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山之缘 第九章 教室内的春宫之景 (改编加料版)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zpfcom
改编:ttasktnt
2017年06月14日首发

***********************************
  如同作者,我也觉得这个系列缺少了一些情趣,大奶魅惑狐女和精灵古怪的女鬼
,性格和特点在剧情上没有体现出来,其实这两种女角色是很有潜力的。

  所以下面进行适当改写,开发作者情趣,丰富作者的思路,抛砖引玉,希望
本文能越写越好。

  已获作者同意改编,证明在附件。

  *********************************
**被那个老骗子坑过之后,心中越发烦闷,狠狠地将书丢在地上!靠,不行,
这俩东西可是花了200块钱买的,反正晚上没事,就当看着消遣吧。

  无奈,又将书捡起,踹在兜裏,走向最近的麦大叔餐厅。

  大家都知道,哪裏是24小时营业,至少不用在外面瞎晃蕩。

  到了餐厅,点了一个汉堡套餐,找了一处舒服的地方,我拿出那本残书仔细
观察。

  「法……器……宝……鑒?」

  几个古朴的文字映入眼帘,整本书就像是尘封已久的古董一样,完全是靠麻
线装订在一起。

  「呵呵,弄得还挺真。」

  我不由的笑道。

  再向后翻去,并没有发现什麽某某出版社,定价多少的字样。

  翻开残书,发黄的纸张上面,各种潦草的字迹和奇怪的图片写满了整本书。

  「shit!还指望拿这个解闷呢,完全看不懂。」

  将书丢在一边,又将那串手串拿了出来,握在手上摆弄着。

  手串由一个个漆黑的小珠子串成,上面挂着一个小木牌,木牌正面,是一个
用魏书雕写的「玄」

  字。

  翻看木牌,几行小字刻于木牌背面。

  「鸿蒙开、造化现、天地本无极、无为亦为道……」

  看着那清秀的小字,我不由得念了出来。

  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恍惚中,似乎看到了一位强大的尊者,
将自己的力量封印在了这个小小的木牌之中。

  不管是什麽,样式倒是不难看。

  反正当下流行带手串,我便将手串带在了手上。

  吃完了东西,我又翻看了几遍残书。

  实在无聊,将书收好,我便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再一睁眼的时候,天边已经泛着鱼肚白。

  面前的垃圾已经被服务员收走,只剩下半杯我还没有喝完的可乐。

  算了算时间,从这裏走到学校,刚好可以赶上打开大门的时间。

  当我叼着油条,昏昏沈沈返回宿舍的时候,宿舍已经乱成一锅粥。

  进屋的时候,寝室裏一片混乱。

  全光军提着裤子,正在上蹿下跳,寻找着衣服;郭肖东捂着被子,正在嚎叫
着什麽我的身体,都被你看光了;封世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王伟向正坐在床上发
楞;刘浩不知所蹤;而谢丽丽,则满脸傻笑穿着衣服。

