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家的女仆】【作者:啦啦】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啦啦
字数:11443

              伯爵家的女仆

  阳光照在高贵华丽的书房里,一位健硕的中年男子坐在书桌后边聚精会神的
看着下属递上来的报告。他的耳鬓灰白,时不时的推一推自己眼角的单边圆眼镜。
他便是着碧翠丝领的领主,统治着碧翠丝领的伯爵大人。然而,这位伯爵大人并
非世袭的领主,而是靠着卑劣的手段强取豪夺抢来的基业。在前任的女伯爵死亡
之后,伯爵大人借机上位,将女伯爵的家业夺走,成为了如今的伯爵大人。曾经
的下仆奴隶一朝翻身,成为了帝国高贵的伯爵。

  伴随着「吱呀」的一身,书房那厚重的木板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一只带着白
手套的纤细小手按在木板门上边。穿着女仆装的浅绿发少女从门外走入,在门口
处站定,双手在身子前方搭在一起摆在裙摆钱,弯下腰对着伯爵轻轻的鞠了一躬,
耳畔那代表着少女高贵出生的的双菱形耳坠也随着一晃一晃。

  「主人大人,贵安~ 」

  女仆小姐的声音说不出的妩媚,似乎又带着几分阴阳怪气。她抬起头来,在
少女的左眼角下,还有这一颗美人痣,为本就美貌过人气质超群的女仆小姐又平
添几分魅力。少女身上黑白相间的女仆装无损于她的那种卓绝的气质,她的眼角
涂着红色的眼影,鲜艳的红唇轻启向着伯爵大人问好。

  而原本平静的坐在书桌后的伯爵看见这位女仆小姐,原本平静的眼中却闪过
一丝惊喜,他不复之前那副沉着的模样,手忙脚乱的从红木座椅上边摔落下来,
也不去整理自己那身雍贵华丽的衣裳,全然不顾自己身为伯爵的身份,趴在红色
的毛毯上边抬起脑袋看向女仆小姐,略带喜悦的对着少女说道:「您怎么来了,
翠丝塔大人~ 」

  原来,这位美貌的女仆小姐名为「翠丝塔」,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身份高贵
的伯爵大人却像狗一般对着这位身份低微的女仆小姐献媚。

  跪在地上的伯爵脸上带着滑稽的微笑,她将自己的舌头吐出口外,不断的摇
晃着自己的屁股,四肢着地的慢慢爬到翠丝塔的脚边。接着,伯爵并没有停下自
己的动作,他一只手绕过翠丝塔的脚踝将她纤细白皙的美腿抓在自己的怀里,一
边偏过脑袋对着翠丝塔小腿处的白色丝袜不断的用舌头舔舐着。男人湿漉漉的舌
头划过翠丝塔胯下的白色吊带丝袜,在丝袜上边留下一摊湿淋淋的舌痕,伯爵将
自己的脑袋贴到翠丝塔的小腿上边,他翘着自己的屁股,鼻尖抵在翠丝塔那双白
色的丝袜上边,将他的鼻子压的变形,肆意的嗅闻着翠丝塔那双白色吊带丝袜上
的气味,一边闻着,她的舌头一边不断的舔弄着。翠丝塔晃了晃被伯爵捧在怀中
的的美腿,将她从伯爵的怀里抽出,接着,猛地一下踹在伯爵的脑袋上边。黑色
的高跟鞋鞋尖抵着伯爵的头发,她的鞋跟猛地随着这一踹戳到了伯爵的额头上边,
在他的脑袋上留下一个小窟窿。翠丝塔一脚狠狠的踩在伯爵头顶,似乎还有些不
满的在伯爵的脑袋上碾了碾,把伯爵的头发碾的凌乱,将她高跟鞋底的的黑色秽
物留在伯爵那棕色的短发上边。

  翠丝塔抬着腿踩在伯爵的头上,一边弯下了她的柳腰,饱满的胸部在衣襟内
似乎要喷涌额出,她的手臂按在自己抬起踩在伯爵头上的腿的膝盖上边,伸出她
穿着白色手套的手掌,抬起手指勾起伯爵的下巴,让他抬起脑袋看着自己,对他
说道:「主人大人何必对我这么一个身份低微卑贱的的女仆如此卑微呢?呵呵呵
……您可是伟大的伯爵大人呢~ 」

  「您在说什么呢!翠丝塔小姐!!!我才是这儿身份最卑微下贱的人……不,
不是人,只不过是您的宠物而已,您可是我高贵的主人啊~ 在下能给您舔鞋都是
我最大的福分啊!!」

