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缘劫】(06)对背叛者的处刑【作者:绿豆糕天下第一】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绿豆糕天下第一
字数:11875

          第六章对背叛者的处刑(这次……算谁的绿帽?)

  「你醒啦,小妹妹?」

  当西凡睁开眼时,看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在火堆边烤火,整理着自己的头
发。

  「这是哪里?」西凡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打了一顿,浑身疼痛,他揉了揉自己
的头,对于现在的状况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谁啊?我怎么……」

  「你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听到西凡的疑问,女孩从火堆旁起身,疑惑的
看着她。

  她把自己柔顺的嫩绿长发挽到一旁,从雪白色的长袍下掏出一个苹果,淡金
色的眼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吃吗?」

  西凡被面前的少女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不仅是由于她的面容美丽精巧的不似
人类,更是因为她卷起长发下的尖耳。

  「精……精灵?!」

  女孩听到西凡的惊呼显得很是受用,「哼哼,挺见多识广的嘛。」

  她靠在一边的树上,拿着手里的苹果随口咬了一口,「我更你朔……」她咽
下嘴里的苹果,「我跟你说,小妹妹,要不是我,你刚刚在河里都要泡发了。」

  「我?河里?你在说什么啊?」

  西凡对于眼前的情况完全无法理解,自己刚刚出城,不是在往学院方向走吗?
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不是刚刚泡傻了吧?」她把手里的苹果递给西凡,「我是在河边发现你
的,你身体这么虚弱,应该是很久不吃饭饿晕了吧?来,随便吃。」

  她敲了敲旁边的大树,从树上又摘下来一颗苹果,塞到西凡手里,笑嘻嘻的
对大树说道:「谢谢啦。」

  西凡看了看手里的苹果,又看了看身旁的大树,抬起头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不是……松树吗?」然而身前的少女已经不见踪影。

  「是幻觉吗?」西凡现在感觉大脑越来越混乱了。

  「抱歉抱歉」,少女忽然又出现在西凡面前,好像刚刚从来没有移动过,
「刚刚忘了注意了,一不小心就隐身了,没办法,这是天赋。」

          她无奈的摊了摊手╮(╯▽╰)╭

  「让松树长出苹果也是?」西凡难以置信地问道。

  「这个……这是松树?!啊,啊,难道你不认为苹果很好吃吗,哈,哈哈。」

  少女好像现在才知道自己一直在从松树上摘苹果,「对不起>人<」,像极
了给女友打胎时说对不起的渣男。

  西凡摇了摇头,甩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谢谢你,我好像不太记得发生什么了……对了,我身上的东西!」

  少女指了指一边的单手剑,「我当时只看到你身边有这把剑,我一开始还以
为是谁抛尸呢。」

  她拉着西凡,让他坐在火堆旁边,「你现在肯定很饿吧,刚刚都饿晕了,先
吃苹果,我帮你绑头发。」

  西凡看着手里的两个苹果,有一个还被咬了一口,但腹中的饥饿感还是让他
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嗯?真好吃!」

  「是吧是吧!我就说苹果最好吃了。」少女一边帮他绑着头发,一边开心的
附和着,「你很有眼光嘛。」

  西凡吃着苹果,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吃完苹果后把苹果梗放到一边,静
静的思考着,任凭少女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西凡懊恼的揉着自己的脑袋。

  「忘了就慢慢想嘛,不要着急,我也好久没有给别人绑过头发了,你看看怎
么样?」她拍了拍西凡的肩膀,示意他起身和她一起到河边看看。

  西凡起身,脚步有些虚浮的跟着她一起到了河边,看到河里的自己。

  「卧槽,你……这……怎么编了个辫子?!」

  「我厉害啊吧?」

  「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这不是女式的……等等,你不会没看出来我是个男
的吧?!」

  「?」少女歪了歪头。

  「!」少女恍然大悟。

  「啊,你是男的?!」少女很吃惊。

  「我……算了,我就说好像哪里不太对劲。」西凡拄着剑,连吐槽的力气都
没有了。

  「你别误会啊,我一直以为男人都是那种粗狂不堪的,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看
的。」少女摆摆手,慌忙解释道。

