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晴日——两位少女的噩梦】【作者:航社长】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航社长
字数:10748

  苏醒的瞬间。

  时间开始流动的瞬间。

  一切都感觉那么遥远。

  这种感觉,所有人都曾体会过吗?

  还是说,只有我这么觉得呢?

  醒来的时候,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什么……

  我一直在试图回忆起来。

  音乐开始了…是熟悉的旋律…悠长、空荡的音节中还混杂着女孩的啼笑,回
响在脑海之中。

  间宫卓司揉着松懈的眼角,趴着桌子上的手臂已经有些酸麻。

  「啊…已经放学了么……」卓司伸着懒腰活动着胳膊,身体的乏力感不时提
醒着他通宵打游戏带来的副作用。

  空荡荡的教室的教室里看不到一个同学,只有间宫卓司坐在后排的座位上。
太阳已经快要下山,夕阳昏昏沉沉的透过玻璃窗洒在地板上,空气中漂浮着微小
的尘埃,在光线的照射下浮动着缓缓的飘落。

  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吧,想必连社团的活动都已经结束了,卓司慵懒的打了
个哈欠。

  算了,回去吧。

  虽然再睡个回笼觉也不错,但是果然还是回去继续打游戏更好。间宫卓司准
备起身离开。

  但是有一样东西占据了卓司的目光。

  一个盒子。木制的大盒子孤零零的摆在前排的一张课桌上,像是专门为谁所
留下的。如果说对此毫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宫间卓司移步到教室前排,站在摆放盒子的课桌旁。走到近处后他才发现在
盒子的顶端上还系着红色的缎带,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精心准备的礼品盒。

  也许是谁落在这里的吧,卓司猜测着。在卓司眯着眼观察盒子一番后,在盒
子顶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写着一段细小的文字。

  「光是在黑暗的诱惑之下才出现的,所以光无法消除黑暗。」

  「什么光与暗的…搞不懂……」

  宫间卓司仔细品味着这句话,想要领会其中的含义。然而一番思考后便很快
就放弃了,果然还是回去打游戏吧,这种深奥的不知所云的话语可真像是彩名同
学的风格啊。

  卓司耸了耸肩,不由自主的想着。

  等等……说起音无彩名,这个座位好像就是彩名同学的位子。卓司突然想到
了重要的一点,这个盒子是彩名同学的东西吗?

  卓司不禁咽了口唾沫,脑海中浮现出音无彩名那明亮的身影。粉色的短发,
秀气可爱的脸蛋,小巧精致的五官,简直就像玩偶一样。娇小的身躯在学园制服
的包裹下更是显得十分动人,娇弱纤细的双腿上时常穿着过膝的白色长筒袜。

  总的来说是一位惹人爱怜,温柔又可爱的少女,不过这是仅仅从外表上来看。

  而实际上音无彩名是一个奇怪的电波系少女,嘴上总是讲着一些让人无法理
解的话,这一点是宫间卓司在之前与她的交流中得出的结论。每次翘课的时候,
自己总是能在天台遇到彩名,她总是独自一人站在相同的位置眺望着天空。

  音无彩名,这个名字仿佛有着独特的魅力,让卓司一时间忘记了呼吸。

  卓司着了魔一样盯着面前的盒子,是否要打开看一看呢?当卓司产生这样的
念头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触碰到了装饰在盒子上的缎带。

  有种拆圣诞礼物的感觉。卓司按耐着好奇心和紧张的心情,小心翼翼的解开
缠绕在盒盖四周的绸带。

  这种偷偷窥探别人隐私秘密的行为让宫间卓司感到有些兴奋,也许这就是彩
名同学专门留给自己的礼物也说不定,但是也可能是为了妨碍自己所设下的陷阱。

  没错,要小心点才好。如果说自己拯救世界的道路上最大的障碍是谁的话,
宫间卓司一定会把音无彩名放在首要位置。

  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可爱少女其实是自己内心的黑暗面,是从自己邪恶意
念中聚集出来的人格。正因为如此,象征着黑暗面的音无彩名一定会阻碍着自己,
在未来成为一颗绊脚石。

