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发】爱与欲的升华 番外篇二 作者:八九不离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地点:春满四合院
类型:长篇主动淫妻文
时间:2021年7月1日

    第二章

  田自强那硕大的红紫色龟头与可馨的脸颊微微触碰在一起的刹那,林源的心不由就是猛地一紧,然后有些窒息的难受,但随之也有些兴奋的颤抖。

  因为田自强对于他和可馨来说是粗鲁的,在淫妻游戏中属于我们绝对不会考虑的选择,此时此刻看到田自强用龟头几乎羞辱般在自己的老婆脸上微微摩擦着,顿时让我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感。

  林源这一刻其实根本没有想要出去阻止的念头,只是屏住了呼吸,死死盯着那一幕。

  可馨说出那句话后,其实心中羞的几乎无法抬头,但是想着自己的计画,还是忍住羞意,反而看向了田自强的肉棒。

  那狰狞硕大而又有些丑陋的肉棒近距离映入眼眶的一刹那,可馨红唇不由猛地张大成了一个○字型,满脸的震惊,然后随之变成了一层几欲滴血的红色在脸颊上蕩漾开来。

  一瞬间,她除了羞耻,更感到一种浑身莫名的燥热。

  “怎么有人的肉棒可以长成如此模样?”

  可馨喘着气间微微扭开了头,但脑海中浮现的却全是刚刚看到的田自强肉棒模样,不由间,她甚至想到那样一根肉棒如果进出在自己的身体内,到底是什么感觉。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便被她强行按压了下去:“呜呜,都怪老公,天天忙工作,都好久没有碰过自己了。”

  正在遐想间,她突然就感到自己的脸颊微微一烫,根本无需看去,也能知道赫然是田自强更加放肆的用龟头顶着自己的脸颊。

  “说话啊,妳準备怎么帮我解决?”田自强的话放肆而又粗鲁,微微耸动着肉棒,几乎整个都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可馨心中涌动着深深的屈辱,但想着一切都是为了小艾,当即轻咬着嘴唇,微微撇过脸去,躲开了田自强的肉棒然后道:“我用手帮你。”

  “哦?”田自强戏谑一笑道:“曾经学校的女神,今天竟然愿意背着老公用手为另一个男人打飞机,真是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啊。”

  听着田自强故意羞辱一般的话语,可馨又气又羞:“你不愿意就算了。”

  “别。”田自强也不慌,只是高高在上一般打量着可馨道:“就是怕妳用手恐怕没办法给帮我释放出来,除了用手,我还要看着妳的奶子。”

  “你。”可馨顿时一怒,但刚一转头想要怒视向田自强,那根狰狞而又微微丑陋的肉棒顿时再次直直映入到了眼眶,连忙慌乱的扭过头去。

  “妳不愿意就算了。”田自强装样一声低歎,作势就要提起自己的裤子,但目光中却闪烁着戏谑的光华。

  “我,我……”可馨低着头,声音有些颤抖,最终想着都已经到了这一地步,怎么能这样算了,当即深吸一口道:“我答应你,你,你先扭过头去。”

  “好。”田自强哼哼一笑,倒是听话的扭过了头去。

  林源在纸箱中躲着,顿时看到可馨扭捏的坐在沙发上,轻咬着嘴唇,挣扎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先看了田自强的背影一样,接着微微颤抖着的双手,还是缓缓来到了自己胸前钮扣处。

  她今天穿着一件短袖衬衫,每一个钮扣的解开都像是费尽了全身所有力气一样,直到所有的钮扣被解开,一瞬间那黑色蕾丝胸罩包裹下的深邃乳沟和大片的白嫩乳肉,顿时明亮亮的裸露而出。

  林源看到这一幕,突然感到胯下的肉棒不受控制的颤慄着,坚挺着。

  可馨那种羞辱般,挣扎的神情让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这一刻他才清楚认识到,原来自己心底一直潜藏着一个渴望自己妻子被其他男人羞辱,蹂躏的魔鬼。

  却见可馨在解开衬衣的钮扣后,轻咬了一下嘴唇,竟是伸手摸向自己的背后,解开了黑色蕾丝胸罩。

  一瞬间,那两个白嫩硕大的巨乳在林源眼前一晃而过,粉嫩的乳头微微一颤,然后便被可馨用双手搂住,然后只可见她的脸一红,用蚊子嗡嗡一般的声音说道:“你,你转过来吧。”

  田自强显得很有耐心,转头看向可馨的那一刹那,他的神情间顿时闪过一抹惊豔的激动之色,当即开口道:“原本就是想隔着胸罩看看妳的奶子,没想到妳竟然全脱了,可馨,妳这么喜欢被男人看自己的奶子吗?”

