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温泉会所】【作者:慕清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啊,终于做完了……」,天天长出了一口气,舒服地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
高度集中的精神开始放松下来。

  眼下已经是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年关将至总是特别忙,这一周以来,天
天每天都要在一堆文件、档案前忙到晚上七八点,高强度的工作压力搞得她身心
俱疲,不过辛苦总算有了回报,这周的工作已经超额完成,升职的申请也已得到
批准,等年后回来的时候,自己在公司的境遇就将完全不同了。为了奖励自己,
天天打算趁着回家前的这个周末,在帝都好好地HIGH一把,放松放松 .

  「要不要……去那个温泉会所呢……?」,天天拿出包包里藏的传单,心里
犹疑不定,传单上写的名字是「女子KB温泉会所」,这张传单是她的闺蜜拉娜
给她的,当时拿到这张传单,天天的第一反应是有趣,「还有叫这名字的会所呀。」

  「KB」这两个字母在天天和拉娜这里有着特殊含义,它们是「捆绑」的拼
音缩写,她们两人都有喜欢捆绑的爱好,也正是因为这个爱好而相知、结缘,最
后成为最好的朋友。

  而当拉娜告诉天天这两个字母并不是单纯的普通名字,而正如她所想的那样
「特殊」的时候,她那种玩笑式的戏谑心情消失了。

  「这……你没开玩笑吧……?居然真的有这样的会所么?不不不,我肯定不
会去的……这样的地方,谁知道什么性质,也不能保证是不是安全……什么!?

  你已经去过了!?可以放心?感觉还非常好!?呃……我还是有点怕,不过
这张单子先给我也可以,我考虑考虑吧,不过应该还是不会去的……「

——————————————————————————-

  「终究还是抵御不住诱惑……」,已经根据传单上的地址来到目的地,正端
详着那家「特殊」的温泉会所的天天在心中暗叹。

  事实上,自从拿到这张传单,天天心里就被撩拨起了一些涟漪,想要去体验
一下的想法像恶魔的低语般不断在她的耳边回响,不过她心中始终有所顾忌,虽
然相信拉娜,但「正常的观念」令她仍止不住地去怀疑这种会所是否真的存在,
也许拉娜只是想小小地戏弄下她?还有,就算它真的存在,提供这种服务的会所,
是否安全?而一贯的矜持也不允许她在那种场合进行那样的「放松」。

  只是,尽管有着种种的顾忌,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想要去试试的想法不但没
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尤其是近些日子,随着年关的临近,几乎是每天工作
结束,她都会陷入是否要去的心理纠结,而到了这回家前的最后一个周末,她再
也无法抑制那股冲动了。

  眼下,天天已经站在了那家温泉会所之前,心情紧张,但又隐隐地有些期待
……她仔细端详会所外观,普通的二层平房,纯白色的墙体加黑色的边框点缀,
外表朴素,正面是入口处的玻璃拉门,从这里看进去是一层招待处的前台,有两
个身穿制服的女招待,正在低头处理着什么。

  看上去,除了入口上方「女子KB温泉会所」几个正在闪烁的大字以外,基
本和普通的温泉会所没有什么区别,这令天天稍稍放下心来,甚至开始怀疑这根
本就是普通的温泉会所,所谓的「特殊」只不过是拉娜根据名称借题发挥的恶趣
味罢了,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索然无味,心情也变得有点低沉,几周以来的纠
结不过是为了这样一个地方么?

  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确是期待着这样一次体验的。

  总之,无论里面的实质究竟怎样,既然来了,怎么也要进去看看,就算真的
只是个普通会所,泡个温泉也是不错的放松,于是天天还是走上前去,推门进入。

  「欢迎光临」,前台的招待察觉到门口的动静,抬头露出礼节式的笑容向天
天打着招呼。

  「我想泡个温泉,能让我看看你们这里的具体服务么?」,天天打算先了解
下内容,但不敢直接说出想法,只以谨慎的方式提问。

  「不好意思,我们只对会员开放,当然会员资格也可以申请,不过需要其他
会员的介绍,请问介绍美女您来的会员是哪位?」

  天天心里一阵激动,用这样的方式筛选客户,难道这家会所真的不同寻常?

