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屠龙记】(第二部高中篇)(第二十五章萧墙)【长篇逆推巨作连载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HyperZ
2013/12/ 5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650字

***********************************

  其他章节链接:
  space.php?2715560/myblogs

  随着2013年进入最后一月,本人的《巫女屠龙记》高中篇的部分,也快要步
入尾声了。

  而随着高潮和尾声的来临,我的心情在愈发激动的同时,也不免愈发紧张。

  历时两年的连载,让本文积累了一定的人气,也赢得了不少真心喜爱它的读
者。

  越往后写,读者们的期盼就越强烈。而我也生怕一个挺好的故事最后被冠以
虎头蛇尾的称号。这种事情不仅我不愿看到,相信大家更不愿看到。

  退路是没有的,太监更是连我自己都不能接受的。所以现在的我只有朝着终
点前进、再前进。我要拿出对自己历时一年构想出的剧本的自信,拿出最好的文
笔和状态,为高中篇画上一个最精彩的感叹号,和一个最完美的句号。

  当然,就算高中篇结束了。整个《巫女屠龙记》也才算刚刚开始。我自己心
里很清楚,这么说一点都不过分。

  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艰苦创作、挑灯夜战的日子里,有大家的陪伴,
我并不孤单。

  我会永远珍惜这一切的。

  本人的另一部逆推作品《螳螂》:
  viewthread.php?tid=4419024

  本人的逆推动漫交流贴:
  viewthread.php?tid=3953578

***********************************

         第二部 高中篇 第二十五章 萧墙

  对于很多刚刚升上高中的新生而言,高一学期期末的那段日子是非常难熬的。

  高中的课程不仅比初中增加了好几门,每门功课的难度也上了一个很大的台
阶。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当年关月心的「无私传授」,袁小松的这个夏天绝
不会过得如此轻松。

  而同样如果没有袁小松,半途转学进来的苏婉婷甚至无法想象自己该怎么面
对那几门学起来本就无比吃力的数学、英语、物理和化学。

  花季少女的心思,本来就没怎么放在学习上。更何况就在考试前几周,她刚
刚经历了对女人而言,人生中最关键的一晚……

  在度过了情意缠绵的那一夜后,星期天早上,陆续醒来的两人谁也没有起床。

  他们相拥而卧,默默地彼此凝视,用目光传递着语言所无法传递的相思。

  青春和浪漫交织在宽大明亮的卧室中。直到临近中午,饥肠辘辘的两人才慵
懒地起身洗漱做饭。

  午餐时,苏婉婷更是调皮地坐在袁小松的大腿上,温柔地将一勺勺满怀爱意
的饭菜直送到他的嘴里,又撒娇般让他也这样喂自己吃饭。

  沉浸在无比幸福中的璧人就这样黏了一整天,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补习的
事情,更是早已抛之脑后了。而他最后也没能架住她的软磨硬泡,终于还是打消
了调班的念头。

  直到日暮西山,如胶似膝的二人才依依不舍地分离。

  当袁小松从恋人家出来,心中满是甜蜜地踏上归途时,却没想到一件无比棘
手的事情正在等着他。

  从周一一到学校开始,他就感到苏婉婷整个人完全变了。

  无论早自习还是上课,无论课间休息还是做操,她对除他之外周遭的任何事
物一概视若无睹。那柔情似水又热情似火的目光始终痴痴地专注在他身上,毫不
掩饰地表达着花季少女对情郎的思念和爱意。

  此外,除了去厕所,不管他走到哪里,她都要和他形影不离。虽然她还没开
放到当着众人和他拉手挽臂、勾肩搭背或拥抱接吻大秀亲密的份上;但单是如此,
只要不是瞎子,就能轻易地一眼看出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虽然之前也和他极为亲密,但那时的苏婉婷至少还能做到上课认真听讲。可
现在,在经历了甜蜜的告白和完美的初夜后,他已经彻底成为了她的整个世界
……

  期末考试一天天临近了,心上人却整天如中邪如着魔,袁小松心中怎能不着
急?他一边不停地责怪自己那天没能把持住,夺取了她的红丸才导致她如此恍惚
失常,一边苦口婆心地劝说;后来看到根本不起作用,他又改变策略,连哄带吓,
严肃地告诉她如果考试不及格,她就必须留级,耽误自己、给家里丢脸不说,两
人也只有分开,从此见面的机会就要少了很多……

