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小记】(11)(有图有肉)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ello110
2021年/09月/25日发表于SIS001
独发第一会所
字数:10330

  前言:

  转到文区来继续分享我的故事,眼瞅着写了10章了,约莫也有10来万字,也
就借机总结一下。

  首先呢,结识一些新朋友,我很高兴。我并不是什么精英人士,这一点还是
要说明一下的。只不过呢,我们都说,做什么事情,是讲究一些天分的,对吧。
我恰好在察言观色啊,溜须拍马啊,做的比较到位一些,所以有那么一点机会,
去触碰一些牛逼大佬们。这其实没什么好炫耀的,任何工作任何行业,总有些做
得好的人嘛。

  那么我分享的这些呢,其实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现今的社会,是很多
元化的。只不过,我愿意拿来说,并且我能够有一定的表述能力,并不是代表别
人就不行,别人就没有这些经历。我认识很多人,私里下是不去谈论工作的,也
认识一些人,喜欢吹牛逼,但是只限于嘴上,让他们去写,就为难人了。就等于
怎么说呢,比如我厂里一位高工,他技术很牛逼,但是他带不了徒弟,他会做,
不会说,而另一位职称不那么高的呢,他就超级能说,有一定基础的新员工,他
半天就能培训着上岗了。那我们写故事,其实是一样的,有故事,不代表能说,
我恰好是有故事,也能说罢了。

  我还是希望着,咱们文区,能多元化一些,我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来说故事,
而单纯的来冲一发,确实不太合适看我的故事的。但我也有我的优势,我不用去
捏造什么啊,我来兴趣了,随手就能写个几万字的,都是我经历过的嘛,无非是
夸张化一些,创作化一些,文学化一些。

  也回答一下,一位新朋友的问题。看这个问题,就知道是新关注我的朋友了。
X哥,你这些故事,真实性有多少,实际的工作,真的那么乱吗。我呢,先答复
你第二个问题,我只能这样说,现实中,比你想象的画面,好那么一些,仅此而
已了。关于你第一个问题呢,真实性的话,反正在文区里,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吧,
我们写纪实类型的,本就不多,其实真心无须去在意这些,凡事都是两面的,既
然有积极向上的,就必然有阴暗龌蹉的。而我从来都不觉得,玩女人算什么很有
本事的,真正的一些大笔的交易勾当里,玩女人根本就是不入流的小手段。

  另外就是配图的问题。不要去关注是不是我拍的,反正是人拍的就行了嘛,
哈哈哈。再说了,我一个图区的版主,讨几张图片,这,不过分吧。各位来图区
参观,可不要违规哦,我下手很黑的……

  正文:

  那我们继续接着说。

  各有各的爽,我被小乔又吸又舔,也是有点受不了。但是这个妹子,不含太
深,我想作弄她,摁着她的头,她马上就抿起嘴,用嘴唇夹着我的家伙。我想自
己一前一后的耸动,她也不依,看我非要作怪,干脆就吐了出来,不帮我含了。

  那我可不管,我这个时候,早就硬得爆炸。撩起小乔的裙摆,让她自己托着,
一拉她的小腿,屁股拖到沙发边沿,摁着腿弯,直接就是一顶。我这一下,是有
点猴急了,但我真是已经很硬,想来就是吃饭时,那药酒惹的祸。

  好在这妹子,名字起得正好,真是小乔流水了。我这一顶,直接就进去一半
多,小乔大呼一声,死命的夹腿。我突然就发觉,这妹子好敏感,我还没有开始
操弄,也就是顶进去,她明显就有点抖动起来。

  今晚真是兽性大发,小乔妹子的阴部,也略微有点挨操烂的意思了,颜色还
算行,小阴唇也是被人操弄得,有些外翻了。但我现在只想进去,再发力把她往
外拖,屁股一半都悬空在沙发外。我手上加力,摁着这妹子的腿弯,由于杠杆原
理,小乔的屁股都抬起一些。我抽出一截,再狠命一顶,这一下就是整根没入了。

