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惊变】第十三章 倏来倏往(白谨的白丝肉戏)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字数:11566

写在最前面:

  再次重申,本文已经取消了先行版,以后只在论坛免费更新,本章就是全新的,本站首发,还望大家多多支持。
  本文写的比之前的文都要用心,剧情方面也更缜密,希望大家多多留言支持本文,读者的回复是最有效的动力,每一条我都会认真看的。

  前文链接:
                             
                           
                       
                     

以下正文:

——————————

             第十三章倏来倏往

  胡天郁闷的坐在自己的套房,皱着眉头,游轮中的乐事也无暇去享受,心中
还在琢磨着不久前的事儿,不断的暗骂着:鲁尔这个大蠢货,真他妈不会说话。

  正郁闷着,套房的门在此时被敲响了。

  「谁?」胡天问道。

  「我,老胡,方便么?」是黄伯忠的声音。

  胡天连忙起身开门。

  「老大,您怎么来了?」

  「找你聊点事情,」黄伯忠对胡天摆了一个安心的手势,随后两人一起坐到
沙发上,黄伯忠继续说道:

  「刚刚我已经让医生给白瑾看过了,没什么大碍,需要休息,但好像是中毒
了,应该就是鲁尔从你这里拿的药吧?」

  「啊,是的。」

  「那是什么药?」黄伯忠也知道胡天虽然是个狙击手,但平时有自己的实验
室,别看他五大三粗的,总爱弄一些稀奇古怪的药物出来。

  胡天此时不敢隐瞒,将药效说给了黄伯忠听。

  「你是说,这药会让她一直全身绵软无力?你这里有解药么?」

  「对,原本几滴就差不多了,但鲁尔给她灌了半瓶,就比较麻烦了,嗯……」

  「怎么?有什么就说什么,不用遮遮掩掩的。」黄伯忠说道。

  「好,那个药还会让女人非常敏感,主要影响女人的阴道,很容易高潮,原
本只要等药效过去就行,但半瓶灌下去,恐怕白瑾的状态会持续个一两天,搞不
好还会出人命。」

  「但你知道怎么解,是吧?」黄伯忠问道。

  「对,只是方式有点麻烦。」

  「你直说就行。」

  「好,老大您等一下。」

  胡天起身走进另一个房间,没一会儿就拿着一个小玻璃瓶走了出来。

  胡天将玻璃瓶放在桌子上,对黄伯忠说道:「这个能快速让白瑾的状态消除,
但需要直接涂抹在患处。」

  「涂在哪?」

  「那里面。」胡天说着,中指轻轻向上点了点,黄伯忠立刻就知道是要敷在
白瑾的阴道里面。

  黄伯忠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会把这个给医生的。」

  「老大,不仅仅是抹进去就行了,抹好了之后还要让她高潮,这才能让这个
药快速吸收,才能达到效果。」

  胡天又将嘴巴凑在黄伯忠耳边,悄声说道:「老大,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这
个抹在男人的鸡巴上,操进去……」

  「这……」黄伯忠看着手里的玻璃瓶,问道:「这个药,有什么副作用么?」

  胡天立刻猜到了黄伯忠的想法,连忙说道:「没有,放心用,无论是对白瑾,
还是对男人的鸡巴,都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只会更润滑,我亲身试过,会很舒服
的。」

  黄伯忠听后,看向胡天,两人眼神一对,心照不宣。

  「好,我知道了。」黄伯忠心中竟泛起了一阵悸动!

  黄伯忠稳了稳心绪,又说道:「对了,老胡,这次找你还有个很重要的事情,
是个秘密任务交给你。」

  「老大您说。」

  「帮我把鲁尔搞定,送给黄有龙。」

  「什么?您不是说……」

  「你不会以为我真的会让鲁尔和白瑾决斗吧?」

  「当然……当然不会。」胡天何等聪明,早就猜到黄伯忠是要暗中对鲁尔下
手了,但没想到是来找自己动手,但胡天只是稍作思考,就立即明白其中用意!

  黄伯忠这是在给自己机会!

