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绿海枭雄 第三章 三舅妈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第三章 三舅妈

少年老成心机深沉的齐牧之听到这让他头皮发麻的称呼后帅气的俊脸不由抽搐
起来。老实说,重生十几年来他还真没怕过谁,直到三年前自己的三表舅把这
个女人骗回了家,齐牧之头一回觉得遇到了让他都束手无策的人。

比如这一声“小之之”的称呼,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的真三舅妈——白惜惜能
叫的出来。白惜惜今年才24岁,原本是苏省姑苏市的富家千金,打小便是全家
的掌上明珠。然而四年前遇到了在姑苏打工的崔放天,不知被灌了什么迷魂汤
药,非要跟着比自己大了9岁的游手好闲老男人私奔,不惜以绝食和家庭决
裂,嫁到了通达县这个江省小县城。如果这要是拍成电视剧,绝对是一个敢爱
敢恨为爱癡狂的奇女子形象,然而和白惜惜接触后没多久,齐牧之便发现可能
不是自己那风流的三舅给她灌了迷魂药,而是她本来可能就是个傻子!

齐牧之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扶着额头无奈的说道:「嗯,怎么了?这次是老鼠还
是蛇?要是都有的话正好,蛇会把老鼠吃了的,你就不用怕了。」

「呜呜呜,小坏蛋,是蟑螂!很大的蟑螂,你快过来,落在了我的床上,呜
呜……刚刚都爬到我身上了,我都被蟑螂咬了……」手机那头女人的哭腔越来
越重,两句话过后竟有转向滂沱大雨的趋势。齐牧之连连说道:「好好好,我
这就过来,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嗯嗯,你,你不许挂电话……」女人话音还未落,齐牧之果断把电话挂了。
废话,不挂电话他怎么开车!他先买了单,也没和崔兴龙多解释,只是再三叮
嘱了遍做事要小心,便上了从他母亲那软磨硬泡要来的一辆家里淘汰的奥迪
车。

齐牧之刚启动电话又响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大惜惜”三个字接都没接,
却又踩了踩油门,白色的奥迪快速的超过一辆又一辆的车,划破夜幕。通达县
就那么大点地方,齐牧之的电话才响了没几次,他就到达了崔放天的独门小院
门口。

到达目的地的齐牧之却没立刻下车,而是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可明明嘴上
那么嫌弃傻乎乎的三舅妈,但少年的身体却莫名躁动起来。四年前齐牧之第一
次见到白惜惜时就被惊豔到了,明眸皓齿琼鼻红唇,皮肤白皙的胜似白雪,精
緻的像是从动漫中走出的女主。相貌出众就算了,更让男人无法移开眼光的是
她那饱满异常的胸脯曲线,身体是个孩子但是灵魂是大叔的齐牧之重生以来第
一次因为一个女人咽了咽口水。

然而他很快发现身体异常成熟的白惜惜灵魂却是个孩子,他都不知道是因为其
原生家庭把她保护的太好让她单纯的像张白纸还是说白惜惜本身脑子确实少了
几根弦,抑或是二者皆有,但齐牧之和她相处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在和孩子相
处,而且这几年来这个大孩子的心理年龄是越长越小,完全不像二十多岁还是
结过婚的少妇,更像心智不成熟的小女生。

因为崔放天代管混凝土厂加上在外面花天酒地没多少工夫陪她,白惜惜反而越
来越喜欢和齐牧之这个帅气的大外甥一起玩。和漂亮女人相处没有哪个男人会
拒绝,只是白惜惜却经常搞的齐牧之哭笑不得。先不说她一个长辈经常蹭他这
个外甥自己做的饭,她还经常搞一些幼稚的法子捉弄齐牧之,而每每老成的齐
牧之想发火的时候看到白惜惜那天使面容上的纯真笑容火气瞬间不翼而飞,甚
至觉得自己不能欺负一个傻子。久而久之,齐牧之甚至觉得他才是白惜惜的长
辈,比如现在,连夜开车过来给她捉蟑螂。