  小乔大喊大叫,「哎呀,别那么深啊,疼啊,啊啊啊。」

  我管她疼不疼呢,这妹子的逼,外貌一般,里面还是有点意思,顶到头,死
命的夹我,偏偏水又多,我腰上一动,连汤带水的,磨着她的阴道,抽回一大半,
再一顶,「啪」的一声,我的大腿,击打在小乔悬空的屁股上,这一下,妹子整
个人都软了,声音也都软了。

  「啊啊,别,别啊,轻,轻一些。」

  我连续抽插十余下,这妹子也是离谱,水真够多的,「啧啧啧啧」的水声,
伴着「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也就这十余下,小乔上半身都虚抬起来,嘴巴微
张,看模样想要亲我,眼神也都迷离起来。

  我顺势压上去,这时候已经不用我按腿了,她自己就分到最大。这妹子双手
环到我脖子,搂着我就亲,舌头一直乱钻。我腰上可是没有停止的,不管是药酒
的原因,还是什么,我觉得今天状态就是好。

  由于被她搂着,我抽插的幅度也不大,但我这种老男人,花招可就多了去了。
我轻轻的点了几下,再重重的顶一下,然后让妹子以为,我要浅浅的抽插,却是
又重重的连顶两三下,接着抽出不动,让小乔完全就摸不准重点,她根本不知道,
我什么时候是一杆到底,什么时候,是轻轻的搅一下。

  这可难受死这妹子了,我亲着她,感觉她口水都要淌出来了。我花招可还有
的是呢,我再次顶到头,然而,我继续往前顶,我的耻骨抵着她的耻骨,腰上暗
暗发力,又磨又顶,这妹子双眼都睁得大大的,被我吸着舌头,仍旧拼命发出,
「唔唔唔」的声响。

  僵持着约莫十数秒,突然腰上又连续撞击起来。这妹子收回舌头,「哇哇哇」
的就乱喊起来。

  「喔,喔,喔,要,要死了,老,老公,啊,啊。」

  「老公,操烂掉了,额,额,额。」

  这妹子应该是属于不耐操的,当然也是我状态好。操着操着,一下就伸出舌
头,「额」的拉了一声,逼里瞬间一股水流涌出,操,这就玩喷了啊,那还不得
操死小乔了。

  这妹子身体抖了好几下,跟我们男人射精似的,抖完之后,明显整个人,仿
佛力气被抽空,本来就是半边屁股悬空,一下子就要往下滑。

  我赶紧立起身子,把她托起,侧放到沙发。我这可是还硬邦邦的,一掰屁股,
从她并拢的双腿中间,就是一刺,一进去这妹子就又开始抖,我操弄了两三下,
就不敢动了,这妹不是有病吧,抖得跟抽筋似的。

  我抽出家伙,伏到小乔身上,这妹子嘴里,低低的发出,「嗬嗬嗬」的声响,
像是呼吸困难似的,我把她翻正,我操,这妹都快翻白眼了,这你妈才操了多久,
顶多十来分钟。

  哪知沪公子那边,也把那个JK妹,操得要死,哭喊着,「不要了,不要了。」
我伸头一看,那妹子被沪公子,把双腿抗在肩膀,一下一下的承受着,沪公子几
乎要压到妹子身上去了,跟做俯卧撑似的。

  小何总看得津津有味,还对着沪公子加油打气,沪公子也坏坏的笑着,这俩
货,还真是玩到一块。

  这JK妹子,腿型本就细长,瞧得我是真怕,一不小心要折断的样子。我又
看看小乔,这妹子回过点神,我又俯下去,这丫头,搂着我就亲,「好老公,你
操死人家了,让人家歇一歇,呜呜呜。」

  我瞧着她那样,真是不耐操的。脸蛋红透了,耳朵都红了。这回我再起身,
挺着小兄弟过去,她一口就吞了一大半,我扶着她的头,抚摸着她发红发烫的耳
朵,一下下的,操起嘴来。

