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崇洋学院中当学生,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体验?学院迎新日篇(3)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小伟,要是你能入读崇洋学院那…我打答应和你交往」

小伟人生第一次拼了命的学习,把游戏和漫画都丢进垃圾箱,通通都是为了锺淑儿的这句说话。

和资质聪慧,同时又生于小康之家的锺淑儿不同,小伟成绩一直平平,家庭也囊中羞涩,要考上崇洋学院这种知名的学校实在相当困难,而且就算是考上了,家中能不能负担得起高昂的学费也成为问题。

但小伟一想到能和但青梅竹马自小就开始恋上的锺淑儿交往,他自觉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的努力,皇天不负有心人,平时成绩参差的小伟破天荒地考了一个不错的成绩,刚刚好达到崇洋学院的最低入学要求。

知道这个消息都锺淑儿红着脸轻轻吻了一下小伟的面颊,算是正式承认了他们之间的关係。

正当小伟满心都是和锺淑儿的交往幻想时,他并没有了解到自己的人生将会,翻天覆地的改变。

————-

在前往崇洋学院新生登记处的时候,小伟和锺淑儿正手拖着手,活脱脱就是一对甜蜜的小情侣,但锺淑儿出生自一个保守的家庭,平时小伟的接触也只限于拖手,然而能够和朝思暮想的女孩交往,小伟已经很满足。

这时候在学院门口附近的一个钟楼上的一间幽暗的房间裏,一个桀骜不逊的少年透过窗户正盯着群之中的锺淑儿和小伟,他手中紧紧地抓着一盒廉价的木颜色笔彷彿在想着什么一样,而在他的胯下,一个瓜子面,大眼睛,充满机灵气质的美少女跪在少年的胯下,双手反放在自己身后,头部在少年的胯下不断的前后摇摆着,好像很卖力地做着什么…

少年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窗外,好一会后深呼吸一口气,从袋中掏出一叠厚厚的钞票丢在地上,冷冷地跟跪在地上的少女说:「就照我跟你说的那样做,完成之后多给你一倍」期间也没有正眼看这个少女一眼,彷彿她根本不值得让他看一样。

少女艰难的吐出某东西,看了看地上的钞票,转头仰视着少年说:「你无论要我做什么事我都会保证完成,而且我是免费的,不会收你的钱。只是……任务完成之后,你能当我的主人吗?」

「滚!」少年提起腿一脚踢开少女,少女诚惶诚恐的说:「对不起….保证完成任务…」然后真的连滚带爬地离开房间。

少年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窗外,只是手中的木颜色被抓得更紧了…
————-

路上的锺淑儿无缘无故地打了一个冷震,莫名其妙就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小伟却没有任何察觉,他们心都沉醉在能够和锺淑儿一起上课的幸福快乐之中。

不久他们终于来到崇洋学院的大门了,富丽堂皇的大闸前裏排满了準备新生登记的人龙,只见那些人分成两半,蝈蝻排在大闸右边,蝈囡排在大闸左边,中间站了两排身穿青春水手服,手拖着手,正在维持秩序的蝈囡学生,让她们中间形成一条畅通的特殊通道,供洋人学生进入。

看到这个场面的小伟感到失望,因为他知道要暂时和锺淑儿分开了,锺淑儿看穿了他的心思,主动地约道:「我们进了学院之后再见吧!谁先到谁等」这样小伟才从新露出笑容

人龙非常之长,队伍中间有一些穿着水手服的蝈囡学生递给蝈囡蝈蝻一叠厚厚的资料填写表,督促他们在排队的时候要填写完成,到了检查站还未填写完成的需要回到队尾重新排队。

小伟怕锺淑儿白白地等待自己,马上开始填写,由于没有垫着写的地方,整条人龙很有默契地一个搭着一个地把资料在前面排队的人的背脊上填写,形成一道逗趣的风光。炎热的天气让彼此挤拥的人群纷纷汗流接背,不少人的资料表都被前一个人的汗液沾湿了。

