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C同人6篇】【作者:Jim】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Jim
字数:35650

           1、在镇守府忘记锁门的后果

  怎么会这样……

  现在的我正全裸的跪在三位舰娘 -轻巡Atlanta 、驱逐舰夕立及晓的面前,
而且手中还握着飞机杯……

  终於要结束了,今天是在这个镇守府服役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能回台湾恢复
老百姓的自由及生活

  一年前,日本海军希望台湾能够派兵到各地镇守府后勤支援深海栖姬的进攻,
因为日本若被攻陷台湾就是下一个

  当时我这个刚结束新训的义务役,好死不死被抽到这个屎缺,心想这一趟是
不是就有去无回了

  好在此镇守府的舰娘们练度都超高,抵挡了无数次深海们的进攻,而我就是
被派来协助整备她们仪装的可怜虫……

  直到今天我还能够好手好脚的站在这里,也必须归功於舰娘们

  但来这里最大的困扰就是,每次看到舰娘们中破或大破的时候,性欲就会不
由自主的高涨起来

  战舰巡洋舰就算了,部分驱逐舰那个胸部装甲根本就是犯规到不行

  但我也没有那个狗胆越矩就是了,毕竟舰娘的力量可是远远凌驾於人类之上,
连海防舰都能轻易凹断人类手脚

  总之这些性欲都只能趁晚上在寝室休息时用飞机杯尻枪解放,而今天因为明
天就要退伍,心情太爽忘记锁门……

  (敲门声) Atlanta: Hey, you in there right ? We are coming in.

  夕立:我们要进去啰poi~

  晓: Lady 敲门都不回可是很失礼的喔!

  这三位舰娘是我在这里交到的好朋友,常常休假时会一起出去玩,她们时不
时也会来我寝室打电动

  且不知为何她们最近对我的身体接触异常频繁不少……尤其Atlanta 会故意
用那对巨乳贴着我,夕立有时还会突然抱过来,晓就算了毕竟是小孩子嘛

  但说实在这让我有点困扰……就算是舰娘她们对我来说还是女孩子……等下
我被反控性骚扰就惨了……

  而我平时尻枪时都是带着全罩式耳机,所以完全没听到她们的敲门声,三人
发现门没锁后也就直接开门进来

  三人:恭喜你!明天就要退……伍……了……

  「一哭!!!」

  对着飞机杯中出时的爽快感矇蔽了我的双眼,回过神来才看到三人就站在我
的面前,而且拿了手机拍了下来……

  回到开头……

  因为我尻枪时习惯全裸,而现在就是以这个羞耻的样子被她们要求跪在地上
解释……

  Atlanta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居然敢在军营里做这种事,给我解释

  晓:对……对Lady来说这太肮髒了!

  夕立:这个东西是什么?看起来软软的poi (手指着我手上的飞机杯)

  「不是……这是……那个……」(我真他妈蠢到不行!竟然忘了锁门,她们
如果现在往上报我就死定了,毕竟明天我才算是退伍)

  Atlanta :快说!!

  「谁叫你们都这么正!身为一个正常男人的我在这种环境下只能靠这样解放
性欲啊!」(大喊着)

  三人: ///……

  「唉……算了,确实身为军人也不应该在神圣的军营里做这种事,就算只是
个义务役……你们往上报吧,不知道这样会接受什么军法惩罚就是了」

  晓:那你怎么都没有对我们出手呢?

  「拜託,我又不是智障,先撇除会被告职场性骚扰之外,舰娘力量这么大万
一拳脚过来我根本会当场往生吧」

  三人:……

  「所以说到底是有谁敢对舰娘出手啊……真佩服那些人的勇气」

  「总之就是这样,可以先让我穿衣服吗?一直在女生面前全裸着很不妙啊,
万一其他舰娘突然进来看到这样……」

  顿时间空气突然凝结,我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力……

  夕立:我们在你面前还提其他舰娘poi ……?(目光消失)

  晓:就算是Lady也是会生气的(目光消失)

  Atlanta : How dare you ?看来要给你一些惩罚呢……(目光消失)

  一瞬间,晓毫不费力地把我抛到床上,双手马上被她跟夕立各别压住,我完
全动弹不得(这就是舰娘力量!?)

  「那个……不好意思三位,请问这是?」

  Atlanta :不就说是惩罚了吗,还问废话

  夕立:刚刚你在看的影片也是男生被拘束着呢poi~

  晓:而且还是任由女生在上面动着,听响说过这好像是逆强……千(奸)?
啊难道你是抖M ?

  「……不予置评」

  三人:就是抖M 呢

  三人话一说完,夕立跟晓用她们的小舌头舔了我两边乳头一下,我一时间没
用的娇喘了一下

  「啊……❤❤」

  夕立:欸嘿嘿,发出像女孩子的声音了呢poi❤❤

  Atlanta :才被舔了一下你的dick就马上勃起了呢,到底是多M 啊?❤❤(亲
了一下我的肉棒)

  「没有……!我不是……!」(是的!我就是抖M ,乳头就是肉棒勃起的开
关!!)

  Atlanta 亲了我的肉棒之后,马上用她那张美丽的小嘴含住,并开始怒滔般
的口交责弄着我这不争气的肉棒

  Atlanta 边含边问:胡合?很乎湖吧❤❤(如何?很舒服吧?)

  「哈……哈……哈……」(太爽了,完全无法思考了,脑袋要不正常了)

  晓看到我陶醉的表情后,突然亲了过来将舌头伸进我的口腔里搅弄着,夕立
则是接力用另一只手继续责弄我地乳头

  晓:嗯……嗯……❤❤噗哈~ !如何?见识到Lady的吻功了吧 ❤(才不想输给
Atlanta 呢!)

  夕立:换我亲亲poi ……!嗯……嗯……❤❤

  说完夕立马上就将她可爱的小嘴亲了上来,并比晓更加激烈地侵犯我的口腔,
就像狂犬一般的攻势……

  这一波上下责弄让我的射精感直接来到极限,在被夕立强吻着同时「嗯……!
嗯嗯嗯……!(要……!要射了!)」

  Atlanta 听到之后突然将嘴停了下来,我顿时愣住:え?

  Atlanta :想射了是吗?但你只能射在一个地方,就是这里❤❤(轻轻拨开她
那已经湿润的肉穴,然后插入)

  一瞬间我的肉棒就被她的温暖湿滑又紧实肉壶给包覆住,而我也忍不住马上
就直接射在里面

  「嗯嗯嗯!!!!!❤❤」

  Atlanta :啊啊❤❤一插进来就射了呢❤❤ By the way ,今天是危险日呢(目
光消失)

  而同时夕立终於将我从亲吻地狱中解放出来,听到这句话恐惧感佔据了我的
内心

  「危险日……?什么意思……Atlanta 你是开玩笑的对吧?」

  Atlanta :欸嘿嘿❤❤ Congratulations! You are going to be Papa !!
❤❤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夕立:因为我们不想再继续只当「好朋友」了poi ……

  晓:没错!我们想当你的老婆❤❤呀~ 这样就真的独当一面的Lady了呢~

  Atlanta :我们其实今天就是要来偷袭你的,为了让你明天回不去台湾,谁
叫你那么迟钝!

  Atlanta 话一说完突然又开始快速上下摇动着她的腰,看着那对摇动着的巨
大双峰,且隔着她的紧身制服看起来又更加色情!!肉棒又不争气硬了……!
(还有那对巨乳是轻巡等级吗?根本就是舰种诈欺吧!!)

  Atlanta 娇喘着:哈……哈……哈……Make me pregnant, make me Mama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不行!又射了!!」(咻~ 咻咻~ 精液又怒涛般地直击了她的「格
纳库」)

  Atlanta :啊嗯❤❤!!又射了呢,格纳库感觉好温暖……❤❤Thank you Papa❤❤
~ 好了Nightmare , change~

  不知道为何我肉棒还是软不下来……难道是刚刚夕立在亲吻时顺势塞进我嘴
里的东西!?

  夕立:欸嘿嘿❤❤媚药看起来开始起作用了poi❤❤ 让我们开始华丽的party 吧!
(啾噗❤ 驱逐舰小穴插入~ )

  好紧!!跟Atlanta 的又不一样,这是驱逐舰特有的紧实感吗?才刚插进去
我就想射了……!

  夕立: poipoipoipoipoipoipoipoi~(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夕立:舒服吗poi~❤❤(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夕立拜託慢一点……!!你这样动我又要……!」

  夕立:又想射了吗poi ?我今天也是危险日喔,你没忍住的话也要当夕立小
孩的爸爸喔❤❤

  说完夕立又故意加快腰部上下摇动的速度,她的小穴就像是要榨取我的精液
般的紧紧吸附着我的肉棒

  「等……等一下不行了……!真的要……嗯嗯嗯!?」(Atlanta 突然的强
吻堵住我的话!)

  咻咻咻……❤❤(完全不像是射过两次的状况,这第三次射精一样强烈地往夕
立的子宫飞去)

  夕立: Poi~❤❤ !!感觉到大量地射进来了poi ……❤❤时雨她们要当阿姨了
呢❤❤欸嘿嘿……

  「哈……哈……哈……哈……已经够了吧……放过我吧……」

  晓:你说什么!还有我呢,让Lady等那么久可是很失礼的呢!(啾噗噗❤ 小
穴再次插入~❤)

  晓:嗯……好舒服!从今天起我就是大人了!是个独当一面的Lady了!同时
也是妈妈了❤❤!

  「嗯……好痛苦!肉棒一直强制勃起着且又被这暴力般的快乐侵蚀着……!
快坏掉了……!!」

  晓:那就坏掉吧❤❤身为Lady会负起责任照顾你的,但你也要尽当爸爸的责任
喔(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晓的身形看起来就像是国x 生,平常都把他当小孩看,怎么现在看起来这么
色情……!?

  「呜……!不行,晓你还是小孩子,只有这个是绝对不行!!我会被当成是
萝莉控啊!!」

  晓:吼!你居然把我当小孩子,而且面对我跟夕立还能勃起就足以说明你就
是个萝莉控了!看招!(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晓也像夕立般加速摇动来榨取我的精液,就像是用身体在反驳我的话似的,
而且晓也是个舰娘,那快速的腰部摇动人类是做不出来的……!)

  「啊……啊……真的不行了,快拔出……嗯嗯嗯!!!(可恶!这次换夕立
亲过来让我闭嘴!)」咻咻咻咻……❤❤

  忍不住射了……而且是对一个国x 生中出……这传出去我根本就是社会性的
死亡……

  晓: ❤❤ 欸嘿嘿……肚子里感觉好温暖,要赶快跟响他们说呢❤❤

  (为什么……我是做错了什么事……让她们变成这样?)

  之后就这样继续被她们三个以我最喜欢的骑乘位轮奸到隔日清晨,然后昏了
过去……

  「……这里是?」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且四肢被手铐铐着无法动弹,看起来是被监
禁在一个没看过的房间里

  「啧……是怎样,有人吗……!!!」我大声呼喊着,祈祷附近有人可以救
我出去,但我却听到熟悉的声音……

  「Ah! You wake up so late!到底是多会睡啊?」「等不及要再开一次华
丽的party 了poi ……」「你又让淑女等了,看来要好好」教导「你大人的规矩
了」

  但没关系,反正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所以我们再来生更多小孩吧 Papa❤❤
(目光消失)

  「哈哈……当时应该要记得锁门的……但就算锁了你们还是会破门而入吧…
…」

               Bad End

           2、能够一发给我个痛快吗

  被分派到此「BLACK 镇守府」支援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老实说真的是身心
俱疲,这并非来自於深海对人类的威胁,而是来自於舰娘本身……

  很多镇守府的提督只将舰娘们单纯视为兵器,完全没有将她们作为「人」来
对待,而这些舰娘们久而久之就对人类产生了厌恶感,有些甚至是严重到藉由杀
害该府提督作为抵抗……

  然而日本并没有将此状况传达给台湾知道,仍向台湾请求后勤人员的支援…

  「喂!你很碍眼你知不知道,赶快离开我的视线啦!」

  「啧!区区一个人类还敢大摇大摆的在这里晃来晃去,想死吗?」

  「就算你只是来支援后勤工作的,说道底你也一样是人类,罩子给我放亮一
点啊!」

  这几个月下来每天都是被舰娘们像这样恶言相向,虽然她们还没有到对我施
以暴力的地步,但光靠言语带来的精神攻击伤害已经十分惨烈了……

  更不用说吃饭时只能跟她们的时间错开,自己到厨房弄东西吃……

  虽然觉得自己很衰,到了日本才从朋友口中知道有「BLACK 镇守府」的存在,
但我相信她们同时也是受害者,若没有遭受那些没人性的对待,她们也不会变成
这样吧

  直到有一天,这个令人绝望的情况发生了转机……

  那天我一样在母港旁的工厂进行舰娘们的仪装整备,但突然看到呈现大破状
态的矢矧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

