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壬之歌】(翻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菲利克斯
2021年8月4日发表于sis001
首发:心海、物恋
字数:16541字

  原文地址:Siren’s Song(mcstories)

  珍妮特·史密斯走进这家新开的名字叫做叫做「塞壬之歌」的音乐店,并扫
视了一眼摆满了CD、磁带以及DVD的货架。

  她的朋友们都对这家新店赞不绝口,表示其非常的新颖时尚,并且拥有大量
广泛并价值非凡的音乐收藏,可以让她在里面找到任何自己想要的歌曲。

  这听起来似乎挺不错的,珍妮特所喜好的音乐口味非常冷门,她不像自己的
同龄人那般喜欢布列塔妮、克里斯蒂娜,或者超级男孩等人的音乐,而是位旧音
乐流派的忠实粉丝。她的CD收藏范围囊括了从艾瑞莎·富兰克林与小理查德的早
期汽车城音乐热曲到猫王的摇滚乐等等诸多名曲。

  她一直都在镇上以及网上四处寻找马文·盖伊的乐曲拷贝,但是到目前为止
仍然一无所获。她扫视着这家商店存货充裕的货架,希望能够在这里找到自己所
想要的东西。

  「你好,欢迎来到塞壬之歌,我叫丽萨,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一
位年轻的红发少女从收银台后走出来说道。

  珍妮特简短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这位红发女郎十分年轻,看起来大约2
2岁左右,身材也相当苗条。她身穿一身店里的工作服,包括一件小巧合身的衬
衫以及布满黄蓝色条纹的裙子。纤细匀称的双腿上套着海军蓝色丝袜,上方的短
裙裙摆没有盖过膝盖。双脚包裹在一双漂亮的黑色皮靴里,这双靴子十分时髦,
并且表面闪闪发亮的,就像珍妮特自己两星期前心血来潮买下来,但却从来不敢
穿在公共场合的那双一样。不过它们穿在丽萨脚上倒真是恰到好处。

  「嗯没错,多谢,」打量了对方一会后珍妮特回答道,「我几个朋友给我推
荐这家商店来买老音乐带,就是那些现在已经不是最流行了的东西。我不得不承
认你们这里选择余地确实不小。」说着珍妮特深深叹了口气,现在是该揭晓真相
的时候了,「我想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马文·盖伊的音乐。」

  听到这话后丽萨愉快地笑了起来:「我猜你的意思是他那个年代留下的原版
唱片吧,比如70年代早期汽车城或者塔姆拉版本,而不是国会唱片公司或哥伦
比亚遗产唱片公司翻新的再版专辑对吗?」丽萨说着又轻快地笑了一声,然后继
续说道,「好吧,我想应该是这么回事,让我看看吧。嗯……我没法肯定,不过
我想我们确实有一些他1969年在塔姆拉发行的专辑《Easy》,另外还有68年的
《IntheGroove》和《You』reallINeed》。你是想分开买呢?还是想买《马文·
盖伊合辑》呢?合辑是1990年由汽车城与塔姆拉合作制作的,收录了他从1961年
到1983年的大部分著名歌曲。」说到这里丽萨停了下来,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顾
客。

  「呃……你好?有什么不对的吗小姐?」

  「嗯,那个,没事,真的没事。」珍妮特尴尬的满脸羞红,连忙解释道。

  「只是……呃……如果你不介意我说的话,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并没有觉
得你像是会喜欢马文·盖伊音乐的人。」

  店员又用自己甜美的少女音轻笑了一声,随后回答道:「啊,无意冒犯,其
实我自己也是后街男孩的超级粉丝。不过这份工作本身就需要我学习了解许多不
同类型的音乐知识,这就是这家店这么棒的原因。即使我们没有你想要的音乐,
我们也拥有足够的知识帮助你找到它。这就是我们塞壬之歌的座右铭:给予你真
正所需之物!」

  「是啊是啊。」珍妮特回答着,同时心里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离这个女孩远
点,还是该冒着被店员传染上「活力四射症」的风险和她继续交流。

  「好吧,我想这次寻访之旅就到此为止了,一共多少钱啊?」

  「等一等,让我看一下。」丽萨说着瞥了一眼桌子底下的账单,然后笑了起
来,「嗯……3张不同的CD,再加上销售税以及其他费用,一共是49.87美元。」

  听到这个价格,珍妮特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

  「没事没事,不用难过,」丽萨紧接着快活地说道,「这价格是在打折之前
的!你看,因为你是新客户,所以能够享受到百分之十的折扣,好鼓励你再回来
光顾。另外在这个月剩下的时间里我们还将会对所有顾客购买的音乐都再打上八
五折,这是不是很棒啊!」丽萨说着停了一下,并瞥了珍妮特一眼,脸上的微笑
又加深了几分,不知为何这令珍妮特感到有些不舒服。「嗯,告诉我吧,你经常
买音乐作为礼物来送给……家人,朋友或者是……男朋友吗?」

  「当然不了,我甚至都还没有男朋友呢,只是我在私人方面的追求——」珍
妮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哦对不起,我想我多嘴了,」丽萨甜甜地应答道,「那好吧,为了补偿我
窥探你私生活的无礼,我再给你打个四分之一的员工折扣,怎么样?」

  「那不就半价了吗!」珍妮特不禁喊了起来,「你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那
……那可真是太棒了!不过……嗯……你这样做不会惹你老板不高兴吗?」

  「才不会呢,」丽萨满不在乎地说道,「我们的老板塞雷娜·方丹可是一个
超级完美的女人呢!她让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折扣来购买任何想要的音乐去达成任
何目的!就像她经常说的那样:音乐是用来给所有人享受的,如果不是顾忌到生
意不好,我就直接全都送人了!相信我,她会很高兴我这样宣传我们小店的。」