  按捺住心中的紧张不安,她报出了拉娜的姓名和电话号码。

  「嗯,她的确是这里的会员,那么请在这里填下个人信息。」,女招待拿出
一本登记簿,翻出登记未满的一页递给天天。

  天天观察了一下登记簿,自己的这页并没有拉娜的名字,而之前的登记信息
已经堆积了厚厚的一叠,「看来跟我一样爱好的人还挺不少的,嘻嘻。」,她在
最新一栏的空白处填入了自己的个人信息,交还给了女招待。

  女招待在电脑前操作一番,随即将一张卡片和一把钥匙交给了天天,「这是
您的会员卡和衣柜钥匙,顺着这边的楼梯往上走就是更衣室和服务区……」,女
招待顿了一顿,狡黠而暧昧地笑了一下,「……请上去好好享受一番吧。」

  「呃……我……」,天天被她那一笑弄得有点脸红,想辩解些什么,但又说
不出口,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匆匆地朝楼上逃走了。

————————————————————————-

  天天来到楼上的更衣室,这里有几个正在换衣服的女人,知道自己不是独自
一人的事实令她安心不少,她找到属于自己的橱柜,很快就把身上的衣服都褪了
下来。

  一丝不挂,尽管周围的人同是女性,天天仍会微微地感到不自然,她平时就
喜欢泡温泉,知道在这里赤身裸体才是正常状态,其他人最多也只是打量下她的
身材,然后在心里偷偷地和自己进行比较,她自己也会那么做,但尽管如此,她
还是没法消除那种轻微的尴尬感。

  但同时,她又的确很喜欢全裸,那种身体上没有任何约束的感觉,真是好极
了。而且她也清楚,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会来指责她不道德或有伤风化,公众场
合下的禁忌再没有任何效力,身体的舒适和打破禁忌的放纵令她心里有着叠加式
的双重快感。

  天天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的痕迹,腹部有着清晰的人鱼线
和马甲线,双腿的线条修长流畅……她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每次照着镜子或自
我欣赏的时候,都能感到发自内心的愉悦,这种愉悦不仅在于身材本身,更在于
对锻炼和保养的长期坚持,从很早以前她就明白,女人的美除了来自天生,也来
自后天的努力和用心,而她也很好地贯彻了这一点。

  她低头含胸,想到这个身体也许很快就要被紧紧束缚起来,内心发散出一股
酥麻的感觉,乳头渐渐开始充血变硬,她用右手食指轻触,顿时一阵奇异的颤栗
感传遍全身,她为之一阵瘫软,几乎要站立不稳,好在很快就恢复过来,她深吸
一口气,怀着一点紧张、一点期待,走向通往温泉区的出口。

  一来到温泉区,天天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来往的女人有的披着浴袍,有的
赤身裸体,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们大部分身上都捆着绳子,样式各异,几乎包
含了天天所有在网上见过的捆绑形式:欧式直臂、日式的后高手小手、甚至还有
略显残酷的后手观音……不过最多的还是简单地在身上捆个龟甲,并没有限制活
动,还有一些身上自由,不过也能看出绳子捆绑后的痕迹。

  「果然是个KB主题的温泉会所!」,天天差一点就要欢呼出声,她和拉娜
之间偶尔也会进行一些互相捆绑的游戏,不过并不深入,如此丰富的捆绑样式,
在现实里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快步地往温泉间走去,很快就看到了入口,入口处除了进进出出的顾客,
还有四个穿着制服的女服务生,其中两个正在给身边的顾客上着绑绳,看上去都
只是不限制行动的龟甲,另两个则在无所事事地闲聊,天天走上前去,向她们询
问道:「你好,我第一次来这儿,能给我介绍下这里么?」