  如果希望的话,宫间卓司希望这个盒子里面有着音无彩名的弱点或者是把柄。

  抱着一丝期待,卓司缓缓的打开了这「潘多拉的魔盒」。随着盖子一点点的
掀起,一对纯白色的东西完全占据了卓司的视野。

  「这是怎么回事?」宫间卓司瞪大了双眼,眼前的盒子里有一双套着白色长
筒袜的脚丫以脚底朝上的姿势直勾勾的冲着他的面孔。

  这双被洁白棉软的袜子包裹的脚丫如同精心挑选好的礼品一样摆放在底部的
天鹅绒软垫上。

  轻薄的棉织物覆盖在这对尤物之上,把脚趾头和前脚掌的姣好形状完美的展
现了出来,袜底上泛起的复杂褶皱更是给人带来活泼好动的印象。似乎是因为感
受到了盒子被人打开带来的空气,这双谜一样的白袜脚像是从什么之中解脱出来
一样,脚趾放松地向后方舒缓。

  宫间卓司这时才刚刚发现,在翻开的盖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粉红色的
幼小触手,这些滑溜溜的触手像是在渴求着什么一样来回摆动着,卷曲这。在密
集的触手丛中间位置,留有一处足底形状的凹陷,很显然,这正是眼前这双脚丫
所留下的痕迹,在盖子完全盖紧之后,触手被纤长的脚底挤压出了脚丫的形状的
凹陷。

  「哦噢…这双脚…好像是彩名同学的……」宫间卓司试探的戳了戳盒子里的
脚底。手指传来的是袜子软绵绵的触感以及少女肌肤的弹性和温度。

  「我并不是这只手、这只脚、这颗心脏、这句肉体,这个大脑。

  当然,我也不是这条路,这条河,这片天空,我就是我。「仿佛是回应着宫
间卓司的疑问,脚上传出了低沉的声音。卓司此刻才看到在盒子的内侧装着一个
微型麦克风,想必刚刚传来的声音就是来自这里吧。

  被白色长筒袜包裹的可爱足底,以及这怪诞的说话方式,关于脚的主人这个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正是音无彩名。

  「呵哈哈哈…果然是这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是要我完成使命所提供的
手段吗?」宫间卓司发出了一阵阵哈哈大笑,邪邪的笑容挂在弯曲的嘴角。

  很显然,这是因为身为救世主的自己肩负着净化邪恶对立面的化身,这个神
奇的盒子已经早已把对方束缚在其中,等待着自己的净化仪式。

  毫无疑问这双足底朝天,无处可逃的脚丫就正是音无彩名最脆弱,最想隐藏
起来的弱点,而此时在这个盒子的禁锢下大咧咧的展示在自己面前。现在宫间卓
司需要做的事情他已经不需要再进行多余的思考了。

  「净化仪式,开始。」卓司搬来出旁边的椅子,直接坐在了彩名的位置上,
手指像漂浮在空中一样舒展着慢慢贴在了盒内那对纤长的莹白脚底上。

  卓司灵活的手指在贴上女孩脚底的那一瞬间,就开始扒搔起来,五根手指的
指肚紧贴着那薄巧的袜底,带起一小片布料摩挲着脚底的肌肤。这样的瘙痒像是
直接透过长筒袜搔挠脚底心一样刺激,原本应该是起到保护作用的织物此刻也成
了卓司用来挠痒的帮凶。

  「怎样?感觉如何?」宫间卓司通过盒内的麦克风询问道。

  「唔喵…人、人们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把、把隐藏…的东西翻找…出来,为
了享受……」另一边随之传来了的是彩名时断时续,带着喘息的对白。这又是卓
司不知道的、哪本哲学书里面的话语吧。

  宫间卓司惊讶的挑起了眉毛,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能逞强,听得出彩名
在努力忍痒的同时小心的保持着自己平日里的形象。这让卓司大为恼火,这分明
是对自己的挑衅。

  音无彩名身上的邪恶要比自己设想的还有严重,必须加大净化的力度才行。
刚刚试探性的挠痒不过是开胃菜,接下来才是好戏上演。

  卓司竖起了手指甲,抵在了彩名那卵石一般浑圆的足跟上,慢慢的顺着脚弓
的曲线滑动着,向上延续。卓司的手指甲为了方便打游戏时操作键盘和手柄,刻
意修剪的又圆又滑,此刻正好排上了用场。

