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车模老妈的日常 】(4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闻啼鸟
2021/7/29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8474

                (4)

  [ 蕾姐,你早点休息,我就不上去了,先走了啊。]

  [ 嗯……好吧,对了,我的车停在公司了,你明天上午来接我一下。]

  [ 好的,拜拜蕾姐。]

  [ 拜拜……]

  当小敏把王蕾送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和小敏道别后,王蕾回到了家中,空荡荡的鞋架上如常没有老公的鞋,只有
儿子小朋的一双AJ在地上歪歪扭扭的摆着,王蕾将衣裙脱了下来看也不看地随手
甩在了沙发上,搓了搓发晕的头直接走进了卫生间,勉强洗了个澡后,晕乎乎的
脑袋终于舒服了一些,正准备要进卧室休息的时候,却看到客厅茶几上上面摆着
一只酒瓶,走到跟前拿起来仔细一看,顿时火冒三丈,在江畔公园时对儿子小
朋的种种愧疚感与觉悟瞬间消失不见了。

  [ 你大爷的李成朋……我的拉图堡啊!就这么给我喝光了?]

  王蕾叫骂着,没想到这小王八蛋竟然把那仅剩半瓶的好酒给喝光了,连一滴
都没剩,气得她转身走进了儿子的房间,啪的一下按开了墙灯。

  [ 小兔崽!你抽什么风……咦?人呢?]

  眼前事物被照亮,可王蕾却发现儿子根本不在自己房间。

  (这么晚上哪去了?喝这么多酒,该不会又跟老娘玩离家出走吧?)

  王蕾赶紧回到客厅,从沙发上的包包里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小朋,生怕他
再出什么事情,上次生气离家出走的时候也是偷偷喝了酒,最后好不容易在公园
里找到了他。

  (不对啊,这孩子鞋还在门口放着呢。)

  想到这时,电话也拨通了,王蕾果然听见铃声就响在房间内,还伴随着一阵
若有若无的鼾声,那分明就是从旁边自己的卧室传来的,于是王蕾打开了自己卧
室的门,鼾声大了起来,屋内还有一股浓浓的酒味。

  打开了墙壁上的开关后,眼前的景象又让王蕾差点气得原地爆炸。

  [ 你!]

  只见小朋四仰八叉地躺在老妈王蕾的大床上,一丝不挂却又身着万缕,一丝
不挂当然是说他赤裸着身子什么也没穿,而身着万缕则是在他身上横七竖八的覆
盖着很多东西,黑的、粉的、蓝的……各种颜色的物件差点将小朋埋了起来。

  [ 这孩子真他妈是疯了……]

  王蕾看着小朋身上堆得乱七八糟,全都是自己的内衣、内裤、丝袜,甚至还
将她最喜欢的那件水蓝色LaPerla内裤套在了头上。

  (我怎么生出你这个么智障玩意来!行……我让你疯。)

  气愤之余,王蕾从鞋柜里抽出几根加长的鞋带来,将小朋的手和脚全部捆绑
在了四个床腿上,还将他的窘状拍了下来。

  [ 哼!让你疯个够!]

  王蕾撂下话便拿了套睡裙离开了自己的卧室,只得去睡在了儿子小朋的房间。

  这天总算告了一段落,王蕾放松下来,一头栽在儿子的床上,心里琢磨着这
两天发生的事。

  虽然说小朋酒后冒傻气,把她的衣柜翻了个底朝天,可反过来想想,在酒店
内会儿自己又何尝不是儿子口中的疯婆子呢,如此说来,搞不好是自己爱发神经
的一面遗传给了儿子。

  看来老话说的「酒要少吃,事要多知」是对的。

  王蕾翻身打了个瞌睡,一阵困意袭来,慵懒的身体抱着儿子的被子,思维变
得越来越模糊、跳跃。

  一会心里想著明天去殷姐家坐坐,好好喝点她的手冲咖啡;一会又幻想着小
朋醒来发现自己被绑着的搞笑样子。

  闻着儿子那被子上一股淡淡的男生味道,王蕾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到了几时,王蕾做了个梦,梦中是灰暗的狂风骤雨,而自己孤身一人
漂泊在一片惊涛骇浪之中,四周望去无边无际,那高低起伏的巨浪让她害怕极了,
在大雨的压迫下她连救命二字都叫不出来。

