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檀儿篇】1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初吻
2021/07/14发表于sis001第一会所
字数:11546

  嗯已经私信版主同意在作者区发文了,不过作者勋章还没下来,应该还是先
在这里发文吧( ´・ᴗ・` )

  umm上次更新说好的这次更赘婿,虽然不是云竹那篇,但是檀儿的话总归也
没跑题๑乛◡乛๑

  (主要云竹想写的太多,删删改改,到现在大纲都定不下来……害!!!)

  剩下好像没什么了,老样子,这篇也属于金主定制系列,大概会看点赞评论
情况分三次更新上来吧,就酱~

  (小声bb:虽然我觉得看我文的基本昨天都已经看过全文了( ̄_, ̄ ),)

———————————————————————————————————————

             第一章 渔屋与捕快

  寒冷,彻骨的寒冷,

  断断续续的记忆碎片不断的从脑中闪过,拍着门的捕快,燃着火的文书,以
及最后跃出窗外时,那暴雨中冷入骨髓的滔滔河水……

  「啊!」

  猛的一下从昏迷中惊醒过来,粗略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在看到屋内简陋的摆
设,以及桌上还没修补完的渔网之后,苏檀儿这才大致明白过来,似乎她在当初
那晚因为河水寒冷,脚部抽筋溺水之后,便是这间渔屋的主人恰好在河水中救了
自己。

  身上并没有受伤,只是有些虚弱,一时间还下不了床,

  湿了水的衣服已经换成了一套打着补丁的粗布妇人衣裳,想来应该是这间渔
屋里的妇人帮自己换上的,只是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究竟昏迷了多久,当初船舱里
的文书有没有全部销毁干净,以及相公与曦儿那边要是知道自己出事之后……

  「你……这位……那个夫人……你……你醒了啊!」

  直到思绪被一道略显局促的声音打断,抬起头的苏檀儿这才看见那名站在房
门口似乎正在纠结要不要进来的中年妇人。

  「那晚大雨,应该就是姐姐你在河中救了檀儿吧?!」

  虽然因为忧心宁毅那边越发紧张的情况,从苏醒之后,苏檀儿那两道好看的
眉头就一直紧紧地皱在一起,但是在与门口那位救了自己一命的妇人说话时,暂
时放下心中思绪的苏檀儿还是努力将自己的语调变得热络了起来。

  而在一番交谈之后,从面前那位妇人结结巴巴的话语中,苏檀儿也已经大致
了解到,现在她所处的这处渔村还在淮南道的亳州附近,而在两天前那晚,便是
眼前这位妇人以及这位妇人的丈夫,为了多捕些鱼获用来交租,冒险在大雨中上
运河打渔,这才将自己从河水中救了上来。

  已经整整两天过去了啊!

  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这是在与宁毅相处久了之后,学着对方思索时的样
子不自觉间养成的习惯。只是就在苏檀儿打算继续向面前这位妇人询问些什么的
时候,屋外原本还算安静的小院里面,却突然变得有些喧闹了起来。

  「应……应该是俺家……俺家那口子回来了」

  屋里的中年妇人说完话后,便有些不好意思的抹着手离开了。

  苏檀儿心里明白,对方应该是从她落水时身上的衣着,猜测出了双方身份的
差距,担心被自己怪罪,所以才会在她面前表现的如此局促。只是就像宁毅平时
跟她说起的,这种思维观念上的表现,就算她把话全都说清楚,对于对方来说,
可能也只会感到更加不安,更加惶恐。

  因此,在看出妇人并不太想与自己这位她所认为的「官家小姐」待在一起之
后,苏檀儿也就没有再去多做什么过多的客套与感谢。毕竟对于这家冒着暴雨也
要下河捕鱼的贫瘠渔户来说,实际的报答远比口头上的感谢要有用的多。

  变得越来越像相公了呢!

  想到自己那位明明心里装着大学问,大才华,却偏偏甘愿入赘到自己家中,
默默守护在自己身边,每晚与自己安静相处,与自己登楼聊天的相公,苏檀儿的
嘴角也不禁微微荡起了一丝甜甜的笑意。

  相公,你在汴京还好嘛?

  檀儿想你了!