  圆润的指甲刮过脚底的皮肤带来的痒感慢慢蔓延,逐渐向那凹陷的脚心逼去,
彩名的脚底无力的颤抖着,似乎也感到了恐惧,然而在这足盒狭小的空间里是怎
么也不可能逃掉的。

  死心吧,卓司的手指像是要表达出这个信息一样戳进了那小小的凹陷,狠狠
的扣搔着,尽管隔着一层袜子,指甲的剐蹭在脚底上发出阵阵「簌簌」的声响。
并成一排的指甲犹如一条木耙一样横在彩名的绵软脚心上,耕耘着女孩足底的心
田,脚心处每一处的敏感的痒痒肉都逃不过这地毯式的搔痒方式。

  这绝不是一般的、玩笑式的挠痒痒,而是完全动了真格的,对少女软弱脚心
的完全蹂躏。

  「库呵啊哈哈哈哈哈……饶了我,嘻嘻哈哈哈,咳咳哈哈哈,停下来……」

  「不,就算是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停下来的。」卓司淡淡的回应道。「净化的
过程会充满痛苦,只能忍耐一番了。」卓司默默安慰着彩名,这也算是他对女孩
最大的怜悯了。

  接下来的净化过程会更加激烈,所以卓司在完完全全从下至上的把彩名的脚
丫子整个搔上了四五遍之后终于停了下来,以便给她留下一点喘息的时间。

  「呼哧…呼哧…呵呵呵哈哈哈……呃哦…唔呜呜呜……」

  随着卓司手指动作的停下,麦克风里穿来的是女孩粗重的喘息声和哽咽的声
音。

  虽然此刻看不到彩名的面孔,但是卓司可以想象出对方此刻那狼狈不堪的脸
蛋,已经因为瘙痒而痛哭流涕所扭曲的五官。

  「虽然很抱歉,但是我要继续了。」卓司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说给自己还
是说给音无彩名听的。但卓司能感受到到内心此刻充满了无比畅快的愉悦感。

  嘛,接下来就来玩光脚丫吧~不对,应该说是净化才对,卓司在内心深刻的
纠正自己,毕竟这个过程是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救世主。拯救这个充满罪孽的世
界难免需要一些牺牲,而音无彩名的这双雪一般白色的袜脚就像温顺可爱的绵羊
一样成为了我手下的祭品。

  卓司开始细品这只玉足,被白色的长袜包裹着,脚尖被不是那么透明的布料
覆盖着,也许是因为汗液的浸润,棉袜布料紧贴着脚底,隐约看到皮肤的粉嫩。
然后,卓司把脸凑近,明显地闻到了少女香甜的体味儿。接着把她的脚往上掰,
布料下脚底的纹路清晰可见,半弯曲的玉趾如珍珠一般。整张脸贴在脚底,芳香
的香气混着热气一同进入鼻腔。

  又稍微感受了一会棉袜柔软的质地,卓司才不紧不慢的从课桌的抽屉里拿出
一把剪刀。彩名脚上穿的是及膝的长筒袜,这个状态下想通过脚踝把袜子拔下来
是不可能的,所以卓司才拿出了剪刀。

  这把剪子是从音无彩名的抽屉里拿到的,应该是用来用来剪裁纸张的,不过
现在卓司打算拿来借用一下,彩名应该不会介意吧?

  卓司捻住一只袜尖把袜子向前拉扯,富有弹性的袜子立刻被扯的很长,虽然
袜子被拉伸的很长但亦然能包裹着双足。

  卓司沿着袜尖的边缘「咔嚓」一下剪掉了拉扯到极限的袜尖,彩名的那一排
娇俏的脚趾一下子从破损的地方蹦了出来。接下来卓司就像剥香蕉皮一样,把整
个脚掌从袜子的包裹中剥了出来。

