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贵妈妈被爆操】1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chongze
2021/9/11发表于:首发sis001
字数:10999

  「愿伟大主保佑我和我的家人,让病痛与不幸离去,我将播撒主的荣光于世
间,为他的子民们开导方向,让世人得到引领,您将永远存在我的心中……」

  在一处昏暗狭小的房间中,有十几人挤在一起,对着同一方向跪拜的同时念
念有词。

  他们每一个人都带着无比虔诚的神色拜倒在地,不断的向他们所信的真主祈
祷。

  而在这人群中前排,有一个靓丽的身影十分显眼。这是一名丰满的少妇,鼓
鼓的胸口和纤细的腰肢形成了诱人的曲线,精致的脸蛋化着淡妆,在乌黑长发的
衬托下,是那么的令人垂涎欲滴。

  当她每一次俯首之时,胸前的蜜桃会随着她的动作摇晃抖动,让人不住的咽
口水。

  她就像是一支青莲,却不知为何坠入了这般如污泥一般浑浊的地方。此处与
她高雅的气质显得那般格格不入,却又能神奇的将她所有的优点有一一衬托。

  当然,我是知道为什么她会来这里的原因,毕竟,她是我最亲爱的妈妈啊!

  此时的我就在我妈妈的身后,同样跪在地上。只不过我和旁边的信徒不同,
我对于此处的信仰嗤之以鼻,却又不得不跟着照做。

  突然,这个挤满信徒的房间里的一个小门被打开,在幽暗的空间中,走出来
了一个油光满面的胖子,此人一副慈眉善目的领导模样,身着一身土黄色的罗马
袍,时刻都是笑眯眯的表情。

  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这个房间里诸多信徒的注意,随即便是充满房间的膜拜
声。这位就是被信徒称之为大师的宗教领袖了。

  大师面对着熙熙攘攘的各种声音,面带笑容地向众人挥了挥手后,就径直走
到我妈妈的面前。

  看到大师的身影后,妈妈的神情就更显激动,一边拉着我跪拜,一边向大师
祈祷道:「尊贵无上的大师啊,请赐予我的孩子健康,我愿为此付出一切代价,
来感谢主的恩情。」

  这大师听了这话,不慌不忙的抖了抖袖子,接着装模作样地用手掌在我的头
顶划了几道圈,接着又慢悠悠开口道:「不用担心,我已经将愿力注入你孩子的
身体,他将在主的护佑下恢复健康。」

  这番神棍操作竟引来周围一阵羡慕的惊呼。

  「感谢大师,感谢主。」妈妈听到这话,立刻再次感激地向面前的大师磕头。
并强行摁着我的头,磕到地上,嘴上还念叨「你着孩子,快向大师谢恩啊!都是
大师你才能快速好起来!」

  我去,我只是感冒啊!哪怕在家里什么都不做,这病还能不好吗?况且要不
是前两天强行拖着我在野外祈祷,我还不用感冒呢。

  我想起来前一段时间,妈妈带我去了一个比别墅还豪华的神庙。让我一人在
阴冷的天气里跪地祈祷的情景,而我妈妈则和其他女信徒一起被叫进去奉献。这
怎么想都不对啊!

  「咳」这大师看我们只是磕头,提醒道:「要让主的力量伴随你身,还是要
看你的心愿啊。」

  妈妈也立刻明白了大师的意思,连忙道:「我会为主献上足以表达我心意的
贡品。」

  听了这话,这大师满意的笑笑,「一切都是为了散播主的荣光。」

  而妈妈一听这话,跪着用膝盖向前挪动道大师的脚下。弯下腰去亲吻大师的
脚背。

  亲吻就算了,妈妈对待大师的脚就像是什么美味珍馐一般,还不松口了,一
直吻了十多秒才抬起头来,用崇拜和感激的眼神仰望着大师。

  而大师也同样对我妈妈这个贵妇的服从感到受用。用高高在上的语气对我妈
妈宣布:「今晚决定是你儿子的受洗日了,今天你要做好准备去奉献,记住主会
对你进行考验,你的忠贞程度将决定你儿子是否会得到主的眷慕。」