  “你,你没说。”可馨又气又羞,却听田自强冷漠而又霸道开口道:“现在,把妳的手拿开,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的奶子。”

  “不要。”可馨无力的拒绝着,但一迎上田自强那霸道而又火热的目光,心中不由轰然一颤,宛若一股电流击过一般,双手竟是当即无力的缓缓垂落下来。

  一刹那,那白嫩的巨乳一晃而出,粉嫩的乳头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颤慄间,一涨一缩。急促喘息着,那双巨乳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加上可馨因羞耻而微微低下的红晕脸颊,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好奶。”田自强火热开口,这一刻也不由咽了一下喉结中的唾液,微微上前靠近少许:“这样的奶子天生就是用来让男人玩弄的。”

  可馨没有回答,突见她红着脸,低着头,猛地一咬嘴唇间,赫然是直接伸手握住了田自强的肉棒。

  田自强似乎也没有料到可馨竟然能够如此主动,当即就舒畅的倒吸一口凉气。

  却见可馨刚刚触碰到田自强的肉棒,顿时就彷彿被烫到了一般,将手猛地向回一缩,但随之一咬牙,紧紧包裹着,只不过脑袋却一直转到了一边,不敢去看眼前的一幕:“你,你快一点。”

  直到真正握住田自强的肉棒,可馨才算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手中肉棒的硕大粗壮,一只手几乎是尽全力张开,但也只是堪堪握住。

  手中的那根肉棒就宛若钢铁一般坚硬,带着滚烫的温度,一瞬间便让她的掌心微微出汗,浑身彷彿受到了感染一般,微微燥热起来。

  触感所及,她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肉棒之上一根明显暴起的青筋,一只手几乎是费尽全力,才能将整个肉棒前后套弄一次。除了整根肉棒的滚烫,那龟头处更是分泌出一缕缕粘滑的液体,随着自己的撸动沾满了自己的手掌。

  即使转过头去,似乎迎面也有着一股股强烈的,腥腥的男人,不,雄性的气息。

  可馨脑海中不知为何就想到了“雄性”二字,田自强整个肉棒的轮廓随着自己的撸动似乎都一寸寸深深的印入到了自己的脑海中,让她的呼吸不由自主的变得急促起来,一股股异样的燥热缓缓弥漫在心底。

  田自强很受用,但是他想要的远远不仅如此,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后,他不由就再次戏谑开口道:“手法很老道,想必没少给妳老公撸鸡巴吧,不过这样对我来说不够,现在请妳看着我的鸡巴给我撸。”

  “不……不要……”可馨抗拒的声音有点颤抖,将头朝一侧转的更狠,但右手包裹着田自强的肉棒,撸动的速度却愈来愈快。

  “早点结束,结束了小艾和耗子就能和好了。”

  她的心底一直默默想着这句话,但每一次快速撸动下,田自强那硬如钢铁一般的肉棒与自己的湿润而又燥热的掌心一寸寸摩擦间,就犹如一声声鼓点敲打在她的心扉,让她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田自强肉棒的模样。

  她感到自己浑身都有些无力,丝丝缕缕的燥热宛若电流一般流转全身,让她脸颊和鼻尖上不由浮现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红唇微微张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释放自己浑身的燥热。

  “妳这样,我根本射不了。”田自强平静而又冷漠的话语让可馨心中顿时乱成一片。

  “转头看着我,看着自己是怎么给我撸鸡巴的。”田自强霸道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耳侧,刹那间让可馨的身体不由就是一颤:“看着你……你……你就能快点吗?”