  光溜溜的脚丫似乎有些羞怯,脚趾紧紧的蜷曲着,看起来彩名很讨厌光脚被
被人看到的感觉,尤其自己的脚底还是那么的怕痒。

  这么近距离的观察彩名同学的脚底还是第一次,不得不说彩名的脚很漂亮,
不但皮肤十分白皙而且看起来也十分细嫩,十分具有把玩的价值。纤长的脚底生
的十分匀称,修长的足型,窄而薄的脚底能看清青色的血管脉络,惹人爱怜。蛋
清般白嫩的脚心,透着红润色的脚掌和脚跟,脚底肌肤的白与红水乳交融,像打
翻的调色盘。

  卓司不禁伸手去抚摸这双尤物,光裸的脚底嫩滑的手感从掌心传来,他惬意
的享受着如豆腐一样细嫩的肌肤带来的畅滑。

  「变、态…宫间卓司是货真价实的变态…」另一边传来了彩名的声音,这次
语气明显有些改变,带着一丝颤抖的感觉。

  卓司也马上捕捉到了彩名情绪上的变化,看来自己的挠痒净化的效果十分显
著,他相信只要继续这么下去彩名就会很快在自己的手指下得到彻底的净化。

  「准备好了么,彩名同学,接下来的过程我可不会再停来下的。」卓司冷酷
的说道。

  「呃嗯……」彩名听到卓司的威吓显得更加紧张了,两只脚掌在盒子内狭窄
的范围内左右晃动企图逃过手指的侵扰;那五根笋尖一样细嫩的脚趾更是死死的
抓在一起,把脚底绷出无数条褶皱来抵抗挠痒。

  这可不太行,我的净化仪式的过程绝对不允许这种反抗。

  随着彩名脚趾的蜷缩,卓司突然发现了在盒内软垫的上面有五个皮质的绳扣,
正好对应了女孩脚趾的位置,此刻因为彩名脚趾不安的抵抗而正好露了出来。

  卓司按住那一颗颗调皮的脚趾头,把她们一个个的套进那红色的绳扣之中,
随着绳扣的收紧,彩名原本蜷在一起的脚趾完全舒展开来,恢复到了放松的状态。

  「噫噫!!啊…不要!别这么做,这样、这样挠脚心会死掉的!」彩名感到
脚趾被完全束缚住后连一点活动的权利都没有,就这样失去了最后抵抗的机会,
马上带着哭腔向我求饶。

  「我投降——认输了!只是不要再挠我的痒痒了!」彩名想要抓住最后一丝
希望,拼命的恳求着。我从来没有见过音无彩名以这种语气来请求别人,一直以
来都是一副冷淡的表情和态度的彩名,此刻居然因为惧怕被挠痒痒而低声下气的
认输。

  我承认,彩名这副屈服的姿态十分让人着迷,但是仪式的过程还没完成,作
为邪恶黑暗面化身的彩名无论如何让必须得到彻底的净化,卓司暗暗心想道。

  「死心吧,音无彩名,乖乖接受我的净化仪式,屈服于我的搔痒吧。」卓司
大喊着一边把所有手指钻进了彩名双脚的软肉里。

  绷直了的脚底显然更具有搔痒的价值,失去了蜷缩脚趾头这唯一的抵抗手段,
彩名那平滑细嫩的足底向往敞开了大门,凹陷的足心颤抖着冒出微小的汗珠。

  「来吧,让我看看最真实的你,彩名同学。」

  卓司的手指像是上足发条的机器一样孜孜不倦的搔挠着彩名那微微泛红的脚
掌心,完全不在乎彩名双脚激烈的颤抖。

  「……」

  「没什么害怕的。」

  「没什么可害怕的。」

  「挠痒痒并不可怕的。」

  彩名像是祷告一样,在内心麻痹着自己,试图用意志来驱散脚底钻心的酥痒。
但是很快,更多更刺激的痒感击溃了彩名内心的防线,痒感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
下子冲坏开了音无彩名内心的堤坝。

