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缘 (1~4)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乱缘(一到四)

正值开春之季,夕阳也无法阻挡生机的力量,一所大宅子里厚厚的积雪开始融化,爬墙虎的枝叶也探出了绿色的脑袋,五六个仆人在院子里一边忙活备年货,一边闲谈着。

  「夫人还在教少主人写字呐?」

  一个老仆人问道另一个老仆人。

  「恩啊?夫人要带少主人外出?那还不得准备行李?」

  「开春咯~ 开春咯~ 今年又有活干咯……」

  「就知道干活,怪不得讨不到老婆!」

  「说我?就知道讨老婆,也不见你找个夫人那样的!」

  「你个烂嘴巴,看扫把!」

  两个年青的下人嬉戏着,打起了今年的最后一场雪仗。

  院子顿时显得好不热闹,春的降临,万物都显得如此生机。

  本是无风的季节,让这烛光飘逸的便是书桌侧边不停颤动的木床。

  说完他腾出左手,轻扭过身下尤物的溱首,一唇吻了上去。

  「唔……唔……唔……」

  「玉儿……啊……这样……啊~ 母子啊……我们是 。

  啊……」

  那香香软软的小豆子已经变得红润耸立,宛若这「豆子」

  「啊……不要……玉儿……要听娘的话……啊……下面……不行……」

  「啊……唔……玉儿……」

  身体上却像案板上的肥羊,只能任由身上那狂野的小野兽操控。

  「啊……玉儿……不要……不要这么用力……会伤身体……恩……」

  阳物与阴物结合的地方,便随着两具胴体「啪啪」

  「娘……玉儿……快……快不行了……」

  有这等「逆子」,不知到底是福,还是祸,玉儿的娘亲流下两行泪水。

  可怜天下父母心,面对即是自己情人的儿子,矛盾从心头拥上。

  「娘,我只要你一个!我只喜欢娘一个!」

  玉儿睁大眼睛看着母亲,认真的说道。

  「娘,我不会,娘在我眼里总是年轻的!」

  「玉儿,不要傻,你现在还小……」

  「古~ 瓜儿……古~ 瓜儿……古~ 瓜儿……」

  老人微驼的背影,被月光拉得老长老长。

  ……唔……」

  由于这小孩生的通身洁白如玉,就连出生时那「小牛牛」

  也是白净无暇,叫人好是喜欢,便起名一「玉」

  「娘,小心着凉」

  说着一把温柔的将包裹成一团小肉粽似的母亲拦入了自己怀中。

  欧阳月香对视着儿子的双眼,正色道。

  「娘……孩儿知道了,以后孩儿再也不提和娘成亲之事了……」

  说着,含住母亲阻挡的纤长美指,吮吸起来。

  「玉儿……松嘴……别……」

  「娘,现在是今天三更,今天的才开始哟~ 」

  说着报以少年特有的调皮笑容。

  司马玉引导开了母亲的双腿,将那对湿润的花瓣暴露在视野里。

  「玉儿,别这样弄……别这样看着娘……」

  「玉儿,别……别再看了……」

  「玉儿,那里不要用嘴……唔……啊……不要咬……别。

  不要使坏…………唔……啊……锕…………」

  「玉儿,嗯……唔……啊……。」

  司马玉突然记起昨天从先生那学到一句词「秀色可餐」。

