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教师妈妈被同学调教成母狗】(6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chongze
2020/06/28 发表于 sis001
首发于 色中色
字数:10015

                 6

  学校往往是知性的象征,文明的代表。它聚集了古往今来,一切智慧的结晶,
也是新生代,即将开幕的朝阳。既是不可或缺的齿轮,亦是通往高出的阶梯。

  即使现实与想象往往有些差距。但无论如何,都不该是我眼前的模样。

  女人身上一丝不挂,不仅抛却了人之初始的羞愧之心,亦是忘却了社会给予
她的,身为师,身为母,身为妻责任,成了只知道寻欢作乐的母兽,仿佛脱缰野
马般的在他人的身上狂肆嘶吼。

  而男人呢,肆意妄为,将他的监护人,管理者当作畜奴对待。他的邪笑的面
容仿佛来自烈火地狱,在朦胧的灯光照射下,我仿佛回到了原始的山洞里,看着
未经开化的野兽们,不顾及身份,地位地疯狂交配。将这本应圣洁的场所,沦为
地狱小鬼们的狂欢之地。

  仓库外,我只能看着张强操着我妈妈,在她身上的各种图案在她剧烈的摇摆
之下,像是要被甩出体外,奴隶,张强的母狗,几个字充斥着我的眼球。红彤彤
的屁股在我看来更像是亚当夏娃所吃的禁果,危险,乱伦,却又充满了诱惑。仓
库内,张强和我妈妈打得火热,好似永远不会停歇一般。而我,寒酸地撸着我那
早就射不出来了的鸡巴。

  淫声浪语更是塞满了我的耳朵。

  我的妈妈双手扶在张强宽阔的肩膀上,兴奋的声音中带着歇斯底里「啊!主
人!操死母狗了!母狗爱死主人的肉棒了,主人好好地教训不听话母狗的贱穴!
母狗就是为了伺候主人而生的!汪汪!汪汪!」

  相较于我妈妈的癫狂,张强则有些从容不迫,因为动的是我妈妈,张强闲暇
时还能用力拍拍我妈妈的臀部,就想鼓点一般。让我妈妈仿佛成为了古代的战马,
得到了主人号令后,马力全开,不惜余力地奔驰,只求得主人得满意。

  我妈妈与张强的结合之处,只见得淫水四溅,为了夹裹在我妈妈阴道里的鸡
巴,提供更好的润滑作用,就像打桩机一般,张强又粗又长的的鸡巴从来都只会
出来一小截,又快而有力地插回我妈妈的小穴深处,直达花心,每一次都会对我
妈妈的子宫重重的的一击。也将我妈妈的神识带到了更远方。

  不过,这样好像已久无法熄灭我妈妈的欲火,她在用自己的子宫撞击张强的
肉棒的同时,开始转动自己腰部,为张强的肉棒更添一份旋转的力度,好让她梦
寐以求之物能钻进她身体的更深处,直达她的心房。「啊!啊!插穿母狗吧!主
人好棒,主人加油,加油!啊!啊!主人想要操老母狗,是她的荣幸,他能为主
人生下母狗让主人操,那她也是母狗,就该属于主人,子宫也是主人的!贱奴必
定帮主人,啊!啊!让老母狗体验到母狗的快乐!」

  喊着,她娇艳的嘴唇就要对着张强的嘴亲了上去。

  可是,令人意外的,张强却一脸嫌弃的将我妈妈的脸一巴掌呼到一边,用力
的狠狠挺了两下腰,骂道:「你她妈那张贱嘴也敢亲上来?你也配?你就是老子
的鸡巴套子!谁给你这贱货的狗蛋!」

  献媚不成反被教训的妈妈,不禁没有失落,反而在张强强有力的插击和谩骂
中更起劲了:「主人说的对,贱奴不配亲主人,母狗的贱嘴就是用来套主人鸡巴
的,母狗只配主人用鸡巴玩。贱奴的狗嘴只配亲家里的公狗,然后来舔主人的鸡
巴!」

  张强听后,问:「那你觉得谁的鸡巴好吃?我的还是你老公的?」

  我妈此时兴奋的眼神中,有了一丝丝的不屑,毫不犹豫地说:「贱奴是属于
主人的母狗,只吃过主人的大肉棒!公狗的鸡巴又小又恶心,他从来不敢让贱奴
舔,贱奴吃鸡吧的功夫都是主人教的。只为了让主人开心。」