  「咿呀啊!好痒啊!痒痒!!脚底太痒了,不要再继续了!」

  「库哈哈哈!脚心真的受不了…嘻嘻嘻哈哈哈,别挠那里啊……嘿嘿嘿哈哈
哈……」

  随着彩名内心的屈服,宣告着她完全失去了对挠痒的抵抗力,任何手指的刮
挠都会让她瘙痒难耐。

  拘束在盒子里的两只脚丫就像是玩具一样被宫间卓司玩弄,用指肚在脚掌上
画着圆心,沿着脚底肌肤的细纹仔细描绘,直接狠狠的用指甲扣挖脚心上的软肉
……

  当卓司饶有兴趣的用手指轻轻剐蹭彩名脚趾头和趾根的部分时,彩名惊慌失
措的反应更是让他发现了这双怕痒的双脚另一处新的痒穴。

  「嘎嘎啊哈哈哈?!咿咿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哈哈哈吧
……」

  名为净化的挠痒痒仪式似乎永无止境,彩名的脚底已经布满了手指的抓痕,
白皙柔软的脚底心也因为连续的扣搔变得充血通红肿胀……

  彩名的脚丫已经完全瘫软在软垫上,任凭卓司再怎么去刺激脚底也一动不动,
只有脚心处的肌肤发出一阵阵痉挛。

  想必音无彩名已经失去了意识了吧,虽然看不到另一边彩名的脸,但卓司能
想象到彩名那被笑容填满而扭曲变形最后翻着白眼失神的有趣表情了。

  「嘿咻。」卓司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关于眼前音无彩名的挠痒净化仪式
已经基本完成了。卓司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盒盖重新的盖上,让盖子上那些带着
粉红色颗粒的滑腻触手紧紧的裹住那对软绵绵的无力脚丫,既然把彩名的袜子脱
掉了就要有个代替嘛。

  剩下的尾声就让这个盒子来代替吧,卓司满足的露出了微笑。

  扫除了音无彩名这个障碍,在拯救这个世界的使命中自己又迈进了一步,而
且至少是一半。除了音无彩名之外,会妨碍自己这个伟大救世主的人就只有另一
个人了。

  间宫卓司摸了摸头,记忆中逐渐回想起另一个少女的身影——水上由岐。

  那个是和音无彩名一样,出现在天台眺望天空的少女。由岐总是身着轻飘飘
的黑色连衣裙,很少见到她穿制服,再加上她那黑色长筒袜搭配高跟靴的穿着,
完全不像个学生的样子。

  而且由岐的样貌和说话的语气给人很成熟的感觉,性格开朗直率,还总喜欢
开下流的玩笑,所以卓司和由岐是同级生但是由岐总是给他一幅大姐姐的形象。

  他不由自主的走到了由岐的座位上,在她的桌子上果然有一个形状一模一样
的大盒子。

  卓司迫不及待的坐在椅子上,将缠绕在盒子身上的丝带拆开来,可能是错觉,
但是他觉得面前的盒子要比彩名的盒子要稍大上一点。

  当卓司慢慢掀开盒子的顶端后,果然不出所料。只见到衬有天鹅绒软垫的盒
子内盛放着两只女孩子的脚丫,套着黑色袜子的足底充满了魅惑感,加厚的黑色
长筒袜掩盖着脚底的肌肤徒增了几分神秘,美轮美奂的足底曲线更是让卓司赏心
悦目。这对双脚似乎是意识到了盒子已经被人打开,正不安的搓动着脚趾。

  「由岐的双脚吗?果然是这样……」卓司打量着水上由岐的双足,与装有音
无彩名双脚的盒子相同,眼前的盒盖上布满了相同的触手,看来在此之前由岐也
一直忍受着触手的煎熬。而在盒子的内部也同样安装着小巧的微型麦克风,这一
点倒是十分便利。

  「喂,由岐,还活着吗?」卓司漫不经心的戳着女孩的脚底。

  「是谁?卓司君?」成熟而知性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入卓司的耳朵里。

  「快点帮我下,我的脚被卡在这里了……」由岐焦躁的说道,一边摆动着脚
趾,平整的黑色袜底一下泛起了许多褶皱,仿佛在风平浪静的湖面投下了一粒石
子。

  这副脚丫的动作简直是在勾引着别人,来狠狠的欺负她。

  卓司在由岐的脚掌上轻轻的划了一道,受痒的脚底立刻像受惊的猫儿一样跳
动了一下。

  「呵,你在干什么啊,这样很痒的!」另一边果然不出所料的传来了由岐的
呵斥。

  「做什么?当然是对你进行彻底的净化,将你内心的邪恶清除。」卓司不冷
不淡的回答道,水上由岐也是阻碍自己的人之一,这个少女与音无彩名属于同样
的人,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哈啊?你在说什么胡话,信不信我揍扁你啊。」由岐娇嗔道。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何况是水上由岐这像是撒娇一样的威胁。卓司
决绝的将魔爪伸向了由岐的黑袜脚丫,手指胡乱的在女孩的脚底搅动起来。

