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志的幸福】(七)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幸福的小志
2021年8月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于本站首发
字数:12933

                第七章

    「啊啊啊……」

    随着馨茹的这一声娇媚呻吟,我探入她穴口的舌头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热浪
涌出。我顺势将她的阴户吸的更用力了,我贪婪的舔舐着她香甜滑嫩的下体,我
也不停吞咽着从她体内流出的股股蜜液。

    这个场景已经让我魂牵梦绕了无数个昼夜,自从上一次侥幸品尝过馨茹的美
味之后,我就一直留恋着她的味道。纵使上一次我的口中还夹杂着其他人的精液,
这也完全不影响那份回味无穷的幸福感。为能重新回味这一刻,我等待的实在太
久了,忍耐的实在太多了。

    「啊啊啊……亲爱的……啊啊……别……别伸进去……啊啊啊……又……又
来了……要流出来了……啊啊啊……你……你松开嘴……有……有东西要流出来
了……啊啊啊……亲爱的……别……不……不干净的……不……不要……啊啊啊
啊……」

    如出一辙的场景,如出一辙的对话,哦不,上次我们还没能说上几句话,不
过,我在心里听到的馨茹的呼喊也是如现在这般。只是那个时候,我们如同囚徒,
我们还是两个相互舔着伤口的可怜人。而现在我们已经完全解脱了,我们的创伤
也已经康复了,我们是自由人,我们是拥有自己命运的人。

    「啊……太痛快了……呵呵呵,馨茹你根本不知道我等待这一时刻有多久了,
我的嘴巴含过的东西多了,可是我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与你亲密接触的那片刻时
光。我的唇边始终残留着你的味道啊馨茹,你知道曾有多少精液灌进过我的喉咙
吗?其实只有一次,每一次都是同一个味道,我仿佛什么都尝不出来,就只有你
甜甜的余味啊……」

    「亲爱的……」

    「馨茹,你不是要给我许多你特意为我保留的东西吗?你为了保留它们宁可
自己受苦也在所不惜。我也要给你一些我为你保留的东西,这也是我只愿对爱人
才做的事情。」

    「亲爱的……抱我……」

    馨茹感动的热泪盈眶,她敞开胸怀朝我张开双臂,还不等我俯下身,她就一
下勾住我的脖子,与我激烈的拥吻在一起。我们的嘴里湿湿滑滑的,我们的身上
也已经湿湿滑滑,分不清这究竟是我们的体液还是汗液,也分不清我们的脸上是
口水还是泪水。

    我们拥吻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我懵懂之间觉得这一吻好像是从一个遥远的星
空下一直吻到了现在,也或者这一吻是从前世一直吻到了今生。

    天黑了,灯亮了,我们也不舍的轻轻松开了。我们松开了嘴唇,可是舌头还
忍不住交缠在一起,我们松开了舌尖,可是口中的丝线还是将我们紧紧的相连。
我们的嘴角都已经湿漉漉了,可是我们呼吸的余热还仍然没有冷却。我们胸贴着
胸,脸捧着脸,头碰着头,我们就算分得开身体,也断然分不开心啊。

    「亲爱的……天都黑了……」

    「嗯……时间可过的真快啊。」

    「是我们缠绵的太久了……」

    「那你喜欢吗?」

    「……嗯……」

    「那你想每天都跟我缠绵吗?」

    「……嗯……」

    「那你不嫌我耍流氓了?」

    「……只要你高兴就好……」

    「呵呵呵,我这可真是一吻定情啊。」

    「……那……那你饿了吗?」

    「唉……馨茹……我真是有愧啊,你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关心我,可是我就只
想着索取你。我……我的确是个自私的坏蛋。」

    「呵呵,不许你这么说,只准人家说,你自己不能说。」

    「那要是其他人说我呢?」

    「那当然更不行了。」

    「如果你听到有人骂我你会怎么样?」

    「那得看他怎么骂你,如果说你是个大色狼,坏流氓,我就在一旁偷笑,在
心里叫好,呵呵。」

    「那我真是要感谢你的矜持了,你为什么不一边鼓掌一边附和呢?」

    「呵呵呵,那也不行……虽然这是事实,可……可有人对你不好,我就算承
认他说的对,我也不能帮他对付你啊。」

    「……那……那就谢谢你的宽容和手下留情了……」

    「呵呵呵,不客气……」

    「馨茹,你……你也学坏了,你不再是一个高贵的大小姐了,可惜……可惜
啊……」

    「哼……那……那你说我现在是什么样?」

    「你现在啊……你现在是浑身赤裸……」

    「你……」

    「浑身赤裸的高贵大小姐!」

    「哼……讨厌……就只准你戏弄人家啊?」

    「唉……罢了……谁让你是大小姐呢,你这么尊贵也不能让你去替我骂街啊,
我也不忍心啊。不过我必须在此郑重的表个态,如果有人胆敢骂你的话,那我可
是一点都忍不下去的,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就冲上去跟他拼命的。就算他骂你骂的
对那也不行,不管他骂你什么我都必须拼命。」