  就在这绝望之际,王蕾依稀听见有人在远处喊,声音并不清楚,但好像越来
越近,寻声望去,只见一帆小舟忽上忽下地越过重重浪峰向自己驶来,薄薄的帆
布透着微光,上面画着看不清的图案,船身也是小而简陋,像是随时会被海浪拍
碎一样。

  [ 老妈!妈!]

  [ 这是?]

  王蕾听出了是儿子小朋的声音,可船上并没有人啊?

  [ 儿子!妈……在这……你在哪啊?]

  王蕾焦急的回应着。

  [ 老妈!我来啦!]

  小船晃晃悠悠地不断靠近,毫不惧怕自己所在的危险之地,王蕾这时终于看
清了那船帆的图案,下方一颗小小的红点让她顿时明白到那奇怪的图案不正是儿
子小朋的脸吗?而那颗小红点是儿子脖颈后的一颗痣。

  [ 儿子!你……你怎么变成船了?]

  王蕾惊恐的喊着。

  [ 老妈,我来救你啦!快!抓住我。]

  王蕾慌张的朝着船的方向拼命乱抓,在海浪的不断干扰下,王蕾越挣扎越远,
眼看着那艘儿子小船就要消失不见。

  [ 儿子!儿子!]

  王蕾大喊着,一阵滔天巨浪迎面扑来,使她忽然惊醒。

  [ 妈!老妈!老妈!你快过来啊!我求您啦!]

  王蕾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天已经大亮了,原来自己在儿子的房间,而儿
子小朋在隔壁大叫着,这才想起来,昨晚把他绑在了自己的床上。

  [ 别叫了!]

  王蕾起床后走进了卫生间洗漱,途中不耐烦地朝卧室喊了一声。

  [ 老妈!您给我解开,我求您啦!]

  [ 解开?哼!你今天就给我在床上待着吧!]

  [ 我错了还不行吗?快给我解开,我想尿尿!]

  小朋一边挣扎,一边喊着,奈何尼龙鞋带结实得很,怎么也挣脱不开,倒是
把那些精致衣物甩得到处都是,因为身上什么都没穿,晨勃的一根硬物就那么直
挺挺的指向天花板,若是一会老妈王蕾进来看到岂不是糗大了,想到此处,小朋
努力地想要让自己的鸡巴赶快软下来,可本来就憋着尿,再加上身边散落着各种
性感的丝袜、内衣裤刺激着感官,十多公分的鸡巴不得不硬邦邦的挺立着。

  看着身体周围,连小朋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能干出这种无厘头的事来,搞不
好老妈答应私房照的事也说不定会因此泡汤。

  洗漱完毕,王蕾走进了卧室,根本懒得去看床上的儿子一眼,径直坐到另一
侧的化妆镜前,开始拿起瓶瓶罐罐们呵护自己的肌肤,一边啪啪地在脸上拍着爽
肤水,一边斥责道:

  [ 就你还知道错?翻得满床都是,让我怎么收拾?你就憋着吧,别想让我给
你解开!]

  见老妈搭了话,小朋赶紧道:[ 哎呀老妈,我不是昨晚喝多了嘛,您快放开
我,憋得难受!]

  [ 谁让你喝我酒的?我看你就是欠收拾,那一瓶好几千块,你说干就给我干
了?还翻我内衣裤,你抽风吧你?]

  [ 我不是喝多了嘛,其实我昨晚干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求您了昂,给我
解开吧,网上说了,年轻人憋尿对身体不好。]

  [ 呦!您这卧推180的体格还怕憋个尿了?别逗了!]