齐牧之掏出崔放天留给他的钥匙进了门,刚进门一阵香风就扑入鼻中,接着一
个火爆的胴体扑入了他的怀中。「……小之之你怎么才来,你也不接我电
话……呜呜呜……」

「我正开车呢,别,别,你放开我,我给你抓蟑螂去……」齐牧之被白惜惜浑
圆结实的巨乳挤压在胸口都觉得有点窒息,他连忙分开怀中的三舅妈,只见眼
前的丽人脸上梨花带雨,大大的眼睛都有点哭红了,齐牧之倍感无奈起来,这
七八岁的小女孩也不会被蟑螂吓哭吧。可他视线再往下看去,发现那白色绵t
衫下高高耸起的巨乳,那被白色小热裤包着的挺翘桃臀,刚喝完啤酒的他觉得
有点口乾舌燥起来。

齐牧之怕自己再看下去年轻的身体就要出丑,连忙迈入了白惜惜的卧室。本来
他以为和之前抓老鼠和抓蛇一样走个过场安慰安慰被吓着的白惜惜就行,结果
入门就有些目瞪口呆了,床上地板上桌子,到处都是蟑螂,自己进入了个蟑螂
窝。

「小之之,你看,真的好多蟑螂嘛。本来只是床上有一只,我就拿着枕头追,
结果越追越多……」白惜惜软糯糯的声音响起,说话时鼻子还一抽一抽的。齐
牧之看着也头疼起来,蟑螂本来就是群居困愁,当在屋子里发现了一只蟑螂
时,就意味着一定有个蟑螂窝了。而按照眼下这卧室里的密度,那何止是蟑螂
窝,都成了蟑螂国度了吧。

「你们多久没在这住了?」齐牧之突然想到确实都快一个月没见到白惜惜了,
便问了一句。白惜惜歪着头回答到:「我正月十五回的姑苏,就今天才回来。
结果没想到家里这么多蟑螂。」

「嗯?你回姑苏了?」齐牧之诧异的看了白惜惜一眼,不过转瞬也没放心上。
说是和家里决裂,但是哪个家长会真不认自己的孩子,更何况还是打小宠到大
的掌上明珠。齐牧之很快又想到了另外一点,自己那三舅是多久就没回家住过
了。而且,老婆回娘家一个月了,今天回来他还不在家甚至都不知道?

齐牧之莫名的觉得有些愤怒,开始为他嘴上嫌弃心中越来越怜惜的白惜惜不
值。他掏出电话给崔放天打了个电话,一接通听到那边嘈杂的声音更是皱起了
眉头,语气也不客气起来:「三舅,你在哪呢?三舅妈有事找你你知不知
道?」

崔放天大着舌头说话都有些模糊了:「啊,惜惜她回来了吗?我在通州市里
呢,妈的,干工程的这群孙子真能喝。不过牧之你放心,你舅舅我也不是白长
的,我已经喝倒了两个,狗日的老黄不知道收了刁老黑多少钱,硬是说刁老黑
堵门和他无关…嗝,牧之你好好学习,快高考了不要分心,这件事舅舅来帮你
摆平……」

听到这一番话齐牧之脸突然火辣辣的,他本来是想教训这个不顾家还花心的舅
舅一通,谁知他竟在帮自己跑公关处理难题。他到嘴边的呵斥收了回去,语气
虽然还一如既往的没多少好气,但话变了:「行了,你找他没用,唉,算了,
你能想到他也不容易,你忙你的吧。我就是想和你说你家成蟑螂窝了,三舅妈
被吓了一跳,今晚先到我那凑合一夜,你忙好了赶紧回来找人把你这院子翻腾
一遍吧。」

「嘿嘿,也不是我想到的,是佳莹告诉我老黄这个狗经理肯定收了刁老黑的好
处。行,你先让惜惜在你家住两天,告诉她我在出差。啊,挂了啊。我回去继
续灌倒那群孙子去!」崔放天的话让刚对他稍微有些内疚的齐牧之气的鼻子差
点歪了,可他已经挂了电话。齐牧之只好转身对白惜惜说道:「三舅在外面出
差了,你这屋子没法住了。拿两件衣服去我家先住几天吧。」

