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二十二)第一章完结篇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标题:《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二十二)》
作者:血之涅槃
类型:原创

~~~~~~~~~~~~~~~~~~~~~~~~
建议先阅读以下主题: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一)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二)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三)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四)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五)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六)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七)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八)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九)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一)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二)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三)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四)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五)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六)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七)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八)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十九)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二十)
校花女友梦涵的秘密(二十一)
~~~~~~~~~~~~~~~~~~~~~

     前几天下了好几场小雨,今天久违的太阳鉆出了云层,让大地再一次沐浴在
它温暖的阳光裏。

  梦涵也在屋裏闷了好几天了,今天中午可以出来透透气。

  杜宇这家伙已经好几天晚上没回来住了,可能是前几天梦涵要的太频繁,让
杜宇有点招架不住了,晚上竟然不敢回家,真真让梦涵的俏脸身上露出一丝苦笑
来。

  自己的欲火得不到发泄,却每天晚上听着袁大嘴他们在隔壁如胶似漆地激战
,这对梦涵来说是一种煎熬,而自从尝过更加刺激的感受之后,那个假阳具已经
不能再满足她的需求,就像在跟一个死人做爱一样,毫无情趣。

  今天,梦涵穿着一条碎花连衣裙,踏着她的小瓢鞋,出来透透气。

  出租屋的后面有一个老旧的城中村,已经拆迁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几个钉子
户还没谈妥,民工们的板房已经搭起来了,只等着开发商一声令下,开始动工。

  这个城中村周围围上了高高的铁皮围栏,把这裏跟外界隔离开来,好像是城
市这件衣服的补丁,把这裏的杂乱和颓废与城市的繁华和整洁分割开来。

  梦涵她们也决定,在开工的时候搬走,晚上叮叮当当的也休息不好。

  不过,此时的梦涵觉得她站在这裏,周围几乎没有人,倒是给她创造了一个
独立的空间,在这裏,好像她可以干她想做的任何事,她想到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经常要玩她的假阳具,那现在呢?于是,梦涵在一个快要倒塌的墻角处脱掉了她
的连衣裙,甚至把裏面的小亵裤也脱掉了,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白色的小瓢鞋,刚
下过雨,还有点冷,梦涵打了个哆嗦,不过,心裏激动的心情,让她丝毫不介意
这点寒冷,她正在寻求着刺激。

  我,也就是杜宇,早晨从外面回来,觉得今天天气不错,可以带着梦涵出去
溜达溜达,也许这样能舒缓一下她那被欲火填满的心情。

  正在我快走到楼门口的时候,看到梦涵居然出来了,正要跟她打个招呼,不
过,心裏突然想看一看,我不在的时候她要做什麽。

  这麽想着我并没有打扰她,而是远远地跟在她的身后,观察她,窥视她,跟
着她走进了那个快要成为废墟的城中村。

  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梦涵居然大白天的脱光了衣服,那洁白的身体被太阳
射的有些耀眼,这是要干什麽?是不是太危险了,我心裏也狂跳着,并没有沖上
去阻止她,而是,继续跟蹤,并保护她的安全。

  在这些残砖断瓦之间,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闪过,好像是一个精灵,那皎洁的
身躯,跟这残破脏乱的地方形成鲜明的对比。

  梦涵光着身子在这裏晃了一会儿,并没有看到一个人,她刚刚紧绷的心放松
了一些,不过,也让那兴奋的感觉淡了不少,好像一场大戏却无人欣赏,让演员
也失去了兴趣。

  在这堆废墟的中间,有一个灰白色的水泥房子建成的小二楼,感觉非常老旧
,门窗上都糊着残破的塑料布,风一吹呼啦呼啦地响。

  在墻上画着一个大大的拆字,墻上一条裂缝非常显眼,好像要把房子拦腰斩
断。

  也不知道裏面有没有人,估计是没有,哪有人会住这样摇摇欲坠的房子裏。

  梦涵鬼使神差地摸了过去,来到门边,她探出头去,往屋裏看了看,觉得没
什麽危险,竟然鉆了进去。

  我就藏在远处的一处快要倒塌的残垣旁边,偷偷看着梦涵的一举一动。

  这个小丫头可是真敢玩呀,要是碰到个人,这地方连呼救都没有人,真是危
险啊。

  这麽想着,我就想过去看看,可是这时,一个人,应该是个男人,猫着腰,
悄悄地接近着那个二层的小楼,他低着头,不过我能看到他脸上有一条明显的疤
痕,此时,他正咧着嘴笑着,眼睛盯着前面的那个小楼,快速的跑了过去,在门
口站住,侧耳听着。

