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学徒和盗贼】【作者:阿里巴巴古德】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阿里巴巴古德
字数:8295

  漆黑的午夜,一个一头白色短发,身材高挑的身影灵活地在这个城市最大的
拍卖行的外墙上移动,她灵巧地翻上房顶,轻轻打开天窗,然后无声地落入拍卖
行的顶层收藏室。

  白发少女借着月光,翻开了怀里的卷宗,一边无声地翻动着收藏室里的标签,
一边自言自语:「宝玉…宝玉…在哪呢……」

  突然,一声沉闷的落地声响起,白发少女连忙放下标签,闪身进入收藏室里
的高大柜子里躲起来,同时侧耳听着新的梁上君子的动静。

  一个低沉的男声说着和少女一样的台词:「宝玉…宝玉…在哪呢……」同样
是贼,新来的男人的动静比白发少女大得多,他粗鲁的动作让躲在柜子里的少女,
不由得紧张起来「声音太大了,别把守卫给招来了。」少女焦急地想着。

  仿佛是为了印证少女的担心,随着男人欣喜的一声:「找到了!」,收藏室
的楼下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男人有些慌乱:「守卫怎么快就发现了?」他紧张地在房间里寻找藏身的地
方,很快,他锁定了少女藏身的柜子,于是慌张地藏了进去。

  「嗯?这怎么还有个人……」发现衣柜里还有别人的男人惊讶地开口,但是
说了一半少女就捂住了他的嘴,另一只手顺势就要抢走男人手里握着的宝玉。男
人很快反应过来,紧紧握着宝玉,挣扎着不让少女抢走。但是少女显然更加经验
丰富。有力且灵活地右手即将抢走宝玉。

  男人心一横,右手发力,掰开了少女捂住自己嘴的左手,然后脚用力一踩,
让少女吃痛,短暂的开口娇呼:「啊…」

  就在这短短的瞬间,男人抓住机会,吻上了白发少女的双唇,度去大波大波
的带着雄性气息的唾液,宽大的舌头也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在少女的口腔里扫荡,
时不时用舌尖逗弄着她害羞的舌头。

  少女在错乱中咽下了男人的口水,透明的液体不知为什么在进入少女的食道
后就化成了热流,让女孩娇躯变得滚烫,春情勃发,穿在紧身衣下的亵衣也被自
己的淫水打湿。熟练的技巧配合催情的唾液,未经人事的少女那里顶得住这样的
快乐。要抢宝玉的的手无力地抱住了男人的腰,双眼被男人吻的微微翻白。

  确定少女无力反抗之后,男人握紧宝玉,狠狠地将其向少女的小腹一拍,一
道粉红的光亮起,一个爱心状,花纹繁复的纹身烙印在少女的下体,而宝玉则消
失不见。莫名的刺激让少女再也无法忍耐,不在顾着自己正在躲藏。她挣脱出来,
畅快地抒发如潮的快感:「啊——」悦耳的淫叫回响在收藏室,也引来了拍卖行
的守卫。男人把娇躯酥软的女孩拦腰抱起,一脚踢开柜门,在众多守卫的注视中,
撞破玻璃,消失在夜晚的城市里。

  守卫们如梦初醒:「快追!快追!」

  「唔…我怎么了……」白发的女孩从朦胧中醒来,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在
旅店的床上,小腹处被人纹上了羞耻的粉红色纹身,顿时就羞红了脸。少女翻身
下床,遮掩着圆润的胸部和秘处,观察着房间。那个怎么想都是罪魁祸首的混蛋
男人还穿着夜行衣,正躺在床边的安乐椅上睡觉。

  少女半是恼怒半是羞耻地举起粉拳,准备给这个混蛋来一拳狠的。可是还没
动手,只是准备要出拳的瞬间。少女子宫突然传来了疯狂的震动。不讲道理的,
酥酥麻麻的快感正面击中了少女,直接让她达到了高潮。

  强烈的高潮催动着少女放声淫叫:「啊啊啊—————」

  叫声惊醒了睡眠中的男人,他惊讶地坐起,只看到白发的少女上身无力地瘫
到在地上,一对奶子被压成诱人形状,尽情展示着活力和弹性。布满淫水的屁股
却高高翘起,任人把玩,成股的淫水顺着大腿流下,在身下聚成了一个淫靡的水
洼。

