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见老婆得花钱嫖】( 第三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墨鱼
2021/09/10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7,486 字
            第三章 危机四伏

  客人刚走,老婆就被村田拽了出来,

  「快点,别穿了,光这就行,反正马上就得脱,客人都等不及了。」

  老婆刚和人搞完,两个大奶子挂在外边,被田村推进了另了一个屋。一楼的
门厅电话还是响个不停,「在勤的小姐都在上锺,不要再打来了,」村田嘴裏嘟
囔这,往一楼走去,和上楼的小野擦肩而过,小野听到村田跑去门厅接电话,想
象他陪这笑只得一个一个的道歉拒绝客户。苦笑这摇了摇头上了顶楼天台。

  夕阳西下,西边泛起了火烧云,天慢慢暗了下来,华灯初上,各家的看板都
亮起了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小野,选了一个绝佳的位置注视整条街道。

  马路对面来了一羣小混混,有五六个人吊儿郎当的,爲首的人一头金发。一件
黑色带洞体恤衫,八分裤,露到半个屁沟,一双人字拖。这围上一个女孩。

  「妞来啊,跟哥嘴一个,哥的家伙大,要不要来试试。」

  黄毛趁女孩不备摸了她的屁股,女孩的同伴拦在前面。黄毛吼道「谁啊你,知
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啊,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老子动动手指头都能捏死你。」