  我吓了一跳,感情不只有我在跟蹤着梦涵,还有别人在打她的主意,真是螳
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今天这是来对了,我不知道男人要干什麽,只是远远地
注视着他,慢慢地朝着他移动。

  又过了一会儿,我看到那个男的突然低头鉆进了那个小黑屋裏,那裏岂不是
只有梦涵和他两个人麽?而且,梦涵还是一丝不挂,我心突突跳着,加快脚步往
那裏奔去。

  梦涵刚刚进到这个小黑屋的时候,她发现这个屋裏有一张小土炕,地上乱七
八糟的堆着一些垃圾,好多都是别处捡来的,散发着酸臭味。

  床上铺着一条黑乎乎的破褥子,褥子上面正躺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残
疾人,只有一条腿,头发胡子乱糟糟的,让人分不清年岁,不过从斑驳的白发看
,岁数应该不小了。

  袒胸露乳的,下面的一条裤子居然开着裆,梦涵能看见一条黑黑的东西,像
一个歪扒茄子躺在那裏。

  一条拐杖竖在土炕的边上,而这个男人正打着憨,均匀的呼吸着。

  一个邋裏邋遢的衣衫残破的流浪汉,一个千娇百媚赤身露体的大美人,独处
在一个像垃圾堆一样的屋子裏,这情景不禁让梦涵兴奋的浑身颤抖。

  不过,她闻到那流浪汉身上的臭味,她可不能跟这麽个东西在一起做爱,那
种只有在公共厕所才能闻到的恶心味道,让梦涵皱了皱眉毛。

  不过,眼前的丑陋和龌龊,似乎把她心裏最原始的欲火勾了出来,那种美丽
被丑陋摧残的近乎变态的渴望。

  梦涵并没有动那个睡着的人,眼光放在了墻边立着的那根拐杖上面,把手处
已经被磨的非常光滑,那块把手的木头圆圆的,粗粗的,就像男人那个东西一样

  梦涵刚刚燃起的欲火似乎找到了突破口,她悄悄地拿过那根拐杖来。

  只见梦涵把拐杖斜着靠在土炕上,让那个把手的位置正好在自己下体的高度
,然后,她双腿分开,骑在那根拐杖上,好像一个女巫骑在扫把上一样。

  只不过,她的穴口对準了那个把手,然后,她扒开自己的唇瓣,慢慢坐下去

  「啊嗯~~」

  梦涵轻哼了一声,下面的把手已经挑开了穴口,她坐了下去,她觉得那个把
手还是太细了,不能填满她的下体,不过,也让她觉得非常兴奋,那个把手有流
浪汉手的温度和气息,觉得好像流浪汉正在用他的手在玩自己的下体一样。

  梦涵骑在那根拐杖上,轻轻地摇起了身体,嘴裏轻声的哼着,她觉得就算流
浪汉醒过来,以他的腿脚也是抓不到自己的,可以轻松逃跑,于是,就放开了一
些,那淫靡的声音从小屋裏蔓延开去。

  不一会儿,那根拐杖上面就有淫水顺着它淌在了地上,梦涵仍然忘情的摇摆
着身体,像一条美女蛇,纤细腰肢顺时针划着弧线,一双美乳也在空中摇晃着,
她身上发热,小脸也红扑扑的,已经成为了欲望的奴隶。

  而这一切,都被门口的那个神秘男人看在眼裏,他的嘴上邪魅的一笑,似乎
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只见他的手上不知道什麽时候多了一条麻绳,在梦涵正全情投入的自嗨的时
候,他突然沖了进去,迅速把梦涵的双手捆了起来。

  「啊,谁啊?你干什麽?」

  梦涵惊讶的叫了声,已经顾不得下面插着的拐杖把手,也顾不得把流浪汉吵
醒了,她要回过头看,一个布口袋却套在了她的头上,让她什麽也看不到,她心
裏只有震惊和恐惧,看来今天自己玩大了,她想到自己会不会被卖掉,或者被人
当成性奴。

