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惊变】第十二章 前尘往事(四)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字数:10770

写在最前面:

  本文写的比之前的文都要用心,剧情方面也更缜密,希望大家多多留言支持本文,读者的回复是最有效的动力,每一条我都会认真看的。

  前文链接:
                             
                           
                       

            第十二章前尘往事(四)

  好冷!好冷!

  这是荣海最大的感触。

  浑身发抖的荣海被捆在商船的货仓,已经很久很久了,阴冷潮湿的环境让荣
海发起了高烧。

  痛苦不堪的荣海无法呼救,无法动弹,几度昏迷失去意识,又几度醒来,而
每次醒来却依旧是身处同种环境,似乎抓他的人已经把他遗忘了,任由他在这里
冻死,腐烂……

  随着荣海的意识越来越模糊,高烧越来越重,绝望的情绪让他没有了任何想
法,唯独还剩下一个情绪,那就是担忧白谨,那个刚刚与自己袒露心扉的完美女
人,此时已不知所踪,这一缕牵挂,是一直支撑着没有让他垮掉的唯一信念。

  他听见了一阵脚步声,连忙屏气凝神,打起了所剩不多的精神。

  脚步声越来越近,打开了仓门,蹲在了荣海身边……

  「扒光他,你穿上他的衣服。」

  「呜……呜……」

  荣海冲着那个声音来源不断挣扎,但无济于事,嘴巴被封得死死的。

  两记重击砸在了荣海的腹部,让荣海痛得直反胃,随后一阵寒冷袭来,荣海
的衣服被扒光,赤条条的他又被一圈一圈的捆了个结实。

  随后脚步声走远,离开了货仓,在货仓门口,刚刚说话的人再次说道:

  「记住,一会儿我会把你狠狠的摔在地上,你有个心理准备,别叫,只要白
谨离你近了,你就把这个扎进她的大腿。」

  「好的!」

  「好,我已经跟老胡打好招呼了,这事儿成了,你直接找老胡领赏。」

  「好的,放心,我们大哥交代了,肯定给您办妥。」

  随后就又是一阵寂静……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新的脚步声出现了,这声音很轻,但非常迅捷,赤身
的荣海将耳朵贴在地板上,听着那敏捷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轻盈迅速!

  是白谨!

  这个脚步声他太熟悉了,一定是她!

  她来救自己了!

  荣海心中一阵激动,但紧接着又跌入谷底,这是一个圈套!

  脚步声停了,就在这附近……

  「快,把那小子给我带出来,」是最开始发号施令的那个男人声音:「妈的,
快点,一会儿游轮就开了,咱们得赶紧把那小子也带走,老胡说了,让我用这小
子勾白谨出来。」

  「好的,好的。」另外两个声音答应道。

  荣海知道,这是他们在演戏……

  「呜呜……呜呜呜……」

  荣海大声的呜咽,想要提醒那个不知藏在何处的白谨,但根本无济于事,他
的提醒都埋没在了哗啦啦的海浪声中……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又是那个头目的声音:

  「喂?老胡啊,找到了,那小子还没死,我这就把他带到船上,按你的计划,
把白谨那小妞儿勾出来……哎,好的,你放心……嗯……等明天白谨如果真的现
身了,抓她可就靠你了……放心……该给你的好处少不了你的……好嘞,拜拜!」

  「你们两个,把他装救生船上,然后划到游轮那边,我去接应你们。」

  随着「咚」的一声闷响,大概两分钟之后,那个熟悉的脚步声动了,荣海知
道,白谨上钩了!

  果然,一阵快速击打的闷响接连而起,几人倒地的声音之后,轻盈的脚步跳
到了另一个方向,荣海再次疯狂的扭动身躯,大声的呜咽,想让白谨打开仓门,
进来看看,但这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啊……」

  一声动人的轻声惊叫,再无声息……

  荣海的心也跌入谷底,显然,白谨遭到了暗算。

  「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响起,重重的脚步走了过来,是那个头目的声音:

  「白谨啊白谨,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这次看你怎么跑!」

  荣海奋力哭喊,眼罩之下的双目已经流出了滚滚热泪,尽管他声嘶力竭,但
发出的声音却都被口中塞满的布条堵住了。

  绝望中的荣海濒临崩溃,外加全身赤裸的他饥寒交迫,就这么晕了过去,这
一次,荣海也知道,似乎自己再也无法醒来了。

  然而让荣海没有想到的是,意识再一次涌上了脑海,而且,四周也变得非常
温暖,身体也没有了束缚!

