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不能亏待小兄弟】5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总监在此
2021年/07月15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1473

            第五章:有点尴尬的大哥家

  表姐似乎彻底的认输投降了呢,这种柔弱的言语与神态带来的成就感完全不
逊色于跳动喷射的快感。我把表姐轻轻的翻过身来,从脚趾一直向上边吻边抚摸,
说到」秀姐,最开始我的确是想要只是给你开个小卖店,卖点小杂货,赚点零花
钱,毕竟人只能赚取认知范围内的钱。现在你既然已经彻底信任我,那么如果我
带你走向一条危险的路,你也来么?很危险,万一做不好就可能被抓判几年,但
是收益应该是还不错。」

  「嗯,嗯,你别祸祸我了,你万一再硬起来咋整,别亲了,痒痒。你要是进
巴黎子了,我也陪你进去,你要做啥,你以为大哥这些年都是老老实实的种地呀,
作奸犯科的事儿都没少做了,半路劫大车,替别人讨赌债,帮人讨公道断手脚都
做过了,就是还没弄出过人命。毕竟没爸妈管着,三姑也不能天天在身旁,大哥
为了让我们几个过的好点,不受人欺负,就只能表现的列害一些,我还给大哥打
人的时候望过风呢,你要做啥就整吧,姐陪你,不管做啥,上天下地都陪你。」

  表姐的话如初春的细雨,淋洒在我的心头,有什么比蹲监狱也要陪你的情分
更近腻呢,我搂住表姐全是汗珠的身体,头埋在表姐湿漉漉的头发中,闷声说」
那就信我这次,我带你去发个小财先。要去南方,你觉得就咱俩还是带上大哥呢,
我不是不信大哥,就是怕大哥没那么容易信我。」

  表姐双手搂住我的小身板,把头贴近我的脸颊,说」放心吧,你从八岁开始
给我们送口粮,送生活费,帮我们打柴禾,我们四个都把你当亲弟弟看待的,不,
比亲弟弟要亲的多,为了你,我们都能豁出去命,大哥说过的,为了三姑家,啥
都敢做。你聪明,打小就聪明,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你也不用和大哥解释多少,
直接说你要去南方干啥,大哥不会打驳回的。」

  我轻笑了一下」那是比亲弟弟还要亲,都进你肚子里面去亲了,秀姐,你感
觉到了么」,我瞬间回忆起突进表姐时候的记忆,胯下的鸡巴就瞬间翘起,弹在
了表姐的腹部。

  表姐大惊失色,使劲的推我」我不行了,会死人的,真的不行了,让我养养
吧,也不知道你以后媳妇是个啥人才能抗住你祸祸,一个两个人都能被你弄死球
了。」

  我使劲抱住表姐说」没事儿,今天不折腾姐了,硬了不管它就好了。那我明
早就去大哥家,起早走。」

  表姐躺在炕上慢慢的喘气恢复体力,我跳下地,拿来我的毛巾给表姐擦拭了
全身的汗水,表姐嫩红的皮肤就像玉器一样,有句艳诗浮上心头,莫非这才是蓝
田水暖玉生烟描述的内容……。

  洗了我的毛巾和表姐的裤衩,表姐还是没有力气动弹呢,我给表姐做了个土
豆炖豆角,直到吃饭表姐还是有气无力的。靠在我身上腻乎着吃完饭,表姐才反
应过来「小弟,你吃了第几碗了?」

  「六」,我头都没抬继续吃饭,很快吃完,撑个懒腰也反应了过来。似乎吃
的有点多啊,农村的大蓝边碗虽然比所谓的海碗小点,也没小多少啊。以前也就
是饿了吃两满碗啊,我这吃法,每个好收入都供不起我饭。

  但是感受一下,身体也没啥变化,没有疲惫,没有不良感受。尤其是摸摸胃
部,也没有鼓胀,呵,吃哪去了……。

  脑子里不断地盘算去南方的细节,收拾完毕,搂着表姐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晚上爸妈回来了看到我和表姐靠在小里屋的炕上睡觉,也没叫醒我俩,爸妈
劳累了一天,很快也就吃着我炖的豆角和剩饭看完新闻就睡觉了。(他俩以为是
表姐做的饭和豆角,我家的格局是一个有三十多平的小土屋,一个正常的土炕,
一个厨房,厨房侧面是小里屋,一个专门招待客人的小房间,只有一个炕和不到
一米宽的小空地)

