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小记】(12)(补上昨天欠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ello110
2021年/09月/25日发表于SIS001
独发第一会所
字数:10220

    咱们紧接上文。

  话说小莹这丫头,磕了药的,迷迷糊糊的往我身上一坐,实在是让我疼得差
点没喊出来。小何总瞧我老半天没啥动静,知道我是真的吃疼了,拽着小莹的头
发,作势要打。这我可不能依着他,打人家妹子干嘛,赶紧就搂过来。

  不过我当晚,确实就没什么兴致了。咱们男人有时候,家伙事挨了一下,疼
个大半天都很正常,这可不是缓一缓就能没事的。

  也就搂着小莹,手上动动。再说到另外俩妹子,那就是遭罪了。主要是小何
总这货,自己也披着男人的皮囊,偏偏就不爱去操,顶多就是捏捏奶子,扒一扒
妹子的洞洞。那大小覃这哥俩,可就得卖力气了。

  爽不爽的,咱们不去说。摊上小何总这样的老板,玩得多了,也会腻烦的嘛。
就跟我曾经看过一个访谈节目,那些日本爱情动作片的男演员们,真的会享受吗,
我记得那位男演员叫清水健吧,很直白的就说了,闻着女人的味就想吐。

  那也得干啊,那个叫青青的妹子,瞧着也不是放浪的样。之前沪公子还在的
时候,也拉着来过的,当时是小覃摁着操,小何总跟沪公子笑嘻嘻的看,这回可
就是大小覃一起上阵了,小何总是动作指导。

  我怎么觉得,要是我拿个摄像机,那就跟拍A片差不多了。直接就是当众运
动了,青青全身都脱光,手扶着墙。小覃从后面抓着奶子,一下下往前撞击,这
小年轻跟我们这些老家伙,就不是一个级别了。只操了几十下,青青大喊大叫,
踮起脚尖,就要站不住了。

  小覃扯着青青,直接丢在沙发扶手上高高的翘起屁股,沙发扶手撑着青青的
腰部。经过小覃站立式冲击,这妹子还有点懵呢。大覃可就不管她,直接抽出棒
子,用力掰开青青的两瓣屁股,狠狠的插了下去。这一下根肯定就是到底的,青
青头仰起,「嗷」的喊了一下,大覃却根本不管,一下一下的,结结实实的操弄。
这小妹子还不得哭死了。

  青青的手一直伸到后面推,估计是顶到头了。小何总刚刚吸了粉,瞧着高兴
死了。那大覃可就更卖力了,看着妹子一直往前缩,摁着青青就翻过来,这一下
就更是哭天喊地了。妹子的腰部,可是被沙发扶手撑着的,大半个屁股,虚空挂
着的样式,大覃分开青青的腿,就那么一顶,他们嗑药放的音乐,都没能盖过
「啪」的一声,青青更是「哇哇哇」的哭了出来。

  咱们旁观的看着刺激,小何总更是指手画脚的,那妹子就遭罪了。小何总也
嫌青青哭喊着太吵,手一指,小覃可不就是去塞青青的嘴嘛。这哥俩,就在沙发
扶手上,操得青青要死要活,磕了药,似乎也有点迟钝,足足十几二十分钟,才
算放过这妹子。

  那可还有一个小慧呢,刚才是大覃操逼,小覃操嘴,这回换过来呗。直接就
摁到地上去了,跪伏着,小覃双手摁着小慧的腰,双脚站立,半蹲着就往小慧逼
里捅,大覃在前头,拽着小慧头发,也跟操逼似的,每一下都顶个深喉。

  这妹子比青青还遭罪,也就是两三分钟,一下子就趴到地上,死活不动弹了。
咱们变态的小何总,就开始搞动作指导了,趴着地上就不挨操了吗。小何总让小
覃,提溜起小慧一条腿,扳着侧过来,再往前一压,这妹子曲起一条腿,膝盖都
压到奶子上了。小覃先是蹲着,发现操不进去,干脆就也跪着,还是不好操。