  张强闻言,得意的笑了笑,顺手在我妈妈挺拔的酥胸上捏了一把:「你这贱
货口交熟悉的那么快,我还以为你是有功夫在身的,谁知道你还是第一次。那除
了屁穴,嘴的处也是我开发的喽?」

  说完,就『哼』的一声抓紧了我的妈妈的身体,屁股一抬,将自己的肉棒完
完全全地送了进去。而我妈妈的G点在张强的刺激下,如电击般全身僵直,微微
颤抖。此时仓库里的画面说起来诡异,因为就如同时间静止了一般,两人以各自
的动作停在远处原处将近二十秒,才瘫倒下。看来竟是一起高潮了。

  张强瘫坐在椅子上,我妈妈则倒在张强的胸口,左手隔着衣服抚摸着张强的
胸口,小鸟依人道:「都是主人教的好,让贱奴一学就会,以后主人一定要再多
教贱奴一些,让主人更佳欢心!」

  张强看着没怎么动,但他好像比我妈还累似的。倒在椅子上半天不说话,只
是在气喘吁吁地休息。又过了几分钟,才在我妈妈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强撑起
上半身,命令道:「别他妈偷懒了,起来,母狗七式。」

  虽然我又点担心我妈妈被操了那么久,会不会体力不支,毕竟连张强那个大
老爷们都累成了那样,她一个弱女子主动被操那么久,一定会更累。

  但我的担心落空了,我妈妈的体力显然还有余,神态气色也比张强好上不少。
她立即对张强的话做出了反应。只见我妈妈立刻从张强的身上起身,下半身没有
动,上半身却以超乎常人的身体柔韧度,开始作后折腰。同时,张强也开始站起,
的他双手从我妈妈纤细的腰部开始划过,慢慢抚摸我妈妈的身体两侧,到大腿,
至小腿肚,最后停在,并抓住了我妈妈的脚腕,高高举起。

  两人默契配合下,杂耍般的动作一气呵成。最后,我妈妈的双脚被张强抓住
分开,在空中举起,是个『丫』字。而她双手撑地,作倒立状。

  「走。」张强喝道。我妈妈此时做倒立,脸还朝外,行动及其困难。但她还
是努力配合,用双手费劲的移动,张强不过是举着我妈妈的脚腕在推。说实话,
我曾经在小说里不止一次看到老汉推车这个词,那时的我看到却不理解,这次这
个词一下子就在我的脑海中蹦了出来。与眼前的动作联系在了一起。(误)

  他们齐心协力地走到一旁的架子前,张强随手将我妈妈的腿倚在架框上,给
双手撑地的妈妈一个支撑点后,就返回去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一根奇怪的按摩
棒。其尺寸模样与张强鸡巴一模一样,而且在这按摩棒把手底部,还多出一个小
钩子,有可能就是以他自己定制的特殊按摩棒。又是春药,又是特制按摩棒,也
不知道张强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张强把东西拿到手后不作停留,再次回到我妈妈身后,二话不说直接将那个
按摩棒一查到底。让我妈妈不由得发出『呀!』的娇喘。其实张强刚刚把他的鸡
巴拿出来,想必我妈妈的肉穴还没有合拢,再加上她早已习惯了张强的尺寸,我
觉得她收惊的原因在于她的脸朝着架子,看不到身后和自己的小穴,无法预知插
进去的东西是是什么,和具体会插的时间。想想也是,如果你闭着眼,让朋友打
你脑崩儿,你在等待的过程会加大那个脑崩儿对你的刺激。况且,那个按摩棒应
该很凉。才让她对这东西发出未经世事的小女生般的喘息声。

  张强拿着那按摩棒,插进去后还左右拧了两下,确定箍紧后,才发话:「母
狗二式。」

  我妈妈听到命令后,在倒立中将腿慢慢蜷缩,直到双脚触地,她又将手向前
挪了你挪,留足空间,让自己的膝盖也能跪在地上,是一个标标准准的狗爬样子。

  然后,我妈妈依照命令爬到了一个装器材的小车前,转过身体,竟然用自己
小穴里的按摩棒上的钩子钩住了小车上的一个拉环。全程都是有她自己对准,在
她看不到后面的情况下,全凭自己屁股的灵活,与肉穴里的触感扣住了小车上的
一个小拉环。

  说真的,我都开始佩服他们了。就这么一天出现的花样已经击破了我的价值
观和常识。张强这么调教我妈妈是打算让她辞了工作去马戏团吗?操个逼还那么
费事?