  …………

  「吱呀!」

  「你就是苏檀儿?!」

  才合上不久的房门突然被人再度从外推开,不等苏檀儿将目光从面前床铺上
的矮桌上面移开,一个身穿湖青色江湖短打,腰间挎着一对铜刚鞭,体型壮硕魁
梧的高大汉子。就已经压着屋门处那两扇不住发出令人牙酸声音的破旧木板,仿
佛一道恐怖的魔山一样,从屋门处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

  「你是?」

  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虽然眼中还是一副疑惑的样子,但帮助宁毅剥离密侦
司与竹记这些天来,早就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官员情报的苏檀儿,还是在第一眼,
就已经从大汉那没有一根头发的狰狞光头,以及腰间那两根标志性的铜刚鞭上,
辨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刑部七大总捕之一,宗非晓!

  「苏小姐,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时候就还是不要装傻的好,既然替姓宁的
过手过那么多密侦司的情报,我想苏小姐应该没有道理不知道宗某是谁吧?」

  「宗非晓,宗总捕!」

  望着宗非晓一边走向床边,一边死死盯向自己的那双阴翳目光,苏檀儿的心
里也不禁有些发紧起来。虽然自从与宁毅上京以来,因为与右相府之间的关系愈
发熟络,再加上之后接手部分密侦司与竹记间相互剥离的事物,对于以前那些心
底高不可攀的官家大人,苏檀儿早已没了最初从商时的畏惧与谨慎,可是现在看
着宗非晓那魔山一般压过来的壮硕身影,苏檀儿还是下意识不安地将自己的身子,
又朝着床铺里侧悄悄的缩了一缩。

  毕竟,以如今右相府风雨飘摇的形式来看,她并不认为以对方堂堂刑部七大
总捕之一的身份,会因为那晚她跳入运河,而特意花费两天时间,沿着运河河道
一路搜寻而下,来确认她的安危。

  「可是以檀儿一介商贾的身份,就算那晚在楼船上混乱间不小心失足落水,
应该也会让总捕大人如此挂记,特意花费两天时间,沿着运河河道前来搜救吧?」

  「哈哈哈!好一个失足落水,如果只是失足落水,宗某当然不至如此,可是
如果有人刻意勾结永乐余孽,意图谋反的话,那宗某这区区两天的时间,不也应
该属于分内之事嘛?!」

  「什么?」

  「勾结永乐余孽,发现事情败露之后,焚烧来往书信,畏罪跳河潜逃,苏小
姐,你觉得这个解释怎么样?」

  「你!诬蔑!你知道那些都不是……」

  「哼,既然船舱里的那些文书都已经被苏小姐你一把火烧了,那是与不是,
又有谁会去在意呢?况且以宗某手上掌握的,那姓宁的和西南霸刀之间的关系,
只怕这勾结一说,也并不算是什么空穴来风吧!」

  「你……」

  西南……霸刀……那位刘姑娘嘛……

  即使苏檀儿心里清楚。宗非晓嘴里所说的一切都是赤裸裸的栽赃与诬蔑,可
是在猛然间听到西南霸刀名号的那一刻,知道对方与宁毅之间真正关系的苏檀儿
还是下意识的一窒。

  难道……汴京城里的局势已经不像相公说的那样可控,

  难道……他们已经准备对相公动手了?

  脑海中的思绪瞬间如麻般纷乱,只是当苏檀儿无意间抬起头才发现,宗非晓
那双闪烁着莫名危险气息的阴翳目光,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的,沿
着她身上那件打着粗布补丁的短衫,直勾勾的落在了她胸口那两团丰满的高耸上
面。

  「宗总捕,请你自重……」

  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然而还不等下意识想要抬起双手,护紧自己
衣衫领口的苏檀儿真正做出反应,从进入屋子以来,便一直向着苏檀儿所在床边
不断贴近过来的宗非晓,就已经伸着那只结实的粗壮大手,朝着她肩头那件薄薄
的麻布短衣上面,猛的抓了过来。

  他……他怎么敢?!

  「刺啦!」

  「哼!自重?!苏小姐你恐怕还没搞清楚状况吧?难道你还以为现在是右相
掌权时,任由那姓宁的搅风搅雨的日子嘛?!我呸!现在的你就是宗某手上一个
涉嫌谋逆的罪妇,所以从现在起,无论宗某怎么审你,为了不让宗某认为你真的
参与谋逆,你最好都给我乖乖受着,听懂了嘛?嗯?!」