  由岐的袜底摸起来质地很好,除了有一点细小的褶皱之外没有任何起球的地
方,所以手感很畅滑柔顺。卓司随心所欲的在这两只脚底上咯吱着,自上而下,
自下而上毫无规则的抓挠。

  尽管棉袜能隔绝大部分痒感,但卓司的指尖的滑动依然穿透了袜子的防御,
直逼由岐的心底。

  「噗哈哈,快住手哈哈哈,脚,脚底不能碰嘿嘿哈哈哈哈哈~ 」由岐的反应
很可爱,手指在她的脚底上稍微抓挠了一会,就立刻引来了动人的娇笑声。

  女孩的娇笑声催动着卓司的手指,扣,搔,揉,搓各种各样的手法在由岐裹
着长筒袜的脚丫上肆虐,因为手指滑动而在袜子上产生的皱纹很快因为下一次的
刮挠而变得平整。

  由岐承受着脚底的瘙痒,发出的笑声越来越大,她摆动着两只脚,蜷缩着脚
趾试图挣扎着。然而并在一起的两只脚丫被限制在盒子内狭小的空间里,脚踝更
是被固定着动弹不得,唯一可以活动的脚趾头也好像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能像可
怜的毛毛虫一样摆来摆去。

  「欸嘻嘻嘻哈哈哈!哇哈哈哈卓司快住手啊!」

  快速颤动的手指钻进脚底心里蠕动着,像钻头一样钻来钻去的把由岐那稚嫩
的脚心每一处痒痒肉都发掘出来。每当由岐试图蜷缩脚趾的时候卓司就会这样来
教训她,毕竟净化的过程确实是痛苦的,卓司不认为水上由岐能乖乖的配合。

  「不,我是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你的。」卓司推了推眼镜,淡淡的讲道:
「我会一直通过挠你的痒痒这个方式来净化你,这个过程将会漫长而又痛苦,所
以你只能好好的忍耐了。」

  如果是从前,由岐绝对不会把卓司讲的那些胡话放在心上,但是现在体验过
这番地狱一样的挠痒之后,她只感到深深的恐惧。明明只是小孩子把戏的挠痒痒
为什么会这么难以忍受?由岐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了,绵延不绝的痒痒不停地逼迫
她发出丢人的大笑,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求你了哎哎哈哈哈诶诶哈哈哈哈停下来……呀呀哈哈做,做什么都答应你
啦咦呀哈哈哈!!」水上由岐好像已经忍耐不住了,一边喘息着一边竭尽全力的
求饶。

  如果卓司可以看到由岐的脸蛋就会发现,由岐的眼眶里充盈着泪花,因为大
笑而喷溅的口水粘的满脸都是,白嫩的脸蛋也涨的通红,一幅梨花带雨的模样让
人生怜。

  「那好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停下来吧」卓司说罢将手指全部从由岐的
脚上移开。从激烈的挠痒中解脱的由岐粗重的呼吸着,像是要把肺部里挤出的空
气重新填补回来一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休息了半晌,从脚底上的余痒中缓过劲来的由岐开了口。

  「真、真是的,就算是喜欢我的脚也不用这么激烈啊,快点把我放出来吧。」
由岐拿捏着自己的口吻,小心翼翼的娇声说道。

  「不,我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你的净化仪式显然还没有结束。」卓司的镜片
反射着耀眼的黄光,反射着落日的最后一点余晖。

  宫间卓司的手再次伸向女孩的脚,但这一次没有立刻挠痒,反而用力捏住脚
尖和脚跟处的一小片布料,提起由岐的袜子向上方拖拽。不同于彩名紧紧的绷在
脚上的长筒袜,由岐的袜子虽然也很长,但却更柔顺宽松一点,所以卓司打算直
接用蛮力把由岐及膝的长筒袜整条的从腿上脱下来。

