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承父余业】第十二章:红色盛装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一生缘
2021.9.9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4438

             第十二章:红色盛装

  记忆中我妈很少主动去碰钢琴,如果不是小时候偶然有机会正好看到她在弹
《菊次郎的夏天》,我可能真就以为我妈是那种万古罕见的超级大花瓶了。

  早上我起来洗漱完之后看到洗漱台有一把飞科剃须刀,直接就用了,边用边
感叹我妈真体贴。剃须泡沫飞的哪都是,平时我用的不多,当然我的下巴上也就
没几根毛。

  吃早饭时候我妈照着我的胳膊拧了几下,说:「本来脸上毛都不多还剃一下
……」我「哎呦」一声,「当当当」的跑去盛粥,把粥递给我妈之后我说了一句:
「我咋说也是和公司头号人物,剃剃胡子长得快嘛,再说也干净……」

  「本来就白,下巴几根毛没了更像是小白脸了……」我妈嘟囔了一句。

  喝完一碗粥又啃了几口面包后我提着公文包告别我妈去上班去,临走前的最
后一眼我发现她身上有哪些细节和昨天不一样,扶住门把手停了片刻我才看出来
我妈的手上多了一只白色圆边镶钻的手表,款式看着很熟悉像是柏拉维系列的,
不过我觉得以我妈的消费能力我感觉她天天换都不会烦。所以我只是摇摇头没在
意就溜去公司了。

  总裁办里面二叔依旧老样子在调戏刚来的小秘书,小秘书拙劣表演的羞答答
和欲拒还迎让我有些烦躁,二人彼此配合的生活情调似乎是和严肃毫不相干的人
一样,我皱皱眉敲了敲桌子,给了他们一个可以毁灭人的眼神。

  烦躁中我等来了前端的部分消息,不由得脸色再度阴沉。

  二叔对着小秘书的丰韵大屁股拍了两下,示意她离开后笑了笑开口:「那边
怎么样?」

  「不好……非常不好……」我沉下来声音,打开了电脑。想看看我的私人邮
箱上那个陌生人还会不会发来邮件。

  二叔倒是愉快:「就是一场硬仗嘛,打就是了……」

  忘了介绍二叔,二叔名叫周树德,与我父亲周安平是堂亲关系。父亲创业时
受到过二叔的鼎力帮助,而后二叔正式成为杰出科技的合伙人,创始人之一。

  登录上邮箱,输入独立验证密码,这一点儿还和前几年没变。打开收件箱,
刷新了一下我果然发现了一封新邮件。

  发信人明显不同于上一个账号,不用怀疑,那个人肯定又换了一个账号,因
为上次我让我的一些「黑客」朋友查过他的ip地址,可是朋友却说他的ip地
址是虚拟的,等朋友们破解了ip锁区的防火墙之后发现地址定位在本地的一家
网吧里,当然等我们赶过去这家网吧的时候,那个人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这次我平了平呼吸,稳定了一下情绪,点开邮件里面的视频,同时打开消息
栏给我的黑客朋友发去发件人的邮箱信息,让他赶紧帮我查地址。我极其希望我
能找出这个幕后黑手,我想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前台打来电话说孙立部署了阶段性应对决策,让我去听证一下,我挂了电话,
交代给了二叔。开会这东西我真不太擅长,也耐不住性子。我示意二叔离开赶紧
去,自己则是戴上耳机等待加载好一份名为2578的视频——这部视频代号命
名方面和上一部是一模一样,都是2578,我想了半天都没想明白这2578
代表了什么?

  我拿控制器关掉了落地窗,一下子整个办公室空间里都暗了下来,同时反锁
了门,这是为了防止被打扰。做好这一切,视频也加载好了开始播放。

  开幕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红色地毯,摄像机的位置很晃,画面抖动的厉害,耳
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和男人的喘息声,画面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一个穿着华
贵红色晚礼服的女人。女人背部的线条性感而又务实,给人一种迫切想要征服的
感觉,屁股又大又挺。晚礼服裙子里面一晃一晃的,直到晃出来白色的大腿我才
看清楚这套红色晚礼服是内外双层裙摆设计,外层裙摆卷花长至小腿,内层裙摆
就是一超短旗袍,内外双层都从左边开口,所以女人走路时不时的露出来左边白
花花大腿。我对服装设计了解不多,也不清楚这是种什么样的设计,从拍摄视角
来看,拍摄者的角度应该是尾随。