  一夜无话,表姐在呢,爸妈也没有性生活。

  早上四点多我就醒了过来,表姐做完没有脱衣服就靠在我怀里,实际上是压
在我的右臂上,一夜居然都没有麻,神奇……

  看起来是真的折腾的够呛了,还没醒呢,我悄悄地起床,爸妈已经醒来了,
正在悄悄地做早餐,生怕吵到我和表姐,看着俩人悄声翘脚的做饭,拿一个盆子
都要轻轻地欠边然后双手起,有点酸心,这就是爱,无声无息,没有什么炽烈表
达,就是在生活的每一个点滴中表现出来。爸妈是把我当做生命中的唯一目标,
一切都肯付出。从不让我干任何农活,可是我是农村孩子啊,我所有会干的农活
都是我主动去做的。家人之爱,生命中最重要的,没有任何杂质。为你们我愿意
付出一切,因为我知道你们也愿意为我付出一切。

  「爸~ 妈……,我要去娄家铺子一趟,找我哥有点事儿」

  爸爸看了我一眼说「先吃饭吧,想去就去呗,就是有点远,你咋去,今天没
有方便车吧」

  我和妈对视了一眼,「我走着去呀,才十二里路,我去大哥家吃早饭」。妈
妈有点迷糊,才十二里?

  「不在家看书写作业,跑哪去干啥,你哥家也在忙活吧,活应该是没干完呢,
要是干完了就来咱家帮忙啦」

  「妈,有正事儿找我哥,关于我去县里参加活动的事儿」我撒了个小谎,我
蹦蹦跳跳的往外窜。

  「早点回来,别在你哥家玩起来就没完啊,你哥忙着呢」妈妈边擦手边说,
「他爸,酱缸里有块咸肉给小乾家拿去吧」。

  「中,干活时节吃点肉好,给他送去吧,这两年小乾日子过的越来越好了,
不用咱家给供应米了,还有点不习惯」

  就这样我拎着一块酱肉,绕到屋后的燕窝,这是我的小金库。别的亲属给压
岁钱都是一块五块的,最多十块。都给了妈妈,她说帮我存起来,似乎没指望了。
但是五婶最特殊,她是大干部家的孩子,本身在市委宣传部工作。有钱有气质,
小一辈儿的孩子们过年去奶奶家,我是最干净,嘴最甜,学习最好的,所以这几
年五婶都是单独给我压岁钱,别的兄弟都是十块,给我就是200- 300。还
告诉我不要和爸妈说,自己留着零花。记得去年五婶亲着我的小脸说,要是花光
了就给她写信,她来家里串门给我带。

  掏出小纸包,里面有五百七十元。揣好大步的向娄家铺子跑去,跑了三里路
还是没有感觉累,我加速跑了起来,我想测试一下我的极限。

  全速奔跑……,强风吹袭,一排排的树影在我脸上掠过,凉凉的夏风,迎着
风,大步向前,一种前世没有感受过的肆意袭上心头。自由,愉悦,放肆狂奔,
前世被生活压抑着的块垒被风吹散再无踪影。

  没有减速的直到娄家铺子出现在拐弯处。

  路边是公路标盘,我已经跑了六公里了,没有锻炼过,以前从未跑过这样的
距离,可是没有任何疲惫,只是有点饿了。莫非我的身体不会疲惫么?只要食物
够用,我就不会累?还需要验证呢,不急。

  大哥家在屯子的最东头,柴禾做的木篱笆,水曲柳编的大门,养了一条超凶
的狼狗,有一米多一些高。虽然从不咬我,但是我看着就怕,所以我决定不走大
门,大哥家的前院园子有个帐豁子,我挑一下就过去了。到了园门我轻轻地探头,
嗯没有惊到狗子,撒麽一眼前院。一个我没注意过的细节,是个石头饭桌,两个
水曲柳的木凳,还有三个大坛子。家里原有好多家具,在文革期间什么破四旧啥
啥的都收走了,就留下这些,后来大舅去世了也没再买新的东西,家里男人做凳
子吃饭唠嗑,嫂子和表姐们是坐在坛子上吃饭唠嗑的。

