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的责任】第二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下午不打伞
2021.7.28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10231

                第二章

  为了防止孙露雪一直在门口等他出去发现异常,周小伟赶紧先答应了,其实
手忙脚乱还没来得及收拾。

  「好的小姨,我马上就好。」

  孙露雪只当是周小伟在看书学习,也没有继续催,而是去和张平说话了。周
小伟听到孙露雪的脚步远去,赶紧抽出几张纸巾胡乱地擦拭了一下床褥上的液体,
又蹑手蹑脚的趁着去卫生间洗手的空档偷偷地把睡衣放回了原处。周小伟刚刚放
好睡衣洗完手,一出门就碰到了那个男人,他脑子里极速飞转起来,这个男人应
该就是孙露雪的老公,他的小姨夫。虽然内心很不情愿,但还是硬着头皮叫道:
「小姨夫……」

  张平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长相青春俊郎的少年,心里竟然还隐隐
有些醋意,不过很快他就觉得自己是在胡思乱想。一定是因为之前追求自己家老
婆的男人太多了,搞得他都神经兮兮的,这孩子可是孙露雪的外甥,他在想什么
呢!于是张平赶紧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跑,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回应一句
「小伟?今天刚到吧。」

  「嗯。」

  两个人因为不太熟的缘故,短短几句对话都生硬的很,可是张平却觉得自己
已经尽力了,这还是孙露雪刚刚吩咐他的,让他见了小伟别板着个脸,人家孩子
长大了,你什么情绪写在脸上孩子一眼就能看出来。虽然张平心里确实不太喜欢
有人到他们家住,但还是为了孙露雪表现得很得体,最起码没有表现出一点不开
心。

  饭桌上三个人的气氛还算融洽,孙露雪时不时的会给周小伟夹菜,张平也特
地开了珍藏的一瓶红酒,说是欢迎周小伟的到来。

  「欢迎小伟的到来,喝点红酒没关系吧?」

  「没关系,谢谢小姨夫。」周小伟赶紧把杯子双手递了过去。

  「老婆你要不要来点?」

  给周小伟倒完张平又转头问一旁的孙露雪,语气里满是宠溺。

  「少来一点,你俩也喝一杯就行了啊。」

  小姨夫呵呵一笑,应了下来。看着小姨和小姨夫夫妻二人这么恩爱,周小伟
心里既为小姨感到开心,她婚姻幸福美满,他自然替他高兴。可同时内心深处也
有些不甘心,果不其然,这个小姨夫和他妈说的一样,相貌平平,单拎出来哪一
点都配不上他小姨,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为什么走到了一起,小姨还这么死心塌
地的跟着他。周小伟想着想着就愣住了,就连张平要和他碰杯都没有听到,最后
还是被孙露雪拉回了现实。

  「小伟?小伟?想什么呢,来,我们干一杯,为了小伟的到来,也祝小伟学
业有成!」

  「谢谢小姨,谢谢小姨夫。」

  这顿饭表面上看着一派和气,可其实周小伟心里特别不是滋味,第一个原因
是第一次寄人篱下,总归有些不自在,第二个原因就是看着小姨和小姨夫那么甜
蜜,他自然而然的就有些低落。好在孙露雪和张平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只当他
是刚过来不太适应,也能理解。好不容易吃完了晚饭,周小伟赶紧回了房间,远
离了不熟悉的环境,还有另一个原因是想赶紧回去把刚刚残留下的精液痕迹再收
拾收拾。

  为了避免小姨在给他收拾房间的时候有所察觉,周小伟很认真的擦拭了许久,
终于觉得不会被发现才停了下来。忙完以后躺在床上却发现怎么也睡不着,大概
是因为到了新家,对周围的环境都很陌生,感觉床也不舒服,枕头也不舒服,什
么都不对劲儿。睡不着他就口干舌燥,于是就想出去喝杯水。

  喝完水的周小伟刚想回房间,却在路过小姨的卧室的时候听到了里面好像有
动静。好奇心引导着周小伟悄无声息的贴在了门外,想要仔细听一听那动静到底
是什么。

  「哎呦,老公……」

  周小伟刚趴上去就听到小姨发出一声娇媚的嘤咛,饶是他再怎么未经人事,
也能听出来这是什么情况下发出的声音,立刻就被女人这种娇媚的声音迷得七荤
八素的,很是庆幸自己出来喝水听到了声音。这么想着,周小伟就聚精会神的又
听起来,恨不得破门而入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了。