  「白谨!白谨!」

  荣海大喊着白谨的名字,从一张木板床上坐了起来!

  荣海四周望了望,这是一个很简陋的环境,狭窄的空间,硬硬的板床,身边
有一杯水,和一个很大的汉堡!

  饿极了的荣海狼吞虎咽的将汉堡吃光。

  「你醒了?」

  荣海正喝着水,听到声音,立即向前望去,房门打开,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
人站在门口。

  「你是?」

  「我是你这次卧底行动的负责人。」

  「是你救了我?」

  「没错,」中年人说道:「是我救了你,这次行动有些仓促,是我们计划不
周,你受苦了,我们为了安全的救出你,等所有敌人都离开了商船才动的手,放
心吧,现在咱们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

  「回去?回哪?」

  「回国!」

  荣海大惊失色,连忙四周望了望,在那个小小的窗口上发现,窗外就是漆黑
的夜空,同时也感受到了微微的震颤,他们果然是在飞机上!

  「不行啊!白谨被抓了!我们得救她,她是雪狼组织的,她……」

  中年人举起一只手,挡住了荣海的话:

  「我们看到了她来救你,所以也调查了一下此人,我们没有发现她的任何档
案,说明她不是国安局的。」

  「没错,她是军区派过去执行任务的,咱们得救她!」

  「不行,我们还有我们的任务,你这次回国还要执行新的计划,放心吧,这
个叫白谨的女孩儿我们会安排人关注她的,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告诉你的。」

  「不……她,她被抓了,落到那些人的手里,她……」荣海激动的有些语无
伦次。

  「我们知道她会面临什么,但这些代价是早晚要付出的,救出她,也不在我
们的能力范畴之内,她既然是雪狼组织的成员,那自然不简单,肯定会想办法自
救的,也许被抓也是她意料之内呢?」

  「滚你妈的意料之内!」荣海非常气愤:「去你妈的任务,你放我下来,给
我个伞包,放我回去,我自己救她!」

  「愚蠢!」

  中年人大骂道:「你是怎么从国安特训班毕业的?如果我不是国安局的,如
果我是只是敌人的圈套呢?你一张嘴就把白谨同志出卖了,知不知道?」

  此话一出,荣海心头一震!

  「如果白谨只是作为一个战利品被捕获,等待她的,只不过是屈辱而已,如
果知道她是军区卧底,下场有多惨,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中年人看到发愣的荣海,哼了一声说道:「居然还敢口出秽语辱骂长官,这
次我念你有伤在身,不与你计较,但这么大的失误,以后不准再犯了,你好好休
息吧,回国之后,新的任务等着你。」

  说完,中年长官转身出门,留下了荣海一人独自无可奈何的难过着……

  「啊!!」

  荣海大声哭嚎,释放着压抑的情绪,但回应他的,只有飞机的引擎声,悲伤
与无力感充斥着荣海的身心,让他痛不欲生……

               ————

  豪华游轮,黄伯忠挽着女儿的手走出电梯。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宽敞的大厅,这里的灯光五彩斑斓,但却普遍很暗,吵
杂的人声却也盖不住那震耳的音乐,动感的节奏让大厅中的人很high,但却让刚
刚走出电梯的黄念笙连连蹙眉,整个场面,给人一种忽然来到了酒吧迪厅的感觉。