  由岐也立刻理解了卓司的意图,抖动着自己的脚掌十分抗拒。

  「等等,明明答应我…不再挠下去的……」由岐已经惊慌起来。

  「可你明明讲到什么都答应我的,我现在只是要脱掉你的袜子而已,而且我
只是答应你停下来一会儿。」卓司费力的提拽着由岐脚上的袜子,像是在拔河一
样用力拉扯着,眼看长筒袜的根部已经被提到了脚踝可以看到的位置。

  「不要,不要,不要脱袜子我的脚,我的脚很……」由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
么一样大呼小叫起来。

  「恩?你的脚?」

  「唔呜呜~ 我` 我的脚……我的脚很臭的……」由岐十分难为情的说道,最
后几个字更是像蚊子哼哼一样几乎听不清。

  「臭不臭就让我脱掉你的袜子之后再说罢。」卓司挑了挑眉毛,将堆在由岐
脚上的长筒袜连根拔起,直接从由岐的两只脚丫上剥了下来。

  两只健康的裸足缩在盒子的底部,深深的烙在卓司的视网膜上。弧度柔美的
嫩足微微蜷起,珠圆玉润的足趾像是新剥荔肉般甜美动人,让人恨不得含在口中
好好品尝,酥嫩红润的足心像是被手指蹂躏欺负过后留下一片血红色。

  之前卓司就觉得由岐的脚丫要大一点,现在看到裸足之后更加印证了这一猜
想。比起彩名那纤长薄巧的脚型,水上由岐丰腴的脚丫具有成熟的感觉,高挑饱
满的足弓曲线洋溢着少女青春的魅力,足弓下则隐藏着白皙的足心。脚掌的嫩肉
皱缩出一道道褶皱,肥嫩的脚底软肉像猫儿爪上的肉垫,让人忍不住戳一下,感
受那柔软的弹性。

  真是一双干净漂亮的成熟脚丫子,卓司把头向由岐的脚底板凑了凑,悄悄的
嗅闻着由岐的脚底。甘甜的体香萦绕在鼻腔内十分好闻,另外一股脚底成熟的肉
香更是让人着迷。有此看来由岐刚刚说的那番话果然只是一个无聊的借口。

  卓司用手捏住由岐那水嫩的脚趾,将其向后扳,与此同时用指甲不断地刺激
着那脚趾间的缝隙之处。这样一来由崎去了依靠蜷缩脚趾而减少瘙痒感的能力,
同时自己娇嫩的脚趾被人拘束住,强制将嫩肉裸露在空气中,那羞耻心和绝望感
更加提升了由岐的敏感程度,这也令她彻底爆发了不可遏制的大笑。

  既然是挠痒的话就一定要彻底一点,卓司是这样认为的,更何况是为了净化
眼前这个少女,因此不能放过脚底上任何一个角落。

  由岐脚趾脚趾间每一处隐秘的沟缝都没有逃过手指的扣挖,卓司对付脚趾每
一处的趾沟,指缝时都颇有耐心,在确保把指甲戳进由岐的脚趾之间后,缓慢的
刮搔着那片从未见光的嫩肉。时不时的卓司还掰开由岐的脚趾往里面轻轻吹气,
挑逗着女孩紧绷的神经。

  「噫噫!哈哈哈哈呀呀呀!太过分了!脚趾不要这么过分的挠哇库嘿嘿嘿哈
哈哈~ 」由岐笑的比之前更加放肆了,似乎是自尊心和羞耻心都因为卓司的一番
刺激的挠痒而被捣得粉碎。

  「咿咿呀呀哈哈哈…放开我!哇哇哈哈哈…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

  由岐的双脚摆动的像是跳上岸的白鱼,垂死挣扎一样想要跳出卓司手指的范
围。如果不是有垫在盒子底部厚厚的软垫,恐怕由岐脚丫那激烈的抖动都会带动
起整个脚盒。

  对挠痒的抗拒就是对净化仪式的亵渎,显然水上由岐比起音无彩名要更富有
活力,抵抗性更强,也更不容易对付。

  既然如此,就继续加强净化(挠痒)的强度吧。卓司用手把由岐的那两颗软
糖一样的大脚趾并在一起握在手心里,以确保光滑的脚底上没有一丝褶皱和细纹。
此刻由岐的脚丫随着脚趾头的沦陷彻底失去了控制权,粉嫩红润的脚底被迫舒展
开来把最脆弱软嫩的地方凸显了出来,眼下在脚底上任何一个手指的撩拨都会让
由岐花容失色。

