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小梦受孕之旅(5)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我的女友小梦受孕之旅(5)

  作者:satofall
  2021/06/08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第一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6978
  第二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057
  第三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244
  第四章: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php?tid=157374

  〈五:圈套〉

  小梦沉静地躺在欧式大床的正中间,身上穿着合身的简易睡衣,她黑邃的秀
髮侧落在枕头上,眼睛深阖着而见不着她迷人的眼瞳,只能见到两行捲翘的睫毛
,巧而挺的鼻子发出规律的气息,可相当轻微,只有在贴近她的脸庞时才能勉强
听见,红润的嘴唇些微地浅开着,隐约能见到里头的皓齿。

  我侧身在她耳边呼唤着:「小梦?…小梦?」

  她一点反应都没有,那安稳的样子就像沉睡多年的睡美人一样,有让人忍不
住一亲芳泽的冲动。

  我转头对着站我在身后的王叔说:「药已经生效了,我担心这迷药给小梦身
体影响,我只在她的晚餐里掺入半颗,药效就只有一个多小时而已。」

  我指着一头的木製桌子,上头摆着一个空的注射筒,一个透明的小杯子,还
有一台平板电脑。

  「东西都在那,你拿着到另一头的客房去,那平板电脑里头我已经找了很多
成人影片,你赶紧自己弄出一发,然后把精液装进那注射筒里交给我,愈快愈好
。」

  「侄儿,你说这药效有多少时间啊?」

  「一个多小时,只是要你手淫而已,这时间很充足吧?之后我还有其他步骤
得做,所以你愈快愈好,别给我像在享受一样,你手淫想慢慢来其他时间怎样都
没人管,但现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口气非常严肃。

  「好,王叔都知道,你别急,王叔我很快就好。」他揽着那些东西,就走到
隔壁客房里头去。

  看着王叔离开后,我把视线转回到小梦身上,她睡得好沉,呼吸又轻又缓,
像个安稳沉睡的宝宝一样。

  我忍不住靠上前去,用很轻的力道抚摸她的头髮,我看着熟睡的她,美到难
以用语言形容,从第一眼见到她到现在,她依旧是那么让我着迷的无可自拔。

  计画到目前为止都很顺利,突然有点不敢相信我真的这么做了,我一直都是
个优柔寡断的人,连一点小事都要犹豫很久,这是我做过人生中最煎熬的决定。

  我很自私地做了这个决定,她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被蒙在鼓里,我说服自
己一切都是为了小梦开心,可老实说,多少还是为了我自己吧。

  我在她耳边呢喃着:「对不起,小梦,阿秋对不起你,请你原谅我。」

  待会王叔把精液拿给我之后,我马上把最新鲜的精液直接注入小梦的子宫,
这样计画就结束了,小梦已经在不知情下服用了好几日的排卵剂,现在的状况非
常适合受孕,一定能够怀上的,一定可以的。

  之后再把整个农庄都过户给王叔,和小梦相比,这个地方对我来说我不值一
提,我对这里一点也不会留念,以后不会再见到王叔这个人,然后就把这一切就
当作是场梦吧,一场我胡思乱想做出来的奇怪的梦。

  我已经可以看到小梦开心的样子,她如果发现自己怀孕了,绝对会欣喜若狂
,甚至还会喜极而泣。

  她肯定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得跳起身来,那水灵的眼眸一定会笑成月亮一
般弯弯的形状,然后她会高兴到落下眼泪,开始抽着身体哭泣,那小小的鼻子肯
定又会被她哭得泛红。

  我一定要搂着她的身体亲吻她,告诉她我有多爱她,告诉她我会怎么疼惜这
个孩子,当天晚上就带小梦去吃她最喜欢吃的餐厅好了。

  ……

  王叔他在隔壁房间已经待了半个多小时,却一点声息也没有,原本觉得计画
正在顺利地进行,随着墙上的指针一格一格前进,心里却愈来愈加不安。

  我又忍不住走到隔壁客房敲门:「你到底弄好了没?都已经超过半个钟头了
,怎还没好吗?也太久了吧!」

  「快了,王叔快好了,侄儿你再歇会,王叔马上就弄好。」里头传来王叔的
声音。

  我在这头急得坐立难安,因为担心那迷药给小梦身体造成伤害,只用了半颗
的量,本来预计一个多钟头的时间铁定足够了,可王叔那却迟迟不见结果,就只
是要他手淫这么简单的事,都超过四十分钟了,待会还得把精液注射进小梦的子
宫里头,要是再拖下去,小梦在过程中醒来,这一切就完了,绝对就完了。