表格上要求的资料非常繁琐,由个人资料,身份证号码,家庭资料地址家人朋友的姓名和联络方法,精确到问第一次自慰自慰频率性幻想对象第一次性经验等等私密的个人履历,还有各种通讯软件理财软件银行户口的帐号以及相对应的密码这些不能被别人知道的通通都需要填写。只是小伟着急地和锺淑儿见面,没有想太多就填写了下去。

就在差不多排轮到小伟的时候,他也刚好填写完毕,也看到了正在大闸另一边那条蝈囡队伍中看到了锺淑儿,还向他挥了挥手,

小伟很高兴,有锺淑儿在的地方哪裏都是天堂,酷热天气有好像瞬间变得清凉了

这时候他注意到大闸正中央的那条由蝈囡手牵着手组成的特别通道,洋人学生在那裏几乎畅通无阻,唯一的障碍就是他们步行途中有不少蝈囡学生为他们送上欢迎的鲜花和消暑的冻饮,每有一个洋人学生通过通道,两边的蝈囡学生都会拿出啦啦队用来打气的那东西一边一边跳舞一边挥动着唱欢迎的口号,小伟察觉到她们的舞姿跳得不是很一致,看起来不像是一早排演过,更像是自发组织起来的即兴表演。

没多久终于轮到小伟做登记,一个蝈囡学生翻阅了一下他填写的个人资料表格,看过没有问题之后就準备带领着小伟去完成剩下来的报名手续,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的一个看起来很机灵的美貌蝈囡叫住了带领着小伟去登记的蝈囡。

「姊妹,这个蝈蝻交给我,你去休息一会吧!」

「可是……知道了师姐,要麻烦你照顾这个蝈蝻了…..你!立即跟着这位蝈囡学生,无论她叫你做什么你都要照做,明白了吗?!」

「知…知道了」小伟被他的气势吓了一跳,唯唯诺诺地应付着。

「别吓坏我们的新同学,来吧学弟,姐姐叫李依婷,现在带你完成检查手续

小伟对这个姐姐很有好感,看起来为人很亲切,他想起自己的亲姐姐,他就屁颠屁颠地跟在这个叫李依婷的蝈囡学生走去。这时候小伟才发现她穿的水手服裙襬比刚才看到的蝈囡都要短,好像她故意在腰间把蓝色水手裙捲了几卷,这令他小小的心肝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这时候小伟也留意到校园内搭起了不少的绿色帐幕,只见每个新生都被一个蝈囡学生领着进入帐幕,而李依婷也带着他走进台中一个帐幕内

这时候他发现帐幕内已经有几个蝈囡学生在等待着他,只见小伟一走进帐幕,立即就一股脑儿围了过来。

小伟有一点紧张,他可从来没试过那么多陌生的异性包围着,他向李依婷投去求助的目光,只见李依婷正把帐幕的布帘拉上,然后走过来拿走了小伟手中的资料表格,坐在一张桌子上看起来。

「叫什么名字?」时候的李依婷语气变得冷冰冰,和刚才热情的大姐姐截然不同,

「那个….我叫做某某某(注1),我已经写在表上面」

「改另一个,这个名字没有用了」

「为什么?这个名字是我父母改的,为什么不能用」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学院的规矩比你的父母更加重要,学院规定新生不许拥有姓氏,这样才能把学院当成自己成真正的家,你要是有不满意也可以,门口就在那裏,你可以回家了」

「那个…朋友都叫我做小伟」

「小伟?很好,和我以前养的狗狗同一个名字」说完之后就或划去了小伟的资料表上原来的名字,重新写上「小伟」

「很好,登记手续完成了,现在开始身体检查,脱光」

小伟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再问了一遍惹得李依婷很不耐烦的说:「叫你脱光衣服,一件不留,不要让我重複同一句说话那么多次!」