  受洗?妈妈听到如此喜闻,又在此俯下身去亲大师的脚了。

  嗯……我在旁边看的清楚,妈妈这次不只是亲吻大师了脚背了,她居然伸出
舌头开始舔舐大师的鞋子和裸露的脚踝。

  看到平日里高贵典雅的妈妈竟然露出如此丑态,我妈妈从小就是大家闺秀出
身,后来又嫁给了我爸爸,使得家世更上一层楼。

  妈妈平日里出门,一举一动都无不显示着贵族美,高学历的她在说话方面极
有分寸,能令人如沐春风,待人接物间更是完美的女性。

  同样跪在地上的我不仅感到悲哀,若是平常宗教,以我家里的实力,就算是
道教掌门,佛教方丈也得跟着身边小心巴结。何必受如此屈辱?

  虽然我觉得这般行为颇为不齿,但旁边信徒的各种羡慕嫉妒恨就不必提了,
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对我要受洗感到心里不平衡,还是单纯的也想舔大师的脚。

  大师在原地待了一会儿,颇为享受地看着我妈妈仔细地将他的脚舔得干干净
净,又勉励了房间里的众信徒一阵后,就回去了自己来时的房间。

  而信徒们也同样吟诵着各类经典恭送大师。

  待大师的身影彻底消失,剩下的人结束祈祷后,最后还要面对真主的方向跪
拜三次。

  就这样,荒唐的一天活动算是结束了。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疯狂的地方了。

  和我妈妈以前回家的路上,妈妈依旧和我絮叨着有关洗礼的事情,不断向我
灌输洗礼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是主的恩赐,要感谢大师的仁慈。

  即使我感觉妈妈最近对这宗教愈发不可收拾,但我还是静静地听着妈妈的话。
即使气氛有些凝重,我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之前我并不是没有试图反抗过,向妈妈指明这些都是骗局,让妈妈远离大师
他们。

  结果换来的就是不断地打骂,乃至于有一次,我妈妈甚至去和教团里的人告
密,说我被邪魔入侵,说出了亵渎主的话。

  接着还让那群人闯进我的家里,任由那个满肚肥肠的大师用鞭子对我进行』
驱魔仪式』。

  还把半死不活的我一个人锁在房间里,然后,他们则在房间外举行』仪式』。
让欢愉之音掩盖我的呼救。

  那次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之后我便学会了沉默和听之任之。

  这反而让妈妈笃信是大师驱魔救了我,接着便是更加狂热的投入信仰之中,
何止是荒唐二字可以说明的。

  等我们到家时,我看着我家豪华的大别墅,心里有些沉重。

  妈妈对宗教里的大师顺从之极,大师也当这里的一切都是囊中之物,想来就
来,想要什么都能拿走,来到我家之后,便反客为主的要我妈妈如同女佣一样服
侍。

  今天的洗礼也要在我家里进行。

  而我爸爸为事业奔波,很少回来,现在我妈妈陷入宗教泥潭,爸爸虽然一直
劝导妈妈,但效果根本没有。

  进入家门后,我意外发现爸爸居然就在家里,让我惊喜不已,觉得找到了救
星,可以不洗礼了。

  但我还没有开口,妈妈好像有所预知一般当在我前面,用手掐住我的大腿,
提醒我不要乱说话,特别是亵渎之言。

  我只好先乖乖闭嘴。妈妈冷漠地看向我爸爸,自从爸爸表明绝不入教后,妈
妈的态度一直这样冷冰冰地:「你怎么来了?」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来?」爸爸同样看向我妈妈,从她粘土的膝盖就
知道她今天的去向了,不由得无奈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今天又去那里了?」

  妈妈一听这话,立刻说道「我去哪里是我的自由!这里不欢迎你这个异教徒
来!」

  「馨兰」爸爸看向妈妈的眼神充满了无奈。

  可还没等他说点什么,妈妈立刻就像是被点爆了一般大吼道:「你这个邪魔!
不要叫我的名字!你肮脏的语言会污秽我的灵魂的!快点离开!你难道想把你儿
子也拖到地狱里去吗?」

