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04)【作者:阳光下的游戏】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第四章

  于飞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了,他艰难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
盖着一张薄毯,不远处一团朦胧的灯光下面,孟唯真正在看书。他想起自己是喝
醉了,只觉得嘴里发苦,喉咙干渴得厉害,于是挣扎着爬起来。

  「你醒了?」孟唯真放下书跑了过来。

  「哎呀,头好疼!」于飞一动就感到头疼得要命。

  「你呀,谁叫你喝这么多酒!?」孟唯真埋怨着,忙扶着他坐了起来。

  于飞靠在床背上呵呵傻笑,孟唯真听见他的声音嘶哑又忙给他端来一杯水,
于飞大口喝干,瞬时觉得人清爽多了。他看了看孟唯真,又四处打量了一下,问
道:「真真,这是你的房间?」

  孟唯真点点头,于飞高兴起来,说道:「今天喝醉也值得了。」

  「傻瓜,下次不许再喝这么多酒了!」孟唯真白了他一眼。

  于飞苦着脸说:「没办法啊,你爸老劝酒,我哪敢不喝?哎呦,我现在头还
疼呢!」

  「你躺下来,我给你按摩一下。」

  于飞重新躺下,孟唯真在他头上轻轻地按压着,他幸福地直哼哼。

  「好点了没?」

  「嗯,好多了。」于飞说着拉住她的双手往怀里扯,孟唯真半推半就地被他
扯进怀中。

  「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你爸妈对我什么态度呀?」于飞看着孟唯真近在咫
尺的脸问道。

  「他们对你很失望。」孟唯真说道。

  「啊?」

  孟唯真看着他懊丧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于飞明白受了作弄,大叫道:
「你骗我!」

  孟唯真调皮地做个鬼脸,说道:「看你下次还喝醉!」

  「我不管,你要补偿我。」

  「你要我怎么补偿你?」孟唯真笑问道。

  「我要亲亲。」于飞说着噘起了嘴。

  孟唯真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于飞叫道:「这样不算,要亲嘴。」

  「你现在头不疼了么?」

  「你肯亲我就不疼了。」

  孟唯真笑着不肯,于飞不依不饶,两个人纠缠着,在床上翻滚起来,最终还
是于飞力大,把孟唯真压在了身下。

  看着身下红扑扑的俏脸,于飞情欲大动,低头就吻向那片娇嫩的红唇。

  孟唯真喘息着,一边躲着他,一边说道:「飞,别这样,我爸妈都在呢。」

  于飞听她这样一说也不敢太放肆,吻了几下没吻到也就不再用强,但还赖在
她身上不肯下来。

  「你干什么,快下去呀!」

  「我不。我要看看你。」

  「我妈一会儿来了,这个样子多不好意思。」孟唯真娇嗔着。

  于飞无奈从她身上翻下来,孟唯真说道:「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孟唯真出去,过了一会儿端着饭菜回来,说道:「现在太晚了,只有一些剩
菜剩饭了,你将就吃点。」

  「没关系。」于飞接过碗大口吃着,他这时也确实饿了,吃得很是香甜。

  吃完了饭,孟唯真收拾碗筷出去了,于飞满足地摊在床上,这会儿头也不疼
了,幸福得要命。他在床上快活地打着滚,突然看见温雅走了进来。

  「阿姨!」于飞一骨碌爬起来。

  「头还疼么?」温雅微笑着问道。

  「不疼了。」于飞从床上下来,穿好鞋站了起来。

  「你坐吧,不用拘束的。」温雅柔声说道。

  于飞端端正正地坐到床沿上,温雅也坐了下来。

  她神情和蔼地说道:「于飞,你和真真的事情阿姨都听说了,你能这样毫无
保留地接受真真,说实话,阿姨感到很意外,也由衷地为真真感到高兴,阿姨要
感谢你!」

  听见温雅这样说,于飞倒觉得不好意思了,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才好。

  温雅继续说道:「真真和她爸爸的事情你是了解的,这在一般人看来是不可
原谅的,但我们家比较不同,我们更看重性情,而不太喜欢受道德约束,所以当
我们发现真真有这样特殊的癖好时,不仅没有干涉她,反而成全了她,我们觉得
既然这是她的选择,那就应该得到理解和尊重,你认为呢?」