「可我是蝈蝻,你们都是蝈囡…恐怕…」看到四周围着他的蝈囡,小伟面露难色的说

「姊妹们,今天你们检查了多少个蝈蝻了?」

「我38个了」
「我55」
「算上这一个80了」
「我没有数,忘记了」

「现在我说最后一次,脱.光.衣.服.一.件.不.留」李依婷完全没有正眼看小伟,直到这时候终于露出不耐烦的目光。

小伟只好不情愿的一件一件脱掉衣服,没多久就变成一条光溜溜的肉虫。「请问衣服放哪….」一句还未说完他手上的衣服被其中一个蝈囡抢走,那蝈囡告诉小伟衣服会保管着在学院裏只需要穿着校服就可以,放假回家的时候会还给他,而然小伟却看到她随手丢进一个塞满其他衣服的桶子之中….

没有衣服的遮掩,令到小伟异常尴尬,更令他难堪的是由于刚才几个蝈囡围着他身边的时候实在太过贴近,令他的身体产生了不可描述的反应,他不由自主掩饰着那裏

「好!那现在开始吧,先量度高度…..然后磅重….三围…..手脚长度…..性器官长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姊妹们不要再笑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快点认真工作…..好了,下一项是尿道深度….找东西塞着他的嘴,叫得像猪一样太难听…..好了好了,下一项是量度肛门大小….好,接下来是直肠深度…..哎唷…..还是把他的嘴塞住,我受不了他的噪音…..」

这时候小伟简直是生不如死,他觉得自己彷彿就是一头牲口一样,正在接受屠宰…

「好了,收据收集得差不多了,跟着接下来…..需要你稍为「配合」一下」一直在记录数据的李依婷这时候合上数据表,不怀好意的走向小伟….

小伟被吓得心胆俱裂要是刚刚的他还不算配合,那接下来还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等着他?

「被吓得脸都青了,这可不好哦,会影响到接下来的检查啦,况且…….这个检查可是很舒服的哦」李依婷忽然又变回了那个和蔼可亲的大姐姐,她一边温柔拔去小伟的口塞,一边和其中一个蝈囡打了个隐蔽的眼色,然后带起了一个橡胶手套…..

「现在我要你好好的放鬆一下,现在站直身子好好的深呼吸,对了!就是这样….现在看看我手上这东西,别害怕…..那可是一个超级无敌那么可爱的小杯子,你觉得这个小杯子可爱吗?相信我,一会之后你一定觉得它很可爱,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吗?废话,杯子当然是用来装东西。可是装的是什么东西呢?那个……姐姐静静的告诉你…..使用来装….你.的.精.液……哎呀!你倒是很配合呀!哪儿话立即就站起来敬礼了,刚才可不见你那么配合,知道是取精就立马来了精神,真是个好色的可爱小蝈蝻」

这时候李依婷蹲在小伟前面,温柔地用手指拨弄着他的那儿话,小伟这个小处男哪裏感受过这种感觉?就是一个美少女漂亮的脸庞就离自己那儿话不到十厘米,他紧张得动也不敢动,他害怕自己腰部稍为的本能动作,那裏就会碰到李依婷俊俏的脸庞,他可不敢想像这会有什么后果。可他也不禁想到,要是自己控制不住,那东西喷射而出,那么近的李依婷…….一想到那个画面,他的身体就比他的大脑更快一步想要实现这个画面,小伟想控制已经控制不了。