  看着又些歇斯底里的妈妈,爸爸站在原地,终究还是摇了摇头,走出房间,
只是临走前深情回望了妈妈一样,最后还是说道:「难道我们就不能回到当初?
就像以前一样让我们继续幸福的生活?你究竟怎么了,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

  还不等他说完,妈妈立刻抄起杂物就向爸爸扔去,让爸爸不得不退出家门,
离开。

  妈妈则扶住桌子,大口喘息,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我守护了。,。我战
胜了邪恶……我是正确的……」

  令我有点毛骨悚然。

  等妈妈的情绪稳定了,又赶紧叫我去收拾自己一下,也就是去洗一个澡,然
后换上教袍。

  这教袍平时不能随便穿,根据教义,这教袍有神力加护,只有在特殊仪式或
者有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才能在大师的安排下穿上这件衣服。

  我有一件长袍样式的,而我妈妈则有两件。都是花了大价钱请来的。

  嗯……我说的大价钱指的是超跑。每一件衣服都是一辆超跑。但我妈馨然接
受,好像还占了多少便宜似的。

  现在的我已经全然无法反抗邪教和妈妈的决定了。

  爸爸走了,我也没有了可以商量的人了,我只好洗完澡后,乖乖拿起那件天
价黄色长袍,感受着那劣质的触感,无奈地穿上它。

  现在我的感觉就好像是精装打扮的食材,只等着上桌了。

  等我出来之后,妈妈已经打扫完了地上的碎片,并开始准备今晚的圣餐。

  每次大师过来,我家都会提前准备好顶级食物,妈妈一个人自然准备不好,
所以会提前请人过来帮忙。

  现在食物准备的差不多了,就将帮忙的人提前赶走,她自己一个人在厨房做
最后收尾。

  我闲来无事,看到妈妈的手机落在桌子上。

  手机没有锁屏,所以我看到了妈妈和大师刚刚的信息。

  妈妈:』大师,我找到真实自我,驱逐了一切邪恶,为大师今晚的到来清除
了所有障碍,请大师时刻降临,为我等带来祝福。』

  大师:』你做的很好,主会祝福你的勇敢,你虔诚的灵魂必当得到荣耀。』

  妈妈:』感谢大师。为大师献上祝福。』

  这时妈妈也从厨房住来了,我紧忙放下妈妈的手机,但她好像并不在意,只
是一边脱下围裙,一边说道:「大师一会儿就来了,你先做一下祈祷,我也去准
备一下,一定要让你的洗礼完美度过。」

  随后,妈妈就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收拾。手机也没带走,我则是继续翻看手机
里的内容。

  其中净是一些妈妈发表的宗教言论,只不过在和大师之前的聊天中,我竟然
看到了令我血脉喷张的一幕。

  里面竟然有许多妈妈的裸照,从半裸到全裸都有,还有一组图片是让我妈妈
穿上各种颜色以及款式的内衣,不断做出各个姿势,拍照对比。

  而这么做的理由竟然是让大师判别哪个样式更加符合教义,使她更加接近主
的身旁。

  而大师的回复也想当的简单,等到妈妈试玩所有的内衣后,他居然回复:
「不穿内衣代表拖离了大众的世俗,更能体会到主在天地中的威严。」

  所以妈妈又发了一个完全没有穿任何东西的照片,里面妈妈丰满的胸部受到
自然引力的拉扯居然也没有丝毫下垂,洁白的身躯仿佛是神秘的精灵,没有一点
赘肉的完美s行曲线更是让人差点流鼻血。

  悠悠长腿更是吸睛,特别是在那大腿深处若隐若现的神秘幽谷,让我的鸡巴
根本软不下来。

  随后妈妈竟然回复道:「明白了大师,我今后不会再穿内衣了。」

  什么?难道我妈妈在任何场合一直都没有穿内衣?今天也是?我回忆起妈妈
今天去的很多地方,想到妈妈在众多男人面前都是真空状态,她就那么自然优雅
地做出如此下流的事!