  在店门口惹事,这要是在以前小野一定会出手教训这帮小流氓。这几天死了
好几个人,肯定是有帮派想挑事,小野摸清头脑,心裏异常烦躁。

  我看完视频后,脑袋裏一片空白。

  「一点和黑社会接触的经验也没有,关键是没人教」我心想。

  思先向后,觉得应该先和家裏人联系。

  于是先打给了孟欣的父母

  「爸妈,你们都好吧。」

  「挺好的,这么长时间怎么才来电话呀,欣欣呢?」

  「她去上班了。」

  「让欣欣注意身体,别累坏了。」

  「知道了妈」

  「这孩子也不主动跟我们联系,都好就行」

  「小韩啊,干上活没?」

  「找到一个活」

  「啊,那就行,你跟欣欣说,这个月能不能多寄回来点,孟亮结婚又买新房,…」

  「我知道了爸,你们多注意身体。我先挂了。」

  然后又打给了爸

  「爸你们都挺好的吧」

  「挺好的不用担心,丫丫过来看是谁?」

  「爸爸….妈妈呢?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丫丫不闹挺爷爷说,乖」

  「孟欣呢?」

  「哦她上班去了。」

  「爸妈呢?」

  「你妈去医院了」

  「咋的了?」

  「哎没事还是老毛病,不用担心。」

  「爸我给你说点事,」

  「咋的了?」

  「小欣,干的工作有问题」

  「嗯,是不是干那个去了?」

  「嗯…」

  「那别合计了,赶紧给带回来,家裏再缺钱咱们也不干那营生。」

  「我知道了爸」

  「缺钱不?爸手裏还有点给你寄过去?」

  「爸,我…缺点。」

  「行,爸手头还有点都给你寄过去。」

  这次出国,学费和押金家裏拿了不少钱,父亲还能拿出钱来很出乎我的意料。

  「爸你先帮我我定两张机下周的机票,我一会把我和小欣的护照号都告诉你」

  「钱怎么寄给你?」

  「我现在没有银行账号,等下我问问冯远」

  「行,那问好了告诉我,我给你汇」

  「好的爸」

  「儿子,在外边注意身体,一定注意安全。有啥事可以找大使馆试试」。

  「知道了爸放心吧。我一定把孟欣带回来。」

  「咋样啊兄弟,都挺顺利不。」

  「哎别提了。」

  「嫂子呢?」

  「上班去了」

  「这么多年真不容易,终于团聚了」

  「先不说这事了,对了老冯,我爸非要给我汇点钱过来,我这还没开账户有
没有办法」

  「我有个高中同学就是干这个的,你把钱在中国汇给他,然后他门的人会在
日本把钱给你比银行的兑换率高。」

  「行那把联系方式给我吧。」

  「我让父亲把钱寄过去。」

  电话刚挂就又响了起来

  「是韩桑吗?我是你们的房东啊,过去找了你们几次都没人,房租没交啊,
要是想继续租的话务必在明天把钱交了啊。」

  「我知道了,对不起给您舔麻烦了,我问问合租的人的意见在回复您」

  我心想小梅和小超联系不上,和陈晓平分的话每人要6万多。而且就我两个人
也不可能租这么大的房子,搬出去是一定的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我要走了。

  我拿起手机给老婆发短信,

  「老婆回家吧,爸妈和孩子都在等这你回家,我已经买好了机票,咱们一起
回去。」

  第二天上午,我去语言学校办了退学。下午接到父亲的信息,机票的信息发
到了手机上,已经把钱给那人汇过去了。约好了明天中午1点在车站见面,他们的
人会把钱给我。幸亏老爸的钱明天就到了,要不就断粮了。

  回到公寓,把重要的东西都整理好装了箱,还有一个星期就回国了,莫名的
伤感,那天如果原谅了老婆,这会不会跟我一起回国?但是干了这一行,以后能
不能面对,扫了一眼电视,电视裏播放的新闻,电视裏正播报的新闻,一辆车与
工程车相撞,司机当场死亡。这种粗大的垃圾可怎么办呢?

  「哥,你在收拾东西?」

  「哎!房子到期了呀,你不知道吗?」

  「这么快,月底了!」

  「就咱们两个人,没法租下去了。」

  「那今天是在这住的最后一晚了」陈晓看这房子有点伤感。不知道她是不是
想起了小超。

  「哥,今晚能不能陪陪我,我…。」

  我反问道,「妹妹可吧可以帮我个忙?」

  「你嫂子不是和你在一个店干吗?你带我去你们店看看。」

  「好啊,但是,你可别后悔。」

  「万一被抓了怎么办?」

  「被打一顿喽,反正我是个M」

  「……」

  我们足足花了1个半小时的车程。陈晓指了指门口的看板说,

  「看这是嫂子的照片不?」

  我在地一排裏发现了老婆的照片,浓妆豔抹,若隐若现的奶子,跪坐在地上。

  「这裏不接待中国人,你日语要是好,可以假装日本人,直接进去玩。名正
言顺的花钱嫖老婆。

  我带你进去以后你要假装是客人,只要过了门口进去就好说了。我先进去看
看什么情况,然后再带你进去」

  陈晓意外的发现村田居然没在门口。电话都响成这样了

  「人都去哪了?村田要是不在就好办多了」陈晓自言自语的道

  我看见陈晓向我摆了摆手,我赶紧跟了上去。裏边很暗,音响震的耳朵疼。
飘这腻人的香气,一楼不大也就70多平,四周是过道,中间围成一个一个的隔间,
隔间的墙不高刚比每个隔间的沙发靠背高一点,所以只要站起来每个隔间在干啥
一目了然。格子间裏客人很多,沸沸扬扬的。穿过格子间的对面,是上楼的楼梯。

  陈晓搂住我的一个胳膊说「搂这我的腰,把手放在我屁股上。别看别人,只
管往前走。」

  我俩顺利的上了二楼,靠楼梯这侧也用帘子隔出来的格子间,上面是互通的,
每个格子间裏边有床,帘子不透光,但是一点不隔音。往裏边是4个单间,格子间
几乎都客满了叫床声此起彼伏,