白惜惜连忙点了点头又拼命摇了摇头,说道:「不拿了,小之之,衣柜里也有
蟑螂。衣服都髒了。」

「那行吧,明儿你再去买新的。洗漱你带上你常用的吧。」齐牧之不可置否的
点了点头,别说天性爱洁的女人,就算是他要是自己的衣服可能被蟑螂爬了一
个月,他也会果断的扔掉,光自身的身家都算的上千万富翁了,一柜子的衣服
能值几个钱。

白惜惜没一会便提了一个小行李箱出来了,三月份的夜里还有些凉意,晚风吹
的穿着清凉的白惜惜打了一个颤,齐牧之见状连忙脱下他的外套给她披上。上
了车后齐牧之边开车边闲聊道:「你在我家应该还有几件衣服,不行你拿我妈
的外套明天先穿着。明天週末,我开车带你去市里再买新的。」

「嗯,小之之你真好。」坐在副驾上的白惜惜也不哭丧着脸了,喜笑颜开的看
着齐牧之嗲嗲的说道。齐牧之听到小之之这个称呼又有点头大正準备教训白惜
惜两句,可看到她那白花花的大腿,到嘴的话变成了唾沫,又小心的咽了回
去。

齐牧之家是一个带院子的二层小别墅,是齐家名下的房地产公司自己开发的,
也是通达县唯一一个别墅区。当年齐牧之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让齐母认可“房地
产是最暴利的行业”这个理念,也正因如此,齐母才能提前这么多年坐上“通
达首富”这个宝座,才2012年便将齐家的“宏润公司”发展成多元化的“宏润
集团”,如今积累的财富相比前世最顶峰时都翻了好几番,旗下的房地产业务
何止包揽了整个通达县,在通州市都是业内龙头。

虽是小别墅,但面积却不大,再加上齐牧之和齐母各有一间书房,他家里只有
两间卧室。白惜惜轻车熟路的提着自己的小行李箱进入了齐牧之的房间,她在
这住过也不止一次了。可齐牧之在书房里前所未有的纠结了起来。

他是一个男人,是一个心理成熟如今生理也成熟了的男人,心中对白惜惜这种
绝世尤物没有冲动是不可能的。可白惜惜是他的三舅妈,是他三表舅的妻子。
他是嘴上很嫌弃自己三舅的无能,心中也觉得其不堪大用,而且崔放天一直也
没有个长辈的样子,但齐牧之一直是把崔放天当最信任的亲人看待的,崔放天
也是掏心掏肺的对这个少年老成的大外甥好。他又怎能做的出和自己舅妈乱伦
的淫事?

齐牧之想到这压下青春的身体的燥热,摊开一本《宋史》看了起来。可以往能
看的津津有味的史书,如今一点都不往脑子里去,他还是想起了那个在他的卧
室里比在自己家还惬意轻鬆的白惜惜,想起了他们的点点滴滴,想起她这个远
嫁外省小县城的大小姐除了崔放天之外好像只有他一个朋友,想起她越来越人
无语的娇憨蠢萌,想起她完全没有长辈架子的发嗲撒娇;她逛街时拉着齐牧之
陪她,她想撸串了拉着齐牧之陪她,她家进蛇了吓的发抖最先给齐牧之打了电
话。三年里齐牧之慢慢的长大,从一个半大孩子长成了美少年,而她却在齐牧
之面前逆龄生长,不知不觉间从三舅妈变成了齐牧之的“大惜惜”,需要像小
妹妹一样去宠……

「小之之,给我拿瓶优酪乳呀……」一声嗲嗲的撒娇从书房旁的卧室里传出,
叫醒了陷入回忆中的齐牧之。这种事也并非第一次了,以前齐牧之总会先和白
惜惜隔空斗嘴一番然后再无奈的照顾这个懒惰的长辈,然而这一次齐牧之默不
吭声的站起走到楼下厨房的冰箱拿了一瓶优酪乳给白惜惜送了过去,整句话都
没说。

「小之之,mua,爱死你了。」白惜惜接过优酪乳后沖齐牧之隔空飞吻一记,
然后打开盖子美滋滋的喝了起来。她已经换上了上次遗留在齐牧之家里的真丝
睡衣,娇嫩的粉色更拉低了她的年龄,让她看起来完全像不谙人事的大女生,
然而宽鬆的领口下那雪白的肥腻乳肉明晃晃的彰显着她身躯的成熟。