  张强看着我妈妈自己套车,从旁边捡起了自己之前用来抽妈妈屁股的白色橡
胶棒。转眼见我妈妈身后的按摩棒已经与车子接上了,还拿手里的棒子轻轻抽打
了我妈妈的臀部两下,驱动她向前爬。还真就赶牲口了。

  效果是十分的好,我妈妈那屁股早先就被狠狠地抽打过,后来又是被张强打
屁股好一会,现在都开始成了淤青色。现在那怕只是轻轻地两棍子,也让我妈妈
倒抽两口凉气,忍不住向前爬。

  只不过,才爬了两三步,我妈妈就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开始驻足不前,就算
张强拿棍子在后面驱赶,也忍住疼痛,转头向张强娇声请求:「主人。求您了,
让母狗穿个护具吧,要不然实在难看。」说完,我妈妈有些害怕的低下了头,不
敢直视张强了。

  果然,张强在听到我妈妈的反抗后,面色有些愠怒。但转瞬又变成了淫笑:
「行吧,那就让你满意。」

  我妈妈没想到张强会那么好说话,赶紧磕头:「谢谢主人宽宏大量,不和贱
奴一般见识。」张强却没理她只是从体育用品的货架上挑出几个他需要的用具,
并将一对护膝和手套扔给了我妈妈。我妈妈拿到护具,连忙穿上。

  张强等我妈妈给自己带完了护具后,拿着几根跳绳来到我妈妈的身后,粗暴
了将我妈妈的右大腿和右小腿合并在一起,用跳绳捆紧,左腿也是如此。还有根
跳绳的中间让我妈妈咬住,像驴马用的嚼子一样套过我妈妈,跳绳的两端则直接
塞到我妈妈的屁眼里。因为跳绳长度有限,我妈妈不得不挺直腰杆,仰着头,才
能不把跳绳把手拽出自己的菊花。

  此时。我妈妈的形象实在难以形容,像驴,像狗,还像马。身上还有许多,
属于主人的『烙印』。虽然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但挺胸抬头,高傲的下贱荡妇
还是让我难掩心中的激动。

  张强对自己的『艺术品』感到满意。再次用棍子驾『车』出行。我妈妈虽然
依旧会被抽打,但她因为张强的『宽宏大量』而愉快回应。

  我见他们马上就要出门,我赶忙提起裤子,蹲到一边的灌木丛中,反正天色
已晚,他们也不会那么仔细的注意四周,肯定看不到我。

  之后因为天色已晚,外面过于黑暗,我看不清,只能见到张强不断的往我妈
妈的车子里塞东西。而我妈妈只用自己小穴拖着不断负重的小车。在经过我所在
灌木丛的时,我听到我妈妈恳切的声音:「主人,贱奴实在憋不住了,主人上次
允许贱奴撒尿是昨天早上。贱奴现在的膀胱要炸了。求求主人,让贱奴的骚穴放
一下尿吧。」

  「操,懒驴上磨屎尿多。你个骚逼怎么那么没用呢。」张强虽然不满,看到
我妈妈发颤的下肢,还有青筋暴露的额头,还是允许了她。「快点,就在这。」
说着他因为我妈妈手上戴着手套,张强主动帮她将下体的按摩棒取下,我妈妈直
接将左腿一翘,摆出母狗撒尿的姿势。

  在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我妈妈的张开的阴道里,先是有巨量的精液潺潺
流出,随后,一股热流夹杂着一些精液叫尿出来。此时我的位置十分尴尬,虽然
有灌木叶能够挡住来自上方的路线,但我妈妈其实一低头就可以看到我。好在我
妈妈的嘴被跳绳栓住,无法移动,这才看不见近在咫尺的我。而我呢,近距离观
察我妈妈放尿不说,还隐隐有几滴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我的脸上,我却捂着嘴,大
气都不敢喘。