  小何总笑嘻嘻的,让小覃也躺着,这一下,不光是能操进去了,小何总看得
更开心了。那妹子可就大喊大叫了,大覃也是个折腾人的,跟着小何总这样的大
哥,难免就有点变态,继续去捅妹子的嘴,小慧摇头晃脑的,嘴里发出「唔唔唔」
的声响。

  小覃比大覃还要强壮些,我这角度,瞧得是清清楚楚,一下一下的,狠狠的
往小慧逼里捅。小何总蹲在前面,可就更坏了,上手就扒拉小慧的阴唇,翻得嫩
肉都瞧见了,小覃的家伙,简直就是抵在洞口上,狠狠的刺进去。这哥仨玩得不
亦乐乎,折腾好一阵,完事下马了,丢着妹子躺在地上,瞧着真是凄惨。就跟被
扯进来,轮奸了一次似的,足足五六分钟没回过神。

  我瞧着倒也没啥感觉,主要是我确实疼着。当初跟小何总刚接触,我还说他
几回,人家妹子能让你们这样折腾啊,见了多了,也就不奇怪了。这些小妹子,
现在都还上着头呢,一会就没事了,继续吵着要嗑药吸粉。这就是我说的了,路
是自己挑的,有得玩又有钱收,值不值得,等她们自己以后去反思了。

  小何总瞧着我兴致不高,也没敢作弄我。换了平时,肯定要使唤着妹子,往
我身上靠,咱也是正常男人啊,妹子挨着你,撒着娇的要你操她,这谁顶得住,
扯淡呢。

  等着散了场,我拉着小莹回去,摁在床上,还是隐隐作痛,也就作罢。这妹
子可就是一点都不缠人的。等到起床时,感觉没什么问题了,才操弄了一发,小
莹别的都没啥,就是叫床声,真的挺好听。

  接下来,也就没什么可吹牛逼的了。主要是我这半桶水的,让我去说怎么生
产,怎么做实验,可就是为难我了。小何总跟沪公子相似的点,也就展现出来了,
他也是有点完美主义的,非得按着他的意思,一丝不苟的,玩命折腾这些技术员。

  好几次我都瞧着,感觉没什么必要,去纠结一些无关紧要的部件。小何总这
做起事来,就不管我什么哥哥弟弟的。

  小何总跟我说了个故事,其实我大约也是听过的。说的还是早年间,咱们生
产的一些玩意,总是很快就坏了。查原因,查图纸,换材料,劳心劳力的,就是
搞不明白。没法子了,请了老外过来,人家一下就发现问题。

  是什么呢,咱们搞这些机械的,大概着大伙们,可能也听过一个说法,拧螺
丝螺帽什么的,可不是直接一次上紧就完事了,按着正式的工序,拧紧了以后,
得回头松一松。就是所谓的,拧三圈回半圈,这只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实际上没
有那么简单,要根据实际情况,但是,确实是需要往回松一松的。

  咱们当时的工人们,可就搞不懂了啊,你这拧三圈,回半圈,那我拧两圈半
不就行了吗。嘿,那差别可就大了去了,为什么在过去,咱们制造的玩意,老是
容易坏,问题就是出在这里了。当然,我这里只是打一个比方,可不是所有的螺
丝螺帽,都要拧三圈回半圈的,大伙别乱来啊。

  一些太深奥的理论,我就不去装逼说了。简单的说,就是消除预紧力,大伙
不是咱们这行的,无需去了解,做我们这行的呢,更无需我来做什么科普了。小
何总说这个故事,意思就是说,小细节,决定成败。

  那么还有个问题呢,我可是算懂行一些的了。小何总拿着图纸跟我比划,他
也知道我能看得懂。为什么呢,我的老板就是画图纸出身的,我这个溜须拍马的,
能不去好好学习一下吗。

