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人格(7-8)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第七章 谁动了我的妻子?
何师道被夏语冰大胆的言辞给怔住了,虽然这个只是在演戏,可是夏语冰毕竟是个已婚女子,让自己对一个已婚女子说出任何违背伦理的话,完全违背自己几十年的道德準则。何师道舔着乾裂的嘴唇。就在自己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耳机传来了夏语冰的轻声话语:“莫海来了。”何师道的心顿时也提到嗓子眼了。
夏语冰故意背对着门,这样莫海走进书房的时候,她可以装作没注意,被莫海“意外”发现桌子上的手机资讯,就能成功完成“抓奸”。莫海一定会很生气,搞不好给自己一巴掌,然后自己再和莫海坦白一切,让莫海明白自己的真实感受,一定就能走出自己的心魔。
正如夏语冰心中所想的一样,莫海此时已经走到了卧室门口,他的脸看起来和平时有点不一样,就像一个刚喝过酒的人一般,他轻轻的旋转门的把手,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走了进来,其实这一切却被早就被夏语冰看在眼里了。夏语冰不动声色的故意将手机停留在聊天介面,好像在等某人回复资讯似的。
莫海轻轻的靠近夏语冰,没靠近一步,夏语冰的心就跳得越快,就好像要飞出来一样。
几米的距离,却好像走了好几个钟头似的。
夏语冰忘记了设置锁屏时间,手机的光线暗淡了下去,就準备锁屏了。夏语冰心烦意乱的,轻轻的手指在萤幕上敲了一下,防止萤幕锁屏了。老公,你走快点呀。
终于,夏语冰终于感到了身后的热气,在清冷的深夜,身后仿佛就是一个暖暖的火炉。
莫海没有去而看手机,而是轻轻的将手抚摸着夏语冰的头髮。
夏语冰懵了,按照自己的剧本,此时莫海应该沖过来,抢过自己的手机,然后指责自己,然后和自己离婚,甚至自己都已经做好被莫海打一顿的心理準备,虽然夏语冰觉得莫海不会打自己。
但此时的莫海站在身后,不仅没有去看手机,而只是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秀髮。夏语冰装作很慌张的将手机手了起来,然后扭头去看莫海。在书房昏暗的光线之下,笔记本的萤幕光线照在莫海的脸上,让莫海的脸看起来很怪,让人看着害怕。夏语冰紧张的说道:“老公,你怎么还没睡呀?”
莫海似乎没听到夏语冰的话,而是轻轻的抚摸着夏语冰的脸颊,说:“不是你想要我来的吗?”
夏语冰一下子愣住了,莫海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早就看穿一切,一直在配合自己的演出?不可能的,但莫海这话又是什么意思?自己和何师道哪里有破绽?难道是……?原本以为自己是猎人,没想到自己才是猎物。短短一分钟,夏语冰脑海就已经飘过了很多种可能。
电话另一头,何师道听到莫海的话也呆住了,他努力的回忆治疗每一次细节,似乎都毫无破绽。
莫海似乎没有意识到夏语冰惊讶的表情,微弱的光线时不时的闪烁在莫海脸上,黑色的眼睛看起来躲在阴影之中,看起来就像无底的深渊那样的深邃。莫海的嘴角轻轻翘起,露出邪魅的微笑,他俯下身子,用手压着夏语冰的肩膀,问着夏语冰身上的香气,喃喃的说道:“好香呀,你不是问我敢不敢将你就地正法吗?”
夏语冰脑子一转,瞬间有点明白了,迟疑的问道:“你是?”
“我是陈亮呀,冰冰让你久等了,我早就应该来了,要不是莫海拦着不让我来。不过也怪不了他,谁让你是他的老婆。”
何师道和夏语冰几乎同时都明白了,眼前的人不是莫海。何师道和夏语冰都想错了,以为莫海的病情继续发展下去就会发展成为多重人格,但事实上莫海早就已经是多重人格了,陈亮就是他的其中一个人格。
夏语冰有点慌张,这不是在预演里面的剧本。怎么办?