  听到翠丝塔嘲讽的话语,伯爵有些着急,他的眼中带着焦虑,慌忙对踩着他
的女仆小姐表着忠心。

  但翠丝塔可不吃这一套,她的目光在伯爵华丽的书房中扫了扫,接着,翠丝
塔将自己那双白皙纤细的美腿从伯爵脸上抬起,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伯爵的书桌
后边,转过身子抬起她那丰腴饱满的屁股做了上去。少女柔软的臀肉压在坚硬到
红木座椅上边,微微压的变形,软孺的臀肉向着椅座两边散开,翠丝塔慵懒的靠
到红木椅子的靠背上倚了上去,接着,她微微抬头抵在椅背上边,似乎在休息一
样,缓缓抬起自己修长的美腿压在自己另一条腿的膝盖上,翘着二郎腿对着跪在
门口的伯爵晃了晃,仿佛在呼唤伯爵过来一般。

  而原本趴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的伯爵则像是得到了什么莫大的赏赐一样,如
同一只流连于主人身旁的小狗一样,摇摇晃晃的跑到了翠丝塔抬起的脚边。

  「噗哈哈哈……你这副模样,还真是如同小狗一样呢……就这么喜欢我的脚
么?可以哦?快舔吧,就像小狗那样,呵呵呵呵~ 」

  翠丝塔一边对着伯爵嘲笑道,一边抬起自己翘着的脚掌向他示意。而伯爵则
是痴情的伸出双手,用自己的手掌托着翠丝塔的脚掌,他的掌心托着翠丝塔的鞋
底,轻另一只手在翠丝塔的裸露在外的脚背上轻轻抚摸。伯爵将自己的脑袋靠到
翠丝塔的那只黑色的尖头细跟高跟鞋上,伸出自己的舌头,在她那光滑发亮的鞋
面上不断舔弄着。

  伯爵扭动着自己的身体,颤巍巍的爬到翠丝塔翘起的脚边,他扶起翠丝塔脚
上的高跟鞋,张开嘴巴将翠丝塔的鞋尖含在自己口中。只见伯爵伸出他那宽厚的
舌头轻轻的在自己的口中不断转动,她将翠丝塔的鞋尖含在口腔之中,将她的唾
液涂抹在她的那油光蹭亮的鞋面上边。他将翠丝塔的鞋尖从自己的口中吐出,透
明的唾液黏连在黑色的高跟鞋件上。他侧过自己的脑袋,将他那宽厚的舌尖从口
中吐出,在翠丝塔鞋子的侧面上不停的舔弄,像是要将自己的口水一点不剩的涂
到翠丝塔的高跟鞋上一样。伯爵用他那有些苍白粗糙的手掌托着翠丝塔翘起的脚
掌,从翠丝塔的鞋面到鞋底,在翠丝塔那双黑色的高跟鞋上全都仔仔细细的涂抹
上了自己的唾液,耐心细致的不停舔弄着翠丝塔的抬起的美脚。翠丝塔的鞋面本
就光滑发亮,被伯爵用他的的唾液彻底弄湿之后,更是显得湿漉漉的亮滑。接着,
伯爵将手中扶着的翠丝塔的美足托起,接着,他低下自己的脑袋,脸颊贴着地面
抬起脸,伸出他的舌头凑到翠丝塔的高跟鞋底处,用他那宽厚的舌头小心翼翼地
一点一点的不停舔弄着,将翠丝塔鞋底的秽物舔掉,用她的舌头将这些肮脏的东
西卷到自己的口中吞下。直到彻底将翠丝塔翘起的美足舔的干干净净之后,这位
伯爵大人完全趴到地面之上,她的脸颊贴着地面,用双手举起翠丝塔踩在地面上
的另一只脚,小心翼翼的认真舔弄清理起来。

  伯爵趴在地上,匍匐在翠丝塔的脚下痴情地舔弄着她的高跟鞋,从左鞋到右
鞋,从鞋面到鞋底,认真细致的舔过翠丝塔双脚上的每一处地方。他就像是面对
自己的信仰一般,虔诚的将跪在手上的鞋子放下,接着,伯爵的脸上挤出讨好谄
媚的笑容,抬起脸像是想要看看翠丝塔的脸色一样,然而,他的视线还没能到底
翠丝塔那美貌的面容上,便被翠丝塔抬起脚狠狠的一下踹到了脸上。

  「不许向上看,贱奴!」

  翠丝塔的声音响起,伯爵赶忙低下脑袋看着地上的红毛毯低声回道:「是,
是……」

  伯爵的鼻孔中缓缓流出鲜血,刚刚翠丝塔猛踩的那一下刺激到了伯爵的鼻腔,
不过此时的伯爵却全然没有去在意这些。坐在伯爵工作的座椅上的翠丝塔无视了
依旧趴在地上的伯爵,随意的伸出手用她那穿着白手套的玉手抓起桌子上的文件
报告,只见上面十分详细的列出了伯爵领最近一段时间的所有收益。翠丝塔一边
看着报告,一边一下一下的狠踹在伯爵身上。