  这妹子的嘴,更不耐操了,她自己含着还好,我才顶了一下,她马上就干呕
着,我强行再顶,小乔眼泪都要飚出来了。妈的,这妹子,要是碰上更猛的,岂
不是要被操翻了。

  那边的JK妹子,是真被操翻了。此时沪公子已经完事,摁着妹子的头,往
嘴里塞。这叫丝丝的妹子,双腿大开,阴唇外翻,洞口也迟迟不能合拢,明显还
流淌着乳白的液体。

  小何总在吹捧着沪公子,「哥哥牛逼,哈哈哈。」

  沪公子放开丝丝的头,这妹子比小乔还凄惨。披头散发的,大口喘气。

  沪公子看我似乎也完事了,拉着我就调笑,「哈哈哈,老弟,这个妹子,碰
到老吴的话,估计出门就得去跳河了,太不经操了,哈哈哈。」

  小何总凑过了,「都是哥哥牛逼啊,操得这妹子,都要背过气去了,哈哈哈。」

  我撇撇嘴,「我这个也不耐操,要死要活的,都翻白眼了,小何总,你晚上
拿的什么酒啊。」

  这俩妹子是真不行了,好一阵都没坐起来。小何总那个妹子还好些,因为小
何总就随便来了几下。又瞧了一阵,沪公子也觉得有点古怪了,去拍了拍那个丝
丝,那妹子还没有回过神呢。

  我这个小乔也好不到哪去,勉强能坐起来。我调笑着问她,她脸还红着呢,
一撒娇就怪我操疼她了。原来这些妹子,还真是专业玩Cos的,出大价钱才陪着
睡,那些找她们出来的,是对她们扮演的角色,有一定了解和兴趣的,也会拍拍
照片什么,哪里像我们这样,摁着腿一顿乱顶的。

  小乔说那些人,最快的一进去就完事了。我们这些老男人,可不懂什么动漫
人物啊,剥光了就是个女人呗,十来分钟也只算标准时间,这些妹子都受不了啦。

  我赶紧让小何总,让大覃把酒店的俩妹子带来吧,还是我那小慈耐操,估计
我跟沪公子,轮着玩都搞不定她。

  小何总一瞧,也没法啊,这几个妹子,都是玩剧情玩诱惑的,没操进去,就
要把人弄得欲仙欲死的,一进去三两分钟就完事的,我们可不吃这一套啊,哪经
得起我们这样折腾。而且小何总一直神神秘秘的,他吃饭时到底拿的什么酒,他
自己可是心知肚明的。

  沪公子更加无所谓的,我估摸着也是那个酒的原因,我真没见过哥哥,开始
就摁着妹子,往裙子里伸手的。

  小何总只得留着他那个玲珑,这小乔和丝丝,让她们赶紧滚蛋吧,我们可没
有往死欺负人的嗜好。

  等着妹子一走,小何总没瞧见,沪公子可是瞧见的,我可是没有射的。拉着
那个玲珑,就来我身边,这妹子也慌神啊,小乔那副想死的样,她可是看着的。
我可懒得欺负她,捏了几下奶子,我们就自己喝酒了。

  小莹和小慈,来得挺快,也就半小时不到。小慈这死丫头,上来就咬我。
「哼,坏叔叔,我可闻着了,你欺负别的女孩子了。」

  沪公子哈哈大笑,「老弟啊,你这妹子厉害啊,哈哈哈。」

  惹得我把她摁在怀里,我这可是还硬着呢。这丫头肯定感受到了,凑过来就
亲我。亲了好一阵,「坏叔叔,小慈也想要了,我们去厕所好不好,小慈站着夹
你。」

  这小浪货,真是不知死活,我今天状态可是好着呢。我坏笑着,直接就摁着
她,从腰上的裤头,伸手进去,从屁股中间穿过,一把就摸在小慈的阴唇上。

  这丫头,还真是发浪了,明显就是湿润的。

  小慈被我直捣黄龙,一下就眼神飘忽起来。故意下沉的腰部,屁股更加撅起,
让我一下下的刮弄在缝隙之间。真他妈的,小何总下了什么药,不止是我,沪公
子明明射过一会,他那个小莹,本就是个安静的性子,现在也喊叫出声。