莫海的一只手放在夏语冰的肩膀上,一只手摸着夏语冰的秀髮,手指慢慢滑过夏语冰俊秀的脸颊,顺着雪白的颈部,慢慢的分开夏语冰的睡衣。
夏语冰呆住了,竟一时忘记自己到底要抵抗还是要顺从,眼前的人就是莫海,可莫海认为自己是陈亮。
“你不喜欢我?你不想和我做爱?”莫海见夏语冰无动于衷,也将手指停住了。
“我,我……”夏语冰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本来已经深信眼前的人不是莫海,而是陈亮人格,但看到莫海哀怨的眼神,想起自己深爱的老公,不喜欢这种话怎么对老公说得出口,“我喜欢你,我想……”
“那你为什么不主动点呢。”莫海轻轻的低下头,夏语冰顺从的闭上了眼睛,任由莫海亲吻上自己的嘴唇,将舌头深入自己的口腔之中,肆意的索取自己的津液。此时夏语冰的手绕过莫海的脖子,深情的搂住了他。
良久,莫海才依依不捨的离开夏语冰嘴唇,用夏语冰熟悉又陌生的深情的眼神看着夏语冰,癡情的说道:“今天我终于得到你的吻了,冰冰,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多爱你吗?谢谢你,我知道你心里只有莫海,不会有这个小人物的。今天能得到你的吻我已经很满足了。”
果然,真的是陈亮。
即使是陈亮人格,夏语冰看到莫海落寞的神情,心里一样很难过,就算是自己的身体被另外一个人格霸佔着,莫海依然无法舍却忘记对自己深深的爱意。夏语冰轻轻的抚慰着莫海:“其实,你也不错,但我已经是莫海的老婆了,不然我一定会喜欢你的。”
“如果莫海也同意,让你喜欢我呢?”
夏语冰稍加思索一下,然后深情的说道:“好呀,那你让莫海上来和我说。”
莫海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一声不吭的转身走出了书房。
夏语冰长长舒了一口气,赶紧趁机和何师道发了信息:“老师,现在怎么办。莫海已经有陈亮人格了。”
何师道虽然不在现场,但是从夏语冰和莫海的对话中猜到了怎么回事,他一边仔细回想着每处细节,一边安慰着夏语冰:“先不要刺激莫海,儘量顺着他的意思。带上电话手机,过去看看。”
何师道此时有点后悔,后台资料许可权只给了夏语冰,现在自己一点资料都看不到。单单莫海的几句话,完全分析不出什么来。想到这里,他对着电话对着夏语冰说道:“有蓝牙耳机吗?有就好,带上。”
夏语冰明白何师道让自己带上蓝牙耳机的目的,这样发生什么情况,他可以及时指导自己。刚才自己都慌了,现在带上耳机,有何师道的声音,感觉自己心安多了,“好了,我过去了。”
夏语冰蹑手蹑脚的走出了书房,客厅一片漆黑,只有昏暗的壁灯发出的微弱的光线,让人勉强看得到房间里的情况。夏语冰和莫海的卧室的门虚掩着,也没有开灯。夏语冰靠着墙壁悄悄的踱步到了卧室门口。
“不行,你太过分了,你泡我老婆,就算了,还要我去劝我老婆,让你泡。”
“呵呵,刚才让我去找夏语冰不是你自己要求的吗?”
“可是……”
“可是什么,我们是最好的兄弟不是吗?”
“是,可是……”
“你只要出来和你老婆轻轻说一声就行了,剩下就交给我了。你不是也想我得到你老婆吗?”
“是,我想……不,不行。这样对夏语冰伤害太深了。我不能这么做。”
“难道你这样对夏语冰伤害就不深了吗?可笑的伪君子!!!”
“你不明白,虽然我心里也这么想,但是夏语冰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如果她知道我答应了将她给了你,她一定会难过,以为我不爱她了。除非,她自己主动答应你。我不会出来劝说的。”
“真是的,早知道,老子就不来徵求你的同意了,直接硬来就好了。”
“你是说强姦夏语冰?”
“是呀,怎么了,兴奋了?”
“没有……”
“是吗?我先去找她了哦,你要不要阻拦我呢?”