  于飞想了想,正色说道:「阿姨,我觉得你们做的没错。人本来就应该有自
由选择的权利,只要不妨碍别人就好了。老实说,我真的很佩服你们,这么有勇
气!」

  「你也很有勇气呀!」温雅笑道:「不然你也不会和真真在一起。」

  「阿姨,你不知道,我追真真可是追得很辛苦呢!」于飞一脸的委屈。

  「这个我知道的,阿姨知道你对真真是真心的!」温雅笑道:「但是两个人
相处仅仅有爱是不够的,还有互相尊重,互相理解和包容。你和真真要多交流,
多沟通,遇到事情要多替对方着想,这样你们的感情才能长久,知道吗?」

  于飞连忙说道:「我会的。阿姨,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对她的!」

  温雅点点头,微笑道:「阿姨相信你!」

  看着她温柔娴雅的笑容,一种亲切而温暖的感觉在于飞心里油然而生。

  「看着你和真真,阿姨就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我爱上了真真的爸
爸,他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我和他在一起,但我不管不顾地
跟他走了!我们在国外呆了很多年,经历了很多事,不怕你笑话,我们那时候也
做了很多荒唐的事情,但无论我们在外面玩得有多疯,两个人的感情却始终没有
变。一晃这么多年过去,我们也都老了,回首往事,真是让人感概啊!」温雅轻
轻地叹息着。

  「不,阿姨,你一点都不老,你和真真站在一起就像两姐妹一样呢!」于飞
冲口而出。

  「是吗?」温雅笑了起来。

  「是啊,和真真比起来,阿姨更多了一些韵味呢!」

  「那真是要感激你的夸奖!」温雅笑着说。

  这时孟唯真也进来了,温雅站起来说道:「于飞,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这里
比较偏僻,你回去也不太方便,今晚你就在这里睡吧。」

  于飞惊喜地睁大了双眼,温雅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走了。

  「我妈跟你说了些什么?」孟唯真问道。

  「你妈已经把你交给我了,从现在起你就由我全面接手了!」于飞洋洋得意
地说。

  「美得你!」

  「嘿嘿,你妈虽然没有这样说,但话里就是这个意思。你没听她说么?让我
今天就在这里睡了!」于飞说着又在床上打起滚来。

  「你干什么呀?把床单都弄皱了。」

  「皱了就皱了呗,反正一会儿也要皱的。」于飞嘻嘻笑道。

  孟唯真拿他没办法,于飞又滚了几下,突然说道:「咦?真真,你一个人怎
么睡这么大张床啊?」

  「大床睡着舒服,不行呀?」

  「不对!」他猛地爬起来,大声说道:「我知道了,你爸肯定也在你床上睡,
对不对?」

  孟唯真脸上红了红,没理他,他连声追问:「肯定是这样的,是不是?」

  「明知故问!」孟唯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就是问问嘛,这么凶干嘛!」于飞这时心情大好,他拉着孟唯真坐下来,
问道:「那昨晚你爸是不是就在你床上睡的?」

  孟唯真有点不高兴地说:「你老问这种让人难为情的问题干什么?你再这样
欺负我,我就不理你了!」

  于飞很认真地说:「我这不是欺负你。真真,我知道你其实也挺压抑的,心
里有秘密又不能跟人分享,所以你才去做声优,对吧?现在你有我这个最好的听
众,可以毫无顾虑地向我倾诉,这样不好吗?」