  嘿嘿,昨天就在纳闷表姐的横纹,原来是这个原因。……

  这是一个农村标准的三间大房子,靠近房山墙,窗户纸有点破损,俩小萝莉
正在睡觉,这是大哥的两个女儿。大舅去世之后,大哥带着兄弟姐妹四个人相依
为命,直到22才娶了大嫂,他俩是自由恋爱,没有媒婆,那年大嫂十五岁,为
了嫁给大哥,和家里闹翻天了。娄七七,是个好女人,十五岁跟着大哥,所有的
农活大嫂比大哥干的还多,英气爽利,回过日子,是我吗心中最好的媳妇,不知
道和我唠叨多少次了,嫁给我大哥都白瞎了。期待我能取个和大嫂一样的媳妇。

  唯一让我妈不太满意的就是两年连续生了两个女娃娃,小名大丫和二丫,之
后就没有怀孕过,今年大嫂已经二十了,小丫三岁生日前几天刚过。

  走到正门口,嘿,大哥家也是,正门的右边门框上有个洞,我的手小,使点
劲就能伸过去摘门里的挂钩,摘下挂钩,轻轻地进去。嘿嘿我要堵大哥大嫂的被
窝。

  走到西屋门口,里面传来闷闷的砰砰声,砰砰砰,啪啪啪……

  不是吧,大哥和大嫂在忙?这咋都没个声音,我要是远点听到我就不靠近了,
直接等一阵子过来喊门了,这多尴尬。

  转身想要出去,风吹得里屋的旧窗户纸翻了一下,pia哒一声,我激灵了
一下,好似在这个地方能够看到屋内的样子。有点好奇为啥大哥和嫂子办事儿咋
还没声,我靠了过去。

  屋内的场景映入眼帘,一个壮硕的身体,黑黝黝的脊背。哦大哥身体不错,
肌肉很发达。两条细长的白腿盘在腰间,真长,居然双脚还能搭在一起,随着大
哥的冲刺一下一下的磕在大哥的屁股蛋上。

  往回收视线,大哥右手撑着身体,侧边脸和嫂子贴在一起,左手横着按在了
嫂子的嘴上,下体发力,撞的炕都发出砰砰砰的声音,和嫂子身体之间发出的啪
啪啪声音居然还没有撞击力到达炕的声音大。真有劲啊,嫂子那双有秋水映射的
大眼睛,半眯着,随着大哥犹如怒涛的撞击从喉咙里发出哼哼哼的闷声。

  大哥下身就像大鼓一样,一下一下又一下,每次都是直接到底的深入。我勒
个去,这么猛地么?是怕大嫂叫出来吵到孩子吧,也是辛苦了哥哥嫂子了,想一
下我爸妈,农村也是真不容易,做爱也要躲着孩子,没有后世那种单间小屋啥的。

  我有点移不开眼睛,大嫂迷离的眼神没有焦点,雪白的胸脯,真的挺立啊,
平躺还是那么的坚挺。我慢慢默数大哥插了多少次,数到七百四十多的时候,大
哥慢慢的停下,喘气,沙着声音说「得劲不,你可别叫出声啦,上次二丫跑出来
问我为啥欺负你,我都要疯求了」

  「谁让你那么使劲的,恨不得把整个人都塞进去,就那么有意思咋的」

  「有意思啊,你多紧啊,而且里面还有点起鼓分层的呢,磨着可得劲了,就
想整个人都塞里面去,再说咱不是还没个男娃么,换个姿势弄,我从后面日。」
大哥拍了拍大嫂的左臀。

  「一天到晚的就想着这点破事儿,上个地也能想起一出是一出,下次告呼你
啊,绝对不行在地里了,差点就被我五哥看着」大嫂边翻身边抱怨着。

  大哥的身体被嫂子挡着,没看清怎么操作,好似就是一秒不到就把嫂子拉向
他,嫂子eng了一声,接着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嫂子一边抿着嘴闷声呻吟,一边顺着大哥的节奏向后撞击。「一到背着你,
你就来劲,咋的就看着后半身有意思?」沙着声音就像是从喉咙绕出来的断断续
续。

  「因为咱俩第一次就是这样啊,那天看电影,你猫在柴禾垛边上,翘着屁股,
穿着小褂,屁股都没遮住,你个小骚货,小小年纪就知道勾引男人」大哥压低着
声音,从牙缝里飘着说。

  「那是你硬上的我,我才没勾引你呢,我就是躲起来看个电影就被你个二混
子给日了。你个狗吊的二混子,家里啥啥没有,还得养活三个弟弟妹妹,要不是
三姑和驰子,咱都得饿死」嫂子一边发力向后撞,一边压着声音和大哥争执。