  小何总说的问题,其实是他的要求太高,实际上,我认为精度不需要达到那
么高。这就是我们分歧的地方,他觉得缝隙太大了,容易出问题。我认为机械肯
定要打锂基脂嘛,也就通俗说的黄油。锂基脂可以填充缝隙,起到润滑作用,也
能吸附一些灰尘杂物。农机嘛,一些茎秆的,稻谷壳的,卡到缝隙里很正常,小
何总你这动不动要改图纸的,再牛逼的工程师,也没法做啊。

  为什么呢,这就要扯到一句俗语上面了。我们常说四舍五入,其实这是不对
的。在我们图纸这一块里,得说四舍六入才行。那你中间这个五,可不就是缝隙
嘛。按着精密部件呢,可不能留那么大的缝隙,所以还有半句,五看奇偶。其实
也不是什么高端玩意,但凡上过大专以上的,应该知道修约规则。

  在我们制造业里,所谓精密,其实也就还是数学的东西。你图纸怎么画,咱
们工人就能给你做出来,别说什么一丝两丝的,半丝都没问题。但就牵扯很多专
业的知识了,以及专业设备,特殊的材料。你这一个部件,想要达到精度,不光
要人才,还要设备,还要材料。而且,一个部件达到了,可不算完,配套的一整
个系列,都得严丝合缝,这可就不是三言两语的了。说实话,我跟小何总,包括
玉柴这些技术员,都达不到这个牛逼的程度。

  所以我的意思是,咱们这个,凑合就行了。小何总的意思我也明白,他想搞
一个完善的版本,除了我们这批糊弄人的玩意,他还想着往外面卖的。问题是,
也得根据实际需要嘛,农机搞那么精密干嘛,相关技术人员,包括设备和材料,
也都达不到这个水平嘛,本就是常规的钢铁,你非要去磨细节,那不就直接断裂
了。

  况且你这为难别人家厂里的技术员,也没道理的嘛。

  好说歹说,才算是达成一致,我明显看见,几个玉柴的技术员,看着我的眼
神,全是感激。即使是这样,等到小何总瞧得满意了,也是两个月后了。

  运输什么的,就不用我们操心了,区里面的领导,可是指示过的。还特意都
扯了红布,挂上朵布做的花。为什么区里任由小何总拖呢,其实也是我之前谈过
的,区里面领导揽过去,是要跟这些东南亚的国家扯皮的,你们伸手要援助,说
得挺好听的,半援助半贷款是吧,是个人都知道,贷款个屁啊,肯定收不回钱。

  那区里的领导就拖着呗,小何总你随便折腾呗。慢慢的跟那些小国家谈条件,
没有钱就运点农产品过来,有啥要啥,广西这边长期跟他们打交道的,全都门清。
咱们那么大个国家,别人一哭穷,肯定不好意思开口,广西的领导才不管你,不
给就不发船。

  我可不管小何总咯,拉着我又闹了一整晚,摁着几个小妹子,呼天喊地的。
隔天,我也回上海找哥哥去咯。

  为啥我不回家呢,我老板不跳脚骂人吗。嘿,这回,我老板可也到上海了。

  我老板可没什么闲功夫,跑来上海看看我。而是沪公子喊我老板过来的,说
是龙哥这小子,又惹事了,鬼知道去哪应承了什么活,要找点专业人士才行。

  这里先介绍一下我老板,因为这次的事情,非得他出马不可。

  我老板是做图纸的,也不是说顶级牛逼的那种,但是圈里公认的,是有他的
名字的。这里说一些题外话,可能有朋友觉得,我是在妖言惑众,但我,还是要
给大伙泼一点冷水,像我老板这个岁数的技术人员,都是靠着模仿,抄袭,混出
名堂的。

  这一扯,就是翻老黄历了。话说在我们建国初期,作为老大哥的苏联,出人
出力的援助我国,好景不长呢,很快也就翻脸了。在苏联撤走专家,撤走一切物
资的时候,咱们老一辈的工业人,花招可多了,说偷抢也不为过,说模仿抄袭呢
也行,用了很多手段,留下一些图纸资料,包括一些实物。

