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发】爱与欲的升华 番外篇一 作者:八九不离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八九不离十
首发地点:春满四合院
类型:长篇主动淫妻文
时间:2021年7月1日

    第一章  

  林源最近的日子不好过,起源在于小艾和耗子正在闹离婚。

  因为四人的关係实在太过亲密,所以他和林源两口子也自然少不了一阵好言相劝。

  经过了解,林源才知道小艾和耗子闹矛盾,原因竟然是小艾似乎出轨了。

  林源和耗子都有淫妻癖,出轨自然不是仅仅肉体的出轨,而是在淫妻的游戏中,小艾似乎身心都被另一个男人所俘获。

  这就是耗子所无法忍受的了,毕竟他有淫妻癖却并没有奴的思想。

  林源得知前因后果时,也有些隐隐后怕,不知可馨在一次次淫妻游戏中是否有一日也会和小艾一样?

  以自己对可馨的了解和两人多年的感情来说,林源相信是不会的。

  不过,小艾却是说,自己的精神并没有出轨,一切都是耗子疑心病发作。

  这不,林源和可馨几次劝导之下,两人矛盾却是愈发激烈,小艾一气之下就一个人搬出去住了。

  暂时,林源也没有了淫妻的心思,和可馨沟通之后,便由可馨暂时和小艾住在一起,好好劝劝小艾。

  林源刚刚和可馨打过电话,得知小艾表现的很正常,不过劝导却没什么进展,可馨让他别急,等她再好好劝导几天。

  林源总感觉在通电话的时候可馨的语气有些异样,不过由于最近单位的事情太多,他也没心思去考虑太多了,只能想着再劝导几天,实在不行,他和可馨也算尽力了。

  林源在家里加班加到11点多,给可馨发了一个讯息,等了很久没有回覆,正準备睡的时候,突然小艾给他发了一个讯息:“林源哥,你感觉一个女人能够被一个男人通过肉体征服吗?”

  林源微微思索,自然是劝和不劝分,当即回道:“小艾,妳好好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妳和耗子那么多年的感情,妳就真的捨得?”

  “林源哥,你先别说我。”小艾回了过来,先是发了一个坏笑的表情然后道:“你难道就不担心可馨姐有一天会和我一样?”

  “和妳一样?什么意思?”林源心中顿时有些莫名的紧张。

  “就是可馨姐会不会有一天也爱上其他的男人?”小艾发了一个得意的表情回道。

  “不可能。”林源当即回道:“我相信可馨。”

  “那我们打个赌如何?”小艾虽然是用文字回覆,但看在林源眼中却像是魔鬼的低语一般。

  “打什么赌?”他忍不住问道。

  “就是赌可馨姐会不会被另外一个男人征服身心。”小艾快速回道:“以十天为期限,赌可馨姐会不会向我一样沦落,如果没有,我就立刻回到耗子身边,而且以后我可以私下当一个完全听你话的小情人。”

  “臭丫头,别胡闹。”林源有些紧张,又有些好笑道:“我和可馨目的是劝导妳,而不是其它。”

  “难道你不想考验一下可馨姐到底对你爱的是不是有你想像中那么坚定?”小艾继续回覆道。

  一句话,却是让林源当即沉默了下来,一时也没有回覆。

  小艾停了一会则是继续说道:“赌不赌?要是可馨姐没有沉沦,以后你想怎么玩我都可以哦。”

  说到底,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魔鬼,林源此时此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沉默了半天竟是回道:“好。”

  回完之后,他突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当即又道:“臭丫头,希望妳早点悬崖勒马。”

  “知道啦,知道啦。”小艾发来一个笑脸然后道:“赌约正式成立,那我就先给你一个猛料?”