  黄伯忠也是紧锁着眉头,显然对此处的场景很不满意,于是冲着一个人挥了
挥手,又指了指耳朵,此人立刻会意,将音乐关了。

  随着音乐的戛然而止,大厅中正嗨的高兴的人,面面相觑,甚至有些生气,
但当他们的目光投到门口,看到黄伯忠父女的时候,就立刻哑火,各自散了。

  「哥!来这儿!」

  大厅角落的一张大沙发上,一个一身迷彩短袖的男人冲着黄伯忠一边喊着一
边挥手,黄伯忠点了点头,走了过来。

  迷彩男人所在的大沙发,坐了大概十几个人,迷彩男人坐在最中间,此人不
到三十岁的年纪,但身材格外健壮,暴露在外的肌肤散发着古铜色的亮光,充满
了爆发力的肌肉将迷彩上衣撑出了非常健美的线条,一看就知道此人不简单,定
是身经百战的老手。

  黄伯忠带着女儿走来,沙发上的其他人识趣的给黄伯忠在迷彩男人身边让开
了一个位置。

  「哎哟,这才几年没见,念笙就这么漂亮了?」迷彩男人夸着黄念笙:「多
大啦?听说你该上高一了?」

  「嗯,二叔,」黄念笙点了点头说道:「今年刚上高一,我十五啦。」

  原来这位迷彩男人正是黄念笙的二叔,黄伯忠的弟弟,也就是周边各国之间,
最大的军火商,黄有龙。

  「十五?哎?十五就到高中了么?」黄有龙问道:「我记得十五应该是初中
啊。」

  「嗯,我跳着年级学的,嘿嘿。」

  「哇,念笙真是聪明,学习好,人也越来越漂亮啦!」

  「好了,念笙,」黄伯忠拍了拍黄念笙的肩膀:「我和你二叔还有事儿要谈,
你自己去玩吧。」

  「嗯,好,」黄念笙说道:「爸爸,别忘记帮我找那位姐姐呀。」

  「好的,忘不了,你先回去吧,别乱跑。」

  「嗯,好,二叔再见。」

  「好,再见。」黄有龙开心的点了点头,显然他也很喜欢这位可爱的侄女。

  黄念笙离开之后,黄伯忠就对身旁一个男人使了个眼色,男人立刻会意,起
身跟上了黄念笙,显然,黄伯忠虽然是带着女儿来游轮上玩,但却根本不放心让
她自己在这里乱溜达,如果不是黄念笙没有母亲,对自己格外依赖,黄伯忠定然
不会让女儿来游轮的。

  有了手下的暗中保护,黄伯忠不再担心,转过头对弟弟问道:「阿龙,听说
你有事儿找我?」

  「哈哈,小事儿。」

  「小事儿?」黄伯忠挑了挑眉毛:「小事儿……居然还能让你亲自跑一趟么?」

  「这话说的,怎么不能了?」黄有龙说道:「我主要是想来轮船上happy 一
下,找你的小事儿也就是顺带一提就是了,哈哈。」

  「行吧,」黄伯忠笑着说:「那咱就先把小事儿解决了,然后老哥我带你好
好玩一玩。」

  「没问题,哈哈,」黄有龙说道:

  「这事儿嘛,都是下面的人之间闹出来的,这不,我手下卖给一个新的私家
兵团一批军火,结果半路,被你们的人给劫了,劫了其实也就罢了,都是小问题,
但你这位手下,不该赶尽杀绝啊,一个活口没给我留,要不是我们还有在后面盯
梢的,我连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有这事儿?」黄伯忠立刻浓眉倒竖,损害他和弟弟之间的利益,这可不是
一件小事儿,更何况还杀了黄有龙的手下,黄伯忠显然非常生气:

  「是谁动的手?」

  黄有龙递给了黄伯忠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瘦高的男人,黄伯忠想了想,
看着似乎有点眼熟,但他的手下实在太多了,还是没具体想起来此人的名字。

  看到黄伯忠的表情,黄有龙说道:

  「哥,你不用想了,你手下人多,肯定想不起来,我已经帮你查清楚了,这
人名叫阿辉,是你们坦克鲁尔小组的手下。」

  「鲁尔?」

  黄有龙点了点头:「我觉着这事儿应该不是鲁尔下的命令,他以前也算是跟
着我们刘老大混的,虽然被踢出来了,但对咱俩的关系应该是知道的,还不至于
下这么狠的手吧。」

  黄伯忠看着黄有龙似笑非笑的模样,又瞧了瞧他身边那十几个同行的手下,
心中掂掇着:

  这事儿绝不是件小事儿,但老弟知道鲁尔是我的得力手下,所以先用话把台
阶给我找好,免得一会儿我不舍得处理鲁尔,让老弟的手下们找借口,哼,老弟
居然这么给我面子,我肯定也不能亏了他,这事儿必须严肃处理,如果真的是鲁
尔犯的事儿,自然家法严惩,也好给弟弟一个交代,毕竟他鲁尔再怎么厉害,照
比黄有龙的身份,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想了这些,黄伯忠摆了摆手说道:「是不是他,找来问问就知道了,放心,
这事儿老哥必须给你个满意的答复,小周!」

  说着,黄伯忠冲着一位年轻小伙儿叫道:「你去把鲁尔给我找来。」

  「是!」被叫做小周的年轻人,应声离开了。

               ————

  十分钟之后,上身赤裸的鲁尔来到了黄伯忠等人的面前,现在的鲁尔下身只
穿了一个肥大的短裤,就再没有别的衣服了。

  「鲁尔,我来给你介绍一下,」黄伯忠指着身边的弟弟说道:「这是我亲弟
弟,黄有龙,他的名号想必你是听过的吧?」

  一听到黄有龙这个名字,鲁尔脸上一惊,他自然知道黄有龙是这边最大的军
火商头目,连忙笑着说道:「啊,听过,黄老板大名鼎鼎,当然听过。」

  黄有龙第一次见鲁尔,也被他两米四的身高给惊住了,但此刻鲁尔一脸讨好
的模样,和他魁梧的身材形成了剧烈的反差。

  「这里有件事我得跟你核实一下,」黄伯忠仍旧一脸严肃的说道:「你今天
下午,是不是杀了一批贩卖军火的商人?」

  鲁尔自打听说了是黄有龙亲自找上门来就知道大事不妙,今天动手截杀白瑾
的佣兵团,因为知道对方是黄有龙的手下,但为了得到白瑾,鲁尔已是顾不了那
么多,而且为了防止暴露,自己没有出面,而是特令手下阿辉帮忙,并且叮嘱一
定要杀光现场,除了白瑾不留活口,这样死无对证,黄有龙也找不到自己头上了。

  「有这回事儿么?」鲁尔装傻。

  「哼,」黄伯忠冷笑一声:「鲁尔,你别耍滑头,那些人都是我弟弟的手下,
你不但抢货,还杀人灭口,过分了吧?」

  「老大,搞错了吧?」鲁尔说道:「我怎么敢动黄老板的手下?」

  「哦?搞错了么?你自己看看吧,」黄有龙不等大哥说话,直接将一打照片
丢在了鲁尔面前:「这都是现场照片,我们每次交易都有人背后看着,这个人,
是你的手下阿辉吧?」

  鲁尔没想到黄有龙连阿辉都查得到,顿时一头冷汗:「啊,这事儿嘛……事
出有因,我们也是为了消灭敌人,绝对是误伤。」

  「误伤?误伤有全杀光的么?」黄有龙说道:

  「鲁尔,你最好老实一点,我原本不打算深究此事,毕竟以后抬头不见低头
见,交往还在,只要你认个错,然后给我手下的弟兄们一些补偿,这事儿也就过
去了,但现在嘛,看你这么抵赖,感觉你有点把我当傻子啊?」

  「没有没有,」鲁尔说道:「黄老板言重了,我哪敢和您扯谎,这事儿我的
确事出有因,而且真不知道对面就是您的人啊。」

  「哼,你这样,真是没意思,」黄有龙笑着说道:

  「咱们这周边几个小国家,贩卖点枪支弹药,哪个不得在我这经手?你的小
队也没少从我这拿货吧,怎么?是不是在下名望不够,还没能入了你坦克鲁尔的
眼呢?」

  鲁尔发现自己越是解释就越乱,的确,自己在明明知道的情况下,杀光了黄
有龙的手下,本想清除证据的鲁尔,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背后藏着的人拍照。