  「我记得书上说你们精灵都是女性,不知道也很正常。」西凡倒是可以理解,
准备动手解掉头上的半扎发。

  「你可不能小看我啊,我可是刚从卡戎帝国外交回来的。诶诶诶,别解别解,
多好看啊。」少女连忙阻止西凡的行为。

  听到卡戎帝国,西凡下意识的停下来了动作,认真的看向少女。

  「刚从帝国出来……你知道霍奇尔·厄里斯现在怎么样吗?」

  「帝国的背叛者?」少女下意识的说了出来,「啊,我是在回来的路上途径
厄里斯的领土,呃,现在应该是塞顿伯爵的领土了。」

  「背叛者?塞顿?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不知道吗?霍奇尔·厄里斯身为帝国治下边境伯爵,以下犯上谋害塞顿
侯爵,背叛了皇帝的信任和帝国的法律,被皇帝陛下怒斥为背叛者,当然,这都
是我在告示上看到的。」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不是应该是我的错吗?」西凡无法相信自己的离
开为父亲带来了灾难。

  「你没事吧。」少女上前搀扶住西凡。

  「我得马上回去,我的东西在哪?」西凡挣扎着想从少女的怀里挣脱。

  「你这么虚弱,等一下,你知道去哪吗?」

  「既然我是在河边晕倒的,那么顺着河流往上走,应该有些线索。」西凡执
意要往上走,少女拗不过他,就搀着他一起慢慢寻找线索。

  走了十几分钟后,少女忽然看向一个方向,那里有个人正在往这个方向跑来。

  在那个人跑近后,看到在一起的两人时明显愣了一下,但他认出西凡后瞬间
激动起来。

  「勒妲?勒妲呢?你找到勒妲了吗?巴克呢?他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中
年男子急切地问道。

  「你……你是什么人?」西凡对这个男人毫无印象。

  男人更加激动,直接抓住西凡的领子,「你在说什么啊,我的女儿呢?他已
经失踪这么久了,巴克呢,怎么他也不见了?」

  本来就虚弱的西凡被男人摇晃的快要昏厥过去。

  忽然少女拍掉了男人的手,挡在西凡面前,「你没有看到他现在这么虚弱吗?」

  「你……你是什么东西?是魅魔吗?我被魅惑了吗?」男人并不认识精灵这
个物种,看到少女绝美的容颜和尖耳后吓得连连后退,转身跑掉了。

  「我好像,对勒妲和巴克有点印象。」西凡对少女说道,「他们好像就在那
边。」他指向了男人逃跑的方向。

  「好,我们去看看。」少女扶着西凡朝着他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

  「就是这里吗?看起来好小啊。」

  「我印象里这两个名字的主人应该就是住在这里的。」西凡看到了自己的马,
推开小屋的门,看到了桌子上放着自己的行李。

  他拿上行李,直接就准备离开这里,少女拦住了他。

  「你不是说勒妲和巴克住在这里吗?我怎么没有看到他们呀。」

  西凡茫然的四处看了看,「他们好像……去了别的地方。」

  少女还想问些什么,被西凡强行拉出了屋子。

  「我该走了,谢谢你。」

  「喂,这也太快了吧,你这样怎么上路啊。」少女很不放心。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欸?」

  少女直接把他放倒在地,「这样也叫能照顾好自己?」

  「我……」西凡刚要辩解,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

  「离那个魅魔远一点,说不定就是她绑走了勒妲。」于勒带着一堆村民围住
了小屋。

  「不是的,她不是魅魔,勒妲姐不是她带走的,您是勒妲的父亲吗?」西凡
看着于勒问道。

  「你当时中毒的时候就是我来帮你看的,她要不是魅魔,怎么会这么好看?」
于勒还是保持着戒心。

  「魅魔是靠毒素魅惑的,本身被魅惑的人应该能闻到硫磺气息,不能自主思
考,你们有这样的感觉吗?」

  于勒转头看向身后,这几个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摇了摇头。

  「那勒妲,勒妲她在哪里?」于勒有些绝望,他甚至都没有得到女儿哪怕一
点消息。

  西凡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勒妲是谁,也不知道你说的巴克又是哪一位。」

  他把行李放到马背上,翻身上马,看着于勒,「我也不会留在这里了,因为
……他们不会回来了。」

  于勒听到西凡的话,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慢慢地跪在地上,掩面哭泣。

  四周的村民不知发生了什么,放下手里的猎弓与短剑,上前安慰着他。

  西凡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仿佛有什么在狠狠抽搐着,他朝着小屋看了最后
一眼,骑着马离开了。