  [ ……]

  小朋的体格确实不错,也没到憋得要尿床的程度,再忍个把小时也问题不大,
可就这么一直被绑着确实难受,老妈王蕾又不依不饶,只得干巴巴的在床上躺尸,
一时没了办法。

  小朋侧头望去,老妈背朝自己坐在仅距离两米不到的化妆镜前,及背的海藻
烫长发下遮着一件粉色的丝质吊带睡裙,丝滑的材质完全掩饰不住那完美的模特
身材,浑圆的桃臀坐在化妆凳上也显得更加弹软。

  多年与老妈共处一室的小朋,始终没能免疫老妈的漂亮脸蛋和完美身材,自
打懂了些男女之事后,每当想到以前活跃于各种场合、杂志上的那位美女模特,
正是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亲老妈时,小朋就心痒难耐,恨不能一亲芳泽。

  (嘶……我的老妈呀!)

  看着旁边那曼妙的背影,此时小朋心里别提多难受了,躺在大床上,浑身都
是性感内裤丝袜,而身穿过这些精致物件的主人近在咫尺,还在那不断发出啪啪
的拍击声,任哪个男人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惩罚,小朋感觉自己的下面硬胀得不行,
像是个要被点燃的炮仗一样。

  王蕾正做着护肤,见儿子小朋不再做声,便好奇地从镜子中反向看去,注意
到一物后不禁惊得身子一抖。

  回头确认,果然是儿子那晨勃的肉棒。

  [ 你……]

  小朋见自己的窘状被老妈发现了,咧嘴苦笑道:[ 我有什么办法……]

  [ 你他妈流氓!]

  骂了句后,王蕾气呼呼的回过头来继续用力揉着脸上的乳液,可心脏却噗噗
地跳个不停,暗自惊讶着儿子的尺寸。

  (死孩子……怎么这么大!)

  小朋已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念台词一般的一遍遍嘟囔着:[ 老妈,您快放
了我吧……

  我都难受死了……]

  语气中透着一股无奈与绝望。

  [ 哼!你这个德行,我敢放了你?]

  [ 王大骚!您别太过分了,不就是半瓶酒嘛?您至于这样整您儿子?]

  王蕾指着一床乱七八糟的衣物道:[ 只是酒的事吗?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其实王蕾想着化完妆就给他解开了,没必要太过惩罚,可没想到儿子小朋那
副猥琐样,还又叫她王大骚,这个吃软不吃硬的主,非要再多绑他一会不可。

  小朋见老妈完全没有解开自己的意思,便怄气般的把头扭到另一侧,当看到
床头柜上手机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

  [ hey!siri!给小佟哥打电话!]

  小朋大喊一声,这时,放在另一边床头桌上的苹果手机传来了一阵电子音:
[ 正在给小佟哥打电话……嘟!嘟!]

  [ 我肏!你疯啦?]

  王蕾大叫到。

  没想到身为警察的小佟很快的接了电话:[ 喂!小朋吗?怎么啦?]

  还没等小朋开口搭话,王蕾已经整个身体飞了过来,压在了儿子身上,小朋
一个字还没吐出来,就差点被老妈压得尿失禁,下体坚硬的鸡巴结结实实地贴在
了老妈王蕾的下腹,一时酸痛不堪。

  王蕾避难就易地先捂住了小朋的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另一只手够着那桌
上的挂机键,小朋哪能让老妈轻易挂断手机,便像个被骑的公牛一样乱扭不停,
呜呜地发出闷叫,王蕾见状,立刻将双腿分开,跪趴在儿子身上,以稳固住自己
的身体。

  [ 喂!喂!小朋?]