    「呵呵呵……坏……你说他骂人家什么骂的对。」

    「那这……这可就是太多……太多不可能了,这……这我哪能挑的出来啊。
通常全都是夸你的,想从你身上找出半个不字都难啊。」

    「哼……我让你大胆的说,让你慢慢的挑,我倒要看看你心里想骂人家什么。」

    「这……这不是我啊,是别的人,我是为你拼命的那个人啊,你不要搞混了
关系啊馨茹。」

    「好,就是别人,你就说别人想骂我什么?」

    「非要精挑细选吗?」

    「如果你……如果别人想开我的批斗会那也行……」

    「哦,既然你用这么虚心接受批评的姿态,那……那我回忆回忆?」

    「嗯,你大胆的回忆就是了。」

    「行,我想想,我想他们可能会骂你水性杨花……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骂你
妖颜祸水……他们自己都心虚,骂你风骚淫乱……他们都想打自己的脸……唉…
…难啊……真的是难……他们究竟会骂你什么呢?哦我知道了!他们肯定会骂你
有眼无珠,骂你鬼迷心窍,他们会指着你的鼻子对你劈头盖脸,他们说:馨茹你
是不是眼瞎了,你是不是中邪了?你怎么能对刘志这么的死心塌地呢?你怎么能
对他这么好呢?你给他洗衣做饭,揉腰捶背也就罢了,你竟然还给他生了这么多
大胖小子,你自己数数,你还有点廉耻吗?这足足都有两位数了,你说你一边照
看着孩子,一边还得照顾着老公,你累不累啊,而且你看你那些嗷嗷待哺的孩子,
你居然没有先喂自己的孩子,反而挺着你的大胸脯先喂自己的老公,你这样是不
是中邪了。」

    「你……你这个臭流氓……你这个大坏蛋……你只要有点机会你就忘不了调
戏我……我……我怎么这么苦……一直受你的欺负……」

    馨茹又想笑又想生气,她嘟着嘴皱着眉,甚至还一把将被子抓到自己的身前,
因为她生气的时候,她就不想让我看到她诱人的裸体了。

    「哈哈哈,这可是你让我大胆回忆的,我可是经过了你的允准的,而且你说
了你不会生气的。」

    「我……我……我没生气……我只是不想理你……」

    「这……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就是不一样……总之你不许再碰我……」

    「啊?!我的天呐……你……你这可是公然耍无赖啊,我是照你的吩咐才回
忆的啊,你……你现在这不是给我下套吗?而且你怎么能这样混淆视听呢?你是
承诺了不生气的啊。」

    「哼……都是跟你学的……你骂就好了,你想骂什么就随便骂,总之人家不
想理你了,你也不许碰人家。」

    「苍天啊,请你评评理啊,我这可是千古奇冤啊。」

    「明明是你欺负人家,你自己还喊冤,你这是贼喊捉贼。」

    「馨茹你要讲点道理啊,而且你没听过那个传说吗?」

    「呵呵,还传说……我只听过不害臊的人编瞎话,没听过什么传说。」

    「是真的啊,古时候,有个人他的老婆也是特别漂亮,但是他老婆有个非常
不好的毛病,就是特别喜欢冤枉自己的老公,尤其是特别喜欢动不动就随便生老
公的气。结果你知道最后怎么了吗?她有一天醒过来突然一下就变成了一头大奶
牛,她不得不每天挤奶来偿还过去对他老公的亏欠。那个下场可凄惨了,我当时
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都流泪了,我就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心,我以后要是有了
老婆,我绝不能让她沦落到这个下场。」

    「哈哈……你……你真的好讨厌啊……你……你不占我的便宜你是不是浑身
不舒服?你一天到晚奶牛奶牛的……我看是你自己想变成奶牛。」

    「我当然是求之不得,能替你遮风挡雨,能把你的罪扛下来,唉……我……
我只有当仁不让啊!」

    「哈哈哈,你……你在校庆的时候……你怎么不上台表演呢?你……你就会
逮着我一个人使劲的欺负吗?」

    「那台上的风头全都被你抢光了啊,有你在谁还愿意上台啊,你没听见他们
是怎么喊的吗?他们一个劲的往台上扔东西,边扔还边喊,下去,下去,我们要
馨茹,让馨茹回来再唱一首,我们只要馨茹!」

    「哈哈哈……讨……讨厌你……我……我不想跟你贫了……你……你到底饿
没饿?」

    「你不说我倒是没觉得,你一提我好像真的听见肚子咕咕叫了。」

    「哼……还不是你猴急……一回来……一回来就折腾人家……这都几点了?
天这么黑,该是很晚了吧,没想到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可……可是你……你都还
没发泄呢……」

