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欲的征途】 (第34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闲庭信步
2020/06/05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8,637 字

有意付费提前看的请私信!

  在这种毫无防备又心怀紧张的情况下李妮自然是被吓得惊叫了一声,转头一
脸惊恐的看着已经醒过来,正对她一脸淫笑,同时抚摸她乳房的乐欢天。

  呆怔了约两秒钟李妮才被电话那头老公那焦急的声音给唤回了心神,随即赶
紧编出了一个理由,同时冲乐欢天投去一个哀求的眼神。

  乐欢天嘿嘿一笑,冲李妮眨了眨眼,随即继续轮流抚摸着她胸前的两只美乳,
而她见乐欢天并不出声,这让她心中稍定,也就只好随他去了。

  李妮的双乳虽然看上去没有方姨的大,但手感却是一点也不差,肤质柔滑,
触手丰软,也许是生过孩子的缘故,乐欢天觉得她的乳房比方姨的更加柔软,手
摸上去就像按在一团棉花上,白腻的乳肉在他的指间肆意变幻着形状,不一会他
就看到那两颗嫩红的乳头膨胀勃起,如同两颗新鲜的红枣,令人垂涎欲滴!

  本以为只要乐欢天不出声就可以顺利的度过这令李妮感到尴尬又窘迫的时刻,
然而却没想到自己的身子这么不争气,对方不过几下乱揉乱捏,自己就开始有点
受不了了,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乳房在发胀,更为敏感的乳头就更不用说了,
肉眼可见在迅速勃起,如此快速的情动可是以前她和老公之间是从来没有过的。

  慢慢的,李妮开始感到老公之间的对话有些吃力了,她一边要忍受着体内不
断升腾的快感一边又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特别是声音的平和,这简直就是一
种挑战!

  「咦,老婆,你怎么了?听起来声音有点怪怪的。」费文在电话那头忽然道。

  李妮蓦然一惊,她已经是在极力忍耐了,自觉声音应该不会让老公听出什么
来,可没想到还是被他听出异常来,刹那间,李妮紧张的汗都冒出来了。

  「我……我在锻炼呢……」

  情急之下李妮抛出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与此同时,她一把抓住乐欢天那
作恶的手,眼里充满哀求之色的冲他连连摇头,示意他不要再摸了。

  乐欢天咧嘴一笑,倒也听话的等收回了手,不过还没等李妮松一口气就见他
也一下坐起身,把被子一蹬,露出他那张牙舞爪的阴茎。

  李妮眼睛一下瞪大,露出一丝惊骇之色,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又如此
正面的注视着乐欢天的这根家伙,之前的两次近乎被强奸的经历已经让李妮知道
他的家伙很大,远胜于自己的丈夫,不过当现在正面近距离看时还是令她一时为
之动容,差点又一次惊呼起来。

  乐欢天这完全勃起的阴茎宛若儿臂,前端的龟头圆滑如鸡蛋,茎身上纵横交
错的青筋一根根凸起,就像是一条小蛇盘在上面,形状狰狞的让李妮心里直发颤,
甚至都有点怀疑这个怪物是不是真的进入过自己的体内?自己那娇嫩紧致,平时
塞入自己两根手指都有些吃痛的花穴真的能容纳得下它?

  「喂,老婆,你有在听我说话吗?」费文感觉到李妮有点心不在焉。

  「啊……听,听着呢……」李妮捂着嘴巴机械的回应着,眼睛却一直停留在
那根让她骇然又隐隐有一丝期待的阴茎上。

  乐欢天得意一笑,示威似的晃动了一下阴茎,然后侧过身一手揽住李妮的腰,
一手托住她的一只大腿,一下便将瞪大眼睛,显得慌乱无措的她抱坐到自己的大
腿上。

  毫无准备的李妮被乐欢天这个动作吓得失声尖叫,不过声音刚溢出喉咙她就
意识过来现在正在和老公通电话呢,可万万不能尖叫出声而让老公觉察出什么来,
于是一只手死死捂住嘴巴的同时牙齿也紧紧咬住,然而纵然如此,一声极为短促
的尖叫声还是发了出来,清晰的传到了费文的耳里。