  孟唯真想了想,说道:「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只要不是故意让我难
堪就行。『

  「那你老实交代,你爸昨晚有没有操你?」于飞又回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

  孟唯真犹豫了一下,红着脸点了点头。

  「他操了你几次?」

  「两次了。」孟唯真说着脸更红了。

  「嘿,以你爸这个年纪也算是老当益壮了吧?」于飞啧啧称赞。

  「我也不知道,应该算是吧。」孟唯真嘻嘻笑道。

  「那他以前不是更厉害?你受得了嘛?」

  「还好了,他对我很温柔的,有时候实在不行了就……」孟唯真说着羞涩地
低下头去,不好意思再说了。

  「就怎么样?」于飞连声追问。

  「就……拉着我妈一起啦!」孟唯真说完连耳根都红透了。

  「哇塞,你们一家三人行啊?真真,你们家真开放!」于飞惊叹起来,他闭
上眼睛自言自语道:「那画面……啧啧,简直太美了!」

  「我爸妈以前在国外就很开放的,他们经常参加各种派对,什么大场面都见
过……」孟唯真这时也不再害羞,主动讲述起爸妈以前的风流史。

  「真没想到,像你妈这样斯文的大美女也这么狂野!真真,看来你的淫荡是
遗传啊!」于飞感叹不已。

  「不许你这样说!」孟唯真娇嗔道。

  于飞不以为然地说道:「淫荡就淫荡呗,又不是多大罪过?我知道了,就因
为你爸妈的性观念开放,所以他们才会容许你和你爸乱伦,对吧?」

  「不是这样的,」孟唯真想了想说:「我认为还是因为他们愿意尊重我的意
愿,没有用世俗的道德来衡量对错,这才是最主要的吧!」

  「真真,你有这样开明的父母真幸福!」

  「是啊,他们确实很与众不同,从来都不会干涉我,让我拥有完全自由发挥
的空间。不过,以前没有人和我分享,现在有了你,我的世界才算是完整了。」
孟唯真说完满脸幸福地看着于飞。

  「那你再多跟我讲讲,你们一家三口是怎么样的?」于飞兴致勃勃地说道。

  「我们家的事你都知道了,没什么可讲的了。」

  「呵呵,你就说了个大概,细节还没说呢,比如你们三个人在床上的情景?」

  「少来了,那个怎么讲得出口!」

  「嘻嘻,你就当是在读黄色小说好了。你不是挺喜欢讲这个的么?」

  孟唯真张了张口,话还没说就已经羞得不行,她红着脸说道:「不行了,我
对着你讲不出来。」

  「那……」于飞突然眼睛一亮,他凑到孟唯真跟前很神秘地说道:「要不你
干脆演给我看?」

  「啊?」

  「真真,你看今晚这么好的机会,你干脆去你爸妈的房里睡,我躲在窗户外
面,看看你们一家三口究竟是什么情形。」于飞兴奋地说道。

  孟唯真连连摇头,说道:「要死了,这种主意你也想得出来!」

  「有什么关系嘛!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难道以后你们一家三口在一起亲
热,还要总躲着我啊?」

  孟唯真瞄着他,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说道:「老实说,你到底有什么企
图?是不是想趁机偷看我妈?」

  「我哪儿有这个意思啊?我就是想让你完完全全地放开,免得你以后因为顾
忌我而背思想包袱!」于飞委屈地解释道。

  孟唯真咬着嘴唇犹豫不决,「可是……这样是不是有点太无耻,太下流了?
好难为情的!」

  「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只要你喜欢就行!」于飞使劲劝道:「你想想那场景,
你被你爸操着,我在外面看着,嘿……我都觉得受不了,你说你会不会疯掉?」

  「不要再说了!」孟唯真娇嗔着,只见她红霞扑面,眼睛里水汪汪的,显然
是已经动情了。

  于飞双手扳着她的肩膀,柔声说道:「我知道你喜欢这样的,是不是?在我
面前你不用有顾虑,管他是无耻也好,下流也罢,你就做你喜欢的事情,完全地
释放自己吧!」

  「什么事都被你看透了,人家……唉,你真是要了人家的命了!」孟唯真含
笑叹息着,激动得差点掉下泪来。

  「只要你幸福,我就开心!」于飞煽情地说道。

  孟唯真猛地抱住他,狠狠地亲了他一口,然后跳起身来嫣然一笑,说道:
「我爸妈的房间就在对面。」说完翩然出门去了。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