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月】(02)【作者:小雨妞妞】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第02章借酒醉行不轨

  在堂屋西边的房间里,传来了李大壮的鼾声,鼾声不大,很均匀。

  他睡着了,陈晓月壮了壮胆子,走到了西屋的门口,往里一看,见李大壮呈
八字形躺在床上,因为天气炎热,他没有穿上衣,只穿了一条长裤。陈晓月看见
李大壮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裸露着胸肌。红彤彤的显得非常健壮。下面的肚子
上。四块腹肌有棱有角。坦露在陈晓月的面前。身体中部的两腿间支起了一个小
帐篷。陈晓月结过婚。当然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于是让他的心里通通的跳着。
很有些羞涩的感觉。

  看见李大壮的身上什么都没盖,陈晓月摇了摇头,心想这天虽热,但是这屋
里一点阳光也没有,李大壮这样睡觉,八成要感冒的。

  这么想着,陈晓月走了过去,里李大壮更近了。又看了看李大壮的身体。感
觉李大壮的小帐篷变成了大帐蓬。不自觉的笑了笑。于是他伸手拎起了床里面的
薄被褥,轻轻的盖在了李大壮的身上。其实。当陈晓月刚刚进入他房间的时候。
李大壮就感觉到了。他紧静静的躺着。等待着下手的机会。

  就在陈晓月把薄被单盖在李大壮的身上。刚要撤回手的时候,李大壮的一双
大手突然握住了陈晓月的小手,并且用力一拉。

  因为惯性,陈晓月一个措手不及,身子就趴在了李大壮的身上。

  她以为李大壮并不是故意的,可是当李大壮把她拉到自己身上后,只是紧紧
的抱着她,连眼睛都没睁开。陈晓月顿时惊呆了。

  两人近在咫尺的脸庞,让陈晓月屏住了呼吸,连最起码的挣扎都不敢了。只
能静静的趴在李大壮的身上。脸羞得更红了。

  她认为李大壮已经睡着了,刚才的举动,肯定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

  但是被李大壮这么紧紧的抱着,趴在李大壮热热的身上。陈晓月的脸唰的一
下就羞红了。

  她长这么大,在她的记忆里,只被两个男人抱过,一个是她父亲,另一个就
是她的男人刘虎。

  可是自己今天竟然被李大壮抱在了怀里,而且他的某个东东。似乎还起了反
应,陈晓月感觉有一根硬硬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感觉这根东西比自己
丈夫那根打多了。也硬多了。那种感觉怪怪的,说不出是羞怯还是兴奋。她的下
体也发生了反应。好像有一些水水从屄洞里流了出来。

  「花婶,我等你许久了。」

  就在陈晓月试着要挣脱开李大壮的怀抱时,突然李大壮来了这么一句。

  陈晓月吓了一跳,心想,他怎么酒醉后喊花婶呢。

  就在她猜测着花婶和李大壮是什么关系时,李大壮接着一个翻身,又把陈晓
月众众的压在了身下,紧接着低下头,胡乱的在她脸上亲了起来。

  陈晓月已经被吓蒙了,这个时候她该反抗的,可是她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柔
软无力,竟然升不起一丝抗拒的力量来。

  难道就这么任凭他欺负自己呀,即使是在醉酒的状态下,那也是不可原谅的
啊。

  被李大壮压在身上占着便宜的陈晓月,想死的心都有了。

  重要的不是他这么肆无忌惮的亲着自己,而是他一边亲着自己。嘴里竟然一
直叫着花婶。这个坏蛋。喝醉了还叫着女人的名字。

  从他支离破碎的醉话里,陈晓月听到了一个秘密,李大壮竟然和花婶有一腿。

  怪不得她前两天见花婶来过李大壮家里。

  这时陈晓月不去抗拒李大壮。确实想着这些,是吃花婶的醋吗。陈晓月暗骂
了自己一句,他和花婶好关我设么是啊。现在他在欺负我。把我错当城了花婶。
我却没有激励的反抗他。这算什么是啊。他开始使劲的想推开李大壮。

