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缘劫】(04)小巷里的少女与恶霸【作者:绿豆糕天下第一】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作者:绿豆糕天下第一
字数:8969

          第四章小巷里的少女与恶霸

  凌晨时分,天仍然是雾蒙蒙的,在黑暗的光线中几乎看不见几米外的景象。

  「莉娅死了……」西凡站在一块墓地前,自言自语道。

  霍奇尔伯爵站在他的身后,两年来他的身躯愈发肥胖,整个人也看起来有些
不正常的苍老。

  「你该走了,西凡。」霍奇尔冷淡的声音响起,「侯爵的死是忙不住的。」

  「父亲,那你呢?」西凡想要转身,却被伯爵一拳打倒在地。

  「你惹的祸,就要由自己承担,帝国制度森严,我又会有什么事情?」霍奇
尔冷着脸,眼中充满了对西凡的厌恶,「更何况……你并不是我的孩子,你只不
过是个野种罢了。」

  「我,父亲,怎么可能?!」西凡不愿相信霍奇尔的话,「您对我……」

  霍奇尔伸出手,指向西凡。本来还想问更多问题的西凡像是被掐住了喉咙一
般,说不出话来。

  「这是『窒息』,知道为什么我姓厄里斯吗,西凡?」霍奇尔无视了在地上
挣扎的西凡,继续说道:「我们的能力就是诅咒别人,诅咒肉体、诅咒命运,厄
里斯根本就不需要用魔法对付敌人。」

  他挥了挥手,地上已经快要不行了的西凡如蒙大赦,大口呼吸起来。

  「咳咳,两年前……那时候我晕倒是因为……」

  「我真该那时候就杀了你,没想到你居然惹了这么大祸。」霍奇尔从怀中掏
出一把带鞘短匕,「算是我的仁慈,西凡,给你一条活路,带着这把匕首,去找
北部学院的克莉·洛蒂忒,别再回来了。」

  他将短匕扔到地上,仿佛是觉得终于不用再看到西凡令人厌烦的脸,松了口
气,指着伯爵府的反方向说道:「你的行李放在那里,自己去拿,之后想去哪里
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西凡靠在墓碑旁,看着霍奇尔的身影消失在他的眼中,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
怎样的表情,他眨了眨眼睛,不想让泪水模糊视线。从地上起来,最后看了眼墓
碑,朝着与家相反的方向走去。

  走了大概有五十米,西凡才看到这一直站着一位女仆,手里还牵着马,不是
米娅,自己只在父亲身边见过她几次。

  女仆没有说话,只是将手里的行李交给他,然后鞠了一躬,朝着霍奇尔离开
的方向跑去,露出了她刚刚挡住的长剑。

  长剑插在地上,没有什么华丽的装扮,只是看起来很结实。

  西凡将行李放到马的背上,拔出剑插到腰间的空剑鞘里,将匕首别在另一边,
翻身上马,「再见了,父亲。」

  他骑着马,消失在雾中。

      ——————————————————————

  「老爷,老爷,西凡少爷呢?」米娅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也没
有想到少爷会杀了侯爵大人。

  「走了……」霍奇尔看起来整个人都颓废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我以为侯爵老爷见到西凡少爷就会……」女仆本来的计划不
是这样的。

  「会怎样?你觉得贵族是什么样的东西?」霍奇尔一把推开身前的米娅,
「比平民更加贪婪、无耻、卑鄙,所以叫做贵族。」

  「你的少爷……他不是一个合格的贵族。」霍奇尔捏紧了拳头,「我也不是。」

      ——————————————————————

  「这里是……北里因斯城?」西凡看着眼前的城池,收起了地图,「马上就
要离开帝国了,也不知道父亲那边怎么样了。」

  这座城的城主与西凡父亲一样,都是被封「边境伯爵」的外来人,这是帝国
皇帝为了留下外来人特地设立的「荣誉贵族」,但被本地贵族所不齿。

  霍奇尔伯爵的领土在帝国西边,与圣佑之国接壤,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亲自打
下来的这块领土。