「爱死我了吗?」齐牧之却没心欣赏眼前的美人,心里是个老色鬼的他也没刻
意去看白惜惜那纯真恬静如天使般的美好容颜上不小心沾染的乳白色黏稠液
体,一句话都没说就轻轻的带上了门,走向另一间卧室。这是齐父齐母的卧
室,然而三年以来他们在此居住的时间不超过十晚,所以有时当白惜惜霸佔了
齐牧之的卧室后,齐牧之都会到这来睡觉。他还曾问过白惜惜干嘛不来这间卧
室非要抢他的房间,当时齐惜惜给出的答案是“不敢住大姐的卧室,怕被
骂”。

真的是不敢吗?躺在床上的齐牧之苦笑了起来。白惜惜的所作所为在上一世就
是花丛老手的齐牧之眼里说好听点是喜欢,说难听点就是求操,可齐牧之一直
告诉自己不能那么想,因为她是白惜惜,不仅仅是他的三舅妈,更是因为她纯
真俏皮可爱的让人不忍欺负,让他无法用那些 淫秽下贱的思想去衡量天真烂漫
的她每一个动作,让他一直告诉自己,“喜欢”不是“喜欢”,“亲热”不是
“亲热”。

齐牧之带着複杂的想法熄灭了灯,正準备入睡的时候,卧室门突然被打开了,
接着一具带着香气的娇躯灵巧的钻进他被子,呈八爪鱼一样搂住他,整套动作
一气呵成搞得胸有丘壑的齐牧之都愣了,呆呆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我忘了带我的小熊公仔了,睡不着。」白惜惜的声音此时脆脆的,完全让人
生不起一丝邪念,可齐牧之又无语起来了,合着自己是被当成大公仔了?白惜
惜的动作让齐牧之刚刚冷静下来的身体和心都又开始有些发痒,他强装自然的
在白惜惜屁股打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啪声,嘴上嫌弃的说道:「去,回你屋
去。你睡觉那么折腾,别来打扰我。」

「我现在才不折腾呢!上次带你睡觉都是三年前了!」白惜惜屁股挨了一记却
没什么惊慌的反应,只是有些不忿,嘟囔着说道:「那你开车去给我拿公仔
去,没东西搂着我睡不着。」

白惜惜的公主病确实不少,睡觉不搂东西睡不着这个毛病齐牧之也知道,甚至
还真有几次晚上开车去她家专门把她的大公仔们抱来。可今天齐牧之心里不想
折腾了,听到白惜惜的话他又陷入了回忆中。

是的,他上一次和白惜惜同床是三年前,当时崔放天出差跑业务,白惜惜住在
齐牧之家里。那一天下了很大的雨,夜里雷鸣电闪,怕打雷的白惜惜当时“自
告奋勇”的要带齐牧之这个“怕打雷的外甥”睡觉,齐牧之也不会拒绝。那时
的他对白惜惜一点邪念都没有吧?齐牧之回想着,可刚好第二天早上两人还没
起床的时候齐母从老家过来了,看到了相拥而眠的二人。齐母不会教训刚娶回
门的弟媳妇,更何况还是表弟媳妇,但是齐牧之被教育了好久的人伦纲常……

只是,傻乎乎的白惜惜怎么记得那么清楚?她一直没心没肺不该是小脑袋瓜里
只有欢乐吗?齐牧之睁开了眼睛,看着柔美的月色下白惜惜那恬静如婴儿般的
脸蛋,心里波涛翻涌。心机颇重的他怎么会没怀疑过这呆萌的三舅妈是否是前
世很常见的“白莲婊”呢,可怎么试探除了试探出她真的很蠢很纯外什么都没
试探出来。他连崔放天都试探过,自己怎么说也是半大小子了,崔放天真的就
能放心如花似玉的娇妻和一个大男孩那么亲密,经常打打闹闹?然而试探结果
同样让齐牧之无语,崔放天是真的放心,以至于他都怀疑是不是重生后的自己
太邪恶思想太淫蕩,都不相信真感情的存在了?