  把视线从女人身上拿开,时不时出现会客的那种圆桌子,背景人声杂乱,回
声宽广。我基本可以判断这是一个舞台下边的聚会大厅。女人音色纯净,开始和
路过的熟人打起招呼来,说话听起来咬字夸张而且别扭,不过隐隐约约有些熟悉。

  摄像头应该是在男人腰部的位置,视角朝下,遇见坐着嗑瓜子的人勉强能看
到他们的胳膊肘,看到脸就别想了,似乎是男人故意这样的?男人又跟了一路,
女人也说了一路的客套话,不过都是废话,起码我是没有能从这些客套话里面得
到有什么关键的信息。

  突然女人对面前的说话对象说了一句:「郑书记,失陪一下,我去一趟卫生
间……」

  这个女人脸前被叫做「郑书记」的男人,听声音总是笑眯眯的,「呵呵哈哈」
不绝入耳,声音低的像是被压了几个调子的竖笛一样,对女人连说了三个「好」
字。

  当然,「视像头」也理所应当的跟着红色晚礼服女人离开了大厅,跟着她走
向了洗手间。走廊灯光打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来回反射,整的金碧辉煌的。女
人「哒哒哒」的红色高跟鞋踏在地板上声音格外的清脆。而我则是心头一揪,一
模一样的红色高跟鞋无不显示着这个女人和第一部视频里的女人是同一个人。

  与大厅里的人声鼎沸不同,走廊里是冷冷清清空无一人。厕所的距离貌似有
点远。女人走到尽头转了个弯才到。而这个过程摄像头全程跟着,次数最多的就
是对着女人丰韵的大屁股。其余的就是对着女人下半身的裙摆。女人转过身,卫
生间里安静的可怕,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嗯?不对,怎么有一丝丝「嗡嗡」
的声音?像是电转小马达一样,马达声音频率振幅周期还一强一弱的。可能刚才
是在女人强有力的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遮掩下,我没能听到发现。

  女人转过身,两只手扶住洗手台,可惜摄像头始终是朝下的,我只能看见女
人的影子和红色的裙摆,看不见女人的脸。

  「赶紧关掉!我受不了了……」女人的声音中带有一丝慌张,双腿夹紧蜷缩
起来,屁股一上一下的。

  不说还好,一说这种「嗡嗡」的电转马达的声音更大了,女人直接喘的说不
出来话来,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求求你,你关了吧……」

  男人的呼吸平和,说了一句:「湿了没?」

  女人的呻吟声很近,那一丝丝婉转的气流透过屏幕打在我的脸上,让我的脸
烧的厉害。经常看爱情动作片的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嗡嗡」的电转马达
声音除了跳蛋小怪兽这些东西还能有什么?

  女人随着「小怪兽」的一强一弱发出低沉的闷哼声,她弯腰提起外层裙摆,
指了指自己修长细嫩的大白腿,只见女人大腿内侧水痕轻轻滴落滚过。声音略微
颤抖,震着声带说:「湿了……」

  女人放下裙摆的瞬间我看见两只膝盖上面的淤青,我的眼神凛冽,心情有些
烦躁。按了一下加速快进了五秒。

  男人得意的轻笑了两声,伸出右手握紧的拳头。

  「行,不错,今天的表现出乎意外的好,那就奖励你一下。你可以把东西拿
出来……」

  女人得到了男人的命令,如负释重的吐了一口气,急忙把左手伸向自己的胯
间,一阵子摸摸索索之后女人手上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跳蛋,月牙形状,两公分
粗五公分高。不过还没等她高兴太早男人就伸开五指,一个鸡蛋出现在男人掌心,
「我饿了,这个鸡蛋你塞下面给我热一下。」

  女人没说话,喘气更急了起来,似乎在跟男人大眼瞪小眼。犹豫了有那么个
四五秒,就从男人掌心拿过来鸡蛋,先是倒腾一下把裙子提起来,然后拿着鸡蛋
放入胯间。

  可惜,真的可惜,视频的角度我只能看到女人大腿中间一点的高度,无法看
清楚看仔细全貌。

  「那这个东西你拿着……」女人平了平呼吸,把小怪兽递向男人说道。

  「等会儿散会了咱们可是要过安检的……我没口袋没包包,往哪里放?嘿嘿
……」男人的笑容中透露出一种猥琐的感觉,这已经是耍无赖了。女人听罢气结,
「你」了两声也没有说出来什么。