  直到我妈妈花了几十秒,才将所有的尿都排了出去。继续跟着张强去完成自
己『监督教师』的工作了。

  看他们走远了,我才有功夫喘一口气。刚才的画面对我依旧造成冲击,张强
精液流淌的小穴,我出生的地方,被别的男人占领,并肆意妄为。这还是个与我
差不多年纪的男生。我在仰慕那个生我养我的母亲,在我对那孕育了我生命的神
秘地带充满了敬畏之时,同龄人却对此所代表的不屑一顾,就像是公共厕送,不,
就像是他的私人厕所般对待我的圣地。我感觉自己要燃烧了起来。但却不是所谓
的愤怒。我有些搞不明白自己了。

  等我回神,操场已不见了他们的身影。我看仓库灯还亮,门却关着。等了一
会还是不见有人出来。于是再次偷偷摸摸地摸上前去。

  仓库里,妈妈已经被解开了束缚在身上的跳绳,腿上依旧留有痕迹却不太明
显。此时的她正跪坐在地,像学生一样在记张强给她布置的家庭作业:「明天把
新内衣和领带系上,起来就把这药给喝了,明天就穿教师制服来。」他一边说,
一边递给我妈妈一瓶蓝色药瓶。和一小白罐。「今天晚上别忘了,晚上一点,别
处差错!」

  我妈妈郑重地双手接过两个瓶罐,再一叩头。「主人吩咐的话,贱奴一定办
好!」

  张强点了点头,让我妈妈帮他穿好鞋后,想了想,将地上的裙子捡起来,收
在手上,把自己的学生外套甩给我妈妈,说:「穿上,我陪你回家。等你进门前
给你填满再走。别忘了你的骚丝袜和内裤,现在穿上丝袜,内裤用手拿着。」

  本来听到张强要和她一起去我们家里时,我妈妈还吃了一惊,明白只会在门
口操完她就走后,她再次顺从地真空穿上了那沾满张强男性荷尔蒙的外套,又捡
起了自己的丝袜穿上并拿起丁字内裤。现在她的小穴里依旧又一个按摩器,但好
像和之前的不同,没了小勾,却会不停的震动。

  我妈妈准备好后就站了起来。虽然张强只给了她上衣,但我们的校服一向宽
松,加上张强上衣尺寸本来就大,现在这衣服遮住的肌肤比我妈妈原来的连衣裙
还要多。但这看着娇小的妈妈套着宽松的男生制服,比之前更有吸引力。

  怪不得张强要送我妈妈回去,要是她独自一人,保证会有男人失去理智去强
奸她。

  看来张强和我妈妈差不多要出来。我急忙背着书包先一步离开。在宽广的路
上不易躲藏,要是被发现就不好了。我打算先一步回家等着。而且,我知道有些
地方有卖微型摄像头,可以回家先布置一番,看看晚上还会有什么新花样。

                 7

  我在外面购买了一系列的偷拍器材后,连忙回家回家布置。我本就不缺少零
花钱,这次更是连老本都取了出来。购买的各种摄像头和窃听器把全家上下,从
客厅,到厨房,不用说书房和卧室。保证360度全方位,无死角,把家里发出
的任何动静都能原原本本地收入眼中。

  做完这一切,我就在家里静待我妈妈回家。

  但我等的时间远远比我预料中的还要久。我和妈妈在差不多的时间一起离开
校园。我中途还购买了一堆偷拍器材,回家后一阵倒腾,花费了我不少时间。我
一开始还怕时间太少不够我把各种监视器布满全家。现在,我只能干等着,完全
静不下来。那怕我想去写点作业什么的压压惊。可各种意马心猿不断,和今天的
种种画面在我的脑海中翻江倒海。

  现在我妈妈还不回来,那她去做什么了,跟谁一起那是显而易见的。越是等,
越是让我各种浮想联翩。急的我是抓耳挠腮,在客厅里上蹿下跳。可除了等我却
不敢有其他动作,那怕我知道张强和我妈妈很可能就在门外,我的妈妈的脸正贴
在门上,撅起屁股让张强干。

  不如说就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有些投鼠忌器,因为我害怕出门时,哪怕在偷
听时被正在进门的妈妈撞见,妈妈质疑的眼神会让我手足无措。我更怕我开门时
看到张强的身影,那我到底该如何面对?