  「啊,好的。」,那两个服务生看到天天,回过神来,其中一个接下了她的
询问,「您有什么想知道的?」

  天天指着正在顾客身上忙活着的另两个服务生:「这个温泉间是进去之前都
要被捆上么?」

  「不是的。」,服务生解释道,「我们的招牌是捆绑温泉服务,基本所有顾
客来这里都是为了体验这项服务,所以在进去泡温泉之前都会由我们将她们捆绑
起来,但是否需要捆绑完全由顾客自愿,如果您不愿意,就这么进去直接泡温泉
也是可以的。」

  「哦。」,天天恍然大悟,看样子这个会所的服务还真是周到细致,「看你
们捆的全是龟甲,是不是只有这样一种样式可供选择?」

  「也不是,因为要泡温泉毕竟需要手脚的帮助,所以我们一般不会推荐限制
行动的捆绑方式,而既要体验捆绑又要充分享受泡温泉的乐趣,龟甲是比较适合
的样式,如果想体验别的捆绑方式,温泉间之外的其他房间会有提供,当然,如
果您提出要求,我们也可以按您想要的方式捆,不过最多只会把您的双手捆绑起
来,下半身的行动是不能限制的,否则可能会有安全问题。」

  「嗯,明白了,那也给我捆个龟甲吧,我想先好好泡下温泉。」

  「好的,那么请您站在这里,我来给您捆。」,服务生打开入口旁的壁柜,
从里面拿出一卷棕色的麻绳,抖开整理起来。

  天天心中微微有些失望,她不是不想选择别的捆绑方式,如果可能,甚至希
望服务生能把她捆得结结实实,但服务生的意见也是对的,公共温泉间不可能允
许她完全动弹不得地体验温泉服务,她要洗头、冲澡,还要在不同的温泉池间来
往,而且,看到其他人大部分都是规规矩矩地选择龟甲,她也不想特立独行地搞
什么特殊,要体验其他的捆绑方式,还是等泡完温泉之后去其他房间看看好了。

  服务生把绳子搭上了天天的肩头,跟着快速地打结、勾形,动作流畅熟练、
毫不犹疑,仿佛不需要思考,天天赞叹于服务生技术的娴熟,暗自猜测到现在为
止她到底做过多少次这个流程。

  「可以了,您可以进去泡温泉了。」,不到一会儿的工夫龟甲就完成了,天
天看着身上的复杂但有序的绳形,尤其是勾勒出胸部和穿过胯下的那几道绳子时,
心中飘起了异样的感觉,简单的龟甲她也曾在自己身上试过,但现在这个却比自
己做的那些都繁复、有致和诱人,而且绳子给予身体的压力也均匀而恰到好处,
不会像以往那般有些地方太松,有些地方太紧,「该说真不愧是老手么?嘻嘻。」

  她向服务生道了谢,走进温泉间开始冲澡、泡温泉,令疲惫不堪的身体获得
久违的放松,在水中,捆在身上的绳子看上去特别显眼,她曾经听说麻绳泡水之
后会开始收紧,爬进温泉池之前还对此有所期待,不过泡了许久,感觉却没什么
变化,她甚至在不同的温泉池间反复切换以对绳子产生刺激,也在水中尝试性地
拉扯绳子看看弹性是否产生变化,但始终没觉得它们比起刚捆上去的时候有变紧
多少,「好像没什么反应诶,真令人失望。」

——————————————————————————-

  「呼……」,天天离开温泉池,以往她每次泡完温泉都要泡很久,出来时感
觉像是全力跑完了10公里,浑身虚脱,不过这次她有所收敛,之后还有别的项
目可以体验,光泡个温泉就把自己弄得精疲力尽太可惜了。

