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志的幸福】(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幸福的小志
2021年8月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于本站首发
字数:12001

                第六章

  「馨茹,你的奶子是不是又变大了,总不会是我的手变小了吧。」

  我怀抱着赤裸的馨茹,早就有点忍不住了,我低头直奔主题,一口就咬住了
她一粒粉嫩的乳头,她的另外一只豪乳也已经被我死死抓在手里,只是她的乳房
确实是大,我的手掌就算极力的张开也无法完全控制这团肥美的软肉。

  「呃……呃呃……你……你又变得粗鲁了……对……对人家温柔一点嘛……啊……」

  「嘿嘿馨茹,你有所不知,这就是雄性的力量,这就是老公的威猛。」

  「啊啊……轻……轻点咬……你慢一点,别这么急躁……啊啊啊……」

  「我这已经是克制多时了,你的这对大奶子都在我眼前晃了多久了,你刚刚
还故意让它在我眼前摇来摇去的勾引我,嘿嘿,馨茹,你的大奶也很饥渴了吧,
是不是早就想让老公使劲的蹂躏它们了?」

  「啊啊啊……啊……不……不要说这么粗俗的话……不要……不要像坏孩子一样
……啊啊啊……温柔一点……啊啊……老公……别这样欺负人家……啊啊……」

  「嘿嘿嘿馨茹,你瞒不过我的,我知道你其实也是很想要的,从你刚刚赤裸
在我身前替我口交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的乳头一直是高高挺立的,你看你现在
的腰都不自觉地扭动起来了。」

  我当然知道馨茹她早就动情了,我不必试探她的身体反应,我只要看她红扑
扑的脸蛋我就知道她春意泛滥了。虽然馨茹她通体净如白雪,可是她只要一害羞,
一动情,她的全身就会泛出荷花般粉嫩的颜色,而且她光滑的娇躯也会像是渗出
晨露一般变得水润鲜嫩。

  「呃呃……呃……没……人家没有……是……是你咬疼人家了……啊啊……你……
你又来……啊啊啊……慢点……不要这么激烈……」

  「哈哈哈,馨茹,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对啊,你的嘴巴虽然不承认,可是身体
却很诚实啊,呵呵呵。」

  「啊啊……你……你变坏了……啊啊……你……你欺负我……我……我要哭了……」

  馨茹话还没说完,她果然声音就开始颤抖了,其实我知道,馨茹她当然不是
淫荡的女孩,我那么说也不过是想调戏她一下而已。馨茹的性子就是这么贞烈,
除非她自己心甘情愿,要不然任什么办法都是没法让她屈服的。而且她以前也告
诉过我,她最不能接受的一件事就是对她的冤枉,尤其是她特别在乎的人。因为
馨茹她自己是极其诚实的,就算对李成刚那帮恶棍她也是信守承诺的,而且就算
有人欺骗她一万次,她也还是会保持自己诚实的本性,她不是那种会选择以牙还
牙的人。

  馨茹的身体我虽然没能真正的进入过,可是这并不影响我对馨茹的了解,从
我看她被别人强暴的视频,以及我跟她难得相聚的几次亲密接触我就能肯定,馨
茹她是那种用精神和意念来控制自己兴奋点的女孩,生理上的刺激对她来说只是
辅助手段。如果她不喜欢一个人,就算这个人的家伙再大,手法再老道,也绝不
可能让馨茹感到快活。可是如果馨茹面对的是自己深爱的人,其实也就是我,就
算我完全不碰她,只是给她一个充满爱意的眼神,我猜测她都有可能完成高潮。

  很多人以为只有身体敏感,性器紧窄的女孩才算得上极品玩物,可是那样的
女孩的确也就只能算得上是一个玩具罢了。要说真正的好女人,真正的极品尤物
那必定还得是非馨茹这样的姑娘莫属的,因为馨茹这样的姑娘不但能带给你顶级
的生理体验,更重要的是能带给你最为充实,最为饱满的舒适感和满足感,还有
真正拥有一个稀世美人的安全感。

  我不再折磨馨茹,我小心的吐出她粉艳娇嫩的乳头,然后抬起头笑着吻了她
的眼睛一下,我感觉嘴唇确实有点湿润。

  「好了,我不欺负你了,唉……我还是忍不下心啊,馨茹,你真是美的让人
不可触摸啊,可是你又是这么诱人,你可怜巴巴的样子又让人忍不住特别想要侵
犯你。」

  「哼……那……那你可以对人家温柔一点嘛……你……你刚刚好粗鲁,而且说的
话也粗俗,你跟那些坏蛋一模一样了。」

  「呵呵,有时候男人就是喜欢粗暴的征服自己的女人,你没看过动物世界吗?