  手机里再次传来警察小佟的声音。

  [ 嘘……别动!挂了手机,我就给你解开,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王蕾奋力地压制着儿子小朋乱动的身体,小声说道。

  小朋点头示意,便不再乱动,但并不是怕吃什么好果子,而是经过与老妈惹
火身体的几番摩擦,居然让他有了想射精的感觉。

  王蕾伸长胳膊,终于按下了那红色的挂机键,松了一口气的身体软在了儿子
身上,可又立刻意识到那个硬物还在下面被自己压着,那一跳一跳不安分的触感
令王蕾的脸上染了一层红晕,瞪了儿子一眼后,便赶紧从他身上离开了。

  [ 老妈……它好像断了……]

  小朋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道。

  [ 哪断了?这不还硬着呢么?]

  王蕾没好眼神的看着儿子叹了口气,终于绕着床角去解开了鞋带。

  [ 你看你!非乱动,这活扣都快成死扣了,你手腕不疼了啊?]

  王蕾解着鞋带,嘴也不闲着的唠叨,小半辈子都过得顺风顺水的她,最头疼
的就是这个倒霉孩子,隔三差五就净整些不大不小的幺蛾子来烦她,骂的轻了不
起作用,打得狠了吧又心疼,当真是个烦人精转世。

  当王蕾解完最后一根鞋带的时候,正转身要走回化妆镜,可身体却向忽然后
栽去,被儿子小朋放倒在了床上。

  [ 啊!]

  王蕾惊叫一声,被儿子小朋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

  [ 哼!想就这么走了?]

  [ 你!你干嘛?你给我起来!]

  王蕾挣扎着,没想到儿子刚才还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现在却立刻表情大变,
跟个土匪似的,心想这孩子不当演员真的是可惜了。

  小朋压在老妈身上,喘着粗气:[ 干嘛?我要报仇!]

  [ 李成朋!你他妈连我都敢欺负了?]

  [ 谁让您绑我一晚上的?我非要报这个仇!]

  [ 报什么仇?你要把我也绑床上吗?]

  王蕾又羞又气,一对被儿子胸膛压变形的丰乳随着呼吸起伏不停,下体隔着
薄薄的丝质布料再次感受到了那强硬的男根。

  [ 谁……谁说要绑你了?]

  小朋心虚道。

  [ 怎么着?难不成……你要强奸你老妈吗?]

  王蕾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儿子的蠢蠢欲动。

  而小朋趴在老妈王蕾那美妙柔软的身体上喘着粗气,望着那楚楚动人的水润
双眼,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叮铃铃!

  另一边客厅的电话响起,令小朋分了神,王蕾趁机一用力便将儿子推到了一
边,气愤地走出了房间去接电话,留下卧室里的儿子小朋,脸上不知是后悔、惋
惜、还是自责的表情。

  看着老妈王蕾那生气的背影,扭动的美臀真的是让人心生罪孽。

  小朋正回味着刚刚那下体所触碰的温度,若不是被电话铃声分了神,还真不
知道该怎么收场。

  不一会,门厅传来了王蕾换鞋的声音。

  [ 小敏来接我了,你在家给我把床好好收拾干净了!]

  王蕾喊了一声,便摔门而去,结束了这场早间小闹剧。

  在老妈走后,小朋从床上挑了一件性感款式的内裤,用它足足撸了两发才算
让躁动的心平复了下来。

  [ 今天是怎么了?]

  小朋躺在妈妈杂乱不堪的大床上,随手抓起一条丝袜盖在了自己的脸上,透
着那薄纱布料看着天花板发呆,沁入鼻腔的清新味道好闻极了。

  [ 居然没打我,不应该啊?难道老妈她……对我有意思了?]

  [ 啊呸!李成朋你要不要脸?不打你就是爱你吗?你也配?]

  [ 我怎么不配了?我可是她亲儿子!]