  我这小慈,搂着我脖子,不让我看,可声音分明就是挨操了。那小莹叫声也
够可爱的,「咿咿咿」的叫唤,操,我这听着,更受不了。手上收回,用力一拍
小慈屁股。这小浪货知道我要操她了,自己翻身,靠着沙发背,伸手就脱裤子。

  分开小慈的腿,也没管对没对准,腰一沉就压下去。这小慈,早就做好准备
的,「啊」的一声,双腿微夹一下,马上又大大分开,任由我大幅度的进出。

  小浪货依旧毫无章法的乱夹,我状态是真的好,一口气就抽插了数十下。小
浪货也知道我的习惯了,微抬着屁股,杆杆到底。肉体的碰撞,「啪啪啪」的作
响。这妹子开始还能顶得住,这回儿也浪叫起来。

  「坏叔叔,你今天好厉害,啊啊啊。」

  「顶得好深呀,慢一些呀。」

  「啊啊,小慈不要了啊,啊啊,坏叔叔。」

  我现在这个状态,仿佛是触觉上,迟缓了许多,能感受到妹子的湿滑,也感
受到紧致,但没有太多的快感。这可就把小慈给玩惨了,她以为我跟之前似的,
几分钟就被她夹得受不了,所以自己是大开着双腿的。

  「哇,坏叔叔,轻一些呀,呜呜呜。」小慈已经是带点哭腔了。我狠狠的一
顶,这妹子身体都向前一挪,我再整根一起拔出,「啵」的一声轻响,低头看去,
这小妹子被我顶得,阴部泛红,洞口撑开,好久都没有闭合。

  这妹子也是不得了,被我猛烈冲撞数分钟,她也就歇了两口气,嘴巴一瘪,
就要坐起来,扑到我身上,咬了我一下,「哼,坏叔叔,把人家搅坏掉了,人家
不给你操了,人家要自己来。」

  这妹子拉着我,把我摁到沙发,赌气似的,翻身上来,直接就是一坐。我倒
没有什么感觉,这妹子自己就软了下来,「呜呜呜,坏叔叔,你的好硬啊。」我
坏笑着,你不动那我动呗。

  双手扶到小慈屁股上,发力一掰,这时候其实不是腰在用力了,而是手和大
腿在用力。把小慈顶起,手也有点托着屁股,再一收力,这妹子就自己随着重力,
一下下的坐到底。

  小慈可真受不了了,我这玩得不亦乐乎,只要撬动起来,那就有一个惯性了,
越来越重,一口气又是数分钟。

  「哇,坏叔叔你轻点呀。」

  「坏叔叔,小慈不要了啊,呜呜。」

  我可不管她,本来她骑着,是占她主动的,可这妹子我也发现了,一操得狠
了,她就发软,等于现在就让我双手托着屁股,有点托着,又带点抛着的,然后
一松,一下一下的,操得可狠了。

  小慈又挨了数十下,这回死死的搂着我的脖子,头搭在我肩膀,舌头伸出乱
舔。我马上就知道,这妹子要被操到高潮了。

  小慈浪叫不起来了,只会「唔唔唔」的发出声响,仿佛每一下撞击,她都是
在忍耐着什么。再十数下,又是熟悉的一阵收缩,这妹子被我操喷过的,又感受
到她阴道里,四面八方的挤压,我很清楚,不用多,三五下这妹子就得哭出来,
然后下身也得漫出水来。