  「怎么了老婆?」

  「啊……刚……刚才拉伸腿时抽了筋。」

  乐欢天听了不禁哑然失笑,这个女人还真是天生的说谎高手,反应之快令他
都不得不佩服,于是冲李妮竖起了大拇指,同时一脸揶揄之色。

  李妮面红耳赤,心中羞愧万分,可是这时候她也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探
手向下,紧紧攥住乐欢天那怒张的阴茎,满脸哀求的冲他摇着头。

  很明显,李妮以为乐欢天把她抱到他腿上就是准备开始侵犯她了,这可让她
惊骇欲绝,要知道刚才这个家伙随便揉捏了一下她的乳房她就受不了了,要是把
这可怖的肉棍插入她体内那么她真的会克制不住的浪叫起来,那电话那头的老公
就是再木讷也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么后果她真的不敢去想。

  乐欢天知道李妮想的是什么,不由笑了笑,没有拨开她那紧攥自己阴茎的手,
而是双手压住她的肩膀,令她的身子顺着自己的身体滑下,直至她的头与自己的
小腹平齐。

  狰狞的阴茎近在咫尺,这时候李妮终于明白了乐欢天的意图,心里不由一阵
悸动,事实上对于口交她虽然不能说是完全陌生,但也绝对谈不上熟稔,和老公
费文结婚这么多年,她口交的次数屈指可数。

  「对了老婆,今天你要是空闲了就给小晴打个电话,昨晚你走的那么急,连
声招呼都没打她有些生气,其实我也不知道她干嘛为这点小事生气,不过女孩大
了,总归有自己的心思,我这个当爸的也不好过问的太细,你要多注意注意啊。」

  「啊……哦,哦,我……我知道了……」

  李妮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娇喘,说话也断断续续的,但费文并没有太在意,
他只以为是李妮正在锻炼的缘故,较大的运动量让她声音变了调。

  费文哪里能想到自己老婆之所以声音不太正常不是因为正在锻炼,而是不住
的躲闪乐欢天那根肉棒对她的嘴巴侵扰的缘故,只见乐欢天挺动着小腹,不停的
让肉棒插向李妮的小嘴,李妮只能一边和老公通着电话一边无奈的躲闪,然而她
的头又被乐欢天用力的按住了,因此躲闪的幅度十分有限,那根肉棒几乎就是挨
着她的面颊在她的唇瓣上抵来抵去,这才让她的说话声变得急喘而又不甚连贯。

  其实现在最扰乱李妮心神的倒不是眼前这根肉棒,而是刚才老公的话,也许
是心里有鬼的缘故,她感觉女儿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要知道她是个女人,她很
清楚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就是那么的准,而女儿虽然年纪小,但经过了那场变故已
经成熟了不少,也算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她的第六感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所
以才会生气。

  除此之外,提到女儿也让李妮感到愈发的羞愧,毕竟她现在才是身边这家伙
的正规女友,而自己却和女儿的男友在做这种事,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尽管她是
被迫的。

  李妮脸红的简直快滴出血来,羞愧,紧张,还有眼前这根让她心跳加速的狰
狞肉棒,这些无不让她呼吸愈发的粗重,以至于电话那头的费文也感觉到了有些
不对劲,只听他疑惑道:「老婆,你在做什么锻炼呢?怎么呼吸这么喘啊。」

  事实上这个时候如果换成其他人绝对能想到此时的李妮在做什么,但不谙风
情乃至在这方面显得有点木讷的费文是根本想不到这一方面上,而且他打死也不
会相信自己贞洁保守的老婆会背着自己和别的男人偷情。

  然而对李妮来说就不是如此了,正所谓做贼心虚,因此当她听到老公发出这
个疑惑时顿时吓得浑身僵直,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连身上的汗毛都一根根的竖了
起来。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李妮唇边抵来抵去的肉棒一下挤开了她的唇瓣,进
入她的嘴里,直到这时她才反应过来,再想拒绝却已经来不及了,肉棒瞬间将她
的嘴塞的满满当当。

  李妮急得眼泪都出来了,电话那头的老公还等着自己的回答呢,这时自己别
说回答了,就连说话都说不了了,她求饶的看着乐欢天,头拼命的摇着,想要把
肉棒吐出来。

  对乐欢天来说,肉棒一下陷入温暖的口腔,这滋味别提多爽快了,他情不自
禁的用力按住李妮的后脑勺,狠狠得挺动了两下小腹,直把她的小嘴当阴道插了
起来,插的她是眼睛翻白,差点背过气去。