    「唉……要不说我心里苦呢,谁让你和妈妈给我规定了这么苛刻的要求啊,
如果不是你非要让我禁欲,我到现在起码都已经射了三四次了。」

    「哼……真射那么多次,你就该是早泄了。」

    「就算是早泄我也愿意,馨茹……要不咱们还是破一回例吧,求你了,就这
一回。」

    「不行!这个没商量!你如果敢强行欺负我,那我以后再也不让你碰我了。
我对你就像对李成刚他们,你可以占据我的身体,可是我不会再主动的服侍你了。」

    「就射一次!我决定了!今天就算你使出浑身解数勾引我,我也只射一次!」

    「哼……美的你……」

    「那馨茹,我都答应你了,那你之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啊?」

    「……什么话?」

    馨茹知道我在这种时候往往是不安好心的,所以她立刻警惕了起来。

    「你说,今天我只要答应你只射一次,那我就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想
玩你哪里你就会乖乖的配合我。」

    「……我……我是说过……」

    「嘿嘿,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认账的。」

    「那……那你还想怎么玩?」

    馨茹的声调一下子就软了,她也发觉似乎是上了我的套。

    「嘿嘿,你现在只能听任我的摆布,只要我还没射,你就全得乖乖听我的。」

    「……那……那你也不能太过分……」

    「哼哼哼……这可就由不得你了……我今天非把你玩个死去活来不可。」

    「……哼……你……你恩将仇报……要不是人家之前帮你……你……你早就
已经泄出来了……人家想让你尽兴,想让你舒服……可……可你想的都是怎么折
磨人家……」

    馨茹此话不假啊,从刚刚她给我口交的手艺我就已经知道她的手段现在是深
不可测的,她如果不是一心照顾着我,那我其实早就草草缴枪了事了。我不禁想
起她后来陪那些官宦子弟玩耍的视频,怪不得那些玩女人的老手面对着馨茹都一
个个化身成了快枪手,我原以为只是馨茹的魅力比较大,而且他们对馨茹又都是
颇为动心的,所以把持不住也是难免。现在看来我是大大的低估馨茹了,她如今
已经不是曾经懵懂无知的少女了,她对男人的了解恐怕比我还要透彻,她现在不
但拥有能令所有男人为之倾倒的容貌和气质,而且她还兼具着采阳仙子一般的高
超秘术。一个男人的旦夕祸福可以说完全掌握在她的心情之中了,她如果高兴,
她可以将这个男人真正的送上天堂,可是如果她不肯,她也可以将这个男人伤到
怀疑人生啊。

    幸好我是那个可以让她高兴的男人啊……想到这,我之前的不忿又平衡了一
些,虽然有不少男人亵渎过馨茹,可是这也说不准到底是谁在玩谁,他们在感情
上被馨茹迷的神魂颠倒,一个个不是山盟海誓,就是泣血陈情,不顾尊严廉耻哭
喊求婚的也为数不少。若说在床上,那也不过只能是草草了事罢了,或许很多自
以为是的猛男在上了馨茹的床榻之后,反而落下了自卑的心理障碍,无论他觉得
自己多么强,在馨茹的绕指柔面前,他都会在一两个回合里被榨的一干二净。一
个普通女人如果不爱你,那你最多也就是感觉自己在对着一个充气娃娃发泄而已。
可是一个馨茹这样的女孩如果不爱你,甚至恨你,那这可能就会变成你一生的心
魔啊。这种想得又得不到,得到了又无法拥有,暂时的拥有片刻可又很快会随即
消逝的若即若离感会不留血痕的研磨着一个男人的心啊。

    「馨茹,在你面对那些你讨厌和痛恨的男人时,你会让他们在你身上坚持多
久啊?」

    「你……你是说……他们多久会发泄到我身上吗?」

    「嗯……我不是有意提这些让你不愉快,只是我觉得你肯定会故意引诱他们
尽快结束,你面对他们你肯定是没有一分一秒享受可言的。」

    「嗯……只要让我了解了这个人,我是可以让他尽快结束的,这些也是娟姐
教我的。也不只是我,所有的姑娘都会这样做的,不让他们尽兴,他们才会一直
缠着你,让他们快点结束,他们才会心里有个安慰。很多男人都特别的贪心,他
们不会轻易满足的,如果任由他们玩弄的话,可能很多姑娘都是支撑不住的。哼
……你们男人都是一样的,他们也是用你的想法,一次两次的都不够,非要一滴
不剩,他们还垂头丧气的不甘心。好多人宁可吃药也不愿错过一宿良宵,即使颠
倒了白天和黑夜,他们也还是不知疲倦。」