  苏婉婷似乎有些被说动了,开始听讲看书。可是无奈底子本来就不好,又因
为整天整夜地痴迷他而严重耽误了复习。

  袁小松只好利用午休和放学后的时间尽量为她补课,可每次讲着讲着,却发
现不知什么时候,她的那双妙目又只是直勾勾地凝望着自己,根本没在看书本
……

  万般无奈之下,男孩只有偷偷去找他的班主任兼手下。

  「掌门大人,以她现在的状态,要想平安升学,唯一的方法就是作弊。」门
窗紧闭、四下无人的办公室里,宋振莹如偷腥的情妇般将风韵娇躯软软地贴在袁
小松身上,香唇附在他耳畔幽幽地说道,「但是除了英语之外,其他科目的试卷
并不在我这儿。所以要想知道考题和答案,必须也只能使用控心术……」

  妩媚的杏眼闪烁着狡捷的光芒,她开始隔着校服抚摸男孩的肌肤:「可现在
我的巫力还没有恢复完全,所以还需要你的一点『帮助』……」

  「这……」袁小松望着风情万种的美妇,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只是低着头咬
紧嘴唇。

  「你不用内疚。这是唯一的方法,再说也是为了她……」

  「可现在不行!我得赶紧回班了。刚才是借口上厕所才出来的,不能……」

  「呵呵,我知道。唉,当初劝你不要去她家,你还不爱听。现在看那小妮子
整天魂不守舍的模样,你俩果然还是做了……」

  「……」

  「好吧,你们的事情阿姨也不多问了。但是今天放学后,你要到阿姨家去
……」

  …………

  惊心动魄的期末考试终于结束了。托他的福——其实是得益于他牺牲色相求
助宋振莹提前拿到了试卷和答案,并在补习中当作重点讲给她——苏婉婷才没有
挂科,和他一起顺顺利利地升入了高二。

  学生们期盼已久的暑假再度来临了。

  对袁小松来说,这个假期注定是「忙碌」的。

  一方面,已经名义上成为他「手下」,实际上成为他「债主」的母女一家三
口不仅经常邀请他前去「做客」,还不时抓住他单独在家的机会登门骚扰……

  对此,感情专一的掌门男孩只能一次次找借口推脱……

  另一方面,他也接到了苏婉婷的电话,并得知病愈的爷爷带着奶奶来看她了,
会在她家住一段时间,而且父母也严厉地禁止她独自外出。

  刚开始,他还以为是两人的恋情被家长察觉,但女孩很快对此予以否定。两
人在电话里互诉衷肠的同时,也一起盘算着怎样才能找机会见面,却始终徒劳无
功。

  最后,无计可施的袁小松又想到了宋振莹,并且在她全家再度登门时没再将
其拒之门外……

  「当初月心还在上中学的时候,我也是这么管教她的。」和女儿们并排坐在
沙发上的美妇喝着清茶,淡淡地说道,「当然那都是见到你之前。认识了你之后,
她和月珊在这方面是肯定用不着我操心的了。」

  「操心?操心什么?」

  「呵呵,当然是为了防止我们太早恋爱了。不过,更主要的是怕我们遇到危
险。」关月心翘着二郎腿,脸上充满了幸灾乐祸的表情——很显然,在她看来恨
不能袁小松这辈子永远见不到苏婉婷才好,「依我看,她的爷爷奶奶住在她家,
一方面是互相有个照应,另一方面也是帮她的父母看管她。」

  袁小松低着头,心中充满了对天使的思念,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到她家和她相
见,丝毫没注意到她们的神情,过了一会儿,又觉得刚才关月心的话有些不对劲,
便忍不住向美妇问道:「你们的意思我懂了。但是心心姐和月珊是如假包换的巫
女啊,能遇到什么危险呢?」

  宋振莹轻轻地摇了摇头:「掌门大人,我知道现在说这话太早。可是如果将
来有一天你也有了孩子,你就会明白作父母的心情了。而且……」她顿了顿,又
平静地说道:「虽然我们是巫女会巫术没错,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无敌。那些垂
涎我们美色的男人如果使用卑鄙而突然的手段,我们也是来不及做出反应的。」