  父亲应该是用诅咒这种能力攻下这块土地的吧,莉娅应该也是他在占领的城
池中找到的。

  一想到莉娅,西凡心里又开始隐隐作痛。

  从家距北边的国界有几座城市的距离,西凡花了两个月,期间基本上都在赶
路,由于不确定帝国何时会派追兵,西凡也不敢休息太久。

  毕竟杀害帝国侯爵这种实打实的有魔龙血脉的人,是可以判几十次死刑的。

  西凡翻了翻行李,找出里面的行商通行证,收拾了下衣服,尽量让自己看起
来像是一个卖完货物的商人。

  在门口士兵审视的目光下,西凡表现得像是一个四海为家的商人,虽然他真
的是四海为家。

  「好了,没什么问题,也没有携带危险物,可以走了。」士兵认真检查完了
西凡,却没有放下他的行商证,「你是个商人,这么年轻?」

  西凡一脸笑容的递上几枚硬币,「北方太乱了,不像是帝国,实在是生活所
迫。」

  士兵面不改色的收下硬币,对西凡的话很是受用,「你们那里的确乱,是不
是赶上哪次魔兽潮爆发了,不如我们帝国,安全幸福,还有皇帝陛下╮(╯▽╰)
╭」

  西凡顺着奉承了几句,士兵就把他放进了城。

  进城后,他习惯性的看了看周围,确认不会有什么他的悬赏令之后,才松了
口气,找个角落抹掉了脸上的装扮。

  这是他在上个城池的旅馆里从一个小贩手里顺便买的,用久了会腐蚀身体,
不过化妆效果确实不错,至少这次有士兵敢拦着他要钱了,证明自己确实不像是
什么大户人家的少爷。

  不过西凡还是有些担心之前的那几次进城会不会暴露,万一帝国有什么远程
通讯手段,那自己的路线在追兵眼里也算是一清二楚。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最后一个城池,应该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了……西凡及时
打断了自己立flag的行为,还是小心为上。

  他牵着马,准备先找个酒馆休息一下,将不重要的东西放到旅舍上后,才慢
悠悠往酒馆走,这几天的行程实在是太累了。

  推开酒馆大门,信息伴随着喧闹声进入了西凡的耳中。他点了杯果酒,闻了
闻味道,才放心的品尝起来,顺带着了解一下这座城市的「新闻」。

  大多数人都在讨论着今天找的女人劲不劲爆、拿了拿了多少钱、最近谁家贵
族小姐在外面找男人,只有角落里两个大汉在偷偷摸摸说话。

  西凡端起酒杯,悄悄坐在一边。

  「你说大哥到底有没有办法,我觉得『家』里的那几个刺头越来越嚣张了啊。」
一个秃顶的大汉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小声抱怨着。

  「你懂个屁,大哥他的想法是你想的通的?不过最近『家』里的『货』越来
越少了,大哥说了,是想从市区『进货』。」一旁的一看就像是混混的男人回答
道。

  西凡没猜错的话,他们的『货』应该是搞女人,不过这么大胆不怕被城里的
守卫什么的抓住吗?

  「在市里?!大哥不怕被搞吗?」秃顶大汉放下酒杯,帮西凡问了他想问的
话。

  「反正大哥肯定有办法,不然我们十几个人怎么放心跟着他?」小混混对自
己的大哥很有自信。

  西凡摸了摸下巴,犹豫了下要不要通知守卫,不过以防节外生枝,还是放弃
了这个念头,毕竟还有五天城池才会开门。

  但这时,那个混混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感觉灵敏,忽然回头,看到了孤零零的
坐在一旁的西凡。

  西凡暗道不妙,假装没有注意到小混混,放下喝完的酒杯,若无其事地向外
走去。

  他一路上没敢回头,警惕着绕了几个大圈才回到旅舍,发现身后没人跟踪才
松了口气。

  回到旅馆,他从行李中取出《大陆通史——前辈的建议》,这本不知道为什
么也被放在行李里的书。

  随意翻看了几页,之后的内容全是空白,他之所以留下它,只是因为在他看
这本书的时候,扉页上凭空出现了一行字,著作者——西黛尔。

  西凡看到书没有什么变化,叹了口气,收拾洗漱了一下,为了明天的采购,
早早睡下了。

      ——————————————————————

  与此同时,在一个小巷里。

  「大哥,大哥,我们讨论『进货』的事情被别人偷听了。」秃头大汉慌慌张
张地对着面前的人说道。

  「废物,不让你做事都能搞出问题来,野狗,偷听的人呢?」大哥看向小混
混。

  「我们刚刚跟踪到了,但是他走的地方人太多,不好直接下手,不过我回来
问了酒馆老板,他说是生面孔,小年轻,像是贵族,估计要出境,感觉不会影响
到我们……」小混混赶忙回答道。