  「说你是小骚货,你就是个小骚逼,你前一天跑到我门口的大坝边上洗澡,
就等着我出来你才脱衣服。第二天放电影,你就躲在离我门口最近的柴禾垛,还
穿成那样,我能不明白你~.日死你个小骚逼」大哥大口的喘气,两个人的力度越
来越大,撞击的啪啪声比打架时候扇耳光还响亮。

  「要不是三姑照顾,咱们挺不到现在这样,昨天咱家活干完了,今天咱俩去
三姑家帮忙吧,你又能看到驰子了,你个骚逼。每次操你的时候提到驰子你就水
流的特快,你说你是不是想了。那还是个小孩子呢」大哥双手环住大嫂的腰,变
成稍缓慢但是一下又一下的势大力沉的冲击。

  「别特么瞎逼逼,你忘了前年大雪多厚,咱家揭不开锅了,大冬天的也没地
方借米,驰子手脚都被冻伤了,眉毛到眼睛被霜冻住了,摸着黑给咱家送的半袋
子小米,玉一样的小人儿啊,冻得哇哇哭,我歇罕不应该么?再说,长得多好看,
就没见过能和他比的孩子,真俊」

  「孩子真是好孩子,三姑父脚被砟子扎破了,三姑牙痛的直撞墙,这孩子自
己会算计日子给咱们送粮」一边使劲冲击一边压着声音和大嫂唠嗑。

  我就有点尴尬了,听墙根是不对,不过小叔子听哥嫂子墙根也是常态,但是
你两口子办事儿的时候总提我就有点尴尬了。

  「我就想要生个小子,就像他小叔儿一样,长得俊,做事儿讲究,小模样和
画画一样,你使点劲,日个小子出来,咱家自己也养个小驰子」,大嫂一脸的憧
憬,我有点懵,前世我居然都没发现他俩这么看我啊。我有这么好么……

  「你做梦呢,想要生个向驰子的小子,你得让驰子日你,再不然你和驰子借
个种吧,肯定向的,我不介意,驰子和三姑要我命我都给,早发过誓的,你要是
和驰子借种我不介意,我甚至在边上看着,哈哈看看那个小画儿人怎么操你这个
骚逼,额。」

  「别特么瞎呲呲了,那是个画里的人儿,我没那好命,真能让他日一下死了
都行了,你叫我嫂子一下,怼怼我,你装扮啦的是驰子操我,啊,啊,啊,驰子,
我要生个小子,使劲,使劲」哥哥嫂子这几句整得我真的不会了,之前操表姐是
以为梦境,后面就顺水推舟了。哪成想大哥家这么猛的么?两口子日逼拿小叔子
当情调啊?

  「嫂子,嫂子,嫂子,我在日你的逼,你真紧啊,你还真使劲收啊,操蒙你,
操傻你,你是不知道,那小子小时候还直接救过我的命呢,这事儿就我妈和我知
道,我妈怕说出去让人觉得她不好,就不让我说。嫂子,嫂子,你这么抓我我要
射进去了,啊……,射死你啊!」

  尴尬到麻了,我先去大门口吧,转身往外走,对面门开了,一个揉着眼睛的
小萝莉光着脚走了出来。

  「小叔儿……,小叔儿……」

  带着十个加号的奶糖音,向我扑来,我赶紧弯腰接住,「小声点,鸟悄的,
大丫儿,先去你那屋,我来看你俩囡囡了」

  隐约听到本来就在射的那个屋没了声音,似乎只有大哥大口喘气的声音,大
嫂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完犊子,估计他俩尴尬的想死吧,我也是。

  【重来不能亏待小兄弟】第六章:兵发深圳,开启时代的轰鸣作者:总监在

       2021年/07月15日首发于sis001

  抱着小萝莉进屋,二丫也醒来了,大丫才想起来是要取尿尿,我问了一下二
丫,一手抱着一个小家伙,到前院子杖根底下把尿,等到把俩小家伙抱回来的时
候,看到两个脸色都是不一般的大人,手都不知道咋放的样子,太有意思了。大
哥是啥人?十五岁就是整个乡里有名号的混子了,长大一点更是一霸,但是为人
太讲究义气,日子过的穷的一批,谁来借钱都能借,自己没钱吃饭是常事儿,最
近两年好了一点了,有俩小萝莉要养,安心的种地了。但是外面有局有场有事儿
还是能保障到。