  「你这个狐假虎威的玩意,还挺会敛财啊!」

  「又贪了多少呀?」

  「那些贫民要是知道她们尊敬的伯爵大人是这样的贱骨头会不会把你生吞活
剥了呀?」

  翠丝塔没说一句,都会狠狠的踹在伯爵身上,趴在地上的伯爵蜷缩成一团不
断战栗发抖,尖锐的鞋跟戳在他身上,翠丝塔的每一次踩踏都会在他那华贵的衣
服上留下血洞。终于,我们这位伯爵大人猛地哭出了声。

  他强忍着身体各处的酸痛,涕泗横流的爬到翠丝塔脚边,双手横摆在地面上
对坐在椅子上的翠丝塔一下又一下的磕着响头。伴随着扣扣的声响,伯爵的额头
变得通红,这位中年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翠丝塔面前,对她磕着脑袋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翠丝塔大人!!都是下贱的我的错,求求您,我,我愿意把爵
位还给您!!!」

  「啊?……哈哈,噗哈哈哈哈……」

  听到伯爵的话,翠丝塔先是一愣,接着,她就想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
般哈哈大笑起来。她将自己那带着白手套的纤细玉手抬到自己嘴边,用手背抵着
自己的嘴巴放声大笑,仿佛连眼泪都被笑出来了一般。终于,翠丝塔似乎是笑够
了,她俯下身子用手掌唾弃伯爵的脑袋,让他看向自己,只见伯爵的额头因为磕
头而变得红肿,挂在眼角的圆框眼睛在意不知滚到哪里去了。他的脸颊上满地泪
痕,就像是一位崩溃的中年人一般。

  翠丝塔抓着伯爵的脸细细端详,终于,她开口了,她阴阳怪气的对着伯爵嘲
笑道:「您在说什么呢主人大人?您可是伟大的伯爵大人呀!!我只是您城堡上
以为微不足道的小小女仆不是么?怎么当的起您的如此大礼?!」

  说完,翠丝塔似乎是觉得有些无趣,她抬起腿将地上的伯爵踹到一边,双手
摆在胸前按住裙摆,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到了书房门口,她带着白手套的玉手
抓在门把手上将门打开,慢慢走出了房门。之后,就在马上离开书房的时候,她
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回过脑袋,对着地面上的伯爵说道:「不可以就这么放弃哦?
这场主仆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接下来的」游戏「,也还请主人大人您尽情的享受
吧~ 」

  说完,翠丝塔才彻底转身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伯爵一个人趴在地上惶惶不可
终日。

  在城堡的走廊上,一位浅绿色头发的女仆小姐踮着脚尖,带着白色手套的小
手上抓着一条有些灰白的毛巾,艰难的擦着玻璃。低一些的地方还好,到了高处
的玻璃,女仆小姐翠丝塔便只能垫着脚尖轻跳,不断挥手以擦抹上方的玻璃。而
就在这个时候,伯爵背着手从远处走来,他很快便发现了前方不远处正艰难的擦
着高处玻璃的浅绿发少女,翠丝塔脑后的秀发一晃一晃,显得颇为的活泼诱人。
伯爵的脸上露出慌乱的神色,他三步并作两步的快步跑到翠丝塔面前,也不顾地
上的肮脏,任由自己华贵的长袍拖在地面上,在翠丝塔的面前跪倒。而翠丝塔也
是心领神会,毫不留情的抬起腿一脚踩在伯爵的脸上,将他压的后仰,整个人靠
到了身后的玻璃上边。

  「呜呜……唔~ 」

  伯爵的口中不断发出呜咽声,翠丝塔却毫不在意,她一只脚踩在伯爵脸上,
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将自己的另一只脚抬起也一同踩到了伯爵脸上,就这么踩
着伯爵的脸慢条斯理的细心擦拭着高处的玻璃。伯爵的脑袋仰起,翠丝塔穿着黑
色高跟鞋的双足踩在她的脸上,尖锐的鞋跟插入他的脸颊上边,伯爵强忍着脸颊
的剧痛,昂着脸看着翠丝塔的裙底,看着她女仆裙下那件白色的蕾丝内裤,而他
胯下的阴茎也不由得高高挺起。

  哪怕翠丝塔为了惩罚伯爵,故意拉长擦玻璃的时间,用自己的双脚在伯爵脸
上不断扭动,但这一切终究还是结束了,翠丝塔那纤细单薄的身体在伯爵脸上轻
轻一跃,黑白相间的裙子在空中旋转挥舞,优雅的落到地面上边,接着,翠丝塔
用自己的双手提起自己的裙摆,优雅的对着伯爵弯腰行了个礼。