  “什么?”林源心中莫名的一阵紧张,刚回覆完,就见到小艾发来了一个视频。

  毫不犹豫的点开视频一看,他身体当即就是一震,接着涌出一股深深的不安和窒息般的感觉。

  视频中,他的老婆可馨正躺在一个卧室中,此刻一双手竟是伸入到了睡裤之中,双眼紧闭,身体却是不断扭动,另一只手则是快速揉捏着自己裸露在外的白嫩乳房,在拉扯着自己粉嫩乳头的同时,整个神情间都浮现着迷离而又享受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林源一时有些茫然,不知道可馨为什么会在小艾住的地方自慰,再想起小艾刚刚说出的赌约,心中的不安顿时加剧了几分。

  不过,就在这时,小艾却回覆了一个坏笑的表情然后道:“放心啦,我什么也没做,就是之前这个卧室正好有一个摄像头,没想到发现可馨姐竟然在自慰,林源哥,你是不是好久没满足可馨姐了。”

  听小艾这样一说,林源不由微微鬆了口气,说起来因为近段工作较忙,他倒真的没和可馨共度过鱼水之欢,又加上小艾和耗子的事情,淫妻游戏也基本停了下来。

  这样想想,身体天生敏感的可馨一时没忍住,自慰一下倒也说得过去。

  然而,人心中的念头一旦被勾起,想要再熄灭就很难了,经过这个视频,林源心中原本只是一抹淡淡的担忧顿时加重了许多,不过还是回道:“臭丫头,别乱来,我和妳可馨姐都是为妳好。

  “安啦,我也绝对不会强迫可馨姐做任何事情的。”小艾回覆了一个调皮的表情,然后便再没有了回音。

  林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好久,怎么也睡不着,最终还是给可馨再次发了一个讯息。

  没想,大概过了三分钟,可馨就回覆了过来:“老公,这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不行,我要睡了,爱你,晚安。”

  看着可馨熟悉的说话方式,林源顿时心安了许多,但一想到刚刚的视频,迷迷糊糊睡着之间,各种杂乱的画面一遍遍拂过脑海,一觉醒来,只感头昏脑胀。

  接连两天,林源心中一直想着和小艾的赌约,表面上看来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但和可馨打电话聊天的时候,他却总感觉可馨有点不对劲。

  中间,可馨回来过一次,但一切又很是正常,想来想去,林源就感觉整个人都鬼迷心窍了一般,旁敲侧击问了一点关于小艾的事,可馨却告诉她也有点怀疑是不是耗子的疑心病了,因为在小艾家住的几天,根本连一个男人的毛都没看到。

  这让林源顿时又鬆了口气,但想想还是告诉可馨,再过几天如果还没办法就回来,毕竟他们也不能太过干涉小艾的自由。

  可馨同意了,顿时让林源彻底放下心来,不过心中难免还有一点小小的担忧,问起小艾,小艾却故意卖着关子一般,让他十天之后见分晓,顿时让他心痒痒的一片。

  就在胡思乱想之间,林源突然想起以前恋爱和结婚后的一年中,可馨总喜欢云笔记中写日记,记录下他们之间的甜蜜时光和发生过的一些矛盾。

  只不过,随着后来时间慢慢长了,也就没坚持下来。

  林源想到这里,顿时就不免想着,可馨会不会将最近的事情记录下来。

  一想到此,他立刻在手机上下载了那个云笔记软体,试着输入了密码,几次却都提示错误。

  这让林源顿时更加煎熬,心中微微思索,便打电话约可馨出来吃了顿中午饭。

  饭桌上,可馨表现的一切正常,这让林源对自己的行为顿时有些不耻起来,不过他最终还是在可馨中途上厕所的时候,偷偷用可馨的手机短信验证登陆了上去,同时设置了允许两个设备同步登陆。

  做完这一切,林源就像做贼一般的将可馨的手机放了回去,直到感觉可馨没有丝毫发觉出来,才彻底鬆了口气。

  回到家中,他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软体,一眼看去,只见密密麻麻的竟然记录了好多。
  仔细看下去才发现,在结婚之后,虽然自己不太在意曾经的日记了,但可馨却一直在坚持写着,尤其是知道并接受自己的淫妻癖之后,可馨的记录尤其多,主要是自己的一些心理想法和看法。

  看完之后,林源才发现其实自己对可馨的日常关心还是不够,忽略了可馨接受自己的淫妻癖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的心理挣扎。

  不过,心中微微感慨之外,林源却是飞速拉到了最下面,顿时看到了最新的几篇日记。

  第一篇不正是自己和小艾立下赌约的那一天?