  男人非常礼貌地问「你好,睡得好吗?」如果不是他的手还摸着女孩的屁股,
也许会显得很绅士。

  女孩缓缓从高潮的余韵里平静下来,甩开男人的大手,双手抱膝坐在床上,
警惕地看着男人:「你是谁?我在哪?我的身体怎么了?你从哪里知道宝玉的?
你昨晚……」少女劈头盖脸地发出一堆问题,还没有问完,男人比了个「嘘」的
手势,示意她停下来。

  「好好好,你现在肯定非常混乱,不要着急,我会慢慢回答你的问题。」男
人一边脱着黑色的夜行衣,一边说着。

  男人把衣服整整齐齐叠好,端坐在全神戒备的少女面前,伸出右手,微笑着
说:「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作爱德华」

  女孩下意识地伸手:「你好……」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胸前的春光被看了个遍。
她把自己抱得更紧,恶狠狠地问:「我的衣服呢?」

  「已经帮你洗好烘干了」爱德华指着床头说,女孩看着整齐放好的衣服,来
不及问为什么衣服已经干了就喝道:「转过身去!我要穿衣服!」

  爱德华顺从地背过身:「其实完全没必要,我昨天帮你脱的时候已经看光了
……」少女没有斥骂回去,只是快速地穿着衣服,同时确定衣服内侧的匕首和飞
镖「嘶……全被搜出来了,」少女暗暗骂到穿好衣服,少女说道:「你可以回头
了」爱德华转过身,与少女四目相对。少女撩了撩额头的白色刘海,防备地说:
「我叫克莉丝。」此时克莉丝才发现,爱德华其实非常年轻,而他穿着的居然是
最普通的法师学徒打扮。

  克莉丝抢先发问:「你一个魔法学徒,当什么小偷,你这种小人物,找宝玉
做什么?」爱德华反问道:「白色短发,善于使用绳索和匕首,克莉丝小姐,你
不会是那个有名的银发侠盗吧。你这种大人物,找宝玉又做什么?」克莉丝被叫
破身份,却并不慌乱,接近的距离足以让她在一瞬间制服这个看起来没什么本事
的魔法学徒。

  克莉丝突然暴起,要用大腿锁住爱德华的脖子,然后逼问他宝玉的下落。但
是——「啊啊啊————」在克莉丝挑起分开大腿的同时,熟悉的激烈震动从子
宫传来,熟悉的快感马上让克莉丝全身麻痹,熟练的近身格斗专家变成了一只在
床上咿呀声音,骚穴洪水泛滥的发情母狗。即将发动的攻击也变成了跳起来然后
把爱德华扑倒在床上自顾自发情的淫荡邀请。

  爱德华把发情的克莉丝推开,摆成屁股翘起的母狗跪姿,熟练地把刚刚穿好
的衣服剥开,露出少女白玉般的肌肤,圆润的屁股和翘起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
爱德华伸手在克莉丝的骚穴里掏了一把,带出了满手的淫液。只是这么简单的抚
弄,已经让身体滚热的克莉丝情难自已,苗条的身体放肆地扭动起来。

  克莉丝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艰难的说着:「啊……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爱德华微微一笑,大手顺势往上,把克莉丝胸前的两团软肉揉圆搓扁,「我想干
什么?当然是做爱做的事啦。」

  熟练的技巧让克莉丝春心荡漾,被快感冲的晕晕乎乎的脑袋挣扎着想要把他
推开,但是爱德华凑近克莉丝的脸,对着她的后颈轻轻地吹了口气,,瘙痒的触
感和敏感的皮肤结合,克莉丝再次陷入欲火的深渊,她隐约觉得,如果再不停下
来,她也许会臣服在这个变态学徒的脚下。

  「不要……求求你……放了我吧……」克莉丝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有名的盗贼,
只知道向爱德华求饶。爱德华却不依不饶,解开裤带,露出了粗大的肉茎,紫红
的龟头处还渗着晶亮的粘液,带着要把克莉丝操成一只淫乱母狗的气势,指着克
莉丝淫水泛滥的骚穴。