  「好吧,如果你确定的话。非常感谢丽萨,我一定会再回来的。」珍妮特说
着递给了她25美元,

  店员把装着东西的袋子递给了她,同时口中热情地说道:「多谢,祝您愉快,
早点回来!」

  丽萨看着珍妮特走出门,脸上的表情突然变成了一幅野性又饥渴的样子。

  「是啊,早点回来吧亲爱的,我们会等着你的,呵呵呵呵呵呵~ 」

  当珍妮特手上拿着新收集的CD兴奋地回到自己的宿舍房间时,她高兴得几乎
都要尖叫了起来。她在小时候听到马文·盖伊的音乐之后就爱上了它,而现在二
十多年过去了,她终于可以坐下来,再放松地倾听一次这当初闲暇时令她陶醉的
深情嗓音了。她把购物袋里的东西都倒在了床上,翻了一遍唱片盒塞满了的录音
带,考虑该先放哪一首歌。而就在低头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收藏当中竟
然多了一张CD,这张CD封面完全空白的,而且也没有标记音乐。

  「奇怪,是不是丽萨搞错了啊?这张绝对不在收藏里面,里面是什么?」珍
妮特疑惑道。

  带着想弄明白碟片上有什么的好奇心,丽萨来到房间当中室友所住的那一边
偷偷用了她的CD播放机。安布尔周末出去看望自己的家人去了,所以不用担心她
知道会不高兴。珍妮特把碟片塞进了里面,坐在床上按下了播放键。

  CD当中传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非常尖锐,听起来好像是风铃的叮当
声,又像是小钟的响声。

  珍妮特仔细地听着,最后终于听明白了这是什么,原来是一个人唱歌的声音。
不过这歌声她之前从未听到过,这个人……不对,具体来说是女人歌声的音质深
沉丰富,好像每一个音符都是自由有生命的一般。

  此刻她并没有唱出什么歌词来,只是在不断地发出「啊,啊,啊」这种一个
接一个的音符。

  通常珍妮特会厌倦这种一次次无休止的重复音符,但是不知为何这个女人所
唱出的音乐却带给了她截然不同的奇妙感觉。

  美妙的音乐完全吸引了她的注意,使她整个人都感觉飘飘欲仙了起来,好似
被送上了纯洁迷人的云朵一样。

  这也使得她刚要伸出去按停止键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然后转而准确地移到
了音量刻度盘上,调高了音量。

  珍妮特躺回床上,闭着眼睛沉浸在欢快的音乐当中。如果她能集中注意力仔
细听的话,她应该能听出背景音乐里有一种乐器正在轻轻地演奏着,这乐器的旋
律与歌唱声完全相反,声音又低又轻,不会分散到听众的注意力。她费了好大劲
才听出演奏的是竖笛。

  「现在这个时代还能听到竖笛的声音真是有点不太寻常……」珍妮特在美妙
的音乐声中变得更加放松,大脑飘飘乎乎地想道,「我听不出来这位艺术家是谁
……不过她唱的真是挺不错的……好棒啊,等下周回到……商店的时候……啊~
哈~ 我要去问问丽萨……啊~ 哈~ 呼呼呼呼……」

  不知不觉中,珍妮特打着哈欠声步入了梦乡……

  几个小时后,她突然因为一道响声而惊醒了过来,室友的CD播放机从手中
滑落了下来掉落在了床底。让她不由得睁大眼睛扫视了一下周边。

  「啊真可恶!如果这东西坏了的话我就死定了!」

  她小心翼翼地将其捡起来检查了检查,并轻轻摇晃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
东西掉出来,至少从外观上来看这个设备还完好无损,最好看看它能不能用吧。

  她将CD播放机放在床头柜上又按了一下播放键,空气当中再次响起了那张
神秘CD里柔和美妙的声音,一听到这声音珍妮特就不禁又笑了起来。

  「哇哈!还能用!有那么一会我还在想……在想……嗯?我刚才在想什么来
着?」

  珍妮特又躺回到了床上,眼睛颤抖着闭合在了一起,美妙的音乐声把她又一
次催眠到了深度放松的恍惚状态。不一会她的嘴角就露出了满足的幸福微笑,并
轻轻呼了口气。一股温暖而又模糊的愉悦感在她的身体里来回游离着,双手在陷
入睡梦时向下轻抚着自己的身体。

  不久之后,珍妮特第二次被吵醒,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真是……该死,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我就再也没机会睡觉了!」珍妮
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门大喊道:「干什么?」然后才注意
到自己的朋友黛比出现在门外。

  「你可真是的!」年轻女孩双手叉腰大喊道,「过去十分钟里我一直都在敲
你的门想让你起来大姐!我甚至都有点担心你出事了呢!」

  「啊对不起黛布,啊~ 」珍妮特打着哈欠开口说道,「我刚刚听着不久前刚
从塞壬之歌里买的新音乐打了个盹,我想我应该还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就睡过去
了。」

  「打盹?你这一觉让我们只能试着看《瑞普?凡?温克尔》了。(美国作家
华盛顿·欧文所著短篇小说)我们本来不是说好了昨晚一起去看《甜心辣妹》的
放映来着的吗,当时我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可是你就是不接。
我还以为你不在呢,所以我就一个人去了。」

  珍妮特闻言眨了眨眼睛,现在她完全清醒过来了。

  「你已经去看了电影了吗?可是外面天还亮着呢啊!」

  黛比不由得摇了摇头回答:「当然了,不过这是因为现在是星期天下午三点
左右,而不是星期六。你睡了整整一天,姐们。」

  珍妮特完全惊呆了,自己居然睡了一整天吗?这不可能啊。自己不是刚刚刚
坐在床上,并且才把CD放进放映机里吗?

  「告诉我,你是在给我开玩笑吧黛布?我不可能一口气睡上一天的!即使在
周末我的睡眠时间也从来没超过过四五个小时,这……这不可能。」是啊,难道
不是吗?