  那怕心急如焚,我却连面对他们的勇气都没有,只敢在暗处偷看,压榨自己
自己寒酸的鸡巴。当我幻想着妈妈在门外被欺负的画面,我又开始硬了。

  又等了好一会,还是不见妈妈的身影,焦急的内心打破了我的畏缩。我还是
慢慢挪到了门口,从猫眼处探望外面。

  外界还是一片黑暗,等我渐渐适应时,突然,一张人脸闯劲我的视野里,大
大的眼睛里尽是眼白,伸着长长的舌头,鲜血般猩红刺眼。害得我差点就要失声
尖叫了出来。还好我定睛一看,果然是妈妈。

  她现在使劲翻着白眼,舌头也全都吐了出来,听得到一些细微的「科科」的
声音从她的喉咙深处传来,想必是她在极力克制自己的呻吟声。而她的身后人则
毫不留情地对她一下下撞击,让她依旧无法完全克制住自己不发出声音。在撞击
下,她的脸一下远离,一下靠近,好像就在我的面前。

  此时的妈妈,定然是看不到我的,我却能将她的面容尽收眼底。我想,这可
能是我看她最仔细的一次吧。真实可悲啊,我身为妈妈的儿子,从小就怕她怕的
不行,从来没胆量与她目光对视,更别说近距离细细看她的脸了。不知道从什么
时候起,我就开始和妈妈之间有了隔阂,谁知道,现在我们能有那么近的距离时,
她却正被人向奴狗一样操。而看似拉近距离的我们,依旧隔着一道厚厚的铁门。
我在屋内,她在屋外,明明相距不过一扎,却在两个世界。

  我看到了妈妈后,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又平复了下来,我重新蹑手蹑脚地返回
房间,打开作业本,开始写作业,我不知道现在,心情为什么能够如此没有波动,
大脑也前所未有的清晰,集中。

  终于,在我的手头里作业都快写完时,响起了开门声,像是一颗石子打入湖
中,搅乱了我本没有波澜的心境。

  我看向门口,是妈妈,她正进门,如往常一样沉稳和自然。唯一不同的是,
现在的她依旧穿着那身张强的外套,我猜,也只穿了那件外套了吧。她怎么能这
样呢?不仅在学校里乱搞,还带进了家里,我心中不悦。

  可能是我将自己的心情过于明显地表现在脸上了吧,妈妈注意到了我的不自
然。然而,那又如何?与在张强面前的那副奴婢嘴脸不同,对着我,她可没有一
丝的退让和怯懦。只是瞬间板起了脸,眼神如往常般严厉和强硬,声音也是那样
的冷酷:「有什么好看的,写完作业了吗?就知道走神!上课走神,下课走神,
以后你还能有什么出息!」

  我内心颇为愤慨,现在冲我那么横,张强操你就有出息了?把你操成奴隶,
女狗,你转头就知道冲我叫。对着张强怎么就那么贱呢?

  虽然我内心有无数想法,但实际反应却像那巴甫洛斯的狗一般,但凡听到了
妈妈的训斥,我就会立刻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她。

  隐约中,我听到了妈妈的冷哼,和转身的声音。于是我还是强行把头抬起,
咬着牙逼着自己出声道:「你怎么穿着张强的衣服。」

  我看到妈妈的背影顿了一下,我看不到她的面庞,却能明显感觉到空气里出
来慌乱的情绪。但我妈妈还是能够快速调整自己的情绪的,但听她开口时,只有
严厉的质问声:「你怎么知道这是张强的衣服。」

  我心说糟了,说漏了嘴,但还是急中生智,含糊道:「我天天坐在张强后面,
直到他的校服什么样子,你看,他身后不就有一块污渍吗?肯定是张强的。」我
指着一块刚发现的污团信口雌黄道,毕竟我平时可没心思去观察张强那个了色的
衣服什么样子。

  不过这足够糊弄过妈妈了,比起撒谎,我妈妈的撒谎功底更是精深,睁眼说
瞎话不带丝毫迟疑:「今天我和张强一起收拾体育器材,裙子被刮倒了,张强就
借我了他的上衣。」妈妈会找借口在我的预料中,但我没想到的是,妈妈还会冒
头一转,对我说:「你看看人家张强那么贴心,多懂事,平日里让你顺便帮帮忙
就跟要了你的命一样,不如人家省心。还有,我听说你在教室里是不是还经常找
人家的茬?」

  找茬?不知道现在是谁在找茬。我妈妈一顿嘴炮轰的我脑晕目眩。这黑的说
成白的,还能那么理直气壮?张强他贴心,鸡巴却是快戳到你心眼儿里了,还省
心,在他身上动的可是你,是你让张强省心把,摇着屁股让他操,他还懂事?