夏语冰听着莫海一人的自言自语,不禁有点脸红耳赤。莫海的脑子到底装的是什么。本来想要问下何师道怎么办,可是莫海自言自语的话题,让自己如何问得出口。正踌躇着,转眼之间,莫海就推门走了出来,然后朝着书房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已经躲在墙角的夏语冰。
夏语冰知道,此时的莫海是去书房强姦自己的。怎么办?要不,自己假装被陈亮强姦,以此刺激莫海,莫海见到自己被陈亮淩辱,一定会自我苏醒过来,阻止陈亮的吧。想到自己要假装被陈亮强姦,夏语冰感到浑身一阵发烫。
而此时耳边传来了何师道冷静的声音说道:“配合陈亮,刺激莫海,让莫海自我唤醒。”
有导师的肯定,夏语冰更加坚定自己的方案,她叫住了莫海:“陈亮,你怎么从我的卧室出来了,你不是去找我老公莫海吗?他人呢?”
莫海听到夏语冰的叫声,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说道:“莫海说同意了。”
“你骗我,莫海怎么可能会同意呢?”
“他真的同意了。”莫海慢慢走近夏语冰。
夏语冰早就知道他的意图,不动声色装作害怕的表情,说道:“你想干嘛?”
女人的柔弱的胆怯的质问,往往无法吓阻罪犯,反而更加刺激罪犯犯罪的心理。
莫海粗大的身影一下压了过来,然后突然将手抓住了夏语冰的手腕了,睁大了眼睛恶狠狠的骂道:“老子已经忍了莫海很久,既然好说歹说,莫海都不同意,老子今天就是要了你。”莫海的力气很大,一点都不像平时的样子,他此时就像一只发狂的野兽,夏语冰的手腕被抓得生疼,条件反射的扭动了身体起来。
莫海紧张极了,红着脸,似乎有点害怕,就好像第一次做坏事的小孩似的。而夏语冰的扭动不仅无法挣脱莫海的束缚,反而就像一剂催情剂扎进了莫海的身体,莫海将夏语冰的身体反了过来,反背着她的手,顺势将夏语冰压在墙上,一只手手忙脚乱的伸进夏语冰的裙子,四处摸索着夏语冰的内裤,却怎么也脱不下来。
夏语冰轻轻的压低身体,莫海随之找到内裤的边缘,迫不及待的将内裤拉到膝盖以下。
夏语冰感觉自己裙子下面湿漉漉的,夜风吹过,一种说不出来的冷意。夏语冰呜咽着,呼唤着莫海的名字:“不要呀,陈亮你给我滚……莫海,你在哪里呀,莫海,救我呀”
莫海简单的脱掉自己的睡裤和内裤,一只硕大的鸡巴,在昏暗的灯光下,龟头显得更加乌黑曾亮,发出一种寒月般的冷光。莫海拱着自己的胯部,胡乱的顶着夏语冰的屁股,夏语冰幽怨的回头看了莫海一眼,轻轻的张开了双腿。
莫海的鸡巴顺势一下插入了夏语冰的身体,儘管已经有了心里準备,可是莫海的鸡巴却比平时似乎更加的雄伟。
硕大,滚烫,坚硬。
水润的阴道口一下子呲溜就进去了,夏语冰感觉到自己的阴道一下被撑开了,阴道壁上的肉紧紧包裹住了莫海的鸡巴,出奇的紧实。这种意料之外的充实感,让夏语冰不由自主的啊的叫了出来。
娇怜,无助,销魂。
何师道听到夏语冰销魂的啊的一声,已然知道莫海已经在做什么了。虽然一切都已经做好了心里準备,但是夏语冰那一声呻吟,让何师道心思摇曳不止,不知道是如何是好。而夏语冰耳边的何师道的呼吸越来越重,夏语冰万分的娇羞,用手去摸口袋的手机,想要挂掉何师道的电话。可是双手被莫海反剪着,紧紧抓着,完全够不着口袋的手机。
夏语冰哀怨的呼唤,莫海却丝毫没有被唤醒的迹象,反而夏语冰感到下面的肉壁里面的鸡巴犹如烧红的铁棒一样,更加的坚硬挺拔,毫无怜悯的像打桩机一般撞击着自己的阴道。夏语冰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可是那种感觉确是自己从没体验过的。莫海的粗鲁,仿佛自己真的被陈亮强姦一般。
夏语冰的脑海里面不禁闪过被陈亮强姦的画面,但马上又被夏语冰强行删除了。
夏语冰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肉体上强烈的被入侵感让夏语冰慢慢的失去正常的思考能力,伴随着背后男人鸡巴猛烈的撞击,蜜穴传来一阵阵痉挛的收缩,一波波从未有过的兴奋刺激着自己的大脑,夏语冰隐隐感觉期待着男人更剧烈的侵犯,不要考虑她自己的感受,而是肆意的将各种情绪发洩在自己身上。

夏语冰扭过头,伸长的脖子,迷离的眼睛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轻启朱唇:“陈亮,使劲操我。”

第八章 药
次日,醒来。
莫海摸摸了床边,空空如也。
恍惚之间,自己印象好像和陈亮吵了一架,自己妻子明明和陈亮互相发了那么多资讯,自己纠问陈亮的时候,陈亮不仅不承认,还怪自己没有安排好夏语冰的思想工作,不是说好了让夏语冰做陈亮的女朋友吗?然后就吵起来了。
不可能,自己怎么可能要让夏语冰做别人的女友呢,她可是我自己的老婆。陈亮自己有陪女朋友呀,一定是自己受那篇【NTR心理治疗实录】文章的影响,一切都是幻觉。陈亮根本就没来过!!!