  「主人。」关月心叹了口气,插口道,「如果一个人或者一群人想对付你,
他们可能会使用各种手段,各种让你防不胜防的手段。」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自己一家为了占有袁小松而做出的种种事情。自觉失
言的高挑美人和母亲妹妹面面相觑,三女脸上均露出羞愧的神色。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只听男孩说道:「阿姨,心心姐,请别再叫我什么『掌
门大人』或『主人』了,真的太别扭了,就像以前那样叫我『小松』不是挺好的
吗?就当我命令你们了……还有,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只希望你们以后
别再那样……」

  女大学生咬了咬牙说道:「是,小……小松,总之她的父母这么做只是为了
保护她,而且现在她爷爷奶奶住在她家,你去找她是不可能的了,她又不能出来,
所以不管你怎么想,都是徒劳的……」

  「是啊,阿姨也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有这个工夫,不如说说咱们的正
事。」

  「正事?」

  「嗯。学校方面已经批准了我的推荐表,从下个学期开始,珊珊就将作为转
校生进入枫华中学,你看可以吗?」

  「可以啊,没问题。」说着,他看了关月珊一眼,却见她也正在偷偷望着自
己。两人目光刚一接触,清纯小妹便满脸羞红地低下头去,腼腆地搓弄衣角,只
是举手投足间依然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和激动。

  得到了掌门人的首肯后,宋振莹又补充道:「不过,记得你跟我说过不调班
了,所以我考虑了之后,还是决定不把她安排到三班。」

  「这是为什么?」袁小松大感意外,他以为关月珊肯定会顺理成章地成为同
班同学。

  「呵呵。你想想看,如果整天都可以看到你,那么她肯定也会像那个苏婉婷
一样根本无心学习;更主要的是——我是她的母亲,又是三班的班主任,这多少
会让其他老师和同学产生一些看法。」宋振莹说着,又扭头望向小女儿:「珊珊,
不要怪妈妈,其实妈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平时你要好好上课、认真听讲;还有
平常为人得低调,没事的话轻易别去找小松;要和同学们搞好关系,不要动不动
就和人吵架闹别扭;最后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许使用巫术……」

  听着美妇对自己的女儿淳淳教诲,袁小松恍然又看到了四年前那个充满母性
气质的温婉家教老师。

  「其实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不等母亲说完,关月心突然坐直身子,一
脸严肃地说道,「之前你托我救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查到一些眉目了。」

  「……!」袁小松精神一振,已经知道她说的是谁了,「情况怎么样!?她
……她还好吗……」

  关切的神色溢于言表,男孩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显然是很怕听到那个人的
噩耗。

  「呵呵,不用紧张,她死不了。」关月心的神情稍缓,慢慢站起身,踱步到
他这一侧的沙发旁,紧挨着他坐下,「按理说,你是我的主人。这件事的前前后
后,我应该毫无保留地汇报。只是有些东西,是属于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情,实在
是不便透露,还望你见谅。」

  「女人之间的……?」

  「是的。我们女人之间解决问题的方式,和你们这些只会用拳头的男人是完
全不同的——尤其是巫女之间。这些规矩是从老祖宗那时候就传下来的,谁也改
变不了。」高挑女王眼神闪烁,双颊泛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却很快又恢复了
平静,郑重地说道:「不过你放心,我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如果不出
意外,下个学期你就又可以见到那几位『老朋友』了。」

  袁小松感激地望着关月心。其实他心里明白:她恨极了张青青,而且那种世
世代代的积怨早已刻进了骨子里,比他当初的仇恨只多不少;这一次能答应自己
去救人并付诸行动,已经是给足了自己天大的面子。

  「只是……我还是那句话——你这么做真的是在放虎归山,到时候可不要后
悔哦。」关月心再次提醒道。

  「嗯,我知道。」

  「这么说,你还是要救她?」

  「是的。」

  袁小松话音刚落,只见关月心突然一个翻身,分开修长双腿,迎面跨坐在他
的大腿上。

  猝不及防的男孩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结结实实地骑在身下。

  一脸醋意的高挑女孩顺势搂住他的脖子,娇滴滴地说道:「看来她在你心中
的分量真的不轻呢!不过要想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我的巫力还有一定的欠缺
……所以现在嘛,就是轮到你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