  「对不起珍妮特,今天真的是星期天,」她的朋友坐在安布尔的床上摇着头
道,「你知道的珍妮,这其实都全赖你。我一直都在跟你说生活节奏要慢一点,
要好好休息。即使对于最聪明的学生来讲,医学预科也是一门艰难的课程了,但
是你未免也太努力了吧。我想你应该是在熬了这么多晚之后身体终于撑不住了,
就是这样。」

  「好吧,我想是的。」珍妮特疑惑地回答道,「但是我还是真的很难相信我
确实睡了整整一天,感觉就好像几分钟前我才刚听着那张CD躺下一样……」

  「哦,那再来点你那个奇怪的音乐给我听听?」黛比笑着回答道,「怪不得
你会睡着呢,我得给你说老妹,我和其他人一样都喜欢音乐,但是你听的一些阴
乐我实在是听不懂,我的意思是,你既然还听雅尼的歌?你真的买过一张雅尼的
CD吗?!?」

  「我当时正好有那个心情听。」珍妮特辩解道,「而且就算是你也得承认你
也挺喜欢那首歌的。」

  「是啊是啊,好了,反正今天已经过去一多半了,我们去购物中心买点东西
吧,也许还能赶上看一场晚场的电影。你觉得怎么样?」

  「听起来不错,我这就去拿钱包。」

  接下来这一周对于珍妮特来说过得十分的艰难,由于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
她发现自己很难把注意力集中到任何事情上,就好像自己的思想一直游离在实体
之外一般。

  每一点轻微的噪声都能让她分心不已,使得她短暂集中的注意力从学习材料
上转移到其他事情上去,似乎自己心里一直在迫切地想要做某件事情,导致自己
完全没发把精力集中到学习上去。

  当然这般分心并不是没有被其他人注意到,星期五上完最后一节课后,她的
辅导员理查兹夫人把她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珍妮特坐在舒适的皮椅上,鼓起勇气来迎接自己心知肚明将要遭受的教育。

  丽贝卡·理查兹一直可是以已对于学生的高标准而闻名。

  「好吧史密斯小姐,」

  她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开始道,「我看到你在过去几个星期表现得很不错,所
有的老师都对你的课业给予了高度赞扬。考虑到你的所承担的学业负担,这可不
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研究生的课程比起本科生来要难上许多,所以大部分研究
生的学习时间都被限制在了12小时以内,不过你已经表现出了要拿到硕士学位
的所足够的勇气和耐心。」说着丽贝卡合上文件调整了一下眼镜。

  「不过下面就是我叫你来要谈的事情了,我担心你可能对自己的要求有点过
于高了,有几位老师提到最近几周你的考试成绩比起平时来讲要相对低一点,当
一个像你这样专注又勤奋的学生成却绩在一周左右的时间里从A骤降到C的时候,
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警示了。」

  珍妮特暗呼不妙,她现在已经知道一切的结局了。

  「亲爱的珍妮特,」丽贝卡轻声但是坚定地说道,「你可能给自己的压力太
大了,你是一个机智聪明的年轻姑娘,但你给自己设定的任务已经超出了正常人
类的能力范畴了,我觉得你需要退掉一两门课,减轻一点学业负担。我不希望看
到你因为学习过度而精疲力竭,最终导致毁掉你完美的学年。」

  听到这话后珍妮特连忙喊叫了起来:「拜托了理查兹夫人!我没事,真的。
我没有学习过度,我只是累了而已。我熬夜熬的太多而睡觉睡的太少了,就仅此
而已。上周周末我被这事给困扰到了,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等到期中考试
一过应该就没事了。我已经花了许多额外时间来准备了,一旦期中考试一过我就
能回到以前正常的节奏中去。拜托了理查兹夫人,我能处理好这事的,请相信我
吧!」

  学业辅导员皱起了眉头,的确,这个女孩是学校里最聪明、最有前途的学生
之一,但是就连她也能看得出,这个女孩不可能永远保持这样的前进步伐。她太
渴望成功,太渴望成为最优秀的人了,她这样完全就是在自杀。但是……她还是
下定决心要全力以赴。珍妮特这般确信她能够做到,那自己应该要试着拉住这个
女孩吗?最后年长女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你可以继续保持你的课表,但是请记住,期中考试你的所有科目全
都没有及格,而不是一门两门。在你做出最后决定之前,还请仔细考虑一下是否
要继续学习这些课程。」

  「好的夫人。」珍妮特说着站了起来,「多谢你夫人,我会没事的,您就等
着瞧吧。」

  离开办公室之后,珍妮特发现黛比正在门外等她。

  「铁娘子要你在里面干什么珍妮?一切都还好吧?」

  珍妮特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了一会儿眼睛。

  「嗯,还好吧。」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说道,「走吧黛比,我们去吃点东
西吧。今天可算是结束了,作为一个人,我要好好休息一下。回来的时候我们可
以去一趟音乐商店,我想跟店员谈一下我捡到的那张CD。」

  一个小时之后两个女孩穿过一大群顾客走进了塞壬之声。

  「天哪,这地方这么快就变得受欢迎起来了啊,」黛比看着收银台前排起的
长队评价道,「学校里每个人都在称赞这个地方有多棒,打折有多优惠,不知道
他们有没有布兰迪的新作呢?」

  「大概有吧。」珍妮特一边心烦意乱地说着一边在商店里寻找着丽萨。在看
到那个精力充沛的年轻红发女郎朝后面房间走去后她转向了黛比说道:

  「你为什么不到处逛逛呢?我马上就回来。」还没等闺蜜回答,珍妮特就穿
过人群朝商店后面走去。

  就在店员的身影快要消失的时候她追上了自己的目标,「请等一下丽萨!」
她叫喊道,这成功吸引了女孩的注意。丽萨转过身朝她灿烂地笑了笑。

  「啊是你啊珍妮特!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今天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需要
我帮你找点什么东西吗?」

  「不,不是的,我想找你问件事。」珍妮特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了那张空白CD,
在准备今天去商店后她把这张CD在身边带了一整天。当然了,她整个星期都一直
再听这上面的音乐,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每天晚上都听一遍以帮助自己入睡,仿佛
只有那里面舒缓的音乐声才能使自己平静下来步入进梦乡里。这神秘的音乐听起
来有点古怪,感觉真是诡异又美妙。每次在倾听的时候珍妮特都会感觉某种东西
深入了自己的内心之中,触动了她最深处的感情。但她却对里面播放的音乐以及
歌唱的艺术家一无所知,故而她决定向丽萨来寻求一下答案。

