时光。

  我贪婪的欣赏着属于自己的杰作,她那优雅的脖颈下隐藏着浅色的血管,如
果咬破它里面的血也向她的人一样冰冷吗?战栗的情欲如暗潮般将我淹没。

  (下次更新加点肉丝,亲爱的老色批们麻烦评论点赞)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