  大嫂是我见过的最能吃苦的女人,腿长腰细的一看就不能干活,结果在大日
头下帮我家铲地,一个人铲了我哥和我爸两个人的量,据说回家都累汏歪了,可
是就是咬牙要挺着,刚强的女人,前世的很多经历,让我很理解有时候夫妻之间
的小情调,那只是情调,当真就死定了。

  「嫂子你俩起来了啊,我刚进屋就看到大丫出来,我就给俩小的把了尿。」
我装作是刚进来,啥都不知道。

  「啊,啊,刚进来啊,哈,这么早呢,这狗也没叫一声,我去给你开大门啊,
没吃呢吧,我马上给你整点饭」嫂子边说边低下头去佤米。哥瞅着我赸不答的笑
了一下,「我去摘几个柿子,应该是有几个鸡蛋,咱们炒一下」,说完向外走去。

  在充满奇怪气氛的情况下吃了早饭,嗯,我又吃了五碗,似乎是奔跑消耗的
能量需要这个量的饭补充,难道昨天在表姐身上消耗的比跑这么远还多么,一边
思考一边吃,哥和嫂子边看着我若有所思的表情,互相对视了一眼,撂下筷子一
起出去了,我看着背影像是去了厕所?吃完就上厕所啊?这么快么,还组团。

  我吃完饭,两个小家伙也吃完了,农村孩子就这点好,贼好伺候,自己就能
照顾自己。

  我一边收拾碗筷,一边组织语言打腹稿。过了有快一小时俩大人才回来,这
么久。不会是在厕所又来了一发吧?我有点不怀好意的瞥了一眼。

  「这块酱肉是你拿来的吧,这么老远给送过来,累够呛吧」大嫂似乎恢复了
状态,大大咧咧的像个嫂子样。

  「我是找大哥有点事儿,正事儿,需要大哥陪我去南方一趟,秀姐也一起去,
秀姐说不用和你们说细节,直接做你们也会支持我。但是我想在家和哥哥嫂子都
说清楚,你们觉得同意咱们就做,你们不同意咱们就先搁置这个,换个方式,主
要是我想迅速的抓点钱。」我坐在炕沿上,面向炕里,一脸正色的说着。

  「啥事儿啊,去南方啊,我前年去了一次苏州,帮别人要账,弄了个胳膊回
来,钱没回来」大哥彪呼呼的就把这种话都直说了。

  「啥事儿你就说就行,我们两口子只要你吱声啥都行,不管是啥事儿,任何
事儿都不带打驳回的。任何事儿」嫂子也很正经的表达,可是因为我之前听到和
看到的,导致我一下子联想到了很下流的事儿,脸一下子红到顶,最主要是一下
子支棱了起来。还好是双腿并着坐的,看不太清楚。

  「简单说就是我想去深圳,用发个空头奖项的方式去骗一笔钱回来,现在人
们很认可国外的各种名头,我想租个地儿,印一些奖项,发给全国各地的厂子,
邀请他们来交钱拿奖,虽然是骗钱,但是对于这些厂子是有好处的,咱们弄的好
看一些,他们可以用这个宣传产品,估计他们收益更大,虽然是骗,但是没有人
受损,嫂子,哥,我不会做损害他人的违法事情的。不过这事儿真的违法,有风
险,弄不好运气不好也能蹲进去。」我尽量把激动压下去,用平稳的声音缓缓的
说。

  嫂子瞅了哥一眼,又眼神荡了回来,我做贼心虚的觉得她看到我涨起来了。

  「啥时候去,你上初一了,啥时候开学来着?」家里的大事儿嫂子都是会让
哥说话的,从来都给哥面子,大哥完全没有犹豫,直接问时间和我的假期。

  「开学就是初一,我还有两个月的假期呢,这个小学升初中的假期是真的长,
返校我不需要去,我爸就是我班主任,他自然会把需要的都拿回家。如果可以今
天就走。越快去,越快回来。」

  「我去把咱爸以前的好衣服拿出来,出门要穿最好的」,嫂子单手撑着炕沿
轻轻一跳,翻开沉重的木柜翻找了起来。

  「我,你,秀,咱们三个?你太小了,虽然闯荡,也聪明,懂事儿,可是别
人不会轻易相信你,那就是我两个是大人,让你嫂子也去吧,三个人还能稍微配
合一下」哥摸了摸下巴,这是真的把我说的话当成了成人的思想了,没把我当小
孩子糊弄着。