  「哦,看来你找到它了。」丽萨笑着回答道,「我还在想我把它给忘到哪里
了呢,肯定是上次来的时候从柜台上掉进你购物袋里的,多谢你把它还给我。」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走了光盘,当CD离开手掌的时候,珍妮特顿觉一阵失落。

  「请等一下!」她连忙兴奋地说道,「那张CD上唱歌的是谁?这么可爱的
音乐……是谁唱的啊?我这辈子都没听到过这样美妙的音乐!」

  丽萨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真的吗?你真的喜欢吗?啊真是太棒了!
如果知道有人喜欢她唱的歌的话,她应该会很高兴的!」

  「谁会高兴啊?」珍妮特带着些许沮丧问道,「唱歌的是谁啊丽萨?」

  店员顽皮地咧嘴笑了笑,回答道:「啊,当然是我们这家店的老板了,方丹
女士绝对是个奇人,她的母亲是欧洲某管弦乐队的演奏家,父亲则是位半职业的
歌剧歌手。在那种家庭里长大的女儿,能够对音乐产生热爱不足为奇。她的声音
……啊珍妮特,她的声音!!」说到这时丽萨眼中浮现出一股莫名的茫然神色,
不过一闪而逝,并没有引起珍妮特的注意,「如果你认为那张CD确实很棒的话,
那你可以等等去听她亲自唱的吧!方丹小姐可以唱专业歌曲,如果她想的话,她
甚至还可以以此来谋生,但是她却只是把唱歌作为自己的爱好。她的父母十分富
有,所以她不用找工作来谋生,但是她真的是我见过的最脚踏实地的女人了。有
一天我在清点存货的时候听到了她在唱歌,当时我就被惊叹到了。当我告诉她她
的音乐是如何影响到我的时候,她笑了笑并且为我录制了这张CD。」

  珍妮特的心因为一种陌生未知的感情而悸动了起来,唱出了令她感触如此之
深的女人原来是丽萨的一个朋友,还是一个令她钦佩与尊敬的女人,是一个尽管
很有钱,却还是能够被称做脚踏实地的女人。珍妮特突然非常想要见见她,急切
地想要亲耳听听她非同寻常的歌声。在她意识到自己说出口之前她便脱口而出道:
「你……你能不能让我……见见她啊?」

  「我敢肯定她会很高兴遇到像我一样喜欢她唱歌的人的,」丽萨说着把手伸
进了钱包,「正好她邀请了我和其他几个在店里工作的女孩一起晚上参加一个小
派对,她说如果我们愿意的话可以带个朋友来。这是地址,你可以8点左右到那
里然后告诉门卫你是我的朋友。」

  当丽萨把地址递给珍妮特的时候,她用手轻轻捏了珍妮特的手掌一下。珍妮
特的精神再一次被难以言喻的奇怪感觉所占满了,这种感觉使得她很是不舒服,
她的脸颊微微一红,连忙拿起了那张纸条并把手移开。

  「嗯……多谢你丽萨,呃……我们到时候再见面吧。」

  「你要去参加派对?」当她们走出商店时黛布惊讶地大声说道,「你是认真
的吗?你可是学习狂珍妮特·史密斯啊,你这个经常被我从宿舍里拽出去看电影
的女孩居然也要去参加派对了吗?」年轻的黑发女孩说着轻轻地摇了摇头,「这
肯定是末日了吧,世界要毁灭了呀!」

  「你就闭嘴吧!」珍妮特笑着回答道,「我又不是修士或者其他那种整天把
自己锁在屋里度过所有时间的人,我也会……有时候出去的。我只是碰巧把时间
都花在了图书馆里而不是和其他女孩们聚在一起喝得烂醉罢了,这并不意味着我
不知道该如何放松。」

  「是啊是啊,」黛比笑着回答道,「不过我有时候确实会担心你姐们,你总
是太紧张太专注于成为最好的自己了,如果你不尽快学会放松的话你会累坏的。」

  「呵!她也变得和理查兹夫人一样讨厌了!」珍妮特不禁心中吐槽道。

  「你其实是一个聪明健康又迷人的年轻姑娘珍妮特,然而你却把所有的时间
都花在了学习上而不是生活上了!你上次做是什么时候?」黛比继续说道。

  「什么?」她的朋友一时没反应过来,向她询问道。

  「你应该懂吧,找个小伙子把你带走做点狂野的事。你上次做爱是什么时候
啊?」

  听到这直率的让自己简直没法回答的问题珍妮特不由得有些怒火中烧,而黛
比则依然继续喋喋不休道:

  「我明白了,难怪你压力这么大啊老妹!看来你需要一个男人!没有什么能
比来点高潮更能释放你生活中的压力了。」

  「我……我现在不想这样,」珍妮特从震惊当中恢复过来后说道,「我又不
是处女什么的,我以前做过爱,而且很多次呢。」

  「一辈子只做三次爱是不够的珍妮。」黛比反驳道。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个荡妇!你就饶了我吧。」珍妮特无奈地回答道,
「不管怎么说,我去参加这个派对都不是为了去滚床单的,我是要去见在我跟你
说的那张CD上录制下精妙音乐的女人去的,她叫塞雷娜·方丹,店员说她是一
位十分富有的慈善家,很喜欢为朋友唱歌。不过相信我,听她在这张碟子上的声
音我感觉她挺专业的。」

  「好吧,那改天你得让我听听,能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人想必一定很棒。」

  「对了,」这时珍妮特停下了脚步,让黛布拉不禁转过身来看向自己的朋友,
「对不起黛比,我在店里把碟片还给丽萨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想听呢,要不然我
就一直带着它了。」