  听着背后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声,西凡感到愈发无助,勒妲是他的女儿,他
一定很伤心吧,但自己又忘了什么呢。

  他决定放空大脑,就这样什么都不想,直接骑马飞奔回家。

  途中的颠簸让他差点摔下马,忽然一道绿影飞跃到马上,从背后扶住了西凡。

  「你来干什么?我回去可能是要被抓的。」西凡无奈的对身后的少女说道。

  「我猜到了,你应该是他的儿子吧?」少女在他的背后拉住马的缰绳,轻轻
松松便驾驭住了西凡一直控制不住的烈马。

  「那你还来?」

  「我难得有出来玩的机会嘛,你看现在的平民都不认识精灵了。看在你长得
好看又喜欢吃苹果的份上,我做你的导游怎么样?」

  「不应该是我当导游吗?」西凡知道少女是真心想要帮助自己,自己现在的
状态不一定能赶回去,也不再拒绝,「西凡·厄里斯。」

  「希娜娅·倪克斯。」

      ——————————————————————

  「老爷,您真的要这样做吗?」米娅看着正在书桌上写信的霍奇尔。

  「米娅,这不是你能讨论的事情。」霍奇尔放下笔,对着肚子微微隆起的米
娅说道,「我是主动留下来的。」

  「但我相信少爷一定是不愿意这样的。」米娅温柔的抚弄着自己的肚子。

  「这件事情在处刑前只有上层人士知道,我告诉过他是逃犯,现在应该已经
离开国境了。」霍奇尔揉了揉眼睛,这几天他一直向四处写信,避免自己死后那
些昔日的朋友们为自己复仇。

  当然,在此之前他已经用了北部联盟特有的水晶球联络手段向皇帝「坦白」
了自己的罪行。

  为了保证律法的尊严,必定是要有人付出生命的,西凡做的没有错,只可惜
……也许自己一开始就不应该来帝国的。

  至于米娅,不知道何时怀了孕,她自己认为是西凡的。但自己的孩子自己了
解,按照西凡那个被动的性子,当然不是他的,那么这个孩子就……

  霍奇尔看了看散发着母性光辉的米娅,叹了口气,没有戳穿女仆的谎言,继
续写下一封信。

  「塞顿什么时候来?」

  「作为皇帝陛下的处刑人,在得到消息内应该在两个月之内到来,现在不到
两周了。」

  「塞顿,塞顿,死了一个又继承一个,真是恶心的名号」,霍奇尔把笔扔到
一边,「两个月,专门挑最远的处刑人,让老子跑啊,老子才不跑。」

  霍奇尔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黑色的碎渣吞了下去,犹豫了一下,对米娅说道。

  「米娅,你也应该走了,等到那个该死的塞顿来了,整个府邸的人都不会有
好下场。」

  「不,既然少爷不在了,我愿意代替少爷留在您的身边。」

      ——————————————————————

  两个月过去了,西凡终于趁着公布的行刑日之前赶了回来。

  本来以为加上希娜娅会更加难以通过审查,没想到她居然有专门的身份证明,
甚至在开启日提前进入了边境,在之后的的日子里快马加鞭赶回了家。

  西凡看着身边的烈马,虽然脾气暴躁,却是一匹难得好马。现在想来,父亲
赶走自己时过于仓促,自己为什么没有那个时候注意到呢。

  一旁的希娜娅刚刚将马交给店长,见到西凡发呆,戳了戳他:「这就是你家
吗,看起来很繁华嘛。」

  「嗯,不过以后就是塞顿伯爵的领地了。」

  「别担心,我们到时候一起通力合作,把那个讨厌的塞顿打死,救走你父亲,
就皆大欢喜啦。」

  「你说的那个讨厌的塞顿已经被我亲手杀死了,现在的塞顿只是他弟弟继承
了他的名号。」西凡解释道。

  「没事,那就不杀,光救你父亲就好。」希娜娅倒是没心没肺,不过她的确
有这个能力。

  不知为何,这次的行刑队伍只有普通的卫兵,最厉害的也只是和可能原来的
塞顿一样有魔龙血脉的他的弟弟。

  本来西凡以为可能是陷阱,但又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靠西凡与希娜娅足以对
付场上的卫兵。至于逃出城得以后再考虑,反正这里作为边界,以前最强的守卫
力量就是霍奇尔本身。