  这姐们,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如此暴露居然全不当回事。

  我也没精神和他们打招呼,也不想趟着盆浑水,只得拿起书本便晃晃蕩蕩走
向教室,看来只能到教室好好休息一会了。

  今天有点奇怪啊,按理来说,往常这个时间到教室,教室肯定空无一人,可
今天怎麽这麽稀奇,居然已经来了个七七八八。

  更和以往不同的是,平常上课人数可没这麽多,教室内经常是后面人多,前
面人少,今天居然全都挤在了前面,后面空无一人。

  邪了门了!不管你们,反正哥我是来睡觉养精蓄锐的,昨晚折腾了一宿,现
在一点精神都没有。

  将书丢在一边,我趴在桌子上想要美美地睡上一觉,可教室裏声音太吵,我
根本没法安静地休息!我堵着耳朵,可那嘈杂的声音还是清晰可辨。

  「哎哎,你听说了吗?今天咱们班要来两个新同学!」

  「我昨天下午从班主任那听说的,好像还是两个美女!」

  「你得了吧,别是个女的就叫美女。」

  「这个不一样,据说真的挺漂亮的,不亚于咱们班的校花汪雅丽和一班的张
静瑶。」

  「不可能吧?总不会四个美女都在咱们系吧?」

  「你以为今天干嘛来这麽多人?都是来看美女的。还有那边那几个,根本就
不是咱们班的同学好不好!「……我就这样一直忍受着他们的吵闹声,直到班主
任走进教室,大家才安静下来。啊,终于可以让我睡觉了!我满心欢喜地趴在桌
子上,準备休养生息的时候,班主任开始讲话了:「同学们,今天是我们节后第
一天上课,在此之前,我们先欢迎两位新同学来到我们班集体!大家掌声欢迎—
—林依可、杨灵同学!」

  我就知道……早就算计这这俩妮子肯定是要来学校的,可居然还真跑来和我
同班了。

  我趴在桌子上,将脑袋竖了起来,黑着眼圈望向前面。

  「哇——!」

  今天,杨灵穿着一件红色的纱裙,高耸的胸部和优美的线条显得她活泼俏皮
又不失妩媚。

  而另一位妙龄少女,咋看下长着一张秀美绝伦的瓜子脸,肌肤细腻雪白,柳
眉大眼,翘鼻小嘴,一头乌黑的秀发被一条洁白的细带松松的绑在脑后,既显的
清新纯洁又显的妩媚撩人。

  随身衣着具是白色,长裙拖至脚底,隐隐可见一双精细的淡白皮鞋,娇躯披
着一件薄薄的长纱,纵然如此,仍是可以看出她体态修长纤瘦柔美,仿若仙子般
清丽脱俗,腰间被一条雪白绫带绑着,奇细的蛮腰被完美的显露了出来,也因此
和胸前一对异常饱满挺拔的酥乳形成了诱人的对比。

  她高傲地扫过所有人,将目光定在了我的身上。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圆润精致美艳动人,把我深深的迷醉其中。

  也许是昨天晚上网吧的亲密接触,今天的若儿在我眼裏看起来竟是更加美丽

  这样的美女自然引发了一片惊叹之声。

  「你刚才是不是傻啊?居然和汪雅丽比?汪雅丽能比得上人家十分之一吗?

  「我……我也不知道居然这麽漂亮啊!」

  「嘶……这身材,不行,我受不了了。」

  「既然新同学已经加入了我们这个班集体,那就让她们自我介绍一下。」

  班主任念着那百年不变的台词说道。

  「大家好,我叫杨灵,来自很远的一个小镇子,很高兴来到这所学校。」

  杨灵笑着,对我眨了眨眼。

  只是在大家看来,都像是对着自己一样,瞬间迷得所有男生魂不守舍。

  「我叫林依可,估计大多数人都认识我,就不多说了。」

  龙婷若依旧冷傲地说道。

  那冰山美女的样子,更让人有一股想要征服的沖动,所有人都在幻想着,消
融之后的美女会是怎样的味道。

  然而和龙婷若亲密接触过的我却知道,冰山美女的表面下,隐藏的是古灵精
怪的性格和热情似火的感情观。

  待二人介绍完毕,班主任这才说道:「让我们再次欢迎两位新同学加入我们
的班集体,希望大家多多帮助,让两位同学尽早融入新的环境。好,接下来有请
讲师为我们上课。」

  掌声过后,小若和灵儿走下讲台,大家似乎都在期待着两位美女能离自己近
一些。

  但并未随他们所愿,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小若拉着灵儿一左一右,居然并
排坐在了我的前面。

  不管这俩小妮子打的什麽算盘,反正我是不行了。

  眼前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好像出现了两个小若………「森,你怎麽好像没
睡好的样子?昨天又玩了一通宵吗?」