  「啊,那好吧,至少我们还能去她办的这场小派对,那样我就能亲自听她唱
歌了。」听到这话珍妮特再一次局促不安了起来,向四处看了看,做贼心虚般的
回答道。

  「嗯……黛比,对不起……但我想你不能和我一起去。」她最好的朋友闻言
向她投去了难以置信的目光。

  「对不起黛比,不过那可是一个真正高级的地方,毕竟是在城市的高档区里
面。丽萨给了我一张邀请函,你应该也明白吧,你去了就是作为朋友的朋友了。
我想她应该不会喜欢我带去一个没被邀请的人去的,我都不能完全肯定我能进去,
更不用说让你也去了。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黛布。」

  听到这话年轻女孩只是摇了摇头,努力不让自己的痛苦流露出来,勉强回答
道:「啊行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许只是一群刻板的社会上流人士
坐在一起听巴里·马纳洛的唱片而已呢。好吧似乎确实也没我什么事……祝你玩
的愉快吧,回来的时候给我讲讲里面的事好吗?」

  说完黛比转身走开往自己的宿舍赶去,珍妮特知道自己刚刚伤害到了朋友,
连忙伸出手去想要挽留她,同时口中叫到:

  「不管怎样我会补偿你的黛比,到时我看能不能让方丹女士再给你录一张CD。」

  这话加深了黛比心灵上的伤口,她不屑地挥了挥手,甚至都懒得转过身来,
就这么渐行渐远。珍妮特深深叹了口气,朝公交车站走去,开始了自己的城区之
旅。

  「姓名?」

  穿着讲究的门卫手里拿着写字板盯着珍妮特,让她的身子不禁很不舒服地震
颤了一下,同时心中波涛汹涌。

  「这家伙身上竟然穿着燕尾服!我的天哪,再看看我自己,我真觉得我穿的
实在是太寒酸太随便了。」

  「我说,姓名。」门卫又重复了一遍。

  「史密斯,珍妮特·史密斯。」

  警卫看了看这位衣着朴素的女孩,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写字板,回答说道:
「没有,史密斯不在这名单上面,珍妮特或者其他什么的名字也没有,请离开吧。」

  「请等一下!我是丽萨的朋友!我们是在音乐店里认识的,她让我……」

  「对不起女士!」门卫粗鲁地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道,「但是你不在名
单上,现在请离开吧。」

  珍妮特正准备要转身离开,这时从大门后面传出了一个声音向她喊道:

  「是珍妮特吗?」丽萨说着走进了她的视野当中,「你好啊珍妮特!你要去
哪里啊?别告诉我你改变主意不想来了?」

  「不是我不想来,是他不想让我来,他不让我进去。」珍妮特指着警卫说道。

  「杰拉尔德!这可是我的朋友珍妮特,现在赶紧让她进来!」丽萨用威胁的
语气低声喝道。

  「对不起古德维尔小姐,可是主人对于允许谁进屋子这方面非常挑剔——」

  「杰拉尔德!」丽萨愤怒地朝着门卫的脸上啐了一口,「主人可是公开允许
我们邀请自己的朋友参加我们举办的这个特殊小聚会的,珍妮特是我的朋友,所
以她应该进去!现在,快给我开门!」

  穿着讲究的警卫低声咕哝了一声,然后拨动了一下电话亭里面的开关,沉重
的铁门随即打开。珍妮特对一向活泼可爱的丽萨突然的转变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但还是走了进去。而当她进门之后丽萨脸上立马又露出了笑容。

  「真棒,现在我们走吧珍妮特,我已经等不及要把你给介绍给夫人了。」

  「嗯?怎么会叫夫人呢?」珍妮特这样想着和丽萨一起走近前门,随即她环
顾了一下这间大房子。「啊天呢,这都不能叫房子了,这完全是间豪宅嘛!这地
方感觉至少得有五十间屋子一样大了!现在我好紧张啊,我到底来这里做什么的?
这一点也不像我……我明明一直不喜欢这种奢华聚会的,我认为的快乐时光就是
看点老电影,在图书馆里看书而已啊,再或者就是听点好听的音乐……音乐……
音乐……是啊,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为了再一次听到那美妙的音乐……去见
见创造它的人,呼呼……是的,就是这样。」

  当珍妮特回忆起CD中那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旋律的时候,她紧张的心绪
慢慢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知为何,虽然眼前的一切明明应该会让她本能地产生
讨厌与不适,但她却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随后他们走进房子,穿过宽敞的门厅后走上了楼梯,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宴会
厅里。这里正有几位衣着华美的女士聚在一起闲谈交流。一位美艳惊人的年轻金
发女郎正独自站在房间前,她身穿一件蓝色丝绸裙,闪闪发亮的美丽柔滑蓝色布
料从其曲线优美凹凸有致的娇躯一直延伸到脚下,整个下半身都隐藏在了裙摆之
中,裙子最末端做成了出鱼尾型,配合上女人优美的腿部曲线,使她看起来就好
似一条真正的美人鱼一样。有那么一瞬间珍妮特甚至怀疑这位年轻女郎到底是不
是真的长了腿,紧接着她笑了笑,把这种念头从脑海里甩了出去,这实在是太荒
唐可笑了。

  「给,」丽萨说着递给了珍妮特一杯香槟,珍妮特向来不喜欢在社交场合上
喝太多的酒,因此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其实她完全没有什么酒量,当她上一次被
说服参加学校的交谊会的时候,她只喝了一杯酒就醉倒了。

  「来吧,尽情地放松一下。」丽萨一边喝着自己杯子里的酒一边大声说道,
「这不过是一场派对而已啦,你在这里可以稍微放松一下的。」

  「啊那好吧,那就入乡随俗了……」珍妮特心想着轻轻呷了一口杯子里的香
槟,随即她便陶醉在了这美味的味道当中。她以前从来没有品尝过这么昂贵的香
槟酒,看着闪烁着反光的玻璃杯里晶莹的酒水不断向上冒出气泡,珍妮特的心中
似乎也随之涌出了一阵愉悦。