    「是啊……真是有点可怕啊……太疯狂了……」

    「那你既然明白,你就应该好好保重自己,你好吃这没什么,可是你不能贪
食。」

    「馨茹……我的老婆……你真是我的好老婆……我现在反而有点可怜那些伤
害你的人了,因为没准你带给他们的伤害还要更严重呢。馨茹……你当时会可怜
他们吗?你会对他们当中的某些人动感情吗?你会不会被他们的诚意打动呢?」

    「难道你会同情他们吗?」

    「我当然不会!再怎么说他们掠夺的是我的女人啊。」

    「哼……那你还问……」

    「可是他们当中也未必全是坏人吧,有些或许也是根本不知情的啊。」

    「他们是好是坏我管不着,他们知不知情也与我无关,我当时也不过只是听
令行事罢了,他们要我陪谁我就陪谁,让那些男人对我着迷只是我的任务,我的
工作,如果我不能好好的完成,我就无法获得他们的信任了。当时你和妈妈生死
未卜,我……我能为你们做的也仅仅是利用他们对我的信任给你们提供一点点帮
助。其他的我不想考虑那么多,我也没想认识那些人,他们……他们只是被一个
熟练的妓女给吸引了,不是被我唐馨茹吸引的……我……我根本不认识他们……」

    馨茹说着说着又眼圈泛红了,可想而知她的内心承受了多少委屈。她的坚定
眼神和决绝的语调都表明了她不可侵犯的尊严和她坚守自己清白的决心。这就是
馨茹的魅力了,她虽然是一个温顺善良的柔弱女孩,可是她并非一个良心泛滥的
博爱分子。她的骨子里还是爱憎分明的,她对自己在乎的人可以倾注全部,可是
对于那些她不在乎的人,她就完全漠视不理了,她既不会随便接受陌生人的恩惠,
她也不会随便施恩给任何陌生人。我想这也跟她特殊的成长环境不无关系,馨茹
是一个缺少爱的女孩,所以她对所有的爱都是谨慎而警惕的,她从小就懂得如何
自我保护,她绝不会轻易让自己陷入任何感情陷阱当中。这一点也是馨茹和妈妈
最大的不同之处,妈妈是从内到外都特别软的女人,身体软,心更软。可是馨茹
则不同,她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女人,其实馨茹她比我要坚强的多了。可也正是因
为这一点,她才更加让我心疼,因为一个柔弱的女孩练成她这样强大的内心,那
得需要经过多少痛心的磨砺啊。

    我心里也是一阵酸楚,我暗自告诉自己,这样的女孩是十分难得的,我必须
对她更加珍惜,能得到她的真心是莫大的福气,是我的造化,这样的女孩是辜负
不得的。我想起馨茹对我说过的话了,她说,她不是普通的女孩,让我千万不要
欺骗她。这句话我一直都记得……

    「馨茹……我饿了……你肯定也已经饿了吧。」

    「嗯?你终于饿了?这次你……你怎么没贫嘴了……」

    「呵呵,你不是嫌我不正经吗,是得改改了……」

    「你……你真是阴晴不定的……」

    「我是怕你饿坏了身子。」

    「我还好,以前我在家里晚饭也吃的少。你肯定饿坏了吧,你……你今天这
么辛苦……」

    馨茹关心我的样子又让我将熄的欲火重新燃烧了起来,我的鸡巴也明显的又
重新涨大了。

    「我怎么辛苦了?」

    我的脸上立刻又堆起了淫笑,而馨茹也看出了我的不怀好意,她虽然无奈的
斜了我一眼,可是已经将身心全都托付于我的馨茹也只能选择顺应我的低级趣味。

    「你……你把人家欺负的很辛苦……你从下午一回家直到夜晚天黑都不辞辛
劳的折磨人家,想必你一定累了也饿了吧……你不妨先稍作休息,让为妻给你烹
制一桌可口的晚餐,待你酒足饭饱之后……你……你……」

    我最喜欢看的就是馨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最喜欢听的也是她不好意思说出
口的情话。所以越是这种时候,我越是不会放过她。

    「我……我什么啊?……你的声音太小了。」

    我不但故意用调戏良家妇女的语调刺激她,我还故意伸手握住了她的其中一
只大奶在手里把玩。对于我的轻薄,她虽然皱起月眉表示抗议和不满,她也轻轻
在我怀里扭动着身体想要躲开,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用手将我阻拦,只是象征性
的抵抗了一下就再次蜷缩在我的胸前。