  伯爵就像小狗一样跪在地上,气喘吁吁,他的脸上满是乌青和血垢,但还是
挣扎着抬起脑袋,勉强挤出笑容对着翠丝塔问道:「你累不累啊?辛苦你了……」

  「啪啪」

  然而,伯爵的话还没说完,翠丝塔便露出不耐烦的表情,猛地抬起自己的手
掌扇了伯爵两下。伯爵的脸颊一下子变得通红,而翠丝塔却像是双手接触了什么
肮脏的东西一般,一脸嫌弃的伸出另一只手抓着刚刚抽打伯爵脸颊的白手套手指
处,将白色的手套拉了下来。她那纤细白皙的玉手灵活的扭了扭手指,光滑的手
掌似乎因为在手套中待久了的缘故,还带着一丝丝光滑的汗水。

  接着,翠丝塔随意的将手套丢到伯爵脸上,白色的手套竖着贴在伯爵昂起的
脸上,他不断的耸动自己的鼻尖,不住的吮吸着手套上属于翠丝塔的气味。而翠
丝塔似乎是看不起伯爵这副下贱的模样,抬起手又再次扇了伯爵几下,讲自己白
嫩掌心上从伯爵脸上带起的血污擦在伯爵昂贵的衣袍上边,对着她说道:「累倒
是不累啦,但是人家做完这么多家务之后,都没有时间专门来服侍主人大人了诶
~ 」

  听到翠丝塔的话语,伯爵赶忙爬过去用手掌牢牢地抓住她女仆装的裙摆,抬
起脸对着翠丝塔说道:「我明白了,以后,以后你的工作就全部交给女仆长安来
负责好了!翠丝塔你只要负责专门服侍我就好!」

  翠丝塔伸出手,用自己白嫩柔软的手掌拍了拍伯爵的脑袋,将伯爵脑袋上的
棕色短发揉乱,对着她说道::「哦?那可真是感谢主人大人的垂爱呢~那么…
…也不知道主人大人打算让翠丝塔如何服侍您呢?」

  伯爵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挺起的裆部,要知道,在他还不是伯爵,只是一
个卑贱的下人的时候,他便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自己和那位高贵的女伯爵做爱的场
景,想象那位高雅的贵妇人匍匐在自己身下辗转承欢放声淫叫的模样。但是,他
怎么敢让女伯爵的女儿来服侍自己呢?也正因此,伯爵不敢将自己的想发说出口
来,只是尴尬的隔着裤子扣着自己勃起的阴茎。而从小便被赶出伯爵领,在社会
上摸爬滚打的翠丝塔早就看清了人情世故,一下子便看穿伯爵想和自己做爱的想
法,于她怒极反笑,猛地抬起腿一下子狠狠的踹在伯爵胯下挺起的肉棒上边。

  「啊啊啊啊啊啊……」

  翠丝塔用力地踢爆了伯爵的裆部,他的双手捂着自己的胯下蜷缩在地上痛的
打滚,肉棒被尖锐的鞋跟狠踹那股剧烈的疼痛让伯爵的身体忍不住的抽搐,一下
子将他脑海中那些淫靡的想法破灭掉,男人穿着华贵的衣袍在走廊上捂着肉棒翻
滚,他的眼神中带着惊恐,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害怕的看着前方皮笑肉不笑的翠
丝塔。

  「阿拉阿拉,是这样的服侍吗?我亲爱的主人大人~ 呵呵……」

  翠丝塔的嘴角勾着笑容,笑眯眯地看着地上滚动的伯爵,她伸出一只手指抵
在自己那诱人的红唇前,那副诡异阴冷的笑容让伯爵胆寒心惊。但不知道为什么,
他的下贱鸡巴在被翠丝塔狠踹之后,却变得更硬了起来。

  「是的!就是这样,感谢,感谢翠丝塔小姐!!请,请翠丝塔小姐多多像这
样服侍我的阳具吧!!!」

  伯爵缓慢从地上起身,她的手掌捂着肉棒,弯下腰脑袋抵在地面上跪倒在翠
丝塔面前对她说道。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个滑稽的小丑啊!」