「我那个….那个不得了….马上….马上要…啊好痛呀!!」

只看到李依婷在小伟射精前不慌不忙的把消毒火酒倾倒在小伟的那儿话,然后然后不解地抬头望着小伟问:「什么马上要?我才刚开始消毒,你马上要什么?」

小伟想抚摸一下自己那彷彿被火烧过一样痛的性器,却被身边的几个蝈囡阻止了,一左一右的拉着他双手,让他不能碰自己。

「现在正式开始啦,姐姐现在用手指轻轻地抚摸你的那儿话开始慢慢地刺激你那个小小的冠状沟,你好好地感受一下….」

那是一个比刚才更加酥麻的感觉,火酒的痛楚慢慢地被温柔的触感取代,小伟又一次找到那一种感觉,又回到那个快要擦枪走火的边缘

「那个…那个真的不得了….我就要…我就要….啊好痛呀!」

又是一阵痛不欲生的痛楚,李依婷又把酒精倒在他的那儿话上。

「啊!对不起呀弟弟,姐姐是无心的,是手太滑了,好弟弟你就原谅姐姐一次吧…」

李依婷无辜的张大双眼,彷彿一个做错事的小孩,表现出很做作的单纯。

还没来得切让小伟细想,身旁的两个蝈囡伸手按摩小伟的腰部,还轻轻力地挤压他的肾脏,纯熟的手法让小伟非常受用。

「今日弟弟艳福不浅啦,有那么多蝈囡服侍你,就好好地享受吧!」

说完李依婷又开始刺激小伟的性器,两旁的蝈囡也开始为他按摩,令小伟不一会又来到快感的边缘….

「这是真的要来了…要来了….呀痛死啦….」

「小弟弟呀…..姐姐这次是…..固意的!哈哈哈哈!谁叫你享受的样子那么臭美,姐姐感到心理不平衡就要玩弄你一下…..别那个样子啦,姐姐只是逗你玩的,好了我吧那瓶消毒酒精拿开了你满意了吗?为什么还是这个样子啦?要不….姐姐这样补偿你…」

说完之后李依婷把手伸小伟的肛门,轻抚摸了几下之后伸入去。

「姐姐现在会轻轻挤压你的前列腺,听说会让你们蝈蝻拥有史无前例的快乐,你看看是不是这样」

李依婷开始用时快时慢,时深时浅的纯熟手法,让小伟像乘坐过山车一样,一时去到顶峰,又停在那裏,接下来又一个顶峰,又停在那裏,只得小伟不断累积着邪火却无处发洩,异常难受。

这时候李依婷向身边的一个蝈囡看了看,只见那个蝈囡点了点头,李依婷就拿起那个小杯子放在小伟的那裏,接着对小伟说:「小伟你喜欢姐姐吗?」「啊?喜欢….」「姐姐也喜欢小伟,接下来好好感受姐姐给你的爱吧!」

小伟不明白为什么李依婷会突然变得那么暧昧,只是容不及他细想,李依婷双手同时用力,就彷彿按了那个开关一样,小伟瞬间大脑一片空白…..那是天堂….

过程持续了一段时间,期间李依婷不断用力挤压小伟的前列腺,两旁的蝈囡配合地挤压他的肾脏,彷彿要把小伟榨得一乾二净一样。

小伟从来未试过拥有这种感觉,他甚至感到自己应该失去了意识几秒钟,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做不到,只有无尽的快乐,小伟这时候在想,要是每天都有这种感觉就好了…………………….

当时他还不知道,这将是他人生最后一次的射精,他这个家族最后的香火,带着他祖先所有遗传基因并承担着繁衍子孙重任的蝈蝻,已经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现在小伟和小伟全家的希望以及小伟整个家族的未来,全都在李依婷手中的那个小小的杯子内。

当小伟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因为腿软,连站都无法站起来,全靠身边的两个蝈囡搀扶着他,才不至于让他整个人软瘫在地上。而李依婷正在抚摸他的阴囊,在契而不捨的把小伟最后的一点一滴的话精华都给榨出来。