  [ 你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小朋不自觉的和自己鬼使神差般对着话,心中的天使与魔鬼互不相让地争执
了起来,这些年也没分出胜负。

  ————————————–

                (5)

  金域国际大厦门口——小敏正在找地方停车。

  而王蕾先一步上楼,进了公司门,挺胸抬头、气质高冷,走姿中还带着些许
猫步的职业痕迹。

  [ 小刘,来我办公室。]

  王蕾停也没停,经过小刘工位的时候,华丽的美甲敲了两下桌子。

  [ 诶,好嘞!]

  王蕾进了办公室,将手袋和外衣随便扔在了沙发上,自己绕进桌子,坐在了
老板椅上,双腿交叠着等着小刘进来。

  [ 王总,您找我?]

  小刘进来后,随手将门轻轻地关上。

  [ 坐吧。]

  王蕾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坐在对面。

  [ 诶,您说。]

  王蕾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说道:[ 帮我办两件事,第一,打听
一下下个月上海的未来之旅车展都有哪些赞助商和参展车厂,还有场馆附近的酒
店,给我预约四间房。

                 ]

  [ 好的,王总。]

  [ 第二件……]

  [ 王总,您说?]

  [ 第二件事,你查一下人才库有没有一个叫胡璐璐的女孩,如果有的话,你
去和她聊聊,小朋对她有意思,你帮他约出来,看她是不是明码的,如果是就随
她开价,别太过分就好。]

  [ 得嘞!还有事吗王总?]

  [ 没了,就这两件事,哦对了,别跟别人说啊。]

  [ 您放心,我这就去办。]

  [ 嗯,去吧。]

  小刘出去后不久,王蕾给闺蜜殷悦打了个电话,老板椅还没坐热就又开车离
开了公司。

  ————————————–

  [ 啧啧!你这咖啡我总也喝不够。]

  此时王蕾出现在了殷悦家里,正品尝着她亲手冲的咖啡。

  [ 呵呵,那你就天天来,我天天给你做。]

  [ 呦!那可不行,好东西也不能天天喝啊,万一我喝腻了以后不来了怎么办?
]

  [ 不来拉倒!老娘还愁我的咖啡没人喝是怎么着?]

  [ 德行!诶?看你这几天气色不错啊!是不是……我殷叔叔回来了?]

  [ 去你的!别胡说八道。]

  [ 你就说是不是吧?]

  [ 是是是,行了吧,他都回来好几天了。]

  [ 嗯,我猜……你气色这么好,那肯定是殷叔叔心情好,殷叔叔心情好那就
说明那边分公司的事谈成了呗?]

  [ 呵,你倒挺会分析,还真让你猜着了。]

  [ 那你看看,地大女诸葛可不是白叫的。]

  [ 拉倒吧你!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咱地质大学有比你还蠢的么?]

  [ 滚滚滚!别再提那事了啊!来,再给我倒点。]

  王蕾将手中的空杯子递给殷悦。

  [ 你慢点喝,哪有这么喝咖啡的?]

  [ 你管我,好喝,我就爱这么喝!快,再倒一杯。]

  [ 你这个馋猫啊,风风火火的什么事都不知道克制。]

  [ 你瞧你,喝你点咖啡咋这么多话呢?我这叫人生得意须尽欢,为什么要克
制?]

  倒好了咖啡,王蕾又是闷了一大口,舌头在口中打着转,尽情品味满口的浓
香味道。

  [ 怎么着?你电话里说要和我学做饭?这是哪根筋搭错了?]

  [ 你做饭好吃啊,不和你学和谁学?还不是小朋,天天嚷嚷让我回家做饭给
他吃,说吃外卖吃够了。]

  [ 你呀!早就该学学了,哪个女人像你啊,三十多岁了连不会做饭呢。]

  [ 是,您教训的是,走走走!咱买菜去!今晚我在你家蹭饭,嘿嘿!]