齐牧之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可耻的做出了最诚实的反
应,他硬了。真丝的睡衣完全遮挡不住白惜惜玲珑娇躯的魅力,反而让怀里的
她更加滑腻。她八爪鱼般的抱了上来,诱人的馥郁体香一直钻进了齐牧之的脑
海里萦绕,而最让齐牧之火起的是白惜惜那柔软娇嫩却还很结实的巨乳就压在
他上身,让他真真切切的感受着自然界中最美好的触感。

「啪!」齐牧之想泄火一般又在白惜惜的翘臀上来了一记,然后连忙把她分开
让她背对着自己,以免真受不了这旖旎的诱惑真个彻底冲动起来。他像是给自
己找理由一般,假装嫌弃的说道:「去去去,那么重,你要压死我啊。我不喜
欢被人抱着。你一边去儿。」

「你要死啊!臭之之,你才重呢!你居然还敢打我两下。」白惜惜愤怒的埋怨
道,然后又飞扑过来,使劲的压在齐牧之身上,嘴上还一直说着:「我压死你
个坏蛋,压死你个坏蛋!」

啪啪啪!白惜惜怎么会是齐牧之这个一直健身习武的男人的对手,没一会就被
制服了。齐牧之在白惜惜成熟蜜桃般的臀儿上重重的拍打了一气,心中却在说
才不是因为刚刚那两下美妙触感,而是要好好教训这个淘气的小妮子一顿,否
则没法睡好觉了。

「睡觉!再闹腾我把你抱回我房间,明天也不带你买衣服了!」齐牧之想吓小
孩一般沖白惜惜威胁道。她的反应也如同怄气的小孩子般气鼓鼓的钻进被子,
背对着齐牧之,离他远远的。

男人真tmd贱啊!白惜惜真个安静下来齐牧之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他却彻底
的睡不着开始怀念刚刚和那曼妙身躯的亲密接触了。他不停的辗转反侧,而身
边让他束手无策的女人却跟睡着了一般,蜷缩着身体背对着他,安安静静的。

算逑!心里越来越烦躁的齐牧之此时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躁动,也忘了刚刚是
他自己主动推开缠在他身上的白惜惜,翻身向白惜惜靠了过去,前胸紧贴着她
的后背,一把把她揽住,嘴上还找了个藉口:「哼哼,看你那么可怜,我抱抱
你好了。睡觉!」

白惜惜没有说话,可齐牧之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娇躯僵硬了一下后又柔软起来,
背靠着自己怀里,像融化了的春水一般。齐牧之的手搭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微
微摩挲着滑腻的真丝睡衣。他再度陷入了僵局,这样紧密的相拥比刚刚还让他
倍感折磨。他此时再也不是纵横通达县城的少年企业家,而像个想要偷钱的孩
子一般,修长的手指慢慢向上挪动,动作大了就自己吓自己的抽回来,进两步
退一步,进两步退一步,终归搭上了此时充满他脑海的高耸乳峰。

齐牧之不是没有头一次碰过白惜惜的玉乳,可都是两人打闹时的不经意接触抑
或是乌龙,而这一次是他主动的伸出这可能迈向不归路的作恶之手,搭在了白
惜惜侧躺下都坚挺的乳房上,隔着那薄如轻纱的睡衣微微感受着娇豔肥嫩大奶
的美妙触感。

忍不了了,不忍了!隔靴搔痒的体验让齐牧之更加癫狂起来,骇人的鸡巴已经
完全硬气,要不是他费力的撅着屁股弓着腰,就已经戳进了白惜惜同样丰满的
臀肉里。色欲上头的齐牧之竟连隔着衣服揉捏都直接跳过,修长的手指拨开白
惜惜睡衣的两个扣子,直接伸了进去,抓住一只又柔软又结实的乳房揉捏起
来。

终于摸到了,齐牧之也浑然顾不得白惜惜正在“睡觉”,握着他一手根本无法
掌握的大奶用力的揉捏着,像揉麵团一般。可不管他怎么蹂躏,白惜惜弹性十
足的巨乳依然坚挺着,他手一鬆开就恢复了原来的形状。齐牧之都在想,谁要
是能发明出来和女人乳房一样神奇的材料,肯定能获得诺贝尔奖了吧!