  刚刚在山海帮黄有龙面前,鲁尔把自己供了出来,虽然前因后果都与自己无
关,但从鲁尔说起来,就仿佛自己是帮凶一样,黄伯忠让自己把鲁尔搞定带给黄
有龙,就是给自己一个表现的机会,也趁机撇清与鲁尔的关系。

  想通这些,胡天立刻说道:

  「好,多谢大哥给机会。」

  黄伯忠听后,立刻知道胡天明白了自己的用意,点了点头,转身出门了。

               ————

  黄伯忠来到白瑾的房间,开门后正看到全身燥热的白瑾,穿着女儿的棒球短
衫躺在床上,一双大长腿夹着柔软的被子,缩成一团。

  此时药效正浓的白瑾,全身白里透粉,精美的侧颜令人心动,被撕开一个口
子的棒球短衣,根本遮不住白瑾那豪硕的美乳。

  一双大长腿因为夹着被子,更显得修长动人,小短裙因为这个动作,根本遮
不住她那小皮球一样圆润的屁股蛋儿,而且从黄伯忠的视角,恰好看到那小短裙
下,白谨红肿的穴肉,紧紧贴着夹在双腿之间的被子上,不断摩挲,丝丝爱液已
经从小穴中渗出,将被子打湿了一小块儿。

  如此场景,搭配着白白嫩嫩的肌肤,白谨全身上下都勾人心神!

  尤其她还穿着黄伯忠女儿的衣服,不久之前脑海中闪现过的,鲁尔压着女儿
黄念笙强奸的场景再次出现,黄伯忠连忙甩了甩头,想把这个可怕的场景甩掉,
但唾手可得的美女白瑾就在眼前,女儿的棒球衫被穿的如此性感,黄伯忠竟然越
想越是着魔!

  黄伯忠捏了捏手里的玻璃瓶,再看看白瑾身上女儿的衣服,一个让他更加着
魔的念头冲入了脑海,黄伯忠大大的咽了一口唾沫,转身出门,回到了自己的房
间。

  因为不放心女儿的安全,黄伯忠是安排女儿与自己住在同一间套房的,此时
已是深夜,女儿早已入眠,黄伯忠悄悄进入女儿的卧房,借着窗外的透进来的光
亮,在女儿的衣柜中翻找了一小会儿,就找到了一双纯白的长筒丝袜。

  五分钟之后,黄伯忠再次回到了白瑾的房间,他叮嘱所有人不得入内,关上
门,一手拿着药瓶,一手拿着女儿黄念笙的白丝长筒袜,站在了白瑾面前。

  面对着自己一见倾心动人少女,正躺在床上,春药熏得她浑身燥热,眼神迷
离,黄伯忠兽欲涌动,几下脱光自己的衣服,爬到了大软床上,来到白瑾身旁。

  将白瑾夹着的被子丢到床下,黄伯忠立刻将她的一双大长腿抱在了怀里。

  迷离的白瑾尝试着将长腿收回来,却因为力气太小,无法成功,只能任由着
被人掌控着。

  黄伯忠小心翼翼的将女儿的白丝袜穿在了白瑾的大长腿上,由于女儿黄念笙
的身材也非常不错,尽管年纪不大,但身高已经有一米六十多了,一双大长腿比
例很好,所以她的长筒丝袜,穿在白瑾的美腿上,从脚尖到大腿根,恰到好处!

  当白丝完美的穿在白瑾的腿上之后,黄伯忠看着穿了一身女儿衣服的白瑾,
胯下早已挺立的巨龙更是坚硬无比!

  黄伯忠对女儿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但早年丧偶的他,眼看着女儿越来越漂
亮,越来越标致,心中的燥热也是确确实实,今天让自己大为心动的少女白瑾,
阴差阳错的成了自己唾手可得的猎物,并且还穿着女儿的衣服,怎能让黄伯忠不
激动!

  黄伯忠一双大手抚摸着白瑾的白丝长腿,一边用手揉捏,一边用鼻子不断的
嗅着,白瑾的体香让黄伯忠身心舒畅!

  慢慢的,黄伯忠已经将白瑾的一双美腿高高的直立在空中,自己则坐在床上,
将这一双美腿抱在了怀里!

  由于黄伯忠没有穿衣服,一双丝袜长腿零距离的接触着黄伯忠的肌肤,大长
腿不断蹭着自己的胸膛,让黄伯忠无比舒爽,胯下的巨龙也无比坚硬,正好被一
双丝袜长腿的大腿根夹在中间,坚硬的棒身恰好搭在白瑾的嫩穴穴肉……

  黄伯忠的大手抓住白瑾的一对儿白丝小脚丫,让它们的脚尖儿蹬在自己的鼻
子上,用力吸吮!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黄伯忠无比满足,胯下也跟着不由自主的前后耸动了起
来,白瑾的美腿夹得黄伯忠非常舒服,而黄伯忠坚硬的肉棒前后磨蹭着白瑾的穴
肉,也让敏感的白瑾跟着全身蠕动,口中轻喘!