  「老婆……想不想要啊……嗯?」

  「想……老公……嗯哦~~啊~~~」

  女人已经开始呻吟出声,周小伟想象着两个人应该已经完全交合在了一起,
他甚至都能听到男人用肉棒撞击女人骚穴时特有的那种水汲汲的「啪啪」声。想
象着女神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求欢,周小伟裤裆里的好兄弟立刻忍不住就肿胀起
来,浑身的温度都在升高,恨不得代替里面的小姨夫,自己占有小姨。

  张平很爱孙露雪,对她的身体也是充满了欲望,正如周小伟听到的,他正一
边将自己的肉棒插进孙露雪那淫水直流的骚穴肆无忌惮的挺进,一边还不忘用手
覆盖着她胸前那一对丰满柔软的大乳房肆意揉捏,搞得女人只能不停的呻吟出声,
表达自己的喜欢。

  「嗯啊~~老公……嗯哦~~好喜欢……啊~~~啊~~~」

  其实从前的孙露雪根本不会这么叫出来,她骨子里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大概
和她的职业有关,大多数时候是很端庄得体的,以至于两个人第一次做爱的时候
孙露雪只会见到的「嗯啊」几句。到后来张平慢慢引导,不断开发,才让她开放
了一点。

  周小伟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可是光听着小姨这么放荡的呻吟他就浑身来电,
裤裆下的肉棒早就肿胀的不成样子,他干脆就趁着周围一片漆黑,里面有打得火
热,把肉棒掏了出来,开始随着里面的动静有节奏的撸动起来。他不断幻想着里
面香艳刺激的场景,随着女人越来越放纵的呻吟,他这个第三者手中的动作也逐
渐加快。他用一只手紧紧的握着肉棒的周身,猛烈的撸动套弄,身体内部源源不
断涌出的欲望让他那原本就粗壮滚烫的大肉棒变得更加凶悍,紫红色的龟头卡在
虎口处嚣张的挺立着,狭长的马眼处止不住的流出滚烫的体液。透明粘稠的体液
让少年变得更加兴奋,同时也好像一股润滑剂似的,让他的动作不再那么枯燥,
变得更加生动刺激起来。小姨的呻吟声和白天里的她简直判若两人,周小伟心里
有些诧异,可更多还是兴奋,没想到看起来那么清纯大方的小姨在床上竟然可以
叫的这么淫荡!

  屋里的男人和女人做的越来越激烈,彼此紧紧相拥在一起,不知疲倦的重复
着这项人类最原始的运动,根本不知道此刻正有一个人在窗外偷听着,甚至和他
们同步发泄着欲望。男人抽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周小伟在外面听着都觉得他快要
把女人的身体都给刺穿了,肉体撞击的声音越来越明显,搞得他撸动肉棒的动作
也开始越来越猛烈。

  孙露雪的蜜穴太过于诱人,周身仿佛长满了吸盘触角,把男人的肉棒紧紧的
吸附进去,每次抽插都是直抵花心,尽情感受性爱的乐趣。大概是小姨夫提出了
要换个姿势,因为他听到男人喘着粗气哑声说着「你来……」

  然后就是一阵窸窣,两个人似乎交换了位置,交合的动作短暂的停了一下,
很快就又开始猛烈的撞击起来。

  「舒服吗……嗯啊~~」听着小姨更加淫荡的呻吟,周小伟确定是她开始主
动了,心里不由得羡慕起来,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得到小姨,是不是也可以让她主
动坐在自己身上淫荡的扭动……

  这么想着,加上里面动静的强烈刺激,周小伟小腹中的欲火就越来越强烈,
恨不得直接破体而出,他多么希望此刻任由小姨上上下下索取刺激的人是他,可
惜他在小姨的眼里还是个孩子,小姨夫才是她的男人。

  而此时里面的夫妻两个还在激烈交战着,女人疯狂的坐在男人挺立的肉棒上
来回扭动,甚至直接握住自己的两只乳房肆无忌惮的呻吟浪叫,可是明显的此时
张平已经体力不支了,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呈现出疲态,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精力就大不如前,甚至到了后期
必须让孙露雪在上面努力扭动很久才能重新调动他的激情。