  可馨虽然这样说着,但在开口的同时,却见她彷彿用了所有力气一般,将头缓缓转了回来。

  那根狰狞粗壮而又有些丑陋的肉棒就在自己的眼前,随着自己右手飞快的撸动,原本就硕大无比的龟头一瞬间似乎再涨大了一圈一般,马眼处有着一缕缕粘滑的清亮液体缓缓溢流而下,流转在自己手掌,然后带着燥热而又湿滑的触感。

  眼睛触碰到肉棒的一刹那,可馨的身体顿时就是猛地一颤,一咬牙,却是强忍着羞耻感,没有让自己移开目光,就那样直直的盯着那根几乎矗立在自己眼前的狰狞肉棒。

  神情间有挣扎,有徬徨,也有紧张,但渐渐的却多了一丝微微的迷离,红唇时张时闭,喷吐的炙热气息正好流转在眼前的肉棒上,就彷彿在故意挑逗一般,让田自强顿时又是发出一声舒畅的吸气。

  “就是这样。”田自强也不由兴奋的开口:“看着一脸清纯,高高在上的妳,这么低贱的看着老子的肉棒,给老子打飞机,真是爽。”

  田自强粗鲁的羞辱开口,让在纸箱中的林源顿时又怒又兴奋,愤怒于田自强如此的粗鲁,兴奋于自己的老婆在田自强如此羞辱的话语之下,却发出一声无力的“嗯嘤”之声。

  “我……我……你快点……”老婆急促喘起间,酥麻无力的催促上,加上那红成一片的脸颊,模样似动情,似享受,也似煎熬,看上去有些让人怜惜,当更让人想要粗暴的蹂躏。

  林源看到田自强的龟头处不断分泌着粘滑的液体,粘黏在可馨的手掌,让他整个肉棒上都明亮亮的一片,随着可馨的撸动更是发出一阵“哗叽哗叽”的淫霏声响,每一次声响,不仅狠狠撩动着我的淫妻快感,也似乎让可馨羞耻间感到莫名的煎熬。

  林源在纸箱中能够看到,可馨坐在沙发上身体不时微微扭动一下,双腿却是早已紧紧夹在了一起。

  “我的鸡巴大吗?”突然,田自强再次开口,直接便是赤裸裸的询问:“回答我,回答的满意了,我会更快的射出来。”

  “我……我……不知道。”可馨颤抖着抗拒着,说话间看着田自强肉棒的眼神有些躲闪,但刚刚躲闪后,立刻就又像是害怕和迷离般再次落在眼前的肉棒上。

  田自强戏谑一笑,猛地耸动了一下腰部,一瞬间那硕大的龟头顿时在可馨脸颊上重重一顶,在移开的刹那,马眼处分泌的液体顿时在可馨红扑扑的脸颊上牵扯出一道清晰可见的丝线,显得淫霏至极。

  “啊”可馨不由发出一声惊呼,心中满是羞耻:“自己到底是怎没了,明明只是为了帮助小艾,但是为什么自己被田自强这样羞辱,反而有了感觉,呜呜,都怪老公,都怪老公好久没有碰自己了。”

  “告诉我,我的鸡巴比起妳老公的如何?你老实回答,我很快就会射了。”田自强半粗鲁半诱导的开口,满脸都是炙热的慾望。

  林源在纸箱中看到,可馨急促喘着气,轻轻咬了一下嘴唇后,目光盯着田自强的肉棒渐渐变得微微迷离,轻咬着嘴唇,有些挣扎和犹豫,红唇张了又张,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田自强也没有追问,只是戏谑笑着,微微耸动着自己的肉棒,不时微微触碰到可馨的脸颊。

  渐渐的,突然看到可馨脸颊上的红晕之色猛地如涟漪一般蕩漾开来,田自强见此,适时再次问道:“告诉我,我的鸡巴大不大?”

  “我……我……不……大……”可馨猛地一咬嘴唇,张开嘴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当一个“大”字说出口之后,一瞬间就彷彿耗尽了全身所有力气,几乎是本能的缓缓撸动着田自强的肉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身体却是更加频繁的扭动起来。

  田自强的喘息声突然也变得加重:“比你老公的大吗?回答我。”

  “我……比,比我老公的大……”可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但话落的刹那,整个心扉就彷彿被狠狠撩动了一下,整个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慄着,双腿间赫然是有着一股微微的抽搐感袭来,不由红唇微张,发出“嗯嘤”一声低喘。

  田自强更加兴奋,随着可馨的一卷话说出,那原本就硕大的龟头瞬间就彷彿再次涨大了一圈般,变得紫红一般:“可馨,看着我的大鸡巴有什么感觉?想不想尝尝看?”