  林源深吸一口气,右手有些微微颤抖的点开,一行行熟悉的说话方式,顿时以文字的形式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实在没想到,小艾锺情的那个男人竟然是他,田自强。”

  日记开头,能感觉的出可馨的意外和无奈,同时也让林源的心一颤,因为在交流中,可馨明确表示在小艾的住处,根本没有见到过其他男人,但其实那一天,就已经见过了。

  田自强,他知道这个人,是林源和可馨的一个高中、大学同学,曾经狂热的追求过可馨。

  曾经一段,可馨与他交往很是密切,不过最后的结果却是可馨只是把田自强当做了一个好朋友,但当男女朋友却是有些不合适,没想到现在竟然出现在了小艾的身边,继而再次与可馨有了接触。

  林源深吸一口气,只是看了一个开头,就感到有些窒息般的难受,但还是继续看了下去。

  想想都有些尴尬,也都怨小艾那个死丫头,难道就没告诉田自强这段家里有人?可馨的日记将发生的事情缓缓道来,一时间林源就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还有那个田自强,哪有一大早就洗澡的。

  唉,自己穿着一件睡衣,上半身真空,唉,自己的乳房应该都被他看光了吧,还有自己下半身内裤的痕迹也肯定很清晰,那个混蛋竟然毫不掩饰的朝着自己双腿间盯了那么久。

  也怨自己,实在没想到自己大早上一觉醒来,家里就突然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还刚从卫生间洗完澡,浑身赤裸的走了出来。

  自己震惊之下,竟然就愣住了,被田自强那个混蛋,看着自己佔了那么久的便宜。

  还好小艾很快回来了,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单独面对田志强。

  小艾说要和田自强去逛街,自己呢?就算是回到家中老公也是去上班了,而且自己来不就是为了帮助小艾和耗子解决矛盾的吗?现在那个男人出现了,自己怎么能退缩?

  我并没有和他们一起逛街,而是一个人待在小艾家想着怎么劝小艾。

  我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田自强,说实话,田自强长的很普通,但又是很耐看的一种,高中大学,感觉他是一个很成熟的人,其实曾经我对他也是有那么一点点好感的,但也紧紧限于一点点。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也不知道小艾和田自强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是多了解了解再做决定吧。

  上半段的日记到此结束了,林源看完却是鬆了一口气,虽然可馨被田自强隔着睡衣佔了一点便宜,但对于他一个淫妻男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从语句之中可以看出,可馨对田自强是没有多少好感的,而且主要还是想着如何劝导小艾。

  不过,看着还有几章的日记,林源不由又有些紧张,毕竟对于田自强的事情,可馨已是瞒着他了。

  轻轻揉了揉眉头,林源泡了杯浓茶,才继续看下去。

  小艾这死丫头,难道不知道隔壁还有人吗,叫这么大声,还说着那么放蕩的骚话。

  为什么又扯上了自己,自己哪有她骚。

  田自强那个混蛋,那么粗鲁的描述自己的乳房,原来对自己抱着那么龌蹉的想法。

  不过,不过没想到他的肉棒这么吓人,比自己见过的任何一个都要长,都要粗。

  不行,自己怎么想的全是他肉棒的样子。

  “呜呜”都怪自己的老公,这段工作这么忙,好久没有碰过自己了。

  唉,自己的身体怎么就这么敏感,听着点声音就有感觉了,最终自己还是自慰了。

  “呜呜”没想到自己高潮的时候想到的却是田自强肉棒的模样,小艾在用什么姿势被他操着?

  唉,不行,小艾太疯了,自己明天是不是要先搬回家?