    「呃……呃……你……你不是饿了吗……那……那你现在还调戏人家干嘛…
…人家……人家还得去给你做晚饭呢……呃呃……呃……」

    我时轻时重的揉搓着她敏感的巨乳,而且我还故意用拇指来回扫荡着她的乳
尖,馨茹本来就已经动情焚身,她依偎在我怀里的娇躯也已经有些微烫了,所以
她现在的身体反应是极其敏感的,我就算只是在她的耳边轻轻吹一口气,她都会
发出连声的娇喘,更别说我像现在这样恶意的挑逗她的乳房了。

    「没关系,我怎么忍心让你受累呢?等会我打电话定个餐就可以了,只不过
等送餐的服务员上门的时候,你去开门支应他一下就行了。」

    「呃呃……呃……不……不要碰乳头……会……会很敏感的……不要这个时
候欺负我了,真的……真的有点晚了,你……你先吃了晚饭再……再……」

    「哎呀……馨茹你怎么一直结结巴巴的啊,我根本听不清楚你说的话啊。」

    「呃呃……呃呃呃……不……不要欺负人……讨厌……」

    「那你就把话说清楚啊,只要你说清楚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哼……你……你只会对人家使坏……啊啊……不……不要捏……我……我
说就是了……」

    「嘿嘿,那你快点老实交代,等我酒足饭饱之后你想让我怎么样啊?」

    「呃呃……啊啊……我……我说……我说……等你吃饱了……有……有了力
气……你……你就好接着欺负人家……呃……这样行了吧……别再弄我了……让
我去做饭吧……」

    「我不是说你不必麻烦了吗,我们叫点东西吃就好了。」

    「呃呃……你……你又在打坏主意了……啊……啊啊……」

    「我这不是怕你辛苦吗?我怎么会有什么坏主意呢?」

    「你……你让人家去开门……肯定……肯定是不怀好意的……」

    「嘿嘿嘿,馨茹,我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啊,不过你可不要忘了,这可是你
自己对我做出的承诺,你说我想怎么玩都可以的。」

    「啊……啊啊……你……你……哼……那……那好……只要你忍心……只要
你……只要你舍得……就算你让我服侍他……我……我也满足你……」

    虽然我明知馨茹是在跟我赌气,可是我仍然心里很高兴,而且馨茹她也了解
我,她当然知道我是舍不得的。不过即便我不会真的这样羞辱她,可我对她温顺
服从的态度还是很满足的。

    「嘿嘿,馨茹你这么好,我当然是舍不得了,我这是在试探你到底信不信守
自己的承诺。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听我的话啊,哈哈哈。」

    「哼……你……你就会用折磨人家取乐……啊啊……啊……人家……人家都
顺着你了……你……你怎么还挑逗人家……」

    既然馨茹都说到做到了,我也得见好就收才行啊。我使劲的搂抱了一下她娇
弱的身躯,又重重的揉捏了一把她的嫩乳,再对着她羞红的小脸狠狠的亲了一口,
我才意犹未尽的将她松开。

    「馨茹你想吃什么?你随便说,今天让老公好好照顾照顾你!」

    「还是不要了吧,我起来给你做就好了,很快的。」

    「呵呵,馨茹你放心,我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我不会当着外人欺负你的。」

    「哼……那谁知道,我看你心里巴不得让别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呢。」

    「那怎么可能呢,别说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你裹成套中人,我都嫌你露的多。」

    「哼……你就只会哄骗我……到时候人家还不是只能任你欺负……」

    「嘿嘿,我是很喜欢欺负你,谁让你这么漂亮可爱的,可是让别人也分享你
的美我是坚决不能容许的。不过……不过馨茹,我认真问你,如果,我是说如果,
我真的让你去服侍别的男人你也会听我的话吗?」

    「露出狐狸尾巴了吧,刚刚嘴上说的好听,其实你心里就是想要侮辱人家取
乐。」

    「不是,我这不是说了是如果吗,万一哪天我脑子坏掉了,或者我中邪了,
像这种要求也会听我的吗?」

    「哼……我知道你们男人的这些恶趣味,你们就是喜欢看自己的女人被辱来
寻求你们心里变态的刺激感。可是如果要真的给你们戴正了这顶绿帽子,你们就
又该大呼小叫着不依不饶了。我不听你的你心里不满足,可我要是真的听了你的
话,你自己恐怕也会很难受的。而且,既然……既然你都这么对我了,那我也没
什么好顾忌的了,反正我都已经把自己交给你了,我既然是你的人了,你想把我
给谁都随你,我也只能认命了,要怪就只能怪我自己瞎了眼睛,我所托非人,命
苦罢了。可是,你若真的这样对我,我虽然是会满足你,可是你也要记着,到时
候你千万别后悔。」

    听完了馨茹的话,我深咽了一下口水,全身也冒出了一股冷汗……

    「馨茹……我……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怎么了?你的气势呢?你不是要耍威风的吗,你不是想要大方的把我送人
的吗?现在怎么想要求我了?」