  酷热的暑假很快过去,忙忙碌碌的枫华中学进入崭新的学期,在送走了一批
初高三毕业生的同时也迎来了新鲜血液。

  而这些血液不仅包括一年级新生,还有一名清纯靓丽而又端庄可爱的二年级
转校生:关月珊。

  依旧是豪华大厅里的开学典礼;依旧是冗长的致辞和千篇一律的班会;依旧
是熟悉的食堂、操场和稍显陌生的高二3班教室;依旧是女生们为了抢夺出色的
初高一男生在明争暗斗……

  可在久别重逢的袁小松和苏婉婷眼中,这些仿佛通通不存在。

  这对被天河隔离了一个暑假的牛郎织女只觉得刚刚过去的夏天无比漫长,漫
长得仿佛好几个世纪。

  而相见的时光却又如此短暂。每天都好像在飞,轻飘飘地浮在云雾中。

  日日夜夜的思念,使得此时他的眼里和心里,只剩下她的一颦一笑。

  而她,不仅对他的依恋和痴迷有增无减,在占有欲方面也明显比上学期更为
强烈。

  不管是在教室里、走廊里、食堂里、校园里还是操场上,只要发现他的目光
望向其他女生或女老师的时间超过三秒钟,她的脸色就会马上晴转多云;而如果
看到他朝其他女生露出笑脸,她更是会像所有热恋中爱吃醋的姑娘一样,撅起可
爱的小嘴,赌气半天不理他……

  光阴飞逝,转眼又到了国庆长假。

  夜深人静中,袁小松好不容易在电话里将苏婉婷哄得乖乖去睡觉了之后,又
一个人默默地躺在床上,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入眠。

  他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一年前那永生难忘、也改变了他一生的周五:

  还记得那天晚上在酒店,大家聚在一起,庆祝她们四个人得了奖,真的就好
像昨天一样……

  当然,还有后来发生的一切……

  不知道那几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啊……

  心心姐说我这么做是放虎归山的时候,样子好严肃,真的不像是在开玩笑。

  很少看到她露出这幅表情啊,就好像我正在解开潘多拉魔盒的封印似的。

  如果彼此之间能多互相了解,她就会知道——其实青青也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虽说我以前也觉得她是个纯粹的恶魔。

  不过,那天她说完那些话之后,就再也没透露任何消息,也不知道她到底能
不能成功地把青青救出来。

  唉……说到她们母女,这些天真是冷落了阿姨和月珊了。

  真不知道婉婷是怎么了,宋阿姨怎么说也是班主任兼英语老师,我不看她看
谁?

  结果弄得我现在上英语课的时候都不敢抬头。

  可为什么我上其他女老师的课,她反应就没这么强烈呢?

  是不是因为宋阿姨比那些老师都要漂亮得多?

  而且以前当过我的私人家教?

  估计是吧。

  还有月珊……虽说之前她骗了我,可怎么说也认识了这么久,如今又是我的
手下,我应该去四班看看她。

  可是婉婷现在这个样子,我哪敢啊!

  别说见面了,连月珊转学进来的事情都不敢告诉她。

  毕竟那次在竹林里,我和她说过那件丑事。

  这要是让她看见月珊,她非杀了她不可。

  不过,婉婷到底知不知道我已经和她们母女三人上床的事?

  想到这里,袁小松不禁一哆嗦,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又满心后怕地摸了摸自
己的心口:

  嗯,应该不知道!

  否则我肯定早就死了。

  幸亏月珊从没露出过什么马脚,不仅开学这么长时间都没找过我,而且听宋
阿姨说,平时在她们班里和宿舍里都很少说话。

  真是难为月珊了啊……

  …………

  湛蓝的天空,高远又纯净。

  伴随着凉爽而萧瑟的秋风,一片片枯黄的树叶悄悄地落下,回到大地母亲的
怀抱里。

  十一长假结束后,古城送走了炎热火辣的夏天,迎来了充满收获的金秋十月。

  本来以袁小松的洞察力和对学校情况的了解,他应该早已看出:从上个月开
始,校园里正在发生一些悄无声息的变化;可如今男孩整日沉浸在和天使的温柔
乡中,却是已经被浓情蜜意深深地蒙蔽了双眼。