  雄狮操干雌狮的时候,总是把雌狮咬的遍体鳞伤。」

  「你看你,完全学坏了,现在你的嘴里全是污言秽语。」

  「唉……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可能真的是被他们沾染了吧,你没听过骑
士屠龙的故事吗,就算骑士最后成功的斩杀恶龙,可是他的身上也已经是沾满龙
血了。」

  馨茹的话也让我陷入沉思,虽然我尽可能让自己恢复正常,我也努力的把一
切向好的地方憧憬,可是曾经发生的毕竟是已经发生了,恐怕很多东西已经不可
逆转的改变了,或许还有很多是我还不自知的。

  「嗯……我知道你肯定是受他们的影响了,你不可能这么快就全忘掉的……我…
…我错了……亲爱的……我是应该让你发泄的,我……我是刚刚感觉太幸福了,所以
……所以我忽视了你的感受,你受的苦更多,你更难受,可是你这段时间一直像以
前那样活泼乐观,我……是我大意了……你对我们这么好,其实你肯定是很难的,
你心里肯定很苦。你……你需要发泄,你需要释放这些痛苦……是我不对……我……
我不该任性的……」

  「馨茹你在说什么呢,你对我还不够好啊?你对我的好已经不是在满足我的
期望了,你完全是在挑战我的想象力了啊。呵呵,馨茹,你又开始自责了,这就
是你们奉献型人格的坏处,你们事事担忧,事事小心,就算是阴天下雨,你们也
觉得是自己没做好。」

  「你……你真的没怪我?」

  「别傻了馨茹,我永远不会怪你的,你是我最好的宝物。」

  「那你也不难受了行吗?我……我让你欺负我……行吗?」

  「呵呵,馨茹你时而可爱的像我的女友,时而温顺的像我的贤妻,也时而严
厉的像我的慈母,又时而乖巧的像我的女儿。你真是把我迷得神魂颠倒啊馨茹,
我对你是又恋,又敬,又爱,又畏,又渴求,又怜惜,又想要侵犯,可是又不忍
心啊。」

  「呵呵,那是你自己三心二意的胡思乱想,人家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人家
只知道你是人家心里唯一的人,人家想的都是一心一意的对你。」

  「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馨茹你的魅力真的千变万化,或许是我比不上你的
缘故吧。」

  「呵呵,你不是自大就是自卑,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诶……说不定这就是我的魅力啊,说不定你就是因为这一点才对我死心塌
地的啊。」

  「不要脸……谁……谁对你死心塌地的了……」

  「哈哈馨茹,你也有不诚实的时候啊,你不对我死心塌地你刚刚会被我弄哭
吗?你怎么不对李成刚他们哭呢?」

  「你……你过分……你把人家都惹哭了,你还说这是人家对你死心塌地……明
明就是你欺负人家……」

  「馨茹我知道你其实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姑娘,你是轻易不会哭鼻子的,就算
你心里有委屈,你也不会表现在人前去博取同情。你对自己的同学朋友尚且如此,
更何况是那群畜生啊,他们折磨过你那么多次,可是你对他们哭过一次吗?我知
道在你的眼睛里只有伤心和委屈的泪水,绝没有畏惧和祈求的泪水,哦对了,还
有专门为我心疼的泪水。」

  「……哼……又不害臊了……」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是只有在爱人面前才会放下心中的抵御,你只有在面
对我的时候才会说哭就哭,可要是面对敌人,你活脱脱就是圣女贞德和革命女侠
秋瑾啊。」

  「不许胡说,我哪有说哭就哭,都是你把我欺负的狠了,我……我迫不得已
才哭的……哼……那……那人家以后也不在你面前哭了……就是咬牙,人家也忍着
……」

  「别啊,千万别啊馨茹,我爱死你哭的样子了,你是梨花带雨更胜如花笑靥
啊,你抽泣的时候更添三分凄美啊,看见你的眼泪,我的鸡巴能再大一厘米。不
过,有个小前提,不能是我把你给惹哭的。」

