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发】爱与欲的升华 番外篇四 作者:八九不离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地点:春满四合院
类型:长篇主动淫妻文
时间:2021年7月1日

    第四章

  鬆口气的同时,林源再次看向可馨和田自强的聊天记录,心却是不由再次揪了起来。

  只见田自强最开始直接发了一句:“该履行妳的约定了,明天来酒店找我。”

  “酒店”二字深深刺激到了林源,难道他们两人就这样要实质性的发生什么了吗?

  可馨过了很久才回覆田自强:“不行,明天我老公休息。”

  看到这句话,林源并没有因此感到太多的安慰,反而心揪的更狠,可馨说这话,明显代表着已经同意了田自强的要求,而且想要瞒着他。

  接下来,两人竟然没有了任何的讯息交流,这让林源顿时急成了一锅粥,直到过了许久许久,只见田自强才又发了一条讯息:“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可馨赫然是回覆了一个“好”,然后再也没有了回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源不由愣住了,莫非他们中间又通过电话说了什么?他们约定的时间到底是哪一天?又是哪个酒店?

  林源半天说不出话来,最终深吸一口气,打开了物流讯息,直接主动打了快递员的电话,要去提前把窃听器拿过来。

  他买的窃听器是一个专门定做的手机壳,下班回到时,林源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将带着窃听设施的手机壳送给可馨的时候,可馨表现的很高兴,当即就将新手机壳换上了。

  林源见了,鬆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实在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可馨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

  怀着深深的疑虑,林源又是辗转到了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第二天几乎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窃听器和同步软体上,可惜的是一整天再也没有发现可惜和田自强有什么联繫。

  就这样,在焦虑中度过了一个週末,林源明白,可馨应该是最终坚持着没有答应田自强週末相约的要求,就是不知週一会不会有什么新的变化。

  到了这个地步,林源突然发现,虽然自己对于两人的事情感到一定的愤怒和生气,但却是没有生出想要阻止的念头,自己反而就像是一个暗处的偷窥者,甚至有些期待即将发生那些不受掌控的事情,有些害怕,又有些上瘾一样。

  终于等到了第二天,然而奇怪的是一个白天,他们两人竟然没有任何联繫。

  难道又有变故?林源心中暗自着急,就在将要下班的时候,可馨突然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学校同事有个聚餐,要晚点回来,让林源不用等她了。

  不知为何,听到可馨这样一说,林源反而鬆一口气,然后欣然表示知道了。

  一下班,林源就急忙回到家中,狼吞虎嚥吃了一通泡麵,便带上耳机,坐在了床上,满心煎熬而又伴着期待。

  就在7点半的时候,同步软体上终于传来了田自强再次发出的消息:“到了吗?”

  “五分钟。”可馨很快回覆了过来。

  从窃听器中,可以听到可馨正深处一个很安静的环境,来回还回蕩着高跟鞋“踏踏踏”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清晰的电梯打开之声。

  林源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伴着电梯打开的声音之后,又是一阵“踏踏踏”的声响,接着,窃听器中突然传来了田自强的声音:“你很準时啊。”

  可馨沉默了一会,才回道:“为什么要来这里?”

  田自强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戏谑和火热:“感觉来这里更有意思。”

  “你混蛋。”可馨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我还可以更混蛋。”田自强的声音突然变得火热,接着响起的便是可馨“啊”的一声惊呼,顿时让林源忍不住一下子站了起来。

  然而,耳机中接下来发出的声音却是让他的心又是砰的一跳,因为在此时此刻从耳机中传来的赫然是一阵清晰的淫霏啃吸之声,还有田自强那羞辱般的戏谑话语:“妳身上的味道真是让人着迷,看来很听话,还专门洗了个澡。”

  “混蛋。”可馨怒駡了一声,但林源在耳机中分明听到了可馨的喘息声却突然加重了不少,还伴着微微一阵推嚷的声音。

  林源这一刻有些暗恼于窃听器良好的窃听效果,可听见在一声推嚷声中,随之传来的全是“吸溜吸溜”的淫霏吮吸声,虽然看不到具体的画面,但是听着这些声音,林源脑海中却是不由浮现出田自强紧紧搂着可馨,然后伸出那猩红的舌头尽情吮吸着可馨红唇的模样。

  一刹那,林源感到自己的肉棒竟然可耻的硬了,浑身就像在轰的一声中过了一股电流一般,浑身也随之变得燥热起来。

  “我要闻遍妳身上每一寸的味道。”耳机中,再次传来了田自强火热的声音,这一次,那吸溜吸溜的声音赫然是变得更加清晰和悠长,而可馨在微微粗重的喘息中也是开口道:“噁心人。”