  兴奋的心情无以复加,即使明白这样不对,我还是忍不住在沙发上自慰了起
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妈妈才从房间里出来。此时她已经换上了属于她的女性教
袍。

  正如我所说的那般,妈妈除了常规的长袍之外,还有一身专属女性教徒的贴
身短袍。

  现在这身短袍就穿在我妈妈的身上,因为这就是女性』奉献』时的制服。

  这身衣服及其袖珍,看上去好像比正常尺码小上一号,因为十分贴身,妈妈
胸前的两座高峰几乎是要崩出来的样子,就这,胸口的拉链还没法完全拉上,露
出来妈妈深深的事业线,那深渊一般的沟壑,仿佛能把世间所有男人的魂魄都拉
进去。

  而裙子更是短,不仅把我妈妈丰满的臀部曲线完全体现了出来,还露出了妈
妈洁白细嫩的大腿。在配上昂贵的高跟鞋,传统与潮流相结合,保守的风格和火
辣的设计,开发出了我妈妈这个中国女人的全部韵味。

  立刻从一个正经的大家闺秀变成了青楼里的风尘女子,特别是我的妈妈好像
还引以为傲的模样。

  即使是我看了妈妈的这幅样子也不仅吞了吞口水,主动转头不去看我妈妈的
方向。

  只是当我转头的一瞬间,余光中好像看到了妈妈也看着我,并露出寂落的神
情,我并不以为然,只是觉得邪教里的那些大师的品味是不错,可惜他们本身的
猥琐,不管怎样都让人觉得是明珠暗投了。

  「今天不容差错,一定要把事情做到完美。」在洗礼之前是不允许吃饭的,
妈妈也和我一起饿了肚子。

  我点了点头,算是知道了。

  等到傍晚,差不多天已经黑了,我和妈妈打开门锁,在门口等待。

  妈妈让我站在一旁,说今天是我的主场,在旁边看着伺候大师就行了。而她
则像日本女优一样,跪坐在门口,正如同日本妻子迎接丈夫的礼仪似的。

  不多时便有一辆黑车停在我家门口,大师从车里下来后直接进入我家。

  当他一打开门,就见跪坐在地上的妈妈深深地一鞠躬,恭顺的向他说道「欢
迎您的到来,令彼宅蓬荜生辉。」

  那大师看到我妈妈下流的身姿也是一顿,我几乎看见他的口水从嘴角流出。

  「咳。」大师收拾了一下形象:「愿主永远与你同在。」

  妈妈听到后,又一鞠躬,高兴的回道「愿主与你同在。」接着她挺起高耸的
胸膛。

  这一下,我分明看到了那两团连衣服都包裹不住的雪白颤抖跳动,想来妈妈
此时也没有穿内衣的样子,我的下体又开始伫立了起来。

  大师也有点愣神,不过他明显是个见过大场面的,几乎是瞬间就调整好了状
态。

  不过妈妈挺起胸后,带着挂满笑容的脸接着问道:「请问大师是先用餐,还
是先举行洗礼仪式呢?」

  「嗯,先帮你的儿子洗礼吧。」大师几乎没有思考的说道。

  只不过虽然他想要保持正经庄严的表情,但眼睛却止不住地看向我妈妈的巨
乳。

  只不过早已被洗脑的妈妈只觉得大师不好私欲,大义无私,真乃神人也。于
是就站立起来为大师引路。

  而大师则在身后使劲盯着我妈妈婀娜多姿的臀部曲线,因为裙子是束身的,
而且型号小,我妈妈走路的时候只能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着屁股走,令身后的大
师大饱眼福。

  妈妈带着大师走到了洗浴室里,对,这里就是洗礼的地方。

  浴缸里的水都是自动调节的温水,大师对着浴缸神神叨叨的念了一大段,然
后转头对我说,「好了,现在我已经把这里的水都升华成了圣水了,你脱衣服吧。」

  啥玩意?还要脱衣服,我有些犯难,求饶道:「大师,你就让我一个人洗吧。」

  「不行。」大师板起脸,义正严辞的说道:「洗礼事关重大,怎能儿戏!」

  妈妈也在一旁急着帮腔:「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跟大师说话,快,听大师
的话把衣服都脱了,在圣水里可是不能有半点不洁之物的。」

  我有些无语,但是还是勉强脱光了衣服,好在大师根本没有其他的意思,眼
神一直盯着我妈妈,见我脱光衣服也只是让妈妈把我的衣服拿出浴室,然后按着
我的头把我浸到水里,连续三次后,就拿出音响大声开始放佛经,让我一直呆在
浴室里泡圣水。

  之后大师便迫不及待的拉着我妈妈走出了浴室,还不忘用钥匙把浴室的门反
锁住。

  做的还真是滴水不漏,拿走我的衣服也是为了限制我的活动,不让我到处乱
走吧。

  只不过,这里可是我家啊,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怎么可能就这样被关起来?