欲火攻心的齐牧之又捉住了柔软嫩乳中唯一坚硬的小凸点,用修长的食指和中
指夹着往外拉扯。他过分的动作终于让一直沉默不语的白惜惜开口了,只是声
音微微有些发颤:「小之之是坏蛋~」

白惜惜娇媚似水的声音让齐牧之骨头都酥麻了几分,他撅了很久的屁股也慢慢
复原,杀气腾腾的鸡巴离如同小羊羔一般的白惜惜越来越近。无论是白惜惜已
经硬起的乳头还是她那句娇滴滴的坏蛋,在他听来都是冲锋的号角。他很想淫
笑着反问白惜惜他怎么坏了,调戏纯真的小羊羔是邪恶的大灰狼最乐此不疲的
爱好,可他却顿了下,用长辈叮嘱晚辈的语气说道:「大惜惜,男人都是坏
蛋,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说完齐牧之就后悔了,这把自己骂进去了不说,不也是把白惜惜这个都结过婚
的少妇当成癡呆女童了吗?结果白惜惜重重的嗯了一声,说道:「你三舅也告
诉过我的,色迷迷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齐牧之瞬间呆住了,作恶的大手也僵在了白惜惜的玉乳上平静的覆盖着毫无动
作。他的嗓子眼像是被塞住了一样,满腔的欲火也瞬间被浇了个透心凉,踟躇
了半天,讪讪的说道:「睡吧,明天上午带你去市里买衣服。」

「嗯。」白惜惜的反应让齐牧之也有些惊讶,好似她对刚刚齐牧之的亵渎以及
亵渎了一半就停下来都没放在心上一样。齐牧之再次嘲笑起自己的邪恶,白惜
惜就算是经历过人事的少妇,就算她此时心中对他的情感也不那么纯粹,但她
一直都是张单纯的白纸,让人心疼的懵懂小羊。

齐牧之从白惜惜的领口中抽出了自己的手,犹豫了一下却没收回去,而是隔着
睡衣继续盖在了白惜惜的一只乳房上,只是没有用力的揉捏。他又敏锐的发现
了刚刚白惜惜话中对崔放天的称呼——你三舅!她是什么时候在齐牧之面前将
天哥改成你三舅的呢,好像有一年多了吧。而一直自视甚高的齐牧之竟没发现
这一点,再一结合白惜惜回娘家过了那么久,回来的时候崔放天都不知道,他
想到了前世一句网路流行语:爱会消失对不对。但假如白惜惜不是自己的三舅
妈了,他的心中五味具杂起来,他无法想像自己到时会是开心还是遗憾……他
听着怀里白惜惜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慢慢的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不到六点半齐牧之便醒了过来,他提前关闭了手机闹钟以防吵醒还
在熟睡的白惜惜。清晨的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在床上的俊男美女身上,温
柔而恬静。齐牧之抬头看了看如同天使般的白惜惜侧脸,又落回床上準备再睡
一会。他睡觉也挺闹腾,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够侧搂着白惜惜以这一个姿势
睡了一夜。

然而他头刚落回枕上就面色古怪的发现自己的鸡巴也如同朝阳般一般朝气蓬勃
的挺立起来了。前世自打青春期就开始手淫的齐牧之三十岁后饱受不能言语的
疾苦,这一世他凭着过人的毅力一直克制,重活了十七年自己都没有撸过一
次,哪怕精满自溢遗精了都不会释放。而此时这饑渴了良久的大鸡巴斗志昂扬
的坚挺着,刚好死死的贴着白惜惜同样丰满且柔软的臀部,不需要齐牧之指挥
都有灵性般自主跳动着……

齐牧之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第二次的堕落远远比第一次要快要坚决。他轻轻
的往下扒着白惜惜宽鬆的睡裤,露出她那如同成熟水蜜桃一般丰腴的翘臀。男
人的鸡巴远比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更诚实,大鸡蛋般的龟头直接破开柔软肥美的
肉浪,顺着臀沟滑进了紧紧并起的玉腿缝中……