  乐欢天知道这时还是不宜玩的太过火,于是在狠狠插了两下,小小爽了一把
后松开了压住李妮后脑勺的手,李妮一下抬起头,一只手死死捂住话筒,同时头
转到一边剧烈咳嗽起来。

  稍稍缓解了一下嗓子的不适之后李妮就迫不及待的把手机重新移到耳边,可
是这时她脑子里是一片乱麻,乱哄哄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

  一时间,李妮急得手都在颤抖,而就在这时她看到乐欢天手指了一下前面,
她顺着瞄过去,看到了一台跑步机,她顿时不假思索道:「我……我在跑步呢,
好……好久没跑了,好,好累啊……」

  「跑步?」

  「是啊,房间里有一台跑步机,还挺高级的,有好几种模式,我都不太会用,
刚才就在研究呢。」

  乐欢天又一次冲李妮竖起了大拇指,脸上露出奸诈的坏笑,李妮羞愧的转过
脸去,不敢与之正视,可是刚转过去就被他强迫的又转了过来,然后又将肉棒送
到她的嘴边。

  这一次李妮没有再躲闪了,她看着那硕圆光滑的龟头上还残留着自己的涎液,
目光不由变得迷离,这时乐欢天小腹微微向前一耸,肉棒轻松的就进入了她那不
再设防的小嘴。

  李妮一边吃力的含住肉棒一边抬眼看着乐欢天,眼神中含住一丝乞求,与此
同时,一只手紧紧握住肉棒的根部,其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示意他不要再像刚
才那样粗暴的硬插硬闯了。

  乐欢天会意一笑,松开了按在李妮脑后的那只手,然后双手交叉枕在脑后,
做出一副惬意享受的模样。见状,李妮心下稍定,更不敢怠慢,开始生涩的裹吸
嘴里的肉棒来。

  电话那头的费文哪里能想到自己的老婆此时像一只温顺的猫咪趴在一个大男
孩的腿间吮吸着他的生殖器,他对李妮刚才那话倒起了几分兴趣,他知道自己老
婆身为一名国家公务人员,其差旅标准都是有严格规定的,虽然她是一名副处级
的干部,相比普通公务人员的标准高一些,但也高不了太多,一般入住的酒店也
就是四星左右的标间。

  费文知道这样的房间不可能配备一个跑步机,而且听老婆的意思还是一个相
当高档的跑步机,于是略为惊诧道:「老婆,你房间还配备跑步机啊,那多少钱
一晚啊?可不能超标啊,你也知道你单位里的一些人,就喜欢搞小门道,要是被
他们抓住把柄去纪委那举报,虽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也够让人恶心的。」

  李妮没想到老公居然从一个跑步机就想到差旅标准这方面上了,然后立马推
断出入住酒店的档次问题,顿时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她知道要不是老公完全相信
自己,仅凭这一点就可以判断出自己根本就不是因公出差。

  想到这,李妮连忙吐出嘴里肉棒道:「这家酒店标间都入住满了,昨晚我来
的时候就只剩下一间商务套房了,没办法,当时都半夜了,我也懒得再去找其他
酒店了,就要了这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到时超出标准部分我自己补上就好了,
不会让单位里的那些人有话说的。」

  「那就好。」

  接下来李妮说话愈发小心了,她知道老公虽然木讷,缺乏一点生活情趣,但
心却很细,这也是他能有效的辅导孩子学习并且将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管理的井
井有条的原因,自己要是再一不小心露出什么破绽来那还真指不定会让他发现点
什么,到时那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了。

  「我不在家的这几天你可要多多督促孩子们的学习啊,另外,这次出差主要
是参加各种会议,所以有时我可能会关机,也有可能接电话不及时,先跟你说一
声。」

  李妮未雨绸缪的说着,她知道电话打的越多就越有可能露出什么破绽出来,
所以她打算等这个电话打完了就把手机关掉,这样就可以保险一点。

  就这样,两人在电话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不过只要李妮一旦住了口乐欢
天就让她给自己口交,一开始乐欢天还是半强迫的,但几下之后她就渐渐主动起
来,后面只要嘴一得空她就张嘴将肉棒纳入口中。