  当女人再一次加大幅度纵情扭动的时候,男人终于忍不住了,卵蛋里面的冲
动蓄势待发,他拍了拍妻子的屁股,示意她停下来。他们俩毕竟是多年的夫妻,
孙露雪很快就心领神会,知道张平就快要射了,赶紧听话的翻身下来,两个人又
恢复成了原来最传统的姿势。男人握着依旧滚烫的肉棒直接压在了女人身上,磨
蹭了几下沾染了黏糊糊的蜜液后就直接对准蜜穴「噗嗤」一声尽根没入。

  原本因为刚才肉棒短暂拔出有些空虚的孙露雪再次被塞满之后立刻满足的呻
吟出声来:「嗯啊~~好舒服……嗯哦~~」

  这样魅惑的呻吟听在周小伟的耳朵里简直就是天籁之音,他不由得又加快了
撸动速度。

  男人的整根肉棒都插在了女人紧致的蜜穴之中,这种满足的刺激感让他大脑
充血,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感官都好像瞬间被无限放大,再也忍不住发出了低吼,
更加猛烈的操弄起身下的女人来,每一下都是直抵花心,真恨不得把女人的身体
都给刺穿了。

  越来越猛烈的抽插刺激让孙露雪彻底失去了理智,发出口的呻吟声也是模糊
不清,只知道本能的挺动身体迎合着张平的动作,时不时的还会伸出手用力揉搓
几下自己的乳房。她觉得这个时候周小伟肯定已经睡了,不会经过他们房间,所
以她才敢肆无忌惮的呻吟,一声浪过一声,恨不得永远和张平这样交合在一起不
分开。

  此时此刻小姨越来越放纵的呻吟浪叫对重新激起活力的张平和在外面的周小
伟来说无疑是一计剂最强有力的催情剂,两个人的肉棒更加坚挺,可不一样的是,
房间里的男人可以趴在孙露雪身上肆无忌惮的舔弄亲吻啃咬女人胸前那一对因为
剧烈动作而乱颤的乳房。他甚至直接含住了其中的一颗紫红色的乳头在嘴里细细
品味,把葡萄大小的乳头仔仔细细的啃咬了一番才继续抽插起来。

  而周小伟,他只能凭空想象,想象里面正在和小姨做爱的人是他,他甚至还
会想,如果换成是他,他一定会让小姨更加疯狂。这么想着,他就低头看了看自
己越来越火热的肉棒,不由得加快了撸动速度。

  张平和孙露雪相拥的越来越紧密,男人的手直接握住女人的腰开始拼命挺动
起来,感受到男人的更加猛烈的动作后,女人干脆就伸出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脖颈,
两条腿高高抬起搭在男人的肩膀处,身体开始配合着男人的动作起起落落的挺动
起来。张平插入的时候她就主动向前挺动,和那根粗壮滚烫的肉棒紧密交合,张
平抽出的时候她就向后离开,加快动作的频率。多次的性爱经验加上两个人在内
心深处的欲望就在这样默契的配合下一次又一次的释放着,不管白天里孙露雪有
多么纯净玉女,张平有多么不起眼,夜晚的他们也只是普普通通追寻欲望和刺激
的男人女人。

  终于,张平拉着孙露雪高高抬起的腿又狠劲儿猛烈抽插了数十次之后忍不住
发出一声低吼,肉棒在花心深处被一大股蜜液冲击浇灌,瞬间席卷了他的大脑,
一种强烈的快感在龟头处迸发,紧接着男人的整个动作都变得无比剧烈,他抽插
的速度越来越快,显然已经到了极限,喘着粗气低吼着:「啊——要射了……」

  话音刚落,一股滚烫粘稠的精液就快速破体而出,尽数冲击浇灌在了女人的
花心深处。与此同时,孙露雪的花心深处也还在源源不断的分泌淫水,越来越多
的淫水和男人喷射而出的精液交织在一起,两个人真正的到达了激情的顶峰,实
现了水乳交融的状态。

  张平射精的同时也把孙露雪送上了高潮,她的脸颊已经变得通红,气息也彻
底乱了,满足的躺在男人的身下,整个人都在因为持久不退的高潮微微战栗着,
还时不时的发出几声微弱的呻吟。