  果不其然,我故意托起小慈屁股,收力的同时,腰腹一顶,「哇哇哇哇啊。」
这死丫头,指甲都快抠进我肉里了。嘴上「呜呜呜」的哭起来,下面阴道里,死
死的挤压着,突然一松,一股暖流就流淌出来。

  这时候,我也来了感觉了。不顾这妹子,哭喊着不要了,继续一托一松一顶,
小慈「哇哇哇」的叫唤,在我听来,像是加油鼓劲一般,而我这冲刺,似乎也超
过我的预想,至少又是两分钟,这妹子已经求饶了,「呜呜,坏叔叔,啊啊,小
慈要死了,啊啊。」我抱着小慈的背,一下就翻着,压着她在沙发。

  这一下,我抽插的幅度,就更大了。我都想象不出,自己是个什么状态,压
着这妹子,腰上猛烈的耸动,小慈的阴道里,彻底放弃反抗,软乎乎任我捅个底
朝天。操得这妹子,已经是抽泣的状态,也喊叫不出,狠狠的操了数十下,我终
于精门一松,喷射进去。

  等我缓口气,小何总和沪公子,这俩货,在看着我笑。妈的,这小何总,把
我哥哥都带偏了,沪公子原来可没有这种嗜好的。

  小慈这妹子,被我这一发,给彻底操服气了。阴道也使不上劲,我积攒的精
华,被这死丫头,全给流到沙发上面。

  沪公子是彻底给带偏了,递给我一条毛巾。「老弟,牛逼啊,哈哈哈哈,这
妹子好悬没被你操死啊,难怪前面那个妹,一副要死的样子,哈哈哈。」

  我其实隐隐的知道怎么回事,小何总的药酒,一定有问题。

  沪公子生怕我不知道似的,「小老弟,你那宝贝玩意,到时候给我邮一半到
上海去,知道没有,哈哈哈哈。」

  妈的,小何总这一脸贱笑。

  小慈这妹子,年轻就是好,也就调笑几句话的功夫,就回过神紧紧搂着我。
沪公子又是调笑,「老弟,你把这妹子给操爽了,你一走,人家要伤心死了,哈
哈哈。」

  我一瞅那小莹,也好不到拿去,玩乐的时候,我可不怕沪公子的,大家一起
调笑呗。

  「哥哥,你那妹妹,要不带回上海呗,刘姐那里大得很。」

  「哈哈哈,你这老弟。」

  这俩遭罪妹子,终于有力气,跑去卫生间了。倒是小何总那个,叫玲珑的妹
子,好生尴尬,说她眼馋吧,也确实的,男女其实是一样的,我们看着妹子挨操,
会起反应,妹子看着这种画面,同样也会起反应。可她瞧着我跟沪公子哥俩,又
隐隐有点怕。

  小何总可不管她。小何总完全无所谓的,他有得看就行,经常让大小覃去玩,
他蹲着看的,有够变态。这下在跟哥哥吹牛逼,说他那药酒,是什么什么,一个
家传十几代的老中医,给的方子,什么什么药材,必须是哪里的,年份必须是多
久的。