  「丽萨,」这时人群当中响起了一个悦耳柔和的声音,把两个女孩的注意力
全部都给吸引了过去。珍妮特转过身来,看到那个穿蓝裙子的可爱女人正在向她
们招手。

  「哦哇啊,这就是她,」丽萨脸上露出了幸福而又灿烂的笑容,「方丹女士,
这位就是我给你说过的要带来的朋友,她和我一样喜欢听您唱歌,并且很想见到
您。」

  「你好啊,」女人说着来到了她们身边,并伸出了一只洁白光滑如象牙般的
手臂,珍妮特立即就伸手握了上去。

  「你一定就是珍妮特吧,丽萨给我说过很多你的事情,不过我想亲自见见你。」

  听到这话珍妮特感觉自己的心跳声都不由得停了一瞬,这个女人仅仅是出现
在自己面前都令她心里忍不住荡漾不已,只是听着她说话自己的意识就因兴奋而
变得恍惚了起来,美妙的嗓音传到她的耳膜上,挑逗着她的耳朵。仅仅是她的手
接触到自己手心的感觉就令珍妮特感觉飘飘欲仙了起来,突然间她心中涌出了强
烈的冲动,想要跪伏于这个女人脚下,狂吻她的香足,乞求着服侍她。这个念头
很快就消失了,但是还令珍妮特十分的尴尬,于是便低下了目光。

  「多……多谢您邀请我到这里来方丹小姐!见到我真的是……真的是太高兴
了,我真的非常喜欢您的音乐!」珍妮特激动地结结巴巴地应答到。

  听到这话后女人脸上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令珍妮特看到后不由得心都融
化了。

  「听到你能喜欢我的作品我非常高兴,我给丽萨的那个其实只是我练习的一
小部分,就只是哼着不同的音符来强化嗓音罢了。所以在听说你喜欢我的第一张
CD之后我又为你录了一张,这次我确实真的在唱了。你拿去听一听吧,下星期回
来参加聚会的时候告诉我一下你对于它的看法。」说完她将手伸进了自己用蓝
色亮片修饰的钱包里,掏出了一张表面没有任何标记的CD。

  珍妮特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喜悦当中,她不仅得到了美妙的音乐作为赠礼,而
且竟然还被邀请下周再来,这真的是太棒了!

  「啊多谢你方丹女士!我肯定会喜欢的!」说着她紧紧抓住了CD,然后她想
起了对黛比的承诺,「嗯……那个方丹女士,我……嗯……我在想,其实我不想
打扰你的,不过我有个叫黛布拉的朋友……她和我一样是狂热的音乐发烧友,她
也很想参加这个聚会……可是我不想强迫你,你觉得——」

  「当然可以了亲爱的珍妮特,」还没等她说完塞雷娜就笑着说道,「带她来
就行,人越多越好,我会很高兴见到你的朋友的。现在恕我失陪,我还有其他人
要见,在这所热情好客的房子里尽情享受吧,玩的痛痛快快的。等我的伴奏师们
休息好了之后我再去唱上几分钟。」说完这位美丽的女人就又回到了顾客的人群
当中。在她离开时珍妮特轻轻叹了口气,心中对女东道主的离去感到一阵莫名空
虚。

  接下来的大概一个小时里,珍妮特一直和其他女人待在一起闲谈着。在内心
深处她注意到,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女人,并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被邀请到场。

  「黛比下午似乎还打算让我在派对上找个性感的情人呢,看来这次她的计划
要破产了。」珍妮特一边想着一边悠闲地喝下了第三杯香槟。就在这时三个衣着
得体的人走了进来,这是一个留着胡子的男人以及两个拿着工具的女人。他们身
上的衣着全部都华美无比,甚至比其他参加者还要豪华。他们看上去也都很年轻,
不过三十出头。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们头上都戴着黑色的大耳罩,似乎是飞行员
们为了保护听力不受引擎轰鸣声影响而佩戴的沉重塑料耳罩。这是怎么回事?不
过就在珍妮特困惑的时候,塞雷娜·方丹走上舞台张开了嘴巴,然后珍妮特就什
么也来不及想了……

  「这真的绝对是我参加过的最好的聚会了,」第二天珍妮特兴奋地对黛比大
声说道,「啊真是太棒了黛比!那里有香槟、小三明治、鱼子酱,还有烤饼…
…任何你能想得到的派对上的食物都有!我还见到了方丹女士本人,她真是我见
过的最善良、最贴心、最脚踏实地的人了,而且还这么有钱!她住着大房子,有
一堆仆人,可是却一点也不傲慢!然后她举办了一场音乐会!并请了三个音乐家
来伴奏,其中有一个弹奏大提琴的男人,一个弹奏小提琴的女人,还有一个弹奏
竖琴的,表演真的是太美妙了!我真希望当时你能在场。」珍妮特说着心满意足
地深吸了一口气。

  「是啊是啊,嗯哼。」黛比躺在安布尔的床上看着电视,一边漫不经心地应
答着一边修剪着指甲,珍妮特的室友又回家过周末去了。「可是你忘了吗?我并
没有被邀请。」

  「拜托黛比,」珍妮特说着摇了摇头,「别那么愤愤不平嘛,我在那里的时
候可是一直在想着你呢。当我见到夫人的时候我还问她下周能不能带你一起去,
她回答说:』当然了,人越多越好!』所以我觉得你可能要为下周的聚会买一些
高档的东西了。」

  听到这话后黛比才对朋友展颜一笑,说道:「多谢了珍妮,你果然是我真正
的朋友啊。」说着她靠在床上,脱下鞋子放松了一下,「说实话,这听起来确实
挺有趣的,我很想见见那个让你这么神魂颠倒的女人。」