  「嗯……啊……」

  对着白瑾的白丝美腿把玩了好一阵,肉棒前后磨蹭之间,明显的听到了滑腻
的声音,显然,白瑾已经被磨的濒临高潮!

  果然!

  白瑾忽然一声长长的喘息……

  「啊……」

  全身轻颤,高潮来了!

  这恐怕是白瑾一夜以来,经历过最轻缓的高潮了吧。

  黄伯忠看着高潮中的白瑾,知道前戏差不多了,于是将胡天给自己的玻璃瓶
打开,将里面的白药膏倒出来了一半,涂在了自己深红的龟头上,这药膏很凉,
也很舒服。

  黄伯忠将白瑾一双笔直的长腿轻轻弯曲,白丝小脚丫恰好完完全全的踩在黄
伯忠的胸肌,一只手继续把玩着白丝美腿,另一只手按着白谨被丝袜包裹的膝盖,
男根抵在了白瑾的穴口,同时附下身,这样白谨的一双大长腿,小脚蹬在黄伯忠
的胸膛,大腿正好将白瑾的一对儿美乳压成了肉饼状,那一团乳肉在棒球短衣的
包裹下溢出了一大片!

  「你……是……谁……」从高潮中稍稍缓过神的白瑾,有气无力的说道:
「放……开……我……」

  「别怕,别怕,」黄伯忠看着白瑾那绝美的娇容,温柔的说道:「我是来帮
你的。」

  说着,黄伯忠腰部用力,向前一顶,硕大的龟头在药膏的润滑下,顺利的顶
入了白瑾的小穴。

  「啊!」

  白瑾不由自主的轻呼出声,黄伯忠立刻停下,让白瑾稍稍缓了一小会儿,再
慢慢的向前推送……

  「啊……嗯……」

  直到连根没入,大龟头带着药膏顶在了白瑾的穴道尽头……

  「啊……」

  凉凉的药膏送入了白瑾火热的穴道,冰火交加之下,只是一个插入,就让白
瑾到达了新的顶峰!

  高潮中的白瑾全身颤抖,白丝小脚丫在黄伯忠的胸膛抠弯踩踏,小穴也有节
奏的收紧着,让插入的黄伯忠无比舒服,甚至叫出了声!

  「啊……白……白谨……」

  黄伯忠本想说:「你的下面一缩一缩的夹得我太舒服了。」

  但考虑到白谨此时还有意识,黄伯忠只是在心里感叹一番,没有说出口。

  过了大概一分钟,白瑾终于从高潮的快感中缓过情绪,黄伯忠本打算就这么
抱着白谨的大长腿,给她一通抽插的,但看到高潮中的白谨如此可人的模样,立
刻有些不忍心。

  于是将白谨的一双大长腿放开,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腰后,任由着这一双长腿
在高潮中自动的缩紧,随后又俯下身,将白谨抱在怀中,宽厚的胸膛代替了之前
白谨的大腿,又一次将她胸前的美乳压得扁扁的。

  等到白谨又缓和了半分钟,黄伯忠这才开始了非常轻缓的抽送……

  「啊……啊……嗯……」

  黄伯忠真的像对待女儿一样温柔的对待怀里的白瑾,抽插的动作轻轻缓缓,
拥抱她的力气恰到好处,让白瑾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性爱的无限快感!

  在药物的熏陶下,无比敏感的白瑾即便在如此轻柔的抽插中,也很快的再次
到达了高潮!

  「嗯……嗯……啊……不……」

  白瑾再次全身缩紧,而黄伯忠也非常懂她的将她抱住,粗壮的男根向前一顶,
连根插入!