  「由岐,接下来就是重点了,我会狠狠的搔痒你的脚心来净化你内心的邪恶,
我想你会因此感激我的。」卓司活动着手指,像法官一样宣判了水上由岐脚底心
的死刑。

  「什、什么?!脚、脚心不要啊,已经要死掉了…我会好好改正的……由岐
苦苦的哀求道。」

  「那么就开始了。」

  卓司的手指刺向了由岐白里透红的脚心窝,搓揉起那片弹软的肌肤。轻轻的
搓揉让由岐的脚心又酸又痒,淡淡的痒感像是虫子一样啃噬着由岐的神经。

  这番按摩似的搓揉不过是为了刺激女孩脚底的神经,让原本脆弱的怕痒的脚
丫变得更加敏感娇弱。在由岐的脚底心变得透出樱花一般的粉红颜色后,卓司才
开始正式动真格。

  扒搔扒搔扒搔!抓挠抓挠抓挠!!咯吱咯吱吱吱!!!

  五根手指轮流占领由岐双脚的脚底心,跳起了随心所欲的舞蹈。指甲刮搔在
脚底心上发出阵阵「簌簌莎莎」的声响,光是听着到这声音就让人浑身发痒了,
更何况由岐正亲身体验着。

  由岐的爆笑声已经演变为撕破喉咙一般野兽般的呻吟,看来这样挠起脚心来
真的很痛苦。卓司想着,一边更加用力的把由岐的两颗软绵绵的脚趾抓牢在手中,
让脚底保持完全扳直的平滑状态。

  光是一根手指刮在脚心那绷紧的皮肤上的触感就让由岐难以忍受,何况是五
只手指同时挥动。卓司的手指的速度越来越快,以肉眼可见的极限速度搔挠着由
岐的嫩滑的脚心窝,几乎是要将女孩的脚心搔破一样蹂躏着脚心处的软肉。

  「呀哈呀啊啊啊!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嘎嘎嘎哈哈哈哈哈…痒痒哈哈死不
行了呜呜痛苦咳咳哈哈哈哈哈哈哈!!」

  卓司的手指仍旧不知疲倦的搔痒着由岐的脚底心,像是一台马力全开的机器。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时间的流逝都已经忘却,卓司才从往我的境地中走了
出来。盒子内的那双脚丫子已经完全没了生机,只有偶尔发出的一阵抽搐才证明
主人还活着。原本秀丽成熟的漂亮脚丫在挠痒的摧残下布满抓痕,脚底粉嫩的肌
肤变得像燃烧的红宝石一样绯红,冰凉的脚底也因为充血而彤红发热。

  已经坏掉了吗?卓司捏着由岐的脚趾头却没有一点反应,看来是昏厥过去了
吧。不过净化的过程已经完成了,从结果上来看还是没有问题的。

  新的救世主已经出现了,没错那个人就是间宫卓司。作为战胜了自己内心黑
暗面的人,卓司自认为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的障碍了。在这一刻卓司仿佛成为了
神选的救世主,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上半身上,卓司沐浴着橙黄色的光芒犹如一
尊镀金的雕像。

  成功了。卓司欣喜若狂的发出了大笑,他终于用自己的力量净化了内心潜在
的邪恶,这份成功的喜悦感让他激动无比。

  可惜就是没人来分享这份心情就是了,卓司回过头来看向桌子上摆放着的两
个精美的盒子,露出来微笑。

  「这里不是就有两个人吗?」

  卓司笑眯眯的坐回位置上,他可不认为是通过一次简单的挠痒净化过程就能
彻底洗涤两个女孩内心的邪恶,有必要在用手指好好确认一下呢。

  卓司抬头望了下教室的时钟,仍然是刚刚放学不久。既然现在时间还早,不
妨再换个花样来实施针对两个可怜少女的净化仪式吧!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