  十月下旬,一个晴朗的中午。

  饥肠辘辘的同学们终于等来了清脆的下课铃声。她们陆续涌出教室,三五成
群、有说有笑地前往食堂。

  「婉婷,咱们走吧。」袁小松用力地伸了个懒腰。

  「等我一下。」苏婉婷还在快速地抄写黑板上的笔记——和根本不用记笔记
的男孩不同,虽然顺利地升入了高二,但女孩的功课并没有丝毫起色可言。而经
历了上学期期末那段煎熬的袁小松也吸取教训,开始在平时就注意督促她认真听
讲做作业,帮助她提高的同时也省得快考试再临阵磨枪。

  这一节下课时老师留在黑板上的笔记着实不少,袁小松抬眼一望,几乎大半
个班的学生都在埋头苦写——看来谁都想记完了再踏踏实实地去吃饭。

  「好,那我先去一趟厕所,回头在楼梯口等你。」

  「嗯。」

  …………

  「小松哥哥!」从厕所洗手出来之后,独自走向走廊尽头的袁小松突然听到
有人在急切地呼喊自己的名字。

  男孩回头一望,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

  「月珊!?」

  只见一脸焦急和不安的关月珊正匆匆地从后面快步追上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看到女孩脸上神色有异,袁小松也不免开始紧
张起来——他知道,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或他的传唤,她是不会轻易来找他的。

  关月珊走到他身前,稍显羞涩地咬了咬嘴唇,刚要开口,却看到四周不少同
学都停住了脚步,密切地注视着他俩。

  虽然平时已经足够低调,但本就出众的外表以及巫女独有的那份出水芙蓉般
秀外慧中的气质,还是让关月珊在短短一个月内就成了学校里的知名人物。

  此时此刻,围观女生们的目光中闪烁着兴奋光芒,表明她们心里正在进行各
种八卦和猜测:

  快看!这位刚刚崭露头角的偶像级女生突然急匆匆地叫住了邻班的校草——
全然不顾他的正牌女友,也是本校校花的存在啊!

  要知道那个袁小松平时可是眼高于顶,除了他女友之外对谁都不会多看一眼
的。

  瞧那个叫关月珊的女生的神态举止,明显是有话要对他说,只是因为我们才
不好意思开口罢了。

  而且听他们彼此的称呼,好像以前就很熟的样子!

  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明明不是一个班的……

  难道是三角恋爱!?

  嗯,一定是的!

  啊啊!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关月珊环视了一下四周,脸上微微一红,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地咽了
回去。

  她往前迈了一步,小声对袁小松说道:「这里人多,不方便。」

  男孩一愣,马上明白了她的顾虑:

  看来真是比较重要的事情,否则她完全可以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不用急匆匆
地来找我。

  到底出了什么事?

  但是眼下确实是不太方便。

  就带她去天台吧,这会儿那里应该没什么人。

  男孩随即又想到了苏婉婷: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耽搁太久,毕竟刚才和她约好了在楼梯口不见不散……

  关月珊仿佛看穿了掌门人的心事般,适时地补充道:「放心,我很快就说完,
不会耽误你们吃午饭的。」

  「哦,那好,你跟我来。」

  「是。」

  目送两人消失在楼道拐角处后,女生群中不禁爆发出阵阵骚动:

  「你,你听到了吗!?」

  「是啊,果然是悄悄话呢!」

  「他俩绝对有事。」

  「你猜她要对他说什么?」

  「我哪儿知道啊!也许是告白?」

  「也没准是……已经怀上了他的……」

  「哎呦!好下流!真没想到你这么色!看来你是早就想怀上了吧……」

  「切!你少说我!你才是整天做梦都想怀上他的……」

  「唉,总之好想知道啊!」

  「可不吗,绝对是重大新闻!」

  「但又不能跟着他们去。」

  「是啊。」

  「不知道那个苏婉婷要是看到了刚才的情景,会怎样……」

  「哇,那肯定更不得了!」

  …………

  就在姑娘们窃窃私语的时候,袁小松已经带着关月珊来到了空荡荡的天台。

  确定了四周无人后,女孩突然说道:「小松哥哥……对,对不起。」

  「怎么了?为什么道歉?」

  「因为人家的缘故,害得你被大家误会了。」

  「嗐!没什么,真的。这种事一年来我见得多了。不用在意,让她们说去吧!」

  「是。」

  「不过,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吧。」

  「嗯。」关月珊点了点头,严肃地说道:「事情说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就是
掌门大人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啊!?」袁小松不禁愣住了,「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这是很明显的,只是你整天和那个苏婉婷在一起,没有察觉罢了。而
且现在不光是你,她也很危险——不,应该说是更危险。」