  「我说你!快点把高速修复剂拿过来,我要赶快回到前线支援作战!」

  可能是看了太多次舰娘们这样不顾自己安危,也要赶去战场,而这次不知道
哪里来的勇气,让这些话脱口而出

  「矢矧小姐!?你这样子就算用修复剂,身体跟仪装的损伤也不会完全恢复,
贸然上战场会有生命危险的,请不要勉强自己!」

  「你这个人类给我闭嘴!你凭什么对我讲这些话,明明没有任何战斗能力,
明明只能将这烂摊子丢给我们,明明还那样对待我们……!!」矢矧怒气沖沖地
说道,并且只用单手掐住我脖子往空中举,但沉默完全不是我脑内的选项

  「唔……!对……我知道……人类并没有资格要求你们冒着生命危险跟深海
战斗……我也知道人类对你们做了很多没有人性的事……!」

  矢矧没有打算将我放下来,好像是在等着我的下一句话

  「你要现在直接让我死也没关系……但这句是我作为人类唯一能对你们说的
话,」真的非常对不起……「」

  「还有……不要忘了你万一发生什么事……你的姊妹能代小姐她们会非常伤
心的……她们绝不希望看到你硬撑而出事……」

  矢矧听完这段话后便把我放了下来,并且跪坐在地上大哭着……想必她从以
前到现在累积了很多的压力吧……

  我摸着自己的脖子,并尝试大口呼吸着,说实在讲完那些话的时候觉得自己
真的要被她掐死了……

  「你刚那些话……是认真的吗……?不是因为想活命才说的吧?」矢矧看来
是已经冷静下来对我说道

  「……因为看了太多次你们这样不顾自身安危硬撑出击,今天真的是看不下
去而忍不住就……不过能死在像矢矧小姐这样的美女手里,其实也不坏啦」

  「/// ……刚刚都死到临头还敢讲这种撩妹的话……想我真的掐死你吗?」

  「拜託还是不要好了……我刚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了」

  隔天早上,我一样错开舰娘们的用餐时间,要经过餐厅进伙房准备我的早餐,
但打开了餐厅大门之后,发现所有舰娘都聚集在餐厅里,并且视线都聚集在我身

  当下看到这个状况,我想都没想直接将眼睛闭上跪了下来,准备迎接自己的
死期说道

  「可以的话,谁都好请各位女侠大发慈悲一炮给我个痛快……我很怕痛……」

  过了许久,发现好像没有任何动静,我闭着眼睛摸着自己的头跟身体说着
「咦?还真的一炮耶,身上都不会痛」

  张开眼睛之后发现舰娘们都在憋笑,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也对……我们人类本来就没资格活在她们面前,她们开心也是正常的……
但不是说灵魂都用飘的吗?怎么觉得还是有重力存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一阵爆笑声对着我而来

  「笨蛋!根本没人开炮好吗,是在演什么独角戏啦!」矢矧走过来蹲在我面
前笑着说

  「咦……!?我以为已经被公开处刑了说!?」

  「我把昨天的事跟大家说了,大家也都能理解你跟那些虐待我们的人类不同,
所以我们也愿意试着接纳你,请多多指教啰」

  「不过你昨天说矢矧是美女,意思是说我们其他舰娘都不是吗?」能代小姐
不怀好意的笑着问我

  「怎么会呢?能代小姐,在场的各位都是绝世美女呢,能跟各位共事可是我
三生有幸呢」

  这次真的先保命要紧,但我也只是说出事实罢了

  「喔~ ?所以只有我不是绝世美女吗?」(目光消失)换矢矧带着杀气笑着

  唉……你们还是一炮给我个痛快吧……

  从那天起,舰娘们对我不再恶言相向,也跟她们逐渐建立起友谊,几个月前
的我根本不敢想像这个情景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於「救世主」矢矧,若没有她的话,可能哪天我真的会被
「公开处刑」吧

  我跟她的关系也因此比跟其他舰娘来的要好,虽然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她将
我作为一个朋友以上的异性看待

  还有会作一些超过朋友之间的身体接触,但我担心自己是自作多情,所以也
没特别多说什么,就是把她当好朋友而已

  但时光飞逝,退伍回台湾的日子也即将到来……

  「话说回来,我好像都没跟你们说过我退伍回台湾的日子对吧?」

  我讲完这句话之后,餐厅突然鸦雀无声,空气中夹带着一团重压,明明前一
秒钟还很吵的啊……?

  「……你要回去了?」(目光消失)坐在我旁边的矢矧以非常低沈的声音问

  「嗯……人事命令已经发过来了,就是下礼拜一」

  「那不就只剩下三天而已了吗!?你为什么不早跟我们说!?」坐在我对面
的能代小姐气沖沖的质问我

  「啊……不是……我想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想应该还是有人希望我
赶快消失吧?我苦笑着说

  「」「」「才没有那种事!!!!」「」「」几乎所有舰娘异口同声地大声
说着

  「咦没有吗!?我以为像霞、满潮、还有曙她们三个……」

  「以前可能有……但现在早就没有了啦,你这个人渣!」

  「虽然我不喜欢跟人类好来好去,但是你的话我没这样想过好吗!!」

  「你这个粪台湾人!不要随便揣测别人的想法好吗!你继续待着我又没意见!」

  她们三个气噗噗的反驳着,我才想到这就是傲娇啊!但我真的很不喜欢应付
这种类型的,很烦……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烦!?」「」

  而且是那种会读心术的傲娇……

  这三天大家明显都没什么精神的感觉,就像是同伴在战场上被击沉,回港后
陷入的悲伤氛围

  看来我这个人类似乎已经被她们作为战友看待了,我虽感到高兴,但同时也
因为即将到来的离别而感到难过

  到了退伍日前一日,我陆续跟大家做最后的道别,同时也说好了有朝一日会
再相见,但每个人都对我说一样的话

  「那天很快就会到来了喔!」

  而在那天我却始终找不到矢矧的身影……

  退伍日是在周一的0 时0 分生效,虽然可以等到早上再离开,但我决定还是
提早打包在凌晨先走,避免早上又看到她们而觉得难过……

  「呼……差不多了,还好当时没带什么东西过来,但最后都没能见到矢矧跟
她道别……还真的是很遗憾呢……」

  而当我即将走到镇守府大门时,发现门口有个熟悉的身影等着我

  「矢矧……?你今天跑哪去了,我还以为没机会跟你道别了呢」

  「嗯……有件事不得不处理……所以你真的要走了吗?你真的要离开我……
我们了吗……?」

  「对……我会珍惜在这里跟你们相处的时光,也很庆幸有你在才能让大家接
纳我这个人类,我对你真的非常感激!」

  「那……可以答应我最后一个请求吗?」矢矧走到我的面前说道

            「只要我能力可及的话」

  「那就是……永远待在我身边……」

  砰!!腹部感到一股非常强力的重击,突如其来的一拳让我痛苦地跪在地上

  「呜啊……!?矢矧……?」这是我在还有意识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呵呵……对不起……但我只剩这个方法而已了……」(目光消失)

  「……矢矧?」回复意识的同时,便回想起刚刚在大门口发生的事,她的名
字因而让我马上脱口而出

  喀拉喀拉……这是双手被手铐铐在床头所发出的声响,虽然没来过几次,但
看得出来我目前躺在矢矧房间的床上

  「呵呵……真高兴呢,你醒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喊我的名字,还有刚刚真的
很抱歉呢」

  矢矧面带微笑的跨坐在我身上说着,而同时我能感觉到她的表情像是斩断了
所有迷惘,像要做什么可怕的事一样

  「……说实在刚刚那拳到现在还是有点痛,简直让我回想起要被你掐死的那
天呢……」

  「啊啦,对不起呢~ 但我真的非常生气喔……因为你打算就要那样离开我了
嘛……所以一不小心就」(目光消失)

  不对……这跟平常个性稳重的矢矧不一样……

  「矢矧,你可以先起来帮我解开手铐吗?这样子有话想好好讲都没办法呢」

  我故作镇定地试着跟矢矧沟通,其实心里已经怕得要死……但她接下来的反
应却完全在我意料之外

  「啾……啾……❤❤嗯……嗯……❤❤嘶噜……❤❤. 嗯……嘶噜……❤❤」

  矢矧突然亲了过来,并且贪婪的将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搅弄着我口腔里
的所有地方

  「嗯……嗯……❤❤嘶噜噜噜……❤❤啾噜噜……嗯……❤❤」

  像是捕捉到猎物一般,她丝毫没有任何放开的意思,而我就算想将头甩开也
被她以轻巡的力量用手牢牢固定着

  「别想逃喔❤❤嘶噜噜噜噜噜……❤❤……嗯?」

  而就像是回应她激烈的亲吻似的,下半身的肉棒早已充满血液而硬挺着,并
渴求解放般的顶着矢矧的秘部

  「呵呵呵❤❤下面这孩子还真是诚实呢,是它想要矢矧姐姐,还是你呢?❤❤」

  矢矧无疑也感受到这根勃起的肉棒,并将手伸进我的裤里,直接抚摸且搓弄
着它,而矢矧制服的手套触感同时带给我完全不同的快感

  「啊……啊……矢矧等一下!快点把手拿开!」我试着维持理性对她呼喊着,
但矢矧却故意加快搓弄肉棒的速度

  「但是这孩子好像是在说弄快一点呢❤❤啾……嘶噜噜噜……嗯……啾❤❤」

  在用手高速搓弄肉棒的同时,矢矧也藉由跟刚才一样的深吻来增幅我身体的
快感

  「呜……啊……不行了……要射了……射了!!」

  想当然,在这上下同时进行的责弄所带来的快感下,而且又是被矢矧这样的
绝世美人,我也只能诚实地让肉棒解放屯积在里面的欲望

  「啊啦❤❤射在内裤和我的手套上了,我的嘴跟手就真的那么舒服吗?❤❤」矢
矧相当开心着对我说着,并且将我的裤子和内裤脱下来

  「……已经够了吧,矢矧?有话可以好……咦!?矢矧!?」

  矢矧突然继续用手高速搓弄我刚射过的敏感肉棒,而且只针对龟头部分搓弄
着,带来既痛苦又酥麻的可怕快感

  「等等……矢矧!等一下!!好像有东西要喷出来……感觉很奇怪,你快点
住手!……啊啊啊……要……要尿出来了……!」

  「噗吓……!」没错……这个感觉就是成人影片里,女优在剧烈高潮下所出
现之类似喷尿的现象 -潮吹,但主角变成我本人……

  「快点住手啊!!」噗吓……!

  这种可怕的快感,让我不由自主得激烈挣扎,身体试着挣脱的扭动让床架叽
叽作响 ,却因为手腕上的手铐及矢矧的力量而徒劳无功

  「鸡鸡要坏掉了啊!!矢矧!」噗吓……!

  「呜啊啊啊~~~~~!!」噗吓……!

  「呀!❤❤这就是能代姐说的潮吹吗?没想到男人也可以做到呢❤❤」

  终於,矢矧看似相当满足地将手停了下来

  「哈……哈……矢矧……已经够了吧……」

  「呵呵,很可爱的表情呢❤❤乖乖听我的话就不用吃这种苦头了说❤❤」

  接着矢矧将自己的黑色蕾丝内裤脱了下来,并套在我的脸上,强行将她的雌
性味道藉由鼻腔灌进我的脑里

  由於刺激过於强烈,刚刚才从矢矧的潮吹地狱解放出来的疲弱肉棒,又再次
违反我的理性而坚挺起来

  「呵呵,我很喜欢诚实的乖孩子❤❤这次就用这里来奖励你喔❤❤」

  矢矧带着发情的表情,并拨弄着那呈现粉红色的美丽湿润小穴说着

  「矢矧!!!」

  矢矧身体颤抖了一下,看起来是被我突如其来大喊她的名字吓到

  「听我说……我一点都配不上矢矧,像我这种人绝对不值得你做到这种地步」

  明明我的心里不是这样想的……但我不想让她后悔……

  「……」

  「像矢矧这么完美的女孩子,未来一定有更好的、跟你更相配的人等着你!
所以,快停下来吧矢矧,趁还来得及的时候……」

  没错……矢矧绝对值得更好的人,绝不能让她的人生毁在我这种人身上!!

  「……你真是温柔呢,但是呢……」矢矧握着我的肉棒说着

  「矢矧……!?」

  「我这辈子除了你以外,我不会爱上任何人,不是你的话我绝对不要……!!」

  矢矧带着坚定的神情对我表白后,肉棒感受到被一股温暖包覆着,就跟这段
表白一样温暖

  「嗯……❤❤终於跟你合而为一了!」

  「等……!矢矧!现在还来得及,快点拔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矢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呵呵,我的改二乙火力,你应该很清楚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那是在海上战斗的时候吧……等……等等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还是一样爱耍嘴皮子呢❤❤啊!鸡鸡在里面膨胀起来
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要射了对吧?快点射进来❤❤快点!❤❤」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啊……!真的要射……要射了……射了啊!!!