  「你……你刚刚还说心疼人家……你……你现在就这么狠心,人家……人家难过
……你……你却幸灾乐祸,你……你还这么下流……怪不得你老欺负我,原来你都是
故意的……你就是巴不得人家流泪……」

  「嘿嘿,也不都是,只是偶尔,谁让你抽抽搭搭的更惹人疼呢,诶,馨茹,
你刚刚是不是答应我,要任我欺负的?」

  「哼……我……我上当了……」

  呵呵,这就是馨茹的好啊,没办法,就算在这种情况下,馨茹她还是一诺千
金的馨茹啊。

  「那你信不信守自己的承诺!」

  现在我完全有恃无恐,馨茹只能乖乖的任我摆布,任我把玩啊,哈哈。

  「那……那你想怎么样嘛……」

  我就说吧,馨茹她连半点坏心眼和小聪明都没有,这样好的姑娘要是真落在
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手里,我可真是不敢想啊……幸好我出现的及时啊,要不
然馨茹说不定就得被哪个花花公子欺骗一辈子。

  「馨茹我必须向你承认,我肯定是不可能跟以前完全一样了,无论是心理上
还是身体上。可是我也同样向你保证,我对你的心非但没有丝毫动摇,反而我觉
得我现在更加离不开你了,我觉得我们就像融为一体了一样,有你才有我。」

  「嗯……我知道,我知道你肯定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可我也相信你,我也离
不开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旁的。我……我刚刚是沉浸在幸福
当中有点任性了,你别怪我亲爱的,你想对我做什么都行,不管你是粗鲁还是温
柔,也不管你是好还是坏,我……我都是你的人了……」

  「哇,馨茹,你现在真是有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意思了。」

  馨茹的话虽然甜在我的心里,可是我隐隐的还是有几分顾虑,因为就我的感
觉而言,馨茹她一定是那种极其本分,极其尽责的好妻子,所以我猜测就算她真
的是瞎了眼睛嫁给李成刚这种人,她可能也会继续保持自己的忠诚,就算她的婚
姻极其不幸,她恐怕也不会选择逃离。这种滋味让我非常矛盾,一方面我觉得很
有安全感,我绝不怀疑馨茹对我们感情的态度,可是另外一方面我又觉得是不是
自己只是出现的恰到好处,如果在同样的时刻,馨茹答应了别人,我还有魅力把
她从别人手里夺过来吗?想到这,我突然觉得自己的确变了,我以前是不会这样
想的。

  「你跟他们待了那么长时间,又受了他们那么多折磨,你肯定是会有些变化
的。其实……其实我自己也能感觉的到,你比以前更容易兴奋了,你……你现在亲
吻人家……你……你的下面都会变得特别硬……」

  「呵呵呵,馨茹,想不到你还偷看过我的下体啊。」

  「人家……人家只是关心你……」

  「呵呵,我知道,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和妈妈其实一直都对我小心翼翼的,你
们都很担心我。我知道你们对我好,虽然我不能说自己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可是
我觉得自己还算正常,没什么太大的毛病,就是……就是用你的话说,变得更下
流了,更好色了。可是馨茹,你应该知道我的下流和好色那可是只针对你们的,
对其他的女人我可是完全的嗤之以鼻啊。」

  「哼……终于承认了吧……我就说你越来越坏……不过,你也别憋着自己,这
……这都是正常的生理需求,我和妈妈都会理解你,也会帮助你的。况且……我们
本来就都是你的女人嘛……你要我们也是合情合理的……」

  虽然我跟馨茹是这样说,可是我自己心里其实也不能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我是因为有了这些遭遇才更好色的,我自己也不好意思找这样的借口,因
为这一切的开端不就恰恰是因为我的好色吗,可是如果说我这段时间毫无影响,
毫无变化,那也是逃避现实了。因为我也确实觉得现在似乎反应更强烈了,是因
为我换了行头的缘故吗?还是我真的被他们带坏了?总之不管怎么说,可以肯定
的是我一定是比以前还要需求旺盛了,这起码也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啊。