  「你……啊……不……你放手……放手……不然……不然我家相公一定不会
放过你……啊……」

  肩上的粗布短衫很快就被撕开一条长长的豁口,尽管苏檀儿还在拼命的左右
躲闪着,可是在宗非晓那双宛如钢浇铁铸的大手钳制下,刚刚才从昏迷中苏醒不
久,浑身上下本就没有什么力气的苏檀儿。最终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宗非晓扯开
她短衫内仅剩的那件暖黄色贴身小衣,沿着她小衣上缘那片滑嫩的肌肤,一把捏
在她胸前那对自从新婚之后,就已经愈发丰腴起来的雪白乳肉上面。

  「宁立恒?你以为那小子现在还有功夫来管亳州这里的闲事?唔!这奶子!
宁立恒那小子的艳福倒是不浅!我说苏小姐,你这对奶子摸起来还真是又肥又软
啊!是不是平时宁立恒那小子就总像我这样帮你揉啊?哈哈哈哈!」

  「啊……混蛋……你说什么……啊……放开……你快放开……啊啊……」

  「说什么?!当然是说宁立恒那小子现在自身难保啊!哼哼,另外苏小姐,
宗某劝你说话之前最好还是先想想清楚,就算宁立恒那小子在这,辱骂朝廷命官
是个什么罪名,应该也不需要宗某再告诉你一遍吧?另外再看看你奶子上这两个
骚奶头,现在不过才被宗某揉了那么几下就能兴奋得硬成这个样子,你说到底是
宗某混蛋呢,还是苏小姐你自己忍不住发骚呢?要我说,就算是妓寨里那些几钱
银子就能玩上一个晚上的婊子,恐怕这两颗奶头也不会骚成这样,你说是吧?啊?!
哈哈哈哈!」

  「你……啊啊……不……」

  相公……相公他……啊……

  暖黄色的贴身小衣被宗非晓一下子强扯着坠落胸前,尽管心中对于远在汴京
城里的宁毅还有着无尽的担忧与挂念,可是随着胸衣的系带彻底断开,柔软的乳
肉已经再没有一点保留,完全裸露在渔屋冰冷空气中的苏檀儿,现在也只能暂时
收束心神,在宗非晓的魔爪中拼了命的挣扎起来。

  「不……啊啊……别捏……啊啊啊……」

  只是就像是宗非晓说的那样,无论苏檀儿再如何挣扎,再如何不愿意承认。

  随着宗非晓那只大手的一次又一次揉弄,胸前整个乳球都已经像是一团专为
取悦男人的雪白性肉一般。被宗非晓从贴身小衣里面牢牢攥入手中的她,最终也
只能在嗓子里那一声声屈辱中夹杂着无限恐惧的羞耻呻吟当中,眼睁睁地看着她
胸前乳肉中央那颗性感的嫣红。在宗非晓那两根手指的不住挑弄下,像是平时与
宁毅同房动情时那样,一点一点的,像是一颗迷人的红色宝石一样,慢慢地充血
胀立了起来。

  「啊……啊啊……不要……啊啊啊……滚开……你滚开啊……」

  乳头上传来的羞耻反应就像是一根锐利的匕首一般,狠狠地戳在苏檀儿的心
口上面,然而还不等她挣扎着想要将宗非晓在她胸口上作恶的那只脏手掰开,早
已经忍不住将整个身子凑近过来的宗非晓就已经张着大嘴,将她胸前乳肉中央那
颗因为充血而翘立起来的嫣红乳头一口含进了嘴巴里面。

  「啊……混蛋……啊啊啊……滚开……啊……别再……啊啊……别再舔了…
…啊啊……啊啊啊……」

  强烈的酥麻感瞬间涌遍全身,随着宗非晓的嘴里突然用力一吸,整颗乳头都
被对方完全卷进舌头中央的苏檀儿几乎是下意识的,在体内致命的快感中,在面
前这个强行猥亵她身子的男人面前,好像平时与宁毅夫妻房事时她最为羞人的那
样,抑制不住的呻吟浪叫起来。

  不!不要!相公!相公!救我!救救我!

  无措的双手在半空中胡乱的挥舞着,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中,为了推开宗非晓
趴在自己胸前那颗油腻的光头,苏檀儿几乎是将手边所能摸索到的一切,拼了命
的朝着宗非晓的脑袋上面砸了过去。

  尽管慌乱间,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床铺上摸索到了什么,又丢出去
了什么。

  「唔!哎!妈的!臭婊子你找死!」

  直到,眼前突然闪过的那抹血色,以及胸前乳头上那股让她全身酥软的强烈
快感突然一松时,下意识反应过来的她,这才近乎本能的推开身子面前似乎一时
间松懈的宗非晓,从床铺上面猛的挣扎下来,汲着上半身那件露着胸前两团雪乳,
几乎已经完全无法遮体的破碎短衫,拖着才从昏迷中苏醒不久还没办法站立起来
的乏力身子,拼了命的朝着渔屋中间那扇半掩的屋门方向爬了过去。

  逃!