  我顺手打开浴室里上的天花板,从里面能直接到楼上的房间,再从那里遛到
我的房间就容易了。

  我换上衣服后,又绕了一个圈子藏到楼梯口,就能俯瞰客厅全貌了。

  而我到场的时候,正好看见大师坐在椅子上品尝美食,而我妈妈则端正的跪
倒在他脚边。客厅里和往常一样,只是多出了一个颇具宗家色彩的大蜡烛,正在
熊熊燃烧,应该是大师带来的。

  大师看着我的妈妈,一边将桌上的整条澳洲龙虾掰开,送进嘴里,边说道
「今天是你儿子升华的重要时刻,也是要体现你虔诚的时候了。」

  「请问我要做些什么呢?」妈妈在一旁恭敬的问道。

  大师擦了一下嘴,端起面前的高脚杯,摇晃了一下里面的昂贵红酒,慢悠悠
说道:「既然你的儿子在洗礼,那么最好是进行求神舞,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垂
怜。」

  「是的,我明白了。」妈妈说着,站起身来。

  「啪」她的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接着便开始扭动起身躯,时而跳跃,时而挥
手踢脚,每个动作都是大开大合。

  这让妈妈不一会就开始流汗喘息,因为动作太大,也没有穿内衣,她胸部的
衣服本就撑紧,现在拉链更是无法护住她怀里的大宝贝。里面的两只白兔蹦蹦跳
跳,时刻要跳出衣服的样子。

  而裙子更是无法保护住妈妈的隐私了,流出爱液的小穴时不时就要出来一下。
令我奇怪的是,妈妈越跳,脸上越发潮红,娇喘也更加密集,好像在忍耐着什么。

  而在妈妈的裙底,我分明看到了一点金黄的东西隐藏在妈妈的小穴中,难道
妈妈在阴道里插着什么东西?我越来越兴奋起来,手不停的撸着自己的鸡巴。

  「可以了。」差不多吃完饭的大师向妈妈挥挥手,示意可以停下来了。

  而此时的妈妈已经香汗淋漓,有些气喘,还没等她把气喘匀,就听见大师继
续说道:「你在精神上的忠诚让人敬佩,但是不要忘记物质上的奉献也是主的重
要考验。」

  妈妈则恭敬地说道:「是的,大师,我已经准备好为主献上一切了!」

  「嗯。」大师对于我妈妈的态度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吩咐道:「那么,敬
献上来吧。」