  「嘿嘿,你个贱货,终于让我抓到了!」

  那刀疤脸男人做完了刚刚的事,把梦涵扔到土炕上,笑嘻嘻地说着。

  「那次在对面楼看到你,我就等着这一天,终于让我等到了,哈哈。」

  梦涵想到那天自己光着身子在走廊裏探险,被对面人看到的事,不过这人是
谁啊?这麽变态,一直在她家门口蹲着,等着她的出现。

  「本来我还想着怎麽下手呢,没想到你个骚货这麽骚,跑到这裏浪来了,也
省得我很多事。」

  男人坐在土炕上,点了一支烟,一边抽着,一边望着那个套着头罩,被绑在
炕上不停扭动的美女。

  此时的梦涵跪坐在土炕的边沿上,害怕的瑟瑟发抖,「你,你快放我走,我
喊救命了?」

  男人哈哈笑了几声,「这四周鸟不拉屎的,谁来救你呢?」

  梦涵没敢喊,她害怕激怒男人,她坐在那裏,不知所措的说着,「大哥,我
错了,你放我走吧。」

  男人弹了弹烟灰,说道,「哦?你哪裏错了?你没有错麽!只是,今天让我
抓到你,算你倒霉,哈哈。」

  男人不知道,此时的窗外,另一个男人正侧耳听着屋裏发生的一切,那个人
正是我,梦涵的男友杜宇,一个绿奴男,我在确定梦涵暂时没有危险的情况下,
继续观察,看看事态的发展。

  我感到十分的兴奋,心狂跳着,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麽让我惊讶的事情

  我偷偷地用手指撕开一块窗子外的塑料布,借着外面的阳光,让我能看到屋
裏的情况。

  我看到此时那个流浪汉已经醒了过来,似乎也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楞楞的
坐在那裏,望着眼前的男女。

  「呦,老哥醒过来了!」

  这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望了望醒来的流浪汉说道。

  「怎麽样?兄弟我给你送来了一顿大餐,你看,你喜欢麽?」

  刀疤脸指着一旁的梦涵说道。

  那个流浪汉似乎常年未近女色,见到这个年轻的女人身体,早已抑制不住激
动的心情,不住的点着头。

  只见流浪汉大叔笑嘻嘻地解开嘴,露出一嘴黑黄的牙齿,憨憨地傻笑着,哈
喇子都流到了自己身上,一只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摸向了自己的下体,那根软趴趴
躺在一旁的黑茄子这时候已经像旌旗一样立了起来,前面那颗黑枪头在一跳一跳
的,已经跃跃欲试起来。

  「去吧,去享用你的美餐吧!」

  刀疤脸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流浪汉见状,就要扑过去,可是,刚要动,他似乎觉察到男人的危险,而是
做了个请的手势,意思是说你先来,我捡剩的就行。

  「哈哈哈,老哥,你不用客气,我就喜欢看这种婊子被人强奸,尤其是被你
这样的臭要饭的强奸,太让我享受了。」

  男人大声说着,「去吧,去把这个骚货操死,让她长长记性,哈哈哈!」

  流浪汉又看了看男人,他听到「臭要饭的」

  这几个字不禁皱了皱眉毛,不过,可能平时听得多了,也没太在意。

  流浪汉见那男人说的似乎是真的,那就不再犹豫,朝着梦涵爬了过去,他想
不到还有这种人,不喜欢吃山珍海味,却喜欢看别人吃。

  而此时,我在窗口也是看到了屋裏的一切,我浑身都因兴奋而颤抖着,一想
到我那冰清玉洁的梦涵,就要被这个又骚又臭的糟老头子欺负,让我的无名欲火
灼烧起来,直沖脑海。

  我觉得我应该去阻止那个流浪汉,不能让他的脏手碰梦涵,可是,我又控制
不了自己的想要继续看戏的心理,这让我非常纠结。

  「你干什麽?别过来!」

  梦涵颤抖着说着,一边用她的脚揣着那个正在往这边爬的流浪汉。

  谁知,那只小脚踹了几下之后,却被流浪汉抓住了,他攥着小脚一口含住两
根脚趾,嘶溜嘶溜的吸起来,弄得梦涵非常痒。

  「啊,你放开,别碰我!」

  梦涵的挣扎是徒劳的,她的力气不如流浪汉大,只能任流浪汉继续吸她的脚

  过了会儿,流浪汉又往前爬,顺着她擡起的腿往前爬,一边爬,一边舔她的
美腿,他似乎想要舔遍她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好痒,别这样,别舔了!」