  「嗯哦~~老公……嗯啊~~嗯唔~~」

  张平射精的时候不仅把孙露雪送上了高潮,也让门外正在偷听着周小伟的彻
底丧失了理智。他瞬间被赋予了力量,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握着粗壮滚烫的大
家伙狠劲儿套弄,终于在小姨和张平同时发出畅快的呻吟时射出了精液。微微泛
黄的精液就这样直勾勾的喷射在了小姨的房间门上,他完全顾不得擦拭,只觉得
内心好畅快,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另一头张平已经将自己的肉棒抽离出女人的身体,随着肉棒的抽出,根部顺
着有一股粘稠的乳白色精液汩汩流出,孙露雪的蜜穴因为经历了高潮还在微微颤
动着,张合之间竟然挤压出了更多的液体。晶莹的蜜液与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流
出,在她的身下蜿蜒成了一朵奇异妖娆的花儿。

  周小伟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气息和激动的心情,可是依旧能听到房间里小姨夫
和小姨在喘着粗气。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射在了门板上,这样可不行,明天一早肯
定会被发现。这么想着,周小伟就赶紧用自己的背心擦掉了粘稠的液体,黑漆漆
的他也看不真切,只觉得擦干了才偷偷离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周小伟离开后的
那片地方明晃晃的还有一片痕迹,根本擦不掉的痕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精
液残留过后留下的。

  可周小伟不知道的是,此刻孙露雪的内心并不像他听到的那样满足。不知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张平的体力发生了变化,而她的需求也变得越来越疯狂。起初
她还不愿意相信,怎么会越来越渴望做爱,可是到后来她才慢慢接受这个现实,
她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不能满足了。就像刚才,虽然已经跟着张平激烈的射精一
起到达了高潮,可是那只是她今晚的第一次高潮,她还想要更多。孙露雪心里很
清楚,张平每次只会来一次,所以她压抑在内心的不满足只能藏起来,再想要今
天也不会得到了。

  张平却不知道孙露雪已经变得如此欲求不满,甚至还觉得自己刚才表现得很
好,顺势搂住孙露雪,餮足的说道:「老婆,一定是因为你外甥来的原因,搞得
我好刺激,怎么样,老公今天的表现你还满意吗?」

  孙露雪实在不忍心扰了他的兴致,只好温柔的点点头,心口不一的夸赞道:
「满意,老公,我很喜欢。」

  张平没有想太多,还以为妻子是真的很满意今天自己的表现,因为今天晚上
两个人都比往常要激动许多,不仅他自己状态很好,就连孙露雪叫床的声音也比
往常开放了许多。按照孙露雪的性格,她外甥来了,她应该会有所顾忌,最起码
也不应该这么亢奋,可是看到这样热情的她,张平除了喜欢还是喜欢。只有孙露
雪心里清楚,其实她刚刚和张平的想法一样,也是因为外甥周小伟的存在才变得
如此激动。她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好像正在被慢慢打开,只是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而已。

  夫妻两做完爱以后草草收拾了自己的身体就背对着对方各自入睡了,孙露雪
明明记得两个人刚结婚的时候张平还会主动抱着她入睡,可是现在两个人就这样
经历过激情以后就没有温存了。她不止一次安慰自己,也许张平只是上班一天觉
得很累了,他们的感情并没有出问题。可她还是忍不住在黑暗中发出了无声的叹
息,不知怎么的,孙露雪今天入睡得很快,甚至还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好像回到了高中的学生时代,那时候她在班里有个暗恋的男生,那个
男生是一个学霸,长相也是校草级别的存在,孙露雪几乎每天下了课都会偷偷的
看向坐在窗边的他。可是这次她偷偷看向那个暗恋的男生的时候,他竟然回过了
头和她对视,对视的一瞬间,孙露雪突然发现,暗恋的男神竟然和外甥小伟有一
张一模一样的脸!孙露雪当即就被吓了一跳,楞在原地一动不能动,眼睁睁看着
化作自己初恋男神的外甥从他的座位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孙露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一时间还真分不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就在周小伟快要走过来的一刹那,她坐的板凳好像一下子散架了一样,梦里整个
人跌坐在地上,摔得生疼,害得她一下子就从梦里惊醒过来。