  她来到温泉间外面,用浴巾擦干身子,换上会所提供的浴袍,「不知还有什
么项目,真是令人期待呢。」,她在心里美滋滋地想。

  「呃!?」,正迈步离开温泉区的她忽然觉得下体一阵刺激,不得不立刻停
步,「怎么回事?」,她检查着下体的绳结,湿漉漉的绳结卡在那里,看上去好
像没什么变化,「是偶然吗?」,她继续向前走去,结果没走几步又是一阵刺激,
迫使她再次停下来。

  「一定有什么不对劲!」,她气急败坏地再次检查那个绳结,看上去依然没
什么变化,可……

  「不,这绳结……它变紧了,果然,泡过水的绳子是会变紧的!可刚才怎么
没感觉?难道是因为泡在温泉里导致身体的触觉也变弱了么?」

  天天暂时接受了这个结论,可现在该怎么办?回头让服务生帮忙解开?总觉
得有点可惜,难得可以体验下变湿收缩的绳子捆在身上的感觉,可这个样子该怎
么走路呢?难道就这么一路卡着下体前进么?

  天天狠了狠心,还是决定就这么走,一方面她还是想充分体验一下各种捆绑
方式的带来感觉,另一方面,她看到大部分顾客都是保持着捆绑状态行动,如果
自己就这么放弃,未免显得有点弱。

  「呜……」,收紧了的绳结随着步伐而动,不断摩擦着天天的下体,下体很
快就充血了,每走一步都要经受极大的刺激,她努力前进,但从没觉得走路是那
么困难,痛楚和快感交织的感觉不断冲击着她的神经,她的身体渐渐变热,呼吸
也变得沉重,雪上加霜的是,胸部的绳子也开始变紧了,呼吸越来越困难,绳结
硌的双乳之间的肉和胸骨阵阵吃痛……很快她就坚持不住,不得不停下脚步,靠
在一边的墙上休息,让自己喘口气:「这感觉还真是……令人难忘……不知道其
他人是怎么保持这种状态的行动的……」

  虽然身子仍被绳子硌得生痛,但下体的刺激已经随着步伐的停止而停止,只
是仍有些隐隐胀痛,她检查着下体,绳结仍死死地卡着关口,但上面已经明显多
了一些不是水的液体……「噫……我还真是……敏感啊……」,她听说有些女生
是不怕股绳勒的,看来自己明显不属于这个类型……

  休息了一会,天天决定继续前进,「怎么能被这种龟甲打败呢?」,她咬牙
迈开步伐,磨人的小妖精便又回来了……

————————————————————————–

  天天坚持着走出温泉区,来到了特色服务区,这里好像是提供泡温泉之外的
其他服务的区域,她粗略看了一下,左右有数个房间,最近的两个是「绳艺按摩
区」和「木乃伊汗蒸区」,更远的分别是「美人鱼温泉室」、「拘束式休息室」、
「绳艺电影观赏室」、「会员互动交流区」,身边的一侧是个吧台,其后的一块
区域摆放着几张桌椅,顾客们三三两两地围坐着,面前的桌子上放着饮料和零食,
看来这里是休息区。

  天天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盘算着接下来该去哪里,从名称来看,这些房间
提供的服务不难理解,休息室?她暂时还不想休息,PASS……绳艺电影?也
没什么兴趣,PASS……互动交流?她第一次来,想体验的是尽可能好的捆绑
技术,可不想随随便便就做了哪个新手的试验品,PASS……美人鱼温泉?那
是什么?不了解内情,PASS……绳艺按摩?她正需要这个,YES……木乃
伊汗蒸?她最憧憬木乃伊了,YES。