  「嗯?你刚刚说什么来着?」珍妮特说着抬起头,并放下了CD随身听上的
耳机。

  「我说,我想认识一下这个让你迷成这样的女人,她一定是一个很优秀的歌
手吧。」

  珍妮特微微一笑,然后摘下耳机递给了黛比。

  「嗯,确实是这么回事。来,你自己听一下,派对上她又给了我一张CD。」

  「好吧,让我来看看是这么回事吧。」黛比想着戴上了耳机,按下了播放按
钮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从中而出的声音突然冲击向了她的耳朵,直接使她的呼
吸卡在了喉咙里。这是一声听起来好像水晶般顺滑的柔和 C调高音,并且还在不
断地升高。这声音符似乎在出现的瞬间便永久地俘获了她,将黛比的思想给击穿
得粉碎,将她的本质精神瞬间给粉碎掉了。黛比痛苦地颤抖了大约有半秒钟的时
间,然后下一秒钟其中的痛苦便转化为了兴奋和狂喜。音符结束后歌词与音乐身
高开始流淌而出,而黛比的双眼则睁得大大的,眼神呆滞,之前屏住的呼吸吞吐
而出,尽情享受起了冲刷着大脑的歌声。她的思维已经完全屈服在了这温柔的攻
击下,意志被抹净为虚无。

  珍妮特站在一旁高兴地看着自己的好朋友现在也被这迷人的旋律给征服了,
此刻双眼半闭,其中充满了呆滞与快乐。她明白仅凭CD上的歌曲还不足以将黛布
拉吸引入其中,仅靠录音技术是无法完全捕捉到那神奇声音全部的奇妙之美的。
不过它会像曾经对自己那样,对自己的朋友施加催眠诱导,诱使她进一步堕入深
渊之中。使得她在听后产生更多的渴望,令她越来越渴望见到那个声音撩动自己
心弦,使自己心醉神迷的人。下个星期的聚会上黛布拉就会像珍妮特现在一样彻
底觉醒了。珍妮特一边想着一边闭上了眼睛,让聚会上的那段经历再度浮现在脑
海当中……

  先是音乐声……然后是歌声从口中说出……不,不对,歌词不是被说出来的,
而是被唱出来的,一道迷人的嗓音飘舞进了珍妮特的耳中,慢慢地,又充满诱惑
地挑逗起珍妮特的思想,深深地植入到了她的精神之中……珍妮特的脑海之中浮
现出了一幕幕图景……她看到自己正全身赤裸地跪伏在了世上最美丽的女东道主
的脚下,不对,是主人。不对!不仅仅是主人,还是女神!没错……就是自己的
女神。这就是美丽的塞壬,自己无法抗拒她的歌声,自己愿意服从她的任何命令。
当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喜悦的泪水从她的眼中喷涌而出,她终于领悟到了人
生的真正意义了……

  塞雷娜女神一边唱着歌一边轻声嬉笑着,看着下面一张张神请恍惚、目光呆
滞,只知道陶醉又崇拜地望着自己的脸。把她们都变成臣服于自己的奴隶实在是
太容易了,令她的兴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随后她离开了舞台走向了自己奴隶中
的新成员,伸出完美的手臂优雅地抚摸着珍妮特一头长长的黑发,把红唇紧贴到
了她的耳边,直接吟唱着对珍妮特说起了话:

  「我的宝贝珍妮特啊,你是我的奴隶,是我最忠诚的仆人。你要遵从我的意
志,并且要传播我的歌声,在你被我奴役的同时,也要为我奴役其他的人。」

  她一边吟唱着一边将手移到了胳膊上,将蓝色小背带轻轻滑下,随即闪闪发
亮的亮片裙子低落在了她脚下的水池里,露出了里面隐藏zhe的完美娇躯。

  「如果你愿意好好侍奉我的话,我会让你得到侍奉带来的快乐的。我会让你
坐在你女神的脚下,尽情啜饮激情的甘露。」

  珍妮特目光呆滞地望着这位完美无瑕的女神,在她迷迷糊糊的脑海当中浮现
出了一幅图景:还是赤裸的珍妮特,现在她正双膝跪地,亲吻着女神裸露在外的
美丽脚趾……女神美妙的双手则抚摸着自己的双手……然后来到全身。指引着这
位愉悦地轻声吟唱着的卑微奴仆登上了极乐……珍妮特轻轻舔弄着女神最神圣的
阴蒂,脸上沾满了塞雷娜女神甜蜜的爱液……然后她终于听到了她对于珍妮特卑
微服务的赞赏话语,这话语使得她更加的兴奋并且情欲萌动起来,伟大的女主人
允许自己快乐地泄身了……

  「啊啊啊啊!!!!!」随着一阵大叫,珍妮特达到了高潮。泄身的感觉令
她稍微清醒了一点,然后她努力地看了看自己以及周围的环境。塞雷娜正微笑着
用手轻轻在自己新奴隶的小穴上来回抚摸着,而且现在自己正和塞雷娜单独处在
一起,这不禁令她发出了一声轻吟,天啊,是塞雷娜女神!然后珍妮特还发现自
己现在正全身赤裸着,而那位作为自己人生中唯一意义的美丽可爱的女神正温柔
地爱抚着她的身体,几乎要把自己流出的每一滴爱液都抹净。

  「怎、怎、怎、怎、怎么回事?」珍妮特努力从几乎停不下的深呼吸与愉悦
呻吟当中奋力说道。

  「傻孩子,」塞雷娜女神笑着说道,「你可是正在学习怎么侍奉自己的女神
呢,这份爱抚对于你来讲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提醒罢了,好提醒你记住服侍我所能
带来的快乐。我希望你能记住这种感觉,记住这种感觉……记住这种感觉……记
住这种感觉……而当你离开我的时候,你在外面要为我把我的歌声传播给其他人,
比如你那位可爱的朋友黛布拉。」

  黛布拉!这个名字就好像一盏明灯,也好像一束亮光一般驱散了她心中的迷
雾。听到朋友的名字珍妮特霎时清醒了过来,她奋力想要挣脱控制,向后退了几
步,同时口中结结巴巴地反抗道:

  「不- 不- 不- 不要!我不会让你控制黛布的!她……她……她可是我最好
的……朋友!我不是不会让你掌控住她的,我不能这样!」

  「安静点安静点,我的小宠物,」塞雷娜说着发出了一声嬉笑,「我可是不
会允许你违背我的意志的呢,再铭记一下我所唱出的欢愉之歌的感觉吧。」随后
她张开嘴巴唱出了一个音符,珍妮特心中涌出的一切念头全部都再次再次消失在
了一片纯粹彻底的幸福之中,天籁之音占满了她整个意识,令她兴奋得几乎要昏
厥了过去。