  「这种人,万一随手举报一下,就怀疑到你们两个蠢货头上了,我们这段时
间就都不能随便动手了,不行,明天我们找个办法把他做了吧。」秃头大汉则是
看起来非常紧张。

  「大哥,不至于吧,我们几天不做,也就……啊!」小混混被大哥一脚踹中
胯下,疼得弯下了腰。

  「被搞了终究是麻烦,下一次出境日期在后天,想办法试探他一下,不就行
了。」大哥对这件事倒是很感兴趣,「贵族吗……我还没有对付过,我有个办法。」

  听到大哥的话,他身后的几个男人露出了淫笑。

      ——————————————————————

  第二天天亮,西凡收拾好被子,现代人的思想让他准备先去附近买点早饭吃。

  他问了旅店店家,得到没有早餐的答复后,准备前往就近的街道看看有没有
卖吃的的。

  当他路过一个小巷口时,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了女孩的哭喊声与男人们的淫笑
声。

  西凡脚步顿了顿,但还是假装没有听到,继续往前走着。

  「不要!」

  「求求你们放过我!」

  一股无法忍受的怒火由西凡的心底迸发,莉娅正在痛哭的脸仿佛又出现在他
的眼前。

  「干你妈的,不管了。」西凡转身向声音的来源处跑去。

              他看到了——

  一个娇小的少女,有着火焰般鲜红亮丽的头发,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小巧
的身体上穿着粉红色花边长裙,纯洁而美丽的双眼,搭配上少女独有的香味,应
该是一个迷人又可爱贵族小姐。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女孩鲜艳的红发,已经被沾染了恶心的液体,在她刚刚被拖动的过程中沾满
了灰尘与精液。

  一个大汉正在用她的玉手握住肉棒上下撸动着,在她白嫩的双手上留下了精
液与包皮垢。

  另一个人正舔舐着少女的玉足,在上面肆意的留下自己的口水,下身的肉棒
在女孩光滑细腻的大腿上来回摩擦着,强烈的刺激感让他的动作愈发粗暴,在女
孩的脚上留下了几个牙印。

  少女身下的男人双手环抱住她的身体,在她洁白纤细的脖子旁贪婪的呼吸着,
想要看到少女娇羞的样子。

  在西凡进来的时候,这个男人的肉棒正在少女的长裙上喷射出滚烫的精液,
他死死的抱住少女,让她感受到精液正在慢慢的渗入她的衣服,他好像很喜欢看
到少女感觉到精液时惊慌失措的样子。

  「不……不要,好恶心,求求您,不要这样。」少女扭动着腰肢,试图脱离
男人们的掌控。

  「谁能想到在这里居然能遇到个这么好的货色,这味道,啊,一定是个处吧,
之后肯定能卖个好价钱。」男人不以为然,享受着少女香臀在身上摩擦的快感。

  「你们这群混蛋,放开她!」冲进来的西凡已经遏制不住怒火。

  但这几个男人的动作并没有因为西凡的话而停止,舔舐着少女脚底的男人甚
至在他进来后加快了动作,腥臭的精液随着男人的动作均匀地喷洒在少女的裙摆
上。

  男人的举动让西凡更加愤怒,他冲向少女,但还没挥出一拳,就被小巷后面
藏着的两个壮汉架住。

  刚刚用少女撸管的大汉往少女脸上吐了口唾沫,用肉棒顶住她红润的嘴唇,
粘稠的精液随即开始猛烈的喷射。

  「唔……呜呜……呜……」强烈的喷射让少女停止了呼救,被男人精液冲击
脸庞的厌恶感让她无法呼吸。

  西凡屏住气,刚想要用斗气震开架住自己的壮汉,就被在女孩裙摆射完精的
男人朝着肚子狠狠地来了几拳。

  「呃——」胃液从西凡的口中喷出。

  刚刚在女孩身上发泄的男人们射完精后架起了女孩,让她满是精液的脸对着
面色阴沉的西凡。

  环抱着女孩的男人当着西凡的面掀起了女孩的裙子,洁白到甚至有些晶莹的
两片花瓣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男人伸出一根手指,顶着蜜道,深入、拔出,带
出了潺潺的蜜汁。