  梦涵使劲扭动身体,却并不能阻止流浪汉,却让流浪汉注意到了她那两个东
摇西摆的奶子。

  于是,流浪汉扑过来,一只手抓住一只,恣意地把玩起来。

  「啊,滚开,你个臭要饭的,别碰我!」

  梦涵喊着。

  男人最烦别人喊他臭要饭的,他生气地一口咬在一个挺立起的奶头上面,狠
狠地咬着,吸允着,发出咂咂的响声。

  「啊,疼,疼,轻一点,别太使劲儿!」

  梦涵禁不住吃痛的叫着,她的身体被流浪汉压在炕头的位置,她觉得一个硬
邦邦的东西在自己的小肚子上顶着,湿乎乎的,她知道那是什麽,赶紧夹紧了双
腿。

  流浪汉在梦涵的胸口上又是咬又是吸的,把梦涵折腾的娇喘吁吁。

  而一旁的男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好戏,然后,他把自己的大裤衩脱了下来,用
手轻轻撸弄着自己的分身,似乎这个场面也让他非常兴奋。

  杜宇看着屋裏的一切,也是火烧火燎的,他也像那个男人一样自己撸着,他
感觉那个男人似乎有点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不过应该跟他是一个嗜好,喜欢
看着别人自己撸。

  流浪汉玩腻了奶子,才把手放开,梦涵大口喘着气,她的那双美乳上面布满
了牙印,那个小樱桃上面还留下了一个紫豆子,好像是充血了。

  正在梦涵要缓一口气的时候,流浪汉就来到她的下面,用力掰开她的下体,
然后把脑袋伸过来,一口糊在梦涵的穴口,吸了起来,一条长舌头在那裏不停扫
来扫去,把梦涵弄得心神蕩漾。

  「啊,那裏,不要舔,啊,好脏的。」

  梦涵哼着。

  可是,流浪汉并没有听梦涵的劝告,继续舔弄着,他用力吸着裏面不断涌出
的淫水,好像在喝着雨露甘泉,时不时吧嗒几下嘴。

  而且,连后面那紧致的菊花也被他舔了个干凈,梦涵被弄得扭来扭去的,双
腿却合不上,只能让流浪汉的舌头不停欺负着自己。

  刀疤脸看得很爽,「对,老哥,用力舔,用你的口水给她洗个澡,哈哈,真
他妈刺激。」

  他一边说着,一边卖力的撸着自己的下体。

  窗外的杜宇也是眼睛通红的望着屋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这麽兴奋,难道
看着梦涵受罪,自己却很快乐麽?不过,他觉得梦涵似乎并不难受,她的声音已
经从呵斥吶喊,变成了呻吟和舒服地哼鸣了。

  「呜呜~别舔了,呜呜,求你,太痒了,受不了了,喔喔~」

  梦涵哼着,也不知是难受还是舒服。

  流浪汉终于放手了,梦涵在那裏躺着,大口喘着气,双腿分开,摊在那裏。

  她头上的布袋子让她觉得有点窒息,可是,她没有办法拿开,只能戴着它,
让她感觉非常憋闷。

  这时,流浪汉擡起了梦涵的两条腿,夹在两边,他那根大而黑的阳具早已直
挺挺地做好了準备,已经久不开火的阳具,时隔几十年之后,要再一次雄姿英发
了,这让流浪汉激动的浑身颤抖。

  梦涵无力的身体瘫软在炕上,她觉得一根火热的柱子停在了自己的穴口处。

  刚刚被流浪汉折腾的没了力气,让她几乎无法抵抗,可是,她还是用力夹紧
下体,想要做最后的抵抗。

  「不要,求你,别插进来。让我怎麽都行,不要把你的那个脏东西放进来,
会烂掉的,会生病的。」

  梦涵剧烈喘息着,她哀求着,「我可以用嘴,用嘴行不行?总之,不要插进
来啊!」

  我在外面听着心裏很不舒服,觉得自己不配当人的男朋友,似乎都不配当人

  我颤抖着直起身子,想要进屋去,阻止流浪汉继续欺负我的梦涵。

  不过,头脑裏的一个魔鬼突然又跳出来,跟我说,这可是难得一见的遭遇,
你不是想看女友被人欺负麽?现在就有一个又脏又臭的男人要欺负她,这不正是
你希望的麽?我摇了摇头,觉得那个念头太邪恶,不能再这麽下去,我要挺身而
出。