  快逃!

            第二章 记忆中闪回的过往

  「救……救命……」

  午后的光影顺着房门处那两扇半掩的木门缝隙间直直的照在渔屋内的地面上
面,虽然软绵绵的双腿到现在还像是灌了铅一样提不起一丝力气,但是听着身后
那阵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音,好不容易才从宗非晓那双魔爪中暂时挣脱出来的苏檀
儿还是勉强撑着身子,在嘴里那一声声虚弱的呼救,以及胸前那对雪白乳球失去
束缚之后,一次次宛如妓寨里下贱娼妇勾引男人时的那种羞耻甩动间,拼尽全力
的爬到了渔屋中央那扇半掩着的木门边上。

  只要……只要能逃出去……只要到了外面……到了有人的地方……作为刑部
七大总捕之一……他就一定会有所忌惮……不敢再继续放肆下去了……一定……

  「吱呀……」

  半掩着的简陋木门被苏檀儿从房间内很轻易的向内拉开,然而直到匆忙间爬
到渔屋外的院子里面,几乎已经耗尽身上所有力气的苏檀儿才在一声惊呼中痛苦
的发现,院落中那两具渔家夫妇的,头骨已经明显被人用大力彻底敲碎,整个颅
顶都已经向内彻底凹陷下去的恐怖尸骸。

  「不……」

  所有的困惑都在见到眼前两具尸骸的瞬间找到答案,

  没有活口,没有手尾,无论今天发生什么,自己都已经在早在两天前那晚的
大雨中,落水溺死在了运河的河道里面!

  只是既然对方已经敢于如此肆无忌惮的动手,那么汴京城里的局势……那么
整个右相府……以及作为右相府重要幕僚的……

  相公!

  心中猛的一阵发紧,然而还不等苏檀儿细想下去,

  随着脑后突然传来的那阵剧痛,被宗非晓从背后追上的她,就已经在一声痛
呼中,甩着胸前那对完全失去遮掩,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乳球,被宗非晓拽着脑
后的秀发,将整个上半身从院子的地上强扯了起来。

  「臭婊子!还敢拿针线包来丢老子!跑啊?接着甩着你那两团骚奶球给老子
往前爬啊!妈的!骚货!不想在床上享受,喜欢在院子里光天化日之下像母狗一
样挨肏对吧?老子今天就好好成全成全你!」

  「啊……不……住手……不要……啊……」

  脑后传来的剧痛让苏檀儿的身子几乎是不由自主的被宗非晓再一次一把揽进
怀里,然而这一次还不等她从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中反应过来,宗非晓那只将她
身子彻底环入怀里的大手,就已经从她粗布衣裤的上缘处一路向下,沿着她腰腹
间那片没有一丝多余赘肉的雪白肌肤,直直的摸在了她双腿中央那条,被一丛乌
黑阴毛羞耻覆盖着的艳红色肉唇上面。

  「哼!才被老子摸了几下就能湿成这个样子,还好意思和老子说不要?!好
好听一听自己下面这张小贱穴里的骚水声音,是不是宁立恒那小子平时就没喂饱
过你,所以才会被人摸几下就骚成这样,满脑子想着像母狗一样撅着屁股被人用
大鸡巴肏啊?!骚货!」

  「啊……啊啊……不是……混蛋……啊啊啊……你胡说……啊啊啊……啊啊
……放手……啊啊……不……」

  强烈的酸涩瞬间涌边全身,尽管苏檀儿已经竭力想要压制,可是在与宁毅烧
楼圆房之后,对于男女之事早已不是少女般懵懂无知的她,还是忍不住跟着宗非
晓那两根插在她穴肉间来回搅弄的手指,在肉穴深处那股愈发难以描述的酥麻与
快感之中,以一种她最为无法接受的羞耻样子,在喉咙里不受控制的呻吟了起来。