「乖弟弟,你可射得很多哦,看看这多浓稠,这该不会是….你的童精吧?哈哈哈」

看着李依婷在摇晃自己的子孙,小伟羞耻得低下头来。

「乖弟弟,姐姐给了你那么多的快乐,能帮姐姐一个小忙吗?」

「可以!可以可以!」小伟看着这个严格意义上拿去了他的第一次的蝈囡,他感到自己什么也不能拒绝,要他帮什么忙也绝对没有问题。这时候小伟忽发奇想,该不会是…….一下满脑子玫瑰色的幻想让他羞红了脸。

「想什么了啊臭弟弟?是不是在想坏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是这样的,因为资料表那裏有一项是需要填「精液的味道」,你知道吧,你可是个蝈蝻,而我们几个姊妹都是蝈囡,实在不方便做那个测试,你能够行行好,替我们测验出这项最后的数据吗?拜託你吧」

什么???????????

李依婷不怀好意的在小伟面前不断地晃着那杯浆液,彷彿就是一个恶魔,在等着小伟张开嘴巴,然后向他灌入毒液。

小伟接过那杯浆液,面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心裏千万个不愿意尝试自己子孙的味道,可刚刚还是答应了人家,要是现在食言….

他艰难地闭起眼睛,把舌头伸进杯子裏,搅动了一下,味道苦得他眉头紧皱了。

「是苦的,实在是太苦了」

李依婷皱了皱眉说:「你用自己感测苦味的味蕾去尝试当然是苦的啦!我想你把整杯倒进去,在口腔裏翻滚几下,然后把它吞进喉咙,这样才能彻底让口腔感受液体的味道。」

吞下????????

小伟再次面露难色,他可没听说过有蝈蝻吞下这东西,可是……

小伟看了看李依婷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是照做吧!

他紧闭着眼睛把子孙们一倒已尽,强忍着噁心的感觉让子孙游览他的口腔,想不到味道比刚才还要苦,使得他不得不提早吞下去,他感到整个喉咙都是苦涩味呛得他面容扭曲起来。

「超级的苦,比刚才试得更加苦了」

小伟不知道他刚刚做了什么,还在纠结着区区不良的味道,他可是刚刚祖先父母家庭一切继承血脉的希望通通倒通胃裏,让浓烈的胃酸把他的子孙后代通通化为乌有,现在小伟仅存的血脉就只剩下他手中的那个小杯子内壁裏剩余的那几颗孱弱的精子,但是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随手地把自己最后的后裔交到李依婷的手中………………

这时其中一个蝈囡对李依婷点一点头,一瞬间她面上的亲切微笑瞬间消失,回到那个冷若冰霜的面目说:「锁上!」

正当小伟在疑惑李依婷说锁上什么的时候,几个蝈囡把他架着,一个像内裤一样的金属东西立马套在小伟的胯下,只听一个清脆的「卡」一声,那东西就东西就锁在自己身上了

「这是什么东西!!!!」他惊恐地质问着李依婷,因为他对这东西有一种本能上的恐惧,冥冥中彷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贞操带」好一个简洁俐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回答

「为什么要让我带上这东西?!怎样脱下的?」

「不能干坏事,没法脱」真是惜字如金…

「那我以后怎样上厕所?」心裏还有一句是怎样干刚刚才的事…

「不知道,拿校服,滚」

绿色帐幕外有两个正在说说笑笑的蝈囡,刚刚其中一个好像说了个什么笑话,弄得两个人都忍俊不禁起来,突然一声惨叫声,一条肉虫从帐幕中飞出来,吓得他俩马上躲开,定睛一看,却是一个屁股上多了一个鞋印的裸体蝈蝻,紧接着帐幕裏又轻飘飘地飞出了两道绿色的影子,刚好就落在两位蝈囡手上,她们定睛打开一看,吓然发现那是件蝈蝻校服,他们瞬间彷彿像碰到世界上噁心的东西一样,尖叫着把校服一丢,一哄而散了(注2)。