  翠丝塔笑了,笑得很开心,她抬起脚用力的一下子用高跟鞋尖踢到了伯爵的
鸡巴上,尖锐的鞋尖带着庞大的力道撞到伯爵挺立的肉棒上,尖锐的鞋跟猛地插
入他的睾丸,一下子边将伯爵踢得大爆射。精液从他的肉棒上不断吐出,将伯爵
胯下的裤子打湿,而伯爵也再也忍受不住痛感,捂着自己那剧痛痉挛的鸡巴无力
的倒在地上,原本有些壮实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而翠丝塔却没有就此收手,她的
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抬腿再次踏到了伯爵的身上,接着,她在伯爵躺在地上的
身体上稍微用力,轻轻跳起,她那浅绿色的秀发在脑后飞扬,她的双腿膝盖收起,
双手按在身前的裙摆处,不让自己的裙摆飘起,导致胯下的内裤露出,接着她伸
直双腿,重重的踩下,少女全身的重量通过高跟鞋踏到伯爵身上,尖锐的鞋尖一
下子在伯爵的身体上戳出了两个血洞,之后,翠丝塔再次跳起落下,抬起腿一下
下踩在伯爵的身体上边,在她的身上反复跳着,就像以为高雅的小姐在跳舞一般,
将伯爵当做舞垫,踩得伯爵痛不欲生。

  「啊啊啊啊……翠丝塔,翠丝塔小姐啊啊……」

  翠丝塔看着脚下不断颤抖痉挛的伯爵,再次抬起自己穿着高跟鞋的美腿,她
的鞋跟上早已沾着鲜血,顺着尖锐的鞋尖留到地面上边,她抬起脚,用自己的鞋
跟压到伯爵胯下的肉棒上边,用自己的鞋底在伯爵的睾丸上不断压碾,痛的伯爵
不断的发出哀嚎,翠丝塔的鞋跟踩在伯爵胯下的蛋蛋上左右摩擦,反复碾压着,
很快,伯爵的鸡巴一阵抽动,大量的白灼粘稠精液从他肉棒上的马眼里喷出,射
得满地都是。

  接着,翠丝塔依旧保持着脸上那副扭曲的笑容,蹲下身子伸出手掌一下子扯
着伯爵那棕褐色的头发,就这么拽着伯爵拖着他的身体在走廊上滑动,将他的脑
袋一下子按到地面上伯爵射出来的那一大滩精液上边,伯爵的鼻子抵着地面被压
的变形,粘稠的精液闯入他的鼻腔,只见翠丝塔一手扯着他,一边低头对他说道
「主人大人,您看,我刚刚拖好的地板又被您弄脏了呢……给我舔干净!!」

  「……是,是……」

  伯爵忍受着身体各处的异痛,伸出自己的舌头讲地面上的精液一点一点的用
舌头卷起吞咽下去,白灼粘稠的精液黏连在她的口中被他吞下,一点一点的将走
廊的地板舔了个干净。

  夜里,伯爵的豪华大床上,刚刚被任命来「服侍」伯爵的翠丝塔站在一旁。
只见伯爵全是赤裸着被绑在柔软的床铺上边,她的双手摊开被两条铁链拉直绑到
床头,他的双腿抬起,从膝盖处绑着两道铁链将她们一同拉到伯爵双手处的链子
上,让伯爵只能摆出这副抬起双腿挺起屁股的滑稽模样。伯爵的鸡巴同样被绳子
困住,纤细的绳子勒在伯爵的肉棒上边,不勃起还好,一旦勃起,伯爵的肉棒就
会陈承受像是被切成十八块般的剧烈痛楚。

  而一头浅绿色头发的翠丝塔正站在伯爵身后,她先是伸出手掌啪啪两下拍了
拍伯爵紧致坚硬的屁股,接着,她伸出手掌捏住伯爵屁股上的两块臀瓣将它们掰
开,白皙纤细的手指插到伯爵臀瓣上的软肉里边,掐着他们将伯爵的臀缝掰开,
露出伯爵那布满浓密阴毛的屁眼。伯爵的菊花呈棕褐色,周围的褶皱一缩一缩,
屁股眼周围还有这不少从他肉棒边延伸过来的阴毛。翠丝塔先是伸出自己的手指,
将指尖抵在伯爵的肛门口上边,顺着伯爵肛门褶皱的走向转了转,接着,翠丝塔
掏出一旁插在水桶里的灌肠器,先是将注射口抵在水桶里,「咕噜咕噜」的抽起
一大管的清水,然后,她一只手捏着伯爵的屁股,将她的臀缝掰开,一下子将灌
肠器的注射口捅入到伯爵的肛门之中。

  「唔啊……」

  只见翠丝塔的手掌按着后方的推捅,将注射口堵进了伯爵那棕褐色的屁眼上
边,接着,翠丝塔按着注射器的手掌一用力,竟然一下子将那根硕大的注射器内
的所有的刺骨冷水灌进了伯爵的屁眼里。

  「啊……咿啊啊啊——」

  不多时,伯爵突然用力的反手拽住了锁住她手臂的铁链,拉得铁链咣当作响,
整个人的身子紧紧绷住弓起了腰,爆发出一阵咿呀呀的哀嚎,男人到身体如同收
到什么强烈的刺激一般疯狂的抽搐痉挛起来。