  王蕾急忙起身推着殷悦的肩膀道。

  [ 看你这急性子,等我换件衣服昂。]

  说完,二人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买菜去了,以往王蕾是不喜欢市场、超
市这种人群密集的地方的,但今天立志要学做一手好饭的她有了殷悦的陪同,便
戴好口罩墨镜,兴冲冲的出了门。

  一会的功夫,二人又出现在了附近的一个大型商超内。

  [ 殷姐,叔叔喜欢吃什么啊?]

  王蕾看着两侧摊位各式各样的新鲜食材问到。

  [ 他啊不挑食,先随便看看吧。]

  [ 我殷叔叔在外忙前忙后的这么多天了,你还不做点好的给他补补身子?嘿
嘿!]

  [ 用你多嘴!]

  二人在超市里逛着,各种食材、日用品将购物车塞了一大半。

  [ 殷姐,够了吧,咋买这么多啊?]

  [ 家里冰箱大,多买点存着,再说不是还有小朋呢吗?]

  [ 他?你可别叫他来,我看他来气!]

  [ 来气?呵呵!怎么,又惹你了?]

  [ 别提了……]

  [ 呦!快说说。]

  ————————————

  买回了菜,收拾了好一阵,直到傍晚时分在殷悦熟练的厨艺下,饭菜全部做
好了,王蕾留在了殷悦家里共进晚餐,殷悦的老爸殷天也从公司回来了。

  [ 呦!悦悦,这也太补了吧?]

  殷悦的父亲殷天看着桌上的枸杞甲鱼汤、韭菜腰花、红烧羊排、凉拌秋葵,
四道菜,一边闻着香味一边问到。

  [ 还不是小蕾,非说您辛苦,得给您好好补补。]

  殷悦瞟了王蕾一眼道。

  [ 哈哈哈哈!敢情我家悦悦还不如小蕾会疼人啊?哈哈哈!]

  [ 啧!死老头!你不吃我可扔掉了啊!]

  [ 诶!吃吃吃,我闺女亲手给我做的,咋能不吃呢?]

  说完殷天赶紧夹了一块羊排。

  晚饭时,王蕾一直在旁看着感情和谐的父女二人,心里也说不上是羡慕还是
嫉妒。

  饭后,王蕾少有的帮忙收拾了餐桌,坐下陪二人聊了会儿天,便准备要回家
了。

  老爸在家,殷悦不好留她,于是起身送王蕾出门,殷天也叮嘱道:[ 小蕾,
回去开车慢点昂!]

  [ 好嘞!您也是。]

  王蕾一脸的坏笑。

  [ 啊?我也是?]

  殷天一时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殷悦却红着脸拍了王蕾一下:[ 要死啊你!胡说八道的。]

  [ 嘿嘿!那我走了殷叔叔,您二位早点休息,别太晚昂。]

  这下殷天才明白了王蕾是什么意思,便笑道:[ 哈哈哈哈!你这个小坏蛋呐。
]

—————————

  吃饱喝足,王蕾驱车在回家的路上,车速不快,透进窗缝的微风吹得很是舒
服。

  不得不说殷悦的手艺确实一流,就连有着顿顿饭都要控制食量习惯的王蕾,
都忍不住多吃了不少,而自己的手艺和她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尽管儿子总吵
着要给他做饭吃,可哪次他吃起来不像吞毒药一样难受。王蕾嘴硬说是不管儿子,
可也是对自己的烹饪天赋真的无可奈何。

  一路上,王蕾脑子里尽是殷天父女二人在饭桌上秀恩爱的样子,现在她有些
明白自己到底欠缺的是什么了。

  一顿美美的咖啡和晚餐让王蕾一早的气头消了不少,只是仍没打算回去给小
朋好脸色。

  而这边的殷家父女二人爱意浓浓、热情似火,王蕾走后不久便急着进了浴室,
一顿鸳鸯戏水后便拥吻着一同进了卧房。

  [ 死老头!别……先……哎呀……你怎么这么猴急啊……啊]

  殷悦被父亲殷天压在床上娇喘着。

  [ 能不急嘛,你可得好好陪陪老爸!在那边都憋死老子了!]