  我内心不断编排他们,但脑袋还是不知不觉里低了下去。我妈妈掌握主动,
越说越来劲。看我走神,她提高音量:「你到底在没在听我说话。给我过来!」

  我低着头,如一只斗败了的公鸡,悻怏怏的走过去,妈妈的形象始终还是屹
立在我的心中,她的话对我早已如天条一般,不可违抗。

  「站直!」我听她对我喊道。我如她的愿,挺腰抬头,看着她。这时我才发
现,妈妈已经有低我半个头了。曾经高高在上的妈妈,现在反而要微微抬头看我
了。奇妙的心情在我心中滋生。张强面前的贱货形象又回到我的脑海中。感觉自
己的鸡巴又行了。

  「我」还没等我开始硬气,妈妈的话就如同连环炮珠般向我袭来:「你知道
反省了吗?欺负同学是不对的!特别是张强!」

  这话令我傻眼,什么叫特别是张强?偏心都不用掩藏了吗?但我看了一眼凶
神恶煞的妈妈,此时眉眼皱成一团,没有任何容缓。这让我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
面对那不容置疑的妈妈,我总是提不起劲来,鸡巴又软了回去。

  「说,以后再也不会欺负张强了!必须好好听张强的话,因为你欺负了他那
么久,你欠他的!」妈妈的话令我崩溃,心中的酸楚让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
来,我重复着妈妈的话:「我以后再也不敢欺负张强了,我跟他好好的,张强说
的我得听着,因为我欠张强的。」

  「嗯!」妈妈现在抱胸站立,脸上露出满意。是我的错觉吗?此时的妈妈形
象竟与仓库里的张强有几分重合。

  「在这里念十遍,回去写作业。」说完,她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来是去
换衣服了。

  我听话的将台词老老实实的念过十遍后,就沮丧地回到自己书桌前,一边哽
咽,一边继续写作业。说起来,这样写作业效率还蛮高的。

  当我再次抬起头,是我闻到了一股鸡汤味道。于是偷偷调出在我手机里,厨
房的摄像头,可以看到身上已经换了一身长袖长裙,在家里的便装穿成这样难道
她就不会觉得可疑吗?

  我看到妈妈在厨房里,就是普通的煮着鸡汤。偶尔还会隔着衣服,用左手摸
向自己的私处,好像有点忍不住了,又在调整在她小穴里的什么东西。

  我看着她的动作也心里痒痒,不过,今天见惯了大场面的我,还不至于会因
为妈妈的几个微妙的动作而感到不能自已,所以只是聚精会神的看着妈妈的动作,
因为我确定了张强在今晚会有行动,我一定要看明白她会耍些什么花招。

  妈妈在煮鸡汤的期间,时不时会看手机,对面一定是张强了,因为我妈妈煮
鸡汤煮到一半,转头看了一看客厅。我连忙收起手机,她看到我装作继续写作业
的模样,就回到厨房里,反锁了厨房门。

  我通过手机可以看到,将自己锁在厨房后,妈妈立刻将长裙脱下,露出自己
的裸体,那一身的淫贱文字和符号尽如我眼帘。在仓库时,我只能看清我妈妈背
后的那些文字,此时却看到了我妈妈的正面也被涂满了各种图案。小腹的肉便器
标志,左胸的淫,右胸的贱。两肋处还写了一副对联「一身一世尽属主人,每时
每刻发情母狗」。在胸口还有个上联「贱奴教师」。

  嗯,真是个人才。我接着往下看。妈妈的小穴里还插着嗡嗡作响的电动棒,
屁股也插着好像肛塞的东西,嘴引人注目的是,在我妈妈的腰上,系着一条腰带,
上面挂满了装着精液的避孕套。难道张强还会用套?难道是刚刚射给我妈妈的?
话说刚刚我妈妈的衣服底下这副样子还能脸不红,气不喘地训斥我?

  各种想法在我脑中过了一个遍。然后就看我妈妈在厨房里穿上了围裙,将自
己的手机开着,放在身后的架子上。难道我妈妈是在用裸体围裙和张强开视频?