  「我不明白。你说的危险指的是什么?又是什么人要对付我们?」

  「我来到这里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感觉到了好几股非常邪恶的气息,那气
息明显不是普通人身上可以具备的!而且我距离那种气息越近,就越频繁地听到
周围女生私下说话时提起你的名字。」

  「你,你确定?」

  「小松哥哥,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人家虽然实力不如妈妈和姐姐,但好歹也
是一名巫女,对周边环境的感知能力比一般人要强很多。」

  「对了,说到宋阿姨——她也是巫女啊,而且一直待在这里——为什么她从
来没说过什么呢?」

  「不,妈妈毕竟是老师。她或许也能和我一样感觉到什么,但很多时候学生
之间的事情她是根本没办法知道的。」

  望着眼前这个无比熟悉却面色严峻的美少女,听到她语气中透出的坚定和不
容置疑,男孩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仿佛就在昨天,
她还是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天真烂漫不知人间愁滋味的小妹妹,如今却早已在不
知不觉中愈发窈窕、愈发美艳,同时也愈发成熟、愈发懂事。

  「那么,你刚才说『婉婷她更危险』的意思,难道就是……」

  「没错。你想想看,如果人家没猜错的话,她们的目的就是想要得到你,就
像……就像之前我们那样。」关月珊说着,不禁面露愧色,顿了顿又道,「可是
现在谁都知道你和那个苏婉婷是在一起的。所以要想得到你,肯定要先除掉她!」

  袁小松身体一颤。

  倘若时间倒流至十四个月之前,有人对他说出这番话,他肯定会笑话那人痴
人说梦。

  可是如今的他,却在这短短的一年中真真切切地经历过被人合伙设计、精心
陷害、霸占轮奸等各种匪夷所思的遭遇;也经历过心上人因为自己被折磨凌辱等
等等等。

  种种事情叠加在一起,逼着他不得不暂时从热恋的美梦中清醒过来,紧急思
考下一步的对策。

  「凭我和妈妈现在的力量加在一起,恐怕也敌不过她们——除非姐姐在这里
——但这是不可能的。」看到男孩呆呆地出神,关月珊又略显无奈地说道:「而
且最近,又发生了一件更可怕的事情……」

  「更可怕的?是什么?」

  「就在最近这几天,我感觉到学校里突然出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将之
前的这几道邪气全部镇压了下去。」

  「嗯?这又是谁?不过,这听上去也并不是坏事啊。」袁小松说着,无意间
透过天台边缘的铁丝网俯视着大操场。

  此时陆续吃完午饭的女生们已经三三两两地来到草坪上,像往常一样分初高
中两个区域席地坐卧,开始愉快地度过这段轻松自在的宝贵时光。

  也许在关月珊和其他新生看来,这场面除了人多热闹些以外并没有什么稀奇。
但此时如梦方醒的袁小松却敏锐地感觉到——不知什么时候,大操场上又悄悄恢
复了去年的那种井井有条的秩序。

  「不是的!小松哥哥你还不明白吗!?这股气息,比那些气息加起来还要更
邪恶一些!而且!」看到掌门人望着大操场又是半天一言不发,关月珊还以为他
被那大片大片的美女转移了注意力,情急之下不由得一把抓住他的手,「这气息
你应该是再熟悉不过了……」

  清纯小妹话音未落,却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大喝:

  「你们俩在干什么!!!」

  两人扭头望去,只见双拳紧握、全身颤抖的苏婉婷直挺挺地站在十几米开外
的天台出口,一张俏脸上写满了震惊和愤怒,那双美绝的双眸更因难以置信而瞪
得大大的。

  男孩登时惊得魂飞魄散,面如土色。

  他赶忙甩开关月珊的双手,可是为时已晚,这一切早已落入了天使的眼帘。

  刚才的她一直在楼梯口苦等,心里正埋怨他为什么还不从厕所出来,却发现
身边过往的女生全都以一种同情、兴奋又略带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自己。