  「不过父亲为什么要留下来替我承担责任呢?他明明可以逃走的。」西凡不
理解霍奇尔为什么要白等两个月,直到行刑队对自己处刑,但是既然来了就要问
清楚。

  「我们去府里吧,行刑队应该明天才到。」回到家后,西凡脸色终于柔和了
下来,「我也带你认识下我的父亲,他虽然长得有些恐怖,但性格很温柔。」

  两人到了伯爵府,门前有一众卫兵把守着,西凡意识到了不对劲,「他们提
前来了一周。」

  「那我们……先等等看,没有到皇帝规定的时间,他们是不能动手的,现在
应该就只是先封锁」,西凡咬着自己的手指,「可恶,这帮人居然赶来的这么早。」

      ——————————————————————

  伯爵府内,霍奇尔一人站在书房,与房外的塞顿对视着。

  尽管米娅不情愿,但霍奇尔还是把她送走了,毕竟他知道这群贵族的真面目。

  他告诉米娅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就成功劝走了女仆。

  现在,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塞顿,你来早了,行刑在下周。」霍奇尔对躲在一堆侍卫后的塞顿说道。

  塞顿与他的哥哥完全不同,是个看起来瘦弱猥琐的男子,在哥哥死后,他继
承了塞顿的名号,只要再等到下次册封日,就可以直接成为侯爵。

  「我,我知道,但是你这种人贪生怕死,万一跑了怎么办?」塞顿害怕霍奇
尔突然攻击自己,躲在一群侍卫背后不肯出来。

  「我,贪生怕死?好吧……那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霍奇尔无奈的说道。

  「我早就料到你想要逃跑,所以特地快马加鞭赶来,看到你的府邸已经空空
如也,皇帝陛下一定会因为我的明智之举夸奖我的。」说到这里,塞顿的脸上挤
出了得意的笑容,但这怎么看都像是小人得志。

  「我让他们走只是为了不牵连无辜的人。」

  「无辜的人,那她也是?」塞顿拍了拍手,几个侍卫拖上来一个女人。

  霍奇尔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你怎么把她抓过来了!」

  「哼,慌了吧,我就知道,我早就打听过了,这个女人和害死我哥哥那个蠢
货的女人都是你儿子的贴身侍女,难保不会有什么发现,果然……」

  塞顿示意侍卫把米娅架起来,抚摸着她已经明显隆起的肚子,「你说这是什
么?」

  米娅慌张的哭喊着:「不要动我的肚子,不要摸他,不要碰我和少爷的孩子。」

  塞顿露出了笑容,「你看,结果出来了。你把自己的孙子送出府外,想让他
逃开制裁。」

  霍奇尔阴沉着脸,说道:「这不是他的孩子,就算是,按照帝国的法律你也
没资格动她。」

  塞顿拍了拍米娅的脸,微笑着对霍奇尔说:「就算你是外来人,也是皇帝承
认的贵族。她?一个卑贱的平民,有什么资格享受帝国的法律。」

  塞顿看着霍奇尔快要爆发的脸色,有些害怕,但还是继续说着:「不过是个
贱货,我动她又能怎样?」

  他用自己的双手狠狠地揉捏着米娅的乳肉。

  「不要,不要,老爷救命啊!」米娅想要摆脱面前男人的猥亵,却被身后的
两个侍卫牢牢把持住。

  霍奇尔知道自己现在服软只会助长塞顿的气焰,但还是忍不住张口阻止:
「住手,塞顿!」

  塞顿听到霍奇尔的声音,脸上的肥肉扭曲起来,「你这个外来人,这样就投
降了?」

  他摊开手,说道:「好吧,那我就……」

  他一把扯开了米娅的衣服,女仆浑圆的乳房暴露在男人们的眼中,侍卫们的
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那我就该加点料了。」塞顿拉住米娅的乳头,用力的揉捏着。