  「哇啊啊啊啊啊——」

  伯爵的口中不断的发出沙哑的咆哮声,他胯下的菊穴不断耸动,四周的褶皱
不住的往里收缩着,发出「噗噗」的屁响。

  「啊啊啊……不要了啊啊……」伯爵忍不住的向翠丝塔求饶,他的口中不断
的发出如同怪物般的嚎叫声,他光溜溜的身体上满是汗水,将她身下那柔软的床
铺打湿。似乎是伯爵的求饶与哀嚎引起了翠丝塔的不满,她猛地攥紧了拳头,娇
小的手掌握拳一下子狠狠的垂在了伯爵的肚子之上。

  一下,两下,握着拳头的翠丝塔一下下的击打着伯爵的肚子,将她那因为灌
入大量冷水而挺起的肚子打的一片红紫,伯爵紧紧的攥着铁链,全身猛烈的痉挛
着在床上抖个不停。

  翠丝塔一边不断狠狠地殴打着伯爵的腹部,打得伯爵伤痕累累的脸颊都憋紫
了,一边开口对他说道「不可以喷出来哦?要忍住呢~ 」

  「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伯爵那伤痕累累的身体早就达到了极限,他菊穴周围的褶皱不断的收缩
耸动着,时不时的从他的臀缝中突起,终于,伯爵再也忍耐不住,棕褐的粪块夹
杂着清水混在一起变成粪水从她的肛门中一拥而出,他屁眼的褶皱堆在一起,棕
褐色的粪水在空中划过一道曼妙的弧线从她的菊穴里喷出,一股脑涌入在大床下
的水盆里。

  「诶诶~真臭呢……伯爵大人您好恶心啊~不过不要紧,翠丝塔我不会嫌弃
您的哦?」

  翠丝塔开口对着伯爵嘲笑道,她优雅的伸出自己的手掌抓起被她放在一边的
那副精美的白色蕾丝手套,将自己白皙纤细的双手伸入其中,接着,翠丝塔缓缓
爬到床上,她的双腿跪倒在柔软的床垫上边,整个人趴在伯爵那不断颤抖的身体
上边,少女饱满丰腴的乳肉压在伯爵的胸膛上,让他胯下的肉棒不由得高高挺起,
纤细的绳子将她挺立勃起的肉棒紧紧捏住,让伯爵又是一声哀嚎,伯爵那根滚烫
的肉棒抵着翠丝塔光滑的小腹,她却一点也不在意。她先是伸出一只手绕道伯爵
的屁股上边,用一只手指在伯爵菊穴周围肿起的褶皱上轻轻滑动,接着,她的手
指慢慢插入伯爵的屁眼之中。

  翠丝塔的手指刚刚探入伯爵的肛门,少女便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身下的男人猛
地一颤,她赶忙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用指尖轻点伯爵棕褐色的乳头,轻轻的抚
摸着伯爵的乳晕,昂起脑袋将自己的红唇靠到伯爵而耳边,低语的微风拂过伯爵
耳畔的容貌,翠丝塔从未说出过如此温柔的话语,慢慢的安慰着他。

  一只手指,两只,四只,一整只手,翠丝塔的安慰可是有目的的,她已经将
自己的整只手全部塞入伯爵的肛门之中了,伯爵的身体不断的抖动,口中不时地
发出沉闷的低语,却再也说不出话语。翠丝塔的手掌捅在伯爵的屁眼里,接着,
他缓缓的在伯爵的肠道内张开了自己的手掌,她的手指划过伯爵温暖柔软的肠道,
在他的菊穴里面反复试探着伯爵的前列腺G 点。

  「爽么?」

  「啊啊……啊……」

  伯爵的意识已让模糊,却依旧不断的轻点着脑袋符合着翠丝塔的话语,翠丝
塔伸出抚摸伯爵乳晕的手掌,抚着他的下巴对伯爵说道:「把嘴巴张开吧~伯爵
大人~」

  接着,翠丝塔呸的一下,将一口碧绿色的浓痰吐入伯爵的口中,之后,翠丝
塔那美丽的瞳孔紧紧的盯着伯爵的双眼,对着他说道:「你这样下贱的主人可没
有资格亲吻我呢~就用这口浓痰来代替接吻吧?你开心么~」

  「是……是的……」

  伯爵感恩戴德,他的嘴巴不断的蠕动,将翠丝塔吐到他嘴巴里的那一口浓痰
吞下,之后,伯爵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因为长时间的嘶吼而变得干裂的嘴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翠丝塔,翠丝塔大人~」