    「我……我错了……还是你最大……我……我在你面前没有什么威风了,我
就只有小人得志啊。馨茹,亲爱的……我是真的想求你……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

    「呵呵呵,讨厌……你就像个孙猴子,不给你上一点紧箍咒,你就会忘了自
己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想说什么你就快点说吧……」

    「多谢唐长老!弟子其实是想求你,以后不管发生任何情况,你能不能先像
刚刚那样给我提个醒啊?你可千万千万不要悄无声息的直接就让我后悔了。馨茹,
你是了解我的啊,我的确是一个特别容易后悔的人,这后悔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尤其是关系到你的事情,我有好多次后悔的都不想活了。如果我以后轻佻了,放
纵了,大意了,疏忽了,或者我失去理智了,我求你一定一定不要纵容我啊,你
更不要跟我赌气成全我,更加重要的就是你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我,不要抛弃我,
行吗馨茹,我求你了。」

    「哈哈哈,说完了?怎么这会儿不贫嘴了呢?不行使你的丈夫权威了?不摆
架子了?」

    「不不不,我那都是淫威,是淫威,像你这种大义凌然的义士怎么可能屈从
于我小小的淫威呢,我知道你那都是哄着我的。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啊馨茹,你…
…你刚刚的话也太让人后怕了,我……我几乎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了,要是……要
是再让我失去你一次……我……我就只能下辈子等你了……」

    「呵呵呵……看你以后还敢不老实……」

    「老实了……我老实了馨茹……那……那你到底答不答应我啊?」

    「呵呵,好啦,好啦,你也别在这低三下四的装样子了。我答应,我答应你。
其实我也只是给你提个醒罢了,你还以为我真的会那么纵容你吗?你既然要娶我,
那我也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不只是伺候你的女人,我不会只为了让你舒服就
什么都惯着你,我也得为了你好,为了这个家好。你若是真的做了什么出格的事
情,或者对我们不负责任的事情,你以为我还会顺着你吗?哼,你可别以为我答
应嫁给你,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了,我可不是那种只会为奴为婢侍奉男人的糊涂女
子。哼哼,你娶了我还不一定对你是好是坏呢,你要是乖乖的,我可以什么都听
你的,可是你要乱来,我也要使劲的敲打你,教训你的,要你知道我这个妻子也
不是白当的。怎么样,你如果现在后悔的话还来得及,可是如果你真的娶了我,
你就不能负我,要不然……要不然……」

    「没有什么要不然了馨茹!我……我真的又想移民了……你说没有你……我
……我该怎么办啊……馨茹我求你以后狠狠的鞭笞我吧……要不然……要不然现
在你就惩罚我吧,来吧馨茹……打我……虐待我吧……我……我等不及了……」

    「啊……哈哈哈哈……啊……讨厌……不要……你……你变态……你……你
拿开……你是变态,可人家不是……你……你又开始欺负我了是不是……」

    馨茹的话让我极度心安,我其实自己也承认我是一个非常缺乏自理能力和自
我约束的人。可能是我还没长大吧,也可能是我一直被骄纵惯了。以前爸爸还在
身边的时候多少还能给我一些威慑力,或者姑姑也行,可是他们都太忙了,我想
见他们一面都很困难,更别说天天对我耳提面命了。妈妈虽然一直陪伴我,对我
形影不离的照料着,可是妈妈太宠溺我了,她是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来教训我的,
妈妈整治我的手段最多也就是欲擒故纵,或者对我使用苦肉计,我也多少遗传了
一些妈妈心软的特质,所以通常我只是不忍心让妈妈难过,这才收起了自己的顽
劣,可是妈妈对我是谈不上什么约束力的,妈妈有时也会担心我,她说她事事都
由着我肯定是不行的,以前我不听话的时候,她就老逗我,她说将来等我长大了,
她一定会给我找一个又凶又坏的媳妇管着我,她说如果我不听话,她就让我的坏
媳妇打我的屁股。那时候虽然小,可是我对妈妈的依恋却已经非常深厚,我撒着
娇蜷缩在妈妈柔软的怀里对她说,我谁都不想要,就只要妈妈,我长大了要让妈
妈给我当媳妇。虽说是童言无忌的一句戏言,可是这话当时于我而言也是发自真
心肺腑的,妈妈当时也没有责怪我,只是笑着对我说,以后等我长大了,有了本
事一定就会离开她的身边,去更宽阔的世界里寻找自己喜欢的人和事。我当时一
听就哭了起来,我哭着对她说,如果是那样,我就不想再长大了,我不想要什么
更广阔的世界,我就只想要妈妈……我记得当时妈妈也哭了,她紧紧的搂着我,
也是一遍遍的重复,她说,妈妈也不要你离开,妈妈也要跟你永远在一起,你永
远都是妈妈的乖宝……