  到了我老板去学习的时代,其实就是一直致力于,怎么去研究这些玩意。说
白了就是仿造,然后再根据我们的需要,去做改动。所以我老板呢,有一个本事,
他看着一个整体物件,脑子里能大概猜测出,里面的构造是啥样,是运用的什么
机械原理。然后他再一拆分这个物件,就能倒推着,把图纸画个七七八八。

  我们继续说回当下。

  沪公子正拉着我老板喝茶呢,瞧着我回来了,沪公子可少不了调笑的。我老
板一看,我跟沪公子玩得挺好,啥玩笑都能开,他也是笑嘻嘻的,随我去闹呢。
我老板才不管我,我在不在,公司都一样运作,我能在外面搞关系,他才最高兴。

  我坐着听了会,龙哥可真能折腾啊,这玩意能去应承的啊。这个玩意,我也
说不准能有什么大用处,但是,连龙哥的长辈,都出了面了。

  「老弟,咱们这回,可得玩点刺激的了,福建那边,拖了条小日本的船回来,
龙哥家的老爷子,让咱们去看看,有没有啥高科技的玩意。」

  得,龙哥连着沪公子都拉下水了。

  大概的事情就是,一条渔船过界了,被咱们扣住了。这些不用去管,外交的
东西,跟咱们不沾边,也肯定是要归还的。但是咱们能去瞧一瞧啊,有些东西,
有些技术,该承认的还是得承认嘛。

  那怎么跟龙哥扯上了呢。龙哥家里是干啥的,也不用多说了吧。那必须去检
查一下,万一这船里,有什么间谍设备呢,那就不是过界的问题了,对吧。这一
瞧呢,就对一些物件,感兴趣了。那咱们也不能说,拆了拿了走了,这没皮没脸
的事情,咱们干不出来。

  加上龙哥呢,肯定在家里面,没少吹牛逼的,说是跟着沪公子,怎么怎么的。
他家里一听,哟,可以呀,干了点正事嘛,不是整天去祸害妹子了。那你小子就
去瞧瞧呗,有没有啥部件,是咱们没有的,一不小心,没准还立功了呢。

  龙哥牛逼是吹出去了,可他懂个屁啊,这他能研究个啥出来。那可就找哥哥
了嘛,沪公子就跟我老板沟通,我老板可是老油条,即使自己有这个本事,那也
不去装逼的,又联系了一位老朋友,现在是某大学的教授,现在就是在上海等人
呢。

  简单说就是,对一些新鲜玩意,感兴趣了。看看我老板,他们这些本就是仿
造的高手,能不能瞧点名堂出来,能仿造出来更好。

  我可以打一个比方,咱们的航母上面,有一些钢索,其实就是钢丝绳,专业
的名称叫阻拦索,是战斗机降落时,起到牵扯作用的。这个小玩意,目前就老美
跟咱们,还有毛子能做。咱们是怎么能做的呢,嘿,就是在毛子的船上面,给仿
出来的。毛子不是给咱们卖了一艘旧航母吗,那上面可都是些破烂玩意,偏偏给
咱们的牛逼大神们,就着这些破烂,借鉴着,模仿着,给研发出来了。

  所以龙哥可是上心得很啊,小日本的技术,也是鼎鼎有名的,能仿一些玩意
出来,真可以算是立功的。跟沪公子一说,根本不等我老板了,自己就跑着先去
了。

  这事情,沪公子也不得不上心了。虽然我还懵逼着,但我估计啊,龙哥肯定
是把牛逼给吹大了,跟过去的军令状似的。

  等到隔天,我老板的朋友,林教授也到了。这老哥们俩,一合计,这不行,
仿造也不是说随随便便的。我老板就让我把沪公子也请来了,意思就是沪公子还
得找人,装模作样的走一圈,那无所谓,真心要去研究研究,那还不够看的呢。