  说实话,这画面妖娆无比,以我妈妈白皙的皮肤做画板,淫秽的言语给她化
妆,再用皮带装饰,可尽显妈妈的风骚。现在围上了围裙,在身后,那娇臀和腰
部性感的曲线,直到那白里透红的双肩。从丰满的大腿根,再到那不足以盈盈一
握的纯白脚踝。我觉得鼻血要流了出来。

  妈妈接着就一直忙活鸡汤,中途好像还准备了几份便当,我和爸爸从来没让
我妈妈做过便当,所以应该是另有他用。肯定是给张强的!

  等妈妈熬好鸡汤后,我听到了开门声音,再看时间,是爸爸回家了。我连忙
收起手机,看见妈妈也在快速收拾衣服。在我看到手机屏幕的最后一眼里,我看
到了妈妈在换衣服时,也不忘将张强给她的白色小罐里的药物倒进锅里。

  等我爸爸进门,就听他感叹:「好香啊,又在做什么好吃的?」

  我妈妈把厨房门打开,回答到,:「鸡汤,特地给你们炖的,你先准备一下,
一会儿和鸡汤。」

  我爸爸张开双臂,想要给我妈妈一个拥抱,被我妈妈巧妙地闪到一边,:
「现在别这样,孩子还在看呢。」我是在看,看的可不止这一点。

  我爸爸却不在意,豪爽地举起一个华丽的购物袋:「这是你要的,今天要不
要试一下啊。」看来就是张强指示我妈妈让我爸买的情趣内衣了。

  妈妈面色诡异地看着那个袋子,像是有些不舍和犹豫,经过了一阵内心纠结
后,但还是坚持道:「你先放到卧室,喝鸡汤。」

  对事情一无所知的爸爸还乐呵呵地跑到卧室换衣服。妈妈也对我喊道:「写
完作业了就来和鸡汤。」

  我知道鸡汤里必然有猫腻,就借口回房间喝,拿走了一碗鸡汤,并全部倒在
花盆里。

  从房间走出的爸爸坐到餐桌旁,妈妈给他端了一碗汤,还是:「慢点喝,烫。」
看起来,听上去都是一位良妻贤母,可在知道真相的我的眼中,此时的妈妈正复
刻一幕伟大的场景,那就是潘金莲端着药,对武大郎说:「大郎,喝药了。」而
我爸爸就堪比武大郎,现在还依旧开心的品尝着我妈妈的鸡汤,还嘟囔着:「怎
么有股药味。」

  我妈妈则辩解这就是中药鸡汤后,看着我爸爸一点点喝完碗里所有的汤后,
就开始一心一意地玩起手机,对我爸不理不睬。应该是在和张强回报情况

  我爸爸看着我妈心中也有古怪,觉得我妈妈的温差变化过快,有点不适应,
但还是随着我妈的性子,不去打扰她。因为他也知道,我妈妈工作一天也累,需
要休息。

  但情况慢慢变得有点古怪,客厅里的气氛也压抑到了极点。爸爸又点沉不住
气了。他率先开口:「这都一天了,现在实在有点累,要不我们先回房休息?」

  听到我爸的话,我妈却转头问我:「你写完作业了吗?」我其实早写完了,
只是在观察各种状况没有发声而已。

  妈妈得到了我的回复后,命令道:「那今天早点睡,不要熬夜了!」

  我爸爸听到妈妈的话,脸上出现了笑意,他一定是觉得我妈妈让我早点睡觉
是为了他们好方便行房吧。呵呵,我开始可怜起爸爸了。谁知道一会儿享用他娇
妻的究竟是谁呢?

  我藏好手机,里面连接着我爸妈卧室里的摄像头,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我
都会一清二楚的。

  我爸爸满面春风得意,我能理解,一直都很冷淡的妻子主动让他购买情趣内
衣,今天还熬煮了中药鸡汤,那意味着什么。没有什么比卖力工作一天,家里惹
人怜爱的娇妻的主动,更能消除疲劳的了。

  但我越是理解,越为我爸爸感到不值。虽这么说,但我还是不打算透露消息
给我爸。或许,这样来说,我爸爸才叫幸福呢?毕竟知道的越少,越能得到满足。

  在我爸爸回房时,我听到了他的抱怨:「怎么今天会这么困啊?」

  好吧,我知道该如何表演了,那么,张强和妈妈又会让我欣赏到怎样荒淫无
度的地狱场景呢?

                (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