  「啊!」

  随后就再也不动了,任由着白瑾奋力的抱住自己,颤抖的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与此同时,白瑾那娇柔的身躯,柔软的小穴,也让黄伯忠陶醉其中。

  过了好一会儿,白瑾终于从高潮中缓和,黄伯忠将白瑾整个抱了起来,黄伯
忠背靠着床头,两人坐拥在一起,白瑾的白丝美腿完美的缠在了他的粗腰上,黄
伯忠双手托着白瑾的小屁股,再次开始了抽动。

  「嗯……啊……啊……」

  温柔的操弄下,白瑾趴在黄伯忠的怀里不由自主的呻吟,显然是非常的舒服,
而黄伯忠也仿佛是抱着一个洋娃娃一般的享受着白瑾的肉体。

  此时黄伯忠看不见白瑾的面容,只能瞧见白瑾的美背上穿着女儿的棉衫,上
下浮动的翘臀上穿着女儿的棒球短群,缠在腰间的大长腿上,穿着女儿的白丝袜!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黄伯忠有了抱在怀里的正是女儿的错觉,而这个错觉几
乎是一瞬间,立刻变成了一幅画面,这画面之中,女儿黄念笙身材更棒了,正被
人抱在怀里不断的抽插着,而这个操着黄念笙的人,竟是全身黝黑的大怪物鲁尔!

  两米四的大块头,将洋娃娃一般的黄念笙抱在怀里奋力抽插着!

  如此想象之下,黄伯忠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嗯……啊……啊……」

  白瑾被忽然加速的黄伯忠操得快感连连,呻吟的声音不由得变大,而听在耳
中的黄伯忠,竟觉得这是黄念笙被鲁尔操得高潮不断,不断浪叫!

  原本非常邪恶,令他无比愤怒的场景,此时此刻,竟让黄伯忠无比激动,越
来越快!

  「啊……啊……不……慢……一点……啊……」

  白瑾又是一声长吟,高潮再次降临!

  黄伯忠此时也正值巅峰,并没有停歇,反而再次加速!

  「啊……啊……太……快……了……啊……」

  黄伯忠奋力的抽插了几十下,射意席卷而来,最终闷吼一声,精关大开!

  「啊!」

  火热的浓精烫在了高潮中白瑾的最深处。

  黄伯忠并没有像鲁尔那般的粗暴,所以让白瑾的高潮非常舒服,尽管最后越
来越快,但也是黄伯忠濒临爆发,没有持续太久,让白瑾在高潮中被抽插的时间
恰到好处,层层快感不断递进,最终在滚烫的热精浇灌之下,让白瑾全身酥麻痉
挛,无与伦比的快感让白瑾死死抱住黄伯忠,热泪滚滚而出。

  黄伯忠在奋力发射之际,脑海中那些邪恶的念头也跟着散去,恢复了理智的
黄伯忠感受着白瑾的拥抱,也给予温柔的回应,轻轻的拍着白瑾的美背,保持着
插入的姿势,轻柔的吻着白瑾的香肩,给她足够的时间缓和高潮的快感!

               ————

  现在已是午夜,鲁尔丝毫没有困意,尽管之前已经在白谨身上发泄了四次,
但对白谨那极品的身子,还是没有操够,一想到刚刚白谨在自己怀里高潮迭起,
不断浪叫,鲁尔的大肉棍再次挺得老高,现在的他最后悔的就是不该有所收敛,
就应该直接爆了白谨的菊花,操坏了也比现在操不到干着急强得多!

  鲁尔正在郁闷着,套房的门被敲响了,此刻时值半夜,谁会来找我呢?

  「谁?」

  「我,老胡!」

  一听是胡天,鲁尔连忙开门,脑子有些迟钝的鲁尔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天的
话让老胡很难堪,已经得罪了此人,还把他当做帮自己抓白谨的救命恩人。

  「哟?看你的样子,不太开心啊?」胡天进门就说到。

  「哼,还没操够的大美妞儿,就这么被弄走了,肯定不开心。」

  「哎呀,」胡天一脸担忧的说到:「鲁尔老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
白谨呢?不考虑考虑自身的安危么?」

  「你是说黄有龙的事儿?」鲁尔说到:「有什么好担心的,三天之后,看我
打爆白谨那小妞儿,可惜的是白谨就要被黄有龙带走了,他那帮手下,肯定得把
她轮X 到死。」

  「啧啧啧,」胡天摇了摇头说到:「你居然真的以为三天之后还有一场决斗
么?你知道咱们老大在干嘛?」

  「干嘛?」鲁尔问道。

  「哼哼,当然是在白谨的房间了!」

  「啊!哈哈,也难怪,这么极品的妞儿,谁不想吃一口,没什么奇怪的吧?」

  胡天摇了摇头,心中暗骂:这个大蠢货,真是被人卖了还得帮人数钱的大傻
逼,没这一副大块头,谁还能瞧得上你,难怪被山海帮的刘老大踢出来。

  但骂归骂,也只能在心里嘀咕,毕竟胡天这个老狐狸,今天来可是另有目的,
于是说到:

  「鲁尔老哥,我还是跟你开门见山的说吧,你和白谨,一个是被女人耍得团
团转的家伙,又得罪了山海帮黄有龙,另一个是战斗力不逊色于你,甚至差点杀
光你小队的绝世美妞儿,如果你是咱们老大,你会选择谁?」

  「这……」鲁尔眉头一皱,心中盘算着胡天的话,随后又说:「你是说咱们
老大会拉拢白谨?不会吧,我试过拉拢她,她不来啊?」

  「我的天,鲁尔老哥,你和咱们老大能一样么?跟着你就是个小马仔,跟着
咱们老大那至少也是你现在的地位,如果再混成咱们大嫂,那能一样么?别忘了,
现在咱们老大应该正跟白谨滚在一张床上呢!」

  「啊!」

  鲁尔听着这些再直白不过的话,总算看清了自己的局势,立刻担忧了起来:
「那……那我该怎么办?老胡,你大半夜的来跟我说这些,是啥意思?」

  「啥意思?」胡天说到:「在咱们银龙兵团,我胡天就看得上你,就认你这
一个兄弟,不然也不能帮你抓白谨了不是?来找你肯定是不想看你死啊!」

  「胡老弟,」鲁尔一听,立刻说到:「啥也不说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吧?」

  「依我看,咱们老大肯定容不得你,就在这两天就要把你给办了,你不如主
动去找黄有龙,投靠他。」

  「靠,哪有这么办事儿的,吃里扒外,会被丢海里喂鱼的啊!」

  「不不,你不一样,毕竟你曾经跟过山海帮的刘老大,黄有龙也知道你的战
斗力,杀了你对他其实没什么用,只要你诚恳一点,任哪个势力也不会不想要你
这么个战斗坦克的,对不对?总好过在这等死吧?」

  「嗯……我考虑考虑,这不是个小事儿。」

  「没事儿,鲁尔老哥你慢慢想,我先走了,别跟别人说我来过哈。」

  「嗯,胡老弟你放心,你这恩情我记一辈子,肯定不说。」

  说完,鲁尔将胡天送出了门。

  随后,鲁尔慢慢走到窗口,望着不远处游轮的瞭望塔,犹豫着刚刚胡天对自
己提的建议,心里不断的纠结着。

  大概五、六分钟之后,依旧发呆的鲁尔没有注意到,一个仿佛是星光的亮点
从那瞭望塔上一闪而逝,随后便是一声枪响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鲁尔腹部吃
痛,中了一枪!

  鲁尔捂着枪伤连连后退,正当此时,三个人影从窗口跳进屋子,二话不说,
抬枪对准鲁尔的身体,「砰砰砰……」连开数枪,五、六根麻醉针扎在了鲁尔的
身上,没一会儿,鲁尔就躺在了地上,失去意识。

  「老大,搞定了。」其中一个人用对讲机说道。

  紧接着,对讲机中传来了胡天的声音:

  「给他腹部止血,把子弹取出来,包扎好给黄有龙送过去。」

  「是!」

  结束了一切,瞭望塔端着狙击枪的胡天点燃了一根雪茄,身在高出,看着海
上夜景,悠哉的吸了起来。

  胡天知道,黄伯忠让自己把活着的鲁尔送过去,那么黄有龙肯定不会轻易杀
了鲁尔,这么强的战斗力,谁不想要?只要鲁尔不死,那自己何不先卖给他一个
人情呢?这样两边都不得罪,以后鲁尔如果有翻身的一天,对胡天自然是记着恩
情的,那样利用起来就方便多了。

  即便黄有龙弄死鲁尔泄愤,他胡天也不亏什么。

  吸了两口之后,胡天忽然心头一动,借着狙击枪上的瞄准镜,在游轮的窗口
扫了扫,找到了白谨所在的房间,此时那里正开着灯,尽管拉着窗帘,但依旧能
从窗帘的倒影上看到两个人影正在缠绵,胡天哼笑一声,收起枪,叼着雪茄离开
了……

               ————

  高潮的快感渐渐退散,外加药膏的加持,白谨滚烫的身子终于得到了缓和,
意识也一点一点的恢复正常,但力气依旧很小。

  恢复理智的白谨被黄伯忠抱在怀里,下体依旧被深深的插着,白谨明显的感
受到那根刚刚发射过的肉棒在她的体内越来越硬,似乎又要有新的一轮疯狂了!