  沪公子关系是牛逼,但是这些是学术的问题,他去哪找人去。

  我脑子一转,工业上很多东西是相通的嘛。就在于有没有图纸,你把飞机大
炮的图纸给钢铁厂,或是任何一家重工企业,你看看人家能造出来不。

  我这提了一嘴,沪公子直接就找宝钢去了。既然是船只,上海可是有个不得
了的企业,江南造船厂,也一起联系着,派个高工出来,只要是上海地界的事情,
沪公子这面子大了去了。

  等着我们一行,足足七八个人,赶到厦门,龙哥二话不说,直接带着我们往
厦门港去。嘿,这可得好好的吹一吹牛逼了。这可不是想看就看的地方,拍照就
更别提了,虽然不收手机,你拿出来举着试试,马上就能给你毙了。当时已经是
划分为东部战区,称为东部战区海军舰队,也可以继续称呼为,海军东海舰队。

  具体的东西不用去管,大伙们只需明白一点,这一块的事情,咱们普通人,
连那个大院门,都进不去的,非得他们自己的子弟才行。犹是龙哥带头,也是好
一番盘查。龙哥也简略的说明情况,也就还是那个岛的问题嘛,小日本老是挑衅,
把咱们的海警惹急了,直接就拖回来,直接就拖到军港里,牛逼你来抢?

  当然了,肯定还是会归还的。所以我们研究的时间呢,也不算多,也就十天
半个月的,咱们跟小日本的矛盾,犯不着跟小日本的平民撒气嘛。

  等我们真正瞧见了,好家伙,难怪要找这些牛逼大佬来研究。小日本这渔船,
真是出乎我意料啊。我们印象中,打渔嘛,乌篷船也可以打渔呀。嘿,小日本这
个就不得了啦,反正我文化低,就只能「卧槽」了。

  咱们这行人,也是有分工的。宝钢的,造船厂的,咱们不用管他们,他们研
究的东西,我们一点都不懂。我老板和林教授,就专门看一些小玩意,比如什么
拖网的滑轮啊,一些起吊的部件啊,一些轴承相关的啊。因为这个林教授,就是
研究轴承的。

  我老板也不敢去看什么太大的东西,对机械臂兴趣很大。这玩意呢,用途就
多了去了,也分为液压的,电力的。像我们工业上,一些碰焊机,就算是机械臂,
焊接的工艺,比人工更快,也更精准。但是这些玩意呢,当时我们是进口为主,
自己很难研发。

  这船上面,肯定就是作为起吊来用的,机械结构,要简单多了。我看着老板
频频点头,他脑子里,没准已经摸得七七八八了。

  我也就是个看热闹的,那龙哥更是外行了。那我们俩不就吹牛逼去了嘛。

  「X哥,那船厂的老头,太离谱了,还想拖回上海去。」

  「哈哈哈,还真别说,小日本的玩意,真是挺细致的,哪怕只是渔船,也一
点都不马虎。」我无聊的用手拨拉着拖网的小滑轮。

  「X哥,一些小玩意,值得研究的就拆下来,那钢铁厂的,吵嚷着要拆什么
板子。」

  这我就略懂一些了,小日本的合金技术,挺牛逼的,钢铁厂肯定感兴趣了。
合金这玩意,不是说随便掺到一块的,又不是揉面团,也不一定只是两种金属的
合金,具体的成分和比例都是机密级的东西。这小日本的船,瞧着挺大一艘,实
际上轻巧得很,也不知是铝合金还是什么材料的,能撬一些下来,倒是值得去研
究的。