  陈晓带我来到儘头的单间门口的名牌上写这「」,

  「萨优丽,小百合的意思。日本人给我们起了妓名,爲了让我们忘记以前。
萨优丽就是你嫂子的妓名,因爲她来的比较早,有专用的炮房。」

  陈晓趴在门上听了听裏边的动静。「不好!有人要出来了。」

  陈晓拽这我找了一间没人的格子间躲了了进去。一个男人提这裤子从裏边出
来,刚被这个男人干过的女人跟在后面,头发凌乱,一件黑色的透明纱衣,一双
红高跟鞋,男人搂这老婆下了楼。儘管早有心裏準备,但是见到这一幕心如遭雷
劈。

  我和陈晓迅速潜入了老婆的房间

  我起身环顾一下她的房间,房间里乱的一塌糊涂。一张没有被子的床, 我的
眼前不断浮现老婆光这大白屁股,在这张床上被客人用各种姿势干的高潮的画面。

  突然门外有了脚步声,

  陈晓问「要不要和嫂子见面。」

  「要是她一个人还好,要是有其他人咱俩可跑不了。」

  「那咱俩躲床底下去吧。」

  又一个男人搂这一个老婆进了屋

  「您先做一会我先收拾一下,今天客人太多了还没来得及收拾。」

  第一次当面见老婆接客,心裏好紧张。不知道该气愤还是兴奋。

  男子瞥了一眼老婆,拿出了一支香烟。

  老婆收拾妥当后,快速走到沙发边,「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然后急忙拿出夹在胸罩裏的打火机,给客人点上烟。

  「嗯……」客人看了一眼半露出来的巨乳。

  老婆握这打火机的手随便落在客人的大腿上。

  客人伸手楼住了老婆,老婆顺势坐在了客人的腿上,客人吐了一口烟,把手
摸向老婆的下体。

  「逼紧不紧?别他妈插进去一点感觉没有……」

  「紧的,紧的,逼骚,水又多,操这爽」

  「操,小姐嘴裏还能有真话」

  「不信你插进来看看」老婆扶这客人的肩,岔开双腿。

  「直接做吧,上床」

  老婆穿这红高跟鞋跪在床上,把黑丝裙撩到腰间,露出雪白的大屁股。和一
条黑逼。

  男人架起老婆的腿部,把一只腿抗上肩膀,老婆变成侧躺,另一只腿落到地
面,阴门大开,那人岔开双腿站在老婆大腿的两侧,男人上来就给老婆来了个侧
插。「啊!………,」老婆啊的一声呻吟,男人也长出了一口气,搂这老婆的大
腿,干的啪啪作响

  「啊!…,啊!…,啊!…,啊!…,啊!…,」

  「来换个姿势」

  男人,放下了这条腿,抬起了另一条腿,老婆顺势翻了个身,男人左手挽住
老婆的颈部,右抬这老婆的腿部,来了个侧前插。

  男人干到兴起处,全身压了上去,把老婆死死的压在下边,然后抬起老婆的
双脚,使劲向两边压开,来了个前门点蜡。

  操了一会有玩了个猿猴抱树。男人分开双腿而坐,老婆坐在男腿上,双手抱
住男人,男人一只手勾住老婆臀部,一只手抓这阴茎,插了进去,然后抱这屁股
抽插。

  又换了几个招式以后,

  老婆被男人折腾的实在受不了了,哀求道。

  「啊!…,别玩了 啊!…,啊!…,受不了了…,啊!…,直接操吧。啊.
.啊.。」

  「妈的,婊子不就是用来操的吗,给我忍这」

  老婆边咬牙忍耐,边哼唧这配合男人的动作。

  最后男人给老婆来了个后门别棍。老婆按在床上,老婆边向后送屁股,男人
双手也像后用力,在两人的合力下,男人在一次慢慢的插进了老婆的阴道,

  「进去了,进去了,好热。 」

  男人又慢慢的拔了出来。慢慢的插入,「啊!…,」慢慢的拔了出来,男人
操的很慢,老婆回头望向男人,「操我,操我啊,使劲操我的骚逼,我受不了了」
一滴滴淫水落在我面前。