  选定了下一步的目标,天天休息了一会,起身走到绳艺按摩区门前,她推门
进入,映入眼帘是一条廊道,廊道一侧有一列包厢,包厢的门都关着,也没有窗
口能看到内部的情况,不过门上的标示能显示出是否有人,她找了个空闲的房间
进入,内里的布置很简单,中间是一张单人床,右上的角落靠着一个衣柜,旁边
有扇落地窗,靠里还有个被一面透明的玻璃隔开的浴室,被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
了。她转头四顾,发现入口一侧有个呼叫服务的开关,她按了下去,很快,一个
三十30多岁、身材高挑、充满成熟风韵的女人走了进来。

  天天没想到技师是这样一位大姐,她有点畏缩地打起了招呼:「你……你好。」

  「呵呵,妹妹不必紧张,我姓叶,你可以叫我叶姐,来,让我替你把身上的
绳子解了。」

  「啊,好的,谢谢。」,天天被她的亲切所感染,心情放松下来,她脱下浴
袍,任叶姐将身上的龟甲解下,她也的确不想再忍受这样的刺激了,只是心中的
倔强却让她一直不肯认输。

  「呼~ 」,龟甲从身上脱落,天天感到身子一阵轻松,虽然从温泉池出来的
时间并不长,但她感觉好像过了许久,这次的龟甲感受和以往完全不同,之后的
日子,她应该很难忘记这种感觉吧?她伸展着四肢,享受着久违的舒泰感。

  叶姐把浴袍和绳子丢到一边,看着天天轻松的神情,笑着对她说:「呵呵,
很辛苦吧?让姐姐给你舒服舒服,告诉姐姐,你喜欢怎样捆?」

  「啊?还要捆呀?」,天天有点犯难,她并非没有料到这里的服务也包括捆
绑,不过刚刚经历了一番折腾、好不容易轻松下来的她对此有点兴致不足。

  「当然了,这里是绳艺按摩区,来这里就是让你们享受捆绑按摩的乐趣的,
要是不试试我的技术就走,多没意思呀。」

  天天拉起叶姐的手,开始嘟着嘴向她撒娇,不知怎么的,在这位大姐面前她
好像特别放松:「呣~ 叶姐,我不想捆了嘛,就给我按摩下好不好?」

  叶姐看着天天的眼睛,仿佛要把她看穿那样,跟着她笑了:「好,那就只给
你按摩,事实上,是否要捆绑的确完全由顾客自愿,不过,决定了就不要反悔啊。」

  天天突然觉得有点犹豫,难得来一次这里,她真的要就这么只接受按摩么?

  要知道,体验纯熟的绳艺,可是她期待已久的啊。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内心的瘙痒又开始蠢蠢欲动,要给出的肯定回答到了嘴
边,突然就吐不出去了,她闭上嘴巴,紧咬着下唇,低下头开始吱吱唔唔……

  「呵呵。」,叶姐刮了下天天那可爱的小鼻尖,「你这口是心非的丫头,别
害羞啦,快告诉姐姐,你喜欢怎样的捆绑方式?」

  「要……要尽可能让我动不了,但又不会疼的……日式吧……腿也捆上……」,
天天的声音几如蚊鸣般细不可闻。

  「明白了,」,叶姐开始进入技师状态,「要驷马么,不过那种姿势只能按
摩腰和大腿。」

  「啊,不用了,我不是很喜欢驷马。」,天天的状态也开始恢复正常。

  「OK,那你站在这里,让姐姐来给你装饰一下。」,叶姐打开屋子里的衣
柜,从里面拿出几卷麻绳扔在床上,抖开其中一卷开始整理,跟着她来到天天的
背后,把天天的双手折起来平叠在一起,开始把绳子往上缠去:「日式的基本型
其实很容易被挣脱,既然你要动不了,那我来给你加点料。」

  叶姐的动作和温泉区的服务生一样流畅娴熟,天天看着绳子在自己的身上游
走,感觉上半身的行动越来越受限制,她明白,和只是让她体验绳勒感的龟甲不
一样,这次她是真的要被束缚起来了,长久以来的梦想变成了现实,不知怎么的,
她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看到、听到和感受到的一切,都有如梦境般朦胧
而遥远。