  看到鲁尔不说话,黄有龙也不再追问,毕竟鲁尔是哥哥的手下,怎么处置还
得看他,于是黄有龙说道:

  「这事儿,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手下兄弟命都没了,总得有点交代才
是,哥,这事儿看你了。」

  黄伯忠看着一头冷汗的鲁尔,又瞧了瞧身旁的弟弟,心道:

  鲁尔这个大蠢猪,脑子果然是一如既往的蠢,太蠢了,要不是他战斗力够强,
早就踢了他了。现在他还是我的得力部下,没了他,就少了个强力打手,他这个
人我倒是不在乎,但少了他这么强的战斗力,着实有点亏。

  黄有龙多么精明,自然知道黄伯忠的顾虑,于是再次给了哥哥一个台阶,说
道:

  「哥,你放心,你怎么处置,我肯定没有怨言,这鲁尔当年也是跟着我们刘
天龙老大混过,虽然被踢出来了,但也算是半个山海帮的人,都是自家人,一切
都好说。」

  黄伯忠点了点头说道:「弟弟你放心,我肯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黄伯忠转头继续对鲁尔说道:

  「你刚刚说,你是为了对付敌人,敌人是谁?」

  「啊,是白瑾,」鲁尔说道:「白瑾的雇佣兵团。」

  「哦?白瑾我听说了,确实是在你的地盘和你抢生意,但战场怎么还扯到M
国来了?」

  「她狡猾的狠,打不过我就跑啊,我是一路追杀到的这儿。」

  「哦?是么?」黄伯忠说道:「对了,你去把阿辉叫来,看他怎么说。」

  「阿辉死了!」鲁尔说道。

  「什么?」

  黄伯忠大皱眉头,心想着:原本打算让阿辉出来顶个雷,杀了阿辉也算是给
弟弟的手下们出了口气,没想到他居然死了?这个鲁尔不会又在耍滑头吧?下午
还在海滩杀人灭口,这到了半夜,人就死了?

  「怎么死的?」

  「让白瑾杀了!我的手下都让她杀了,一个也没剩,这个……老胡可以给我
作证!」鲁尔生怕老大再次误会自己,连忙将救了自己的老胡喊了出来。

  「胡天?」

  「对,是他。」

  「小周,你去把胡天叫来。」黄伯忠命令道。

  「哎,好。」小周作为一个黄伯忠助手,这种跑腿儿的活儿自是非常熟练。

  没一会儿,一个一身黑衣的壮硕男人跟着小周来到了众人面前,此人一身健
硕的肌肉,身高两米,正是几个小时之前和鲁尔一起密谋抓住了白瑾,并且给鲁
尔提供了春药的狙击手老胡。

  由于鲁尔的身影实在太显眼了,胡天一进门就看到了他两米四的大块头,这
让胡天非常惊讶,按道理来说,这鲁尔应该在他的包房里操着那位极品至极的雇
佣兵团长才对,怎么光着身子杵在这儿了,看来是有大事儿啊。

  「胡天,」黄伯忠说道:「鲁尔说,一个叫白瑾的兵团长,杀光了他的所有
手下,你看到了?」

  「啊,看到了,」胡天搞不清状况,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我当时在游轮
上等着鲁尔来,看到鲁尔的商船靠岸,就往那边瞧了瞧,恰好看到了那一幕。」

  「对方多少人?」

  黄伯忠觉得既然出现了敌对的雇佣兵团,那还是需要重视一下的。

  「就白瑾一个。」

  「一个人,杀光了鲁尔的所有手下?」

  「也不是所有吧,似乎是,那个时候,鲁尔就只剩下两个跟班儿了,」胡天
说道:「我恰好看到她杀了两人。」

  黄伯忠转头看向鲁尔:「哦?当着你鲁尔的面,杀了你的马仔,还能跑?有
这么厉害的人么?」

  「真的啊,」鲁尔看到黄伯忠还在怀疑,于是说道:「要不是老胡出手,连
我都栽在她手里了。」

  随后,鲁尔也不再隐瞒,就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包括如何连同胡天将白瑾
抓住,都说了出来。