  「你也别提什么风险啊,蹲啊,你知道因为啥长得矮么?,你都上初中了才
1米3,你爸和你妈可是不矮。特么的是因为我们几个,你家把该给你吃的,都
给我们送来了,你严重的营养不良,干吧细量的,我头几年还因为你舅妈的事儿
不懂事儿,瞎作。你是让我们坑了知道么?你还傻乎乎的外面零下三十度给背小
米,你知道么,看着你俩眼睛被冻封喉了,手肿的像是俩棒槌的时候,我都想给
自己一刀。一了百了了。我自己发过誓,你的所有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你要啥
我就给你啥,你嫂子你知道的,她跟了我受了苦,除了你家之外我啥都能依着她,
有你的事儿,你嫂子也没二话。这么和你说吧」哥有点激动,嘴唇有点颤颤的,
冲着嫂子看了一眼,嫂子僵了一下,没回头。

  「说呗,没人挡着你」,嫂子继续低头翻找。

  「你早就来了吧,你啥都看着了,也听着了,我隐约的感觉有人在门口,但
是狗没叫我就没在意,现在想起我刚开始日她的时候你就再看,你也长大了,我
和你嫂子是瞎逼逼,也是真的,就算是最私底下的话,也是真的,你要日你嫂子
我都让,我觉得我真的是没办法还你和你妈对我们的恩情,还不上,这辈子啥都
付出也还不上。尤其是前年看着你的时候,我就觉得就算是我做啥都不可能还上
一丁点,一丁点儿」越说越激动,声音却越说越低,到最后已经像是从牙缝里呲
出来的。带着对生活的愤怒,也有对我的愧疚。

  我前世加上重生也有四十多年的人生阅历了,但是这种情况我也是有点慌。
既有大哥那荒唐言论的冲击,也有前世没往这边想甚至都没有这么去交心说的感
伤。哥心里这么想啊,我倒是没觉得我怎么受苦了,舅舅去得早,舅妈改嫁了,
四个孩子我家也很穷养不起的。只能是尽力的从嘴里攒粮食,接济一下。只能说
是让他们饿不死。我小时候主要是挑食才瘦的,我才不觉得是因为吃的都给他们
造成的。虽然家里是真的没吃的。一个字,穷。穷造的孽。

  「哥你这让我没法说话了都,别再提那么荒唐的话了行么,忒不好意思了,
我是偷看了我承认,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我小时候的事儿都没啥印象了,以前
朝前看,我们看着前面往前走。所有过去的事儿都翻篇吧。我小时候瘦是因为挑
食啊!不是因为别的,另外我对你们好,你们也一样对我好啊,从来都是实在亲
戚,不讲别的。准备一下,可是俩小家伙咋整,送我家去么?」

  「不用的,送我妈家去,这两年你大哥务正了,我妈能给我照看孩子了」大
嫂头还是埋在箱子里,翻找衣服呢……就是有点时间忒长了,真不好找。

  「那就这么定下来吧」时间不等人的,快速决断才有机会从农村冲出来。大
哥跳下地抱着两个孩子去了他老丈人家。我想了想也没啥能给孩子带着呢,钱不
多,要紧着花。等回来一定给俩小家伙带足礼物,小家伙不能和我小时候似的,
连个玩具都没有。

  「嫂子,干净,能传出去的就行,咱们需要在深圳换行头的」我看大嫂还是
把头埋在衣柜,都有点担心她被闷着。这是不好意面对我啊,也对办事儿的时候
被小叔子看到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看到,丈夫装作小叔子使劲操自己的时候,
小叔子在门口看的清楚,听得明白。真不是一般的尴尬。也就是大嫂和大哥还算
有自制力的了。换做一般人连看我的勇气都没有了吧。

  「嗯呢,就好了」大嫂把两套衣服拿了出来,一套是大舅以前参加工作的时
候发的,一套似乎是大嫂去年去我家串门的时候,我妈送的那套。都是能够传出
去不丢人的衣服,没有补丁虽然样式有点老旧。

  大嫂抬起头撩了我一眼,结果在路过我的跨间格外的停留了一下。

  操,这特么没完了么?我这下面还是这么梆硬着,我能让它瞬间就起来,可
是我却没有能力让它怎么软下去啊。这就很尴尬了。

  「一会儿你哥回来咱们就出发,先赶车去你家接秀儿,然后咱们去支家屯坐
车,那的去县城车多一点」大嫂右手撩了一下头发到耳后。有一小缕头发梢挂到
了嘴边。卧槽,我特么更硬了,我完犊子了,我就这姿势不动吧,一动就能看到
硬到顶天的小兄弟。