  不过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一会儿,很快她就回到现实,随着绳子在身上越捆越
紧,她心中的兴奋感也在升温,酥麻的感觉在胸腔内发散开来,她眯上眼睛,细
细品味着这种感觉,脑子逐渐朦胧起来,身子开始变得瘫软,如果不是叶姐在一
边扶着,她几乎要站立不稳。

  「好了,妹妹感觉怎么样?」,叶姐的声音强行打断了天天的陶醉,她如梦
方醒,发现叶姐已经完成了在她身上的工作,天天低头,看到横七竖八的绳路在
胸前形成了一个漂亮的图案,胸部上下的把两道绳子把双乳勒得高挺,而从脖子
后伸出的四道绳子在胸前画出了一个五角星。

  天天扭动身子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双臂已经被彻底捆死,连半点挪动的空
间都没有,上半身各处都能感觉到绳子勒入肉里的感觉,可尽管如此,却没有半
点疼痛,也没有任何血管或神经被压迫导致的不适,完全就如她所期待的那样,
她觉得很开心,转向叶姐向她表示赞叹:「真的很舒服呢,叶姐的技术真好。」

  「呵呵,没什么了不起的,多练练就都会了,去照照镜子吧,看看满不满意。」

  她走到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一个裸体的女孩的上半身被纵横交
织的绳子紧紧地捆绑着,显得楚楚可怜。她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形象,心中窃喜,
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在镜子前臭美地摆出各种姿势,自我欣赏。

  「好了好了,别臭美了,快躺到床上来,让姐姐好好伺候你。」

  天天不好意思地朝叶姐吐了吐舌头,跑到床上趴了下来。

  叶姐再捆上天天的脚踝和膝盖,此时天天的行动被彻底限制,只能像肉虫一
样翻滚蠕动,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情景,她心中兴奋,开始奋力扭动着身子挣扎,
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成了落入劫匪手中的可怜人质。

  叶姐按住天天的背,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给我老实点,我还要按摩呢。」

  天天偷笑着停止挣扎,任叶姐在她身上动作。叶姐的按摩手法和她的绳艺一
样娴熟,虽然按得天天嗷嗷直叫,不过她确实能感到身上僵硬的肌肉放松不少。

  「妹妹身上的肉很结实呢,在女孩子里面很难得,你平时经常健身?」

  「是啊,平时练得挺多的,我还是跆拳道实战教练呢,对付两个普通男人没
什么问题。」

  「哟嗬,真是看不出来,不过你现在被捆成这个样子,别说两个男人,就算
我这个弱女子……」,她用力在天天的小腿腿筋上按了一下,「……你对付得了
吗?」

  「嗷!」,天天夸张地惨叫一声,用力地扭动了一下身子以示抗议,「哼,
叶姐就知道在我没法反抗的时候欺负我,等会我解放之后非报复回来不可。」

  「是吗?那我就一直不给你解开,按摩我也不给你按了,我现在就走,你就
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折腾吧。」

  「啊,不要,叶姐饶了我吧,我保证不报复……」

————————————————————————–

  天天的身体和精神在按摩中逐渐放松,突然之间她起了一种奇怪的联想:身
子全裸着被紧紧束缚,一双手在上面上下揉捏,这个样子是不是有点像在……被
侵犯?

  她觉得脸上一阵发烫,还好叶姐看不到……可是内心好像……对此并不怎么
排斥?反而觉得……感觉不错?