  “不……要……你快点……”可馨的抗拒宛若哭泣一般酥软无力,说话间,猛然加快了撸动的速度,那紫红一般,硕大的龟头在她柔软的右手间进进出出,几乎就贴着可馨的脸颊,迎面扑来一股股腥腥的气息,让她整个心扉都变得颤慄,红唇时张时闭,神情渐渐变得迷离。

  “看着我的大鸡巴有感觉了吧。”田自强的身材很是高大魁梧,时刻就宛若高高在上一般,神情间满是慾望和戏谑:“看,妳的奶子和乳头都变大了,是不是想被我的大鸡巴操?”

  “没……没有”可馨慌忙拒绝,却在一瞬间感到田自强那炙热的目光宛若化作了实质一般,从自己燥热的脸颊上一寸寸扫视向自己的双乳,最终彙聚在两个酥酥麻麻的乳头上。

  呼吸猛地一阵急促,可馨虽然拒绝着,但却感到整个乳房中猛地一阵细微电流涌过一般,齐齐彙聚在那两个翘立的乳头上。

  “嗯嘤”一声娇喘从嘴角飘蕩而出,她当即再次紧紧咬住了嘴唇,却只感两个乳头上宛若有一只蚂蚁在窜动,整个乳房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连嘴中喷吐出的气息都是滚烫的一般,那只紧握着田自强肉棒的右手这一刻宛若融化了一般,每一次触感所到的那股坚硬和滚烫都一点点印入到自己的心扉。

  “啊……”突然间,可馨浑身猛地如遭电击,一声似紧张,似享受,刚发出又猛然间压抑下去的高昂呻吟从嘴角传蕩而出,一双迷离的双眼无力的闭上,头部微微后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却是田自强趁她不注意,突然弯腰,伸出一双粗糙的手掌猛地握住了她的右侧乳房,然后粗鲁的揉捏起来。

  可馨一瞬间只感原本就燥热无比的乳房上就如同轰然加了一团火一般,那粗糙的掌心裹住她娇嫩而又翘立的乳头,快速摩擦,转圈,带来一股股连绵不断的酥麻快感,刹那间便让她的意识有些模糊。

  一声“啊”的呻吟刚刚发出又被生生压抑下去,但即使紧咬着嘴唇,一声声“嗯……嗯”的细微娇喘却再也抑制不住,红晕的脸颊上却是密集的细汗,迷离的半闭着双眼间,眉头微微皱起,似享受,似骄傲,似痛苦。

  那只原本紧握着田自强肉棒的右手也不由自主的放慢了速度,却是情不自禁般在那硕大的龟头处,打着转。

  林源在纸箱中看到这一幕,也不由愣住了,只感胯下的肉棒硬的发胀,一抖一抖间几乎要喷射而出。

  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田自强粗鲁的玩弄蹂躏着自己老婆的乳房,不,奶子。这一刻,林源心中也情不自禁的生出一股暴虐的快感。

  只见田自强每一次揉弄都会引得可馨浑身一阵颤慄,整个身子几乎瘫痪了一般软软的靠在沙发上。

  “还不承认,奶子都发骚了。”田自强粗鲁的话语传入耳中,可馨这一刻感觉自己的奶子应该被揉捏成了各项形状,白嫩的乳肉顺着田自强的指缝一点点透露而出。

  她有些反感,但却有着阵阵煎熬难耐的酥麻之感从田自强粗糙的手掌传递而出,一缕缕彙聚在乳头之上。

  “嗯……我……我没有……嗯……”即使紧咬着嘴唇,但是一声声无法抑制的娇喘还是忍不住断断续续的从嘴角飘蕩而出。这让她心中满是羞耻,但整个意识都有些迷离起来。

  “骚货,要不要我们打个赌?”突然间,田自强手掌离开了可馨的右乳,然后戏谑笑着看向可馨。

  乳房间的那股滚烫突然消失,一瞬间可馨就感觉心中猛地一空,不由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但却根本不敢直视田自强的目光一般,躲闪着道:“什么……赌……”

  “我赌妳的内裤一定湿透了。”田自强突然一笑:“骚货,承认妳的本质吧,没发现到现在妳还在爱不释手的握着我的鸡巴吗?”