  「娘,玉儿听你的,玉儿以后都听你的……」

  「啊……」

  「玉……玉儿,给娘……都给娘……」

  「玉儿……唔……唔……娘……娘好快乐……好快乐……恩……啊……」

  「玉儿~ 用力……用力浇灌娘吧。

  ~ 啊……啊……娘开花了……开花了…… 」

  「娘,玉儿只要你一个……」

  「唔……唔……」

  「哎……」

  司马玉顿时精神来了,坐直道「嗯!」

  「娘,好疼~ 肿了,要看大夫……」

  司马玉捂头装蒜。

  「赶紧练字,别打岔~ 」

  「莫向霜晨怨未开,白头朝夕自相摧。

  斩新一朵含风露,恰似……」

  「恰似西厢待月来……娘~ 我刚才没写完的……」

  「娘,玉儿错了,玉儿没听话……」

  司马玉一看娇美弱小的母亲涕零的样子不免心慌意乱。

  「玉儿,没事,娘只是眼里进雪花了。

  你赶紧把今天的字练完,娘出去有点事……」

  「莫向霜晨怨未开,白头朝夕自相摧。

  斩新一朵含风露,恰似西厢待月来……」

  「娘,我知道你想爹爹了……」

  那身影走出雪影,漏出一张少年的脸庞。

  泪水从那柔美的眼眶里泉涌而出,看得司马玉好是心疼。

  「玉儿,你懂事了……」

  欧阳月香靠在儿子怀里,泪中带笑。

  他心里乱想着。

  「只是娘能算淑女么……」

  「姑娘……你是哪家女子,……唔……别这样好么……快松开。」

  「姑娘,这等事若传出去……有损你清白……请姑娘停下来。

  ……」

  他感觉一股东西从他男根的马眼里流出,射入了女子的嘴里。

  「喜欢么……娘漂亮么?」

  「喜欢的话,娘可以每天和玉儿一起做这坏坏的事情哟……」

  「娘……你的嘴,怎么这么冷……」

  司马玉一头雾水。

  「因为,这个只是个梦哟……」

  「娘~ 不要~ 不要走!……」

  挂在垫裤上。

  「这个就是先生所说的梦遗么……」

  「啊~ 豪哥……豪哥……」

  「豪哥,你的,还是这么厉害……豪哥……啊……」

  放在自己两边厚实的花瓣上摩挲着,淫水溢了出来,润滑了「男根」。

  「啊……好……好厉害……」

  「我还要……夫君……请继续,不要……啊……不要停下来……」

  「啊……啊……唔……嗯……啊……啊……」

  「呀~ 豪哥,妹子得先去了……去了……啊……」

  又是一天的开始,司马玉一边洗漱一边还在乱想着昨日的梦境。

  洗漱完毕后,他闷着脑袋飞步走向私塾,「玉儿,怎么去这么早。」

  眼前正看见在院外踱步的母亲,司马玉看着母亲,脸「唰」

  的一下就红了。

  「额……早点去,好背书,先生也高兴。」

  司马玉搪塞着。

  「玉儿,你是不是闯什么祸了?不敢给娘说?」

  见儿子心里有鬼,没预料到这「鬼」

  便是自己的月香追问着儿子。

  「娘,没有,我好着呢……」

  母亲那温柔慈爱的双唇,让他感到一股莫名的冲动和幸福的眩晕。

  「圣……旨……到……」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不男不女的吆喝声,打破了这幸福的片刻。