  终于,房门被打开了,王叔拿着那些东西进到房间内,光在这等着王叔大概
都给我急得减了几年寿,我看到王叔时几乎是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

  然后我第一眼马上注意到,他手上的杯子和注射筒里头什么也没装,我心头
火直接就烧起来。

  「你…你到底在搞什么!你的精液呢?你是在给我搞哪齣啊!」我气得快吼
叫出声来。

  「抱歉抱歉,王叔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真的太久没弄这档事,怎么样也弄
不出来。」王叔摸着头好似在道歉,可却表情却无关紧要的样子,我这头却跟热
锅上的蚂蚁没两样。

  「我真会被你急死,怎就这点事你也做不成,你不想要这农庄了吗!?你行
行好赶快再去试试,时间已经剩没多少,要是小梦醒来这一切就完了。」

  「侄儿你别急,王叔是在想,以前王叔从来没用过这些电子东西,所以就没
用那些成人影片来自个爽过,王叔要是有需求都是花钱去找妓女解决,要没个货
真价实的女人还真弄不出来,所以你就让王……」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怒吼着直接打断了王叔。

  「你误会了你误会了,王叔都还没说完呢,王叔不会动小梦,你就让王叔站
在小梦面前,看着她手淫就行了,那小杯子在王叔手上这,放心呗,王叔绝对不
会动到小梦。」

  「唔…就…就这样?」

  「是啊,就这样,要不然呢?」

  「行行行,你要这样能射得出来,就这样办,赶快去赶快去。」

  刚才以为王叔想趁这关头,让我答应让他染指小梦,害我又急又气,真的可
以说是怒火攻心,血管铁定爆了好几条,呼吸急促到头都有点晕了。

  王叔见我答应,他就直接走到床侧,就那么正对着小梦,可他裤子也没脱,
先是转过头先看了我一眼。

  「侄儿,你一个男人就站在我旁边盯着瞧,王叔我怎么打得出来,拜託你坐
到那头好吗?」王叔指着床角对侧一个单人的古典沙发椅。

  我也没说话,就直接走到王叔指的那位置坐下。坐下后我沉住呼吸,尽量平
复自己焦急的心情,我心想着,手淫这档事,要是逼着王叔也不可能更快,说不
定还会影响到他的兴致,造成反效果。

  我看向床那侧,小梦依旧躺在床上安稳地睡着,没有丝毫动静,而从我这头
只能看到王叔的背影,他裤子半脱到膝盖的位置,那肥壮的臀部让我看得有些作
呕,一手在档部的位置快速抽动。

  过了半晌,王叔突然开口:「阿秋侄儿,王叔弄完之后,你要拿王叔那东西
做甚呀?」

  「你…你还有闲情跟我聊天吗!?」

  「不是不是,王叔就想再清楚些侄儿你要王叔的精液做甚,不然王叔我真一
头雾水,这样没目没的的,搞得王叔一直没能专注在手淫上头。」

  「等等我要用你的精液,注射到小梦的子宫里头,让小梦她在不知情的情况
下怀孕,你是明知故问吗?快点!都已经过了一个钟头了。」

  我咬着牙回答王叔,现在问这个是什么用意,况且他明明早就知道了,就是
要我再说一遍来羞辱我吗?

  「原来如此,王叔我知道了。」

  在这紧要关头给我搞这齣,真没想到这计画会卡在让王叔手淫这关,他要能
赶紧射出来,现在还勉强来得及,我看着王叔站在小梦前的背影,只是坐在这里
什么事也没做,就已经着急到手心全都是汗。

  就这样又过了十来分钟。

  我真忍不住开了口:「…到底好了没,你真别让我这么着急,算我拜託你了
。」

  「抱歉抱歉,王叔有些紧张,你别催王叔,别催王叔。」

  时间愈过愈久,已经一个小时又快二十分钟了,那整颗药丸的药效是三个小
时,我餵了小梦半颗,这么看着时间就要到了,可小梦的体重轻,也许能睡得更
久一点。

  光让王叔手淫出精液就已经浪费这么多时间,待会还要把精液注射到小梦的
子宫里头,我想着,把那内诊鸭嘴器撑开小梦的阴道,找到她的子宫颈口,用那
注射筒将精液注射进去,这样应该不用多少时间,也许两分钟吧,两分钟便足够
了。