  几番下来之后李妮就掌握了掌握了一些其中的技巧,那种生涩感没有了,更
重要的是她心里的那种抗拒感渐渐消失了,以前她之所以无法接受口交就是因为
心里的那份抗拒感,认为那是排泄器官,尽管理智告诉她其实并不脏,但只要一
接触她脑海里就无法遏制的浮现出排尿的画面,这种心理上的障碍始终消除不了,
因此这么多年来她口交次数寥寥无几。

  而眼下,也许是害怕被老公有所发觉的紧张,又或许是狰狞肉棒带给她的强
烈冲击,李妮在裹吸肉棒的时候脑海里竟然一反常态的没有出现排尿的画面,如
此一来,心理的那份障碍自然而然也就消失了。

  待李妮终于结束了和老公的通话之后那根肉棒已经变得水滑铮亮,显得愈发
的挺拔和强壮,尤其是前端的龟头,在她口水的浸染下是那么的富有张力,看的
她是媚眼如丝,娇喘不已。

  「别停,继续啊!」乐欢天催道。

  「我……」李妮轻咬着嘴唇,欲言又止。

  乐欢天先是一怔,但很快就明白李妮的意思,这个女人是真的动情了,她已
经迫不及待想要和自己做爱,只是做为人妻的保守和贞洁让她羞于开口。

  明白了这一点,乐欢天心里不由着实得意,这才几天工夫,他就让这个保守
贞洁的人妻由被动的承受到主动的求欢,相信要不了多次时间他就可以真正而又
彻底的征服这个女人。

  一边想着乐欢天脸上就一边露出了促狭的笑容,见状,李妮羞得无地自容,
她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是多么的淫艳和低贱,简直和一条摇尾乞怜的母狗没什
么区别。

  在此之前李妮觉得自己虽然被蹂躏,被凌辱,但那都是被迫的,她自觉心理
上一直都没屈服,一直都在抗争,可现在,她竟然主动开口求欢。这一刻,她知
道自己真的沉沦了,迷陷了……

  李妮真的不想这样,可是她体内的欲望也真的是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事实
上自昨晚贞操带从她身上取下来之后她身体就一直处在情欲勃发之中,那种看不
见摸不着却又无时不刻不令她心慌难受的空虚感总是挥之不去,然后经过了一晚
上的压抑之后现在在这又一番的刺激下是被彻底的激发出来。

  「嘻嘻……还真是饥渴啊!」乐欢天取笑道,「之前还装的那么正经,现在
装不下去了吧?」

  李妮无言以对,这时候的她觉得自己不但身体是赤裸的,就是那颗心在眼前
这个大男孩面前都是无所遁形的,他剥去了自己的衣服,更剥去了自己心里的层
层防线。

  看着李妮默然不语,几乎哭出来的样子乐欢天不禁哈哈大笑道:「好吧,看
你忍的这么辛苦我也就大发慈悲了,谁叫我这么善良呢?上来吧!」

  闻言,李妮实在是又羞又气,这家伙真是既嚣张又恬不知耻,她恨不得张嘴
咬下他身上几块肉下来,然而自己这具身体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下体空虚的厉害,
急需什么东西来填充,至于花腔深处,更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爬行,奇痒无比,
更是需要什么东西来止痒,而她知道,眼前这根狰狞的肉棒就是最好的填充物。

  李妮两手撑住乐欢天的肩膀,有点笨拙的抬起一条腿跨过他的身体,很明显,
对于女上的姿势李妮还有些陌生,乐欢天看在眼里不禁笑道:「怎么?以前和老
公没用过这种姿势?」

  面红过耳的李妮没有理会乐欢天的调笑,她将双腿分开跪在他的身子两侧,
将自己那湿漉漉的下体对准他的胯下,然后正准备用手扶正他的阴茎时却忽听他
发出一声怪笑道:「今天给你来个新鲜的,让你好好爽爽。」