帐幕裏,李依婷正在拿着她的心爱警棍挑着一件用来分配给下一个接受检查的蝈蝻的校服使劲地擦自己的鞋底,转头对着帐幕裏另一个蝈囡说:「都好了吧?」

那个蝈囡谨慎地说:「已经录好了,全部都在裏面」说完交出一张记忆卡给李依婷。

「你最好录得好好的,要是有什么差错,末等生宿舍就是你以后的家!」那个蝈囡诚惶诚恐地把记忆卡小心翼翼地交到李依婷手中。

「那这些东西怎么了。」另一个蝈囡指着工作台上的那堆手套和那个杯子

「你可以选择吃掉它,或者丢掉,反正不要再让我看到,我要去洗个澡」

那个蝈囡随手把那些东西和用剩的消毒火酒用垃圾袋包在一起,随手丢到垃圾桶裏,那瓶用剩的消毒火酒慢慢地渗出来,缓缓地流进去那个曾经承载过小伟子孙的杯子裏,把仅存的精子通通杀乾净……

小伟,彻底绝后。

这时候的小伟正挣扎着爬起身,连忙拾起那两件绿色制服,也不管是什么款式,马上把它套在身上。只是当他好不容易穿上身之后,发现真他妈丑得离谱,一件连身衣全身都是原谅色就算了,紧身背心配紧身超短裤也算了,身上连一个放物件的口袋都没有都也算了,居然还他妈的是开档的!要不是有贞操带那就只能晃着鸟…….这令他好像没那么讨厌贞操带。

就在这时他突然想到了女友锺淑儿,如果自己刚刚接受那么多项的检查,都是新生统一都要做的话,那锺淑儿………….

想到这裏他急忙地走向锺淑儿那个方向的绿色帐幕,却丝毫没有想到那个方向的帐幕通通都是负责蝈囡新生队伍的,所以立马有几个蝈囡学生拦着他。

「姊妹!这裏有个想闯进蝈囡检查区的蝈蝻!抓着他!!」

「不要!你们不要误会!我是想找女朋友!」

几个正想拦着他的蝈囡听了纷纷一谔,然后一个个忍俊不禁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这个蝈蝻想找女朋友….哈哈…然后跑过来蝈囡新生检查区….哈哈哈…..你的意思是想我们学院配给一个女朋友给你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伟的说话明显严重地被误会了….

「小伟!我在这裏!」

锺淑儿在布幕后探头出来,看到了穿上校服之后像一只懒蛤蟆一样的小伟,锺淑儿立即笑得合不拢嘴,小伟被她放肆的笑声弄得无地自容。

几个原本打算来维持秩序的蝈囡想不到原来他真的在找自己的女朋友,纷纷变得哑口无言。在这个年代还和蝈蝻谈恋爱的人,可是需要无比的勇气,那可是真真正正的爱情了…..几个蝈囡就这样耸耸膊头离开了。(注3)

然后好一会待到锺淑儿终于止住了笑声之后,只见她开始面露难色,小面蛋开始变得通红,只见她死活也不肯从帐幕的布幕后走出来。小伟觉得很奇怪,下意识地向锺淑儿走过去,却被她一声尖叫声吓着了。
「你不要过来!…..你…..转过身去背对着我…现在走远一点…再走远点…好了…」
小伟不明所以,只好照做。锺淑儿好一会之后才终于鼓起勇气,腼腼腆腆地从布幕后走出来。

「好了….你可以慢慢转过身来」

当小伟慢慢转过身来之后,鼻血禁不住直接流出来….