  哄得沪公子哈哈大笑,有一说一,效果真的牛逼。

  沪公子又对着我一笑,「老弟,一会你试试我这个妹,我这个妹,要碰到个
老外,估计真能操死她,阴道又短,又软,一捅就到头,咿咿呀呀的,叫得又好
听,哈哈哈。」

  我赶紧摆手,「哥哥,可别了,你瞧我这妹,马上就活蹦乱跳的了,小醋坛
子一个,我要真当着她面的,晚上她得折腾死我。」

  「哈哈哈,你这老弟,这就叫缠人了啊,这回办完事回去,哥哥让你见识什
么是缠人,什么叫狐狸精转世,哈哈哈。」

  等着俩妹子回来,我预想的是一点没错。小慈的精力是真好,吵嚷着,就拉
着一块喝酒。沪公子那个小莹,也放开了许多,倒是小何总的玲珑妹子,有点不
自在了。

  沪公子眼尖得很,「小老弟啊,你那个妹妹,可得喂饱了啊,哈哈哈。」

  小何总装模作样的,就去搂玲珑,沪公子可能不知,我可清楚得很,这货就
是作弄人,让他好好的操弄个女孩子,有够费劲的。

  也没怎么闹太晚,怎么说呢,毕竟还是放不太开吧。小何总跟我单独玩,肯
定就是要嗑药的,那总不能当着沪公子面疯疯癫癫的。

  晚上也自然不必多说了,小慈这种妹子,想要她老老实实的睡觉,简直是天
方夜谭。而我那药酒劲过去后,哪里是对手啊。

  也就过了一两天,李总那边,带着合同,也带着一些柴油机,上门来了。这
是我跟小何总交代的。我这哥哥,可没工夫闲的,我意思是让小何总赶紧组个五
台十台的,然后找个地方,溜达上一圈,有什么问题,赶紧就修改,让哥哥瞧在
眼里放心。我当然是无所谓的,我一直守着,到上船为止,那可不敢让沪公子也
陪着。

  李总跟我们吃了个饭,也如愿的见到了沪公子。李总的场面功夫,是真叫滴
水不漏,席间,我要求李总他们,也安排些技术人员过来,我们实验机械,也可
以提点意见嘛,毕竟人家那么大个企业,经验技术方面,也都是有点能耐的。

  等着隔天的,李总只看到个框架,就挪不开眼了。扯着小何总,就嘀嘀咕咕
的。内行人就是看门道了,简单的走一圈,就知道这个玩意不简单,除了材料方
面,不是很好,基本的结构设计,都算是相当的精简,但是功能性,又非常实用。

  这俩货说了一阵,小何总就笑哈哈的。原来是这李总,一眼就瞧上了,能在
玉柴做到高层的,肯定是真材实料,就要跟小何总谈合作了,当然不是这一批了。
而是玉柴呢要跟小何总,再搞一批质量更好的,卖到外面去,广西这边,本身就
跟周围的小国家,比如什么越南啊,柬埔寨啊,缅甸啊,是有贸易往来的。

  沪公子一听,也就笑嘻嘻的,要给小何总张罗一下。这种小忙,也就是沪公
子打个招呼的事。什么忙呢,这些机械的图纸设计,虽然也参考了过去老式的机
械,但也确实是小何总他们搞出来的,是有创新的,沪公子意思就是呢,要去帮
着搞个专利,保护知识产权嘛。

  李总提出个意见,要是咱们正规的生产出来,材料肯定得用好一些的,其次
他还提出,让小何总想想办法,就跟我们常见的挖掘机似的,可以更换各种配件
嘛,换个铲斗,就是挖机,换个炮头,就能粉碎。那这个农机,也是一样的道理
的,常规的是收割水稻的,能不能更换个配件,就能去收割甘蔗呢。

  小何总一听,那行啊,想办法呗。李总他也没啥坏心思,就是想多卖点柴油
机嘛,你小何总必须用他们玉柴的就行了,他甚至可以在厂里,派点技术人员过
来,到时候不管是国内市场,还是出口到周边国家,也都可以帮上忙。

  瞧着他们商谈的热火朝天,我肯定是高兴的,小何总跟我的关系,是超越了
合作伙伴的。我也提出,目前先得搞出样机来,东西再好,也只是在图纸上,得
造一批出来,实验几回,才知道有没有可行性。

  我们现在说着简单,实际上就没那么简单了。这肯定比买配件去组装电脑,
要复杂多了。机械的东西,有些部件你装不上就是装不上,改一个齿轮,就是得
改整个图纸,为什么呢,这就是标准化的不好之处了。

  我们平时的螺丝什么的,可以有国标和非标,正儿八经上机床的东西,可就
没这个说法了,必须都是统一标准的。这个标准化,要说起来,还是老美手把手
教给我们的,确实能够大幅的提高生产效率,检修起来也方便,但是呢,从事我
们这些加工制造的,有时候真的很烦这个标准化。