  龙婷若这丫头!又搞什麽飞机啊?课堂上干嘛用幽魂和我说话?「托你的福
,网吧被封了,我在麦大叔餐厅坐了一宿。」

  我用只有我们俩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啊?怎麽会这样?」

  「你们干嘛没坐我旁边?」

  我疑问道。

  「嘻嘻,这下知道想我了?这不是想少给你找点麻烦嘛,我们俩已经被人盯
上了。」

  龙婷若轻松地说道。

  「什麽!」

  我猛然擡起头,四下扫视着教室。

  龙婷若的幽魂飘到我面前,轻声道:「我们俩在过来教室的时候,发现有人
一直跟着我们。为了不给你找麻烦,所以就没有坐在你身边咯。不过这会那个人
好像离开了。」

  「呼……」

  我松了一口气,继续趴在桌子上。

  因为此时别人看不到龙婷若的幽魂,所以她的装扮意外的大胆,轻薄的纱衣
下,肉色若隐若现,胸前两点粉红格外显眼,看得我不由的起了反应。

  而她的肉身,则和我一样趴在桌子上,像是睡着了一样。

  原来小若幽魂离开的时候,肉身就会陷入昏迷。

  杨灵因为没有坐在我旁边,也无法和我说话,所以气鼓鼓的瞪着龙婷若的幽
魂。

  因为看不到龙婷若,在别人看来倒像是我惹到了她一般,被她死死的盯着。

  龙婷若可是不管杨灵那杀气腾腾的目光,依旧勾引着我。

  「森啊,要不要帮你泄泻火啊?」

  「这大庭广众的,你要干嘛?」

  我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呢?龙婷若将我推到椅子背上,幽魂飘落在我的怀裏

  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身体的触感和曲线,并不像开始时候那样只有局部的感
觉,就像抱着一个透明的身体一样。