  可馨猛地一声惊呼,鬆开了手中的肉棒,却感觉整个掌心都是黏滑的一片,还不容她多想,突见田自强俯身,直接强势分开了她的双腿。

  “啊”可馨一声惊呼,双腿顿时猛地一併,但现在想来,当时可馨的抗拒显然更像是一个自欺欺人的遮羞布,因为只是随着田自强没有多大的力量,那双腿便再次被分开了。

  田自强的手似乎在可馨大腿根部耐心的摩擦了许久,然后便缓缓探入到了可馨的双腿中间。

  那一刹那,可馨的身体猛地一颤,即使轻咬着手掌,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嗯”的一声细微喘息,微闭着双眼间,脸上遍布着密集的汗珠,一层涟漪一般的红晕刹那间蕩漾开来。

  田自强似乎也很受刺激,因为这一次,可馨的反应应该是让她满意的,完全不像上一次,就像是一个尸体一样,因此他也挑逗的更加卖力。

  那一刻,躲在纸箱内偷偷看着这一切,林源只感有些口乾舌燥,客厅内的一幕让他的视线都感到有些朦胧。

  那个端庄大方的可馨,那个端庄秀丽的可馨,那个他的老婆,此刻就无力的躺在沙发上,上半身衣衫大大的分开,露出着自己最隐私的乳房。两条腿同样无力的耷拉着分开,一双男人的手隔着黑色的丝袜和内裤尽情的在里面挑弄。

  “不……嗯……不要……嗯……”可馨想要拒绝,但每一次刚想口,随着田自强在她双腿间的动作,上半个身子就猛地一仰,紧咬着嘴唇,满脸挣扎而又享受的矛盾表情,嘴角断断续续飘蕩着似哭泣般的娇喘。

  就这样,耐心的挑逗了许久,可馨放在嘴中的手早已放了下来,她只是闭着眼,红唇似张似闭,不断喘着细细的气,脸上的红晕说不出的动人和魅惑。

  田自强那一刻似乎也忍耐到了极致,猛地一下站起了身,便脱去了自己下半身的裤子,一刹那,那根通红狰狞又格外粗壮硕大的肉棒顿时就再次呈现在了我的眼前,也暴露在了可馨的跟前。

  我想,可馨当时虽然没有睁开眼,但也必定能够通过声音感觉出田自强脱去了裤子,因此她身体一颤间,当即紧紧闭住了双眼,甚至还微微将头转到了一边,但那整个身体无力的分开着,半躺在沙发上的姿态,却说不出的魅惑和诱人。

  田自强一边撩弄着,一边坏笑着开口:“可馨,隔着内裤都能闻见妳的味,全是骚味。”

  说着,他还夸张一般在可馨双腿之间吸嗅了一下。

  “不要……”可馨红着脸扭过头去,但随着田自强手指似乎猛地一使力,突见可馨身体一颤,彷彿瞬间没了力气,脸上的红晕当即一圈圈蕩漾开来。

  当田自强将要脱掉她的内裤之时,不知是无力还是什么,我看到可馨甚至还微微抬起了屁股,方便田自强将她的丝袜和内裤,一寸寸滑着肌肤脱落而下。

  直到她下半身的套裙被高高撩起在腰间,完全赤裸裸的呈现在田自强的眼前。

  林源被眼前的这一幕深深的震撼着,自己的老婆,就这样瘫痪般躺在沙发上,赤裸着最私密的地方,面对着老公以外的男人,脸上满是挣扎的,娇羞的红晕,待到田自强狰狞笑着站起身,将自己那狰狞通红的龟头抵在她那双腿之间黑色的毛髮中时,她的红唇顿时忍不住的微微一张,喷出一缕炙热的气息。

  “不要……”可馨再次发出了一声类似哭泣一般的抗拒,这一次却是无比坚决的用双手握住了田自强的肉棒,无力的摇着头:“肉棒要是插去,我就死给你看。”