  「啊……」

  然而下一刻,随着身上粗劣的麻布长裤与内里的绸子亵裤也被宗非晓一起强
扯着一下子褪到曲跪在地的腿弯上面,整个身子再没有一块衣料用来遮羞的苏檀
儿,最终还是在一声绝望的哭喊声中,被宗非晓从背后推着趴倒在地,好像妓寨
里那些为了几枚铜板就愿意被人玩上整整一夜的下贱娼妇一样,撅着屁股后面那
两瓣圆润的臀丘,将她臀肉间那丛乌黑阴毛覆盖下,已经溢满羞耻淫浆的性感肉
唇,彻彻底底的暴露了出来。

  「不……不……救命……救命……啊……混蛋……不要……不要……啊啊……」

  紧窄的肉唇被宗非晓粗粝的手指轻而易举的分向两边,沾满浪液的艳红色穴
肉就像是一瓣瓣被晨露滋润过后陡然绽开的性感花蕾一般,在宗非晓那两根手指
一次又一次的搅弄声中,洒落出一股又一股半透明状的腥咸淫浆。

  尽管苏檀儿心里明白,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任由着宗非晓来玷污,糟蹋她
清白的身子,尽管从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之中,苏檀儿已经能够想象到宗非晓脱
去衣物,彻底与她赤裸相对的屈辱画面,可是在肉穴深处那股酥麻快感的不断刺
激下,除了几下徒劳的扭动与挣扎,整个身子都像是失去控制般,软软使不出一
丝力气的她,最终也只能在嘴里那一声声抑制不住的羞耻浪叫声中,像是一个下
贱的娼妇一样,撅着屁股后面那两瓣挺翘的臀肉,眼睁睁地看着背后已经将身上
衣物完全脱去的宗非晓,将胯下那根滚烫的肉棒,一点一点的,抵在她唇肉中间
那条曾经只为宁毅敞开过的性感肉洞上面。

  「不……不要……求你……求求你……拿开……把它拿开……求……呜……」

  拼了命的挣扎!

  拼了命的反抗!

  然而下一刻,随着趴在地上的纤细身子再一次被宗非晓从背后压倒过来的壮
硕身形彻底环进怀里,随着雪白脖颈间,突然被对方从背后横着勒来的手臂不断
加力收紧,整个身子就像是一只落入松脂琥珀中的美丽蝴蝶一样,再没有任何一
丝挣扎或是反抗空间的苏檀儿,最终也只能在脑海中那股越来越强的,因为窒息
所带来的晕眩感中,彻底的瘫软在宗非晓的怀抱里面。

  「呜……咳咳……呜呜……」

  要……要死了嘛?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至少到最后檀儿的身子……还是清白的……

  只是……相公……

  眼前的视线在强烈的窒息感中逐渐变得模糊起来,随着心底那份死亡所带来
的阴影感越来越重,过往的无数回忆也像是一幕幕闪回的灯影般,在苏檀儿的眼
中不断略过。

  初次在苏府门前见面时的相敬如宾……宁静小楼上的闲谈夜话……皇商时的
挺身而出……

  再之后……烧楼圆房……失陷杭州……

  还有梁山上那群……破入府中的强人贼寇……

  以及汴京城中,那一幕幕甜蜜的往昔……

  无数的光影,无数的回忆,最后缓缓汇聚而成的,却只有一张带着温和笑意
的熟悉面容……

  相公以前……可有什么理想报复吗?

  我啊……我想砌房子……嗯……泥瓦匠……泥木匠之类的……差不多……

  相公!

  沉重的双眼缓缓合在一起,随着脑海中突然再一次涌起的强烈晕眩,本就才
从昏迷中苏醒不久,身体处在一种极度虚弱状态的苏檀儿,最终还是在脖颈被宗
非晓用手臂紧紧勒住所带来的窒息中,意识模糊着,渐渐地昏迷了过去。

  相公……檀儿……檀儿没有让那个混蛋得逞……檀儿还是……檀儿的身子还
是清……

  「啪叽!」

  然而就在苏檀儿意识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就在苏檀儿以为自己能够在被脖颈
间那只钢浇铁铸般的粗壮手臂,活活勒死前,还能守住自己身子清白的那一刻,
宗非晓的肉棒却已经像是一根算好了时间,注定要在她记忆中永远烙下耻辱印记
的狰狞烙铁一般,在她身子彻底失去抵抗意识的瞬间,带着一股炙热到让她全身
颤栗的滚烫气息,沿着她私处那两瓣沾满淫汁的艳红色肉唇,狠狠地肏进了她肉
唇间那条从未被外人碰过,只在宁毅面前敞开过的性感肉洞里面。