  只是这身体很轻,更像是一个高级的「充气娃娃」,我不禁邪恶地想到。

  将脸扎在那双乳之间,果然像是真的扎在她的怀裏。

  我可以确信,她的幽魂之体肯定已经有所改变。

  此时我满脸猥琐,又被灵儿用那样的眼光盯着,大家几乎都在猜测,是不是
我在调戏杨灵。

  时不时有人回头看我几眼,对我投来杀父仇人似得目光。

  看着大家这愤怒的眼神,我急忙正襟危坐,「专心听讲」。

  可龙婷若却没打算这样放过我,伸出小手,熟练地开我的裤子拉链,扶着我
的肉棒,轻轻地坐了下去。

  我的肉棒就那样直挺挺地矗立在空气中,但却感觉像是进入了那狭小柔软的
肉洞一般。

  除了感觉不到任何温度,被穴肉紧紧包裹着的湿滑触感,与真的小穴别无二
致。

  龙婷若开始上下扭动细腰,舒爽的感觉立刻从肉棒传遍全身。

  呵呵……这还真像是充气娃娃……课堂上,老师还在唾沫横飞地讲着课,我
则端正地坐在那裏,目不斜视地望着黑板。

  目光实际上早已被龙婷若那跳动的双乳所档,就像一层白雾一样,根本看不
清黑板上的内容。

  我就坐在那,和大家一起上着课。

  别人看不到的是我怀中的龙婷若,正在上下颤动着身体,卖力的和我抽插交
合着。

  最要命的是我不能表现出任何异样,舒爽过瘾的感觉憋的我满脸通红。

  龙婷若搂着我的脖子,靠在我的怀中,摆动着纤细的腰肢,在我耳边呻吟着

  「森的肉棒好大……好深……小若都要被森顶穿了……好舒服……」

  耳边回蕩着小若诱人的娇喘,肉棒被她的小穴摩擦着,在人群中偷偷的做爱
的快感比以往更为强烈,原来这麽刺激。

  终于在小若勾魂的淫叫声中,我再也承受不住,精液喷涌而出。

  我无力的靠座在凳子上,望着抖动的肉棒喷出一股一股的精液,像是喷进了
一个倒扣的容器之中,慢慢地消失不见。

  待精液消失的时候,肉棒也逐渐瘫软下来,像是被什麽东西夹着一样,一直
矗立不倒。

  龙婷若起身,将肉棒抽出,肉棒离开小穴的束缚,立刻瘫倒在一旁。

  我急忙偷偷拿出面巾纸,擦拭着残留的精液,又急匆匆的将那瘫软的家伙,
塞进裤裆之中。

  这个动作差点被刚好转头的几个女同学看到,若叫她们发现,被扣上课堂上
对着美女打飞机的帽子,哥我这辈子就毁了。

  而若儿却并没有满足,激情下淡红的小脸露出妩媚的的微笑,白了我一眼。

  当我以为这样就要结束时,龙婷若灵魂和肉身合一突然起身转头看着我,一
双一双水灵秀气的大眼睛饱含笑意,盈盈伸起一只玉手将一束散落的秀发轻轻挽
至耳后,嘴角轻起,笑的更是妩媚:「这就不行了啊?」

  我刚刚平复的心跳再次狂乱起来,这可是教室,还在上课,讲台上的老师,
身旁的几十个同学都不是木桩,这个女鬼就这样仿若无人的说出这样的话。

  不敢回话的我环顾四周,老师和同学们却像什麽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
讲课的讲课,听课的听课。

  若儿甜甜一笑,毫不避讳的说:「潜行之术的作用下,他们都会视而不见、
听而不觉、触而不知,奇而不思。」

  同时微微弯腰,纱衣的领口微开似乎没有内衣,两堆弧起的雪腻中间挤着一
条迷人的深沟,内裏的雪白乳肉若隐若现的蕩漾着,隐约间勾画出一道夺人心魄
的风景线。

  纤细的腰肢在丰乳的衬托下更显得不堪一握,娇躯微伏,素手轻捏着纱裙下
摆,将纱裙慢慢托起,直拉至大腿根处,一条白腻胜雪的修长玉腿便缓缓的裸露
出来。

  肌肤细腻丝滑,笔直的美腿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带着柔柔喘音娇羞道:「那
这样,还行不行呢?」

  我瞪着双眼看着若儿的雪白玉腿,大大的咽下了一口口水,额头已有细细的
汗珠冒出,胯下肉棒竟精神十足的顶裤硬起。

  胸口的热气上升顶着喉咙咕嘟一声,却什麽话也说不出来。

  不觉伸出一只手将若儿的修长美腿纳入掌间。

  触及只觉一阵柔软温热,乌黑的秀发间一缕清香飘入鼻中,更觉蕩人心神。

  看着眼前雪白春光,哪能把持,魔手缓缓上移,向着玉腿根处湿润温暖的神
秘之处抚去。

  不想却被若儿轻轻一推,娇躯一闪给逃开了去。

  我心痒难耐,擡起头时玉人已坐在讲台上掩口笑着:「哪来的变态吶,竟在
教室中轻薄人家,才不给你摸呢!」

  我猛的心裏一跳,不禁左顾右盼,生怕同学老师看到我们在上课时如此荒唐

  见同学老师像木桩一样毫无所觉,才被胸口的热气烧着说:「在教室裏露大
腿的才是变态吧!」

  若儿听我说的下流,心儿怦怦直跳,小脸红的可以滴出水来:「小森喜欢麽
?那就变态给你看。」

  我心裏不禁突突两下:「这……」

  若儿又是娇媚一笑,面对我双手抱住小腿把双只修长的玉腿并拢擡起,直直
的指向天花板,纱裙被腿带着掀起,导致坐在讲台桌上的若儿整个大腿和丰满的
玉臀,都暴露在全班同学的眼前,如果聚精会神的看着,还能看到玉臀间紧紧夹
住的白色内裤和已经湿透的内裤上那一条凹陷的细缝。

  我简直疯了!张大着嘴巴什麽也说不出来,老师还在一本正经的讲课,几十
个同学还是在专注的看着讲台后的老师讲课,只有心裏像火一样的烧着的感觉和
眼前坐在讲台桌上那麽把私密部位暴露在全班同学面前的若儿在提醒我,这!不
是一般的教育,也不是一般的上课。

  若儿不是老师却在给全班上课!若儿粉脸火烫,全班几十个同学和最爱的小
森的目光集中到讲台上,露出的玉臀好像被这些视线电的阵阵酥麻,把自己逗得
娇喘连连。

  但是小森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行动,这样还不够麽?睁开美目,眼中透出
一股坚定「为了小森,若儿什麽都愿意做!」