  黄伯忠越听越是惊讶:「你是说,这个白瑾居然还是个女的?」

  「是啊,没错啊!」

  「她人呢?」黄伯忠明显对这个女雇佣兵团长有了很大的兴趣。

  「她……」鲁尔一时间犹豫了,如果把白瑾交出来,这些老大们看到那么极
品的妞儿,肯定就没自己的份儿了,但事已至此,还是保命要紧,尽管没有操够,
也不能再藏着了。

  「她在我房间。」鲁尔说道。

  「哟,在你房间?」一直没说话的黄有龙嘴角一挑,看着鲁尔半裸的样子说
道:

  「原来,你是在享受猎物啊,哈哈,让你们说的这么传奇的女人,还是带过
来,让大伙儿一起瞧瞧吧。」

  「哎,好,我这就把她抱出来。」

  鲁尔转身就要往回走……

  「慢着,」黄伯忠说道:「你在这等着,我派人过去。」

  此时的黄伯忠脑海中有了另一番打算!

  如果一切如鲁尔所言,那这个白瑾绝对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凭借一己之
力险些掀翻了坦克鲁尔的整个队伍,肯定是智勇双全的人物,如果能占为己用,
定是一大助力,这个鲁尔办事莽撞,又得罪了山海帮,还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整个一个蠢猪,哼哼……

  隐约之间,黄伯忠已经有了爱才之心,既然想要留下白瑾,那就不能让她太
过丢脸,怎么也要拿出点诚意才是,如果这个白瑾并不是像鲁尔所说的那么神奇,
到时候是杀还是玩儿,再做定夺也不迟。

  想到这,黄伯忠对小周说:「小周,你去鲁尔的房间,把白瑾带过来。」

  说完,黄伯忠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小周,小周立刻领会:

  「是。」

               ————

  作为跟随黄伯忠多年的助手,周一凡自然懂了黄伯忠的心思,于是他有意找
了两个女服务员跟着自己一起。

  刚刚来找鲁尔的时候,只是在门外敲了敲,并没有进门,此时来到屋内,映
入眼帘的就是一间超大的客厅,客厅的大沙发上正蜷伏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

  这女人的肌肤亮白如玉,白里透红,完美的身材让周一凡只看了一眼就鸡儿
梆硬!

  周一凡来到沙发前,越是离得近,越能感受到这位全裸的女人给他带来的强
烈吸引!

  轻轻撩起裸女的乌黑长发,绝美的容颜映入眼帘,让周一凡的心砰砰直跳!

  「我操,这就是白谨?真他妈漂亮啊!这么极品的妞儿,不知道让鲁尔那个
大黑鬼操了多久,真是暴殄天物!」

  再仔细一瞧,白谨白皙的肌肤上,有很多干涸的精斑,一双修长的玉腿上也
满是不明液体,双腿之间隐隐可见那已经红肿不堪的肉穴紧紧关闭着,周一凡再
回想一下鲁尔那硕大的身躯压在这么娇嫩的白谨身上疯狂输出,连连皱眉。

  这大美妞儿,是被操虚脱了吧?

  看着白谨那丰硕的雪乳,纤细的腰肢,圆润的翘臀,如此完美的身材搭配上
她稚嫩美丽的俏脸儿,让周一凡兽血沸腾!

  如果不是老大在外面等着,自己真的想就地把她给办了!