  「啊啊啊,老爷,啊啊,对不起,我错了,不要这样,啊啊啊!」

  米娅被男人粗暴的行为折磨的痛苦不堪,但塞顿只是微笑着看着霍奇尔,想
要看他表情的变化。

  「哦,看来不在意?也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女人。」

  塞顿把米娅的乳头松开,留下了青紫色的印记,用舌头舔弄自己揉捏过的部
位。

  「真是抱歉啊,可爱的女孩,你的老爷不在乎你,不过没关系,反正这一周
我有的是时间,我们可以好好的玩些新花样~ 」

  「呜,不要。」

  米娅忍受着男人肥厚的嘴唇在自己的乳头上留下恶心的口水,被凌辱的感觉
让她回忆起了两年前的场面。

  「老爷,她出水了。」一个侍卫抬起腿,抵住米娅的小穴,给他看自己腿上
的湿痕。

  「好啊,没想到你这个厄里斯家的『夫人』还是个骚货啊。」塞顿亲了米娅
一口。

  霍奇尔听到「厄里斯家的夫人」时险些控制不住杀了塞顿,但还是忍耐了下
来。

  丝毫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塞顿,只是当着霍奇尔的面继续挑逗着
米娅。

  他让侍卫抬起她的双腿,手指慢慢的插入了米娅的小穴,感受着她的蜜道。

  「不要!你们这群混蛋,放开我。少爷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感觉到男人的
插入,米娅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但男人的手指依旧在她的小穴里探索着。

  插入到一半,塞顿忽然愣住了,米娅也停止了挣扎。

  「怎么可能,怎么还是个处?」

  米娅双腿紧紧夹住塞顿的手,像是回忆起来了什么绝望的场面,疯狂地摇着
头。

  「不是的,这是留给少爷的,不可能,这是少爷的孩子,这是少爷……」

  塞顿一时间居然抽不回来自己的手,索性直接插入到底。

  「啊啊啊!」鲜血从米娅两腿间流下,她承受啊不住这样的冲击,一时间晕
了过去,塞顿厌烦的把手上的液体抹到米娅身上。

  「我不管这是什么情况,你注意好自己的身份。在行刑前,我们就先住在这
里了,厄里斯……伯爵大人。」

  塞顿说完话后,挥了挥手,手下的侍卫带着米娅退下了。

  「你会后悔的,塞顿。」霍奇尔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是吗?那你怎么让我后悔呢?」塞顿掏出一个手帕悠哉悠哉地擦着自
己的手指。

  「我会……不,俄狄浦斯会给你应有的结局的。」霍奇尔忽然平静了下来。

  「皇帝大人?哈哈哈,你相信皇帝大人,我自然也是相信『皇帝大人』的,
真正的皇帝大人。」塞顿大笑着离开了。

  霍奇尔急促的呼吸着,从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没有摸索出来任何东西,他烦
躁的翻找着书架,但始终没有找到那本淡紫色的书。

  「该死」,他咒骂了一句,「为什么都在这个时候!」

      ——————————————————————

  「该死」,塞顿在路上咒骂着,「这个死胖子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这样
下去,陛下的任务无法完成,那我就死定了。」

  他骂骂咧咧的从过道里走出来,看到了侍卫们正在偷看米娅的身体,见到塞
顿出来纷纷扭头。

  「你们带着她去霍奇尔隔壁,剩下的不用我教你们吧?」塞顿指示道。

  「明白,明白。」领头的侍卫嘿嘿一笑。

  「尽你们所能,让她开心点,开心到霍奇尔能听得清清楚楚。」

  「是,我保证,绝对让让霍奇尔连做梦都是她的呻吟声。」

      ——————————————————————

  「啪……啪……啪……」

  「啊……操我……啊……」

  当米娅从昏迷中醒来时,听到了肉体的撞击声与水声,还有女人的呻吟声。

  (「这是谁的声音?」)

  「啊啊……去了……啊啊?……」

  米娅张开眼,看到了自己正紧紧抱住身前的男人,忘我的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用力……求求你了……啊……快……」