  可是不管她怎么使劲,就是推不开。

  「啊……大壮哥,你快醒醒,啊。那里……那里不能碰……」

  感觉到李大壮的一只手已经沿着她的小腹,滑了下去,毫不客气的来到了陈
晓月的两腿间。

  她这么叫唤着,却丝毫没有能阻止李大壮的手。

  陈晓月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结果那只手被她夹在了腿间,隔着薄薄的布料,
触碰到了她的倒三角地带。他哪里不由得一真哆嗦。又是一股水水。

  唉。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陈晓月被吓得不行了,只能呜呜的哭了起来。

  李大壮抬起头,眯着眼轻声说:「花婶啊,你哭什么,每次跟我在一起,你
都时主动的,今天怎么回事啊,这么抗拒,是不是大姨妈来了啊。」

  「啊。大壮哥。我不是花婶,我。我是陈晓月。」

  陈晓月无辜死了,被喝醉酒的李大壮当成了花婶。

  她以为自己的解释,会让李大壮清醒过来,放了自己。李大壮当然知道。压
在自己身下的是陈晓月不是花婶。但是。他要的就是陈晓月。是这个美丽漂亮的
小媳妇。他早就打定了注意。今天一定要办了陈晓月。都到自己床上来了。有这
样抱着他。再让他跑了。自己岂不是太无能了。

  李大壮的眼睁开了,直勾勾的盯着陈晓月的脸看了一小会,突然咧嘴笑道:
「花婶,虽然我很喜欢陈晓月,那你也不能把自己说成是陈晓月吧,你这么假冒
人家陈晓月,还不就是想刺激刺激我,让我对你更粗暴一点嘛。」

  听到此话。 陈晓月真是欲哭无泪了,对酒醉的人,她又能说什么呢。

  李大壮的那只怪手蹭着她两腿间的隐秘之处,虽然还是隔着薄薄的布料,但
那酥酥的感觉可一点都不差。

  已经好久都没享受过男欢女爱滋味的陈晓月,又这么年轻,正是性欲旺盛的
年华。又才刚刚结婚两年年。很是需要男人的爱抚。

  她这个年龄,和花婶那年龄差了一大截,但是对于男人的需求,却是同样旺
盛的。

  因为已经被李大壮摸的很舒服,陈晓月也就不再叫唤,不再抵抗了,她心里
想,李大壮现在迷糊着,默默就默默把。那就让他赚些便宜吧,反正自己也损失
不了什么,还可以借此享受享受久违了的快感。只要不让他脱了自己的衣服就行
了。

  其实陈晓月这么想,也不是没有道理。反正自己也不是黄花闺女了。那就让
自己舒服舒服吧。舒服完了就走人。别人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还和以前一样。

  陈晓月被李大壮这么压在身下,她也感到非常的刺激,因为是偷情。是被别
的男人压着。搂着。所以才更刺激。更兴奋。更让自己舒服。那是和自己的男人
刘虎在一起时,绝没有过的感受,陈晓月这样想着。竟然有些不满足了。他需要
更大的刺激。啊。光是被他在外面摸摸。就这样舒服了。这要是被他插进来。那
会是怎样呢。隔着裤子。他已经感觉到了李大壮那东西的粗大。好像比自己男人
的大一倍不止。村里穿的沸沸扬扬的。怪不得村里好多女人放着自己的男人不做。
要到外面找别的男人偷偷摸摸的做。原来男人的这东西不一样啊。大小粗细差多
了。他虽然看不到李大壮的东西。可是贴的这么紧。就算隔着薄薄的裤子。自己
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原来偷情这么兴奋呀。想到这些。陈晓月也就不再反抗。不
再挣扎了。安心的享受起来。

  「花婶,你的乳子怎么好像变大了啊。」

  李大壮的话,让陈晓月有些哭笑不得。

  看来花婶乳房的没有自己的大,这也很正常,花婶都近四十的女人了,那乳
子还能不下垂啊。

  陈晓月心里发笑,脸上却带着些嗔怪。

  想到他既然把自己当成了花婶,陈晓月也就顺势假装一下,套一套李大壮的
话。

  「大一点不好嘛,你上次摸的时候,也没说小啊。」

  陈晓月嗲声嗲气的说。

  说完,陈晓月还偷偷的笑了起来。减少了娇羞的感觉。

  李大壮皱着眉说:「是嘛,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可能是穿着衣服不好摸出来
把,你脱掉衣服就能感觉出来了。」