  就在她一阵阵莫名其妙时,终于有个好心的女生忍不住告诉她:她的男朋友
已经带着一个漂亮姑娘上了楼,貌似是去了天台,而且看样子他和那姑娘显然早
就熟识。

  一开始她还不相信,可是四周的女生一致附和,都拍着胸脯说是亲眼目睹全
过程,并且添油加醋地描述之前她们所看到的情景,还说得有模有样,根本由不
得她怀疑——只是没有人提起关月珊的名字。

  她本想拨打他的手机,可周围女生却提醒她——这样做等于打草惊蛇。

  最后,又羞又气的她只能在一片酸眉醋眼的注视下急匆匆地赶往天台「捉奸」,
结果却看到了最不愿看到的一幕……

  「好啊,袁小松……亏我还傻乎乎地等你半天。没想到……没想到你却在这
里和她,和她……」声音在颤抖,眼前铁一般的现实让苏婉婷不禁悲极气噎。她
迈开修长双腿,一步步朝二人走近,「她是谁!?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袁小松焦急地大喊道:「不是啊!婉婷你误会了!她,她只是我的一个…
…这个……」

  他刚想说「手下」,话要出口又觉得不妥;说「普通朋友」吧,又显得太假。
如此一来,心如乱麻的他一时倒真不知该怎么对她解释了……

  「只是你的一个老相好,对吗……」看到男孩欲言又止,显然是在刻意隐瞒
什么,苏婉婷不由得怒火更盛。她双眼微眯,咬牙切齿地故意将「老相好」三个
字说得重重的,又用足以杀人的目光狠狠地盯着关月珊,心底却暗暗有些惊诧—
—眼前这个素不相识,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陌生女孩一看就是绝色美人的胚子,
而且身材气质各方面也都是一等一的极品;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女生竟然能
在她浑然不觉的情况下,把心上人从眼皮底下轻易地约走。

  「苏婉婷同学,你误会了。」此时关月珊反倒冷静地向前一步站在袁小松身
前,心平气和说道,「我叫关月珊,是这个学期刚转学进来的。其实我根本算不
上小松哥哥的相好,我们只是以前认识,刚才把他叫到这里来只是有一些急事要
私下跟他说。」

  听到关月珊自报姓名,男孩隐隐觉得有一件大事要糟。

  果然,只见苏婉婷秀眉一皱,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喃喃地念着:「关月珊?
关……月……珊?」

  袁小松心里清楚——由于平时天使再没什么其他的朋友,而且全部心思都在
他身上,对周遭的新闻八卦毫不关心,既不打听也不过问,所以关月珊转入已经
一个多月了,她还无从得知。

  他刚要开口,就听苏婉婷恍然大悟地问道:「你是宋振莹宋老师的女儿!?」

  「啊!?你,你怎么知道!?」关月珊不禁一愣——毕竟这件事她们一直隐
瞒得很好,学生中应该没什么人知晓,开学到现在也没人议论过什么。

  「你真的是她!?你真的是那时候那个,一个电话就把他叫到家里去的关月
珊!?」

  这次轮到关月珊目瞪口呆了。

  她傻傻地望着苏婉婷,身体不由得退了一步,过了好一会儿又扭头质问袁小
松:「小松哥哥!为什么……为什么她会知道那件事!?是你告诉她的!?」

  如果天台四周不是被又高又结实的铁丝网围起来,男孩真想一猛子从楼顶上
跳下去。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正不知该从何说起时,只见苏婉婷一个大跨步
冲到关月珊身前,刚好把她和袁小松隔开,又一字一句冷冷地说道:「关月珊,
你听好了。不管你是谁的女儿,也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我现在只有一句话,给我
离他远一点!你们已经把他害得够惨了,以后永远都不许再来骚扰他,也别让我
再看见你,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正午时分,本是秋天中最温暖宜人的,可此时天台上空气却几乎要凝结成冰。