  周一凡咽了两口唾沫,转过身,不敢再多看了,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坏了大事。

  「你们两个,」周一凡对跟在身后的两个女服务员说道:「把她带到浴室,
好好洗洗,认真的洗,尤其是那里。」

  周一凡指着白谨私处红肿的嫩肉说道。

  「是。」

  「温柔一点!」

  周一凡最后嘱咐道。

  「是。」

  两个女服务员一起抱着白谨进了浴室,白谨全程昏迷,显然是遭受了太多的
暴虐,已经不堪重负。

  周一凡暗道自己糊涂,居然忘记带女人的衣服了,于是趁着女服务员给白谨
清洗身子的时候,在屋子里四处转着,找到了一套纯白色的棒球服。

  棒球小衫被鲁尔撕出了长长的口子,但应该还能穿,而下身的短裙还是完好
的。

  床上有一双薄薄的肉色丝袜,但已经彻底湿透了,而且还满是令人作呕的精
液!

  周一凡的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是老大打来的电话,连忙接了起来。

  「喂,大哥。」

  「嗯,怎么还没回来?找到白谨了么?」电话中的黄伯忠说道。

  「找到了,正在给她洗澡呢。」

  「洗澡?你给她洗的?」

  「没有,我带了两个女服务员,正好派上了用场。」

  黄伯忠自然知道为什么要给白谨洗澡,听到周一凡还带了两个女服务员,很
是满意:

  「好,做的很不错,洗好直接回来,我们等你。」

  「是。」

               ————

  半小时之后,白谨终于从里到外的都被小心翼翼的洗干净了。

  「给她穿上。」

  周一凡将那套棒球衣递给了两个女服务员。

  穿好衣服的白谨依旧昏迷着,于是两名女服务员合力将白谨抱起来,跟着周
一凡回到了黄伯忠等人所在的房间。

  当昏迷的白谨被放在沙发上,大家终于看清了她的面容时,周一凡明显能感
受到,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呆住了。

  「我操,这么一个宝贝,你鲁尔能独自享用,爽翻了吧?」黄有龙两眼放光
的说道。

  而黄伯忠此时已经彻底惊住了,居然是她!!!!

  黄伯忠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位女儿口中的漂亮姐姐,那个让他只是匆匆一
瞥就心动不已的棒球衣女孩儿,竟然就是白谨!

  此时的白谨依旧穿着黄念笙的棒球服,贴身的棉衫被撕开了一条长长的缺口,
雪白的乳肉大面积的溢了出来,刚过翘臀的短裙将将盖住白谨的胯下,一双毫无
遮拦的大长腿,嫩白如玉,莹莹发光,没有穿鞋的美足极为精致,搭配她双腿并
拢着躺在沙发上的姿势,白谨整个人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魅力!

  黄伯忠看着如此动人的她,穿着女儿衣服的她,竟被身旁的坦克鲁尔操得昏
迷不醒,立即心痛不已,甚至脑海中竟萦绕出了坦克鲁尔又黑又壮的魁梧身躯,
压在女儿黄念笙身上的场景,而且尚未成年的黄念笙也穿着这一身棒球服,被鲁
尔耸动着大屁股重重的操着!

  越想越是恼火,黄伯忠脸色发红,青筋暴起……

  「哥?」

  黄有龙发现黄伯忠状态不对,连忙推了推:「你……不会认识她吧?」

  被推了一把的黄伯忠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揉了揉额头,将那些变态的幻
想从脑子里清空,他知道这么想肯定不对,但看到白谨真面貌的黄伯忠,或许是
疼惜白谨,也或许是嫉妒鲁尔,此时对鲁尔可以说是恨得牙痒痒!

  「不,不认识。」黄伯忠摇了摇头,随后继续看向鲁尔:「她就是白谨了?」

  「没错,是她。」鲁尔答道。

  黄伯忠继续观察着昏迷的白谨,发觉白谨那白皙的俏脸儿上泛着潮红,于是
继续问道:

  「你……是不是给她吃什么药了?」

  鲁尔点了点头:「嗯,老胡给了我一大瓶药,说是能让她欲仙欲死,我就给
她灌了半瓶。」

  听了这话,老胡脸色立即难看了很多,首先是惊讶他居然给白谨喝了半瓶那
么多,然后就是暗骂鲁尔这个大傻逼,居然又把自己坑进去了,黄有龙过来找说
法,这事儿可大可小,谁也拿不准,胡天刚把自己撇清,鲁尔这个大蠢猪又把自
己抖了进去,早知道就不救他了。