  正在这犹豫的时候,突然屋裏传来梦涵的一声惊呼。

  「啊——」

  我赶紧又蹲下去,继续观看屋裏的情形。

  只见那个流浪汉这时已经把他的大枪头塞进了梦涵的下体中,梦涵的身体突
突着,像是在极力抑制着心裏的沖动。

  流浪汉高兴地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枪头有生之年还能插进这麽年
轻的身体裏。

  紧接着他试着动了动发现下面被女人紧紧攥着,让他几乎要丢了身子。

  她不得不深呼吸,调整一下,再继续用力往裏面捅去。

  流浪汉把梦涵的双腿高高举起,成M形状,让她的蜜穴更大的打开,方便他
的插入。

  梦涵已经不能合拢双腿也不能夹紧小穴了。

  只见流浪汉又一用力,那根黑棒子又向前塞进蜜穴一大半,然后,他用力前
后抽送,让他的棒子在梦涵的蜜穴裏沾满雨露。

  「哦,啊,慢一点,好痛,别那麽用力,啊,哦!」

  梦涵轻声呻吟着,这声音成了男人们性欲的催化剂,不只是那个流浪汉,一
旁的刀疤脸也兴奋的撸着他高高挺起的阳具,而窗外的我也禁不住不停撸起我的
棒子来,我甚至觉得这比我亲自上场还要兴奋。

  流浪汉又抽送了一会儿,突然把他的棒子抽了出来,呲的一声,他们交合的
地方冒出不少淫水来,把下面的褥子阴湿了一大块。

  梦涵嘤咛了一声,似乎没有享受够男人的抽插一样,大口喘着气,胸脯剧烈
起伏着。

  流浪汉把梦涵的双腿擡得更高了,膝盖已经顶在了梦涵的胸脯上,使得她的
蜜穴朝着天的方向立了起来,她那裏像一个无底洞一样,让流浪汉摸不着底。

  只见流浪汉这回把着梦涵的双腿,身体悬空起来,让他的大黑棒头垂直对準
了女人的那个大大张开的穴口。

  然后,流浪汉突然身体往下极速下落,膝盖跪在了炕上,借着重力,让他的
那根黑棒子猛劲儿轰进了梦涵的小穴裏。

  这次,那根黑棒子一下插到了底,下面的两个铜锤也很梦涵的小腹紧紧贴在
了一起。

  「啊——」

  梦涵大叫了一声,显然没有注意到男人这麽用力的一击,她感觉自己都被男
人贯穿了,那个大棒子好像已经深深插到了子宫裏面,让她的肚子鼓起了一块来
,她深呼吸着,来接受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紧接着,流浪汉不管不顾的快速挺动起他的黑棒子来,好像一个饿极了的人
,看到一顿丰盛大餐,吃了这顿没有下一顿一样,使劲儿的吃,疯狂的吃,直到
把自己撑死。

  「啊啊,哦哦,慢点,哦哦,那裏,要被弄坏了!嗯嗯,喔喔~~」

  梦涵的呻吟声在屋裏回蕩,还有那铜锤砸在她穴口的啪啪声,呼呼的喘息声
,这些声音汇成一首淫靡的音乐,让每个听到的男人都热血沸腾。

  「呜呜~插得太深了,喔喔喔,受不了了,嗯嗯,要去了,哦哦哦!」

  梦涵的声音几乎连成了线,她似乎顾不得那麽多了,不停呻吟着以发泄着心
中的欲火。

  只见那个刀疤脸似乎已经受不了了,他极速撸弄着那根大阳具,上面已经渗
出水来。

  他起身来到了梦涵的身旁,一把拽起梦涵头上的布袋子,露出美女那已经陶
醉的容颜。

  接着,他把自己的棒子对準了梦涵的脸,一股浓浓的浆液喷了出来,喷了梦
涵一脸,黏糊糊的非常难受。

  可是,梦涵已经顾不得脸上的羞辱了,她依然张着嘴,咿咿呀呀的呻吟着,
享受着流浪汉的抽插。

  流浪汉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这麽漂亮,这更让他心情舒畅,禁不住低下头去
,亲在了美女的嘴上。

  梦涵感觉自己的嘴被一个又酸又臭的大嘴亲上了,那恶心的舌头竟然跟她的
香舌缠在了一起,让她有种想要呕吐的沖动。

  一阵干呕之后,她的性欲又沖上了头脑,让她不去在意流浪汉的亲吻,而只
是继续享受身体和心灵上的摧残,她感觉今天自己彻底变成了一个蕩妇,一个不
要脸的,不怕藏臭的,不停被流浪汉搞得嗷嗷叫的蕩妇。