  (「是我?」)

  剧烈的快感袭来,口中还残留有男人们的精液,米娅正在向面前的男人索求
着肉棒。

  「她醒了。」面前的男人这么说道。

  米娅的头发被人拽住,被迫仰起头看向身后的男人。男人慢慢的撸动着自己
的鸡巴,将龟头凑到米娅的脸庞。

  「醒啦,那接着操,再操晕过去吧。」

  「我……啊啊啊……去了?……」米娅刚想说话,身前的男人就将肉棒顶到
了她的身体深处开始射精,她被男人猛烈的冲撞搞得说不出话来。

  身后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撸动着肉棒,对准米娅的眼睛,「射了」,精液直接
射入米娅的眼中,让她疼的闭上了眼。

  男人也不在乎米娅的动作,继续撸动着肉棒,直到残余的精液全部射出后,
才挑了米娅的一绺头发擦了擦肉棒。

  米娅本来冰蓝色的头发上已经满是男人的精液,男人厌恶的从一边拿来一桶
水,泼到了她的头上,将精液与汗渍冲洗下来。

  「小心点,泼到我了!」被泼到的男人骂骂咧咧从米娅的小穴里拔出了肉棒,
精液从米娅无法合拢的肉瓣中喷涌而出。

  一边喝酒的男人拿了个酒杯接住精液,和之前里面的液体一起,已经有满满
一杯了。

  他朝着米娅身后的男人晃了晃酒杯,男人会意,接过酒杯,走到米娅身前,
用另一只手把米娅的嘴掰开。

  「该吃饭了。」说完,不顾米娅的挣扎,将满杯的精液倒入了米娅嘴中。

  「呜……咳咳……」米娅被精液呛到,咳的满脸都是。

  男人把酒杯扔到一边,把自己已经疲软的肉棒塞到米娅已经合不上的肉洞里。

  「啧,前几天我还真的以为是处女呢,那么紧,现在感觉还不如找个妓女算
了。」

  「你懂个屁,这是操太多了,上次我跟着塞顿大人操子爵女儿的时候就是这
样。十四岁,结果过了四天就已经比现在还要松了,这女人五天了还这么紧,已
经是极品了。」喝酒的男人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放屁,你说她紧怎么不操了?」

  「你他妈连着操也会腻的,咋们十几个兄弟都操了五天了,我看都看腻了。」
喝酒的男人放下酒杯,捏住米娅的乳头,「不过这身材是真的好,让我休息一天,
我还能再这样操。」

  米娅想要低头咬男人的手,却被身旁的男人拦住。

  「她怎么就会咬人啊,之前那个女孩还会给我嗦鸡巴,这个就只能等操晕了
才行。」

  「说不定上次那个是因为你破了她的处,这个女人处不是大人破的,她应该
指给大人舔鸡巴。」

  「不一定,这女的是我见过的数一数二的漂亮,说不定人家看不上你呢。」

  几个男人互相开着玩笑,一旁的米娅紧紧闭着嘴,她害怕自己一张嘴就抑制
不住的呻吟。

  插入米娅的男人看着她的表情非常享受,肉棒又硬了起来。

  「你还能操?这女人漂亮是漂亮,我刚看到的时候恨不得射死在她身上,现
在就已经完全提不起劲了。和个母狗一样,操的时候不是叫就是咬人。」

  「这么漂亮,让我一直操都行。」男人抱着米娅的腰又开始了冲刺,米娅的
身体本能的跟着男人一起运动起来。

  「咚咚咚。」

  门口一个侍卫探进头来,有气无力的说道:「该我们了,快点。」

  「反正你们都操腻了,不如让我多操会,我可是从来没操过这么漂亮的。」
正在操着米娅的男人头也不回。

  「嘿,你这……算了,可惜这女人怀孕了,不然我都想带回去养着,不过仔
细想想,怀孕了生个女儿继续操不是更好?」门口的侍卫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听到他的话,正在操米娅的男人感觉到身下女人的蜜道紧紧的缠绕住了自己
的肉棒,忽如其来的刺激影响,直接射了出来。