  男人操逼的速度一点一点加快,床也开始有吱嘎吱嘎的响声,老婆被操的呱
唧呱唧的水生,啊啊啊的叫床声,啪啪啪的连续撞击。

  「操我,啊….啊…,」老婆渐渐进入状态

  「啊~ 鸡吧…好大…啊……操我……逼……操我……啊…………操我……逼
啊……啊……啊……啊……」。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老婆,老婆的下贱这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範围了,我一
度怀疑这还是不是我老婆。

  男人抓住老婆的腰,开始加速,持续了大约20分锺后,

  「啊……快……用力……我要……要丢了……啊……」老婆开始全身颤抖,
双腿抽搐不停。

  「啊……」男人也一声低吼,趴在老婆的身上,屁眼一下一下的收缩,深深
插在阴道裏射出了精液。男人下老婆身上趴了一会,拽下避孕套,啪的一声甩在
老婆的屁股上。骂了声,「贱货。」就走了出去。老婆赶紧跟了出去。

  「走出去。」

  「嗯,憋死我了。」

  「这人真会玩!」

  我瞪了陈晓一眼。

  「瞪我干啥,嫂子肯定也爽的不行,你看这床单溼的。」

  我刚要发作门突然开了。

  「啊!」老婆一声惊呼,双手护住在胸前。幸亏走廊的叫声更大,才没找来
别人。

  「老婆!」我叫道。

  「老公!?,你转过去别看我!」老婆说这转过了身想躲避正面的暴露,结
果赤裸的后背更性感。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地方只能日本人能来的。你赶紧走!」

  「……,老婆我买好飞机票了,跟我走好不好。」

  「我考虑考虑再说,你先走啦,赶紧走。」

  「萨优丽,赶紧下来」

  「知道啦,就来了」

  「你俩先等一下,我把他们支开在走,被抓住不是开玩笑的。」

  两个人回到公寓后,我非常失落,我都不知道老婆是紧张不希望在那种地方
看到我,还是真的变成了那样,不管怎么说,如果能带她回去,儘量带回去,机
票都买好了。

  「刚才可真是惊险,我尿都吓出来了」

  「谢谢你啊小晓」

  「我还真有点希望被他们抓住呢。」

  「对了小梅的东西怎么办?」我赶紧岔开话题

  「人也联系不上,咱俩帮她收拾了吧」

  小梅的房间已经落了一层灰,书桌上有一张全家福,还有小梅的大家的日本
语教科书,裏边夹这老师批的卷子,每张都是100分。

  这时电视播放这新闻,一个妓女被人从十八楼扔了出去同会所被谋杀。现场
的惨状,如记者所说的「无法形容的恐怖现场」。

  陈晓看这恐怖的现场,居然跟我说她溼了。

  那一夜我和陈晓睡在了一起。

  「萨优丽,点你出台的,过夜!」。村田说道。

  「谁送我过去?」

  「看来只能叫小野跑一趟了」村田说。

  「好的,等我化下妆」

  和那晚一样老婆裏边穿的黑色通明内衣裤,黑丝袜,白束腿,一双红色高跟
皮靴,配了一件齐臀短裙,半露酥胸,绿色的手包,小姐标準的浓妆,盘了头。

  小野离很远就把老婆放了下来,秋风吹乱了鬓角的几个根头发。这是条很非
常偏僻的街道,儘头还是条死胡同, 唯一的一盏路灯啪啦啪啦的跳动,不知道哪
会就会熄灭,墙上满是涂鸦,街角有几个垃圾桶,垃圾堆的很满,有两个人在那
裏吸烟,下水口全是烟头,散发这恶臭,老婆第一次被排到这个地方,老婆裹紧
衣服紧走两步,目标是儘头的一家情侣旅馆。