  公公一口气慢慢的吆喝完了,卷起了圣旨。

  「欧阳氏接旨。」

  月香双手接过金灿灿的圣旨,中心充满疑惑,「公公,我夫君呢?」

  「这个我也不知,只是皇上还让奴才转达您一个东西,给~ 」

  「这个乃是皇上的密旨,一般人拿不到得!请夫人在无人之时开启」

  这老公公的声音又小的让人差点听不见了。

  「夫人,奴才宫中还有事要办,先行告退!」

  说着吩咐下人放下了那几担黄金,屁股一拍,走了。

  院子里,洁白的雪地光滑平整,除了刚才那公公留下的一串足迹。

  「玉儿,当今圣上竟然会下密旨给我们母子,到底有何事?」

  司马玉坐在椅子上,双手托着下巴,笑咪咪的看着月香焦急的身影。

  说着说着她气若游丝,声音变得呜咽起来,眼角边框闪起忧郁的泪光。

  「你这坏小子!」

  月香顿时破涕为笑,拿起信封软软的往儿子头上一磕。

  司马玉催着月香,年少的冲动催使着他的好奇。

  「恩……」

  ;一张写着「二」

  的小信封;还有一黑一白的一对太极图状的玉佩。

  「娘,先看这个。」

  司马玉拿起写着「一」

  的信封,说着同母亲并起肩膀拆开。

  月香默念着。

  读罢,月香翻过一页,当她定睛一看第二时,只见几个字出现在行头。

  「只可惜大哥与前日遭遇不测,猝死于军帐中……」

  说着留下了药方,被司马玉送出了门。

  司马玉又吹凉了一勺药汤,递到月香唇边。

  她张开樱桃似的朱唇,又轻抿了一勺苦口的汤药。

  「娘……孩儿会陪娘亲一辈子的,孩儿不会离开娘。」

  司马玉在月香床边坐着,继续为她吹着汤药。

  「玉儿,把圣上的密旨给娘亲读完吧……」

  毕竟那是圣上密旨,即使天塌了,也得看完。

  「娘,是这个!」

  的盒子钥匙孔里一放,那盒子便「卡嚓” 一声自动弹开。

  「娘,这是什么?」

  司马玉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物品。

  「娘也不知……」

  月香也是一样,况且丈夫在世时,也从未给自己提起过。

  「咿?……」

  「夫君,你回来了,月儿好生想你……」

  说着闪着泪花,娇软的扑向了「豪哥」

  怀里……「娘,你怎么了?娘??」

  「娘,你醒醒,我是玉儿,不是爹爹!」

  「娘,你看着我,我是玉儿!」

  「难懂是刚才那蓝色的小弹丸??

  ……」

  他想到那诡异的小蓝色小球。

  「会不会是……」

  「唔~ 」

  「娘,快放开,玉儿和娘,不能有此举动的……娘,快醒醒……」

  「这,只是在梦中才会有啊……」

  「和娘亲做这等羞耻之事……天地难容……」

  司马玉紧闭双眼想着,思想在头脑里角逐起来。

  「唔……唔……」

  「啊……豪哥……你好坏……」

  又回来了。

  「……不要咬……月儿……啊……好舒服……」

  「呀……不要这样看……夫君……你好坏……」

  「恩……啊……夫君……啊……别欺弄月儿了……啊……」

  司马玉自言自语着。

  、 我要、 给我吧官人……」

  他心里默念着,下身往月香的玉腿间小心温柔的挺进。

  「啊……」

  随着一声满足的呻吟,司马玉进入了月香的身体。

  「玉儿……你在做什么?」

  玉儿……快拔出来……我是你娘亲……你怎么能做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月香喊着,扭动起下肢,想中止这禁忌。

  「娘,我……我拔不出来……里面……好紧……」

  「啊……玉儿……快拔出来……别动下身……」

  「啊……」

  「玉儿……你干什么……娘叫你快拔出来……拔出来呀…啊……玉儿……」

  「娘……这样舒服么……娘……」

  「啊……玉儿……你个……畜生。

  啊……啊……我是你娘亲……快……快停止!啊……」

  「娘……刚才是您找着玉儿做的……」

  说着,司马玉胡乱伸出一手绿山之爪,又开始玩味那对乳鸽。

  「……玉儿……闪手……啊……啊……」

  意乱情迷之中,她俨然记得刚才她到蓝光里和自己的「豪哥」

  啊……啊……」

  「啊!!

  ……啊……玉儿……不要……不要弄这么深……啊……」

  司马玉声音开始浑浊,全身的抽动变得僵硬起来。

  「玉儿……不要弄在里面……快……快拔出来……」

  「娘……你下面……好紧……唔。

  啊……」

  「玉儿,我们那天……到今天有多久了?」

  怀里的娇人儿又开始了母亲的一面。

  「嗯……玉儿都听娘的……后天去开箱子……」

  便随着月香那缠绵的唠叨与美妙的胴体,司马玉进入了香香的梦境。

  第二个箱子,会是什么呢,为什么这阴箱里,竟是一付春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