  我这还没搭话呢,「叮叮咚咚」的声音就响了。龙哥也不管他们,拆呗。小
日本的玩意,最后能囫囵开回去,就算给面子了。

  但是我老板跟林教授,可就不能现场画图纸了。哨兵可不管你,要是你画的
是咱们的船呢,对吧。所以我老板这种特殊人才,就有大用处了。

  等着龙哥招呼吃饭,我老板跟林教授,可就没功夫了。老哥俩,嘀嘀咕咕的,
我老板也戴上老花镜了,我也懒得去瞧,我这水平,画好了,我倒是能瞧出点门
道,去参与讨论,我老板保证一脚踹飞我。

  什么料子就干什么事。基地自然也是有人陪同的。不过也无需畏惧,龙哥在
嘛,龙哥喊我一声「X哥」,基地那肩膀挂四颗星的领导,就要跟我敬酒了,我
敢去装这个逼啊,要是在上海的话,可能敢吧,现在在这基地里,我赶紧抢先站
起来,「程大,您坐着您坐着,小X一会可不敢跟您一起吃饭了呀。」

  礼多人不怪嘛,加上我这些年呢,酒也算练上来了。跟程大这些可敬的人打
交道,无需废话,喝就完事了。

  龙哥笑嘻嘻的,招呼着吃喝,这可是晚饭,不值班站岗的,喝酒不违规。

  那造船厂的刘工,依旧是念念不往的,嚷嚷着拖回上海去算了。老人家可没
有坏心思的,瞧着还有点可爱,要是能拖走,肯定就帮他办了。咱们吃喝玩乐无
所谓的,该承认的也得承认,小日本本来就是个岛国,渔业是他们的根本,别说
咱们要借鉴学习,就是全世界的范围,单单这一方面,小日本也是独占鳌头的。

  这种机会可不多,何况还能动手拆一点。一连几天,我们这行人,都泡着船
上。我也懒得管别的,只是跟着我老板,不懂没事,得装个样子出来,东摸摸西
看看。

  这会儿,我老板拉着林教授,跑去研究船舵了。林教授对于这些能转动的玩
意,可是有大研究的。跟我老板吧啦吧啦的,研究老半天,我也不插嘴,其实我
大概懂一些原理。无非就是滑轮组的东西,我们机械上运用的地方很多,就相当
于,四两拨千斤。转动很小的滑轮,一直做功,直到能扳动很大的物件。现在有
了液压系统,就更轻松了,比如汽车的方向盘,就是简易的一种装置。但是要拆
开来,就很复杂了。

  别瞧着这些东西,机械原理是相通的,实际上差别很大。简单的,就类似孩
子的玩具,复杂的,能运用到飞机轮船。简单的,钟表里平齿轮,复杂的,变速
箱里的斜齿轮,还有各种衍生的,什么行星齿轮,差动齿轮,其中又分多少级,
多少齿。

  传动结构就更他妈复杂了,曲柄连杆结构,就是我们汽车发动机里的曲轴,
还有蜗杆蜗轮,弧面凸轮,拉倒吧,牛逼吹不下去了。再吹下去就没完没了啦。

  有朋友觉得,一个破船而已,值得去仿造什么,咱们买一艘,想怎么拆就怎
么拆。嘿,这可不就是在说气话了,好好的玩意,咱拆了干嘛。而且呢,其中最
关键点,是能不能去破解别人专利,这是最值得去研究的。

  你模仿出来,别人是可以告你的,或者你得掏钱,付一笔专利使用费。那咱
们不想付怎么办呢,那就得研究出来,你这专利的技术点在哪,咱们去改动一下,
那就是自己的专利了。为什么我说非我老板不可,他把你这些玩意,图纸给摸清
楚了,那还不是随便修改一下,你可就告不了他了,大家图纸拿出来比对嘛,我
跟你可是不一样的哦。

  玩得不好,叫抄袭,玩得好,那就叫创新。

  这不仅是工业上,很多方面,不都是一样的吗。大家有没有觉得,很多电影,
很多歌曲,甚至很多小说,都有雷同的地方吗。那不就是我抄抄你,你抄抄我,
随便改动一些而已吗。人类发展,一定程度上,就是抄袭模仿,以及超越创新的
过程。