  所以就有那么一个成语,叫纸上谈兵。你图纸漂亮,搞不出来,白搭。所以
也是为什么,现在都讲究一个精密,越精密的玩意,说明你各方面的实力越强,
这不光是企业实力,也是国家的实力。这东西不是简单的说,你的步骤做好了,
就算完事了,只要一个工序不对,往往一改动,就是全盘否定,重来。

  咱也不是生产车间出身的呀,这下也吹不出牛逼了。

  眼看着修修改改,都快一个星期了。我跟沪公子,让大小覃陪着,整个南宁
都逛遍了。我也不敢提什么,让哥哥先回去,我守着就行,这种屁话。沪公子是
肯定要看到东西下到地里去,溜达个几圈,才能放心的。

  李总那边的技术员,也陪着熬,农机一直都是有市场的,我们现今仍然算得
上农业国家,更别提其他的这些亚洲国家了。要是量产出来,小何总这个相当漂
亮的价格,绝对是有盼头的,那么,玉柴作为指定的柴油机供应厂家,肯定也是
卖力气的了。

  好在很快就组装了一批,虽然仍旧是有需要改动的地方,那也总算是让沪公
子放心了,起码能开着在地里跑了嘛。沪公子自然是有他自己的门道,咱们这些
老弟也不敢问啊,这几天接了不少电话,肯定是有什么别的事。白天一起去看了
实验,晚上就嘱咐我,必须是盯着,到了隔天,才肯回上海去。

  等到沪公子一走,小何总也松了口气。熟归熟,毕竟心态都是不一样的嘛,
跟我可就自在多了。

  拉着我单独吃饭,这货其实有他的想法,他想搞个不同的版本。小何总明摆
的跟我说,咱们这批援助的型号,分分钟能搞定,那为什么修改那么久。这就是
小何总机灵的地方了,李总派来的可不是什么小鱼小虾,正儿八经的国企高级工
程师,那小何总不得往死里折腾他们啊,也算是有点偷师的意思,他是盘算着,
各方面完善一下,成本肯定会高一些,但是也还是要比目前市面的便宜,他也想
搞到周围的小国家去。

  我私里下跟他,其实就是兄弟关系。我琢磨着,倒也不是不行,玉柴肯定有
点门道关系的,最起码在广西这里,肯定有能力去推广的嘛。我明白他的意思,
趁着这些李总的技术员在,把完善过的机械,给实验成功了,那么,我们援助的
这批,就相当于是精简版本,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这小子,怕沪公子说他,
所以偷偷的跟我单独说。

  我调笑他好一阵,其实哥哥根本就不关心这些。老弟们有能耐,搞到赚钱的
路子,哥哥只会问你,有要帮忙的地方吗,他可没闲功夫,掺和上一脚的。小何
总这点小心思,倒也不能说他不对,但确实是想得太多了。也不能怪他嘛,毕竟
才接触沪公子。

  我当着他的面,跟沪公子打了电话。这可不是打什么小报告的,小何总不了
解沪公子,可我是清楚得很的。沪公子果然就调笑着,要小何总把那什么鬼药酒,
给他弄过去,完全不问这些机械的破事,我脸皮厚的很,非要问,沪公子就笑着
跟我说,区政府不是揽过去了嘛,时间来不及了,自然会催的,他省事得很。

  小何总这一听,马上就不正经了,笑嘻嘻的。那可不就随便他弄了,所以呢,
实际上这档子事情,又过了差不多两个月,才算彻底的完成,期间小何总抓着那
些可怜的技术员,玩命的搞实验,不用白不用嘛。

  那我还能干嘛,可不就是吃喝玩乐的。

  这货跟我,可就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也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当晚就招呼
着,把小慈和小莹,包括什么青青,小慧,又交代着大小覃,准备好那些玩意,
一起陪着疯,沪公子在的这些天,这货可憋着难受了。