    虽说这些幸福的回忆在我脑中只是一闪而过,可是我突然觉得自己心中一紧,
我的确有点想妈妈了,就算我早上刚刚见过她,就算我们只是分开了半天有余,
可是我还是禁不住有些思念她,尤其是我想到今晚她不会回来,我就一阵鼻子发
酸,妈妈她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呢?假如她又遇到坏人该怎么办呢?她在医院看到
媛媛伤心了怎么办,谁来安慰她呢?在医院她能吃好吗?病房的床铺她能睡的安
稳吗?现在天色已经越来越黑了,我的惶恐和不安也越来越强烈,我这才意识到
我是多么的离不开妈妈,在事关妈妈的时候,我想我永远都只是一个天黑要妈妈
抱的孩子罢了……

    「嗯?你……你这是又怎么了?」

    馨茹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一定会觉得非常诧异,我前一秒还在对她动手动
脚,可是转念之间,我就像蔫了的茄子,只是红着眼出神的看着窗外。

    「我……我也没事,只是我的思绪有点跳跃……我刚刚在想你对我的好,你
不但是个柔情温顺的好女孩,你也是个善解人意,对我负责的好妻子。我的生活
里正是缺少一个像你这样可以告诫我,提醒我,给我适当的一点管束和压力的人。
你真是我的真命天女啊馨茹,不但我这样想,其实妈妈也是这么想的,她小的时
候就老要吓唬我,说要给我找个凶巴巴的坏媳妇管我,我当时一听就哭起来了,
不过我哭不是因为我害怕她真给我找个坏媳妇,而是我怕她以后不要我了,所以
我当时边哭边对她说,我长大了要娶妈妈做老婆的。呵呵呵,真是世事难料啊,
想不到一句童口戏言竟然真的一语成谶。我……我怕是长不大了,我可能永远都
只是一个离不开妈妈的孩子而已。」

    「你……你这是想妈妈了,我明白……你是担心她吗?」

    「我从小到大很少跟妈妈分开,妈妈也从来不会把我一个人放到家里,我看
到窗外天色渐深,我可能是有些不适应吧。不过她今晚不在家,其实也说明了她
对你的放心,正是因为现在家里有了你,她才可以安心去照看媛媛。」

    「妈妈她不会有事的,她只是在医院留宿一晚,她明天早上就会回来的。」

    「嗯……我知道,妈妈肯定没事,我的担心只不过都是胡思乱想罢了。但是
馨茹……我……我给你讲这些……你……你会不会心里不舒服啊?」

    「我……我不知道……可是……可是我不想看到你难过的样子,妈妈她肯定
也不想。」

    「馨茹其实有你陪我,我已经很开心了,能跟你住在一个屋檐下曾是我无数
次幻想过的美梦,我不是不知足,只不过妈妈一直照看我,夜深了我还是不免有
点担心她。如果换成是你这么晚了还不在家,我也会同样担忧的。」

    「嗯……我明白……我没有因为这个不舒服,我……我只是有点羡慕你……」

    「你也想自己的妈妈了?」

    「也……也没有……我……我和妈妈并没有多少感情,她……她既不喜欢我,
也没有照看过我,所以……所以她对我来说更像一个受人尊敬的阿姨。可能我只
是羡慕你的这种感情吧,我也想要妈妈疼我,我也想天黑了能挂念一下某个人。」

    「对不起馨茹……我……我只顾自己的情绪,忽视了你的感受,你……你真
的太可怜了,跟你相比,我真是幸福的无话可说。不过馨茹你也不要难过,你现
在已经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我爱你,妈妈她也爱你,还有媛媛她也总是对
你姐姐长姐姐短的,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你是有人疼,有人挂念的。」

    「嗯,我知道,我很满足,我也很开心,我知道你们都对我好,你心疼我,
妈妈她也把我当女儿,所以我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我只是看到你忧伤,我也跟着
有点伤感了。」

    「诶?馨茹,你刚刚说你现在就是妈妈的女儿?」

    「嗯……妈妈她待我很好……而且她又温柔又漂亮,她的气质又那么迷人,
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她就是我的妈妈……怎么了?你……你不准吗?你又想要一个
人霸占妈妈的爱了吗?」

    「唉……馨茹你怎么能把我看的那么狭隘呢,你们的关系亲密如此,我高兴
还来不及呢。我只是在想你是妈妈的女儿,你的生日又比我大几个月,那我不就
变成你的弟弟了吗?这让我有一点不甘心啊,怎么说我也得当哥哥啊,而且得是
你的情哥哥。」