  接着,翠丝塔挺起自己娇柔高挑的身躯,慢慢从床上爬下,她将自己插入伯
爵屁眼的手臂抽出,给自己的另一只手也带上手套。之后,翠丝塔的两只手握拳,
先是按着伯爵的臀瓣,缓缓将她们掰开,之后,她两只手掌的手指将伯爵本就被
扯大的屁眼拉开,猛地将两只拳头一齐捅入到伯爵的屁眼里,一前一后有规律的
反复抽插着,甚至将伯爵艹的脱肛。一边抽插着,翠丝塔还不忘一边调情,对着
伯爵问道:「想要吗?」

  「舒服吗?」

  「很爽吧?」

  因为前列腺的刺激与陷入她肉棒上的绳子的不断挤压,伯爵的鸡巴早已完全
萎掉,瘫软无力的趴伏在伯爵的肚皮上,棕黑色的阴毛拱卫在鸡巴四周,他肉棒
上的马眼上,亦是汩汩的流出着腥臭混浊的精液。

  待到结束之后,翠丝塔伸了个懒腰,她的手套上沾着大大小小的棕褐色屎垢,
她慢慢的将手上的蕾丝手套脱下,将它们塞入到伯爵的嘴巴里,让他用自己的唾
液将这一双手套「洗干净」。

  翠丝塔打开房门,深深的吸了口屋外新鲜的空气,不由得感慨到:「周围的
空气可比屋里的屎臭味新鲜多了~」

  接着,翠丝塔的屁股一扭一扭,浅绿色的秀发在她脑后摇摆,缓缓消失在了
走廊深处。

  深夜,伯爵躺在自己刚刚被佣人们收拾好的床铺上,哪怕已经收拾干净,他
也感觉四周似乎还有这一股淡淡的臭味。伯爵慢悠悠的回忆着今天一整天被翠丝
塔虐待蹂躏的痉挛,口中不断的咀嚼着翠丝塔给她留下的蕾丝手套,白色的手套
早已在伯爵口中缩成一团,被唾液打湿。

  伯爵的手里捧着偷来的翠丝塔穿过的靴子,他掏出自己的肉棒插入到靴子里
边,勃起的肉棒上青筋林立,在靴子内不断的抽动这。肉棒上的突起刮过靴子内
的绒毛,如同触电般的刺激让伯爵的身体不住的颤抖,不多时,他便把自己那白
灼混浊的精液射进了翠丝塔的靴子里边。伯爵一边抓着靴子不断的撸管,一边伸
手学着之前翠丝塔调教时的模样揉着自己的奶头,他的指尖在自己的乳晕上转动
抚摸,情到深处,更是时不时的抬起手自己扇自己耳光,发出啪啪的声音。伯爵
自慰得欢快,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哪怕是房门被推开的声音也无法吸
引他的注意,丝毫没有察觉到翠丝塔的进入。就在伯爵即将高潮的时候,被翠丝
塔抬起一脚踹下了床。

  只见浅绿色的秀发披散在翠丝塔的肩头,夜里的她并没有穿着平日里的女仆
装,反而穿着一件白色的丝绸睡袍。腰带宽松的系在她的腰间,衣襟摊开,将她
双乳的那一抹雪白若有若无的暴露在外。翠丝塔一脚将伯爵从床上踹下来之后,
只见她开口对着伯爵说道:「像主人大人您这么卑贱的人,睡这么好的床好像不
太好吧?!」

  然而,翠丝塔的话还未说完,却一下子提高了好几个音调,翠丝塔的眼睛睁
大,充满意外的看着伯爵手中抓着的自己的靴子,他的肉棒还挺立着插在其中。

  不过很快,翠丝塔便反应过来,她的眼中带着憔悴,看穿一切地不屑的对伯
爵说道:「没想到主人大人即使当上了伯爵,还是改不了做一个小偷呢……」

  听到「小偷」二字,伯爵再也无法忍耐,她的身体猛地从地上翻起,将手中
的靴子丢到一旁,口中被他含成一团的蕾丝手套吐出,吓得连忙跪倒在地对翠丝
塔磕头,希望对方能够原谅自己偷窃她母亲爵位的事情。

  「不仅睡在我母亲的床上,还在用我的靴子自慰么?」

  做在床上的翠丝塔慢慢的穿上鞋子,踏着高跟鞋迈着猫步一步步靠近到伯爵
身前,浓郁的压迫感仿佛要撕碎伯爵一般,他的内心防线几乎一下子被翠丝塔撕
碎,伯爵的额头早已磕到通红,对着翠丝塔求饶道:「我错了!真的知错了!还
给你!全都还给你!翠丝塔大人!!不管是什么,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房子!
爵位!财产!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啊啊!!求求你了,放过我……」