  「放进去吧,一起放进去吧……你后面不是还有一个洞吗?」

  女人生气了,斥责一声「滚」。不过这个「滚」字怎么听都有种打情骂俏的
感觉。我不觉得开始翻白眼,女人这种媚态几乎杀伤力无敌了。

  「赶紧放进去,咱们出来时间够长了,等会他们几个老头子会怀疑的……」
男人耐住性子又重复了一遍。

  「放你妈!」

  「嘿嘿,就喜欢你这种贞烈的感觉。」说罢男人从女人手里抢过小怪兽,然
后就是女人的一阵惊呼,摄像头抖动的天摇地转一般。女人挣扎了几下就没力气
了,趴在了洗手台上,裙子被男人掀开露出白花花的大屁股。而男人则是打开了
水龙头,湿了湿手。从我这个角度看来刚好是伸出食指进入了女人的臀部。女人
闷哼一声,痛的哭声都出来了,拼命的用手去挣脱男人。

  男人倾吐一声呵气,说了一句:「你这不行,还是太紧了,下周我们启动扩
肛计划,明天我去买几个宝石肛塞回来……你喜欢什么颜色的,什么款式的?」

  「姓李的,你个王八蛋,我都不喜欢,你赶紧放开我,你弄的我……我…
…嗯~」

  「我什么?」

  「你弄的我想拉屎……」

  「呵呵呵~」像是一只年迈的老鹅一样,男人的笑声粗犷而又急切。「我要
放进去咯……你忍住点!」

  女人这次挣扎的更用力了,双手挥的飞起,乱打乱拍,毫无规律,一边掉眼
泪一遍哭着说:「疼,疼……」

  「怎么还哭起来了?」

  「我日你妈!」

  「怪,宝贝,忍一下,一会儿就好了……忍一下……」男人没在乎女人的骂
声,轻声安慰着女人。

  眼泪掉在女人的裙子上,一滴不太明显,我却看见了。不一会儿女人伸出右
手,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这个角度幸运的是我能看到——女人指甲不是很长,
但我却肯定她做过美甲,同时手腕上戴着一只白色的柏拉维。

  手表镜面反射出卫生间头部的灯,圆边有很多钻石,看着很是漂亮。而我,
屏住呼吸,内心里仿佛倒满了一心窝子的铁水,烦躁,愤恨的厉害。

  视频正好到此戛然而止,我看的是手心湿润,额头直出冷汗。

  那男人到底他妈的是谁?

  这个两次发给我视频的人又是谁?

  这个女人……到底,到底,到底……呵呵,是不是温小亚……这一刻,我陷
入了自我怀疑。

  ……

  在烦躁中过完了一天,我拖着浑浑噩噩的身体回到了家。白天的时间里我想
了很多,以至于想的我头昏欲裂,仍然没有想出什么结果来。在面对我妈的问题
上,似乎是无解的。

  这个发视频的人很狡猾,我还是没能抓到他,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目的。
但是如果他是商业劲敌,目的是让我心思大乱,那么不好意思我不得不承认他确
实做到了。

  「回来了?」我妈正辛勤的在厨房里做饭,而我习惯性的从冰箱里拿出了一
瓶冰镇可乐,一饮而尽,瞬间凉意让我清醒了不少。

  饭盛好了,是养生粥。两碗,放在厨房砧板上,似乎把这两碗饭端到桌子上
是我的任务一般,而我和我妈都拥有这样的默契,每次都是她把饭做好,盛好放
在砧板上让我来端,让我有参与感。

  我妈解下了围裙,说自己去一下卫生间,让我赶紧先吃。而她手上戴的白色
的柏拉维,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我怪异的望着她的背影,难受的几乎说不出来话。

  挣扎了很久,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白色的「糖」,心跳的厉害,迅速的把它
放进了我妈的那一碗里面,用调羹搅拌了几下之后就端着两碗粥走出了厨房。

                ——

  「你给我放糖了?」吃饭时候,看不出表情,我妈蓦然问了一句。

  「嗯,我碗里放的也有……」餐桌上,我脸不红气不燥,喝了一口粥,淡定
的扯谎说道。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