  年轻的白谨回忆着这一晚的遭遇,被大黑鬼鲁尔蹂躏糟蹋了大半个晚上,现
在又被一位不知是谁的人抱在怀里射精,尽管这次白谨不得不承认非常舒服,但
心情依旧痛苦至极,二十岁出头的她怎么禁得住这般折腾,不由自主的伏在黄伯
忠肩膀痛哭流涕。

  「白谨,你怎么了?」

  黄伯忠把白谨扶起来,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是一阵心动!

  白谨终于看清了这位插着自己的男人,惊讶的发现,竟是之前被自己撞到的
西服男。

  「我叫黄伯忠,你应该听说过我吧?」

  听到他竟然就是黄伯忠,白谨更是一脸惊容,只有眼睛还是红红的,眼泪还
留在娇嫩的脸颊。

  「白谨,以后跟着我吧,鲁尔我已经帮你处理了,我会给你你想要的。」

  黄伯忠的字里行间,并没有询问的意思,似乎更是一种命令,由不得白谨拒
绝!

  「我……啊!」

  白谨刚想说什么,黄伯忠忽然抱着白谨站了起来!

  白谨的一双大长腿依旧缠在黄伯忠的腰上,这个动作,白谨好怕!因为鲁尔
用这个动作不知道把白谨操到高潮抽搐多少次!

  尽管黄伯忠的身材比鲁尔小了太多,但鲁尔这个体位带给白谨的心理阴影实
在太巨大了!

  白谨惊恐的心高高的悬着,等来的,确实黄伯忠非常温柔的一个吻。

  随后黄伯忠将白谨的后背贴在墙上,双手抱着白谨的小蛮腰,温柔缓慢的抽
送起来!

  「嗯……呜……」

  原本打算迎接狂风暴雨的小穴,却接受到了温柔轻缓的操弄,白谨整个人在
生理上都为之一松,与此同时快感如潺潺溪水,从穴道流向全身!

  而白谨的樱唇依旧被黄伯忠亲吻着,一声声呻吟,在口水交融的搭配下,化
作了阵阵呜咽……

  「呜……嗯……嗯……」

  在意识完全清醒的情况下,白谨从未如此舒服过,尽管红肿的小穴经受了太
多的蹂躏,每次缓慢的抽送都有些微痛,但在药膏的止痛效果下,这些疼痛微不
足道,更多的,是温柔的快感。

  于是,高潮如约而至,快感倍增的白谨主动结束了与黄伯忠的长吻,一把抱
住黄伯忠的身子,重重的喘息着!

  黄伯忠深切的体会到白谨到了高潮,因为那一双白丝长腿正用力的包裹着他
的腰,丝袜小脚丫在黄伯忠的后腰来回交错!

  黄伯忠抱着高潮中的白谨,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白谨,不用忍着,舒服就叫出来吧。」

  白谨依旧重重的喘息着,等到高潮稍缓,才好意思说话,但又不知该说什么:

  「我……啊!啊!你……别……啊……啊……」

  就在白谨刚刚张嘴的一瞬间,黄伯忠忽然双手抓住白谨的臀瓣,开始了加速
抽插!高潮尚未完全退却的白谨被又一次送上了顶峰!

  「啊……啊……别……嗯……啊!」

  幸好,黄伯忠怕白谨受不了,没一会儿就停下了,但也足够让白谨达到又一
次高潮!

  「舒服么?」黄伯忠轻轻的问道。

  白谨没有回答,此时的她正沉浸在快感的浪潮中,听到黄伯忠的问话,她真
想本能的回应一声「舒服」,但来自底线的羞耻感,让她无法说出口。

  「白谨,我怕是对你一见钟情了,」

  黄伯忠说着,慢慢坐下,将高潮中的白谨平躺放在床上:「我会对你好好负
责的,希望你别拒绝我的美意。」

  说完,黄伯忠将白谨的一双大长腿扳回到前面,立在胸前,双手环抱着这一
双白丝美腿,脸颊死死贴住白谨的白丝小腿上,腰部快速抽送,发起了最后冲刺!

  白谨的身体实在太令人着魔了,没一会儿,两人双双达到巅峰,拥在了一起!