太美!!!太性感了!!!!!
锺淑儿身上穿的是一件白底蓝边的短裙,说是裙其实也不準确,更像是一块长长的布料在中间开了一个洞,然后让锺淑儿的头部穿过这个洞这样布料的一盖着她的前端,另一边盖着她的后部,然后腋下在前后报布之间连着几条魔术贴轻轻黏着的固定带,这就是衣服的全部了。这样令锺淑儿从侧面看由肩膊到腋下腰部臀部大腿小腿彻底裸露出来,更可恨的是这块布料的尺寸还不是很大,阔度仅仅只够掩着锺淑儿胸前的两点,两边的侧半球和半个屁股蛋子都露了出来。而裙子的长度甚至连屁股也及不到,还好裙摆的剪裁就像条领呔一样末端是一个向下的尖型,才刚刚好掩着锺淑儿的阴部和屁股,可是这种剪裁彷彿有一种性暗示似的告诉观看的人这具女体的性器官所在位置一样,不免令人想入非非。穿上这件制服裙之后的蝈囡只要轻轻一跳,或只是小跑一段路程,都会令那段裙摆飘起而春光乍洩。锺淑儿现在一只手按在身前的裙摆上,另一只手掩着胸前的双乳,满面通红的不敢看自己的男朋友小伟。

小伟还以为锺淑儿的制服会和李依婷一样是一件普通的水手服,哪知道是一件如此露骨又劲爆的情趣校服(注4),想到自己能够如些衣着暴露的锺淑儿一起上课,身体的某部分不由自主的开始有了异常反应。然而当他的某部位正準备充分充血的时候,一股冰冷的触感阻止了他那部位的膨胀,这时候小伟才想起自己被锁上了贞操带的残酷事实。

锺淑儿看到他一边癡呆地盯着自己看一边恬不知耻地鼻血直流不由得微嗔起来,而这种来自深爱的人藉此来目光还是令锺淑儿内心却泛起一丝丝的甜蜜。

好不容易小伟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不由得尴尬地擦了擦鼻血,然而当他注意到锺淑儿侧边全开制服显露出她这时候没有穿着内衣和内裤的这个真空状态的时候,鼻血再一次不争气的涌出来,实在令人担心他会不会为此而失血过多。

突然小伟想到锺淑儿这种清纯的蝈囡根本不可能不穿内衣裤来迎新日,又联想到自己刚才所受的可怕检查,他不敢看了看刚刚锺淑儿走出来的那个帐幕,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锺淑儿,他们刚才有对你……做过分的事吗?」

「没有呀!绝对没有!你想什么了啊?!只是度了身选制服而已,其他什么也没有」

锺淑儿马上摇头否认,小伟想了想觉得也对,怎么能对蝈囡做出如此过分的事,估计是学院对蝈蝻的检查特别严格,才让自己受了那么多无妄之灾(与无妄之乐…)。

终于放下心头大石的小伟想到和锺淑儿把手一起游览学园的约定,就走了过来準备掀起她的手,而锺淑儿好像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样轻轻的避开了,笑着跟他说:「不成呀!我现在没有空,我要赶过去参加成人礼的彩排,暂时陪不了你游览学园,我想还是下次吧」

「什么成人礼?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的?」锺淑儿的话把小伟听得一头雾水?

「我也不清楚,但听说是蝈囡人生最重要的一个仪式,他们还让我不要迟到,所以我现在要赶过去了」

「那好吧,我们电话联繫吧」小伟只好依不捨地和锺淑儿道别

待锺淑儿走远之后,小伟正懊恼接下来该干什么的时候,一个帅气洋人青年从刚刚锺淑儿走出来的那个帐幕走出来,刚好看到小伟,只见他礼貌地点了点头说:「你好我叫罗伯特」然后向小伟伸出手,小伟一时之间意识不到他想干什么,愕然了一会之后才明白他想跟自己握手。

这个年代的洋人一般是不屑和蝈蝻接触的,这个洋人居然要跟自己握手,实在令小伟受宠若惊,只好礼貌地把手伸出去和他握手的同时行鞠躬礼,表现出自己的礼貌和尊敬,并作出详细的自我介绍。