  “是吗?那为什么我感觉妳的身体愈来愈热?”田自强说着,就再次“吸溜”一声舔吸了一下,让林源的身体也是随之酥麻一颤。

  脑海中,此时此刻的田自强早已鬆开了可馨的红唇,而是伸出那猩红的舌头,就宛若在品尝美食一般,一寸寸舔吸着可馨脸颊,琼鼻,脖颈,甚至乳房上缘那大片白嫩肌肤,留下一道道淫霏唾液印记的情形。

  可馨在这个时候,应该是轻咬着嘴唇表示着自己的反抗吧,但是听着她那愈发粗重的喘息声,此时此刻,伴着反感,是否也有着微微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蔓延至全身,让她的身体也随之燥热起来。

  林源不知道,但是听着声音,幻想着那脑补出来的画面,他只能不停的吞咽着自己口腔中的唾液。

  直到那“吸溜吸溜”的淫霏吮吸之声终于从耳机中消失,只可听见可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此时此刻,她的脸颊是否早已红晕一片?

  林源的心随之鬆开了少许,但是却有着一种更加强烈的期待感弥漫在心头,期待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其他事情。

  “我可以走了吧。”可馨喘息了一阵,突然缓缓开口道。

  “走?”田自强有些得意的说道:“妳以为这一次我还会像上一次一样轻易的放过妳吗?”

  “承认吧,其实妳也很喜欢老子的调戏。”

  田自强的话语变得粗鲁起来,但我却从耳机中听到可馨的呼吸也随之变得微微急促起来,然后道:“你放屁。”

  “是吗?”田自强不以为然道:“现在让我看看妳有没有按照我的要求来吧。”

  田自强话音刚落,顿时再次听到可馨“啊”的一声惊呼,但几乎就是在这声惊呼刚发出的同时,我赫然是在耳机中听到了一声仿若幻觉一般“嗯”的一声喘息。

  “还不承认妳是个骚货。”田自强突然得意的笑了起来然后道:“装的在清纯,还不是按照老子的要求,没穿内裤来找老子。”

  “什么?”林源听到田自强的这句话,只感觉脑海中轰的一声就炸开了一般,他的老婆,他的可馨,竟然赤裸着下体,去见田自强这样粗鲁的一个男人。

  一刹那,林源感觉胸腔有些窒息般的难受,但是却有着一股更加强烈的异样的感觉同时弥漫全身,让他胯下的肉棒忍不住抖了一下,甚至从龟头处分泌出一缕缕黏滑的液体。

  “我……”耳机中,可馨似乎还想要反驳,但一个“我”字刚说出口,却又突然化作了“嗯”的一声喘息,整个声音似乎也在瞬间变得酥软无力起来。  

  “骚货,我只是舔了妳一下脸,妳下面就湿成这样了。”

  听着田自强放肆的话语,可馨明显压抑住了自己的感觉,但从耳机中却可以听到她的喘息愈发的急促。

  “还给老子装。”田自强又开口说了一句,接着从耳机中传来的却是“撕拉”一阵声响,然后突然听到可馨再次发出“嗯”的一声酥软呻吟。

  这声“嗯”格外的清晰,又彷彿带着无尽的魅惑酥麻之感,让林源浑身的血液也彷彿随之沸腾起来了一般。

  “原来她还穿着丝袜。”林源喃喃着,脑海中浮现的却是自己的老婆,自己的可馨,穿着短裙丝袜,其实那双腿之间除了薄薄的一层丝袜之外,根本毫无任何阻隔。

  刚刚,田自强是否正用着自己那粗糙的手指隔着丝袜撩弄在可馨的蜜穴之上,是否只是刚刚触碰便从那薄如蝉翼的丝袜之上感受到了一缕湿润,他是否按压着那薄薄的丝袜,将自己的手指微微陷入到了那泥泞的蜜穴入口。

  应该有吧?林源想着,不然为什么可馨会发出如此销魂和不堪的呻吟。

  老婆,妳此时此刻,又是什么感受?难道真的因为这样一个陌生男人的撩弄而动了情?

  “撕拉”一阵声响中,田自强暴力的撕开了自己老婆双腿之间最后的一层遮羞布,当那湿润的蜜穴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老婆妳的心中是否会有着羞耻?

  林源突然间就感觉,此时此刻的幻想,简直比亲眼目睹带给他的冲击还要强烈,但内心深处却又渴望着亲眼目睹这一切。

  矛盾的心理带给他无尽煎熬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撸动了一下自己胯下坚挺发抖的肉棒,只感一股股酥酥麻麻的感觉涌入心头,浑身都随之一阵猛地颤慄。

  耳机中再次传来了田自强略微放肆的声音:“怎么样,还不承认吗?我的手指还没进去,妳为什么就开始扭起来了?”