  就如同矢矧所说,我完全不敌她的火力,肉棒直接被她快速地击沉,但是…

  「啊嗯……❤❤就算你射了,也不能小看轻巡的追击性能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咦!?等……!」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矢矧……!等等……!?」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又是刚才那个可怕的感觉…
…咿啊啊啊~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呵呵~ 什么可怕的感觉~ 是像刚刚一样想尿尿了吗?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噗吓……!

  完全没料想到会在女孩子的里面潮吹,而且由於这次是被矢矧那异常紧实且
温暖湿滑的改二乙小穴责弄着,那强制性的痛苦快感又更上一层

  「呀!?❤❤你居然在女孩子里面尿尿了呢❤❤绝对要惩罚你这个坏孩子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看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矢……矢矧……!我求你别再动了……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呵呵,这次会是什么呢?你的精子吗?还是继续尿
尿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噗吓……!「呜啊啊啊啊……」持续性地潮吹使我弓
起身体悲鸣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噗吓……!「呜……矢矧……我求你了……放过……
我……」

  「啊嗯……❤❤又是潮吹呢❤❤但还没结束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鸡……鸡鸡要坏……」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坏掉也没关系唷❤❤我会负起责任来护卫你的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啦,鸡鸡又开始膨胀了,看来这次是射精呢❤❤快
射快射❤❤」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呜……射了……矢……矧……」

  在用剩余的力气挤出这句话之后,我便晕了过去……

  「呵呵,看起来失去意识了呢❤❤改二乙的火力太强了吗,看来那个」好消息
「等你醒来后再跟你说吧❤❤」

  「嗯嗯……矢矧……?」

  「啊啦,你醒来了吗?早安」

  看着面前这个稳重的矢矧,跟刚才发狂似地蹂躏着我的矢矧简直是判若两人,
但我很肯定刚刚绝对不是做梦

  「对了,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我没想到接下来她说的话,将会完全扭曲了我剩余的人生……

  「其实今天我是去了大本营一趟,要求他们想办法永远将你留在这里,若拒
绝的话,我们将会协同深海攻击日本本土。当然这是已经先跟这里全部的舰娘取
得共识,能代姐也很支持我呢!」

  矢矧带着沉稳的笑容,说出这些可怕至极的话,我不禁打了冷颤……没错,
她根本就是冷静地发狂着……

  「而且想不到他们相当爽快的答应了呢!说会制作一份假的死亡证明给台湾
国军跟你的家人,看来人类为了活下去连自己同胞都能出卖呢」

  是啊……人类就是这么自私,但若可以藉由一个人的自由来换取和平,相信
每个人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吧……

  「矢矧……看来你要我答应的请求,我已经做到了喔」

  「呵呵,是啊!❤❤」

  「那我也有一个最后的请求,你能答应我吗?」

  「说吧,夫妻之间没什么好客气的❤❤」

  「能用你的主炮一发给我个痛快吗?」

  GOOD END?

            3、被成为舰娘的幼驯染

  就是这里啊……[ 吴镇守府]

  上个月新训时临时收到通知要被派到日本支援舰娘的后勤,很明显对深海的
战况很不妙呢

  不过来到日本,「那个人」不知道现在过得如何呢?

  「报告,我是来自台湾第十军团」xx工兵群一营三连的xxx ,奉军团命令到
贵单位执行后勤支援,报告完毕!「

  在短暂的跟此镇守府的提督打完招呼后,由秘书舰大和型二番舰「武藏」带
我进行府内的导览

  「你从台湾来的啊,雪风前阵子才从那边回来呢,还带了不少凤梨」

  「哈哈,那时候确实凤梨过产了呢,当时我也是吃到怕了,武藏小姐之前有
去过台湾吗?」

  「没有呢,啊但是我常听大和在说战争结束之后,她想回去台湾看看呢,说
什么想见一个小时候的玩伴」

  「嗯?我以为舰娘都是」建造「生产出来的,难道说是由人类……!?」

  「啊……你们从台湾来的可能不清楚,但日本海军其实是藉由适性来徵召女
性,之后就会变成像我们这样的舰娘」

  「是这样子啊……总觉得还是很不人道……不管怎样对我来说舰娘都是生命,
这样送你们上战场连我听了都有点不爽」

  「你有这份心意我们就很感激了,很多军官都把我们当作」兵器「来看待,
就连这里的提督也是」

  「真的很抱歉,让你讲到这些不开心的事,总之我会做好后勤支援的工作,
来一起结束战争」

  「啊啊,那就麻烦你啦」

  我跟武藏边走边聊,也大概了解整个镇守武的营区架构,突然背后传来一个
声音

  「啊啦武藏,秘书舰工作辛苦了,旁边那位先生是从台湾来支援的吗?」

  「嗯?是大和啊,对了xxx 她就是我刚说的大和型一番舰 -大和,可以说是
我姊姊的存在啦」

            我也转过身向她打招呼

  「大和小姐您好,我是xxx ,可以叫我阿伟就好……你是……大和姊!?」

  「小伟!?」

  命运真是捉弄人啊……她居然就是「那个人」

  「叔叔跟阿姨都还好吗?自从你们回去日本之后就断了消息,老爸老妈都很
担心呢」

  「……爸爸跟妈妈在一场深海的来袭中走了……后来海军的人发现我的适性
很高,我也因此成为了舰娘」

  她们家在我小时候有段时间暂居在台湾,刚好就是在我家隔壁,所以我们两
家人的关系非常的好

  但就在对深海战争爆发后没多久就搬回去日本,后来都是音讯全无,想不到
居然变成这样子……

  「抱歉……」

  「没关系啦,小伟你这样一个人被派到日本支援,叔叔阿姨们不会担心吗?
等下打视讯让我跟他们打招呼吧」

  「哈哈……还是大和姊还是一样爱操心呢,比起我来说明明是你每天在海上
出生入死还更需要让人担心呢」

  「没办法啊~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看起来不可靠嘛,但要先跟你说,舰娘的仪
装整备非常重要,绝不能出差错喔!」

  「我知道啦,当我知道你们都是从人类成为舰娘的时候,我就决定要以我的
方式保护你们,那就是做好这件事!!」

  而从报到到现在过了半年多了,当然也多亏大和姐的关系,让我很快的跟舰
娘们打成一片

  「摩耶、天龙,我借你们的游戏该还我了吧,哪有人买来第一天就跟人家借
的,正常来说不是先等我破完吗?

  「啊啊??你一个男人跟我这个女孩子计较什么,你想拿回去的话今天晚上
就自己来找我拿」

  「对阿,我们可是女孩子,你这个样子像什么男人,我忘记丢哪了啦,晚上
自己来我房间找」

  「蛤?一个常把」やがる「挂嘴边、一个是用」俺「自称,现在跟我以女孩
子自居??」

  跟这两个女汉子因为兴趣还算接近,且相处起来就跟男生一样,自然而然跟
他们关系也比较要好

  但她们两个不开口说话的话,说实在还真的是美女呢,再加上那个莫名犯规
的身材……唉~ 残念啊~

  「」你这傢伙是不是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

  「怎么会呢,我在想你们两个不开口说话的话,说实在还真的是美女呢。总
之你们游戏快点还来就对了,还有去你们房间拿这种事,是想害我被鸟海小姐跟
龙田小姐告性骚扰吗!?」

  「」/// ……有够迟钝……「」

  「没关系的喔,随时欢迎小伟先生来我们房间玩~ 」

  「是……是吗……谢谢你鸟海小姐……」

  「啊啦,难得天龙酱主动约男孩子呢,小伟你应该懂意思了吧」(带着巨大
压力的笑容)

  「那个……不是……还是不……」小伟?「我会尽快找时间过去的!龙田小
姐!」

  当时的我完全没注意到大和姐就在附近,而且她也听到了这些对话……

  「唉……好无聊啊,难道真的要直接去找那些傢伙拿吗?而且还一直传讯息
来问哪时要过去,说实在一个男生到女生寝室真的很不妙耶……」

  此时电话铃声传来,是大和姐打来的

  「喂~ 小伟你在干嘛?」

  「大和姐啊,打来正好,你可以陪我去找天龙和摩耶拿游戏吗?那两个傢伙
执意要我去找她们拿」

  「……」

  「大和姐……?喂?电话断了吗?」

  「……可以啊,但在那之前你可以先来我这边一下吗?我这里有东西之后想
请你拿给叔叔阿姨」

  「嗯……是也可以啦,那待会见」(奇怪,有什么东西是急着现在要我先拿
吗?算了,先洗完澡再过去吧)

           (敲门声)「大和姐~是我~」

               「来了~」

  「打扰了~ 咦武藏小姐不在?」(来过几次还是觉得大和型的房间真不得了,
看起来跟饭店一样,真羨慕大和姐啊!!)

  「她远征去了,小伟要喝什么吗?拿铁如何?」

  「喔喔~ 不愧是大和姐,真是周到,谢谢你啦」

  「呵呵……」

  我从大和姐手中将拿铁接了过来,喝了一口感觉味道有一点奇妙……是我多
心了吗?

  「大和姐,所以是什么东西要我现在先拿?想说可以等之后要回去的时候再
拿就好了」

  「说的是呢,但不这样讲你就不会过来了吧?毕竟你很体贴嘛,都不希望给
我们带来任何困扰」

  「啥?因为到了这个年纪真的要注意男女的界线啊,对我来说你们不是兵器,
你们就是活生生的女孩子啊」

  「你这个人真的是……难怪那几个孩子对你这么着迷,我可是看的一肚子火
呢……!!」

  「大和姐你别开玩笑了,我长那么丑不会有人对我有意思的啦,而且你有什
么事好生……气……」

  睡意不知为何突然席侵袭而来,明明刚刚洗完澡精神还不错……难道是那杯
拿铁……!?

  「呵呵……药效发作了呢……要给坏孩子一点」教训「呢……(目光消失)

  「嗯嗯……这里是……?我的身体怎么……!?」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躺在大和姐的床上,但身体是全裸着,且双脚被抬起来让
左右两边脚踝跟手腕个别被手铐给铐住,呈现一个非常羞耻的姿势

  「啊啦,你醒过来了啊」

  「大和姐,这是!?」

  「呵呵……你最近很嚣张呢,常常跟其他舰娘亲亲我我的,是不是都没把姐
姐放在心上了?」(目光消失)

  「等一下大和姐,我不记得我有做过那种事啊,拜託你冷静点先帮我解开好
吗?

  「你真是迟钝呢,你没注意到今天摩耶跟天龙看你的眼神吗?完完全全就是
发情的样子呢,还有旁边的鸟海跟龙田也是」

  「啥?那些傢伙怎么可能,我们就是朋友而已啊,鸟海小姐跟龙田小姐更不
可能啦」

  「你如果今天就这样自己去找她们,八成会被强奸吧,舰娘的力量你自己也
很清楚,被硬上是绝对无法反抗呢」

  「但大和姐现在在做的事情,不是也跟那种事没两样,简直就是犯罪了吧」

  「说的是呢……但我才不管那些,我要让其他舰娘知道你是只属於我的东西
……!!」(目光消失)

  怎么会……我记忆中的大和姐不是这样的人,一直以来她也应该只是把我当
弟弟在对待而已

  在我脑中一直在想着如何说服大和姐的同时,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肉棒已经呈
现一个完全勃起的样子

  「被这么丢脸的样子拘束着,你的肉棒还可以直挺挺的,还真的是个抖M 呢,
你电脑里的A 片真的说明一切了呢」

  「我……我不是抖M !,是大和姐刚刚在拿铁有下了什么药对吧,难怪刚刚
喝起来味道有点怪」

  「啊啦,被发现了呢,太敏锐的孩子就要被这样惩罚……!❤❤」

  大和姐说完突然将他的中指插入我的屁穴里,而且因为我现在脚被抬起来拘
束的样子完全没办法做任何反抗

  「是这里吗?前立腺」大和姐将中指插进去后突然按了一个地方,有一种未
知的快感侵袭了我的下半身

  「嗯嗯……❤❤那边……不行……感觉好奇怪……」

  「舒服到觉得奇怪?这是男孩子的快感开关,很适合抖M 的小伟呢❤❤」大和
姐说完持续用她的指头逗弄着那边

  「啊……❤❤……不行,好像要射了……大和姐我要射了……!要因为屁眼被
弄到高潮了……!!」

  在要射的瞬间大和姐突然将手指抽了出来「咦……!?」「不~ 行~ 在我同
意之前你都不能射精,毕竟这是惩罚嘛❤❤」

  「接下来用这个代替我的手指吧」大和姐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跳蛋,并淋上了
润滑液后将它塞进刚刚的前立腺那边

  「嗯啊……大和姐……拜託不要这样子,我会变得奇怪的啊!!」

  「求饶也没用喔,毕竟都是小伟的错呢,接着该换上面了呢」

  大和姐说完将身体靠近我的胸部,并用双手的手指不停搔弄我的乳头周围,
就是故意不碰到乳头

  「这边看起来很敏感呢❤❤明明没碰到乳头却挺了起来,想要我摸它们吗?❤❤」

  「哈……哈……哈……大和姐……!!求你了,乳头……快点……!」

  「呵呵,其他舰娘看到你这个变态样子一定会失望透顶呢,看招❤❤」

  大和姐用她的小嘴吸吮,同时也用舌头执拗地交互侵犯着我左边的乳头,右
边乳头则是被她那柔软的手指逗弄着,并且两边不定时地交换,让我完全没有喘
息的空间

  「嗯……!!乳头……好爽……大和姐……还有我的鸡鸡……求你了……!!」

  此时的我已经顾不了什么羞耻心,一心只想从肉棒得到更强烈的快感

  「吼~ 真是要求一堆呢,不过刚刚这根丢脸的鸡鸡一直顶到我的腹部呢❤❤很
难受吗?