  「是吗?」关月珊眼中闪过一丝倔强和不屑,柳叶眉轻轻一挑,毫不畏缩地
迎着天使仇恨的目光说道:「那我倒真要领教领教,你究竟会怎么个不客气法!
而且我也要告诉你,我会经常来找小松哥哥的!我俩还有许许多多的悄悄话没有
说呢!」

  「你!你好不要脸!!!」苏婉婷怒极,扬起玉手便扇向她的脸,却在千钧
一发之际被身旁的男孩紧紧拦住。

  「你们俩别吵了行不行!!!婉婷你怎么就这么死钻牛角尖呢!?都说了我
俩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了,我只喜欢你一个的!刚才她找我确实是有急事,只
是因为不方便说才来到这里!而且这事事关重大,所以我才没来得及回去找你!
我错了还不行吗!」袁小松此时也急了,朝两人大吼:「还有月珊你也是!少说
两句行不……」

  「你竟然护着她……」苏婉婷惊讶地看着他,一脸难以置信,「她那样对你,
你反倒护着她不让我教训她……还嚷我、斥责我……」

  「呃!?我没有啊?总之婉婷你听我说!月珊她已经知道错了,而且她现在
已经是我的……」

  「不!我不要听!小松我……我恨你!!!呜呜呜~~~~!」嗓音早已哽
咽,伤心欲绝的天使用力推了男孩一把,转身捂着脸飞奔离去。

  「嘭!」的一声,毫无思想准备的袁小松被这一推推得仰天摔在地上。

  「哎呀!小松哥哥你不要紧吧!」关月珊赶忙小跑过去,将疼得龇牙咧嘴的
男孩搀扶起来。

  袁小松傻傻地望着空洞洞的天台出口,过了半晌才缓过来——显然,他和关
月珊一样,都没想到苏婉婷的力气会这么大。

  女孩嘴里兀自还在喋喋不休,「她就是你常对我们提起的苏婉婷?这叫哪门
子的女朋友!也就是长得还算漂亮,可下手也太重了……」

  「够了!月珊你就少说几句行不行!」

  「是……」

  「这件事不能怪她!要怪也怪我一直都没跟她说过你们成为我部下的事情,
更何况突然看到咱俩这样,换成谁都会生气。哎呦……婉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
劲了……呦!不好!我得赶紧去追她!可别一下子想不开……」

  袁小松生怕天使极度悲愤之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也顾不上自己的后背和屁
股还在生疼,赶忙一骨碌爬起来朝楼梯追去。

  「小松哥哥!」

  「月珊你先回去,有事我再找你……」男孩的声音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出
口。

  …………

  就在袁小松追向食堂的时候,苏婉婷却奔入了后花园。

  她没有理会正在花园午休的同学们那惊讶的视线,跑到一片没人的草丛中放
声痛哭了一阵后,又呆呆地望着那枯萎的干草发楞。

  这时衣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是他打来的。

  苏婉婷睁着一双泪目,望着屏幕上「袁小松」三个字,最后轻叹了口气,把
电话直接挂掉。

  可紧接着电话又再度响起。

  几次三番之后,气恼的苏婉婷索性将电话关机。

  她擦去眼泪,挣扎着站起身,也不掸去粘在衣服上的草枝,就这样狼狈地走
出草丛。

  四周的女生们全都诧异地看着自己,很多人在低声议论。

  可她却毫不在意,只觉得天空是灰的,草地也是灰的,世间的一切都是灰蒙
蒙的。

  就在此时,她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女生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聚焦在她身后的某处。紧接着,众人脸上便充满了
极度的慌乱和恐惧;一些人的身体竟然开始不受控制地微微哆嗦起来,仿佛活生
生地看到了厉鬼。

  苏婉婷并没有回头,只是直直地站在原地。

  纷乱的脚步声在身后数米处陆续停歇,显然这几个人先后站住。过了一小会,
又听一个人迈步从身后越走越近。

  哒……哒……哒……

  冰冷的高跟鞋一下下地踏在石板上,也踏在所有人的心尖。

  众人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也要和那脚步声一致了。

  与此同时,一个和那脚步声同样冰冷,透着一丝慵懒同时也带着无比威严的
女声淡淡地响起:

  「晓丹,就是她吗?」

  紧接着,稍远处一个略带英武的女声回答道:

  「是的,青青姐,就是她!!!」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