  「嘿嘿,馨茹,那你还怪我好色吗?」

  「只要你不纵欲就不怪……」

  「那在我不纵欲的情况下,我如果非常的下流呢?」

  「……嗯……那……那你也不可以太过分呀……」

  「唉……馨茹……算了……我觉得我是好不起来了,恐怕我这辈子都很难走
出阴影了。」

  「你……你这是要挟人家……」

  馨茹虽然识破了我的伎俩,可是她善良的母性特质是不会允许她对我潜在的
心理问题坐视不理的。

  「没关系,馨茹,我……我自己调节一下就行了,我也不想难为你和妈妈。」

  「你……哼……讨厌……那你还想怎么下流嘛……」

  「嘿嘿,我就知道我的好馨茹不会不管我的,我还没想好,但是你就说你允
不允许我下流吧。」

  「……允许……」

  「那你允不允许我对你耍流氓?」

  「……允许……」

  「那你配不配合我的治疗?」

  「你……你又没病,你需要什么治疗啊?」

  「还是有些后遗症的,我怕会影响以后的寿命啊。」

  「你……我……我配合……我配合就是了……」

  馨茹被我越绕越深,她虽然很不情愿,可是她心里想着只要为我好,她什么
都肯为我做,所以她什么都愿意答应我。我看着她可怜巴巴又招人疼的样子,我
还是不忍心真的难为她的。其实我自己也很清楚,并不是我多么巧言善辩,也不
是我才智过人,更不是馨茹胸大无脑,只是她太无私了,是她的善良和温柔成全
了我的任性。如果有人因为欺骗了馨茹而沾沾自喜,我想他是一定会遭受报应的。

  「馨茹啊,你让我怎么能够对你有半点歹心呢,我那点邪恶之心相比你的宽
怀包容根本不值一提啊,你让我在你面前怎么能坏的起来呢?」

  「哼……花言巧语……你现在还不坏吗?」

  虽然馨茹嘴上还在逞强,可是她埋在我怀里的温顺表情已经证明了她对我的
依恋。」

  「馨茹,我刚刚是不是真的把你弄疼了?」

  「也没有……只是……只是你粗鲁的样子会变得可怕,人家不想你变成他们
那样的人,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悔恨,你也时常对过去的一些事情很懊恼,可是
我想告诉你,那都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因为你无能,他们可能会用一些手段暂时
得利,可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一定是会自食其果的。我不想你学他们,或许
他们的某些方法看上去很成功,可那都是旁门左道的,你是个好人,又是出自名
门,你不要侮辱了自己,也辜负了家誉啊。」

  「馨茹……我……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想的……我……我这次真的是小人之心
了。我的眼界和格局相比你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你别这么说,你也只是太兴奋了,我知道你肯定是有原则的,你有自己的
分寸。」

  「不馨茹,我……我没想过你说的这些,我……呵呵……我就真的只是单纯好色
罢了……我的性欲确实被他们改变了很多,我……我只顾自己寻刺激,我根本没有意
识到自己可能存在的本质变化,是你点醒了我啊,是你再一次及时的挽
救了我。」

  「哪有那么夸张,我只是稍微的提醒了你一下而已。」

  「不行馨茹……」

  「嗯?什么不行?」

  「我……我实在等不了了,我要查一下哪个国家允许未成年就可以结婚的,我
要移民,我要立刻就娶你,我一天都等不及了。」

  「呵呵呵,讨厌,就会哄我,人家不是收下你的订婚戒指了吗,人家已经是
你的未婚妻了。」

  「不,我现在只是预定了你,这还不够,我必须牢牢的拥有你,连一分一秒
我都等不及了。我不但要找那种允许未成年结婚的国家,我还要找那种结了婚就
不允许离婚的国家,如果想要离婚就得双双殉情。等我找到了,我……我要跟你
一起立刻就移民。」

  「呵呵呵,哪有那样可怕的国家,你以为全世界都像你一样占有欲这么强吗?
就算是有,要去你自己去,人家可不敢去。」

  「嗯?是谁说要一辈子陪着我永远都不分离的?我去哪你就得去哪!」

  「霸道……哼……那既然我都陪你了你还担心什么,我……我还不是早晚要嫁
给你……」

  「唉……馨茹,既然你如此聪慧过人,我也就不瞒你了,其实我刚刚心里有
个疑问,可是我没好意思说,不过现在看来,我的智商已经是不足以解决这个问
题了,解铃还须系铃人啊,这个问题是关于你的,我想还是由你亲自来解答是最
合适的啊。」