  真感觉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老公,算了,明天回家后再和他说吧。

  一天的日记到此结束,林源反而并没有因此而鬆一口气,而是更加紧张起来,对于可馨的敏感他是深有体会的,第一天发生的事情他也并不在意,然而可馨明明表示要第二天回来的,但却没有回来,显然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果然,看到第二天的日记之时,可馨首先便是一声叹息。

  唉,原本要回家的,没想到耗子又给自己打来了电话,听着耗子痛苦而又哀求的语气,自己实在有点心疼。

  算了,再多待几天吧,不过这里发生的事情要不要告诉老公呢?

  先不告诉吧,毕竟自己老公其实也是一个小心眼,等自己把事情大概摸清了,或者解决了再一次性告诉老公吧。

  不行,想要解决这件事情,还是要和小艾先谈谈。

  可馨的日记像是断断续续记载,中间断了一段,又继续记录着。

  终于搞清楚了,原来小艾如此锺情于黄自强那个混蛋,竟然主要是因为黄自强告诉她只会爱她一个人,这一辈子绝对不会再碰其他女人。

  可笑,小艾竟然相信了,说耗子虽然不介意她找别的男人,但其实自己心里也喜欢别的女人,这点黄自强就比耗子强。

  莫非小艾说的耗子喜欢别的女人是指自己?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啊。

  算了,一定要帮助小艾和耗子和好,然后自己再和耗子远离一点吧。

  不过小艾那死丫头也真够疯的,竟然还告诉自己,黄自强的肉棒实在太大了,每一次都能把她操的死去活来,自己也实在捨不得田自强的家伙。

  “切~”自己该怎么做呢?

  一天的日记再次结束,林源的心情有些複杂,隐隐感觉小艾的状态有点不对劲,但却想不出不对劲在哪里。

  十天的赌约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其实只是为了考验田自强。

  林源没有继续去看接下来的日记,微微思考之后,则是给小艾发了一个讯息:“臭丫头,妳到底计画着什么,想要考验田自强?醒醒吧,他根本不爱妳。”

  “原来你都知道了啊。”小艾很快便回覆了过来:“你就当是呗,再说了,不管怎样,可馨姐被一个你完全不知道的男人占点便宜,不也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吗?”

  说实话,林源感觉有时候淫妻癖一旦上来,根本无法控制,因为通过日记感觉到可馨的心对自己没有一丁点的背叛,他微微鬆一口气的同时,被小艾这样一说,心中顿时有些火热起来。

  “别过火。”最终,他给小艾发去了这三个字。

  回完讯息,他立刻看起了第三篇日记,其实也是他和小艾立下十天赌约中的第二天。

  田自强那个混蛋,竟然趁着小艾在厨房做饭就在卫生间搂住了自己,还不断在自己的脖子上吹着热气,把我搂的好紧,还说什么想我想了好久了。

  “呜呜”都怪自己的身体太敏感了,唉,自己反抗起来就像是在被他搂着扭动一样。

  自己的样子反而刺激到了他,唉~我都感到他的肉棒隔着裤子盯着自己的屁股。

  “呜呜”自己是不是太不要脸了,那一刻竟然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田自强那粗大的吓人的肉棒模样,身子都有点软了。

  好在田自强那混蛋应该是顾忌小艾,只是搂了自己一会,便鬆开了。

  不过在最后那一刻,竟然还在自己的乳房揉了一下,还说什么下次趁小艾不在家在好好玩。

  谁要和他玩,呜呜,可恶,自己的乳头好像硬了。

  不过,我似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是就是有些不好意思。

  既然小艾锺情与田自强是相信田自强只爱她一个人,绝不会再碰其他女人,那自己如果保留下田自强骚扰自己的证据给小艾看呢?

  唉,这样的话自己就要牺牲一点了。

  不过现在想来,好像也就只有这样一个办法了,要不要和老公商量一下呢?