  「唔!臭婊子你的小骚屄肏起来还真爽啊!明明生过一个孩子,结果下面这
张小骚屄肏起来还和处女一样,是不是宁立恒那小子鸡巴太软,平时都让你独守
空房,没有好好喂饱你啊?!哈哈哈哈!不过你放心,等到时候宗某把你带回去
之后,你下面这张小骚屄,一定会被鸡巴肏到合都合不起来的!哈哈哈哈!」

  「呜呜……」

  耳边的话语就像是一句怨毒的诅咒般,永久地回荡在苏檀儿意识昏迷前最后
一刻的脑海之中,只是伴着私处肉穴突然被宗非晓胯下那根狰狞肉棒侵犯而入的
撕裂痛楚,身上已经再没有任何反抗力气的苏檀儿,最终也只能在嗓子里那一声
被宗非晓用手臂紧紧勒住的,充满着不甘与绝望的呜咽声中,痛苦的陷入昏迷后
那片仿佛将灵魂也一并吞噬进去的黑暗深渊之中。

  不!

             第三章 受牵连的恶意

  粗壮的手臂终于从苏檀儿雪白的脖颈间缓缓移开,

  虽然最初只是因为不想被苏檀儿的强烈挣扎打扰到自己胯下肉棒那高昂「性」
致的宗非晓,根本没有想过会发生眼前这样,不小心失手将苏檀儿彻底勒到昏死
过去的意外状况,不过同样的,已经将胯下那根肉棒完全肏进苏檀儿私处那片温
暖肉穴里面的他,现在也根本没有半点想要就此停下,等待苏檀儿从昏迷中清醒
过来的意思。

  甚至于仅仅只是停顿下来了片刻的时间,被苏檀儿私处肉穴间那份紧窄与嫩
滑刺激到恨不得直接将体内精液一股脑全部射个干净的宗非晓,就已经向前猛的
一送腰胯,趁着双手再一次朝着苏檀儿胸前那对乳肉上熟门熟路攀揉过去的同时,
对着苏檀儿腿间那条迷人的肉缝,又一次狠狠地肏了进去。

  「啪……啪啪……啪啪……」

  多久了?!

  自从押送永乐余孽上京途中与宁毅结怨,再到想要暗中调查找宁毅麻烦时,
偶然间在长街上面第一次远远进到苏檀儿容貌时,心底那份压抑不住的觊觎与躁
动。

  虽然之后随着右相府的声势越来越盛,迫于形式的宗非晓只能将心里那份对
于报复宁毅的怒意彻底压灭,可是在这无数个日日夜夜之中,早已经不知道幻想
过多少次苏檀儿衣裙下那副美妙身子的宗非晓,却根本没有放下半点当初对于苏
檀儿的那份渴望与觊觎。

  也恰恰是因为这样,当京中右相府开始垮台,当京中那些大人物们急着对右
相府一脉动手之时,得知苏檀儿所在的他才会如此一刻不停的从汴京一路赶到亳
州,一刻不停的朝着苏檀儿当初所在的那艘楼船追去。

  尽管之后苏檀儿出乎意料的冒着暴雨跳河,尽管这两天来他一度以为苏檀儿
真的已经丧身河底,

  但是现在,在这处已经被他彻底「清扫」过手尾,再没有任何人能够知道,
或是将消息泄露出去的荒僻渔舍当中,他终于还是得偿所愿,一如曾经这无数个
日日夜夜里幻想过的那样,彻底的占有,彻底的填满,彻底地,将他胯下那根代
表着一切罪恶的狰狞肉棒,完完全全地,肏进了苏檀儿私处那条迷人的肉洞里面。

  「啪……啪啪……啪啪啪……」

  苏檀儿!苏檀儿!苏檀儿!

  狰狞的肉棒一下接着一下,就像是一根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歇下来的黑色长矛
一般,狠狠地肏在苏檀儿腿缝间那两瓣已经再没有任何一点防御能力的艳红色肉
唇里面。腥咸的浪液就像是一汪汪潺潺流淌的性爱小溪一样,沿着苏檀儿私处那
丛已经被淫水彻底打湿的黑亮阴毛,在宗非晓的肉棒上粘连出一道又一道几乎将
两者完全黏在一起的淫靡丝线。

  随着不远处树枝上仅剩的几只鸟雀也扑腾着翅膀,朝着远方飞去,一时间整
个渔屋外的院落间,就只剩下了男人粗重的喘息,以及那一阵阵女人臀肉被粗暴
肏弄撞击出的清亮水响。