  小慈这丫头,恰好来生理期,算是逃过一劫了。沪公子玩过的小莹,其实我
也挺喜欢,就给护着了。那什么青青和小慧,可就遭大罪了,磕了药,就没停过,
净挨操了,小何总可得好好的放纵一会。

  瞧他那疯癫样,我也懒得管他。这货可就不放过我了,这小莹也是嗑药了的,
迷迷糊糊就被小何总剥得七七八八,小何总把这妹子,按在沙发,掰开妹子的腿,
非要我狠狠的操弄。我赶紧让他滚蛋,老子玩妹子,还要你给摁着。

  这货笑嘻嘻的,放开妹子,但就是不走。我是真拿他没办法,沪公子拿我当
老弟,我肯定也是把小何总当老弟的,老弟就喜欢看,我能怎么办呢。

  再说这小莹,长相身材都比小慈要好些,小慈这种小只的妹子玩多了,那可
不得换换口味嘛。而且这小莹,可就比小慈要乖多了,你不理她,她就搂着你,
也不说话,你一碰她,那就随你摆弄。

  这乖巧的妹子,哪里需要去按着,自己就开着腿。其实我已经起了反应,但
我就是故意不让小何总盯着,我把小莹拉起来,让这妹子跨坐到我身上。

  小莹基本是被小何总剥光了,就还剩条小内裤,挂在一边腿弯。这妹子又是
磕了点药,等着我也脱了裤子,把她拉过来,这迷迷糊糊的丫头,光着屁股,直
接就坐在我小兄弟上,虽然没有插进去,但是更要命,这妹子滑腻腻的缝隙,刚
好就压着我了。

  她自己也扭动几下,本就是湿润的,磨蹭着我的家伙,感觉上都涂满了小莹
的汁水。我伸手去掰她的屁股,她知道我想操她了,身体伏到我身上,微微撑起
一些,另一手往后伸,去引导我的家伙事。

  哪知这妹子,也是嗑药有点迷糊。虽然是湿润的,可我的家伙不算小的,小
莹直接就坐到底,她疼不疼我不知道,我疼啊。直接就顶到头了,小莹被我顶了
一下,也等于我的小兄弟顶部,同样被顶了一下,差点没喊出声来。

  这妹子也大呼一声,马上就拽着我脖子,使劲的借力,往我身上爬。之前沪
公子就说过,这妹子阴道很短,这也太短了点吧。小慈身材那么矮,阴道也很短,
但是不至于说,会把我自己都顶疼了,这小莹一坐,真把我疼到了,要是根带骨
头的,没准能折了。

  那她自己,也绝对不好受了,阴道里,可都是嫩肉。这妹子眼泪都飚了出来,
挂着我身上,又拉又拽,我赶紧就托着她的屁股,可不敢让这迷糊的丫头,又坐
下去。

  小何总这货,也瞧着有点不对劲。老子是真被她坐疼了,刚才一瞬间,还没
怎么觉得,也就缓了十来秒,现在越发的感觉疼。咱们男人的家伙,平时不小心
碰到,都得蹦起来,何况这直挺挺的一坐。

  我把小莹推到一边,小何总马上问我什么情况。我说这妹子,真够短的,把
我给坐疼了。小何总可不敢大意的,别看他嘻嘻哈哈,也是真心实意把我当哥哥
的。我吃疼了一下,也硬不起来了,小何总也没瞧出什么,我这看着就不对劲了,
让他滚一边去,盯着老子看个屁啊。这货见我还有力气骂他,知道问题不大,笑
嘻嘻的就坐下了。

  这可真没开玩笑的,大伙可别让妹子,迷迷糊糊的就一下子坐下来。我很清
楚记得缓了好一阵,起码得有小半个钟以上。小莹这丫头,肯定也是难受的,但
她毕竟磕了药,迷糊着呢。小何总瞧出我是真疼,还想去拽小莹头发,我赶紧就
拉着妹子过来,这干嘛呢,咱们可不打人的。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