               ————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飞速溜走,即便像荣海这样每天都「丰富多彩」的人也
一样,忙着忙着,大把的青春就匆匆而去。

  回国的荣海接到了新的任务,正是前往Y 省K 市,帮着省局,潜入山海帮的
通云集团,他这一潜入就是五年。

  五年以来,荣海不断的跟上级打听白谨的事情,但上级从一开始的无可奉告,
到后来的明令禁止,让荣海慢慢的死了心,直到有一天,荣海听说银龙雇佣兵团
被国家军队重创,白谨生死不明,荣海对白谨的惦念之情似乎才有了着落,在他
的心里,那个令他无比爱慕的仙女一般的存在,已经为国捐躯了。

  又过了两年,荣海终于真正成为了当时通云老大许安邦的心腹,荣海的终极
任务,就是那个藏在许安邦身上的山海帮信物,就在他打算进一步执行计划的时
候,突变袭来,同为山海帮的武氏贩毒集团被警方清缴了。

  在山海帮话事人刘天龙的指令下,许安邦带着荣海等人一起去找武清国请回
山海牌,但武清国竟然在交出山海牌的时候开枪射杀了许安邦,还好荣海第一时
间抢回了山海牌。

  那一次去找武清国,除了保护许安邦,荣海还有警方交给他的任务,那就是
找出武氏集团那一份山海帮信物,于是荣海不但抢回了山海牌,还趁乱真的找到
了那件信物,同时,他自己也身负重伤,当把信物交给警方之后,本以为自己会
被送去医院抢救,但没想到竟被放逐,任由他等死!

  在濒临死亡的那些时间,荣海似乎看清了这次潜入山海帮幕后真相,但又看
的不是很清楚,唯一确定的一点就是,省局的人竟然对他卸磨杀驴,那肯定背后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万幸,荣海神奇的起死回生,捡回了一条命,如获新生的他,决定要将事情
调查清楚,不为省局,不为国安局,只为自己。

  从那之后,荣海回到了通云集团,他本想把名字改叫「阿海」,但阿海这个
名字似乎只有白谨叫过,他不想让别人也这么称呼他,所以改名阿荣。

  重回通云集团之后的生活相对枯燥了很多,当然,也安稳了很多,毕竟上级
以为荣海已经殉职,而阿荣在通云集团又是元老级的顶级保镖,待遇优厚,手下
还有一大群的小弟,逐渐的,阿荣的心气与信仰,被安逸的生活慢慢磨光,似乎
就这样当一辈子通云保镖也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尽管新来的许安平并不完全信
任他,但也足够的尊敬他,这样真的非常好!

  安稳的过了三年,就在阿荣以为自己的余生也将如此悠哉的时候,林可可出
现了!

  许安平的办公室有阿荣安装的摄像头,林可可闯入办公室的第一时间,阿荣
就知道了,于是连忙开车赶往通云大厦,但他明白,闯入之人非常厉害,即便自
己第一时间赶到,恐怕人也已经走了,然而令许安平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非常
厉害的人,竟然帮他发现了自己都不知道的许安平密室,而且,时隔多年,再一
次看到了那个如鬼如魅的山海牌!

  山海牌他太了解了,连忙将山海牌丢到一边,将这位身手了得的美人带回了
自己的住处,并将她安排在了自家仓库的小隔间。

  阿荣知道,在刚刚许安平密室中的情形之下,第一个碰过山海牌的人,肯定
会昏迷很久,于是索性将昏迷的林可可放在隔间的硬板床上。

  此时此刻,终于能仔细的看清林可可的惊世容颜,阿荣似乎梦回十年之前第
一次遇到白谨时的感觉,而且,林可可似乎比白谨更加的完美,好像每一寸肌肤
都是天神之作,甚至连阿荣这样的青年都怕自己把控不住,果断的不敢与她同在
一个屋子里,转身走了。

  十二个小时之后,当阿荣返回隔间的时候,恰逢林可可刚刚清醒,阿荣刚刚
说了一句自我介绍,就被林可可用刀治服,还好误会解开,与此同时,林可可那
杀意之后的可爱,彻底迷住了十年心弦未动的阿荣。

  对山海牌特性深有体会的阿荣,知道林可可必定还会昏迷,而且会不止一次,
所以阿荣亲自把林可可送回了她的家,并且为了安全起见,在临走的时候,在林
可可的门口不远处,安装了一个远程摄像头,可以完全看到林可可家门前发生的
所有事情。

               ————

  凌晨三点半,阿荣打开电脑,调出了一个监控页面,页面上多个窗口并列显
示,正是阿荣所放置过的所有摄像头,其中最新在林可可家门口放置的摄像头就
在最角落。

  阿荣例行公事的挨个监控画面扫了一遍,正要关屏幕,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
了许安平办公室的监控画面中。

  阿荣连忙细心观察,发现竟是许安平的贴身秘书李念。

  大半夜的,她要做什么?