  「要继续吗?呃……还是不要了吧……叶姐在这里诶……好羞耻……可是…

  …那种感觉真的挺好诶……应该……没关系的吧……反正只是想象而已……

  天天沉默着将脸侧向叶姐看不见的一边,任由自己陷入那种想象:一双手在
肆无忌惮地侵犯着她的身体,而她虽然不愿意,但却丝毫无法反抗,不一会儿,
她就陷入了意乱神迷的状态,而身体的反应,也开始陆续出现……「乳头涨涨的,
叶姐肯『袭击』下那里就好了……」「噫……下面好像又湿了……希望叶姐不要
发现……」

  天天丝毫不敢动弹,生怕叶姐发现了她的胡思乱想,但身体的欲望却越来越
强烈……她希望能拼命挣扎来令她的想象场景更加真实……她希望叶姐能按按她
的敏感部位以满足她的需要……她甚至希望原先的那根股绳还在,让她可以发泄
一下……可这一切都无法实现,她甚至连动动手指也不敢,这种现实情况的限制
似乎变成了另一种更厉害的束缚,让她几乎要发狂了。

  就在天天几近崩溃的时候,叶姐停止了她的动作,「是按摩结束了吗?」,
天天觉得若有所失,可依然不敢有什么反应,然后叶姐将天天的身体翻了过来,
让她的姿势由俯卧变成平躺,「呜……这一下……肯定被叶姐发现了……希望她
不要介意……」,她闭着眼睛不敢看叶姐。

  突然天天感觉眼睛上被蒙上了什么柔软的织物,「唔!?叶姐,你干什么?」,
天天惊讶地发问,「别说话。」,叶姐有些生硬地打断了她的提问,「喔。」,
天天觉得叶姐的举动变得有点奇怪,但她相信叶姐,便仍乖乖地闭口不言,任由
叶姐把那东西绑在她的脑后。

  「张嘴。」,天天服从地张开嘴巴,叶姐把一个口球塞了进去,把上面的吊
带同样固定在了她的脑后。「呜……」,天天嘴巴变得无法合上,她尝试说话,
但再也发不出任何有意义的音节。其实她并非不愿意被蒙眼堵嘴,甚至心里还有
点希望被这样对待,但叶姐的行为让她有些不安。

  天天双眼无法看到外界的景象,但她仍能感到叶姐在她身上的动作,她解开
了天天双腿上的捆绑,再把两条腿分别和两个床脚捆在一起,让双腿无法合拢。

  天天的双腿大张着,她感到下体完全暴露于空气中,毫无遮掩,就算平时自
己一个人的时候,她也不曾摆出过那么羞耻的姿势,这令她的脸变得火烧一样烫,
此时叶姐已经停止了在她身上的动作,正在衣柜那边做着什么,而她也隐隐明白
了叶姐想干什么,却不敢深入细想。

  叶姐来到床边,天天心情紧张,不敢有丝毫动作,此刻她唯一能感觉到的动
静是自己胸腔内剧烈的心跳。

  突然间天天感觉到自己下体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呜!!!」,下意识的
大叫被堵在嘴里,变成了模糊不清的喉音。她的身体像一张弓一样弹跳了起来!

  同时她反射性地收拢双腿,只是双腿被牢牢固定着,丝毫无法合拢。

  是按摩棒!刚才隐约的想法变成了现实,叶姐是想让她来一次高潮!

  之前的奇怪行为肯定让叶姐发现了,她能巨细无遗地看到自己的整个身体,
而且她的手还能感到自己的体温变化,天天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天真到认为叶姐察
觉不到她的异常,她懊恼自己不该胡思乱想,只是现在后悔已经太迟,眼下她丝
毫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叶姐蹂躏。

  「呜!呜!」,天天挣扎着想要避开按摩棒的侵袭,只是被固定的双脚令她
根本无法改变自己的姿势,无望的现状和一浪又一浪的刺激很快就击碎了她本就
脆弱的矜持,她的态度由抗拒变成了迎合,奋力的反抗和逃避变成了软弱无力的
作势,喉咙里迸发出的闷叫变成了婉转、妩媚的呻吟,同时她的内心渐渐弥散出
一股被欺负却无力反抗的委屈,因此那呻吟声中也带着些许哭腔……