自己的病症似乎更加的严重了。要在夏语冰发现自己病症之前,就要治疗好自己。
莫海的脑袋一空下来,就不由自主的去想着文章的内容,拿起手机开始又偷偷看夏语冰的聊天记录。奇怪,自己昨天明明还看到妻子和陈亮的暧昧资讯,今天却一条都看不到了,怎么回事?夏语冰到底有没有和陈亮有不正当关係?
莫海感觉自己被困在一片无垠的大海之中,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块木头可以让自己喘息下,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木头不见了。而妻子和陈亮的聊天记录就是那块木头。
自己的心脏就好像有很多蚂蚁在噬咬一样,奇痒难忍,偏偏痒的是在自己身上,不像皮肤之痒,可以抓一抓止痒。心口之痒,难受却又无可奈何。
不行,自己一定要去看下何医生。

何医生办公室。
“今天的治疗还是要催眠吗?你能不能教我下自我催眠。”
何师道一怔,没想到莫海提出这种奇怪的要求,反问道:“为什么呀?再说你怎么自我催眠呀。”
虽然在何师道这里催眠一下,每次完事之后自己的都会变得轻鬆点,但莫海总是记不起催眠的时候自己说了什么,虽然何师道是业内口碑是极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隐隐又种说不出来的担心。另外,如果能够自我催眠话,可以在没人的时候自我催眠下,或许病情会有所缓解也未可知:“不是忙呀,没时间过来。我可以学点简单的,试试对着镜子自我催眠。每次在你这催眠,我感觉是好多了。”
何师道不知道莫海的脑子在想着什么,自己的脑海里面突然浮现了一个名字:夏语冰。
“你不会想催眠别人吧?”何师道试探的问道。
“催眠别人 ?”莫海一怔,原本没有多想的他,此事脑海里面居然自动犹如本能的浮现一个女人的名字:夏语冰。莫海随之一笑,掩饰自己尴尬的表情,说道:“怎么可能。我真就是忙,想自力更生。”
莫海尴尬的微笑,让何师道感觉莫海在撒谎,自己一下就说中了他的心事。莫海想对夏语冰做什么?