  只见画面中的李念在许安平的办公室四处打量,又在书架上来回摸索,似乎
是在找什么东西,阿荣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办公室抓她个现行,电脑屏幕角落里,
林可可家门口的监控画面也出现了一个人!

  这让阿荣神经一紧,只见那个人影的身型有些魁梧,左臂还绑着绷带,正在
敲门。

  阿荣看了看时间,心中暗想着,此时的林可可说不定又在昏迷中了,这个人
是谁?

  门口人影敲了一会儿门,又打了电话,还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忽然一脚
将门踹开,走了进去!

  这可把阿荣吓得不轻,飞速出门,开车直奔林可可的家!

               ————

  射了一裤子的马明亮恢复了贤者模式,望着大镜子中,自己如此轻薄昏迷中
的林可可,大感后悔,同时也极为后怕,万一中间林可可醒了怎么办?

  马明亮连忙将林可可放回床上,帮她整理好浴袍,转身走向了卫生间,处理
自己裤子里的狼藉!

  大概过了五分钟,马明亮总算清理干净,提好裤子,回到了林可可的卧室,
而就当他回到卧室,再次看到昏睡中林可可那绝美容颜之时,刚刚软下不久的男
根一瞬间再次挺立!

  马明亮又一次的感到口干舌燥!

  「也不知可可是怎么了,刚刚都高潮了还不醒,那是不是……我即便把她给
……」

  马明亮越想越是猖狂,心头的野狼也越发狂热,就在马明亮即将失控的关卡,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楼道传来,这快速的脚步声在凌晨三点多的楼道里格外清
晰!

  没一会儿,咚的一声,林可可的家门再次被人踢开,一个年轻人直闯而入。

  马明亮反应迅速,没有伤的右手迅速掏出一把枪,瞄准了来者!

  然而还没等马明亮开枪,那年轻人已经栖身近前,马明亮条件反射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被年轻人险之又险的躲过,打在了林可可家的墙壁上!

  年轻人身型不停,双手一扳,几乎是与几天之前林可可同样的动作,将马明
亮的右手牢牢制住,下一秒,他的右手就要步左手的后尘了……

  「阿荣?马老师?」

  林可可的声音忽然响起,让闯入的阿荣停下了动作,原来是刚刚的巨大枪响,
将昏睡的林可可惊醒!

  此时此刻,在林可可的闺房,救过林可可的阿荣,正要弄断林可可上司的右
臂,而林可可全身只穿了一件粉红的浴袍,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

  十分钟之后,阿荣和马明亮各自表明来意,说清前因后果,总算误会清除,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唯有马明亮心中后怕,若是阿荣再早来个五分钟,那可就太
可怕了!

  马明亮赶紧岔开话题,对林可可问道:「可可,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晕
倒呢?」

  林可可这一次醒来,发现自己对周围的感应更加灵敏了,而且清晰的闻到了
空中一股很奇怪的味道,这味道即便夹杂在刚刚开枪的火药味之中,却依旧让林
可可感到有些恶心,这是她从来没闻到过的气味。

  当然,林可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味道正是马明亮精子的味道,尽管很
淡很淡,但此时的林可可,可以非常清晰的闻到。

  此时听到马明亮的问话,林可可不再纠结奇异的气味,而是摇了摇头回答:

  「我也不知为什么,一切都是在我碰过山海牌之后发生的。」

  「我知道为什么。」阿荣说道:「其实你碰过山海牌并不是唯一的原因,更
大的原因是,就在你碰到山海牌不久之前,山海牌的旁边,刚刚死过人。」

  「什么意思?」马明亮问道。

  阿荣看了看马明亮,又瞧了瞧林可可,面对这两个人,似乎自己也没什么好
隐瞒的了,于是说道:

  「三年之前,我也碰过山海牌,而且,他的旁边也恰好刚刚死了人,我来跟
你们详细说说吧……」

               _______

  本章完。

  PS:这是最新的章节,是这几天写出来的,大家多多留言支持一下呗,最近
的一波连更希望没让大伙失望,以后的更新肯定不会这么频繁,但我一有空就会
写的,你们的留言是我唯一的动力了,大家多多聊天,多多评论,每一条我都会
认真看的,交流才能促进思维的前进嘛。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