  说着,乐欢天在李妮愕然和不知所措中一把抱起她,轻松的便让她倒转身子,
令她背靠着自己怀里,然后压着她的后背,使得她趴伏在自己胯下,而自己则是
两手掰开她的臀部,令其沟壑下的秘处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啊……你……你要干……干什么……啊……」李妮吓得大叫,同时努力直
起上半身,并且用力抬高屁股,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屁股正对着乐欢天的脸,相距
不过咫尺,只要稍微向下一沉便就坐在了他的脸上。

  「嘻嘻……这叫69式,你和老公以前肯定没玩过。」一边说着乐欢天一边就
在李妮那湿润的阴唇上抹了一把,然后两根手指按住因充血而变得肥厚暗红阴唇,
用力向两边分开。

  李妮羞得浑身不由微微颤抖,做为女人身上最隐秘的部位,那一抹私处就是
她老公都不曾仔细察看过,现在却被身下这个家伙如此近距离的肆意的玩弄,想
到这里,她浑身燥热,呼吸急促,嘴里发出羞耻的呻吟声。

  乐欢天仔细看了看撑开的阴唇内部,只见里面肉壁鲜红娇嫩,上面布满了褶
皱,似乎还在微微蠕动着,并且每蠕动一下就好像有一丝粘液从肉壁上分泌出来,
看的他不禁笑道:「真像一只流口水的馋嘴。」

  李妮羞得「嘤咛」一声低下头,几乎埋到胸前,而就在这时,一股大力将她
向下一拉,她顿时只觉腰一软,屁股向下一沉,结结实实的坐在了乐欢天的脸上。

  「啊!」

  李妮不由吓得大叫一声,下意识的便要抬起屁股,可她腰两侧被一双大手死
死攥住,令她的屁股提不起分毫,紧接着,她感觉一个略显粗糙但却异常柔软灵
活的东西在轻扫着她的阴唇,她知道那是乐欢天的舌头。

  「别……别……不要……脏,脏啊……」李妮几乎是带着一丝哭腔大喊着,
从来没有过的体验让她脑袋一片空白。

  乐欢天恍若未闻,继续埋首在李妮的屁股下,用舌头撩拨着她下体每一处肌
肤,所过之处她仿佛觉得有电火花绽开,令她浑身一阵阵酥麻,已经再也无力挪
开屁股了,能做的只有无力的哭吟:「啊……不,不要……」

  李妮那原本直起的上半身此时已然趴倒,脸正对着乐欢天的胯下,不过眼睛
却是闭着的,面色绯红,嘴里无意识的发出一阵阵魅惑的呻吟声,整个人处在忘
我的迷离状态中。

  忽然,李妮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拍打着她的脸,她茫然的睁开眼,原来是乐欢
天那根肉棒,只见这根狰狞的家伙像是一条急于寻找一处容身之所的怪蟒在不断
的东突西进。

  李妮赶紧微微抬起头,同时一只手捉住这根不安分的肉棒,媚眼迷离的看着,
眼神中既有一丝畏惧又充满了渴望,正痴痴失神之际,她蓦然浑身剧颤,一股强
烈的电麻袭遍全身,她克制不住张嘴大喊:「啊……」

  原来,乐欢天的舌头无意中含住了挣脱包皮而出的阴蒂,这是女人最敏感的
部位,一旦被拿捏住就如同蛇被掐住了七寸,浑身再也无法聚起一丝力气,同时
更是快感如潮,李妮只觉眼前一片模糊,张嘴娇啼的同时头也一下垂了下去,正
好不偏不倚,张开的嘴巴落在了龟头上,将其纳入。

  「呜呜……」

  李妮呜咽着,有心想吐出嘴里的肉棒,可是下体被乐欢天舔吸的快感丛生,
仿佛连魂都快被他吸走了,头昏脑涨的她简直是出自本能的开始裹吸嘴里的肉棒,
这时候的她有一种他舔我那么我也要反击舔他的意思,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抵抗住
从下体传来的让她不断迷失的快感。

  就这样,一个雪白苗条,一个古铜健硕,两具赤裸的肉体首尾相连的纠缠在
一起,彼此的嘴里都发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一时间,房间内到处充斥着男
人欢快的粗喘声以及女人销魂的呻吟声……

  李妮记不清自己到底高潮了多少次,只知道一个多小时之后当她坐在餐厅里
用餐时自己那双腿还不时微微颤抖几下,浑身透着异样的慵懒和 6舒适,这种高
潮后的余韵直到现在还未散去可见当时的高潮有多么强烈!