  “我……我没有……嗯……”林源能够听到可馨的声音中明显没有了之前的底气,藉着说话似乎想要舒缓自己身体的燥热,再次发出了一声“嗯”的喘息。

  “骚货,让妳装。”田自强的声音突然变大,接着只听“啊”的一声高昂呻吟猛然间便从可馨嘴中传蕩而出。

  “你……我……嗯……我……嗯……啊……”一刹那,可馨便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发出一阵断断续续的呻吟,整个声音宛若哭泣一般,狠狠击打在林源的心扉最深处。

  这一刻,他听不到别的声音,却丝毫不妨碍他想像着那一切,此刻田自强粗糙的手指猛然间就探入到了可馨蜜穴最深处,然后根本不容可馨多想,那飞快的抽动起来。

  如果身临其境,是否有着那一阵阵“哗叽哗叽”的淫霏抽插之声,此时此刻,可馨是否无法抑制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双腿扭动着想要挣扎,却又情不自禁的将双腿夹紧,蠕动而又湿润的蜜穴深处,是否贪婪的在挤压吮吸着田自强的手指。

  大约有着一分钟,可馨的呻吟终于中断了,换来的则是一阵急促而又粗重的喘息。

  田自强这个时候又开口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吸溜吸溜”的声音:“怎么样,看到了吗,我的手上全是妳的骚味,来,妳自己尝尝。”

  林源不知道此时此刻到底是田自强还是可馨在吮吸那根沾满淫液的手指,但是却能听到可馨那根本无法抑制的粗重喘息。

  这阵喘息维持了好久好久,也让林源的心紧绷了好久,直到可馨似乎终于平静了下来,但是开口的声音间依然带着微微的颤抖:“你满意了吧,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

  “不行。”田自强戏谑的开口道:“其实妳今天来,也应该做好心理準备要做什么了吧,不如我们在打个赌。”

  “打什么赌?”可馨的声音有些慌乱。

  田自强嘿嘿笑了几声:“除了插入,我随便挑逗妳,只要妳五分钟内不到高潮,算我输,以后我绝不在纠缠妳,至于妳输了,要接受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吧。”

  “好,我答应。”几乎不容的林源反应,可馨竟然直接就答应了下来,这让林源的心当即就是一紧。

  “那么,我可就不会在手下留情了哦。”田自强得意笑着,突然只听可馨又是“啊”的一声惊呼,接着只听田自强道:“这白嫩的奶子,今后就属于我了。”

  话音刚落,林源只可听见又是一阵“吸溜吸溜”的淫霏声响从耳机之中传蕩而出,不用多想,他也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老婆那白嫩丰硕的乳房,已是被田自强那火热的嘴唇,猩红的舌头所侵佔。

  耳机中并没有传来可馨的呻吟,但是却时刻充斥着她那愈发急促粗重的喘息。

  这一刻,林源的内心是矛盾的,他希望自己的老婆能够坚持住,不在田自强的挑逗下达到高潮,但又隐隐有些希望可馨能够达到高潮,这种矛盾的心理让他格外的煎熬,只感浑身每一寸肌肤都被炙热的火浪弥漫着。

  中间,不知道田自强做了什么,耳机中突然就听到可馨的喘息猛然加重了不少,像是有着一声呻吟在口腔中弥漫着,但最终又被硬生生压抑下去,让林源的心也随之猛地一紧。

  就这样,可馨基本上维持着急促但却平稳的喘息,偶尔间那喘息又突然加重几分,但却根本没有丝毫要到达高潮的模样。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林源内心煎熬着,脑海中浮现的却是田自强就像是一只黑暗中狡猾的猎手一样,极具耐心的挑逗着可馨,不时用那火热的嘴唇含弄着可馨翘立的乳头,不时伸出猩红的舌头在那扩大的乳晕上绕圈一舔,猛然间,又用牙齿轻轻夹住那翘立的乳头,向上缓缓一拽,顿时引得可馨倒吸一口气,发出更加粗重的喘息。

  自己的老婆,可馨,就那样无力的瘫痪在穿上,脸上满是情慾的潮红和细密的汗珠,只能靠着一次次紧咬着嘴唇来压抑着情慾的冲击,只需要熬过那五分钟。

  四分钟了。林源感觉此时此刻,自己的心前所唯有的紧张,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就像是和可馨融为一体了一般,煎熬伴着享受。

  突然间,那吸溜吸溜的舔吸声突然一阵静止,林源心中却是随之一紧,只感可馨粗重的喘息刚刚平稳了少许,接着却是一声“啊”的高昂呻吟却是轰然从耳机中传蕩发而出。

  林源的心猛地一紧,还来不及多想,但伴着田自强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话,心中当即轰然翻出一股巨浪一般,身体一震间,只感一阵头晕目眩:“她们原来并没有在酒店。”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