  算了吧,万一老公不同意,自己还怎么帮小艾和耗子,毕竟两人的矛盾还是因为自己。

  就这样吧,下次自己用手机偷偷的录下来,然后给小艾看。

  似乎是上半天的日记,林源此刻看着,完全没有了紧张和担忧,脑海中则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田自强在卫生间搂着可馨,紧贴着可馨,上下佔着便宜,可馨想要拒绝,但又因为身体的敏感,无力的抗拒间,又微微享受着的情景。

  只要确定了可馨的心在自己这里,随之而生的便是强烈的淫妻快感。

  胯下的阴茎微微一抖间,稍微硬起,他继续看起了接下来的日记,也就是昨天下午的事情。

  接下来的日记很简短,只有几句话。

  唉,田自强那混蛋就像在这里安家了一样,小艾那臭丫头又说明天晚上有事要出去一趟,家里岂不就剩自己和田自强两人了?

  自己要不要进行那个计画?

  进行了又要做到哪一步?

  肯定不能事先告诉小艾,不然以那死丫头现在的状态,说不定直接就不相信,不等发生点什么就去质问田自强,那计画就泡汤了,还是用手机拍摄吧。

  “唉~好烦。”

  日记到此结束,林源的心却随之砰砰跳了起来。

  有些口乾舌燥的咽了咽自己嘴中的唾液,他顿时想到日记中的今晚岂不就是现在的今晚?

  可馨与田自强独处又会发生点什么?可馨为了小艾会做到哪个地步?

  明白了可馨一切所做都是为了小艾之后,林源不由对今晚发生的事情深深期待起来,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见证这一幕。

  心中想着,林源则是先给小艾打了一个电话,东扯西扯一阵,有些尴尬的问了问,是不是她住的地方全部安了摄像头。

  结果小艾的回答让他失望,说是摄像头是之前安的,那天试了一次,可能是因为线路问题便坏了,不过林源却从谈话中得知现在田自强和她正在外面。

  心中念头一起,他又立刻给可馨打了电话,没想可馨也正在外面。

  随之,一个大胆而又让他深感刺激的计画顿时从心底浮现而出。

  她先是找到可馨,说是家里钥匙忘带了,顺手将可馨手里的钥匙拿到手,然后便直接来到了小艾住的地方,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心立刻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他的计画便是实现藏在小艾的家中,亲眼目睹今晚可能发生的事情,现在只期待能有一个好的藏身之处了。

  因为不知道可馨和黄自强今晚要发生点的事情到底是在客厅还是卧室,所以他藏身的首要地点就是客厅,一旦两人的战场是卧室,他还能偷偷转移阵地。

  好在上天保佑,可能是新买了家俱,在阳台上正有一个很大的纸箱,正好可以容下一个人藏身进去。

  不过,若是有人突然想要挪动这个纸箱就尴尬了。

  然而,淫妻心理的刺激下,让林源一时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

  他先是将纸箱在阳台挪动到一个正好可以看清整个客厅的位置,然后又在纸箱前面故意堆放一些杂物,然后便深吸一口气,藏了进去。

  狭小闷热的环境让林源清晰听到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他可以在纸箱上划开一道小缝,顿时将客厅的一幕幕尽收眼底。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没想这时电话却响了,正是可馨,电话一通就听到可馨有些不悦的语气,问他去哪里了,家里也没人,她没有钥匙两边都进不了屋。

  林源这才想起自己忘了还钥匙,当即编了个藉口,说自己临时有事在外面,让她联繫一下小艾,先回小艾的住处。

  安慰好了可馨,林源直接将自己的手机关机,身处狭小闷热的环境,有着深深的期待,也有些煎熬。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只听房门处一阵钥匙拧动的声音,接着便有人走了进来。

  客厅的灯闪烁亮起的那一刻,林源有些慌乱的移开了目光,随之便听到客厅中传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今天小艾不在,我还以为妳不会来了呢。”

  林源心中一紧,连忙屏住呼吸顺着纸箱的缝隙朝客厅看去,顿时看到一个身体很是健硕,约有1米8的男人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正是田自强。

  可馨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此刻原本是想直接回卧室,听到田自强的话身体顿时一颤,还不等她多想,只见田自强嘿嘿一笑,竟是突然起身,一把将她拉入怀中,然后两人齐齐倒在了沙发上。