  看着坐在对面的乐欢天大口的吃着奶酪喝着牛奶,像是三天没吃饭似的李妮
心底深处某个地方像是被触动了一下,没来由生起一股母爱,她不由柔声道: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唔……饿,饿……了嘛……」乐欢天一边往嘴里塞着面包一边嘟囔。

  李妮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也吃了起来,她用刀子切下一小块奶酪,用叉子
送入嘴里,小口的咀嚼着,不时用纸巾擦拭着嘴角,动作十分优雅,与乐欢天那
粗鲁的吃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乐欢天便风卷残云般的将盘子里的奶酪面包还有水果
等食物全部消灭干净了,而此时李妮才仅仅吃下一小半,她见乐欢天吃完了便也
放下刀叉,然后用纸巾细细擦拭着嘴唇。

  「啊!你不吃了吗?」乐欢天讶道。

  「嗯,吃饱了。」

  「才吃这么点就吃饱啦?」

  「嗯。」

  乐欢天眼珠一转,随即低声笑道:「是不是刚才喝饱了,所以现在才吃这么
一点。」

  李妮顿时呼吸一促,红晕迅速爬上脸颊,脑海里不由回想起乐欢天所说的那
一幕,在最后的一刹那,她嘴里的肉棒蓦然暴胀,撑的她嘴角都隐隐生痛,而龟
头几乎插进了她的喉咙里,然后一股又一股的白浆直接灌入她的肚子里,现在想
起来,她都不确定当时自己是不是已经昏迷,但有一点她印象极深,那就是这家
伙的精液量之大简直不像是人类,以至于后来好一会她打嗝都是满嘴精液的味道。

  想到这里,李妮仿佛感觉到嘴里又有了一丝精液的味道,心神不由一荡,隐
隐感到腿间有了湿润,就在这微微失神间她忽然看到对面的乐欢天正似笑非笑的
看着自己,顿时脑子一醒,羞得连脖子都被染红了,为了掩饰点什么,她连忙端
起牛奶,仰脖喝下一大口。

  「天啊,李妮,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真的彻底变成了一个荡妇了吗……」

  李妮心里不断的自问着,她不愿意承认,可事实让她不得不承认她变了,变
的连她自己都不敢认了,她不敢想象不久之前那个肆无忌惮的呻吟,如饥似渴的
吸吮男人的肉棒,连喷射的精液都吞下的女人就是自己,在她看来,这样的行为
就是站街的妓女都做不出来,而她,一个别人眼中贤淑的人妻,严肃有为的女干
部却做出来了,而且还做的那么的投入。

  如果不是亲身体会,李妮是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人可以变化如此之快,她知
道,就是眼前这个大男孩改变了自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沉迷肉欲的荡妇。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魔鬼!」

  李妮心头一阵悲哀,可是却再也无法对眼前的大男孩生出恨意了,如果说先
前在夜店时只有那一刹那对他消失了恨意并且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愫的话那么现
在她就是彻底没了恨意,她有一种自己就是他的女人的感觉,尤其是现在处在一
个陌生的城市,谁也不认识她,这里只有她和他,她突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仿
佛又重温了恋爱的时光!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李妮来之前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可偏偏就是发生了,
看着乐欢天脸上那坏坏的表情,眼里的色色眼神,李妮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词:
征服!

  对,就是征服!尽管李妮还是有些不愿面对,但又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大男
孩征服了自己,是他让自己真正体会到了一个做女人的快乐,从而让自己心甘情
愿的臣服了!

  「难怪张爱玲说过,通往女人心灵的最短途径是阴道!这的确是真理,还是
女人了解女人啊!」李妮一边想着一边嘴角就不经意的浮现出一抹苦笑。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啊?」坐在对面的乐欢天突然开口道。

  「啊!哦……这个……」

  李妮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事实上她来这里就是为了让乐欢天解除自己身
上的贞操带,现在目的也达到了,可她却一直没想过回去这个问题,很显然,她
还不想离开。

  然而这个话李妮又怎么能说出口?总不能说我已经喜欢上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不想这么快离开,那非羞死不可!正尴尬时,身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是乐欢
天先生吗?有人想见你。」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