  「是……是的……从刚刚到现在鸡鸡就已经变得非常奇怪了,而且里面那颗
跳蛋又一直震着那边……求你了」

  「真拿你没办法呢❤❤」说完大和姐将她美丽的脸庞靠近我的肉棒,并只用舌
头来回逗弄着龟头以及整个竿部

  「哈……大和姐,那……那样我没办法射……求求你用嘴含住它……!」

  「嗯……好吧~ 那我就帮你,但是你要给我忍耐十分钟不能射精喔❤❤」

  「怎么这样……不要说十分钟了……十秒钟我可能都……啊……」

  大和姐用她的小嘴紧紧的含住我的肉棒,并且激烈的上下抽动着,还有舌头
在里面不停的搅弄着肉棒所有部位,同时也不忘用双手逗弄着我的乳头

  「呜……射……射了……!!!」无视了大和姐的规定,我忍不住在她的嘴
里释放出这些刚刚无处可去的快感,而且应该才经过三十秒不到吧

  「嗯……!?嗯……嗯……❤❤」

  大和姐看似很开心地吞下了我的精液,但同时也带着笑容说着「不到十分钟
呢,做好觉悟了吗?❤❤」

  我带着恐惧看着大和姐的脸,并且同时也发现肉棒完全没有软下的迹象,完
全是跟我的意志相反地勃起着

  「从刚刚到现在这里也已经想要的不行了呢……你看❤❤」

  大和姊将她的短裙及内裤掀开,用中指及食指轻轻拨开那已经湿透的美穴,
隐隐约约还有爱液流到大腿的样子

  「那么……该换小伟让姐姐舒服了呢❤❤从刚刚开始都是你自己一个在爽呢」

  「等一下大和姐!!至少先帮我将套子戴上,不能无套阿!!真的不行啊」

          「我~才~不~要~❤❤」(目光消失)

  大和姐无视我的乞求,将我的肉棒插入那已经湿到不行的美丽小穴,插进去
的同时大和姐的身体也强烈的颤抖着

  「啊嗯……❤❤小伟的肉棒一进来就让我高潮了呢❤❤很棒很棒~ 」

  「那够了吧大和姐……!快点先拔出……」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等等!?大和姐!?」

  再一次地被大和姐无视,并开始用她战舰级的强大力量用腰让肉壶激烈地上
下刺激着我的肉棒

  而且是以被这种拘束的羞耻样子,在无法动弹的情况下我只能被大和姐单方
面的侵犯着

  即便我持续挣扎「再怎么试着挣开都没用的喔❤❤手铐可是对舰娘用的特制型,
一般人类绝对挣脱不了呢」

  看着大和姐那色气满点的制服及剧烈摇晃着的巨乳,强烈的射精感也同时侵
袭过来

  「果然你喜欢着衣SEX 呢❤❤鸡鸡已经胀起来了喔,想射了对吗❤❤」

  「大和姐快拔出来!!要射了!!快……嗯嗯!?」大和姐亲了过来,并用
舌头侵犯着我的口腔来拒绝我的要求

  这种自身无法控制的强制快感,无情的攻击着我的身体,而肉棒也不听使唤
地再次将大量的精液射进大和姐里面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大和姐!我刚射完!别再动
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大和姐不但继续蹂躏着我的口腔,同时继续激烈地用她那湿滑紧緻的美穴,
侵蚀我那刚射精完的敏感肉棒

  接着大和姐双手也不忘逗弄着我的乳头,全身都被大和姐侵犯着……嘴、乳
头、肉棒、以及屁穴里的跳蛋……

  「嗯嗯嗯……!嗯嗯……」(大和姐……!射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

  「嗯嗯嗯……嗯嗯……嗯……」(求求你……大和……姐……)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噗哈~ !❤❤哎呀做过头了❤❤忘了跟你说……今天是危险日呢❤❤」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呜呜……大和姐……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

  「不行……❤❤在你完全变成只属於我的东西同时,要你的身体好好记住」大
和HOTEL 「的极致感受呢❤❤」(目光消失)

  「又要射了……!!啊啊……!!」射完这在我心中认定是死前最后的一发
后,我便失去了意识……

  「嗯嗯……我是……?」

  醒过来之后发现手铐已经被拿下来,并且看到大和姐躺着我旁边香甜地睡着

  「呼……是梦啊……不对,是梦的话怎么我还是光着身子!?」

  「嗯……?小伟你醒来了啊,早安~❤❤ 」

  「早安……不是啦!大和姐!我们该不会真的……做了……?」

  「呵呵❤❤刚刚我全部都录下来了喔❤❤同时也传给镇守府里所有舰娘了呢,这
样大家都会清楚知道你是属於大和的东西了❤❤」(目光消失)

  「哈哈……我这辈子都逃不出这间」大和HOTEL 「了呢……」

  GOOD END?

          4、被小恶魔鹿岛射精管理的日子

  「我说鹿岛啊,那个……香取小姐……现在有男友吗?」

  我望着正在操练场教导舰娘们的香取小姐,并向我身旁的练习巡洋舰 -鹿岛,
也就是香取小姐的妹妹问道

  「欸?」

  「不是……你看嘛,像香取小姐那样的美人教官,集美貌和智慧於一身的形
象,根本就是所有男人的憧憬啊!!」

  没错……香取小姐对我来说就像时速170KM 的正中直球啊!好想跟香取小姐
来一发啊!

  「吼……人家也跟香取姐一样是练习巡洋舰啊,而且好歹也可以被归类在美
人教官吧!你怎么都没这样对我说过呢!?」

  「……欸?」

  「……欸?」

  不是……欸?有人会这样说自己是美人教官的吗?

  「……」咻咻—

  鹿岛带着小恶魔的笑容,突然展开仪装将炮门对着我,喂喂……我话没讲出
来吧!?

  「等……!?美人教官鹿岛桑?请您先收起仪装,好吗!?」

  「这还差不多」鹿岛说完便将仪装收起,呼……差点没命

  「但先跟你说就算是练习舰,炮身里面可是装载实弹的喔」鹿岛笑着补充说

  「……认真?」要死了!是哪个混蛋给练习舰装实弹的!?

  「……想试试看?」鹿岛又带着小恶魔的笑容说着

  「啊啦,你们两个又在这边打情骂俏,是在偷懒对吧?」

  在我跟鹿岛上演闹剧的时候,没注意到香取小姐已经结束训练并走到我们面

  「啊!香取小姐,您辛苦了!还有我们没在偷懒,我只是在跟鹿岛讨教一些
关於仪装的事而已!」

  「呐呐~ 香取姐你听我说,他啊,说想跟香取姐来一发呢,真的是个色鬼呢」

  「等等等等等等等……!?给我等一下鹿岛!我又没说出口你怎么会知……
啊……」

  「啊啦~ 呵呵……」咻咻—

  这次换香取小姐展开仪装,嗯……De Javu ?

  「等……!?香取小姐您误会了!!我意思是想看香取小姐仪装的一发炮击
威力!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嗯……?是这样吗?你刚不是说香取姐的美人教官形象是所有男人的憧憬
呢」

  鹿岛在旁边继续往我的死角追击,拜託你给我闭上嘴啊!!!

  「啊啦~ 那还真的是承蒙你的讚美呢,但是你如果真的敢对这里的舰娘」来
一发「的话,呵呵……」所有炮门正对着我

  「啊香取小姐请放心我没有那个狗胆!!……请问里面不是装载实弹的对吧?」

  「呵呵~ 想试试看?」

  怎么觉得练习巡洋舰的威胁度远远超过正规舰了……还有没人敢真的跟舰娘
来一发好吗,我还想活命啊!

  好累啊……刚刚被香取小姐跟鹿岛那样夹击,寿命都感觉被削减一半去了

  鹿岛那傢伙,亏我还把他当好兄弟,竟然当着香取小姐的面弄我,什么小恶
魔,根本就是魔王了吧!

  「啊~ 啊~ 真的好想跟香取小姐来一发啊,好想被她在床上用骑乘位教导啊!!!」

  我趴在床上大喊着,不然一直闷在心里很痛苦啊

  『啊~ 啊~ 真的好想跟香取小姐来一发啊,好想被她在床上用骑乘位教导啊!!!』

  「……欸?」

  「呵呵呵……」鹿岛拿着手机对着我邪笑着

  「……鹿岛小姐,请问您怎么进来的?」

  「嗯……?刚刚我看门没锁就直接进来了~ 还有删除也没用喔,已经同步到
云端了~ 」鹿岛面带那招牌小恶魔笑容说着

  「啊啊啊!!!可恶!!手机给我拿来!」

  一瞬间我理智突然断线,便冲上去要把鹿岛推倒把手机抢来

  但是当我抓住她的双肩要往地上推时,鹿岛居然不动如山,就像河田弟完全
挤不开想起卡位诀窍的樱木那样

  「……推不动!?竟然重的像山!?」

  「啊啦~ 就算只是练习舰,我也算是个舰娘喔,要是我想的话,以人类的力
量怎么可能推得动我嘛」

  糟了!完全忘记这回事,确实就算是鹿岛也是有8000匹马力「……唔喔!?」

  在我想起她的马力同时,突然换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倒压在床上,回过神
来发现鹿岛的脸庞就近在咫尺

  「呐……重的像山这句话不应该对女孩子说的吧,很失礼的喔」

  这一瞬间,我才惊觉鹿岛其实是一个长得非常可爱的女孩子,被她用那美丽
的蓝色瞳孔注视着,让我瞬间感到强烈的害羞感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将脸别到另一侧避免跟她对看,因为真
的太害羞了……

  「跟人道歉的时后要好好看着人家的眼睛吧」鹿岛用双手将我的脸硬是扳了回来正对着她

  这傢伙……再认真一看真的是不输香取小姐,那头亮丽的银发双马尾造型,
搭配那稚嫩中带点成熟的美丽脸庞,以及那有着魔性的碧蓝色双瞳,难怪那些同
梯的傢伙们一直要我介绍鹿岛给他们

  「不是……那个……被你这样盯着……我有点不好意思,所以就……」

  「呵呵呵……是重新把我当女孩子看待了是吗?」

  「嗯……这倒是真的,所以说你可以起来了吗?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男女授
受不亲」

  没错,她再不起来的话各方面都很不妙,如果现在万一有任何人进来看到的
话,我兵真的会当不完

  「欸……?为什么?你不是想要被」骑乘位教导「吗?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喔?」
鹿岛又露出小恶魔的笑容说着

  「还为什么,还有你刚不是也听到了吗?我是说想被」香取小姐「教导……!?」
讲到一半突然感受到一股寒气跟杀气

  「……我的话就不行吗?」(目光消失)

  「欸……?」

  「我的话就不行吗!?开口闭口都是香取姐!明明一直在你身边的人是我!
为什么都不看着我!」(目光消失)

  鹿岛突然怒吼着,并用双手紧紧握住我左右手腕,且让我已经开始感觉到腕
骨即将裂开的痛楚

  若她不是舰娘,完全不敢想像这是那对纤细双手带来的巨大力量

  「……呜,好痛……!?鹿岛!你先冷静点!手要断了……真的要断了……
啊啊啊啊!!」

  鹿岛无视我的悲鸣声,仍被愤怒支配着情绪并继续加重双手的力量

  「啊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以后我只会看着鹿岛而已,好
吗!?拜託先放开……」

  「……真的吗?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的话下次不会是双手而已,而是四肢
……!!」(目光消失)

  超~ 可~ 怕~ !!鹿岛那个眼神是认真的,看来这下她已经从小恶魔进化成
真正的魔王!