  「你看,小子,这婊子骚的很呢。」男人把沾满少女淫水的手指塞到她的口
中。

  见到西凡被打的惨状,恐惧到颤抖的少女不敢反抗,任凭男人挑逗。

  「你……呸……你个傻逼,这……这是本能反应。」尽管呼吸都很艰难,西
凡仍为女孩辩解着。

  「本能反应,我让你本能反应!」男人把西凡的头按到女孩两腿之间,处女
的清香充满了西凡的鼻腔。

  伴随着少女慌乱的叫声,西凡的嘴唇被按在她的花瓣上,少女的蜜汁流过西
凡牙缝,进入他的腹中。

  「大哥你看,他们接吻了!」壮汉笑着对按着西凡脑袋的男人说道。

  「接吻,让他们接个够。」被叫做大哥的男人抓住西凡的头发,胡乱摇动着,
女孩被西凡的嘴唇触碰的尖叫连连,花枝乱颤。

  「啊……不要……您……请您……啊啊……不要这样。」尽管如此羞耻的状
态下,女孩仍然下意识地使用着敬语。

  西凡被男人的动作搞得头晕脑胀,但顾及到女孩的安全,又不敢贸然行动。

  他想要放句狠话,嘴唇刚一张开,少女忽然用双腿死死地夹住了他的脑袋,
来不及反抗,带着百合香气的蜜汁源源不断的流入西凡口中。

  「是身上的香水吗?」西凡的脑中只来得及有这么一个想法,脑袋就被大哥
提起来,强迫与女孩接吻。

  这种羞辱让女孩美目圆睁,流下了泪水,西凡紧闭着嘴,防止嘴里的淫液流
入女孩口中。

  「我一定会救你的。」西凡看着女孩如同湖泊般透彻的瞳孔,这么想着。

  女孩看着眼前的金发少年坚定的眼神,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只是
呆呆的看着他。

  「大哥,这狗男女是不是看对眼了?」刚刚的声音再度响起。

  被称作大哥的男人挥了挥手,西凡被狠狠的按在了地上。

  「这不是英雄救美吗~ 」大哥踩在西凡脸上,哈哈笑道,「不过,可能你的
新女友,就要和你说再见了,毕竟,她要——去找大鸡巴玩了,哈哈哈。」

  大哥抱住女孩,不管她的脸上还有别人刚刚射的精液,重重的亲了一下。

  「再见了,大英雄。」男人挺起腰杆,想要用肉棒摩擦女孩的小穴,给与面
前这个少年更强烈的刺激。

  但他停止了自己的行为,不如说——是被阻止了。

  尖锐而又冰冷的岩柱紧贴着他的睾丸,让他不敢乱动,身边的几个同伴纷纷
抱着被贯穿的膝盖倒下。

  西凡强忍着仿佛大脑快要裂开的疼痛,从地面爬起来,金黄色的斗气在他刚
刚被按倒在地的时候就不断传输着,「你说什么,再见?是该再见了。」

  「您……有事好商量,我们不应该……唉?」

  西凡从面前满脸冷汗的男人手中接过女孩,换成公主抱的姿势,径直朝着小
巷外走去。

  这群壮汉的大哥看着周围抱着膝盖哀嚎的小弟们松了口气,想从岩柱上移开
自己的命根子,就被猛然伸长的岩柱割掉了下体。

  「啊啊啊啊!!」

  「别担心,他们不会再来了。」

  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哀嚎,西凡怀里哭泣的女孩又开始颤抖起来,她抬起头,
看着少年的脸庞,又不再那么害怕了。

      ——————————————————————

  回到旅馆后,西凡在老板看人渣的表情下要了热水,让女孩自己清洗下身体,
女孩还没有从刚刚的恐怖情景中脱离出来,仍然抱着西凡不放。

  于是,西凡只能又在老板看变态的眼神下带着女孩一起去了浴室。

  走到浴室里,女孩接触到热水才缓过神来,脸颊比头发还要红,把西凡推出
了浴室。

  西凡只能顶着老板看禽兽不如的眼神下在浴室门口等待,大概十几分钟后,
女孩才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