  「好大……」看到爱德华的肉棒,克莉丝不由得在脑内感叹,不知道这么大
的肉棒插进来,自己的小穴能不能受得了,隐约间,也有了些期待,希望自己能
在男人胯下婉转承欢。

  爱德华把身体酥软,欲拒还迎的克莉丝翻了过来,推起她的大腿,带着不可
拒绝的意味:「自己分开。」不知道为什么无法违抗爱德华命令的克莉丝听话地
拉住自己的大腿,m 字打开,仿佛欢迎着侵略者的到来。爱德华对准流水不停地
蜜洞,用力一挺,粗大的肉棒直接填满了克莉丝的空虚。破瓜的疼痛一闪而过,
随之而来的是被征服的快感「啊…啊…好棒!你好厉害!我要死了!!」

  白发的盗贼尽情地说着浪话「啊!!爱德华!!继续、继续干我……」一双
有力的大腿紧紧夹住了爱德华的腰,淫水直流的骚穴紧紧夹着爱德华的肉棒,恨
不得把它永远留在骚穴里。爱德华乘机伏下身子,吻住了克莉丝呼喊的小嘴,舌
头熟练地吸舔着,同时胯部不断挺动。

  双管齐下的快感直接击碎了克莉丝的防线,双眼翻白,被吻住的只能发出
「呜呜……」的闷哼。

  爱德华适时放开克莉丝,邪笑着说:「克莉丝大人,你现在可比酒馆里的妓
女还淫荡啊。」

  克莉丝娇羞地想要狡辩,可偏偏被干得花心乱颤,什么话也想不出来,只能
不住迎合:「是…是!克莉丝好淫荡啊……」

  爱德华得寸进尺「来,淫荡的小母狗克莉丝,叫声主人来听听。」

  克莉丝最后的尊严让她本能地拒绝,可是爱德华却停下了进攻,恶魔般的说:
「小克莉丝,不诚实一点的话就没有肉棒」同时还一点点把肉棒抽出。

  饥渴难耐的克莉丝感受着腔道里越来越多的空虚,体内被勾起的欲火烧尽了
理智,完全自暴自弃地说着不知道怎么学会的淫话:「小、小母狗克莉丝,想要
主人的大肉棒……」此时,她小腹的淫纹微微一亮,但彻底被征服的克莉丝根本
没有注意,只是期待着肉棒的奖励。

  爱德华满意地继续抽插,熟练地技巧让克莉丝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代
表服从和放荡的话语流水一样:「嗯!!啊——我输了——主人!!!爽死人家
了!!!……给人家嘛——」克莉丝夹住爱德华的腰,双手无意识地在爱德华背
后抓挠着,忘我地淫叫。骚穴的阴精不断泄出。剧烈的快感和臣服的羞耻让她再
次攀上情欲的高峰,然后彻底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躺在床上的克莉丝发现爱德华这个变态已经穿戴整齐,脚边放着
鼓鼓囊囊的背包。,正坐着等她醒来。

  克莉丝本想先装睡,然后袭击他,但是想到自己前两次动手子宫都出现了奇
怪的震动,不知道这个混蛋对自己的身体动了什么手脚,还是决定谨慎一点。但
是爱德华似乎已经发现她醒来了「你终于醒了,先穿衣服吧。」

  克莉丝惊恐地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回答:「是,我的主人。」然后身体不受
控制地穿起衣服来。

  「等等等等!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身体……」克莉丝语气里带上了畏惧。

  「你的身体怎么了,是吧?这个我会在路上跟你讲,先穿衣服吧」爱德华打
断了她。

  「什么路上?你要去哪,快说!你这个下流的变态……好!好!我知道了,
我穿」爱德华做出抚摸的动作,克莉丝回想起自己被一只手玩的死去活来的羞耻
经历,只能乖乖服软。

  穿好衣服,爱德华搂着克莉丝的纤腰,退掉了旅馆的房间。老板看着依偎在
爱德华怀里的克莉丝,暧昧地笑笑:「两位玩的很开心啊。」

  克莉丝刷地涨红了脸,羞涩地低下脑袋,在老板的目送中走出旅店。

  爱德华拉着克莉丝坐上了出城的马车。放好行李,又在车厢里布置了隔音结
界后,爱德华摊到在座椅上,很粗鲁的大张四肢,伸着懒腰。

  「呼~ 累死了,总算出城了,拍卖行应该不敢马上告诉警卫,现在就跑应该
来得及。克莉丝小姐,你可以提问了」

  克莉丝控制住情绪,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为什么我的身体不受
控制?你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你是亡灵法师吗?」