  说着,殷天一把扯掉了女儿身上的浴巾,再次朝那美妙香体扑了上来。

  [ 哎呀!你慢点!昨天刚弄完,你又来……坏死了!]

  殷悦娇羞的捶打着老爸的胸膛。

  [ 嘿嘿!宝贝儿!爸爸来喽!]

  从浴室到卧房,几番折腾让二人早已性欲高涨,殷天索性越过前戏,直接分
开女儿的双腿,抬臀、提枪,一气呵成,长驱深入的鸡巴直插得女儿昂头娇吟。

  [ 啊!别……一开始就那么深啊!啊!]

  [ 还不都怪你,给老爸做这么补的饭菜,今晚看我不操得你服服帖帖,呃!
呃……]

  [ 嗯……啊!啊!老头儿,你……顶到我最里面了……啊!啊!]

  ————————————–

  棕榈家园小区。

  王蕾回到了家里,正准备洗洗睡了,走了几个房间却又不见儿子小朋的踪影。

  (这小王八蛋又死哪去了?不会是怕我找后账跑出去了吧?)

  洗完了澡出来,王蕾思来想去还是给小朋打了个电话。

  [ 小兔崽子,死哪去了?赶紧回家!]

  王蕾催促道。

  [ 我在同学家呢。]

  [ 你都两年没上学了,哪来的同学,是不是又去你爸KTV了?赶紧滚回来,
都几点了还在外面闲逛。]

  [ 哦,知道了,马上回去。]

  挂断了电话,小朋放下心来,从老妈的语气来看应该是不会为难自己了,于
是便走在了回家的路上,还识相地在街边花店选了几朵夜间打折的玫瑰,用来哄
老妈,只要这几天马屁拍得到位,说不定那件事就还有希望。

————————

  公司的业务告了一段落,连着几天都没什么事情,母子俩的直爽性格闹得快
好得也快,之前的小矛盾早已烟消云散,小朋也难得的尝到了老妈现学现卖的厨
艺,虽然口味仍然一般,但比起之前却长进了不少。

  这天吃完了午饭,小朋正打理着阳台上已经快要干瘪的花花草草,而王蕾则
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中的狗血剧。

  叩叩叩!

  [ 谁啊?]

  王蕾朝着房门喊道。

  门外:[ 快递!]

  [ 儿子,开门去!]

  王蕾指使道。

  小朋知道老妈是从来不露脸在自家门口签收快递的,便放下手里的活去开门
收货。

  [ 老妈,您买什么了?]

  小朋关门后,将几只大小盒子放在了茶桌上问道。

  [ 没什么,先放那吧。]

  小朋将快递盒子放在了茶桌上,继续进阳台整理着那些营养不良的植物,等
再次出来却发现老妈和桌上的几只盒子不见了,但也没太在意,自顾自的坐在沙
发上,拿起零食袋和遥控器换了综艺频道津津有味地看着。

  没一会王蕾从房间出来,也坐回了沙发上,一只脚踩着茶几,细心地在上面
涂着指甲油。

  小朋斜眼扫去,发现老妈曲起一条洁白的美腿,海藻烫的长发垂在一侧,脸
上好像还化了淡妆,一副观之可亲的恬静样子。

  [ 老妈,您一会出门啊?]

  [ 嗯?不出去啊?]

  [ 那您化妆干嘛?]

  [ 哪化妆了?这叫略施淡妆。]

  [ 居家妆呗?]

  [ 对,居家妆。]

  [ 您可真能臭美!]

  [ 你再说一次?]

  王蕾伸手掐着儿子的耳朵问到。

  [ 哎哎哎,开玩笑的,夸您美呢!]

  [ 哼!]

  安静了片刻,王蕾对着未干透的指甲油一边吹气一边问道:[ 妈问你,拍照
是白天好还是晚上好?]

—————————-

  :(周末出远门,下周见)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