  看到女孩出来,老板兴奋的直起了身子,西凡又把他按了回去,给了这个不
正经的老板一个警告让他回头后,西凡才看向面前的女孩。

  刚刚洗完澡的发梢还往下滴着晶莹的水珠,浴巾很短,女孩白皙的大腿暴露
在外,女孩低下头,咬着嘴唇,不敢直视面前的少年。

  西凡这才意识到女孩没有换洗的衣裳,刚刚满是精液的裙子交给店家清理了,
女孩只能从浴室里找出一个浴巾勉强裹住身子,大片雪白的肌肤伴在上面晶莹的
水珠的衬托下像是水晶一般。

  女孩注意到一旁老板悄悄投来的目光,害怕的躲在西凡身后。

  西凡拍了拍女孩的手,示意她放心,然后直接把手放到剑柄上。

  老板看到西凡的动作,直接躲到了柜台下面,女孩这才安心,一只手拉住西
凡,一只手紧紧的抓住浴巾。

  还好这个旅店比较冷清,这个时候没什么人,西凡赶忙抓着女孩往自己房间
走去。

  这忽然的动作让女孩感觉到自己的花园随时可能显露出来,于是红着脸夹紧
了腿,和西凡一起进到了他的房间。

      ——————————————————————

  「你是哪家的小姐吗?」西凡柔和的问着坐在床边的女孩。

  「我……我不是哪家的小姐,我……我叫萝萨,我没有家人。」裹着西凡被
子的女孩过很明显没有骗人的天赋,眼神飘忽,两只白嫩的小脚在说话时不停的
摇晃着。

  「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顾及到她刚刚的遭遇,西
凡没有立马戳穿萝萨的话。

  「谢谢您……啊,不是,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刚刚就要被那群坏人……」
萝萨的眼中又氤氲着雾气,「你的名字是?」

  「叫我西凡就好,萝萨小姐,我也只是凑巧,您是怎么会被他们抓住的呢?」
西凡看着眼前的女孩,只有一米四五左右的身高让她看起来惹人怜爱,鲜红的头
发与她懦弱的性格看起来有些冲突。

  「我逃……我在街上散步的时候,他们忽然就冲出来把我带到小巷里,要不
是您……」萝萨想到了小巷里的经历,脸颊不由得红了起来,「要不是您救了我,
我可能就要被他们带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强烈的情绪波动让萝萨不自觉的又用上了敬语,这是只有贵族家里才会养成
的习惯。