  「呵呵,装模做样的……是什么问题?」

  「我刚刚在想,你如此温顺有礼,想来这应该是你的天性和修养共同造就的。

  所以我相信你对待感情和家庭一定是非常负责和忠诚的。可是这样一来,我
就搞不清楚你究竟是因为我的魅力而对我忠诚呢,还是因为你其实对谁都是这样。」

  「你……你真的不一样了……你的这个问题好可怕啊……」

  「嗯?你是觉得我在怀疑你的忠诚吗?」

  「不……我觉得你开始变得孤独了,就像……就像古时候的皇帝,你开始什
么都怀疑了。你已经得到了这么多,可是你的心里却非常的不安,你是担心随时
会有人把你拥有的东西夺走。」

  「……对……对啊馨茹……你说的没错,你说的太对了,哼哼……这……这就是
君权神授的来由啊,因为没有哪个皇帝不担心自己王位的合法性,果然是高处不
胜寒啊……」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但是如果只是单纯回答你的这个问题的话,
我……我想为自己辩解两句可以吗?」

  「呵呵馨茹,你怎么了,你真的把我当皇帝了啊,你想说什么都可以啊。」

  「虽然我也不知道没有你是什么样子,可是……可是我想告诉你,我……我从
来没有过男朋友,追求过我的人的确很多,可是我本来是不太相信感情的。在…
…在你之前,我连男孩的手都没碰过……所以……所以我相信遇到你,是我们的缘
分,我……我相信这就是爱……」

  「馨茹……我……」

  「我觉得这世上,不仅仅有权谋和博弈,更重要的还是要有爱,正如张爱玲
所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
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只是刚巧赶上了。这就是缘分,是命运,这……这或
许是我们几经磨难修来的难舍情缘啊……」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馨茹……哈哈哈哈……」

  我抱着馨茹开怀的大笑,可是我的眼泪却止不住的流淌。

  「亲爱的,你……」

  馨茹抬头关切的望着我,也轻轻的用她温柔的玉指拂拭着我的泪痕。

  「我没事馨茹,我只是豁然开朗啊,呵呵,果然还是你才智双全啊,是我浅
薄了,是我庸人自扰啊……哈哈哈哈……」

  「没有,你只是想的太多了。你之前太累了……」

  「谢谢你馨茹,你不但要开导我,你还要安慰我……我……我不再胡思乱想了,
我这辈子能有你,什么都值了……」

  「那……那你好点了吗?」

  「我是真的好多了,你今天帮我解开了好多的心结啊。馨茹,我决定了,这
家以后还是你掌权好了,我就安心的每天伺候你睡觉就行了。」

  「又胡言乱语了,我……我是你的妻子,只能从旁协助你,你有烦恼,替你
开解,你有不快,听你倾诉,你若心烦,我就安静的在侧照顾你,这都是我应尽
的职责,我没什么大能耐,也不是多么聪明,只是心里想着只要你好,我就好,
这个家也会好。我只会照顾你,其他的我也是什么都不懂的。」

  「什么是贤内助啊,什么是真正的贤内助,馨茹,我……我求你了……」

  「你又要求我什么?」

  「我……我求你……咱们……咱们还是赶紧移民吧。」

  「呵呵呵,我看你是真的好多了,你又开始贫嘴了。」

  「那我不跟你开玩笑馨茹,你都收了我的戒指了,你可不能再变卦反悔了,
我……我可是认定你了,只有你才能做我的合法妻子,你也看见了,现在不仅仅
是我在感情上离不开你,我……我现在这个智商它也离不开你啊,要是没有你,
我怕我很快就变成流着鼻涕口水的大傻帽了。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离开我了,我就
一瘸一拐,歪头晃脑的每天都缠着你,那时候我估计我也就傻的不会说话了,我
就只能哇哇哇的在你们家乱叫,我的眼珠肯定也无法对焦了,基本的自理能力肯
定也没法保证了,我就翻着白眼,裤裆里流着屎尿,在你们家调皮打滚,哦对了,
我还没有完全失去语言能力,我嘴里就只会重复着一句话,馨茹……馨茹……我
……我要吃奶……我要吃奶……到那个时候我看哪个男人敢要你。」