  「啊——」

  醒来后的孙露雪惊魂未定,拍着胸脯看了看旁边睡得死沉的张平才放下心来,
原来这只是个梦。她也真是奇怪,好端端的怎么还能梦到高中时候暗恋的男生呢,
而且还把小伟的脸给代入了进去,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梦醒后的孙露雪觉
得有些口干舌燥,干脆起来去找水喝,这个梦也真是够吓人的,她这一时半会儿
还真睡不着了。

  孙露雪想不明白梦里的缘由,但是一般梦都是无厘头的,也就没放在心上,
喝完了水回到房间酝酿了一会儿就重新睡了过去。张平的呼吸很均匀,对被梦惊
醒的妻子的一举一动毫无察觉,另一个房间里的周小伟也早就进入了梦乡,今天
他可没做梦,大概是因为刚才在门外发泄爽了,已经不需要借助梦境来满足自己
的欲望了。

  一夜无话,三个人的命运齿轮却好像在无声之中偷偷转动着,有些东西悄悄
的发生了变化……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平淡,对于周小伟来说却是十分的难能可贵,他每天和
小姨一起去学校一起回家,快乐的不得了。小姨夫每天都是很晚才回家,有时候
甚至因为公司工作太忙加班到很晚,直接都不回家就在公司睡了。那会儿孙露雪
就会把已经做好的晚饭打包起来贴心的去送给正在加班的张平。每到这个时候,
周小伟心里都会有些不舒服,可是他一个客人,还是个晚辈,什么都不能说。由
于担心小姨一个人去送饭不安全,周小伟不止一次提出过要和她一起去,可是孙
露雪想让他就在家里好好巩固功课,每次都不让他去。

  这天,张平又被留在公司加班,今晚没法回家了。孙露雪刚挂了电话就开始
忙活,给张平准备爱心晚餐。周小伟看着既嫉妒又心疼,小姨对小姨夫这么好,
辛辛苦苦做好饭还得给他送过去。像从前的每一次一样,周小伟看了看外面的天,
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虽然有不少路灯和来往的车辆,但是他还是不放心小姨一个
人去。少年咽了咽口水,再次试探性的说道:「小姨,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孙露雪头都没抬就拒绝了周小伟,她知道孩子是好意,担心她一个女人晚上
出去不安全,可是她对张平他们公司的地段很是熟悉,而且去了那么多次,自认
为自己不会迷路,也没什么危险。

  「不用了小伟,你听小姨的话,就在家里,好好复习肚子功课。这马上就要
期末考试了,你可得抓点紧,不然啊,你妈可是要怪罪小姨的。」

  孙露雪的一番话让周小伟无力反驳,期末考试确实快到了,可是他不放心小
姨一个人出门跟这个是两码事。

  「小姨,你就让我跟你去吧,留我一个人在家我也学不进去,我陪你去,我
们很快就回来,回来我就去学习,好不好?」这是周小伟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
来的,他既不想让孙露雪拒绝他,又不想表现的太过殷切。

  孙露雪终于抬起头来,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外甥真是太懂事了,既然孩子都
这么说了,她再拒绝也不好。

  「算了,反正也不差这么一会儿。行,你去换衣服,我马上就做好了,出发
的时候叫你。」

  周小伟见孙露雪终于答应,立刻乐呵呵的跑去换衣服。今天也终于能做一回
保护美女的保镖了,这心里忍不住的乐啊。

  终于等孙露雪准备好了饭菜,两个人一起出门朝着张平的公司去给他送晚饭。
因为张平的公司离家不是很远,他们两个人又刚刚才吃完饭,孙露雪就提议两个
人一边散步一边走过去,还能聊聊天。周小伟欣然同意,他喜欢跟小姨聊天,而
且还是在这么浪漫的晚风中,没有其他人,他这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小伟,你看这个城市这么大,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生活努力,谁都不容
易。」

  伤感的氛围突如其来,搞的周小伟一下子就不知所措起来,原来他的小姨竟
然还是这么有情怀的一个女人啊。

  「是啊小姨,我妈他们说了,要想在大城市立足是很不容易的,我也想像小
姨一样有个稳定的工作,有个……幸福的家庭。」周小伟说到最后声音都忍不住
低了下来,余光在不经意间偷偷看了看孙露雪,趁着她看自己之前赶紧又低下了
头。