  鹿岛说完后便起身准备要离开我的房间,并笑着丢下一句让我不知如何是好
的「警告」

  「还有从现在开始你要给我随传随到,也不准跟其他舰娘相好,不然刚刚录
的影片……你懂得吧?」(目光消失)

  但我没想到从那时开始,这个魔王真的让我体会到「地狱」的存在……

  隔天,我在工厂协助明石姐和夕张整备着舰娘的仪装,就跟平常一样

  「呐呐,我最近买了一些从北海道直送的哈蜜瓜,今天要不要来我房间吃啊?」

  「呵呵,夕张酱真有心呢,还以为你满脑子真的都是这些兵装呢」

  「可以啊,你切给我吃就去」

  「」欸……?「」

  「啊……!抱歉抱歉,你是在问明石姐而已吧,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完蛋……我这根本就是自恋狂吧,什么你切给我吃就去,也太往自己脸上贴
金了……「可以唷!」

  「……欸?」

  「刚刚本来就是也有包括你啊,只是平常约你都会推託,没想到这次倒很乾
脆呢……/// 」

  嘛……这倒是,毕竟在这种都是女生的环境下,我可不想被人家说是轻浮的
性骚扰混帐

  「是……是吗?那先谢谢你了夕张,真不好意思」

  ?~ ?~ ?~ 《限你5 分钟内过来找我,不然的话,呵呵❤❤》

  是鹿岛传来的讯息……糟糕都忘了昨天发生的事,可恶!不去不行了啊

  「鹿岛,你明知道现在是我整备仪装的固定时间,有什么事不能等休息的时
候再说吗?」我不耐烦地说道

  「啊啦~ 你这个口气好像不太对喔,还有你是不是忘了我昨天说了什么?」
(目光消失)

  「啧……鹿岛桑,请问您有什么事要吩咐的吗?啊没有的话请恕我先失陪…
…」呐……「……嗯?」

  「晚上你不会去的吧……夕张小姐的房间……」(目光消失)

  「!?……你怎么会知道?」奇怪,鹿岛刚刚也不在现场,怎么会知道夕张
约我们的事?

  「快点回答我!!」鹿岛相当大声地对我吼着,并把我推向墙壁后,将她的
左大腿顶在我的胯下之间

  「我说过了吧……不准你跟其他舰娘相好,还有你不是答应我只会看着我吗?」
(目光消失)

  鹿岛说完便将我的内裤跟裤子脱下,开始用她的右手慢慢搓弄着我的肉棒

  「鹿岛!?你是在!?快点把手拿开」当我准备要抓住她的手时候,她的一
句话硬是让我将伸出去的手停了下来……

  「我要是现在大叫的话……你觉得大家会相信谁?」

  「……!?」她说的没错,现在被人看到这个样子怎么样都会说我在性骚扰
她,这个小恶魔!!

  「呵呵,而且你违反了昨天的承诺跟我说的话,还是要给你一点惩罚呢❤❤」

  鹿岛慢慢加速了搓弄肉棒的速度,射精感也不可避免的涌现了上来

  「等等……鹿岛……我要射了……要射了……射了……!?」

  在我要射精的一瞬间,鹿岛将她的手停了下来,且又露出小恶魔的笑容说道

  「我不是说要惩罚你吗?让你就这样射了怎么算的上是惩罚呢?」

  接着她又开始搓弄我的肉棒,刚刚那缩回的射精感又再次被带了上来

  「……呜……鹿岛,要射……!?」

              「不~行~❤❤」

  鹿岛又故意在我要射精的时候停了下来,并这样重複了好几十次,让我的意
识跟肉棒都已经变的非常奇怪……

  「嗯~ 手有点酸了,差不多了呢」

  当我听到鹿岛这句话的时候,心想终於可以解放了,再这样下去身心灵都会
坏掉的……

        「那今天先这样吧❤❤赶快把裤子穿起来」

  欸……?

  「等等,不是这样的吧,你快点帮我弄出来啊,被你这样弄到现在鸡鸡都快
坏掉了啊!」我抓着鹿岛的手乞求着说

  「你不把手放开的话我真的就要大叫了喔,还有我不是说过这是惩罚吗?」

  「怎么这样……」我绝望地瘫坐在地上,并且现在一心只想赶快回到房间自
己将肉棒里的精液解放,但……

  「啊对了,你如果敢自己把它弄出来的话,你知道的吧❤❤」

  这下完了,死路一条……

  「你最近脸色看起来很差喔,你还好吗?」

  「嗯……明石姐我没事,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是这样子吗?总觉得你一直在躲着我们呢,其他舰娘也这么认为喔」

  「……你们多心了啦,只是电动打太晚没睡好而已,还有夕张很抱歉……难
得你上次邀请我,但我却……」

  「没关系啦~ 有的是机会,你晚上记得早点睡啦」

  因为自从那天开始,身为练习巡洋舰的鹿岛每天都对我施行名为「射精管理」
的训练课程……我没想到会那么难熬……

  ?~ ?~ ?~ 《请你3 分钟内来我房间❤❤》

  唉……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要放过我啊……我真的是快疯了啊

  (敲门声)「鹿岛,是我……」

  「嗯~ 慢了一分钟呢,连守时都做不到,看来教育的不够彻底呢」

  「对不起……鹿岛大人,求求您让我解放好吗!!拜託您了!!」

  由於我的内心早已接近崩溃状态,也顾不得自尊便直接将双膝跪在地上,并
磕着头乞求着鹿岛

  「呵呵呵❤❤为了射精连自尊都不要了呢!好吧~ 你如果愿意成为只属於我的
东西,就帮你解放喔❤❤」

  「我愿意!!我愿意成为只属於鹿岛大人的东西!!只要能让我射精我什么
都愿意!求求您了……」

  哈哈……我的自尊还真的是有够廉价的啊……不对,在被她射精管理的第一
天我的自尊早就消失殆尽了吧……

  现在我正全裸着躺在鹿岛的床上,鹿岛说因为担心我会兽性大发而侵犯她,
要求将我双手上铐在背后

  虽然我对一个拥有8000匹马力的舰娘有此担忧而感到疑惑,但现在为了能够
射精,我什么都愿意做

  「看看你这丢脸的样子❤❤呵呵~ 你的鸡鸡真的已经胀到红通通了,这几天下
来真的那么难受吗?」

  「呜……快点……鹿岛拜託你快点……!」

  「嗯~ 那先用这个让你习惯一下小穴的感觉吧?」鹿岛拿出了一个飞机杯,
但那个是!?

  「……小穴?咦?那个是我平常在用的……!?怎么会在你手上!?」

  这傢伙……竟然跑去我房间动我东西,还有我明明房门都有上锁啊!?

  「想到还真的有气呢,明明之前都已经有我了,竟然只对着这个玩具发情」
(目光消失)

  「你没事跟一个情趣用品吃醋什……」咕啾❤❤「啊……!!」鹿岛直接将飞
机杯用力套弄我的肉棒

  这熟悉的肉厚感及紧緻感,直接将我被射精管理积存已久的精液一瞬间就被
榨取出来,带给我接近虚脱的解放感

  「啊啦?才刚放进去就射了呢,呵呵呵~ 但是只射一次绝对还不够吧❤❤」咕
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等!?才刚爆射过鸡鸡还很敏感啊!!鹿岛你先住手!!」咕啾咕啾咕啾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鹿岛无视我的请求,持续用飞机杯套弄着还在贤者模式的肉棒,但也因为太
敏感所以造成相当痛苦的快感

  「呵呵,鸡鸡好像又在飞机杯里面硬起来了喔❤❤」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等……等等……又要射了……射了啊啊……」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但就算我再度射精,鹿岛仍然持续用飞机杯责弄我的肉棒,完全不打算停手
的样子

  「啊!又射精了呢❤❤你的鸡鸡还想继续射精对吧❤❤」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咕啾❤❤

  「鹿……鹿岛……求你住手……被这样强制连续射精……很痛苦……啊啊啊
啊~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啊啦,之前一直求我让你射精,现在又求我不要让你射,真搞不懂你呢❤❤」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呜……呜……鹿岛……又……又要射了啊啊!!!!」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咕啾咕啾❤❤

  我咬着牙痛苦地射了第三次,整个身体瘫软在床上,鹿岛看我这样便将手停
了下来,想必她还有一点良心在吧……

  但前言撤回……因为小恶魔……不对,魔王哪里来的良心

  鹿岛开始将身上的练习舰制服一件一件的脱掉,将她那呈现完美曲线的身体
深深烙印在我眼里

  只留下黑色蕾丝胸罩包覆着那对令人垂涎三尺的美巨乳,以及看似为了性交
而特地在阴部篓空的黑色性感内裤

  「……!!」我马上像上次一样把头往旁边撤,因为我知道若继续注视着她
那色气满点的肉体,一定会满脑子只想让她怀孕

  「呵呵呵❤❤你就算把头撇开,你的鸡鸡一样又变得硬梆梆了喔,不信你自己
看❤❤」

  怎么可能!?我只看了一眼就又马上勃起!?鹿岛是不是对我下了什么魔咒,
我现在很肯定她是魔王,不是舰娘!

  鹿岛接着弯下身子跨坐在我下半身,并开始用她那篓空情趣内裤下的阴部磨
蹭着我的肉棒

  「嗯……嗯……❤❤感觉它变得比刚刚用飞机杯搓弄的时候还硬呢,是因为我
吗?好高兴❤❤」

  「啊……啊……啊啊……」从肉棒上可以清楚感觉到鹿岛那已经湿透的粉嫩
小穴,带来一种温柔且舒服的快感

  「呵呵~ 素股就这么舒服吗?❤❤但是今天的」骑乘位教导「,现在才要开始
喔❤❤」

  鹿岛蹲了起来,准备将我那根充满血的刚硬肉棒插入她的小穴,但她貌似不
打算帮我戴上套子,这下不妙…!

  「等一下!至少先帮我戴上套子,不对!我已经答应香取小姐不会对舰娘出
手的!你那时候也有听到吧!」

  虽然双手被铐在背后,但我还是想办法将整个身体往旁边转,形成一个侧躺
的样子作为抵抗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继续提香取姐的名字!!!」(目光消失)

  鹿岛粗暴地硬是将我的身体往正面转了过来,并用双手压住我的骨盆两侧,
使我整个下半身完全动弹不得

  「鹿岛,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先冷静……!!」

  啾噗❤❤!与刚才飞机杯的人工包覆感不同,鹿岛那夹带着氾滥爱液、且超越
飞机杯紧緻感的小穴将我的肉棒吞噬进去,并带来我从未体会过的极致感受

  「唔唔……!!好紧……不是……!!鹿岛快点拔出来!!」

  「嗯嗯……❤❤呵呵呵,鸡鸡插进来了,结果你还是对舰娘出手了喔❤❤」

  「什……?这明明是你……啊啊啊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由於是无套插入,鹿岛小穴内壁的不规则收缩直接刺激我的肉棒,而且顶到
深处时都感受到子宫口吸住我的龟头

  「哈……哈……啊嗯……❤❤啊~ 啊~ 啊……嗯嗯嗯……啊~❤❤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鹿岛那甜美的娇喘声跟摇晃的美巨乳大幅刺激我的感官,以及那高速腰摆又
强制地将睾丸里的精子渐渐往上搾取

  「呜……不行了……鹿岛要射了……真的要射了……快点拔出……要射——
……欸!?」

  在即将射精的同时,鹿岛将她腰停了下来,我试着自己将腰往上摆动来解放
被强制堵在肉棒里的精液

  「不~ 行~❤❤ 」鹿岛用双手像刚刚一样压住我的骨盆两侧,再度强制封住我
腰部的任何动作

  「……!?鹿岛……!?不是说好只要我成为只属於你的东西,你就会让我
解放吗!?」

  「呵呵❤❤就因为你现在已经是属於我的东西,所以你任何事都要经由我同意,
也包括原本的射精管理❤❤」

  「!??????」被鹿岛摆了一道!原来成为属於她的东西这句话还有这
个盲点存在……!