  “啊”可馨一声惊呼,却见田自强立刻用自己的嘴唇,鼻子在她的脸颊,脖颈处狂热的细嗅起来:“妳既然愿意过来,我就当妳同意和我在一起了。”

  “没有……”可馨刚开始的反抗很激烈,但随之似乎想到了自己的计画,轻咬了一下嘴唇,反抗的力气顿时弱了许多,但还是不断扭着脑袋,躲避着田自强的吸嗅:“放开我,你这样对的起小艾吗?”

  “妳知我知,小艾不知,而且我肯定,在妳体验过我的滋味后,一定捨不得告诉小艾的。”

田自强放肆的笑着,然后竟是放开可馨,用火热的视线一寸寸打量着坐在一旁,细喘着气的可馨。

  可馨的脸颊微微有些红,神情间有着少许的挣扎和不安,但却更显像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我有老公。”可馨轻咬了一下嘴唇,似乎下定了决心,但肯定不会太过主动,依然反抗着。

  “妳老公肯定没我的大。”田自强说着,突然就起身,然后直接脱掉了自己的衣裤,一瞬间,一根格外粗壮狰狞的阴茎顿时赤裸裸的跑出来。

  可馨发出啊的一声惊呼后,身体微微颤慄间,目光却是时不时的朝着田自强的下体看上几眼。

  我藏在纸箱内,一瞬间也不由因田自强下体的硕大而震惊,不只是空间太过狭小,还是什么,只感浑身燥热的难受。

  田自强的阴茎此刻已经高高的翘立硬起,首先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阴茎上微微通红的颜色,格外粗壮的阴茎上遍布着两道清晰可见的青筋,让整个阴茎显得格外狰狞。

  龟头泛着淡淡的红紫色,从龟头下方少许开始,阴茎又向上稍稍弯曲翘起,就像是一根包好肠衣的大腊肠。只不过看上去比大腊肠更加坚挺,更加狰狞。

  挺着狰狞的阴茎,田自强淫邪而又火热的笑着,向可馨靠近了一点:“上学时要是妳尝了我的滋味,哪还有妳老公什么事,不过现在也不晚,别装了,今晚妳肯过来,想必其实心里也做好了準备了吧。”

  听着田自强粗鲁的话语,我微微有些愤怒,但却因为这和以前格外不同的方式,又让我感到深深的刺激。

  可馨喘气间,脸上时红时白,随之却是道:“我给小艾打个电话,我怕他突然回来。”

  “好,妳随意。”田自强淡淡一笑,却是又挺着阴茎靠近了可馨几分,在我的方位看来,只需再靠近几分,就能触碰到可馨的脸颊。

  可馨轻咬一下嘴唇,看了田自强的阴茎一眼,然后颤抖着拿出电话打给了小艾,两人交流很简短,我也明白,其实可馨只是藉着打电话,找一个能把手机放好录下证据的机会。

  果然,在打完电话后,可馨微不可察的故意将手机竖着放在了沙发的另一侧。

  田自强见了,丝毫不在意,耸动着狰狞粗壮的阴茎,顿时几乎贴在了可馨的脸颊处:“现在,没人可以打扰我们了。”

  可馨看着近在咫尺的阴茎脸色微微一红,扭到一边去,我在纸箱中能够清楚看到,她因喘息而不断起伏的胸口,反而衬的她的胸部格外硕大。

  只见她微微一咬嘴唇,然后道:“我不能对不起小艾,也不会和你做,如果,如果你实在想,我可以简单的帮你一下。”

  一句话说完,顿时彷彿费尽了可馨的所有力气,身体一软间靠在沙发上,大口喘气,不敢去看田自强,脸颊上潮红一片。

  “哦?怎么简单帮我?”田自强不以为然的继续耸动着自己的阴茎,一瞬间,我似乎看到那硕大的红紫色龟头与可馨的脸颊微微一碰。

    (未完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