突然他意识到罗伯特刚刚走出来的帐幕是锺淑儿刚刚所在的帐幕,正想出言相问,哪知道罗伯特先开口问:「我在这裏找女朋友,你看到她了吗?」

小伟忍住了不礼貌的笑声,因为这个洋人犯了和自己刚才一样的语病,使他明白了刚刚那几个阻拦着他的蝈囡当时的心情。

抱歉我不知道女朋友是谁?但巧合我也是来这裏找我的女朋友的,她刚刚去了成人礼的彩排,不知道你的女朋友是不是也一样」小伟不卑不亢的回应着

「嗯嗯!我同意,绝对是这样」罗伯特这时候话锋一转「小伟,一起走一会吧!」

虽然小伟更加想和锺淑儿一起去逛,但洋人自己可得罪不起,只好点点头跟着他走

一路上罗伯特没有跟他说话,只是在前面带领着他步行着,气氛略显有一点尴尬

小伟想打开话匣子,找了个话题说:「先生你也是刚来报到的新生吗?」

「对,但我早一星期入学适应环境,突然想起来我选的科目和你的差不多,所以我和你以后会经常在课堂上见面」小伟高兴的说:「以后请多多指教了」但是罗伯特没有回应

不一会罗伯特说:「小伟,能问你些私人问题吗?」小伟心想这个洋人对自己还挺尊重,难道是想拜自己当大哥吗?一边幻想着将来收一个洋人小弟一边回答说:「当然没问题」

「你学费要交多少?」小伟一瞬间像是洩气的皮球一样,因为这正是他最烦恼的地方,他向罗伯特举起了几只手指,告诉了他金额的大概数目

「那可不小,你能负担得起吗?」

小伟面色沉下去说:「家裏能负担得起第一年的费用,之后的就要再想办法」

「听说过「助学计划」吗?」
小伟点了点头,可随即摇了摇头,意思很明显,就是他知道这件事,可也知道门槛并不低。

「需要我帮助吗?」小伟听到罗伯特的话两眼瞬间燃起希望的光芒

「我认识一些批核贷款的人,有我的签名作担保,要通过审查并不困难」

「就这样我给你拟定一份申请书,我在这裏签个名…..而你只要签在这裏,这四年你的学费就全包了」罗伯特拿出手机,小伟看了看一份电子合约。

「我拿回去看看吗?」小伟谨慎的说。

「可以,但我认识的那个人今天之后就离职,之后你再递交那就要靠你自己的实力」

「我签!我签!」

罗伯特满意的点了点头,急不及待的按了传送键,然后和小伟说:「欢迎入读崇洋学校,接下来四年你要好好努力了」这时候他好像想起什么,接着又说「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成人礼是在室内体育馆举行,你想去参加你女友的成人礼吗?」小伟连忙点头。

「在这裏直行转左就是成人礼的会场,我还有事就不陪你去了,再见」

===============敬请期待下集 「学院成人礼篇(4)」==============
注1:其实小伟有自己本来的姓名,但在入学的时候注消了,蝈蝻不许有名有姓,所以当小伟在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忘记了自己本来的姓名。而蝈囡有把姓氏更改成拥有者的姓氏的传统,所以可以保留姓名以方便洋人学生记忆和呼唤。

注2:崇洋学院校服是学园财物,蝈蝻在修业期满之后需要原封不动交还学院,然后学院再将其分配给下一届的学生,所以这些蝈蝻穿的校服可能历史能追溯到两个蝈囡学生爷爷的年代,甚至很多穿过这件校服的蝈蝻已经不在人世,就是那种骯髒的感觉让她们避之不及。

注3:崇洋学院并没有规定蝈囡蝈蝻互相之间不能谈恋爱,但却严格禁止蝈囡蝈蝻之间出现亲暱行为,彼此之间也不许无故碰触。

注4:蝈囡制服分校外服和校内服,出去表演,比赛,交流,接待新生等需要与校外人接触的时候,需要身穿相对保守的水手服被称之为校外服,以保护蝈囡免受不必要的麻烦和危险。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