  「你之后打算怎么办?这些混混们被我收拾了,说不定还会有另外一些。」
西凡揉着头,女孩身上淡淡的百合香气让他无法认真思考。

  「我……我能跟着您吗?」女孩红着脸,看向西凡,眼中充满了期待和一些
不知名的情感,少年英勇的行为填满了少女的心房。

  接吻时,少年琥珀一样的眼眸,打动了少女的心。

  西凡看着女孩的眼睛,感觉好像以前也有人这样看过自己。

  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办法的,我之后就要离开这里了,怎么照顾你呢?」

  萝萨听到他的话,神色立马慌张了起来,抓住西凡的手,哀求道:「我可以
和你一起走,不要丢下我,好吗?」

  萝萨身上的被子滑落下来,露出她小巧而又坚挺的胸部,她赶忙又缩回手裹
紧了被子。

  西凡扭过头,避免看到少女泄露的春光。

  「我只能在这呆一天了,这样好不好,我陪你在这里玩一天,你告诉我你的
家在哪里好不好?你的家人会担心你的。」西凡像是照顾小孩子一样对萝萨说道。

  「他们才不会……」少女嘀咕了一句,知道眼前的少年不会留下后,她有些
失落,但还是看着少年的眼睛,小声而又认真的说道,「好,陪我一天就好,我
从来没有朋友……」

  西凡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一言为定哦。」

  这时传来了敲门,门外店主朝里面喊道:「变……啊,不是,客人,您要的
衣服来了。」

  西凡打开门,店主递进来一件红色的长裙。

  「也不知道合不合身。」西凡接过裙子。

  「绝对合身,就凭我这眼力,就连她红色的毛……头发每根都看得清清楚楚。」
店主在一旁说道。

  「那好吧,你可以走了,我们要换衣服了。」西凡把恋恋不舍店主推出门外,
以标准的王子笑容转头对萝萨说,「美丽的小姐,有没有兴趣陪我一起出去游历
一番呢?」

  萝萨红着脸,看着西凡的脸,动作有点僵硬的接过衣服,「好啊,不对,你
……你先出去啦!」

  等到萝萨换好衣服从房间出来,已经是十分钟以后了。

  西凡看着少女细心的调整好的头发,转过头偷偷笑了笑,又假装什么都没有
发生的拉住她的手,「走吧,大小姐。」

  「嗯,不对,我不是什么大小姐。」

  「好,好,你一定也很想看看城里的景象吧。」

  「西凡~ 」,少女红着脸叫出了少年的名字,「我们走吧。」

      ——————————————————————

  「这里,这里就是父亲说的万宝街吗?西凡,你看这里有龙的面具欸. 」少
女从小贩摊前拿起一个看起来很抽象的面具。

  「那是蜥蜴,这才是龙。」西凡叹了口气,拿起了另一个面具,对着萝萨晃
了晃。

  「这是艾尔湖,父亲说里面的水很咸的。」

  「咸水湖?我记得书上说这是淡水湖啊?唉,唉,你别喝啊!」

  「这个是剑饰吗?西凡,这个给你,你的剑光秃秃的,绑在后面吧。」

  「不要,这个会影响挥剑手感的。」西凡挥了挥手,表示嫌弃。

  「西凡,你快来看,这就是魔兽吗?」

  「那是牛啊——天啊。」西凡赶忙把想要摸牛屁股的少女拉到一边。

  就这样,一直到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西凡拉着少女,剑柄上的挂件随着
他的走动左右摇摆着。萝萨举着蜥蜴面具,朝着西凡傻笑。

  西凡又叹了口气,看了看天,说道:「我们再去最后一个地方,最后一个哦。」

  「真的是最后一个,我不骗你的,西凡。」萝萨拉着西凡,一点都没有早上
害羞的样子,「到了,就是那里,你看,那里就是伯爵府。」

  「伯爵府……」西凡一怔,下意识以为走到了自己家前,但看到与自己家截
然不同的大门后,才反应过来,萝萨说的是北里因斯城的伯爵府。

  「这是因斯伯爵的住处吧,我们还是别靠太近……」西凡想要拉着萝萨离远
一些,但少女却停了下来。

  「我该回家了,西凡。」萝萨举着蜥蜴面具,西凡看不到她的脸,只能听到
她微微颤抖的声音。

  「你是……」

  「我叫萝丝·因斯。」萝萨仍举着面具,但西凡看到了她眼角的泪水,「我
知道我有些任性,但还是谢谢你陪我这么久,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你果然是个大小姐嘛……」西凡摸了摸她的头,「要开心哦,我以后还会
回来看你的。」

  「不要摸了,你该走了。」萝萨带着哭腔说道,「你真的还会回来吗?」

  「当然了,虽然可能要很久,但我会回来看看你的,我们是朋友嘛。」

  「朋友……」萝萨放下面具,低着头把抱住西凡,又迅速带上面具转过身,
「你也转过去,不要转过来。」

  「该说再见了。」西凡背过身,摸了摸剑柄上的挂饰,「再见了,萝萨,我
的朋友。」

  身后没有回应,只有小声的啜泣,西凡就默默的等待着,直到身后的女孩不
再哭泣。

  「再见了,西凡,我的英雄。」

  西凡挥了挥手,走入了夜色。

  萝萨早已悄悄转过身,看着他离开。

  她抹掉泪水,往伯爵府走去,走到一半,一双手忽然把她拉进了小巷。

  西凡一开始在酒馆偷听的那个秃头大汉站在墙后,紧紧的捂住萝萨的嘴,让
她无法发出声音。

  萝萨挣扎了几下,见挣脱不开,直接咬在了他的手上。

  「诶呦卧槽,大哥你干什么?」秃头大汉慌忙收回手。

  「你每次都这么毛毛糙糙的,我没有直接一下把你的手咬掉算是好的了。」
萝萨一改刚刚温柔的表情,训斥着面前的男人,「我让你在我家门口小心一点,
不是鬼鬼祟祟,那几个蠢货呢?」

  「他们正在『家』里养伤,您为什么不直接把那小子做了呢,萝萨大哥?」
大汉疑惑道。

  萝萨没有立马回答,只是一脚踩在大汉腿上,传来「咔嚓」的声响,她无视
了大汉的痛叫声,表情柔和了下来,温柔地自言自语道:「他不会影响我们的,
他可是我的英雄呢~ 」

      ——————————————————————

  好耶,这章没有ntr ,没有主观上的强迫,所以,算是纯爱?!

  小巷里的少女与恶霸是一个人,终于,终于要出境开始正式剧情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