  「啪啪……啪啪啪……啪啪……」

  然而就在宗非晓一边耸动着壮硕的身子,一边俯下脑袋,打算从背后去舔舐
苏檀儿身子右侧那颗露在发丝外面的晶莹耳垂时候,一阵断断续续,柔弱到几乎
微不可查的娇媚呻吟,却已经抢先一步,将他后续所有的动作,全部暂时性的停
缓了下来。

  「呜……呜呜呜……呜呜……」

  「哈哈哈哈!什么苏氏明珠,商贾之家教出来的女人就算能跟着宁立恒那小
子一起攀上右相府的高枝,说到底不也还是个商贾之女!刚刚在这跟老子嘴硬,
让老子摸几下奶球都不要不要的时候,老子还以为有多贞烈呢!结果现在下面这
张小骚屄被肏爽了之后,还不是和老子前几天在亳州翠红楼里面随便花些银子,
就整整玩了一个晚上的那几个小浪蹄子一样,恨不得撅着屁股把老子的整根鸡巴
都给吃到下面那张水叽叽的骚屄里面去!哈哈哈哈哈!」

  停缓的肉棒突然以一种更加暴烈的姿态,朝着苏檀儿私处那条溢满淫浆,已
经再没有丝毫防备能力的紧窄肉穴中狠狠地肏了过去。虽然眼前这处突如其来的
发现,让宗非晓现在那张仿若黑炭般的老脸都兴奋的有些发红起来,但是趁着苏
檀儿整个身子都被自己肏到无意识向后反弓起来的瞬间,手上动作根本没有半点
迟缓或是犹豫的宗非晓还是伸手向前猛的一扯,在麻布碎裂的刺啦声中,将苏檀
儿上半身那件本就已经满是豁口的粗麻短衣,以及短衣里面那件已经被扯断绑绳
的暖黄色肚兜一起,彻底地撕扯了下来。

  「呜呜……呜呜呜……呜……」

  「唔!晕过去之后的叫床声音都能骚成这样,简直就是个天生的小浪蹄子嘛!
唔唔!还有这对奶子!唔唔!这手感揉起来还真是又滑又软啊!唔唔!也不知道
怎么长的!唔!明明生过一个孩子,唔!皮肤还能嫩成这样!唔!还有下面这张
小骚穴!唔!肏起来紧的跟个处一样!夹的老子差点直接射出来!肏!真爽!唔!
宁立恒那小子倒是会找女人!」

  双手从背后死死的掐弄着苏檀儿乳肉中央那两颗翘立的敏感嫣红,随着胯下
那根粗壮的狰狞又一次狠狠的肏弄,一直以来已经不知道在夜里幻想过多少次现
在这副场景的宗非晓,现在更是忍不住张开大嘴,伸着嘴里那根满是黄苔的恶心
舌头,趁着苏檀儿上半身已经再没有任何一点遮掩的功夫,在苏檀儿背后那片雪
白的肌肤上面疯狂的舔舐起来。

  「呲溜……呲溜……」

  「呜呜……呜呜呜……」

  腥臭的口水一点一点地蔓延,扩散,就像是一片等待上色的奴隶烙印一般,
在苏檀儿背后那片雪白的肌肤上面慢慢晕染出一道又一道耻辱的湿痕。

  然而如今已经被宗非晓环着双乳,牢牢箍在怀里的苏檀儿,现在却只能在脖
颈间那道浅色红痕所带来的黑暗与绝望之中,无意识的扭动着自己昏迷的身子,
在背后宗非晓那恶心的舔舐中。好像一只被人彻底驯服的小母猫一样,高抬着屁
股后面那两瓣雪白的臀丘,默默迎合着对方胯下那根狰狞在她肉穴深处的一次又
一次冲击,一次又一次的肏弄。

  甚至于随着因为昏迷而紧闭的双唇也被宗非晓强捏着一把掰开,那一声声原
本还被苏檀儿勉强压抑在嗓子里的呜咽呻吟,现在也像是突然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一样,彻底地变成了一声声,再也无法掩饰的,宛如渴望宗非晓胯下那根丑陋的
狰狞,能够继续这样,在她私处肉穴中永远肏弄下去的羞耻淫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对!叫吧!就这样继续叫吧!等老子到时候把你带回去调教好了,
保管你以后每一天都像现在这样,跟个婊子一样撅着屁股来求老子拿鸡巴肏你!
哈哈哈哈哈!」