  听到李大壮要脱自己衣服,陈晓月急了,现在让他隔着裤子摸自己的下面。
隔着衣服摸自己的乳房。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可是还没等她抗拒呢,李大壮的手已经解开了她的第一个纽扣。

  陈晓月赶紧抓住了李大壮的手,娇嗔道:「你猴急什么嘛,就不能陪我先聊
聊天呀。」

  「聊什么啊,先让我解解渴再说。」

  李大壮的手粗鲁的握住了陈晓月的奶子,大力的揉搓了起来。

  那种立刻袭遍全身的快感,顿时包围了陈晓月。让他在李大壮的身下来回扭
动了起来。

  她此刻心理又斗争了起来,要不要给李大壮一耳光打醒他呀,还是顺从的被
他欺负。他犹豫着。两个大奶却被李大壮摸得越来越舒服。酥酥痒痒的。让他下
不了决心。

  「那你告诉我,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陈晓月。」

  陈晓月豁出去了,大胆的问了这么一句。

  李大壮停顿了一下,轻声说:「喜欢你。也喜欢陈晓月,但是她是刘老头的
儿媳妇,我只能想一想罢了,哪像花婶你,想来我这就来我这了。我想操你你就
乖乖的让我操。我舒服。你也舒服。」

  陈晓月娇声问道:「他既然不让你操。那你喜欢她什么?」

  「她漂亮有朝气,和村里那些年轻的小媳妇可不一样,她身上有股魅力,从
她嫁来花溪村,我就对她有想法了,可惜……」

  见李大壮的脸上露出的惋惜表情,陈晓月又问道:「可惜什么啊?她就算是
刘虎的老婆,你要是喜欢她,就告诉她啊,反正刘虎又不在家。他一定也很寂寞。
说不定也会和你偷偷的来上一回呢。」

  李大壮苦笑道:「我可不敢去说,要是她跟刘老头老两口一说,我还能在村
里待下去嘛。」

  陈晓月心里暗暗窃喜,原来李大壮也喜欢自己啊。

  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都是刘虎的女人了,有人喜欢她确实很高兴,但是要
背叛刘虎和别人偷情,这种事可不能做。

  要是自己真的和李大壮发生了什么,被别人知道,那自己也不能在村里待下
去了。

  又一想。要是没人知道呢,岂不是能 .

  现在和他做一回。解一解自己的饥渴。待会我走了。可能李大壮醒酒了,估
计他都不会知道,他没有和花婶在一起,而是和自己做了一回。

  「你想跟陈晓月上床吗?」

  陈晓月脱口而出的问道。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可能是出于这么久的寂寞难耐把。

  李大壮毫不犹豫的点头说:「当然想。不禁想。而且非常想。」这句话说得
非常肯定。也很清醒。根本就不像个醉酒的人。陈晓月肯定是被欲望迷住了。要
不他怎么能听不出来。

  陈晓月兴奋的吸了口气,小声的说:「那你就把我当成陈晓月,就当是第一
次和她在一起,不过你和他不能做那种事,只能……只能亲亲摸摸的。」

  「嘿嘿,那也不错。」

  李大壮坏笑着说道。

  这时陈晓月才收回了手,把脸转了过去。

  她想,就让李大壮在进一步吧,只要自己坚持住,守住最后一道防线,那就
不会出事的。

  李大壮的手又继续解开了陈晓月的纽扣,等她上面的花衬衫向两边打开,雪
白的肌肤顿时暴露了出来。

  陈晓月的乳子比起花婶的要大了许多,也可以说是很饱满。

  花婶的虽然没太下垂,但是却不显得圆润。

  白色的文胸裹住了她的乳子,李大壮先是低头嗅了嗅,继而用双手将那文胸
一下推了上去,两团雪白的乳子一下蹦跳了出来。

  陈晓月下意识的又用双手捂住了乳房,可是禁不住李大壮的手劲大,最终她
还是妥协的将两团乳子,毫无保留的让李大壮欣赏起来。

  「花婶,你的乳子可真漂亮,上次我还想吃几口,你还说不好看,不让我吃,
这不哄人的嘛。你看看着又白又大的。奶水一定很多。很好吃。快来让我吃几口。」

  说着。李大壮张开大嘴就把陈晓月的大奶吃在了嘴里。用力的吸咂了起来。
陈晓月直觉的大奶一阵酥痒。一阵舒服的快感传来。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