     「好的~那我继续了喔❤❤」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欸!?等一下……啊……好像又要……!」

  「……❤❤」啪……啪……啪……啪……❤❤

  「!?」鹿岛故意完全放慢腰摆的速度,很像成人影片里女优故意用腰摆的
速度来控制男优的射精感,像是换档那样

  「呜……啊啊啊……要……」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呵呵呵❤❤」啪……啪……啪……啪……❤❤

  「鹿岛!!求求你了!!让我射精!!你这样搞脑袋跟鸡鸡都要坏掉了!!」

  鹿岛又再度放慢了腰摆的速度,原本刚刚的强烈射精感突然转变成往回挤的
错觉

  「在战场上精准地控制火力来攻击敌人的要害可是致胜关键,身为练习巡洋
舰可是早就精通这项技能了喔❤❤」

  「呜呜……鹿岛……求……求你……让我射精……鸡鸡要……坏……」

           「嗯~差不多是时候了呢❤❤」

  鹿岛突然起身将肉棒从小穴拔出,并将我的双腿先往我上半身抬起,接着直
接蹲坐在我的大腿背侧上再度将肉棒插入她的小穴,并用她的双手穿过我的腋下
紧紧抱住我,呈现一个无法动弹且极为羞耻的逆榨精体位

  「呵呵❤❤这个样子就像是我在强奸你嘛,还有今天是我的危险日喔,真的想
射进来吗?」啪……啪……啪……❤❤

  「嗯啾……嗯……啾……啾……嘶噜……啾……嗯……❤❤」在用小穴慢速责
弄肉棒时,鹿岛也用她的小嘴及舌头侵犯着我的口腔

  「而且你现在还是无套喔❤❤如果射进来的话,就会直接当爸爸喔」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嘶噜噜噜……嗯嗯……啾……嗯啾……嗯……嘶噜……❤❤」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鹿岛提高了腰摆的速度,同时也缩紧了小穴的内壁,像是做好准备似的搾取
我的精液

  「我……我不要当爸……爸……呜呜……」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

  「其实呢,刚刚那样控制你的射精,是为了增加你精液的浓度」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目的就是使你的浓郁精子能够精准地让我受孕,毕竟着弹点的控制可是相
当重要的一环❤❤」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要……要射了……鹿……岛……快起来……不要……爸爸……射……射了
……!!!!」

  我带着矇矓的意识,将精液如喷泉般爆发至鹿岛的子宫,而且这次射精的时
间跟爽度可以说是此生之最……

  「啊嗯嗯嗯……❤❤❤ 呵呵,不只对舰娘出手,还让舰娘怀上小宝宝,我看你
要怎么跟香取姐解释❤❤」

  「呜呜……香取……小姐……对不起……我让鹿岛……」

  在我逐渐失去意识的同时,看到鹿岛跟以往给人的小恶魔感觉不同,反而对
着我露出了天使般的可爱笑容

  什么嘛……原来鹿岛是天使啊……但射精管理的天使比魔王还可怕啊……

               GOOD END❤❤

          5、与时雨在这场不会停的雨中

  「呐……你可以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吗?」

  「……」

  我想无视时雨学姊这种可恶行为,全世界只有我这个混帐做得出来吧……

  时雨学姊和我是在海军训练学校中认识,当时她还是以舰娘适任者的身分比
我早一年在里面受训,而我们刚好在同一门仪装整备课程里抽到前后座位,她也
常常指导我许多不懂的地方,久而久之我们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而在时雨学姊受训完成后,正式作为白露型二番舰被分派至佐世保镇守府,
抵禦深海栖舰的侵攻

  「喂?时雨学姊吗?最近过得如何??到佐世保镇守府应该也快一年了吧,
都还ok吗?」

  「难得你主动打来给我……这里的提督跟舰娘都对我很好,尤其是同属西村
舰队的山城」

  「哈,时雨学姊明明看起来是那种无口沉静的形象,其实很怕寂寞对吧~ 」

  「你吵死了……你受训应该也快结束了吧,目前已经决定要被分派到哪里了
吗?」

  「算是吧,因为我可能要继续当你的学弟了」

  「……所以是!」

  「请时雨学姊在佐世保再次多多指教了喔」

  今天是我到佐世保镇守府报到的日子,当我快抵达的时候,就已经看到时雨
学姊在大门口准备迎接我

  「好久不见啊,时雨学姊!说实在不用特别出来带我啦,你应该也很忙吧」

  「呵呵,这是身为学姊的责任,而且刚好今天轮到我当秘书舰,也可以顺便
带你去跟提督报到」

  「是吗,不好意思,那就麻烦你啦~ 」

  时雨学姊真的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照顾人,有她在这样就更有机会偷懒啦!

  「我先说好……你可别给我偷懒喔……这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学弟,不要
让我丢脸喔」

  计画失败……

  从报到后没多久,深海的侵袭突然变得相当频繁,最近看到时雨学姊即便已
经改二,还是经常拖着大破的身躯回港,说实在很令人担心

  「时雨学姊……最近出击你都是大破状态回来,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忙的吗」

  「没事……我还好……」

  「你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还好,就算入渠跟高速修复剂可以回复身体,但可能
还是会有潜在伤害不会那么快恢复的」

  「……」

  「还是我去跟提督说一下,麻烦他尽可能先不要安排学姊出击,让你得到充
足的休息」

  「……我说了我还好!!!你不要一直在那边啰嗦好吗!烦死了!」

  「」「」「……」「」「」

  在场的西村舰队成员们顿时间变得鸦雀无声……

  「……又不是你上战场,你怎么可能了解我的心情跟压力,不要一副你很懂
的样子,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

  是啊……时雨学姊说的对,确实我什么都不懂,但被泼了这一大盆冷水,什
么都无所谓了……

  「时雨!你怎么可以这样讲话!你明知道他也是担心你才说这些的……」扶
桑小姐在旁边试图打圆场说着

  「……没关系,扶桑小姐……我确实没那个资格对各位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
舰娘们说三道四……」

  「……麻烦各位先将仪装卸下后赶快入渠吧,我晚点会再回来整备……」

  从那天开始,我再也没跟时雨学姊讲过任何一句话……

  回到开头……

  时雨学姊后来其实有试着对我道歉,以及西村舰队的成员们也一直在帮时雨
找机会向我解释

  但我听不下去,而且也不想去理解,因为从小到大我的死个性就是这样 -最
恨被热脸贴冷屁股,对任何人都是

  如往常一样,我正走在往工厂的路上,刚好遇到向我迎面走来的时雨学姊跟
山城小姐……

  「……山城小姐早安」

  「早安……那个……」山城小姐看起来又想讲些什么,但我打完招呼后并不
打算停下脚步

  「呐……你可以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吗?」在我跟他们擦身而过的同时,时雨
突然抓住我的手说着

  「……时雨小姐,请你放开」

  「不要……在你听我解释之前我绝对不会放开!!」

  「……这样我很困扰,麻烦请你放开我」

  「……山城小姐,可以麻烦你帮忙一下吗?因为这样会延误到仪装整备日程
……」

  山城小姐叹了一口气,便将时雨的手从我手臂上拿开

  「山城!?你是在……!」「……再给他一点时间吧」山城小姐小声地向时
雨说道

  「谢谢你,山城小姐……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隔天,我决定向提督申请驻地异动,因为我不想看到时雨学姊这样对我低声
下气的样子,但自己的鸟脾气又让我不想继续跟她共处

  而提督看起来是也知道我跟时雨学姊的事情,只简短说了一句

          「不要做出会令自己后悔的选择」

  「是……谢谢提督」

  出了执务室,看到山城刚好就在门外,看起来她已经听到我跟提督之间的对

  「呐……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吗?为什么你就没办法退一步接受时雨的道歉
呢?」

  「抱歉……山城小姐……但可能我就是个心眼狭小的男人,时雨学姊就麻烦
你了」

  向山城小姐打过招呼之后,我便往寝室的方向前进,为驻地异动做好准备

  「唉……你可不要后悔喔……如果让时雨知道这件事的话……」山城小姐摇
着头说道

  今天,也就是我在佐世保的最后一天……

  趁着吃饭时间,我在餐厅向西村舰队成员们道别,而在当下唯独时雨学姊完
全没有将视线移到我这边

  我想也是吧……换作是我被这样持续无视着,可能三天内我就撕破脸了……
但这也是我咎由自取吧

  (时雨学姊……请你好好保重,千万不要再勉强自己了……)

  到了夜晚,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看起来完全没有停的迹象

          而正在整理寝室的我听到了敲门声

  「奇怪,这个时候还会是谁……」

  我走到门前请对方表明身份,但换来的只是一阵沉默

  「唉……请问是哪位……!?」我打开房门不耐烦地说

  但映入眼帘的却是时雨学姊,她低着头让我无法看见她的神情,我心想她不
是早就受够了吗?

  「……有什么事?」

  「……」时雨学姊仍低着头不发一语

  「……不好意思,没事的话我要继续整理房间,晚安……」

  当我转过身要将房门关上的时候,突然一阵强大的力量将门从反方向拉,使
我反应不及跌坐在地上

  「好痛……这到底是……时雨学姊?」

  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时雨学姊已经走进我房间,并站在我面前低头看着我

  「!?」还来不及起身,我抬起头便看到时雨学姊的落寞神情,就像当时她
受训完跟我道别时一样……

  同时也发现那双原本相当清澈的蓝色瞳孔,变的毫无生气又混浊到深不见底
……

  看着时雨学姊那对双瞳,身体就像是接收到危机讯号般立即站起身,并开始
慢慢往后退

  「……」时雨学姊仍不发一语地慢慢向我靠近,但我在后退的没注意到身后
的椅子,脚被绊到而坐了下去

  「……!?」一瞬间时雨学姊已经像是跨在我身上般的站在我的面前,并仍
沉默着用那对混浊双瞳紧盯着我

  由於身体里对於危机的警讯持续作响,我也顾不得原本我那愚蠢的彆扭个性,
试着跟时雨学姊对话

  「时……时雨学姊?你怎么了?先冷静点,好……!?」

  话还没说完,时雨学姊突然面对面的跨坐在我的身上

  「等……!?时雨学姊!?……啾嗯……嗯嗯……啾……嗯……啾……嘶噜
噜……嗯……嘶噜」

  时雨学姊将双手环抱着我的身体跟头,并且激烈地深吻着

  「嗯嗯……嗯……啾……嘶噜……啾……嗯嗯……啾……❤❤」时雨学姊和我
的舌头在我口腔里交缠,但是被她单方面地搅弄着

  在我试着挣脱时,时雨学姊便更紧紧地抱着我,就算她只是驱逐舰,以一般
人类的力量也无法与其抗衡

  而我能做的,就是放弃挣扎并任由时雨学姊蹂躏着我的口腔,让她的唾液佈
满口腔内任何一处,直到她满足为止

  「哈……哈……哈……」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雨学姊终於停了下来,由於长
时间的深吻,也让我的意识变得有点恍惚

  「时……时雨学姊……你到底是?」

  「呜……呜……呜呜……真的很对不起……呜呜……但我真的想不到还有什
么方式可以让你原谅我……呜呜……」

  「被你无视的这段时间……呜……呜呜……我……我真的很想死……呜……」

  「……!!」

  时雨学姊突然哽咽地将这些话硬是挤了出来,想不到我这人渣竟然把大天使
时雨学姊逼到这个地步……

  「时雨学姊……」看着那令人心疼的时雨学姊哭泣的样貌,我的双手便不由
自主地紧紧抱着她「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在我抱紧她的同时,时雨学姊便又紧抱着我嚎啕
大哭,让她因为我的愚蠢所积累的压力跟痛苦全部释放出来……

  「时雨学姊……真的很对不起……让你承受这种痛苦,真的很对不起……!!」
我用拇指轻轻地擦拭她脸上的两道泪痕

  「嗯……呵呵……好丢脸,居然在男生面前这样大哭,而且还是在你面前」
时雨学姊仍泛着一点泪光微笑着说道

  「抱歉……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是我自以为是,完全没有顾虑到时雨学姊
的心情……」

  「我也要向你道歉,因为我先践踏了你对我的关心……」

  「那这样……我们算扯平了对吧!」

  「呵呵……你还真敢说,都把女孩子弄哭了,我要跟山城她们告状!」

  「唔……请让我再次跟时雨大人谢罪!!拜託不要跟她们说……」

  「谁理你!所以呢,现在打算怎么办?」

  啊……但是军令如山,驻地异动的人事命令也已经送到,看来提督的那句话
还是成真了……

  「抱歉……时雨学姊……因为驻地异动是我自己申请的,而且人令也下来了,
如果我不走会给提督带来麻烦的……」

  「……」

  「你放心啦,我休假有空的话会来找你的,吴镇守府离这也不算太远,又不
是再也见不到面,对吧?」

  「……我不要」

  「时雨学姊?」

  「……看来只能」物理性「的让你留在这里了吧……」(目光消失)

  「欸……!?」时雨学姊的双眼……又再次变得跟刚刚一样混浊!?

  「而且从刚刚开始……一直有根硬硬的东西顶着我……呵呵❤❤」(目光消失)

  被她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刚才一直跟时雨学姊那柔软且带着香气的身躯紧
紧贴着,更不用说那段激烈的深吻及互拥,全身血液当然都往下半身送

  「等等,时雨学姊,先麻烦你起身……欸!?」

  当我想用双手将时雨学姊从我身上扶起时,才发现双手已经被用束带绑在椅
子两旁,无法动弹

  「呵呵……接下来脚也……」时雨学姊说完便从裙子口袋里拿出两条束带,
分别将我双脚紧紧绑在椅脚

  「时雨学姊!?

  「都交给我吧……❤❤这里我决不退让!❤❤」

  「……完全挣脱不开!?」

  因为每天都在整备舰娘们的仪装,我自认全身的力量应该可以足够将这些束
带扯开,但却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

  「呵呵……劝你不要白费力气喔……这些束带是我请明石帮忙特制的」

  难怪明石小姐最近常用奇妙的眼神看我……!