  看到这一幕,林源刺激着,也欣慰着,自己的老婆终究还是为自己守着最后的底线。

  “可以。”田自强竟是也没勉强,却见他不等急促喘息着的可馨反应,竟是一把抱起可馨,直接将可馨躺在了沙发上,接着一个跨身,直接倒趴在了可馨的身上,成了一个标準的69式。

  “不要。”可馨正好面朝着林源所在的方位,因此林源能够清晰的看到,田自强那狰狞粗壮的肉棒正直直的从上而下矗立在可馨的脸庞上方,而在林源具体看不到的地方,田自强的脑袋也俯在了可馨的双腿之间。

  “给我吃鸡巴,我也舔妳的骚屄。”

  田自强霸道的开口,而迎面扑来的雄性气息让可馨几欲晕眩,即使闭着眼,但那硬如钢铁一般的肉棒也依然时不时的戳动着她的脸颊,让她的心扉随之猛地跳动。

  “我……我不要……”她神情迷离的摇晃着脑袋,但一句话刚刚说完,突然化作了“啊”的一声高昂呻吟。

  一刹那,她便感觉到田自强强势的直接扒开了自己的内裤,伸出一条灵活而又湿润的舌头便舔弄向了自己的蜜穴所在,无尽触电般的酥麻之感瞬间袭遍全身,击碎了她的所有理智。

  “都已经湿成这样了,还装。”田自强边舔边羞辱着可馨:“全是妳的骚味,妳这骚屄,就是欠操,快给老子舔鸡巴。”

  可馨听着田自强羞辱性的话语,又羞又怒,突然间便感到田自强直接伸出舌头,分开了自己湿漉漉的阴唇,然后直接探入到了自己的蜜穴深处。

  “呜呜……嗯……不……嗯……”可馨发出如哭泣般的呜鸣之声,却包含着羞耻般的享受,只感在田自强舌头探入到蜜穴的刹那,自己蜜穴深处的肉褶不由自主的就开始蠕动,抽搐起来,缓缓淫液源源流出,臀部不由自助的微微抬起,整个身体接连不断的微微颤慄。

  田自强似乎在舔弄间似乎故意发出“吸溜吸溜”的淫霏声响,让可馨在娇喘中渐渐迷离。

  林源在纸箱中紧握着拳头,顿时看到,可馨红唇时张时闭娇喘之间,满脸都是挣扎的情慾,渐渐的竟是缓缓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看着矗立在眼前的肉棒,嘴唇张了又张。

  林源也激动着,却见不知田自强做了如何撩弄,突见可馨头部扬起,脸上瞬间蕩漾出一层如滴血一般的红晕,“啊”的一声高昂呻吟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接着,几乎时颤抖着红唇,似乎又挣扎犹豫了很久,最终猛地一闭眼,然后张嘴将那眼前的肉棒含了进去。

  “对,就是这样,给老子好好舔鸡巴。”

  田自强一声舒畅的嘶吼,而纸箱中的林源浑身一阵颤慄,一时也分不清自己是愤怒还是兴奋,只是双眼宛若喷火一般盯着田自强那硕大的肉棒进入到可馨的口腔,在可馨红唇间进进出出的模样,一时间,竟是忍不住射了。

  接下来,林源根本全无心思再看,只是记得可馨迷离着双眼,一次次将田自强的肉棒吞吐在口腔之中,一缕缕唾液顺着嘴角缓缓溢流而下,甚至有几次,在田自强的强势下,直接将整根肉棒尽数含入。

  那似痛苦又似享受的表情让林源甚至刚刚射精的肉棒再次一抖间有了微微抬头的迹象。

  直到最后,突见可馨浑身猛地一阵颤慄,接着臀部高高抬起,发出“啊”的一声高昂而又悠长的呻吟,许久许久,整个身子软软的瘫痪在沙发上。

  而几乎在同时,田自强也是一声嘶吼,都听可馨呜呜摇着头,却被田自强耸动着腰部,将紧跟肉棒死死插入在可馨的口腔内。

  林源记得的只是自己的老婆,微微有些失神,喘着气的可馨嘴角有着一缕乳白色的液体缓缓溢流而下。

  “结束了。”林源心中不由也长鬆了一口气,直到过了两天后,他发现可馨与田自强的相见。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