只是蹭蹭,不算乱伦,不算乱伦……齐牧之看不到自己的眼睛此时都已经红
了,他的手又回到了昨晚熟悉的地方,这次顾忌着还在熟睡的白惜惜,只是轻
柔的爱抚着,可暴躁的大鸡巴已经按耐不住自己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每次粗
长的棍身都要划过弹性十足的美妙臀肉,销魂滋味让当了十几年和尚的齐牧之
顿觉精关不稳……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放缓了动作,慢慢的抽动着大鸡巴进进出出,磨蹭着滑嫩
的臀肉。只是兇猛的野兽面对待宰的纯真小羊羔再怎么温柔都掩饰不了急躁,
更何况慢动作抽插下的快感在齐牧之的脑海中更加放大。他的鸡巴实在太长
了,龟头又大,每次都能抵达到梦寐以求的嫩穴附近,每次都会如同亚马逊巨
蟒一般匍匐过茂密的黑森林,接触着那如同小嘴般的阴唇的温暖,缓缓留下了
急躁的口水……

不止齐牧之的呼吸乱了,眼睛仍在禁闭的白惜惜也开始了闷哼。但齐牧之此时
根本没心思去关注他的三舅妈是不是在假睡,他的鸡巴告诉他的大脑,它需要
更多的快感刺激。粗长的鸡巴在臀肉与大腿内侧挤出的肉洞里穿梭的越来越
快,紫红的龟头马眼处不断分泌着滑溜溜的粘液,可越来越湿润粘滑的肉洞不
像是仅仅这么点的前列腺液就能打湿的……

「嗯……唔…」白惜惜梦呓般的轻声呻吟也似压不住了一般,她恬静的俏脸变
得无比潮红,长长的睫毛下眼睛紧闭着,像是这样就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
般。然而异常敏感的身体还是出卖了她,最先背叛的便是女人最后的门户——
蜜穴!两瓣小阴唇已经胀大而且耷拉着分开,任由那鸡蛋大小的龟头带领着巨
蟒在蜜穴门口来徘徊。隐藏在黑密丛林下的粉嫩骚穴也稍微张开了口子,潺潺
流出黏稠香甜的蜜穴,沿着臀沟流下,染湿了齐牧之涨的紫红的大肉棒……

兴奋之下的齐牧之无瑕去叫醒装睡的白惜惜,还更欢喜这种无声的掩耳盗铃的
默契。他不知不觉间已经加快了速度大力抽插着,一直健身练出来的矫健公狗
腰带动胯部有力的撞击白惜惜香滑的蜜桃臀,带起阵阵淫靡的雪白肉浪,发出
连绵不绝大声的啪啪啪声音,掩盖了女人苦苦压抑的微弱娇吟……

「嗯,哼哼哼,嗯……」格外敏感的白惜惜居然先忍不住了,清晰可闻的娇媚
呻吟如同春药一般让背后的齐牧之更加卖力更加狂暴的抽插。白惜惜美妙的胴
体开始主动迎合起来,蜜桃臀和玉腿的联动把齐牧之粗长的大肉棒夹的更紧,
嫩穴像不甘巨蟒每次都是过门而不入一般流出了源源不断的蜜液。而最疯狂的
是她的小手居然主动抓住了齐牧之因为贪恋下身刺激而不知何时停下的大手,
放在了自己浑身上下最诱人的挺翘乳峰上!

「嗯啊啊啊……」让齐牧之没想到的是白惜惜居然没出息到光被磨蹭就能高
潮,他怀里的三舅妈娇躯僵硬了起来,大腿和肥美的屁股此时僵硬的如同石头
一般,死死的夹住他的巨蟒肉棒让它无法动弹,肿胀的阴唇变成了洩洪的闸
门,一股又一股黏稠湿热的蜜液从骚穴中打出,浇在本就敏感的紫红龟头上,
让算是处男的齐牧之打了一个哆嗦,也不争气的射出重生后第一发浓浓的精
液,白惜惜的淫水混杂在一起,落在两人的结合处。

太阳又升高了几分,阳光已经可以穿过薄薄的窗纱,落在这安静的卧室内,打
在被子下面以同样频率喘息的男女心中,让他们都有些惭愧。能言善辩的齐牧
之此时变成了一个哑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死死的贴着白惜惜的娇躯,两
人如同连体婴儿一般。不知过了多久,白惜惜突然转身微微推开齐牧之,双手
撑在他的胸膛,俏美的脸蛋此时气鼓鼓的,睁着大大的眼睛说道:

「小之之是坏蛋!」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