何师道用笔轻轻的敲着桌子,一边思索着莫海的目的,一边说道:“催眠是一项很专业的技术,不过简单的自我心理安慰也不是不可能,这样吧,我这里给你开一瓶药,你要自我催眠之前,先吃一颗,混在水里喝就行,然后再对自己心理暗示,这样自我催眠的成功率可能高一些,你可以试试看。”
何师道一边说,一边认真的仔细看着莫海,何师道不确定眼前的人是莫海还是陈亮。莫海被何师道看得有点不舒服,心里异常的忐忑,何医生这么仔细的看着自己,一定也看出自己病情更加的严重了。这个让莫海更加的困扰,他想何师道不直接和挑明,恐怕是怕让自己心里压力更大,他在暗示自己要吃药了。莫海不敢再看何师道的眼神,何师道眼神越是严肃正经,那就说明自己病情越是严重。
莫海不想看,也不想知道。他默默的从何师道那里开好了药,看起来以后就只能靠自己了。何师道居然亲自配药,小小的药罐里面装了大概七八粒的白色药粒,看不出什么药。
可能真的是担心真拿这个药去做什么坏事吧,莫海无奈的耸耸肩。
送走莫海,何师道陷入了深思,不知道自己这样欺骗莫海是不是有违背自己的医德。何师道歎了一口气,何师道打了电话给夏语冰,将莫海今天的治疗情形和夏语冰一五一十的说了下,自己给莫海配的药只是一种健身健体的保健药,虽然也无色无味,但吃完之后,身体会明显的发热感觉,并不会对人体有太大影响,自然也达不到什么催眠的效果。只是对莫海有一种心理安慰的辅助治疗效果。催眠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怕莫海用了这些药觉得没效果,说不定会自作主张,加大药量,所以只开了几粒。
虽然何师道没有挑明,夏语冰感觉何师道似乎话中有话,莫海刚一走就给自己打电话,显然河师道很重视这件事情。有时候,听一个人叙说很重要的事情,重点不是听他说什么,而是听他没说什么。
如果在以前,夏语冰一定会很直接的问清楚,但自从昨晚的事情发生之后,夏语冰还没有从昨天的状态恢复过来,现在她想起昨天在电话里面的窘态,就一阵脸红,只能嗯嗯的应付着何师道,好像自己一开口说话,那声音就会让何师道联想到昨天事情似的。夏语冰对何师道冷淡,让何师道多少有点失落,本来心里有很多话,等着夏语冰来问,自己才回答的,现在只能硬生生的憋在肚子里。
挂了何师道的电话,夏语冰捧着滚烫的脸蛋,长长呼了一口气,如蒙大赦一般。想着现在是何师道的助手,虽然暂时不用去他那上班,可是还要和他见面,心里不禁扑通扑通的直跳,老师会怎么看自己呀。夏语冰吐了吐舌头,苦笑了下,算了,现在莫海的事情就足够让自己焦头烂额的了,自己怎么还会去想老师怎么想呢。昨天的事情非但没有刺激莫海真正人格的出现,反而意外的莫海人格好像消失了一般。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吗?难道是陈亮的人格压着莫海人格,陈亮的人格不让莫海出现?
按照心理学理论,一种人格的出现,是为了更好保护本体,但是陈亮的人格出现在在莫海身上,是为了保护莫海什么?陈亮的人格为什么会出现?
夏语冰脑袋感觉就要炸开了,心里好几次想给何老师打个电话,但终于还是作罢了。后台莫海的心里曲线看起来比之前更糟糕了,从何医生那里出来之后,莫海不仅没有像以前那样有所缓解,这次反而更加的抑郁了。夏语冰有点担心,这样下去,搞不好陈亮的人格不仅没有被消灭,反而是莫海的人格被消灭了。夏语冰找了理由和院长请假了下,匆匆的回到家里,现在莫海状态比之前更糟糕,此时的莫海比以往什么时候都更需要自己。

======
写在后面的话:资讯就不回了,这里回复下青睐本人的读者。本文确实受isnormal大大【NTR心里治疗实录】的启发,但并非同人。同名只是巧合。可以看出I大在写NTR心里治疗实录的花费很多心思,鄙人也搜过I大的其他文章,显然即使I大的其他文章,和NTR心理治疗实录相比还是云泥之别的,可见I大在NTR心理治疗实录上花费的心血,都先打败了自己的过往。一句好的诗句,行内人能看到诗人用了多少典故,用了多少比喻,用了多少手法。一顿佳餚的烹饪,行家可以看出厨师用了多少工序,花了多少食材,掌握了多少的火候。我们凡人只能一句话:TMD写得太好了,太好吃了一样。故文采不如I大,用心也不如I大,不敢写同人以防汙作者清誉,扰众人耳目。所幸大自然的美味并无需太多的工序也可以让人垂涎三尺,直击内心的文字无需太多的手法也能动人心扉。如果不喜欢本人,只是阁下的心跳频率和鄙人频率不一致而已。写文,无非开心。开心就写,不开心就太监了。这种有木有JJ的事情,随缘吧,天命所在,木有JJ也会再长的。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