  若儿本来抱住小腿的双手缓慢却坚定的下移,两手纤细的手指勾住内裤的边
缘缓缓上带。

  被厚重帷幕遮住的神秘幽深之处,缓缓的显露出真实的面貌。

  若儿水嫩饱满的小穴具体是什麽样子,我已经不知道了,在那神秘之处暴露
在全班面前之时,我只觉得脑袋一阵轰鸣,等回过神来若儿已经被压在讲台上,
大腿被我按住大大分开。

  水嫩饱满的小穴裏塞着我勃起到极限的肉棒,两只大手从若儿的雪白双腿下
穿过又回到胸前一对酥乳上揉捏着。

  肉棒每一次抽动若儿的娇躯都会为之一震,从嘴间传来一声声醉人的娇吟。

  若儿的淫水丰润无比,源源不绝,胯间的耻毛已被打湿了一大片,就连我肉
棒上也都是从若儿小穴内流出的晶莹露水。

  若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洁白若雪的肌肤渗出细细一层香汗,此时只觉的呼
吸愈来愈困难,仿佛周遭的空气都变成了燠热的蒸气,胸前的饱满在我的捏握下
变的更加敏感,粗糙的手指不时的在两点娇红的小樱桃上搓弄。

  上下受袭,若儿娇躯频频抖动。

  肌肤顿时浮起大片可爱的鸡皮疙瘩,浑身上下透着一层淡淡的嫣红,看着身
上最爱的男人对自己身体的挑弄,可脑海裏浮现的是讲台下同学们的目光,下身
传来的爽快竟是前所未有,浑身的麻痒在一瞬间得到缓解。

  「唔……死了……怎麽会……会……这麽舒服……啊……」

  我越插越是带劲,只觉前所未有的舒爽,肉棒硬的就如铁铸一般,把若儿的
小穴硬生生的胀大了一圈。

  本就丝发难容的花径此时更是紧凑了,包裹着肉棒的粉红嫩肉被随之扯进带
出,肉棒根处和耻毛上满是抽插后形成的乳白泡沫,我斜眼向下看着两人的交接
处,忍不住低吼「你这个变态,当着这麽多人的面给我干,还夹的这麽紧。干!

  若儿听着爱郎的淫话,只觉淫液蜜水像决了堤一般,狂泻而出,香肩一缩,
羊脂似的绵腹阵阵痉挛抽搐,哆哆嗦嗦的丢了。

  我本就已是强弩之末,此时只觉花房内一阵紧逼,棒身被四周压迫过来的嫩
肉挤的微微生麻,忽觉棒头一热,一股股花心深处喷洒而出的浓稠腻浆全打在了
龟头上,从马眼到睪丸竟全都酥了起来。

  咬牙一顶,紧抱着若儿腻滑汗湿的娇柔胴体,无比兇猛地喷射出来:「啊…
…不……不行了……小浪穴太紧了……要射……射了……」

  昨晚在网吧被若儿榨干,又没睡好觉,上课时又被若儿榨了两次精,射精之
后的疲惫的我脚一软,不禁后退几步,后背撞到黑板上,低着头大口的呼吸起来

  「啊,还……不行。」

  我听到若儿的声音擡头一看,操!操!操!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看到了什麽。

  原来刚才我后背撞到黑板上,震断了正在黑板上写字的老师手裏的粉笔,老
师来讲台桌上拿粉笔了。

  而现在若儿被我干的浑身酥麻的躺在讲台桌上,大字型张开的修长玉腿无力
的搭在讲台桌边缘,纱裙被向上掀起来盖到若儿头部,遮住若儿的视线,两堆弧
起的雪腻乳肉,随着若儿急促的呼吸若隐若现的蕩漾着,水嫩饱满的小穴裏含住
的白色的精液淫蕩的顺着穴口滴落到地上。