  「是的。」妈妈应答一声后,直接爬到大师跟前,仰头看着大师说道:「请
大师取走我从灵魂中的污秽吧。」

  大师微微一下,将妈妈拉到他的怀里,开始用他的大肥手到处乱摸。

  先是从我妈妈乌黑亮丽的秀发,到妈妈标志的瓜子脸。突然,他伸出舌头舔
向妈妈的眼睛,妈妈惊呼一声,却没有躲闪,甚至可以看到她在努力不让自己的
眼睛闭上。

  「呀!!」生理反应下妈妈还是不自觉的闭上了双眼。但大师的舌头还在不
停地往妈妈紧闭的眼皮里挤。这让我妈妈不住的挣扎。

  而大师则用力抱住妈妈的身体,试着舔妈妈眼睛的同时,双手则在我妈妈丰
满的屁股以及巨乳上揉捏游荡,时而轻抚,时而用力抓住。

  由于我妈妈的双乳以及巨臀过于柔软,每当大师用点力的时候,他的手就好
像被吸进去了一般,深深的陷入我妈妈的隐私处。

  「睁开眼睛,让我去掉你的凡胎,为你开眼!记住一定要心怀信念!」大师
对我妈妈命令道。

  「嗯~~是~~~」妈妈却好像得到了什么鼓励和支持一般,竟然能渐渐减
小了挣扎力度,口中不停的念着教义,这些都能让大师更加轻易的玩弄我妈妈的
身体。

  我在一旁羡慕的看着大师可以在我妈妈身上为所欲为,一边不争气地立起鸡
巴,手也控制不住地伸向下身。

  看着肥胖贪婪的男人占据我的家,把我最爱最尊敬的妈妈像低贱的妓女一样
对待,我却无法制止,甚至还兴奋不已,这些都让我感到痛苦,却又欲罢不能。

  「啊~~~」在我纠结时,妈妈突然呻吟出了声。原来是大师不甘于只隔着
衣服摸摸,而将手直接伸进了妈妈的裙底和上衣。

  我可以看到在妈妈紧绷的T恤上,突出了一个肥大的手印,而在裙子里,大
师的手直接探入了妈妈的胯下,那幽暗的森林深处,让我妈妈惊讶中叫出声音。

  而大师没有理会妈妈的叫声,只是自顾自的用手反复摸索,接着让我意想不
到的一幕发生了!

  大师在我妈妈胸口的手上,竟然从上衣里拿出了一个红包!而再裙子下,大
师则拿出来了一个金灿灿的金条!

  这玩意真的是纯金的吗?那我妈妈连内裤都没穿,全靠这自己小穴的力量夹
住了那么大的金条,这得有多紧啊?

  在一旁的我咽了口口水,我可是听说妈妈生我的时候是顺产!那她这么紧的
小穴生我的时候要多么痛苦,我简直想象不到,心中更加为这份母爱感动了。

  而大师考虑不到这些,只是为了财物感到高兴,装模作样的说:「你身上的
一切烦恼与罪恶都附着在这些俗物上了,你如此觉悟必定会得到主的倾垂。」

  而缠绕在大师身上的妈妈则如同小女生一般的姿态,崇拜的夸赞:「大师慧
眼如烛,能轻松找到我身上的罪恶,」

  「嗯。」大师高深的点了点头,拍了拍我妈妈的肥臀,说道:「你的罪恶已
经被我引出来了,现在就是赎罪的时候了,现在趴在桌子上。」

  「请大师帮我除尽我身上的罪。」妈妈双手抓住桌沿,高挑的玉腿笔直伫立,
翘起拿傲人的巨臀,还调皮的摇了一摇,像是在邀请大师的信号。

  但大师开口提点道:「在神的面前,还要继续这些世俗间的遮掩吗?」

  妈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立刻脱下了身上少的可怜的布料。然后继续刚才
的动作,还反思到:「是我对主太过唐突了,还没能完全放下平日的伪装,多谢
大师提醒,才能露出真我!」

  而大师同样脱光了衣服,露出了自己竖起来的鸡巴,看上去确实比常人大一
点。

  他毫不客气的走向前去,站在我妈妈的身后,先是用手掌重重地打在我妈妈
的屁股上。

  「啊!!!」一时间肉浪翻滚,白嫩的臀肉收到冲击后向四周扩散,又回到
了完美的圆形,只是屁股上多出了一个红色的掌印。

  「继续吧,向我忏悔你的一切吧。」大师尽量用低沉的声音宣布,但他脸上
的淫荡尽数被我看见,对他感到更加的不屑了,不过要是我站在那个位置,表现
的可能还没有他好。

  妈妈听到指令后,更是停不下来,不停地把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都一一说出
来「我十岁的时候就开始自慰」「我丈夫满足不了我,我不止一次想出轨,去大
街上脱光衣服,让所有人都来操我。」「我想要勾引我的儿子,我知道这样不对,
但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请惩罚我,将邪魔驱逐出我的身体吧!」

  一件件龌龊的事情从端庄正经的妈妈口里说出,不仅让我目瞪口呆,谁会知
道落落大方的妈妈竟然会在平日里想这些事情呢?

  而大师也不客气,每当妈妈说一件事,大师都会狠狠的拍打我妈妈圆滚滚的
屁股。

  『啪!』「啊!~」』啪!』「啊!~」一时间手掌拍肉声和妈妈娇喘的叫
声充满了房间,形成了淫靡的音乐。

  看的我是心理痒痒,妈妈那巨臀的手感究竟如何呢?