  刀疤脸把他棒子上残余的液体也抹在梦涵的脸上,又坐到了一旁,继续吸着
烟,脸上恢复了冷漠。

  而窗外的我,也被这极度淫秽的场面弄得气喘吁吁,手上也不停撸着棒子,
好像也要高潮的模样。

  梦涵的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流浪汉的抽送也是变得越来越快,他的头上见
了汗,汗珠子滴滴答答的流下来,有的砸在炕上,有的砸在女人身上。

  他很久没有这麽用力的干活了,身体有点吃不消,不过,他知道,也许只有
这麽一次机会了,他不想有遗憾。

  于是,仍然卖力的抽送着。

  「哦哦,怎麽还没完事呢?嗯嗯,不行了,呜呜呜,要丢了,啊啊,要丢了
,你也太厉害了!啊———」

  梦涵的身子开始抽搐起来,眼睛翻着白眼,像是得了癫痫病似的,下面也一
下下夹着流浪汉的棒子,让流浪汉也有点受不了了。

  流浪汉很有成就感,终于把这女人的阴精给操出来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弟弟
被一浪一浪的热流沖击着,让他不禁要精门大开。

  流浪汉也不控制了,他蹲起来,捧着女人的腰肢,极速的挺动着下体,想要
把自己的阳精喷出来,灌进女人肚子裏去,跟女人阴精混合在一起。

  可,就在这时,变故产生了。

  流浪汉突然觉得一个冰凉凉的东西插进了自己的后心处,他回头看时,刀疤
脸正诡异的望着他,眼睛裏没有一丝感情。

  「我喜欢的东西,不希望被别人破坏!」

  流浪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就那样向后倒去,那根大棒子也从女人的下
面拔了出去,可是,由于实在太刺激,已经冒出了阳精来,一股股的喷到了天上
,又落下来,跟他的鲜血混合在一起,他抽动着身子,似乎马上就要断了气。

  梦涵此时刚刚从高潮中缓过来,她看到眼前的一切,不禁惊恐地大叫了一声

  而刀疤脸在炕上的褥子上蹭了蹭那把刀上的血迹,面无表情地看向了梦涵。

  「本来让你蒙着头罩,不想让你看到这些,也怪我,刚刚没控制住,不好意
思啊。」

  刀疤男冷冷地笑着。

  「不过,既然让你看到了我的样子,你也就留不得了。」

  说着刀疤男朝着梦涵走了过来。

  「别,别杀我,我什麽也没看到,让我干什麽都行,别,求你!」

  梦涵苦苦哀求着。

  不过,刀疤男显然并不领情。

  她举起了那只明晃晃的长刀,对準了梦涵那美丽的头颅。

  这时,刀疤男身后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一个砖头朝着刀疤男的后脑砸了
过来。

  原来,刚刚我在外面也看到了这惊魂的一幕,呆了半天,才从一旁捡起一块
砖头,窜进屋来。

  我见他要朝梦涵行兇,赶紧大喊一声,扰乱他的注意力。

  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一则公安局发布的追逃公告,这个人好像
就是那个在逃的杀人犯,手上有好几条人命呢,绝对的危险人物。

  可是,虽然我的喊声让他的刀没有捅进梦涵的脖子,刀疤男却身手敏捷的躲
过了我手裏的砖头,然后,他猛地转身,把那把长刀捅进了我的胸膛裏。

  随着他把刀拔出来,我感觉一股股热乎乎的液体从胸口往外流淌,伴随着我
的生命力,也在慢慢消逝。

  我瘫倒在地,有些后悔,应该早早的阻止刀疤男的勾当的,真是自作自受。

  我看见梦涵朝着我大喊着,眼裏全是泪,可是她的声音在在逐渐变小。

  我看到刀疤男笑嘻嘻地站在梦涵的身旁,眼裏却布满血丝,他居然用他手裏
的长刀捅进了梦涵的下体中,在那柔嫩的蜜穴裏一顿乱搅,鲜血顿时涌了出来。

  梦涵停止了哭喊,躺在土炕上望着我,泪水停留在眼眶裏,气息也在慢慢地
变弱。
  正在这时,我听见轰隆隆的一声,屋子一阵震颤,刀疤男也惊恐地望着上面
,然后那个水泥板整个砸了下来,把我们同刀疤男全压在下面,眼前陷入一片黑
暗之中……

                   第一章(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