  孙露雪并没有发现周小伟的小动作,她只是乐呵呵的看着自家的外甥,觉得
这孩子的追求倒是挺现实的,一针见血。

  两个人又聊了一些关于喜好、梦想之类的东西,孙露雪这才发现她这个小外
甥小小年纪竟然有许多喜欢的东西,追求的梦想和自己是大同小异的。比如两个
人都喜欢读外国的现代诗,其中最喜欢的诗人都是英国的雪莱。孙露雪简直兴奋
的不得了,她已经好几年没有找到过和她一样喜欢雪莱的人了,没想到周小伟竟
然喜欢。谈到关于雪莱的诗作,周小伟更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一路上把孙露雪逗
得哈哈直笑。

  「这颗心对你的仰慕之情,连上天也不会拒绝。

  犹如飞蛾扑向星星,又如黑夜追求黎明。

  这种思慕之情,早已跳出了人间的苦境!」

  周小伟故意搞怪的念着雪莱的诗,心里却在真诚的表达自己对孙露雪的爱慕
之情。

  「哈哈哈——小伟,哪儿有你这样读诗的,哈哈哈……」

  「小姨,我读的不对吗?啊——这种思慕之情……」

  孙露雪一无所知,完全被少年故意搞坏逗笑了,一路上欢声笑语,两个人不
知不觉就走到了张平的公司。

  张平还在改着今天新交接过来的表,据说是上周项目经理出差的差旅费,报
销凭证怎么也对不上,他只能一直改,不停的改。孙露雪和周小伟到了的时候看
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情景,张平的头发已经被抓的乱糟糟的,看起来却依旧没有
头绪,甚至在他们走过去的时候还愤恨的锤了一下键盘。孙露雪察觉到张平这次
工作的棘手,赶紧上去柔声的安慰道:「老公,先别做了,来吃点饭。」

  张平这才注意到有人来了,暂时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站了起来。

  「老婆,都说了多少次了,别给我送饭了,我一会儿做完表自己会点外卖的。」
张平实在是心烦,说话的语气也就急躁起来,孙露雪脸色立刻就不对了,委屈巴
巴的含着眼泪,一句话也不敢说。他的一番话听得旁边的周小伟都握紧了拳头,
小姨辛辛苦苦给他做好饭送过来,他这是什么态度!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说完这话气氛瞬间就不对了,妻子委屈的模样楚楚动人,
张平这才惊醒过来,孙露雪也是为了他好,特意做了晚饭送过来,他怎么还能这
样说呢?这么想着,他赶紧改了语气,连声道歉。

  「我错了老婆,你别哭,都怪我。今天这表做的我头都快炸了,语气难免不
好了。晚饭放这儿我一会儿做完就吃,时候也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班了小伟也
得上课,你们先回家休息吧,啊,乖——听话……」

  孙露雪生性温柔,本来也只是有点委屈,其实更多的是心疼张平加班加点的
做表,太过于辛苦。听了张平的安慰,她心里好受多了,又吩咐了几句让他无论
如何都要把饭吃完才拉着周小伟离开了。

  「知道啦老婆,好啦,你们快回去吧。」

  就连走的时候张平都没有把他们送出去,还是孙露雪一步三回头不舍的看着
依旧忙于工作的他。

  周小伟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在这段婚姻里小姨实在
是付出了太多。尤其是刚才那一下,小姨夫态度明明那么不好,一两句话就哄好
了,真是不公平。可是他也能看得出来小姨深爱着小姨夫,就轮不到他打抱不平
了,人家夫妻之间的事,他这个小孩子能说得上什么话。

  「小伟,你别在意啊,你小姨夫他就是工作压力大,走吧,我们回家。」

  孙露雪强装着笑容带着周小伟走了,她理解张平,可是怕吓着孩子。

  无论如何,张平刚刚的态度还是影响到了孙露雪的心情,回去的路上她一直
不怎么说话,无论周小伟再怎么逗她开心她也只是敷衍的笑几下,根本就不是发
自内心的高兴。没办法,看到小姨兴致不高,周小伟只能偃旗息鼓,乖乖的跟在
她身边什么也不说一步一步的走回家。