  「呜!!!!!!!」,无可避免的高潮如期而至,天天的身体在那一瞬间
弓至极限,接着她整个人垮塌下来,重重地撞在床上,而叶姐的按摩棒也在这个
时候离开了她的身体,留着她自己回味高潮的余韵。

  天天瘫在床上,沉重而疲惫地呼吸着,爱液仍在缓缓地流出,温润着她的花
瓣,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只余那股委屈之情仍在心头缭绕。

  跟着她哭了。

  仿佛是心中有什么东西突破了关口,泪水止不住地涌出眼眶,浸湿了眼前的
蒙眼布,嘶哑的呜咽声也透过口球,低低地飘扬到了室内。

  她心中并没有悲伤,也没有责怪叶姐,甚至对她有几分感激,她隐约地知道
自己需要这样一个发泄的出口,让她可以释放心中压抑已久的负面情感。

  没有呼天抢地,没有竭斯底里,她就这么不轻不重地哭着,仿佛这就是她所
需要的全部,而叶姐看到她的样子,也没有出言安慰,她只是静静地解除了天天
的蒙眼布和口球,然后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任由天天的泪水打
湿她的肩膀。

  良久,天天终于停止哭泣,叶姐轻轻地放开手,看着她泪眼婆娑的脸:「好
点了吗?」

  「嗯。」,天天像个在父母面前的小孩子那样点了点头。

  「累了吧?让我来给你解开。」

  「嗯。」,天天顺从地应答,现在她脑中没有半点违抗叶姐的念头,但那不
是出于恐惧,而是觉得眼前站着的人好像是最亲的亲人,可以完全地信任和依赖。

  绳子捆得很复杂,解下来花了不少时间,这期间两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需
要时间消化一下刚才激烈的情绪。

  叶姐把解下来的绳子和之前的浴袍及绳子堆在一起放在角落,天天则活动着
被捆了许久的双臂,并没有什么麻木感,只是固定成一个姿势久了,有点僵硬。

  叶姐回过头来问天天:「怎么样?没事了吗?」

  「嗯,没什么事了。」

  「那我先走了,你去浴室洗洗吧,弄得那么脏,干净的浴袍在衣柜里,这些
东西不用管,一会会有人来收拾。」

  「好的。」

  「那再见咯。」

  「叶姐!」

  「什么?」

  「谢谢你。」

  「呵呵,不客气。」

  「我下次还可以来找你吗?」

  「可以啊,我叫叶迦,你进来的时候可以在前台点我的名字。」

——————————————————————————–

  天天在浴室里冲着澡,心情宁静而愉悦,拉娜没有骗她,这次的经历完全超
越了她的预想,她几乎得到了她想在捆绑游戏中得到的一切,现在还要去木乃伊
汗蒸吗?感觉已经没有必要了,甚至连去拘束休息室睡一晚都没有必要,这些,
就都留到下次再体验吧。虽然有点累,但她精神状态从没有那么好过,现在再去
体验别的项目,只会破坏这种完满的感觉吧。

  洗完澡后,天天擦干身子,从衣柜里找了件浴袍披上,走出按摩区的房间来
到前台,在那的员工栏里找到了叶姐的信息:叶迦,高级按摩师、绳艺师、二级
心理咨询师。

  「叶姐还是心理咨询师呀。」,天天不禁吐了吐舌头,她心中充满着对叶姐
的感激、钦佩,还有些许的依恋,除了父母,她从没有感觉在谁面前可以这样放
松而无所顾忌,刚才被她抱在怀里的时候,天天甚至感觉回到了在妈妈怀里撒娇
的时候。看到叶姐的信息,她或多或少明白了叶姐身上那种包容和亲和的来源,
她不知道要成长为这样一个亲切而成熟女性需要多少时间,但她的确产生了这种
向往。

  她回到更衣室穿好衣服、收拾好东西离开了会所,这次经历留给她的感觉会
令她回味很久吧,「回去跟拉娜交流交流吧,问问她体验过什么,嘻嘻。」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