  翠丝塔轻轻笑了,低下身子凑到他的耳边,话语中带着笑意的对着伯爵轻声
说道:「可是啊,这些本来就是我的呀,糊涂了吗?主人大人~啊不,小偷大人~」

  伯爵吓得两眼一闭,在也说不出任何的话语,她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似乎
在面对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一直小巧纤细的手掌突然伸到他的脖颈前边,伯爵
有些疑惑,然而下一秒,翠丝塔却一下子掐住了伯爵的脖子,对着他说道:「你
偷了我的靴子,那我可以要你?的?命吗?」

  伯爵的肢体无力地倒下,像是放弃希望般的像孩子一样痛哭,他的肉棒无力
的瘫软下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啪——」

  翠丝塔猛地一巴掌将伯爵打醒,笑眯眯地对着伯爵说道:「开个玩笑啦!不
懂幽默的主人大人!你不是说喜欢我笑的样子吗~我很开心哦!呵呵呵~」

  明明翠丝塔是在笑着,浑身上下确山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然而再下一刻,
这些气势一下子烟消云散,此时的翠丝塔,仿佛一位无害的邻家小女孩一样。

  伯爵一时搞不清翠丝塔那喜怒无常的性情,一下子懵在原地,愣愣的看着翠
丝塔嬉笑的灿烂表情,一时之间却像是愣了神一样。少女那略带恶意的危险笑容,
在不知不觉间将伯爵的灵魂收割而去。

  「但是主人说了!什么都给我对吧!」

  伯爵连忙点头附和翠丝塔的话语,接着,只听见翠丝塔对着伯爵说道:「我
想要睡在这个房间哦!主人大人嘛……」

  话音未落,翠丝塔伸出手指指着房间隔壁的指厕所对着伯爵说道:「主人大
人就睡在那里吧~不错吧,我特意为主人大人您留下的呢~」

  伯爵立马跪倒在地,磕头感谢翠丝塔的恩赐,之后,翠丝塔摆摆手对她说到:
「你就自己爬进去把你未来的房间清理干净吧~」

  翠丝塔的话刚说完伯爵赶忙爬进厕所之内专心地将厕所的地板舔了个干净。

  而在伯爵舔干净之后,这位失去一切羞耻心的男人就像一条狗一样嬉皮笑脸
地吐着舌头缓缓从厕所中爬了出来,他四肢着地的趴地在地上缓缓爬到床边,期
望着得到翠丝塔的奖励,却没能在柔软的床铺上找到那位有着一头浅绿色头发的
少女。他的目光在卧室内四处搜寻,很快便发现了阳台上的翠丝塔。

  阳台的玻璃门打开,冷风微微吹拂入屋内,翠丝塔双手搭在阳台的围栏上,
将自己身上的睡袍裹紧了一些,挡住她胸前那细腻的乳肉。她的手中夹着一根燃
烧着的香烟,时不时的洗上一口,眼神中带着眷恋与回忆的看向远方的夜空。此
时的翠丝塔与那位曾经的女伯爵几乎一模一样,母女二人的这气质越来越像曾经
奴役他的那个女伯爵。这让伯爵更加内疚,不敢出声,缓缓的爬到了翠丝塔的身
旁。

  「你来啦……」

  看得入迷的翠丝塔回过神来,低下脑袋对着身下的伯爵展颜一笑,少女靓丽
的笑容一下子将伯爵的心夺走,在这一刻的翠丝塔仿佛就是伯爵的全世界一般。

  「翠丝塔小姐……还请您不要抽烟了……抽烟对身体不好。」

  「是是~ 」

  翠丝塔一边应付般的回答道,一边对伯爵摆摆手,要他吐出自己的舌头。伯
爵依言照办,想小狗一样将自己的舌头吐出口外,翠丝塔将手中的烟伸入口中吸
了一大口,接着,她低下脑袋吐了伯爵一脸的烟,将手中的烟插到伯爵湿润的舌
头上,在她的舌尖上留下一个圆形的烫伤印记。而翠丝塔在用伯爵那宽厚的舌头
来熄烟之后,随意的将手中的熄灭的烟头丢入到伯爵口中。

  「看在你这么关心我的份上,给主人大人你一点小奖励好啦~ 」

  说完,翠丝塔抬起脚讲伯爵踢翻,抬起自己那纤细修长的美腿,用自己高跟
鞋的鞋跟一下子猛地插入伯爵的马眼尿道之中,她的一只脚踩着伯爵的睾丸,将
她们压在鞋底不断蹂躏,一边将自己高跟鞋的鞋跟插入到伯爵的尿道里边,让伯
爵的肉棒猛地涨起,尿道之内更是火辣辣的疼痛。

  「今晚还很长哦?伯爵大人~」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