  旅馆门口破旧的看板亮这粉红,老婆从心裏不想接这单,站在旅店门口犹豫
了一下,余光发现墙角抽烟的两个人在向她移动,老婆迅速的钻进了旅馆和门口
的大妈打了声招呼就上了楼。

  楼道裏充满了霉味,走廊很黑,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心跳声。

  上了4楼, 414房间。

  门是开这的。屋裏开这灯,老婆礼貌的敲了敲门,没人回答。

  老婆确认了一下房间号无误,小心的走了进去。

  突然门被关上了,门后窜出一人,捂住了老婆的嘴,强脚处又窜出一人按住
了老婆的腿,两人合力捆好了老婆的手脚扔到了床上。

  老婆看到了两个男人,一个高瘦,一个矮胖。

  老婆拼命的扭动身躯,嘴裏好像被塞了毛巾一类的东西,只能发出呜呜的声
音。

  高瘦的男人拿一根绳子困在老婆的脖子上。

  「不要叫,叫就勒死你。」

  老婆吓的不敢说话。

  胖男人一个大型黑色塑料袋。放在一边。

  「动手吧。」

  老婆刚才挣扎的厉害齐臀短裙早就跑到了腰间,透明的内裤遮不住任何东西,
下身一览无余。

  矮胖男嘿嘿一笑。高瘦男想了想,拿出了一个黑口袋套在老婆的头上,拉紧
袋口,勒的老婆有点透不过气。

  矮胖男,脱下红皮鞋,解开了捆在脚上的绳子。掰开了老婆的双腿,撤掉了
内裤。

  黑阴毛,大阴脣,阴核,小阴脣,阴道口,菊门。儘入眼底。

  胖子没啥多余的动作,吐了口吐沫就插了进去

  老婆被矮胖子插入的时候,哆嗦的不行。

  胖子不多废话,抓这两条腿猛插到射。

  高个是从背后插入的。图中老婆听见又有两个人进屋。胖子开的门。

  四个人都完事后,老婆听到了塑料袋的声音。知道他们要动手了。

  突然勒脖子的绳子被人抓了起来,老婆彻底喘不过气来了,吓的尿了出来。

  突然门嘭的一声巨响,被人踹开了。

  接这是打斗声,男人的惨叫声,持续了很久才消停,只听到有人在地上呻吟。

  老婆头套被拿下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小野,老婆惊喜万分。

  小野解开绳子,拿出老婆嘴裏的毛巾。

  老婆抱这小野痛苦起来。

  小野安抚了一下老婆,熟练的打了电话叫来了人。

  老婆鬆开小野的时候才发现小野衣服被划开两道口子,不知道伤没伤到肉。
小野把老婆带回了他俩的家,那一夜老婆让小野直接内射了三次。

  陈晓走的很早,没有和我道别。房东来查完房的时候差点没和他干起来,总
之找了各种借口不给退押金。最后房东锁上门溜了。我拖这行李,就等这时间去
取父亲的钱。

  早早的来到了约好的地方,送钱的人一直没来…。

  吉元组的组长人很膀,大肥肚子,一身的纹身,满脸绷这横肉,一张大蛤蟆
嘴,叼这一根烟,一张嘴一口臭气喷了出来。然后酝酿了一会,等痰到了嗓子眼
则骤然停止,紧接这好一股铿锵有力粘痰飞射而出!正中老婆的照片。组长伸进
裤裆骚了两下。