    「你又不正经了,你现在把什么都能往那方面想。」

    「嘿嘿,这都是男人的劣根性,你也不能太苛责于我。」

    「哼,不跟你胡言乱语了,那你先给妈妈打个视频吧,我去给你弄饭吃,好
吗?」

    「哦对了,一直说话,都忘了叫东西吃了,你别忙,我现在就定。」

    「不,不是我辛苦,是妈妈辛苦,我刚回来的时候看过了,晚餐的食料这些
妈妈都已经给我们备好了,她是给我们准备妥当才离开的,我只需要照她的步骤
热一下就可以了。」

    「嗯?真的吗?我怎么没注意到呢?妈妈她这么细心啊。」

    「哼……你的眼睛放在哪你自己清楚,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想妈妈,可是你连
妈妈对你的好都看不出来,你就只是一个贪恋女色的坏儿子。」

    「嘿嘿,那也没关系,她这不还有一个好女儿的吗。」

    「……不要脸……那我先去准备晚餐……你给妈妈打个电话吧,想必妈妈她
也是担心我们的,只是她不想打搅我们。」

    「馨茹,你真是善解人意啊,我……我要不然还是当你的弟弟好了,有你这
样的姐姐我也此生无憾了。」

    「……就知道贫……你……你穿件衣服……别……别让妈妈多心……」

    「哈哈哈,馨茹这你就不用不好意思了,我抱着你和妈妈裸睡也不是一两天
了,我们在一张床上睡的不是挺好的吗。」

    「……你……你不害臊……我……我不管你了……我要去厨房了……」

    馨茹说完话就红着脸,甩开我不老实的淫手,扭动着她诱人的裸体就下了床。
她整理了一下还挂在她屁股上的小小的丁字裤,她也羞耻的发现自己的这条性感
小内裤的确已经是被自己下体泛滥成灾的淫水给打湿了,而且她的大腿上也是湿
漉漉的一大片,她的胸前,脖子,耳后,还有脚趾上也都沾满了我的口水。她低
头看着浑身一片狼藉的自己,她瞬间面红耳赤的踌躇在原地不知所措了。

    她想要把这条湿透的丁字裤脱下来,可是她又不想在我面前完全走光,她想
要去洗个澡,可是天色已晚,她不能再耽搁了,她想找件衣服先披到身上,可是
她又不想就这样转过身再次被我调戏,所以她左右环顾,犹豫不前。可是她自己
却不知道,她现在的这种样子反而更能激发男人冲动的性激素,我突然又想要好
好欺负她一下了。

    「馨茹,你在找什么呢?」

    「没……没什么……我……我穿件衣服就去……」

    「唉……何必那么麻烦呢……反正等会又要脱下来,你还不如就这样得了。」

    「你……你又想捉弄我……」

    「我是说真的啊,你看你现在浑身湿漉漉的,何必多洗一件衣服呢,你现在
这样就挺好,反正家里也没人,我在卧室跟妈妈打电话,没人会看到你的。你放
心就好了,我不会捉弄你的。」

    「你……你说的是真的?等会人家做饭的时候,你……你不许来捣乱……你
更不许调戏我……」

    「你就放心吧,我这不是也赤裸着身体的吗,没人会打搅我们的。我真有点
想妈妈了,我估计我得跟她好好的聊一阵子了,我一时半会还抽不开身呢。」

    馨茹本来就有些犹豫,听了我的安慰和开导之后,她害羞的意志多少有些松
动,她心想我说的也没什么不对,等她做完了饭,可以让我先吃,反正她晚上吃
的也不多,她可以先抽空简单冲个澡,然后再回来陪我吃。

    要不为什么说善良的女孩容易上当受骗呢,因为在她们的心里想的都是为别
人付出,她们永远都把自己放在最后一位,所以她们的好心很容易被坏人利用。

    「嗯……那好吧……我晚一点再洗澡……确实有点晚了,都快八点钟了。吃
的太晚会不好消化的,会影响你晚上的睡眠……」

    馨茹一边点头,一边喃喃自语的蹑着脚慢慢的走出了卧室,不一会儿我就听
到了她打开炉灶和烤箱的声音。

    我就说吧,在她的心里,她想的永远都是怎么为我好。我的穿衣,我的饮食,
我的睡眠她无一不用心,她对我无微不至的精心照料完全跟妈妈如出一辙,单是
听到厨房里锅碗瓢盆的声音,我恍惚觉得在外面摆弄的就是妈妈。唉……馨茹这
样对我,我都有点不忍心再捉弄她了,可是她越是这样,她也就越是诱人啊,我
实在把持不住自己想要侵犯她的冲动啊。

    算了,就看她的运气了,如果我真的跟妈妈聊得久,我今天姑且就先放她一
马。

    我淫笑着在心里盘算,我有点迫不及待想要开始等会的饭后大战了,我想着
想着,下面又翘得老高了。呵呵,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也不能提前用光了精气神,
所以我摇摇头,暂时先驱散了这股淫念,然后我拿起手机给妈妈打了一个视讯。

    ……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