  除非,再出现一位跨时代的大发明家,不然,这个模仿的过程,将一直延续
下去,反正呢,我是没有这个能耐的。

  龙哥瞧着也无聊啊,搞学术的玩意,跟我们哥俩,是真沾不上边。咱哥俩,
研究妹子的洞洞,倒是一把好手。

  那龙哥可就不困了呀。也真是憋得有点久了,龙哥要去转悠转悠,我这得陪
着呀,这不过分吧。老人家们,还是别玩这些刺激的东西了,哈哈哈哈。

  龙哥跟沪公子这层次的人物,走到哪都有人给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我花钱还
是龙哥买单?根本不存在的嘛。所以说,无论什么朝代,有钱也不如有地位的。

  这当地的老板姓郑,我也懒得去介绍什么,反正他一会就自己出去了。一口
口音极重的普通话,吹捧龙哥又吹捧我,仿佛是给他天大的面子,才让他安排娱
乐事宜。

  等到妹子过来,他敬完酒,就出去了。龙哥的跟班,也去外面守着,他家这
个龙少爷,玩起来可疯,动不动就要捅屁股的,不守着怎么行。

  俩妹子都是顶个的漂亮,没啥好去谦让的,一人搂一个。我这个叫小鱼,龙
哥的叫素素,听着就不是真名,咱又不查户口,管她的呢。

  龙哥跟我也是很熟了,他的做派,其实也就是学着沪公子。只不过沪公子是
笑嘻嘻的喊我「老弟」,龙哥是笑嘻嘻的喊我「X哥」。

  龙哥这人还有个癖好,不喜欢这些妹子,穿着花里胡哨的,赶着她们去换自
己的衣服,一会玩得爽了,直接拖走嘛,省得她们还换衣服什么的。

  妹子去换衣服,龙哥拉着我就开喝了。

  「X哥,这可闷死我了呀,来来来,咱们喝一个。」

  「龙哥,下回可不能答应这种事了,很难办的,这搞技术的玩意,十天半个
月的,能研究个啥出来。」

  龙哥这人呢,是能听进去别人意见的,他知道他的阅历不够,所以有什么问
题,也喜欢跟我说,那总比跟我老板,林教授他们,要轻松自如些嘛。

  「X哥啊,可再也不敢了,我这不是吹牛逼的吗。」

  「其实这玩意,要说研究,也没啥可研究的,毕竟民用的东西嘛,不然早就
被拖走了,抓个潜艇啥的试试,咱影子都瞧不着。」

  「哈哈哈,X哥,那些玩意,可轮不到我咯,真能研究出点花样来,那可是
记大功的。」

  吹了吹牛逼,等到妹子回来,也都心照不宣的,不提这一茬了,只谈风花雪
月。

  这俩妹子,虽然是场子里的,也算得上头牌之类了。撒娇着要我们哥俩喝酒,
声音听着,人都酥了半边。龙哥笑嘻嘻的,可就动手动脚了。

  她那个素素,换了自己的衣物,也还是条小裙子,在外面肯定会穿打底裤了,
进来这个门,迟早光屁股挨操的,那干脆就不穿了呗。龙哥一撩,内裤就露了出
来,这妹子还假模假样的,去捶打龙哥,龙哥这番颜值的,这妹子,早就乐开花
了,瞧着一脸骚样,就差没流口水了。

  我搂着的小鱼,还真是滑溜溜的像条鱼,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分明就是勾引
着我,揉捏她的奶子。这妹子还真是有货,因为现在的妹子,内衣可都不薄,你
光是看着大,那就要上当的。我这可不跟她客气,解开小鱼的衬衫扣子,直接伸
进去搓揉,一个手掌恰好掌握住。