  「啾……嗯嗯……啾……嘶噜噜……嗯嗯……啾……❤❤」

  时雨学姊看我仍然继续挣扎着,便又紧抱着我封住我的身体,同时也不忘将
她柔软的双唇及舌头再次侵犯我的口腔

  「噗哈!时雨学……嗯嗯……嘶噜……嗯……嘶噜」

  当然想擅自从时雨学姊的深吻挣脱,是绝不被允许的

  「你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恍惚了喔,真可爱❤❤」

  「……时雨……学姊……先……等等……」

  我的理智仍试图劝阻时雨学姊,即便意识已经如她所说开始逐渐恍惚,但她
却开始解开我的衬衫钮扣

  「嗯~ 男孩子应该也喜欢这个地方吧❤❤」

  时雨学姊用双手食指拨弄着我的两边乳头,让我的身体因快感而颤抖着

  「呵呵,乳头变得直挺挺的,用嘴的话会如何呢❤❤?」啊嗯……嘶噜噜噜噜
噜噜噜噜……❤❤

  时雨学姊用她柔软的小嘴含住我的乳头吸吮同时,也不忘用湿润的舌头在嘴
里舔弄着

  「……!」

  因为这个从未体验过的刺激,使我的头跟身体无意识地往后仰

  「啊……你这样一直抖,让人更想继续欺负你了呢❤❤」嘶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

  看着我的反应,时雨学姊就像是某个开关被打开似的,更加激烈的责弄我的
乳头

  「唔……啊……啊啊……嗯嗯……嗯……时雨学……姊……」

  「嗯?呵呵……真是的,是不是这根抖M 鸡鸡让你很难受啊?❤❤」

  时雨学姊看透我的意图,因为从刚刚一直充血着被束缚在裤里的肉棒,正渴
求被解放出来

  「哇❤❤跟你不坦率的主人不同,真是个很诚实的孩子,好乖好乖❤❤」

  时雨学姊将我的裤子脱下,用手温柔地轻抚着龟头,但不坦率什么的你还真
敢说啊……

  「来,这是姐姐给你的奖励,啊嗯❤❤」啾啵

  「等!?时雨学姊,那里很髒的,不要这样!」

  「嗯……嗯……嘶噜……嘶噜……嘶噜……嗯❤❤」

  时雨学姊无视我的劝阻,用她的可爱的小嘴将肉棒整根含了进去,并上下抽
动着

  「啊啊……唔啊……哈……哈……嗯嗯……唔……」

  她的口腔跟舌头的温度,透过肉棒传达过来,这种温柔的快感又使我不禁喘
息了起来

  「嘶噜……嘶噜噜噜噜……嗯嗯……嗯……啾……嗯❤❤」

  就算看到我这丢脸的模样,时雨学姊仍保持着不疾不徐的速度,慢慢将肉棒
里的精液吸取了上来

  「啊……等……要射……时雨学姊……真的要射了……快将嘴巴……射了!!」

  「啾……啾……嗯嗯……嗯……嘶噜噜……嗯嗯!?嗯……嘶噜噜噜噜……
❤❤」

  将积累已久的精子全数爆发进时雨学姊地嘴里后,她仍持续着吸含着那敏感
的肉棒,像是在用吸尘器清扫着

  「时……时雨学姊……我已经射了……已经射了啊!!不……不要在吸了!」

  身体因为这强烈的责弄而弓起,时雨学姊见状便环抱着我的腰更加激烈地吸
含着,迫使我继续痛苦地享受这份快感

  「嘶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等……等等啊……再吸下去……鸡鸡会……鸡鸡会坏掉啊!!」

  也许是因为时雨学姊持续地吸含着,无视男人所谓贤者模式的冷却机制,强
制让肉棒维持着不正常的勃起状态

  「噗哈~ 欸嘿嘿❤❤还是硬梆梆的,差不多可以插进去了吧❤❤」

  「欸!?」

  时雨学姊在确认过肉棒仍持续勃起后,便起身将她的白露型制服及内衣脱下,
平常无缘可见的美丽身躯,就这样赤裸裸的烙印在我的眼里

  白露型的样貌及身材,都是给人一种驱逐舰以上的成熟及色情感,虽然不及
村雨或改二之后的白露,时雨学姊的那对美乳仍然相当有效地刺激着我的感官

  「嗯?怎么感觉……你好像在拿村雨和白露跟我做比较?」(目光消失)

  「……欸!?没……没有……不是!时雨学姊你快把衣服穿上!!不要冲动」

  在对时雨学姊的读心术感到恐惧时,我仍然尽力让理智运作来劝阻她

  「不行,明明我就在你眼前,你还想着别的女人,所以现在我要让你的眼里
跟心里,都只能有我而已」啾噗❤❤

  时雨学姊表明对姊妹的醋意之后,便让流着爱液的小穴口对准我肿胀的龟头,
将全身的重量往下放

  「嗯嗯……❤❤平常我期盼已久的,终於在此刻成真了❤❤」

  「唔唔……好……好紧……」

  时雨学姊小穴的膣压,反映着她显露出来的独佔欲,紧紧包覆住我的肉棒,
同时也像在警告我已无处可逃

  「哈……啊……啊……啊嗯……嗯……嗯啊……哈……哈……嗯嗯……啊❤❤」
啪……啪……啪……啪……啪……啪……❤❤

  「呐……我的身体有没有让你忘掉其他女人的存在?❤❤」啪……啪……啪…
…啪……啪……啪……❤❤

  时雨学姊发出跟平时沉稳形象完全相反的甜美娇喘声,而且就像刚刚口交般
那样,将腰用一种稳定的节奏向我的肉棒抽弄着

  「啊……唔……你先等等……时雨学姊……先起来……啊……」啪……啪…
…啪……啪……啪……啪……❤❤

  当然,对於被独佔欲佔据理性的时雨学姊,完全听不进任何劝阻的声音,仍
然继续摆动着腰

  「嗯……嗯……啊啊……啊嗯❤❤呵呵……总觉得鸡鸡好像变得越来越硬了呢」
啪……啪……啪……啪……啪……啪……❤❤

  就算时雨学姊腰摆并不是非常的激烈,但还是能够确实地刺激肉棒,慢慢地
让我步向高潮

  「等……等等……时雨学姊你……你先……嗯嗯……!」啪……啪……啪…
…啪……啪……啪……❤❤

  「啾……嗯嗯……嘶噜噜……嗯啾……啾……嘶噜……嗯❤❤」啪……啪……
啪……啪……啪……啪……❤❤

  由於已经感受到精液开始逐渐涌上,时雨学姊貌似知道我接下来要讲的话,
便用深吻拒绝了我

  「」没关系「❤❤今天射进来也」没关系「的,不用担心❤❤」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一改刚才不疾不徐的节奏,时雨学姊突然提升腰摆速度,似乎要将肉棒里的
精液一滴不剩的榨取出来

  「唔!……不行要射了……真的要射了……时雨学姊!射了!!」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而听到时雨学姊那句「没关系」我便将那早已失灵的煞车松开,任由肉棒将
精液冲撞时雨学姊的子宫

  「啊嗯……❤❤欸嘿嘿……满满地射进来了呢,好温暖❤❤」

  「哈……哈……唔唔……时雨学姊……抱歉……射在你里……」

  「呵呵❤❤我不是说不用担心了吗,爸?爸?❤❤」

  ……欸!?可是刚才不是说没关……

  「刚才」没关系「的意思,是说让我怀孕也没关系,因为今天是危险日呢❤❤」
(目光消失)

  「还有我不是说了吗?要让你」物理性「的留在这里,相信这样也不会有人
想拆散我们了吧❤❤」

  在我哑口无言的看着时雨学姊微笑的脸庞时……

  「……❤❤」啪……啪……啪……啪……啪……啪……❤❤

  「欸?等等时雨学姊……!?」

  时雨学姊突然将我紧紧的抱着,并再度用刚才不疾不徐的腰摆节奏,刺激我
那尚未疲软的肉棒

  「虽然好像很多人都说我是」幸运舰「……但只让你射进来一次好像也不太
保险」啪……啪……啪……啪……啪……啪……❤❤

  「所以说,在雨停之前,你要继续陪着我喔❤❤」啪……啪……啪……啪……
啪……啪……❤❤

  但直到我被时雨学姊侵犯到失去意识之前,这场雨却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

  而时雨学姊也不负「幸运舰」的美誉,隔天我便收到吴镇守府的紧急通知,
要将我的异动命令註销,还有……

  「呵呵……太好了呢,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呢,以及跟我肚子里面的
孩子❤❤」

  这场雨……我想是一辈子都不会停了……

               RAIN END❤❤

           6、欺骗金刚和榛名的结果

  由於近几个月的海域保卫战,舞鹤镇守府全员实行管制休假,连后勤整备人
员如我都无一例外

  战斗持续到上周,舰娘们终於成功击退深海的侵攻后,大本营便提供三天两
夜的温泉旅行,给舞鹤镇守府的全员作为奖励

  对我而言,解放这几个月因为管休所累积的性欲,才是唯一放松的最佳方法,
因此我便婉拒该旅行的名额

  今天,就是舰娘们出发的日子,也是我去期望已久的泄欲之旅的日子,但是
……

  「所以我说,你们两个为什么还在这里?」

  在我眼前的是穿着白色巫女制服的金刚和榛名,多次立下辉煌战果的金刚型
高速战舰姊妹

  「HEY ……Stay with husband 才是身为妻子的Top priority DE-SU」

  我不是你husband DE-SU ……

  「姊姊大人,要麻烦您注意言词喔,他的妻子是榛名才对」

  算了,懒得讲你们这两姐妹了……

  只不过之前常常跟她们一起喝红茶聊天打屁,怎么会变这样啊……我决定下
次要改喝咖啡了

  ?~ ?~ ?~ 《真的很抱歉,忘了跟你说,金刚姊姊大人跟榛名就麻烦你
「照顾」了喔~ 》

  「比叡你这个傢伙!!!给我滚回来把你姊妹带走啊啊啊啊!!!」

  看到手机讯息的我,只能非常无奈且不爽地大喊着

  看着坐在我左右两边的金刚跟榛名,我相当无奈地吃着午餐,心里想着这次
的飞田泄欲之旅该怎么办……

  「所以勒,好好的温泉旅行不去,你们两个这三天今天有什么计划?」

  「我不是说了吗?身为Wife的我要好好陪伴老公,Burning Loooooooooove !!」
抱紧

  好奇怪耶,舰娘的伦理观真的存有很大的问题呢,尤其是金刚成天「Burning
Love!!!」抱过来,性欲几乎都是被你这傢伙激起的你懂吗!?

  「唉……榛名呢?」

  「欸?那个……这三天都陪伴你榛名是没问题的!」

  好奇怪耶,舰娘的逻辑也真的存有很大的问题呢,首先我也没说要你陪我,
再来这样是我有问题啊!!

  「唉……当我没问」

  「啊~ 那个我想去大阪买些宅物,你们应该不会想跟……」「要去!!」
「……欸……」

  不管了,看来这些傢伙是听不太懂人话了,到时候再见机行事好了……

  在我们抵达大阪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傍晚,飞田新地这时候也差不多开始营业,
是时候了……

  「那个……金刚、榛名,现在我要去日本桥那边买一些钢普拉,我们先分开
行动吧」

  「欸……? WHY??人家要陪你啦,Together DE-SU!」

  「这样子榛名可不是没关系的……」

  「其实我是喜欢自己一个人慢慢挑钢普拉,比较没有压力,所以我相信你们
也不想让我感受到压力吧」

  「」呜……好吧……「」

  YES !!真好骗!!明明在海上那么骁勇善战,这种时候随便呼咙一下就相
信我,事不宜迟准备闪人!!