  老师走到讲台前,伸手抓向粉笔,但是若儿大字型张开的修长玉腿搭在讲台
桌边缘占据了讲台前的位置,老师向讲台走着却始终不能靠近讲台,只能一下一
下的向前顶着,手也因为距离抓不到粉笔,只能抓到若儿身上的嫩肉。

  「啊,还……不行。」

  一个人影站在若儿分开的大腿之间挺动着,双手在若儿白嫩的乳球上抓来抓
去,却疑惑的抓不到粉笔。

  若儿以为是我又要来干了,不禁发出求饶的呻吟。

  我已经看到了,老师不停的挺动下,若儿水嫩饱满的小穴裏流出的蜜水已经
把老师的裤子打湿,受到了刺激变得灼热坚挺的肉棒和若儿散发着热气的水嫩小
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裤子。

  只要我把老师的裤子拉链拉开——他坚硬的肉棒就能插进若儿水嫩的小穴。

  我已经崩断过一次的理智又发出嗡嗡的断裂声。

  空白的大脑,颤抖着伸出手,一把将老师拉开。

  一个人影和若儿重合在了一起,一下一下的挺动着,也许感觉到了什麽,挺
动变得更快更强,而且还在更快更强。

  还有被纱裙蒙住脸部的若儿心惊动魄的媚叫「啊……被……被你插穿了……
呜……不……不要了……你……你……我不……不能了……啊……又……又要坏
了……」

  随着快速的挺动精液和淫水在若儿的饱满的小穴裏亲密无间的混合在一起,
又被灼热的肉棒顶入若儿的子宫深处。

  这还真是——淫乱。

  而被我拉到一边的老师,还是执着于他的粉笔,凑近了继续在若儿身上摸索
着。

  温温软软粉粉腻腻,情迷欲乱血沸髓麻,一时间我好像感觉这不是现实世界
,迷迷糊糊中只是不停的干,不停的射。

  无数次射精的我疲惫不堪,直接瘫倒到若儿身上,呼呼大睡起来。

  当我再次爬起来的时候,教室裏的人已经走得一干二凈了。

  这麽说不太确切,应该说,只剩下我们三个人,而且还不是小若和灵儿。

  就在我的旁边,一对男女正在抓紧时间「深入」

  交流着感情。

  靠!真当我是空气啊!我不就是睡着了吗?至于这样无视我咩?仔细一看,
居然是被誉为校花的汪雅丽!我靠,这也太劲爆了吧?望着面前的活春宫,我仔
细打量起来。

  原来汪雅丽身材也这麽火辣,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浑圆的屁股,
沈甸甸的,摸起来肯定手感很好。

  不得不说,汪雅丽的奶子也是相当的丰满,深褐色的乳头,让人忍不住想要
在这身体上狠狠地发泄一番。

  小穴两边的唇肉已经有些发黑,像是两朵黑木耳一样,正被一根纤细的肉棒
挤到一边,向外流淌着淫水。

  想必这肉穴也是经验丰富了吧,看得我都想上去狠狠抽插几下。

  真没想到居然有幸可以看到校花的裸体,还真是大饱眼福,可这应该是我第
一次看到汪雅丽的裸体,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汪雅丽浑身赤裸,躺在课桌
上,轻声淫叫着。