  这俩妹子,让我们上下其手,吃了一会豆腐,那可就不依了,吵嚷着要喝酒,
喝赢了才给脱衣服。龙哥哈哈大笑,喝酒难不成还怕她俩吗。

  那我就玩点小花招了。谁跟你们一杯杯的,直接按瓶算,也不搞什么花里胡
哨的游戏,就拿着色子来摇,按着德州扑克的规矩,最小的一瓶,喝不下了就脱
呗,脱光了,那就随我们作弄。

  这也就两三把,妹子们就不依了。太快了嘛,一摇一开,就是一把了,这一
瓶瓶的灌,怎么受得了,肚子也没那么大啊。龙哥就发话了,那就半瓶嘛。

  龙哥其实运气也不咋样,不过我们哥俩,可就耍赖皮了,我帮着喝呗。因为
我一把就没输过,妹子们又不依了,这回我就说了,你们也可以找帮喝的嘛,反
正就咱四个人,谁乐意帮都行。

  那我这小鱼,可就来劲了,玩命的撒娇,要我帮着喝。我这一瞧,你衣服都
还好好的,这帮个屁啊,你先脱得差不多了,我才帮喝。可惜这龙哥不给力啊,
眼瞅着俩妹子,就要喝不下,开始脱衣服了,这龙哥,连着输了三四把。

  好在我是手气不错,没怎么喝过的,直接就吹了两瓶,帮龙哥清账了。

  「哈哈哈,X哥讲究,老弟心里有底了,来来来,继续的。」

  那龙哥的素素,可就遭不住了,除了龙哥,就是这妹子输的多,反而我跟小
鱼,一个帮龙哥,一个帮姐妹。

  再输两把,小鱼也遭不住了呀,帮喝都喝怕了。那素素就开始脱呗,这妹子,
真是后悔没穿什么打底裤啊,丝袜啊,连衣小裙子一脱,可不就剩内衣内裤了。

  龙哥哈哈大笑,这家伙,也转运了。我输了一把,完全无所谓嘛,小鱼也输,
一下就把衬衣脱了。又到素素了,这妹子可就扭捏上了,小鱼想帮着,我一下就
搂上去,亲她的嘴。等我亲了一阵,素素才把内衣解了,挺着奶子,还娇羞得很。

  想不到的是,最先光屁股的,是小鱼。我也故意的脱了上半身,等到这妹子
再输,她可就扑到我身上了,大奶子压着我,撒娇着要我帮她喝。我可就坏了,
我说我也喝不了呀,我脱裤子吧。

  龙哥哈哈大笑的,小鱼看我脱了裤子,再输肯定要被我摁着操了。这就是怕
什么来什么了,小鱼果然继续输。我倒是不急的,逗弄这妹子玩呢,由于我点数
是最大的,由我来惩罚小鱼,我让这妹子,用奶子夹我,这妹子也没法啊,自己
双手挤着奶子,真就帮我套弄起来。

  闹了一阵,我才拉着她坐好,这妹子一下子就伏过来,「坏哥哥,人家还没
有这样弄过呢。」我跟龙哥,都哈哈大笑。我肯定先得帮龙哥,把这素素跟摁倒
了。

  这龙哥实在不给力,我们哥俩开始来回输,我脑子一转,那还不是一样的嘛。
又是龙哥点最小,但,这可就不好意思了,我点是最大的,哈哈哈哈。规矩就是
我惩罚龙哥嘛,我跟龙哥,不约而同的坏笑起来,好兄弟,哪里用说话,眼神一
瞄就懂了。

  我也没有要龙哥,直接摁着素素。我们哥俩,可是一起玩过妹子的,龙哥这
人,喜欢妹子主动点,有点闷骚。那我可以让龙哥作弄素素嘛,我惩罚龙哥,去
玩玩素素的嘴,哪知这骚货素素,瞧着龙哥站起来,自己就扑上去,一口吞了大
半。

  我一瞧,这还玩个屁的游戏啊,直接开始操弄得了。小鱼本就是伏在我身边,
我伸手按着小鱼的头,这妹子知道我要干什么,主动的伏到我双腿间,一上一下
的套弄起来。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