  「这个嘛,不用害怕,这不是傀儡术」爱德华抓了抓头「我也不是死灵法师。
如你所见,我确实在学魔法,但是我学的魔法很特殊」

  「我的魔法叫做『淫术魔法』」

  克莉丝茫然地看着他:「淫术魔法?完全没听说过,你学的什么三流法术?」

  爱德华并不意外,回答道:「不是三流法术,是淫术魔法。这套魔法是由战
国时代的前辈法米特。穆。卡修所创。后来经过约翰。法雷尔提督,龙使弗利兹,
还有魔电龙枪大魔神  等等……各个道上前辈的改编和完善,传说最后一代魔…
…你有在听吗?」

  克莉丝眼里的迷茫更多了,于是忍不住打断了他:「等一下等一下,这都是
谁和谁?」

  爱德华怜悯地看着她:「你不知道吗,太孤陋寡闻了吧,这都是当年的英雄
豪杰啊」

  「是你自己的历史学的有问题吧?」克莉丝终于忍不住斥骂爱德华揉揉太阳
穴「总之,淫术魔法是一套兼具元素,变换,召唤魔法的完善魔法。你的身体现
在会服从于我,就是淫术魔法的应用。」

  克莉丝没继续听下去,她知道了现在自己正被一个变态魔法师用变态的魔法
控制了,现在应该想办法脱困。

  「还有,宝玉呢?你偷宝玉做什么,宝玉还在你身上吗?」克莉丝继续问爱
德华的脸色突然变得奇怪,他别过脸,指着克莉丝的小腹,粉红色的淫纹正在那
里发着淡淡的光。

  克莉丝感受着子宫里的异物感,难以置信地说:「你、你不会…」

  爱德华没有面对她,尴尬地说:「嗯,现在宝玉被封印在你的子宫里了。」

  「怎么取出来?」克莉丝尽量平静地问。

  爱德华一脸惊讶:「我还以为你又会扑上来」

  克莉丝锤了一下马车,涨红了脸:「有什么办法,我要是攻击你,就、就又
会、那个吧。」

  「哎呀,你发现了啊、哈哈哈哈……」爱德华干笑了几声「你一旦对我发起
攻击,你淫术魔法就会让你高潮,这是对主人的保护。」

  「那个宝玉里面有淫术魔法的遗留,只要你和淫术魔法的修习者,也就是我,
的联系提高,我就能剥离宝玉里的淫术魔法,然后让宝玉离开你的身体。这样我
也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你也能拿着宝玉去王都交差。可以说是双赢。」

  克莉丝被说破了任务,错愕的问:「你怎么知道我……」

  「克莉丝小姐虽然现在很冷静,但是在床上很诚实呢,一爽起来就什么都说
了。」

  「放心,除了我,没人知道这个宝玉里有什么,皇室的人只知道这是个值钱
的精灵古董,想要追回去罢了。」

  「那怎么提高联系?」克莉丝没管爱德华的取笑「不会要我……跟你」

  「当然是做爱了!」爱德华理所应当的说。

  「才不要,等到了王都,肯定有人能取出来,你别碰我啊。」

  「这可由不得你,小克莉丝。」爱德华张开双手「以欲望本源的名义,加速
欲火的奔流【淫欲结界】」粉红的结界笼罩了车厢。爱德华脱掉裤子,淫笑地看
着好色地扭动躯体的克莉丝。他也是淫术魔法的传人,有机会遇见这么难得的美
女,不把她玩弄到身心彻底屈服,甘愿做自己的肉奴隶,爱德华怎么会罢休呢?