  那压抑着的淫声媚语在空旷的教室裏回蕩,显得那麽清晰。

  「嗯……张少……求你……轻点……被人听到就不好了……啊……好大……

  「怕什麽,昨天晚上被男生寝室那麽多人看,你不也挺兴奋的!」

  男生抽动着下身,不以为然地说道。

  「啊……张少……你……这麽大的鸡巴……操的人家骚穴好舒服……」

  汪雅丽献媚地淫叫着。

  我似乎完全被他们无视了,索性凑到跟前观看起这活春宫。

  听他们对话原来昨晚上女生寝室的两女三男肉搏大戏,其中一个居然是汪雅
丽,难怪看着这身体这麽眼熟,只是不知道另一个女孩是谁。

  想起昨晚的场景,我又兴奋起来,没想到现在居然近在咫尺,兴奋的我伸出
手,时不时揉搓一会汪雅丽那沈甸甸的大奶子,这样居然她都毫无察觉。

  后来我索性一直握着那大奶子揉捏起来,这大奶子太软了,我竟无法一手掌
握。

  要不是怕对不起灵儿和小若,真想把她身上的那个男生踹到一边,自己上去
干几下。

  汪雅丽身材也不错了,虽然和灵儿与小若相比还差一些,但也算得上极品。

  白占的便宜岂有不占之理?「啊!奶子要被捏爆了……好舒服……张少……
用力捏人家……人家奶子好舒服……下面好涨……操我吧……操死我吧……」

  汪雅丽被摸得兴奋难耐,大声淫叫着。

  「妈的!那俩小妮子哪有你这麽骚,你装像点行不!」

  这位张少怒骂道。

  「没想到那两个漂亮小妞居然是你们班的,要不是刘哥看上了,没我的份只
能干看着,我才懒得干你!」

  我正看到兴头上,这突然的一句话将引起了我的注意,急忙仔细的听着。

  这位张少一边挺动着下身,一边自顾自地问道:「那俩小妮子一直是你们班
的?我怎麽不知道?」

  「啊……她们……她们俩今天……才转到这个班的……哼……骚穴好涨……
我也是……今天上课才知道……只知道她们一个叫……啊……顶到子宫了……操
我……操我……张少……人家要……」

  汪雅丽娇媚地叫喊着,像是马上就要高潮了一般。

  可这位张少却故意放慢了速度,肉棒不紧不慢地在哪黑木耳之间抽动着,使
得汪雅丽欲火难耐。

  「张少……别……别停……求你……狠狠的操我吧……」

  「操你有个毛意思,赶紧说!都叫什麽!」

  这位张少似乎很有来头,汪雅丽丝毫不敢违抗,顺从地说道:「我只知道她
们俩一个叫林依可,一个叫……杨灵。哦,对了,那个林依可就是林氏集团老总
的女儿。刘少看上她们俩了?」

  我听到这句话,不由的警觉起来。

  真没想到有这样的收获,难怪龙婷若说有人盯上他们了,十有八九和这个口
中的「刘哥」

  有关!「刘哥的事情你别管!那个林依可有点背景,不好办,不过这个杨灵
……真的挺不错的……」

  这位张少一边念叨着,一边不由得加快了动作幻想起来。

  「杨灵……杨灵小宝贝……你的骚穴真舒服……」

  「嗯……张少……你的鸡巴好大……杨灵好喜欢……飞了……我要飞了……

  汪雅丽十分配合着。

  「杨灵……杨灵……等刘哥玩腻了,你就是我的了!我一定要操死你!……
叫你用那两个大奶子勾引我……操着你的小骚屄一起飞……」

  淦!听到这裏我肺都要气炸了!一起飞,你俩咋不上天呢!这对狗男女敢如
此侮辱我老婆!!盛怒之下,我一脚将书桌踹翻,连同这对狗男女压在下面。

  「啊……」

  两声惨叫,这个张少和汪雅丽俩人一同被桌子压在底下。

  被甩出来的肉棒刚好射出精液,流的地上到处都是。

  「妈的!真他妈倒霉,见了鬼了!」

  张少愤怒的掀翻压在身上的桌子,爬起来揉着腰,自言自语道。

  没时间再理这对狗男女,灵儿她们有麻烦了!我急忙走出教室,拿出手机想
要打给小若和灵儿。

  翻看一看,却发现一条未读的短信,发件人是林依可。

  我立刻打开短信,翻看着。

  「森,很抱歉没有叫醒你。在课间的时候,那个盯上我们的人又出现了。我
猜测他在我们下课之后还会跟着我们,所以便和灵儿先行离开。等你睡醒之后,
记得来寝室找我们。哦,对了,临走前,灵儿给你加了一个潜行之术,方便你进
入女生寝室,现在应该已经起效了吧?小心别被人撞到呀!」

  靠,我说怎麽我成了透明的一样,原来是这两个小妮子搞的鬼。

  眼下需要先和这俩小妮子商量这件事情要紧,我急忙奔向女生寝室。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