  而大师好像觉得用手拍打不过瘾了,直接一挺腰,让自己硬邦邦的命根子代
替手掌,拼命的打向我妈妈。

  「呀~啊~」不过一会,妈妈就发出了折磨人的娇喘,双腿竟然有些颤抖不
稳,难道是被人打屁股打到高潮了?

  大师看到妈妈站都站不直,直接贴了过去,把自己的鸡巴贴到了妈妈臀沟里,
来回摩擦,而妈妈的脸色再次潮红起来,看来又被挑起了情欲。

  大师正在考虑接下来要不要直接来干,却看到了墙壁上还没撤下去的相片,
计从心来。

  他一把抓住我妈妈的头发,指着墙壁呵斥到:「你怎么敢把异教徒的身影留
在这个圣域?难道不怕遭天谴吗?」

  妈妈顺着大师手指,顿时吓得惊魂动魄。

  那是我妈妈和爸爸的婚纱照,从她们结婚住进来的第一天就挂在墙上,早已
形成了习惯,就连现在有点神经质的妈妈当时都没有感觉异常,却被身为外人的
大师一下抓到了把柄。

  「我,求大师饶恕,,,啊!!!」妈妈下意识的想要下跪求饶,却因为被
大师揪住头发而疼痛惨叫。

  大师把我妈妈拽倒在地,让我妈妈向狗一样四肢着地趴在地上。

  接着,他又跨坐在我妈妈的臀部,用自己充血的巨大龟头对准妈妈的阴道口,
像是骑马一样的姿势驱使我妈妈向前。

  以这种屈辱的姿势前行的妈妈还不忘一直向大师解释:「请饶恕我的罪恶,
一切都是我的大意疏漏,侵扰了大师仪式,无论如何请惩罚我吧,但是要让我的
儿子平安,他是无辜的!」

  听到妈妈现在还想着护佑我,虽然方法不对,但还是让我感动的无以复加。

  「这都要看你的觉悟了。」大师骑着我妈妈到达墙边,严肃的拿下照片,放
到我妈妈的眼前「让我看看你对与主有多虔诚吧。」

  说着,他猛的将自己的鸡巴捅进妈妈的阴道里。

  「啊!~~」妈妈就向嘶鸣的母马,嚎叫一声后,咬牙看向地上的照片。

  「你,你这家伙为什么到现在还要害我!」照片上的妈妈满脸幸福的穿着洁
白婚纱,温柔地依靠在我爸爸的怀里,看上去好一对郎才女貌,岁月静好。

  然而,如今的妈妈把自己的另一半赶出了家门,让别的男人像对待母狗一样
在她身上驰骋。又犹如饿鬼般狰狞的呵骂着曾经的爱人。

  「啊,啊……为什么要打扰我和儿子!啊……你这可恶的异教徒!啊……」
妈妈咬牙切齿的样子让我有点害怕。

  但妈妈不愿意停下,随着大师在她身后冲击的频率,一边娇喘,一边骂着:
「你。永远……呀……给不了我幸福,啊……啊……只有。大师作为神的化身,
进入我的身体的时候……我才明白自己是……神的羊羔……啊……只有神才能给
我满足……啊……」

  「说的好。」大师在身后对妈妈予以鼓励。「相信神能够看到你纯洁的灵魂,
一定会原谅你的!」

  「啊……啊……谢谢大师,啊……好厉害,,神力好厉害啊……请大师为我
注入圣液吧……,啊,请让我的灵魂染上神的标志。」

  「呵……呵……可怜的羊羔啊,看我将你从罪恶的深渊里脱出,让恶魔看看
你的决心吧。」大师同样亢奋,抬起妈妈的一条腿,让被自己抽插的泥泞小穴展
露在外。

  而妈妈迎合着这如同母狗撒尿一般的姿势,四溅的淫水甚至滴到了照片上:
「哈……哈……看着吧,圣根惩罚我的罪恶淫穴,,哈,,大师,好厉害,,我
能感到神力能够直达我的灵魂,我的身心都是属于神的,,请在加大力度吧,啊,,
让神惩罚不纯洁的我吧……,加油,,加油……啊!!……」