  回到家里,又只剩下了周小伟和孙露雪,他们各自回到房间换好衣服,周小
伟就听到小姨去洗澡了。

  周小伟想了想,家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小姨夫不在,这不是绝好的接近
小姨的机会吗?可同时他又很忐忑,很害怕,怕今天晚上小姨刚刚伤心啦一下,
万一发现他龌龊的小心思,会不会更伤心……内心斗争了许久,但最后还是抵不
过强烈的欲望,迈着步子走到了浴室门口。浴室的门紧紧关着,他什么都看不到,
贴在门板上也只能听到「哗哗哗」的流水声,只剩下他一个人想入非非。

  他想象着小姨也许在涂沐浴露,白色的泡沫涂抹在晶莹剔透的肌肤上,顺着
她高耸的乳房、纤细的腰身流淌在她那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上,或许中途还会分散
到那片秘密的桃花源地……

  光是这么想着周小伟就浑身燥热,感觉胯下的大肉棒又忍不住变硬了。他紧
紧贴在门上,难耐的扭动着身体,恨不得变成一只苍蝇钻进去,一睹小姨那完美
性感的酮体。他就这么煎熬了一会儿,里面的水流声突然停了,周小伟知道小姨
已经洗完了,快要出来了,就赶紧离开了浴室门口,蹑手蹑脚的到了厨房假装倒
水喝。

  他在厨房做着倒水的假动作,其实眼睛和大脑神经始终在注意着浴室的动静,
想看看小姨出浴的美好画面。过了好一会儿,周小伟都不记得自己喝了几杯水了,
小姨才慢悠悠的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周小伟的错觉,浴室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闻到了一股清香扑
鼻的味道,顿时勾起了他的欲望,他还在假装喝着水,但是余光一直在看出浴的
小姨。

  孙露雪换上了一条米白色的丝质睡裙,领口敞开着,裸露出大片雪白晶莹的
肌肤。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在裙摆下若隐若现,乌黑亮丽的半湿秀发披在背后,
带着一种居家的致命诱惑。周小伟不敢看,但是心里的欲望又指挥着他忍不住扭
过了头,假装是打招呼。

  「小姨,你……你洗完啦?」

  孙露雪漫不经心的擦着头发,竟然直接朝着周小伟走了过来。她离周小伟还
有十几步的时候周小伟就闻到了她身上那股扑鼻而来的清香,他好想将她拥入怀
里,小姨夫真是不知好歹,有这么美的老婆给他送晚饭还不知道珍惜,态度那么
恶劣!

  「小伟,你没在房间学习吗?」孙露雪明明和周小伟保持着正常的距离,可
是他感觉自己都快要发疯了,为什么会有这么有魅力的女人,而这个女人竟然还
是他的小姨。

  「额……我看了一会儿书,突然有些口渴,就……就出来喝点水。」

  害怕孙露雪继续追问下去,周小伟赶紧说了句他先睡了就赶紧逃回了房间。
再待下去肯定小姨发现自己胯间正在高高挺立着的那根大肉棒,到时候他再怎么
掩饰都没有用了。回到房间后周小伟不可避免的又手淫了,整个人气息急促,撸
管的速度也激烈迅猛,脑子里全是刚才小姨出浴的场景。诗里说「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可他却觉得,出浴的小姨比平时妩媚了好多倍,让他情不自禁的
就想拥有她。整个人疯了一样的撸动着肉棒,想象着刚才清新脱俗的小姨,那天
晚上在门外偷偷听到的淫荡呻吟的小姨,以及今天和他谈起雪莱时眼睛里闪耀着
明媚光芒的小姨……

  孙露雪好像有许多样子,可是每一种样子都能让他神魂颠倒,他快要不等控
制自己了,撸动之间他突然想到了那天偷来的睡衣,自己又给偷偷还回去了。不
知道今天洗完澡的小姨还会不会在卫生间放上自己的睡衣。

  这么想着,周小伟就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门,强大的欲望驱使着他,已经完
全忘却了自己还顶着裤裆间硕大无比的大肉棒。他刚刚听到小姨已经回房间了,
应该不会发现他出来。这么想着,他就想偷偷溜到小姨的房间门口听一听里面有
没有动静,就在周小伟刚贴到门板上,门突然被打开了,小姨的房门竟然没有关,
他直接就给顶开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