  老胡心里骂着,但也知道自己必须出面说两句了,于是将自己如何帮着抓白
谨,如何给了鲁尔药剂一五一十的说了个遍。

  「嗯?她还有个同伙?同伙人呢?」黄伯忠问道。

  「还在那艘商船的货仓里捆着呢,这时候,估计冻死了吧。」

  黄伯忠点了点头,白谨才是主角,他也无暇去管那个冻死的手下了。

  「弟弟,」黄伯忠对黄有龙说道:「事情的前前后后,都摆在这里了,白谨
和鲁尔怎么处置,我听你的。」

  这是黄伯忠思前想后的最终说法,在此话说出口的时候,黄伯忠已经决定,
怎么处理鲁尔这个蠢猪他都没意见,但是白谨,他一定要保下来!

  而且刚刚自己在看到白谨一瞬间的失态模样,黄有龙那么精明的人肯定能看
出来,相信他应该会给我这个当哥的一个面子吧。

  而黄有龙就更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了,他自然看出来了大哥对这个女人有意思,
黄有龙也肯定不会夺人所好,毕竟自己和这个女佣兵团长没有任何恩怨,而鲁尔,
如果自己直接弄死他,好像也不太妥……

  正犹豫间,黄有龙一位同行的手下忽然说道:「老大,这个白谨真的那么厉
害么?你瞧她柔柔弱弱的小样儿,要说在床上榨干了鲁尔我信,但你说她能打败
鲁尔,我是真的不信,要么让她和鲁尔单挑吧,我们也看场戏。」

  这个提议,让黄有龙眼前一亮,与大哥黄伯忠对视一眼,两人立刻心有灵犀!

  整件事其实都是做给手下们看的,就是为了给他们一个交代,两人是亲兄弟,
怎么处理都无所谓。

  黄伯忠与黄有龙交换了眼神之后,心下有了主意,于是一抬手,说道:

  「这位白谨姑娘,看样子需要时间休息,咱们这个游轮三天之后返航,那咱
们就定在三天之后,让休息好的白谨和鲁尔在这儿来一场较量,我会在这里搭一
个大擂台的!也算是给大家伙表演一个节目了。如果白谨输了,那么白谨就交给
大家随意处置,想怎么玩怎么玩,如果鲁尔输了,一样,鲁尔就交给你们,想怎
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黄有龙的手下们一听,立刻来了劲头,他们肯定不会认为鲁尔真的会败给这
个小妞儿,但这个叫白谨的女人,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如果交给他们随便玩,
哈哈,想想就很爽!

  于是大家纷纷同意。

  黄有龙听到黄伯忠这么说,立刻就知道,三天之后,鲁尔必败,黄伯忠不过
是找个借口把鲁尔这个蠢猪踢走,扔给我这里处理,好给所有人一个交代罢了,
至于如何让白谨赢,那就是哥哥的事儿了。

  黄有龙自是无话可说,若有深意的冲着黄伯忠点了点头,两人心照不宣。

  「好,小周,你去安排几个女佣人,把白谨服侍好,给她开一个房间,没我
的允许,谁也不许进。」黄伯忠对周一凡说道:

  「再找个女医生,给她好好瞧瞧,有没有什么大的损伤。」

  「是。」

  周一凡听后,给那两位女服务员使了个眼色,两人再次将白谨抱起,离开了
屋子。

  白谨走了,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大家等待的,就是三天之后,鲁尔和白谨
的那一场较量了。

               ————

                本章完

  PS:这是我存稿的最后一章了,所以下一章不会这么快的发出来。

  下一章前尘往事(五),将会是最后一章的往事回忆,随后的剧情就会回到
林可可这边,剧情也会跟着丰满起来,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啦。

  下一章白谨会有一段很温柔的白丝肉戏,说实话,自己喜爱的角色遭受了第
十一章那样的凌辱,有点心疼了,所以下一章的温柔,也算是给这位当时年轻的
小女孩儿一个安抚,希望大家能喜欢。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