  大嫂又撩了一眼我的胯下,实在是有够头大的,低着头抱着衣服去西屋换衣
服了。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了大哥套车的声音,大嫂出去帮忙,我听到俩人边套
车边说「咱家准备还饥荒的那170块钱拿着吧?你从我爸家借点没有,我刚才
紧张的忘了说了。」大嫂压低声音和大哥唠了起来。

  「借了,我骗你爸我去买农具,借了320,你看这不就要凑上五百了,你
紧张啥,那孩子硬起来了,看着他那憋屈的样子逗死我了」大哥有点无良的小声
笑道。

  「别提了,可能刺激的太过了,都怨你瞎说,现在都没软下去,还在那梆硬
呢,都尴尬的在那不敢动了,从开始到现在就坐那一动不动,这小孩子,咋整啊,
不软下来做车都难受吧,再说万一要是到家还不软,他爸妈看到成什么话」,嫂
子有点埋怨哥。

  「不至于吧,一丁点都没软啊,怎么厉害么?就是提到一句就硬了这么久?
卧槽要是真日起逼来能弄飞了吧」大哥把马车的小扣子都系好了,「啥时候咱自
己家有个马车就好了,虽然朋友的用起来也方便,但是没有自家的方便」

  「你去叫驰子出来吧,另外你把衣服换上,我怕他看到我还硬着,他都不敢
动了,我看着估计今天都别想上车了。」大嫂小声嘀咕。

  大哥瞅了她一眼「再不然你帮帮忙吧,这么地,要是上车出屯子还没一点要
软的意思,你就在后面帮他软一下,不然没法交代了,再说硬的太久还没事儿对
身体也不好吧」「嗯」

  大哥进去换了衣服,看到我还在望天「寻思啥呢」

  「我在脑子里捋一下整个事儿」我保持坐姿不变,刚才听到了他俩的对话,
我这鸡巴更硬了,现在就向一个铁棍一样,完全不打弯的。刚才我尝试用手压了
下去,结果没压下去,很痛,而且发力按下去手稍微轻一点就瞬间弹起,而且更
硬了。

  大哥看到我的囧境,有点迷,这么搞不行啊,身体不憋坏了啊,还真是和人
家孩子没啥关系。都怪咱两口子瞎呲呲,拿人家孩子当调情的。让人听到了怎么
能控制不瞎想。才十三啊,刚长起来。

  「先上车吧」大哥回头出去了。

  我拽了一下裤裆,直接把阴茎向上缕,让它尽可能贴上小腹,似乎是错觉,
好似比昨天看着涨了一点,双腿分开的向前迈步,晃晃悠悠的上了车,嫂子一直
没有看我,专心的看前面的马。等到门都锁好,大哥也上车出发了。我双腿并拢
向上捲起,坐在右边的车筐子上。嘎油嘎油的出了屯子,大嫂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噗嗤的笑了出来,大哥也回头看了一下,摸了摸后脑勺。

  「操,咋整啊,还下不去了呢」有点无奈,也有点好笑,还有点尴尬。

  「驰子,以前也这样啊,你没看过你爸妈办事儿啊,硬成这样还这么久么?」
大哥调侃道。

  「还不是你俩,拿我说事儿,我就这样了,你俩坑人的玩意,我也不想啊,
按都按不下去。」我没好气的回道,简直是坑人啊,尤其看到嫂子在马车上一晃
一晃,双峰一荡一荡,身姿摇曳说的就是这样吧。妈的,更硬了。闭上眼睛不说
话了。

  「哎~ ?」

  「嗯。」

  「哎!」

  「嗯!」有个身影靠了过来,带着酥酥的香气,一双滑嫩的小手隔着裤子碰
在了我的跨间。我先吓了一跳,不是吧,玩笑是玩笑,带点荤的在哥哥嫂子小叔
子之间算是正常,尤其是农村。但是别当真啊,嫂子你这样,我哥咋办。

  我双眼紧闭,用手抓住嫂子的双手往外推了出去。

  「噗」嫂子笑出声,带着轻松与愉悦,还有一点窃喜。

  「他哥,孩子不让我碰,估计是怕这样算是给你带绿帽子,你说说他」嫂子
是不是虎啊,这话也能直说的么?情绪上来的时候瞎说不能真的当真啊!嫂子你
是我活祖宗,我可不想被我哥揍死。