  …………

  「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残忍的奸淫就像是永远没有止境一样,伴着苏檀儿唇间那一声声再也无法压
制的妩媚淫叫,已经用一只手环住苏檀儿的雪乳,将苏檀儿的上半身整个揽进自
己怀里的宗非晓,现在更是挺动着胯下那根丑陋的狰狞,对着苏檀儿私处那两瓣
已经被他彻底肏成一道羞耻圆环形状的性感唇肉,大力的冲刺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

  黝黑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在苏檀儿肉穴深处的娇嫩软肉上面,淫靡的浪
液就像是一道道蜿蜒的小溪一样,沿着两人的交合处,逐渐向着苏檀儿大腿内侧
那片纤细的洁白上面蔓延起来。

  然而就在宗非晓从背后一口含住苏檀儿左侧那颗晶莹的耳垂,打算在一阵最
后的冲刺中,从苏檀儿私处那片温暖的小穴中,得到彻底的满足时候,原本整个
身子都被他环在怀里,就像是一件性感的性肉玩具一样,随着他的肏弄,不住发
出一声又一声淫靡浪叫的苏檀儿,现在却像是突然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整个身
子向后猛的一弓,在他的怀里剧烈的痉挛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相公……啊啊……相公……啊啊啊……」

  敏感的小穴剧烈的缩紧,腥咸的淫汁不住的溢出,

  尽管曾经拼了命的想要反抗,拼了命的想要从宗非晓的魔爪中挣脱出去,可
是随着意识的彻底昏迷,随着肉穴深处那股因为宗非晓胯下肉棒一次又一次肏弄
所带来的酥麻快感越来越强,如今肉穴中每一寸软肉都像是要被宗非晓胯下那根
肉棒直接肏化了一样的苏檀儿,最终还是在宗非晓胯下那根肉棒的又一次狠狠肏
弄之后,被宗非晓胯下那根强行奸淫在她体内,残忍夺去她身子贞洁的丑陋肉棒,
直接肏到了抑制不住的屈辱高潮。

  最终还是在嗓子里那一声声娇媚到了极点的浪叫声中,将她肉穴深处那股抑
制不住飞泄而出的,几乎是让她最为羞耻的高潮浪水,全部浇在了宗非晓胯下那
根,到现在为止还在她肉穴深处不断肏弄,不断撞击着的丑陋肉棒上面。

  「啊啊啊……相公……啊啊啊啊……啊……相公……啊啊……」

  「哈哈哈哈!哎!我的好娘子!相公我就在这那!怎么样?相公我的鸡巴肏
的你爽不爽啊?!哈哈哈哈!肏!肏死你!你别急!相公我这就把我的子孙汤,
都灌到你的小骚穴里面去!哈哈哈哈!」

  狰狞的肉棒突然以一种更加猛烈的姿态,朝着苏檀儿高潮过后,现在正处于
极度敏感的娇嫩肉穴中狠狠地冲击过去。强烈的快感几乎只是瞬间,就让刚刚才
从高潮中稍微平静下来一点的苏檀儿,再度抑制不住的,高潮淫叫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直到苏檀儿整个身子都在肉穴中那一次次强烈的撞击中,忍不住开始跟
着痉挛起来的时候,终于再也压制不住体内那股射精欲望的宗非晓,这才在又一
次狠狠地冲击中,挺着胯下那根已经沾满苏檀儿高潮淫液的狰狞肉棒,伴随着苏
檀儿嗓子里那一声声已经近乎破音般的浪叫声中,将肉棒里那一股股炙热滚烫的
腥臭浓精,一股接着一股的,完完全全地灌在了苏檀儿私处那片性感的肉洞里面。

  「呼!真他娘的爽!就是老子在翠红楼里听说的那个劳什子亳州花魁,只怕
肏起来也没有这个小骚屄的一根屄毛舒服嘛!哈哈哈哈!你说对不对啊小骚屄?!
刚好老子记得非昨那小子在亳州还挂着一处这种行当,你说到时候要不要把你扒
光了换个奴籍扔进去,也去争一争那劳什子亳州花魁啊?!虽然不是处了,但是
就凭你下面这张小嘴,要是多接几个亳州地界的大人物,再稍微把你的背景透露
出去一点,到时候应该会有不少人来碰你的场吧?哈哈哈哈!唔,你说宁立恒消
息那么灵通,要是让他知道自家娘子跑去青楼里面靠着卖屄,吃男人鸡巴,被人
捧成了亳州花魁,你说他会是个什么表情啊?嗯?!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