  「接受我的神力,到达天国吧!」大师低吼一声,我可以看到浓郁白浊液体
从妈妈的身体里流出,慢慢滴溅到了相片上,糊住了那对新人幸福的脸庞。

  妈妈虚弱无力的趴到地上,象牙般的双腿不自主的抽动颤抖,她眼白露出,
嘴巴张大舌头伸出,就像一条窒息的鱼一般,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好,好,好,
天国……啊……」

  大师射完精后,鸡巴居然依旧坚挺,身材肥硕的他刚才做了那么多动作已经
累喘嘘嘘了,直接坐到了地上。

  而妈妈躺了一会逐渐清醒了过来,看见后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从一旁拿来椅
子,费劲的把大师肥胖的身躯扶到椅子上。

  随后,妈妈看到了依旧硬着的鸡巴,以及鸡巴上残留的白色浓液,不禁小脸
一红。抬头看见大师正在注视着她,连忙应道:「我再为大师清理一下吧,神圣
的力量不能浪费。」

  大师没力气说话了,只是点了点头,妈妈得到同意后,张开她的樱桃小嘴,
一口把大师的鸡巴含了进去。

  大师立刻做出舒爽的表情,享受着妈妈的口交。

  等到他回复了体力,突然开口问道:「馨兰,你愿意追随我吗?」

  「唔……嗯……」嘴里含着鸡巴的妈妈没法说话,但是尽力来表明自己愿意。

  大师点点头:「近些日子我突然得到了神旨,此地不再适合我等久待,主即
将放弃这个罪恶之地。」

  妈妈的眼神立刻变的慌张起来,看上去是想要立刻询问,却被大师压住头无
法离开大师的鸡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大师也知道妈妈的想法,安慰道「你放心,主不会放弃他忠诚的信徒。我得
到了提示,让我前往被主应允的土地,你愿意随我一起吗?」

  妈妈听了这话,只是短暂的犹豫了一下,马上就再此点头。

  难道我妈妈就要去国外了吗?虽然这个大师要去国外是个让人高兴的消息,
但我妈妈也一起去的话不就和现在没有两样了吗?

  「嗯,接住!」正当我在想这想那的时候,大师突然达到了高潮,把子孙种
射在了妈妈的嘴里。而妈妈也抱紧大师的屁股,死死含住大师的鸡巴,确保没有
一滴精液浪费。

  「让我看看。」大师射精后就松开了妈妈的脑袋,命令的说道。

  而妈妈也听话的张开了嘴,可以看到妈妈那清秀的脸庞张大了嘴巴,里面盛
满了大师的白色精液,还有一丝透亮从嘴里流下,慢慢滴到她高耸的胸部上。

  「可以了。」大师欣赏够了之后,就吩咐妈妈喝下去。

  妈妈闭上嘴后,可以看到喉咙不断的蠕动,看来真的把所有的精液一滴不剩
地喝到了肚子里。

  「我们近期可能就会走,你早点做好准备吧。」大师玩够了,留下这么一句
吩咐后,就在妈妈的服侍下穿好衣服,吹灭自己带来的蜡烛,放在袖子里。

  走时还不忘拿着今天的所有收获,让我妈妈全裸着送到门口,在妈妈的全裸
深鞠躬中,才慢悠悠的回到车里离开了。

  之后妈妈独自清理了房间,把她和我爸爸的婚纱照扔到了垃圾桶里。

  接着才穿上衣物,这时我赶紧溜回洗浴室,等妈妈给我开门的时候,我还能
闻到她身上的精液气味,看来她还没有洗澡,难道是想把大师留下来的精液保存
更久?

  看来我妈妈真的已经完全沦陷了,我悲哀的想着。

  「你要不要出国去留学?」妈妈开口问道。

  我虽然知道,但还是装作惊讶的语气:「出国?为什么?我在这里还有很多
朋友,不想离开。」

  妈妈犹豫一下,接着眼神变得坚定:「不行,必须出国!我和你一起去,还
有大师也在,可以管控你不会堕落!」

  那还问我干嘛?我有点郁闷……

——————————————————-
这不是短片,是长篇啊!下面有链接啊。是有接下来的发展的!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