  「嗯?……少……啊哈……我的孩子……不会给你们……」米娅仅存的理智
让她说出这些话。

  「你不行啊,这么快就射了。」看到男人缴械,门口的侍卫毫不掩饰的嘲笑
着。

  「她刚刚……你来试试?」

  「我不行了,腰疼,这女人太诱人了。」

  一时间没有男人替补空缺,米娅好不容易有了喘息机会,小穴张合着,向外
不断流淌液体。

  几个男人凑在一块,悄悄讨论着。

  「那个霍奇尔真是沉得住气,自己孙子都被我顶着射了都不出来说句话,不
愧是边境伯爵,就是厉害。」

  「不过我们再这样下去,接下来这两天怎么办?」

  「我有一个办法,一箭双雕,既能解决我们的问题,也能刺激这个老王八。」

  「快说快说。」

      ——————————————————————

  「西凡,那些流浪汉怎么都去你家了?」希娜娅转头看向几天没睡好的西凡。

  「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搞得什么名堂。我打听了一下,父亲已经把所有仆
人都遣散了,现在府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他们是想要让那些贫民住进家里羞辱他
吗?」

  「啊,太可恶了吧,我们现在冲进去吧。」

  「不行,父亲本身就有逃出来的实力,他现在不动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更何
况府里说不定有埋伏,你要是进去了被抓住了更不好了。」

  「嗯……好吧,看来只能等行刑那天再看看状况了。」

  此时的伯爵府,霍奇尔这几天都没有合眼,在各个角落里翻找着自己那本书,
却没有任何踪迹。

  「啊啊……不要……不要从那里……」

  隔壁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甚至今天更加变本加厉,自己身为罪人现在不能
随意走动,也不能主动反抗,真是再糟糕不能的局面了。

      ——————————————————————

  「快看,那些流浪汉出来了!」希娜娅叫醒了靠着自己睡着的西凡,这几天
的观察和构思逃跑方案让他心力交瘁。

  「嗯?他们出来了?」西凡看到这群流浪汉晃晃悠悠的从伯爵府出来,一个
个都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当他们走出来的时候,另一波流浪汉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西凡也想不到塞顿这几天在干什么了,请他们在伯
爵府好好休息?

  「再等一天吧,等到明天父亲离开伯爵府。我已经算好之间路程的守卫和分
叉了,到那时候一定万无一失。」西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你现在还是先好好休息才是万无一失。」希娜娅把西凡按到床上,「这段
时间我会帮你看着的。」

      ——————————————————————

  「啊啊……啊……」米娅的嗓子早就喊哑了,但身后的男人还是在疯狂的冲
击着,一旁的侍卫也有些不忍心。

  「她不会死吧?」

  「不会吧,不过她看起来好像真的要不行了。」

  「早说了不要找这种贫民,这女人身上除了精液味也一股臭味了。」

  米娅被放在书房的门槛上,身后的男人们排成一排,挨个对她抽插,时不时
有两个男人一起,将她夹在中间。

  霍奇尔坐在书房内,头上的青筋暴起,看着米娅被一群男人轮奸,流出的精
液已经渗入了书房。

  而塞顿则是躲在屋外,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他怎么还不反抗,再这样下去我死定了啊,不可能,我不信他为了皇帝就
能不怕死,只要明天……」

  塞顿靠在墙边,喃喃自语着;霍奇尔在桌上默默地写着字,时不时的捂住头,
暴露出的血管颜色透露出诡异的黑红色;西凡收拾好东西,准备好明天的劫囚;
每个人都在等待着明天的到来,只有米娅嘶哑的呻吟声在晚上没有间断。