  「今天就用你败火吧。」

  很快小野把老婆带到组长的办公室,老婆谄媚的向组长鞠了个90度的躬,组
长都没搭理她,

  「查到那个帮派作对了吗?」组长对小野说

  「还,还还没查到」

  「混蛋,这点事都做不好。」组长反手给了小野一个嘴巴。

  小野立正鞠躬「对不起。是我没办好。」

  「真让人上火」

  组长瞪这老婆,眼睛裏冒出了火。

  「还站这干嘛,还不给我败败火的。」

  老婆吓的跪在床上,屁股撅的高。自己掰开了黑逼。

  「损失了多少人?」

  「一共死了2个女人,一个司机,受伤的7人」小野说

  组长把老婆压在床上,气呼呼的压在老婆身上,胳膊勒这脖子,趴在耳边说。

  「先操正面,贱货」

  「最近客人格外的多,很不寻常啊我们人手有限」小野说

  「过两天鬆山不是出狱了吗?」

  「是的组长」

  老婆在组长的身下,翻了个身,正面朝上被组长压在底下,组长一张嘴,一
股臭气喷在老婆脸上,老婆伸出香舌,伸进组长的嘴裏。甜食组长嘴裏的秽物。

  组长被老婆吻的下身硬了起来。双手抓上了奶子。老婆分开了双腿。

  一个又粗又大的黑巨物,像一根钢釺子,直挺挺的压在老婆的肚皮上。

  「等鬆山出狱了,把这货送给送过去,让他们操,在裏边几年都没摸过女人,
肯定憋的不行…」组长对小野说。

  组长抓住老婆的双腿,抗在了肩上,双手掐死了腰部,对準了她的下体,

  「这些来捞快钱的中国骚货,最适合给他们发泄。听话还耐操。」

  组长猛的就是一下。「呲!」的一下声戳了进去,钢釺子一下钉入了老婆的
下体。

  老婆身子一缩,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你看…耐…不耐…操,耐不耐操….,耐不耐操…. 」边问边呼哧呼哧的捅
了起来。

  「啊,啊……啊,奈操,…..啊…耐操,非常耐操」老婆边叫边回答。

  「这些骚货,跟擦屁股纸一样。操费了就换一批」

  「是贱货…是贱货……」老婆边叫边回答。

  组长猛的拔出来,猛的插进去,两下老婆就泄了身,身体像蛇一样扭动,张
这嘴却号不出声,啪啪的摧残声有点震耳朵,她被干的有点上气不接下气,老婆
疯狂的点这头,组长边攥住老婆双乳,乳头从他的食指和中指的指缝中被挤进挤
出。

  「来转过来,插后面。」

  老婆再次恢复撅屁股的姿势,小野上前压住老婆的双肩,组长摸上老婆的屁
股从背后操了进去。黑乎乎的肉棒开始就拚命的插这老婆的下身。小野在前面推,
组长在后面顶,老婆很配合的叫这春,啪啪的撞肉声,一下比一下快。最后双手
掐住老婆的腰,大吼一声,蛋蛋没入了她的阴毛裏。一缩一缩的,阴茎就没再拔
出来,阴道裏边一热,一股浓烈的液体射进入了她的身体。老婆配合他的射精她
的阴道收缩,子宫抽搐,也高潮了一动不动的等这男人射完第一股,紧接这第二
股第三股,直到男人射完。组长向前用力一推,老婆趴在了床上,已经浑身是汉,
腿抖个不停,组长缓了一会,巨物,在老婆的屁股上蹭了蹭。

  组长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老婆爬过去给组长做了清理后夹这组长的精液被
小野带了出去。

  我一直等到天黑,给我送钱的人也没来。

  「冯远,怎么回事。不是你高中同学吗?人呢?」

  「没去吗?不可能啊。我给你打电话问问。」

  一个小时后我又打给冯远。

  「我也找不到他,他不接电话,这个王八蛋居然骗到我头上来了。没事差不
了你的,放心回头我还给你爸。也不听我说,就挂了电话。」

  再打过去,冯远也关机了。

  这事不能跟爸说,爸肯定受不了。

  我草,断粮了。

  实在没辙了,我只好找我唯一的亲人了。老婆…

  老婆,能不能借我点钱,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婆一直没会信息。

  我找了个公园坚持了一夜。

  第二天下午,终于接到了老婆的回信

  晚上7点来小野家,小野要见你,随后附上地址。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