  「可是,对于那些敢于违抗我意志的人,」塞雷娜继续说道,「我会取走我
的音乐的,所以嘛……」塞雷娜说着用手指碰了碰珍妮特的额头。

  珍妮特恐惧得几乎要尖叫了起来,自己脑海里的音乐声,女神美妙的声音
……消失掉了!完全从自己的脑海里消失掉了!这一打击彻底粉碎了珍妮特心中
仅存的一点抵抗,她下意识地跪在了地上,脸朝下放声痛哭了起来。现在取代她
意识中美妙歌声的是一个黑洞,这黑洞使她彻底完全消解在了其中,使她变得空
虚毫无生气了起来。她的整幅躯体都变成了一个干瘪的空壳,只等待着被彻底碾
成碎末,然后让微风将躯体的残渣给吹走,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珍妮特啊~ 」听到声音的呼唤,珍妮特抬起了自己泪眼汪汪的双目,女神
依然站在原地注视着她。然后珍妮特发现自己就像被磁铁吸引住了一样向前移动
起来,她的双手与膝盖着地,全身赤裸着在地面上爬行向前,一直到女神裸足前
才停了下来。她热情地亲吻、吮吸并舔舐着女神这对完美裸足,直到最后她神圣
的爱人咯咯笑着,温柔地让她停了下来为止。

  「唔呵呵呵呵呵呵~ 好了好了小奴隶,现在告诉我你该怎么做,才能再次得
到我的歌声了吧。」

  珍妮特闻言恳切地嘟噜起来,宣誓要向自己的女神竭心尽力。为了让那首完
美绝伦的歌曲再一次留在自己的脑中与心里,她宣誓要服从女神大人的意志。她
会背叛自己最好的朋友并把她也给拖下水,只要是心爱的主人所吩咐的,她甘愿
去偷窃,去抢劫,甚至去杀人都在所不惜。珍妮特恳求为自己伟大的女神献出自
己的生命……毕竟没有主人,就没有自己生存的意义!

  听完奴隶的宣誓,塞雷娜微笑着把她的脑袋引向自己早已泥泞不堪的下体,
女孩热切地把嘴巴贴了上去,以从来都未有过的热情取悦起塞雷娜女神。感受着
可爱女奴口舌服务所带来的快感,女神再次张开嘴巴唱起了歌……

  当珍妮特回忆完毕睁开眼睛时,她看到黛比正深深地陶醉于女神的吟唱当中,
不禁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呻吟。遵从主人的意志行事所带来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太
快乐了,她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够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服从主人。紧接着她突然冒
出了一个念头,上大学到底有什么用呢?难道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吗?难道是
为步入现实生活做准备吗?想到这里珍妮特差点忍不住笑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和
今后生命中所要承担的角色明明已经清晰地展现在自己眼前了啊。随后珍妮特坐
在了床上,把一只手深深插进了自己骑行短裤的裤腰里——当然里面并没有穿内
裤,因为自己的女神大人不允许她的奴隶穿内裤,想到这个珍妮特又发出了一声
愉悦的喘息。周一早上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音乐商店申请一份工作。

  后记:

  「我简直不敢相信!」丽贝卡·理查兹沮丧地说道,「她可是这所学校里最
有前途的年轻学生之一啊,我真不敢相信你的朋友居然会突然决定退学!」

  「是啊,我能说什么呢?」黛比说着耸了耸肩,「看来超负荷的学习日常搞
得她快要精疲力竭了。不过她选择离开倒也不完全是件坏事,她在那家新开的音
像店塞壬之声找到了份工作。」

  「是啊,」理查兹夫人不屑地说道,「她从一位未来的医生变成了音像店的
职员,可还真是个巨大的进步呢!这几乎就和去年我失去的另一位前途远大的学
生一样失望,」丽贝卡说着悲伤地摇了摇头,「丽萨·古德维尔小姐和史密斯小
姐一样勤奋专注,她是位聪明并且前途大好的法律系学生。但是大四的时候她也
同样经历了一次精神崩溃然后离开了学校。」丽贝卡说着叹了口气,然后靠在了
椅子上,「也许这是我的错……我不断地督促她们,努力想让我的这些学生达到
最好,让她们永远专注于努力学习并取得好成绩。也许是我把她们推下了深渊啊
……」

  「不是这样的理查兹夫人,」黛比回答道,「我的意思是,是啊,你一直都
在督促我们在学习上尽最大的努力,而每当我们懈怠的时候你都对我们不离不弃,
这完全不过分。就在前几周吧,我还听说您告诉珍妮特说她需要找点乐子放松一
下。」说着她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老师的手,「别太难过了,你不可能阻止得了
珍妮特离开的。而且我还碰巧知道珍妮特在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更加快乐呢,她现
在在做自己喜欢的事。」

  「好吧,只要孩子快乐就好……我想我倒能从这一事实当中得到一点小小的
安慰了。」

  黛比站起身来正要离开,但随即又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转过身来面向了
辅导员。

  「啊我差点忘了!珍妮特让我告诉您很抱歉她让你失望了,不用担心她,她
现在过得很好。她还说她知道您很喜欢古典音乐,所以她给您寄来了一张古典音
乐的CD给您听,来作为给您的和解礼物。」说完黛比掏出了一个没有任何标识
的CD盒递给了老师。

  「啊,她可真是太好了。下次见到她时麻烦代我向她道谢。」丽贝卡说着把
CD放进了钱包里,「是我认识的人的作品吗?是肖邦,莫扎特还是贝多芬?」

  黛比微微一笑,眼中闪烁出了梦幻般的光芒:「都不是,是一个更现代的人
写的。」

  丽贝卡不禁皱起了眉头回答道:「好吧,我不太喜欢现代的音乐,我更喜欢
那些老作曲家,不过我想至少我可以在下班的路上听一听。」

  「我相信你一旦听了它后就会改变主意的。」黛比说着走出了办公室。

                【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