      ——————————————————————

  第二天凌晨,西凡轻轻靠在希娜娅背上,头发绑了她刚刚扎好的头发,现在
看起来就像是个妙龄少女。

  而希娜娅正听着旅馆门口大树传来的消息。

  「那群流浪汉走了,带走了像是很贵重的东西?喂,西凡,不要紧吗。」

  西凡经过昨天的休息调整好了状态,张开眼睛,说道:「塞顿怎么可能让他
们拿走什么贵重物品,应该是不重要的财物,我们准备行动吧。」

  西凡把剑别在腰间,看着面前的希娜娅,忍不住说道:「你可以不去的……」

  「好了,好不容易有出来的机会,我说了要帮你就说道做到。」

  希娜娅点点头,给他整理好了身上灰色的长袍。

  「藏好武器,到时候按我们的特征也没什么需要掩饰的了。」

  「嗯,我们走吧。」

      ——————————————————————

  「我们现在要对帝国的叛徒,霍奇尔·厄里斯进行处刑,你辜负了皇帝的信
任。」塞顿在一边的座位上说道。

  霍奇尔站在特制的断头台前,面无表情。

  塞顿不死心的继续说道:「你的儿子,将会受到帝国无止境的追杀。」

  「哈哈哈」,霍奇尔肥胖的身躯随着他的笑声抖了抖,「随便你们吧,他早
就不在帝国了。」

  见到霍奇尔没有丝毫生气或者害怕的样子,塞顿脸上的汗水更多了,勉强伪
装的笑容也挂不住了。

  要是辜负了「那位皇帝」的信任,没有逼迫霍奇尔违背帝国的法律,那自己
就死定了。

  霍奇尔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至少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无论是战
斗、享乐,还是恋人、孩子,这一切都早就与自己无关了。

  他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民众,心里有些悲伤,尽管是自己打下了这片土地,
给与了他们更好的生活,也没有人为了自己说哪怕一句「可惜」。

  他的视线忽然停留在了一道穿着灰色长袍的身影上,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你还是害怕了,对不对?你不想死吧,霍奇尔?」塞顿期望着霍奇尔能够
反抗哪怕一下。

  然而霍奇尔没有理会他,只是盯着下面人群看。

  西凡握紧了手中的剑,与希娜娅对视一眼,准备救出霍奇尔。

  但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无法呼吸,什么都感觉不
到,这感觉,就像是……

  霍奇尔看着西凡,默默让诅咒缠绕上他的身体。

  「不要为了我再冒风险了……」

  他看着西凡被身边女孩抱在怀里,默默的趴在了断头台前。

  西凡疯了般的想要挣脱束缚,结果却只是在希娜娅的怀里不断抽搐。

  塞顿无心观察处刑台下,他现在只期望着霍奇尔能够反抗自己。

  但是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断头刀已经升起,皇帝给予的
徽章已经发出了光芒,塞顿闭着眼,对着行刑者示意斩首。

  铡刀落下的声音在霍奇尔的耳中响起,但他只是看着自己的儿子露出了笑容。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了西凡撕开了身上的诅咒。

  「咔嚓」「咚」

  西凡看到了眼前正在消散的黑色飘带,和一个面带笑容死去的男人。

  「不……不可能……」

  他目眦尽裂,看向塞顿,在台上已然绝望的塞顿感觉到被什么东西死死的压
住身体。

  在西凡的眼中,黑色的飘带缠死死地缠绕住塞顿,流露出自己才能看懂的意
义——「贯穿伤」「烧伤」「淤伤」「骨折」「窒息」「致盲」「错乱」。

  当他看懂这些意义的那一刻,黑色的飘带便将这些都赋予了塞顿,他在一瞬
间承受了这些诅咒,面容扭曲的死在了座位上。

  周围的侍卫想要抓住凶手,却不知该从什么方向找起,希娜娅在混乱中搀扶
着西凡走出了人群。

      ——————————————————————

  好耶,虽然好久没更新了,但是还是更了,这次剧情多了一点,还有好多坑,
不过不看剧情也没有影响对吧……

  搞黄色有点少……终究是要有过渡的嘛,霍奇尔其实本来打算是当个反派的,
但他始终没有做什么坏事,下一章是他的,真ntr.不过这一章又是谁的绿帽呢?
毕竟怀的又不是西凡的。

  假如真的对剧情感兴趣,可以看看我起的名字,大部分和古希腊神话里面有
关,预示了他们的剧情,也和总剧情有关,不过不在意也是可以看下去,毕竟之
后都会解释的。

  新人物也登场了,是精灵,莫非作者要转向纯爱了吗?

  最后,米娅就是好用,一节更比六节强,一人顶了四章剧情。大家喜欢的话
就留言点赞收藏吧,有疑问或者其他什么的也可以提,不过我之前构思的点子还
没开始写呢……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