  「抱歉两位,等我买完再好好陪你们,等下我们再看在哪里会合」

  当我转身要跑去搭地铁时,隐约感觉到她们两个的眼神好像变得有点奇怪

  「」……「」

  当我抵达飞田新地的青春通り路口时,看着坐在料亭内的年轻妹子们,肉棒
都开始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终於啊……」

  「HEY ……这里的女孩子感觉都很Young and beautiful DE-SU ……」(目
光消失)

  「姊姊大人说的是呢……好像都比榛名Young and beautiful 呢……」(目
光消失)

  「对吧对吧?就是Young and beautiful 才有来的价值啊!!……欸!?」

  欸!?她们两个……怎么会……!?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HEY ……瞒着Wife来这种地方Cheating……看来一定要给你Punishment才
对」(目光消失)

  「为所欲为做这种事……榛名……绝不允许!!」(目光消失)

  「等!?……唔……啊……」

  当我感觉到状况不对,打算想逃离现场的时候,双手早已被她们抓住,且因
为头部突然的冲击而失去意识……

  「」嗯……嗯……嗯嗯……嘶噜噜……啾……啾……嗯啾……❤❤「」

  下半身怎么有一种湿润温暖的感觉……

  「唔……嗯……?……我的手!?金刚、榛名!?」

  当我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全裸着躺在像是爱情旅馆的床上,而且双手还是
被绑在背后

  还有看到她们分别趴在我的双脚上面,一起吸舔着我的肉棒,脑袋顿时完全
无法运转

  「HEY ……Good morning!!」

  「你醒来了啊,榛名没问题的!!」

  「那个……你们可以先起来把我背后的绳子解开吗?让我解释刚刚的……」
SHUT UP !!!「……!?」

  金刚突如其来带着杀气的怒喊,让我顿时被其震慑住而沉默下来

  「姊姊大人,您这样可是吓到他了喔,虽然这全部都是他的错呢……」(目
光消失)

  「不是,我到底是错在……」嗯……?「……!?」

  当我想反驳榛名时,这次却被她带着杀气的眼神吓到而再次沉默

  「对……对不起……」

  感受到她们的杀气后,身体便无意识地向两人道歉,即使我仍然不知道自己
到底做错什么事……

  「你不只骗了我们,而且还打算跟其他Women fucking ,DEATH DE-SU~」

  「榛名一直都很相信你的……但没想到你是要跟别的女人……榛名绝不原谅
……」

  「对於骗了你们这部份是我不对,我向你们道歉……」

  「但是去飞田那个……说实在应该是我的自由吧……毕竟我跟你们之间的关
系,也不是男女朋友什么的……」

  没错……说到底我们也只是舰娘跟后勤整备兵的同僚关系,也该趁这个机会
把话讲清楚

  「姊姊大人……榛名认为要趁这次让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属於谁的东西呢…
…」(目光消失)

  「Yes ……榛名,而且是要让他的Body realize clearly……」(目光消失)

  「……欸!?」

  她们又开始舔弄我的肉棒,两人的小嘴及舌头交互刺激着我的龟头跟竿部,
可以说是毫无死角

  「唔……先等等……啊……嗯嗯……你们到底哪里学来这些……」

  「从你电脑里面的Porn啊」嘶噜噜……嗯啾……啾……嘶噜噜噜……啾……
啾❤❤

  「我明明房门跟电脑都有上锁啊!?你怎么会……啊……唔唔」

  「那种程度的锁雾岛一下子就解决了」啾……啾……嘶噜噜噜噜……嗯啾…
…❤❤

  雾岛!?你明明是四姊妹里最正常的……姊妹情深不是用在这里啊啊啊!!!

  我试着从她们嘴里挣脱,但这好像反而激起身为舰娘的斗争本能,便紧紧固
定住我的下半身及更激烈的吸弄肉棒

  嘶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嘶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唔啊……先停一下……要射了……要射了啊啊……欸!?」

  在要射精的一瞬间,两人同时停了下来,不怀好意地对我笑着说道

  「HEY ……没有我们的Permission可不会让你随意射精,because this is
punishment❤❤」(目光消失)

  「今天要让你的身体变成没有榛名们就无法射精喔,呵呵❤❤」(目光消失)

  「什……!?」

  她们的眼神虽然混浊无光,但百分之百是认真的,而我就像被宣告死刑般,
绝望感逐渐涌上心头……

  「欸嘿嘿,接着用Titty fuck来惩罚你好了❤❤」

  金刚将她的巫女服下的白皙巨乳,藉由双手挤压来紧紧包住我那根被禁止射
精的肉棒,并开始上下搓弄着

  「呜……金刚的奶子好……好柔软……你这样子弄又会想射……呜呜……」

  「大家都知道你平常会偷瞄胸部,你这个Peeping Tom !,看招!!❤❤」

  「我……我才没偷瞄!我是光明正大地用眼睛的余光去看,绝对不是偷瞄!!
……哈……哈……哈……」

  当我用这么烂的理由反驳,以及沉溺在金刚的乳压快感时,眼前突然变的一
片黑暗

  「只看着姐姐大人太狡猾了,榛名绝不原谅!」

  榛名说完后,我的脸部便感受到一股重压,以及强烈的雌性味道从鼻子直冲
脑门,氧气却变得越来越稀薄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榛名!?快点起来!我无法呼
吸了!!!)」

  「听~ 不~ 到~❤❤ 呀!?❤❤」

  我试着用嘴巴呼吸,而不自觉地将舌头伸了出来,碰到了柔软且湿滑的物体,
且带着相当色情的腥味……难道这是?好!!

  嘶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啊嗯❤❤……啊……啊啊……哈……哈……嗯嗯❤❤……啊嗯嗯嗯……❤❤」

  想不到那个温柔贤淑的榛名,也会发出这样淫荡的娇喘声,让我不禁更激烈
责弄着她的阴蒂及穴内不断收缩的膣肉

  嘶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嗯嗯!?❤❤啊啊❤❤……哈……哈……哈……❤❤……嗯嗯……啊……要去了
❤❤去了……嗯嗯嗯❤❤……」

  就算看不到,但还是可以从嘴巴清楚感受到,榛名的身体因为高潮而强烈颤
抖着

  「HEY ……是不是忘了我啊,竟然只让榛名舒服!」啊嗯❤❤

  原本只有感受到金刚柔软乳压的肉棒,龟头突然也被一股熟悉的温暖包覆着

  嘶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嗯嗯嗯!?嗯……!」

  金刚突如其来的乳肉及口淫的双重责弄,这种激烈快感也让我不自觉地弓起
身子

  「呵呵❤❤就算用嘴巴让榛名高潮,但是惩罚还没结束喔,看招❤❤」

  榛名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仍骑乘在我的脸上,并用她纤细柔嫩的手指逗弄
着我的乳头

           咕哩咕哩咕哩咕哩咕哩咕哩❤❤

  嘶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嗯!?……嗯嗯嗯!!嗯嗯……!!(要射了!!射了……!!)……嗯!?
(欸!?)」

  又再一次,她们在我要射精的瞬间停了下来……榛名也终於从我脸上起身

  「噗哈!拜託你们快点让我射精啊……我……我知道错了……呜呜……」

  我抖着身体无力地说着,咦?泪水怎么……

  「呵呵❤❤看你这个悲惨的样子,榛名变得更想要了❤❤姊姊大人,应该差不多
了吧?」

  「Fine……但是接下来的Punishment,你能受的了吗❤❤」

  「……欸?」

  「金……金刚那是……?」我看着金刚手上的眼罩害怕地问道

       「欸嘿嘿~这是等下要帮你戴上的Eyemask啊❤❤」

  「呵呵❤❤然后我跟姊姊大人会轮流侵犯你的鸡鸡❤❤只要你能猜对当下是谁的
小穴,我们就马上停手❤❤」

  「猜错的话……那一轮就会直接让你射精在我们里面❤❤但这样榛名也没问题
的❤❤」

  「By the way,我们两个今天都是危险日,你不想当papa的话就好好answer
喔❤❤」

  两人说完,我的视觉便被眼罩封住,而身体其他部位也因此变得更加敏感

  「好的,那我们开始了喔❤❤」

  「咦!?等等,没有这样子的吧,你们这样分明是故……啊啊……!」啾噗
噗噗❤❤

  话还没说完,肉棒就被温暖湿滑的柔软小穴紧紧包覆住,跟刚才金刚的乳交
完全不同的压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等……!?不要动那么快!?刚刚被你们寸止住的精
液要涌上来了……啊……!」

  「啊……啊嗯……嗯嗯❤❤……哈哈……啊……哈……哈……❤❤」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

  可恶,这到底是谁?怎么这时候会分不出来他们的声音!?

  「」嗯嗯……啊❤❤……啊啊……嗯啊❤❤……哈……哈……哈……❤❤「」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

  「唔……啊……唔唔……你们两个……不要故意在那边用……用一样的声音
一起叫啊……」

  呜……不行啊,这种强烈快感根本让我无暇思考是谁的小穴啊,不管了!

  「呵呵❤❤是不是想射了,再不赶快回答的话就要射在里面了喔」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

  「这是榛名,对吧!?」

  「答错了❤❤」她们把眼罩掀开之后,在上面侵犯着我的是金刚……

  「Too bad~❤❤Ready to be papa?❤❤」金刚说完又把我眼罩戴回

  「啊~ 啊……嗯嗯❤❤……啊……哈……哈❤❤……哈……啊嗯……❤❤」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金刚发出了跟平常开朗形象兜不起来的淫声,视觉跟双手被封住的同时,也
增幅了肉棒所能感受到的快感

  「金刚……!快拔出来……要射……要射了……射了……!!!」

  「啊嗯嗯嗯……!!!❤❤欸嘿嘿❤❤射进来了呢,so warm !!想好小孩的Name
要取什么了吗?❤❤」

  在肉棒终於得到解放的同时,我也为即将因此而破灭的未来感到绝望……

  「好了~ 要开始下一轮了喔,准备好了吗❤❤」

  「等……!?我才刚射过,让我休息一下……唔啊!?」啾噗噗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糟糕……这次竟然连声音都不发……唔……鸡鸡好痛苦……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别……别动那么快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嗯嗯❤❤榛名要……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露出破绽了!!

  「这次是榛名!!」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Wrong again~❤❤还是我DE-SU❤❤ 」眼罩被掀开后,映入眼帘的仍然是金刚
……

  「啊啦❤❤你可不要怪榛名喔,呵呵❤❤」

  糟糕!被摆了一道!

  「…还有你就这么喜欢榛名吗? Frankly speaking 又被猜错还是有点Angry
!」 (目光消失)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等等!金刚,不是那样,又要射了!!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从刚刚到现在没有一次猜对……都不知道已经在她们里面中出几次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明明都大概记起来她们小穴的不同了……啊……又要射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这次是金刚吧……」

  「呵呵猜错了❤❤是榛名唷❤❤那就再麻烦你射进榛名的里面啰,欸嘿嘿❤❤」榛
名掀开眼罩后开心地说道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这次一定是金刚吧……那个触感不是榛名的……」

  「残念~ 还是榛名喔❤❤但你一直猜姐姐大人,榛名不能原谅……」(目光消
失)

  你们两个到底是怎样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是榛名」

  「So stupid~❤❤怎么都一直猜错啊,我的小穴你都没办法Memorize吗?」

  我已经放弃了……今天不是死在床上就是当爸爸……对我来说都是死路一条
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这次是榛名」

  「答~对~了~❤❤恭喜你呢~为了奖励你就让你射在榛名的里面喔❤❤」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等等……!?不是答对了吗,为什么还是……!?啊……啊……又要射…
…要射了!!!」

  「啊嗯……❤❤欸嘿嘿……❤❤榛名会尽全力当一个好母亲的❤❤」

  「HEY ……!从今天开始你就只属於我们了,而且是Forever ,papa❤❤」

  你们这两个傢伙……不管我有没有猜对都会逼我射在里面吧……

  看着金刚和榛名从膣口不断流到大腿的白色精液,带着无力跟绝望感的同时,
内心只有一个念头而已——

  早知道就跟比叡雾岛她们一起去温泉旅行了……

  三个月前……

  「金刚、榛名,你们两个高速修复剂用完后马上给我再次出击!支援还在海
上的舰队!」

  「」呜呜……了解(DE-SU )……「

  「报告提督!请稍等一下,她们两个才刚大破回来,而且仪装也受了巨大的
损伤,就算使用高速修复剂,对她们的身体来说还是相当勉强的,仍然会有危险
的!」

  「吵死了,区区一个后勤整备兵,凭什么跟本提督说三道四,还有她们是兵
器!不是人类!」

  「提督!!请您收回那句话!!她们可是有自己的感情跟意志,她们绝对不
是什么兵器!!若您执意要这样做的话,请恕我向海军总部申诉」

  「……啧!你准备倒大楣了!喂,你们两个入渠吧,赶快消失在我视线里!」
讲完提督便愤愤不平地离开

  「两位还好吗?请你们赶快入渠休息吧,仪装快点先卸下来,剩下的交给我
就好!」

  「HEY ……!你为什么要袒护我们呢?因为就如提督所说,我们就只是 」
WEAPON「DE-SU ……」

  「对不起……因为榛名的无能让你……但请你下次不要再这样帮我们这些」
兵器「说话了……会害到你的……」

  「吵死了!!兵器兵器的,兵器是会像你们一样有血有泪有感情吗?对我来
说你们就是活生生的女孩子啦!!让你们这些可爱的女孩们冒着生命危险上战场,
我们人类才是该死的那一方好吗!!」

  「」……!!!「」

  OH…被人这样说是First time呢……而且还说我是Cute girl ……

  呵呵……榛名一直以为自己只能以「兵器」的身分活着……但如果是他的话
……

  『榛名、准备好了吗,第三舰队拔锚,抓住他的HEART 就是我们喔!!!』

  『是的!姊姊大人!榛名,全力出击!』

          Burning Looooooooove END ❤❤❤❤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