  我赶紧睁开眼睛,就看到哥回头看了我一眼,「这是我让你嫂子干的,快点
儿地,抓紧平下去,这事儿责任是我俩,你个小孩牙子没关系的,就是让你嫂子
用手帮你撸撸,是你嫂子占了你便宜,白撸童子鸡啊,别那么多事儿,就是动动
手。你嫂子的三姐干燥的拉不出屎,我还帮着扣过呢,不是啥大事儿」哥把头转
了回去,哼着闪闪红星,「驾!」

  我有点虚,看向嫂子,你俩这样弄,我可就装实在人了啊。

  「闭上眼睛,你看着我,我不太敢动手」嫂子娇嗔了一声。

  一双冰凉凉的手解开我的绑腰绳,裤子被轻轻地褪下来一些,嘣。

  弹起来的阴茎让嫂子有点心虚,这硬度。

  一双小手带着凉气,上下分开抓在了我的鸡巴上,「他哥,这孩子还挺粗呢」
双手开始运动,我闭着眼睛不知道哥有没有回头,「你可快点吧,别到了三姑家
还没下去就好笑了」,嫂子双手运作,我全身紧绷,这不是昨天以为做梦,这是
今天明确的重生,怎么会如此荒唐的感觉,比做梦还不讲逻辑,嫂子在大哥的允
许下给我大飞机?

  那双小手不断地运动,时而左手还到龟头上轻柔的绕圈,嫂子挺会玩啊,可
是她低估了我的硬度和坚挺,这么说吧,只靠她的手,怕是很久很久才有可能让
我出来。出屯子三里路,嫂子有点急。这样没有任何变化咋办啊。「他哥,这孩
子不出来啊,比刚才更硬了」。

  「我能咋办啊,我又帮不上忙,你自己想招呗,抓紧啊,抓紧时间啊。」

  「好吧」双手加快用力,可是我真的没那么想射,我嫂子侧身靠在我耳边
「你用手抓着我点儿,这样能快点」。

  抓着点啥?咋能快点?

  我睁开眼睛,嫂子脸上在发烧,「你闭上眼睛」娇嗔一声。

  我贼听话,然后感觉一只手牵引着我的手按到了一个弹力很强的地方,摸起
来软软的,但是按上去就很轻易弹了起来,前世我的手从没摸到过这么q弹的哦,
真是幸福。另一只手引着我环住了一个细细的腰,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居然保持
的这么好。

  有香软弹的事物靠近了我的鸡巴,依稀有划过什么地方,我紧闭双眼。我双
手抓住了两侧的高峰,轻轻地试探的按了一下。一双凉凉的手从不知道什么角度
抓住我的鸡巴,上下撸动起来,而且这次我的腹部有个很弹很弹的事物在前方,
我有点忍不住向前顶了一下腰。腹部顶到了,从轮廓依稀是,,,,嫂子的屁股,
我这是抓着嫂子的奶子,鸡巴插在嫂子双腿之间?这姿势。爽!

  过了有十几分钟,哥问道,「咋样了」。

  「快了吧」

  我也有意的放开感受,双手收紧握住嫂子的腰,下身努力前顶一下一下的,
阴茎上部摩擦在嫂子的裤裆,嫂子的双手向下虚捂着我的龟头和前半部阴茎,在
我的一下又一下进攻中,喘息着。似乎是哥回头看了一下,「再加把劲,看到屯
子了都」

  「嗯,嗯,嗯,马上了」嫂子有点断续的喘息,被我撞击的有点磕巴。

  我搂着嫂子的细腰,右手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收回到身前,眯着眼睛摸索到
大概的位置按了下去,似乎是这里,嫂子的屁眼位置,拇指用力的按了下去,同
时下身高速撞击起来。

  「额,额……」嫂子呻吟出声,我的右手拇指陷了进去,在我不断地努力中,
终于射了出来,嫂子手里一直抓着的小布块迅速地按在我的龟头上。我也赶紧睁
开眼睛,右手离开嫂子的身体,眼睛看向其他的地方,转移注意力。嫂子擦干净
我的,又检查了一下自己。

  「总算完事儿了。这小孩牙子真难伺候」。

  到家接上表姐,给大队看屋的留下一句我和表姐还有哥哥嫂子一起出去了的
话。我们终于出发去南方了。

  起步,踏上征程。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