  「哈哈哈哈哈哈……讨……讨厌……你……你坏透了……你不但是坏蛋……你……
你还是个无赖……哈哈哈,你……你要笑死我了……哎呀……你……你真的把口水滴
到人家身上了……啊啊……你……你走开……哈哈哈……」

  「哪?滴哪了?哦,对不起馨茹,我一不留神滴在你的乳房上了,你别慌,
我这就给你舔个干干净净……」

  「啊啊啊……流氓……色狼……啊啊……唔唔……唔唔唔……唔……」我抱着馨茹
小小的打闹了一番,然后又一次将她深深的吻入口中。

  这一次我不再拘束,也毫无顾虑,我一只手拥揽着馨茹的软腰,另外一只手
大胆的探向了馨茹最神秘的地带。我的手刚一触碰到她的蕾丝丁字裤,我就感觉
到馨茹的身子轻微的一颤,虽然她已经不再是处女之身,可是正如我所说,馨茹
她并不是那种单纯靠生理反应获得满足感的女人,对她而言她心里的处女地还完
好无损的为我保留着呢。

  「馨茹,你是不是有点害怕?」

  「……嗯……」

  「呵呵,馨茹,你的样子跟初夜的少女完全一模一样,你不用怕,你依然纯
洁无瑕。」

  「你……你怎么知道少女初夜是什么样子?」

  「你……你看你……我……都是我猜的,我感觉的还不行吗,人类的感情都是
相通的,我现在就是感觉你像个初夜的少女,我现在就要夺走你的贞操了。」

  我又壮了几分胆量,说实话不只是馨茹有点怕,其实我也有点心里没底。要
说这男女之事,其实我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是细想起来,我……我好像
又没真正的享受过女人,要不是上次稀里糊涂的进入了妈妈的体内,其实严格的
说,我到现在都还是一个处男呢。所以我虽然抱着馨茹,可是对她的私密地带,
我是想碰又不敢碰,想看又不好意思真的盯着看。

  不过现在我的手已经隔着丁字裤完全攀上了她的肉丘,这一摸可真是又让我
大喜望外了,我原以为馨茹躲躲闪闪真的没有什么感觉,我还在担心自己的水平
不够,亲吻调戏了她这么久,她要是一点生理反应都没有,那我该多尴尬啊。

  但是这显然是我多虑了,因为馨茹的下体早已经泛滥的不可收拾了,我说馨
茹为什么一直都紧紧的夹着自己的双腿,原来从她体内流出的蜜液早就已经把她
的大腿内侧都打湿了。

  「哇,馨茹,你……你都湿透了啊……」

  「你……你不许说……」

  馨茹把她的脸在我胸前埋的更深了,可是我又更加兴奋了。我大着胆子隔着
她身上最后的小布片,轻轻的摸索起来。馨茹的阴阜饱满鼓胀,肉嘟嘟的非常有
手感,更重要的是,她的下面干干净净连一根汗毛都没有,我的中指很快就找到
了那条浅浅的迷人缝隙,我故意的用手指上下滑动来测量这条蜜缝的长度,可是
我还没有怎么用力,我就听到馨茹悄声的娇喘了,她紧紧抱着我,怎么都不肯再
抬头看我。

  「馨茹,没想到你这么湿啊,你是不是早就忍不住了,哎呀,你也真是的,
你既然忍不住了,你怎么不早点跟老公说呢,老公又不是不体谅你,你看你现在,
湿成这样,这……这成何体统啊……」

  我一定要捕捉住战机,对馨茹进行一波精准打击,我要让她彻底的乖乖臣服
于我。

  「啊……啊啊……啊啊……」

  馨茹已经害羞的完全不再说话,可是就算她咬着自己的嘴唇,也挡不住自己
想要呻吟的冲动,因为我已经将我的制导武器精确的命中了她最致命的部位。

  「馨茹你说你这是何苦呢?你想要你就跟老公说啊,你不说老公怎么会知道
你想要呢,你跟老公说你想要老公也不会不给你,可是就算老公想给你老公也不
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要,虽然你很有诚意的下体泛滥,可是你还是要跟老公说你
想要啊,你真想要的话,老公会给你的,你想要老公怎么可能会不给你呢,不可
能你想要老公却不给你,你不想要老公却偏要给你,你知道老公是最讲道理的啊,
那现在我数三下,你要诚实的告诉我你到底想不想要。」