  「来,靠墙趴好,自己把屁股翘起来。」

  克莉丝的身体自然地服从了命令,少女的奶子轻轻压在马车车厢上,冰冷的
墙壁刺激着少女翘起的乳头,可爱的小屁股在空气里画着八字,一滴晶莹的液体
从骚穴里滴出。白色的碎发杂乱的晃动,英气的俏脸上只有化不开的情欲,就算
没有淫纹,克莉丝也不会拒绝了:「爱德华…给我」

  爱德华适时靠近了克莉丝,粗糙的双手熟练地玩弄着克莉丝的奶子,时不时
扭动充血硬邦邦的奶头,在克莉丝意识将要溶解的关头,粗大梆硬的肉棒直接填
满了克莉丝的骚穴,击中了她的花心。

  「咿呀呀呀——去了!!!被变态法师直接干到高潮了!!!继续干我吧!!!
享用我的发情骚穴——」克莉丝白眼翻起,瞳孔变成了色气的爱心状,沾满津液
的舌头像母狗一样吐着,居然是已经达到了高潮。

  爱德华乘胜追击,继续在克莉丝身上征伐着,带给少女无尽的快感,负距离
的雄性气息侵入她的鼻腔,让她脑袋都没办法思考了『「嘻……怎么会怎么好闻,
你的味道……」克莉丝突然有种小狗回到熟悉的主人身边的感觉。

  「嘿嘿嘿,这就是我们的联系啊,在这个结界里,你每次高潮,就会变得对
我更加顺从,如果继续下去,克莉丝小姐就会成为我的淫乱宠物喔。」变态法师
解释道。

  「淫、淫乱宠物,那好像也不……不要,你快想办法把宝玉拿出来啊!!流
氓!!」克莉丝克服了自己内心的顺从,强自嘴硬。

  「这可不好,虽然前几年流行这种类型,但是我喜欢诚实的宠物。」爱德华
贴近了克莉丝的耳朵「这样吧,命令我的宠物【不可以隐瞒自己的感受】好了,
来吧!」

  爱德华坐回座位,指着自己怒气冲天的肉棒:「来,坐上来,自己动。」

  克莉丝听话地转过身,颤抖流水的淫穴「咬住」了爱德华的肉棒,然后腰肢
一沉,用自己多年锻炼的身体,取悦起眼前的变态「啊!啊!好棒!好舒服!!」
克莉丝像经验丰富的骑士一样,放浪地扭着自己的纤腰。,雪白平坦的小腹沾满
汗水,淫穴一吞一吐,就像在给主人口交的熟练性奴隶。

  「好样的,侠盗大人,第一次就这么会扭,要不要做我的宠物啊。」爱德华
勾引道「才不要,你个,啊——」脑子里的酥麻打断了克莉丝的狡辩,她自动说
着真实的感受:「好啊好啊!变态的克莉丝想当宠物,主人要天天干克莉丝——
不是的,我在说什么啊!!」

  克莉丝想捂住自己的嘴,但是爱德华却拉住了她的柔荑:「哦?那为什么不
老老实实承认呢?」

  「因为、因为克莉丝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其实是喜欢服从别人的淫乱女……
不是的!不是的!这是骗你的!!」发现自己的秘密被暴露的克莉丝挣扎着想要
狡辩,但是爱德华脸上的邪笑已经告诉她,这已经瞒不住了「淫乱女啊……小克
莉丝有经验吗?」

  「是的,以前被姐姐拉着玩女王游戏的时候,我嘴上说着恶心,其实下面早
就湿透了,那天晚上一直自慰到昏过去」

  「还有,我做任务的时候总喜欢一边躲藏一边自慰,甚至自己期望被人发现
……」受魔法影响的克莉丝主动把自己最黑暗的秘密说了出来「这样啊,克莉丝
小姐不用担心,我一向善于保守秘密,尤其是宠物的秘密……」爱德华顿了一下
「所以……」

  「赶快投降,你这变态抖M 发情母猪!!!」爱德华催动魔力,肉棒带着催
情的力量影响克莉丝的心灵,让她有种脑浆都颤抖的酥软欲望,大手还不断拍打
克莉丝白嫩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响声。

  「哎?哎?等一下!……呀呀呀!!!!怎么激烈的话,我会…」粗鲁的辱
骂却更加激起了克莉丝的春情,受虐的癖好被发现没让她觉得羞耻,反倒让她更
加想在这个变态的征服者面前臣服,做他胯下的一条淫乱宠物。

  又是一次快美的高潮,淫术魔法的力量对克莉丝的影响更进一步。爱德华觉
得时机已到,于是高声喝道:「母狗!谁是你的主人!」

  「嗯!嗯!啊!!是!!你是!!爱德华是我的主人!!」克莉丝放弃了抵
抗,服从的快乐与肉体的臣服相遇,让她眼里流出了喜悦的泪花。

  「你是什么!」

  「哦……啊……插进去了……我是主人的淫乱宠物……是主人的玩具……请
主人怜惜我!!!」克莉丝像发情的雌兔一样,伏在爱德华胸口,腰部扭动,屁
股一抬一放,尽情地向主人索取快乐。

  爱德华的眼里带上了紫色的光芒,克莉丝与他四目相对,短暂的发呆后,克
莉丝突然觉得面前的变态变得亲切,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跪在他脚下,做一只听话
的宠物。

  「主人……」克莉丝流着口水,痴迷地看着他。被淫术魔法掌控了心灵的克
莉丝只觉得身体燥热「我还想要……」

  爱德华托起克莉丝的翘臀,抽出肉棒,克莉丝眉头紧皱:「不要…主人…别
拔出去……」她双臂虚抱,挽留着主人,爱德华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推着两条修
长有力的美腿,愉快地回应:「来,换个姿势。」然后粗大的肉棒继续在蜜穴间
穿插,杀得身下的盗贼少女丢盔卸甲,星眸半闭,把自己的身心都拱手送上。

  几十次进攻后,爱德华也到了极限,他捧住克莉丝的俏脸,粗重的呼吸刺激
着她敏感的触觉,她顺从地吐出丁香小舌,任由主人肆意的吮吸「唔…唔……嗯
……」爱德华也紧紧搂住克莉丝,龟头紧紧顶住克莉丝的子宫口,跳动两下,然
后在少女最神秘的私处留下的主人的印记。

  「小母狗克莉丝,主人射给你了」

  「嗯!嗯!求主人、啊!!!!」滚烫的精液灌满了克莉丝的骚穴,宣誓成
为主人宠物的画面浮现在她脑海里,让她达到了最快乐的高潮「啊啊!!!!嗯!!
主人的精液、灌满克莉丝了……」克莉丝痴痴地笑着,像八爪鱼一样软在爱德华
的胸膛上,媚笑着品味高潮的余韵。

  爱德华拍了拍她的屁股:「别装死,离目的地至少还有半天的路呢」

  克莉丝惊讶地发现刚刚射精的肉棒又变的火热起来,「哎?不要啊!!」悦
耳的淫叫回响在隔音的马车里。

  四个小时以后,马车停了下来,克莉丝大腿紧夹着,眼里带着隐隐的粉色,
里面全是浓浓的痴迷和臣服,脖子上也多了一个皮革项圈,上面写着「爱德华先
生家的宠物」,就这样一瘸一拐地被爱德华搀扶着走下了马车。

  三天后,王都。

  不引人注意的小酒馆里,穿着带斗篷兜帽的克莉丝遮住自己的白发,面对着
同样穿着斗篷的陌生人坐在角落里,递出了一个小木盒。

  「精灵族赠送的宝玉,被卖给一个小拍卖行了。」

  穿斗篷的陌生人打开木盒,略略扫了一眼「不错,这就是那个宝玉,真亏你
能追查到啊。」然后把木盒收进了怀里。

  「还是老样子,别让王室知道是我们找到的。」克莉丝谨慎地回应。

  「不用担心,王室也是真的急了才会开出悬赏,随便就能糊弄过去。」

  「那好,我什么时候能拿到报酬?」

  黑衣人有些奇怪:「今天就行,你这次怎么那么着急?」

  「有些私事,还有,最近别再给我委托了。」克莉丝语气变得急促。

  「行,没问题,毕竟你是我们的『夜莺』嘛,祝你休假愉快。」黑衣人没在
乎什么,收好了宝玉就离开了酒馆。

  秘密地取到了报酬,克莉丝按照约定,提着自己的行李来到了租好的房间,
打开了房门。

  「主人~ 晚上好~ 」克莉丝甜甜地问好。

  很没素质地大字瘫坐的爱德华看了一眼顺从的奴隶:「不错啊,你现在也算
是小富婆了吧。」

  「人家的钱,都、都是主人的」克莉丝迫不及待地表达了自己的乖巧。

  爱德华坐了起来,摸了摸克莉丝的小脑袋:「你的事也办完了,接下来你就
和我一起旅行吧。」

  克莉丝微笑着回答:「是,我的主人!」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