  「啊啊……你……啊啊……呵呵……啊……哈哈哈……啊啊……你……你讨厌……这
……这个时候了……你……你还忘不了调戏人家……啊啊……不……不行……那里……
那里不行……好……好难受……别……别磨……」

  馨茹被我逗弄的哭笑不得,她的呻吟与笑声融合在一起,之间还穿插着娇羞
的求饶声,我看到她渐渐不再拘束我也完全放开了自己的手脚,我将手大胆的伸
到她的内裤里,再一次对她乘胜追击。

  「哇,馨茹,好滑啊,而且还有点温热,嗯?好像又有一股液体涌出来了。」

  「啊啊啊……啊啊……别……啊啊啊……不……不许说……啊啊啊……」

  我依旧用食指和中指轮番的剐蹭着她的蜜缝,我的确感觉到在这小小的细缝
之间涌出了一股股温热湿滑的蜜液,我小心谨慎的将中指的指尖轻轻的探入她紧
窄的洞口。馨茹的下体我虽然仔细的看过,可是我却一直没有真正的进入过,我
以前只能猜测和想象,或者……或者从别人凌辱她的视频上……去一解相思之苦。

  我知道馨茹的蜜穴是非常紧窄的,单是看曾经玩弄过她的那些混蛋脸上舒爽
的表情我就不难知道这一点,可是我自己没有亲自丈量过,我没想到她的里面竟
然紧致到这种程度。就连我的中指挤进去都能被紧紧的包覆着。

  我本想用手指轻轻的在她阴道口挑弄她一番,可是我发现自己的手指关节根
本就无法弯曲,在这之前其实我还在担心一件事情,我虽然嘴巴上安慰馨茹说我
不在乎她被其他男人玷污过,可是我的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点顾虑的,因为我以
前看过一些色情电影和黄色刊物,里面的女主角在被很多男人玩弄之后,她们的
下体都已经变得松松垮垮没有了弹性,而且连颜色也变成了淫荡的黑褐色。

  在我知道馨茹第一次失身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就已经浮现出了一幅幅可怕的
幻想画面,在我的想象中,馨茹被很多个黝黑魁梧的男人夹在中间,他们不停歇
的轮番奸淫着馨茹,既不让她休息,也不让她思考,他们在馨茹的体内射了一次
又一次,最后他们将馨茹劈开腿抱在身前,然后让一股股浓精从馨茹的蜜穴和屁
眼里喷射出来,他们还用手机将这一极度淫乱的画面完整的录制下来发给我看,
在视频里,馨茹已经完全失神虚脱了,她不知道已经被操干了多长时间,或者多
少个日夜。

  她虚弱不堪,有气无力,可她仍然用最后一口气对着镜头说:再见了刘志,
我已经属于别人了,我的肚子里全是精液,我今天就会怀上小宝宝了,你以后再
也见不到了我,可我还是会一直爱着你的……

  在馨茹对我说完这些足以摧毁我所有理智的一番话之后,邪恶的镜头仍然不
放过给我最后的致命一击,它慢慢的放大拉近,一直定格到馨茹因为精液而鼓胀
的腹部以及……以及噗呲噗呲不断喷射着浓精的私处。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的下体已经被扩张的像一个拳头那么大,可是即便如此,
灌满她身体的精液还是将这个洞穴完全的填满了。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馨茹的下体究竟是什么样子,所以在我的想象中,馨茹
她被人剃光了阴毛,也被人扯着已经完全发黑的大阴唇,而且最后的时候,有一
只粗暴的大手甚至直接插进她的下体用力的抠挖着她蜜道里的精液……整个画面
淫靡到了极点,而我只有抱着枕头哭的撕心裂肺……

  「啊啊……呃……呃呃……亲爱的……你……你怎么又流泪了?……」

  我回忆起那时候的种种,我的心里仍然非常的后怕,一种劫后余生的感恩敬
畏之情霎时间涌了上来。我抽出了刚刚进入馨茹身体的那只手,转而将她再次牢
牢的抱紧,我低头一个劲的狂乱亲吻着她,吻她的肩膀,吻她的胳膊,吻她的脖
子,甚至吻她的头发,我一边吻一边不停的说:

  「好悬啊,好悬啊馨茹,差一点,就差一点啊……差一点我就失去了你啊……」

  「亲爱的……你……你在说什么?……什么差一点?你……你是不是又想到
什么了?」

  「不……不……没事……没什么……我……是我胡思乱想……呵呵……唉……我……
我怕是有点精神分裂了……不过我没事。」

  「不,不是的,你没有什么不正常,你只是还没缓过劲来,你很好,你……你
刚刚弄得……弄得人家……挺舒服的……」

  「呵呵,馨茹,你真可怜,我一次次的点燃你的欲火,又一次次的把你浇灭,
呵呵,可真难为你了。」

  「谁……谁有欲火了……人家才不像你……你……你的那个东西一直那么烫,肯
定把人家的腿都烫红了……」

  「哈哈哈,馨茹你是不是一直在留意着我的大家伙啊?」

  「没……没有,是它……是它把人家顶疼了……」

  「呵呵呵,我只是顶了几下你的皮肤你就嫌疼的话,那我要是真的进去了,
你能受得了吗?我刚刚用手指探了探你的小洞口,连我的手指都被你夹紧了啊。

  不过……莫非……莫非是你太饥渴了?……难道是因为你的小穴就像你的小
嘴一样紧咬着我不放?」

  「你……你是不是要折磨死我……你一会儿羞辱我,一会儿又说笑话逗我,
一会儿……一会儿你又伤心的流泪……一会儿又抱着人家亲个不停……哼……你
……你到底要人家怎么样嘛……」

  「嘿嘿馨茹,你这么聪明,我想要什么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哼……你……你就是想欺负人家……」

  「那你让不让我欺负啊?你可别忘了你刚刚可是答应了我的。」

  「……让……只要你高兴……你就随便欺负嘛……」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一定会迁就我的。」

  「……那……那你真的没事吗?你……你如果心里有苦……你可是一定要告诉
我的……我……我会跟你一起分担的……你……你不要憋着……行吗?」

  「我的乖馨茹,好馨茹啊,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对你直言相告吧,你确定
你想听吗?」

  「……你……你的态度不对……你……你这是又想欺负我了……」

  「那……那算了吧,我还不是说了,就让我一个人憋在心里吧,其实真没什
么,我也没憋出什么心病,更不可能精神失常,你放心吧馨茹,我不会难受的头
痛欲裂,我也不会茶饭不思,我顶多也就是偶尔自残,想拿脑袋撞墙什么的。」

  「你……你就只会阴阳怪气的要挟我……我……我对你太心软了……」

  「嘿嘿嘿,谁让你这么善良的,我知道你是不会对我见死不救的。」

  「哼……那你要不要说嘛……人家求你说还不行吗?」

  「你真想知道?」

  「……嗯……」

  「你确定?」

  「……嗯……」

  「那我可说了?你听了可不准为难我。」

  「你……」

  「好好好,我这就说……其实刚刚我是因为……你听了可不许生气……」

  「我……」

  「是因为!……是因为我曾经以为你的下体已经被其他男人玩松了,也玩黑
了,也已经变成别人的形状了,所以我突然有些伤感……」

  「你……你……你这个……你这个……啊啊……啊啊啊……你……你要干嘛……你
……你放开……啊啊啊……你轻点……你……你把人家的腿掰疼了……啊啊……你……
你要做什么……啊啊啊……啊啊……不……不行……这样不行的……啊啊……这……这
样会受不了的……啊啊啊啊……」

  我连馨茹说的机会都没有给她,我就立刻翻身一鼓作气。我抓着她的两条雪
白的美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完全翻转到我的身前,然后又用力的将她下
身劈开,我连仔细欣赏一下她专门为我穿的这条性感小丁字裤的雅兴都顾不得了,
更别说去费力的给它脱下来了。我直接一把将这块布条拉到一侧,挂在了她挺翘
的臀肉上。然后我又如猛虎扑食一般直接将她的整个湿滑饱满的白虎馒头穴重重
的吸在了嘴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