  可这动作势必会刺激到小梦的身体,要是在药效消退的边缘,小梦被这动静
给弄醒,我真不敢想像这画面。

  我一直看着小梦,她还是沉睡得熟,一点动静也没,而站在他面前的王叔,
他的动作一点也没变,就这么背对着我,手一股劲地在档前动来动去。

  我已经完全坐不住,就要站起身来看王叔到底在搞什么鬼,然后突然间,我
瞥见小梦稍微摆动了一下她的头,我吓到差点跳起身来。

  「出去!快给我马上出去!」我急得想吼喊出声,可声音却又不敢太大,深
怕小梦就那么清醒过来。

  她清醒过来要是见着现在这个场面,我可得怎么跟她解释,王叔就这么站在
她面前手淫,我则在后头看着,一旁还放着注射筒和内诊用的鸭嘴器,这铁定百
口莫辩,光想着就心凉到发慌。

  王叔回道:「啊…可王叔还没…」

  「你先给我出去,这事改天再说,快点…」我急得跳脚,可声音又不敢太大
,只敢用气音催促王叔。

  「那农庄的事…」

  「过几天再说,过几天再说,你快给我出去,会再给你机会,你快给我出去
就对了!」

  我看着王叔拉起裤子后蹑手蹑脚地离开,我转身用最快的速度把那注射筒、
鸭嘴器收到一侧的柜子里,心脏跳得好快,简直魂都被吓散了。

  然后只隔不过十几秒,我马上便听到小梦的声音。

  「阿…阿秋?」

  ……

  那一次失败过后,我试探了小梦几回,她对那晚一点记忆也没有,只说着自
己大概早上玩得太起劲,晚餐后睡着了一段时间,她还向我道歉,说应该陪我的
时间自己就那样睡着了。

  我和王叔约定了再实行一次计画,他保证这次绝对不会再出状况,隔日我带
着小梦在农庄四处游玩,她很沉浸在这农庄的环境之中,瞧着她那放鬆的姿态,
我焦虑的心情也缓和了许多,心想着下一次计画应该能顺利执行。

  可这计画仍然是出现了变化,那变化的原因也依旧是我最担心的因素–王叔

  这是那次失败过后的第二天晚上,才和小梦吃完晚餐没多久,便收到王叔一
封简讯,上头直接写明「关于小梦的事,来见王叔」,差一些就给小梦瞥到,我
马上找了个藉口离开农舍,到王叔上头写的见面地点,王叔已经在那里抽菸等着
我。

  「嘿!我的好姪儿!」王叔和我招招手。

  「你就这样突然传简讯给我,要是不小心给小梦看到怎么办!?」我语带不
悦。

  「啊啊~抱歉抱歉,王叔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联络你,总不好直接去那农舍
找你吧?」

  「…你到底想讲什么?不都讲好明天会再做一次,这回我会让小梦吃下整颗
迷药,你也保证这回绝对没问题,还有什么要谈的…。」

  「是啊,可王叔昨天想了想,还是觉得姪儿你这计画不太靠谱。」

  我听完整个一股怒意从心底涌上,上次失败追根究柢完全是王叔的问题,明
晚就要实行第二次了,王叔现在又给我搞这么一齣,这弄一次我都是冒着多大的
风险。

  「哪里不靠谱?」

  「就是要王叔自个打手枪,再给你用针筒注射进小梦阴道里那段不靠谱。」

  「…?」我没有说话,静静沉思着,这已经是我想到最好的方法。

  王叔过了片刻才继续说道:「王叔觉得,应该要给王叔亲自操小梦,亲自把
子孙射进小梦身体里。」

  果然,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人渣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就是想染指小梦,我
的预感果然没有错,明明都已经给王叔这么好的条件了,竟然还不知足。

  「不可能,你别得寸进尺了,都已经给你这么好的事,你若不照做,这件事
就吹了。」我尽可能地沉住怒意。

  我不想就这么对他翻脸,因为计画还没完成,他在觊觎小梦的身体早在我意
料之内,可毕竟主导权完全在我这头,我只要用农庄的事威胁他,他不可能得寸
进尺。

  「可惜啊…要是阿秋你不答应,王叔就只好和小梦说,你想让王叔偷偷给她
播种,顺道提醒她王叔的小姪儿是个卵蛋没功用的家伙。」

  「你…!你真以为小梦会相信你这种话吗!?」

  「她不信王叔是没什么要紧,可看到这个总会信了吧。」

  语罢,王叔拿起他的手机按了按,不一会时间,我的手机上便发出“叮咚”
的提示声,显示通讯软体上王叔传了一则讯息给我。

  我打开那则讯息,是一段影片讯息,然后顿时愣得瞪大了双眼,影片的位置
是农舍二楼的主卧房,正是上次实行计画的房间,是从天花板角落拍摄的,不论
影像和声音都相当清晰,画面里我正坐在一头的单人沙发上,看着王叔在床侧对
着小梦手淫,不仅如此,我还说出要用王叔的精液注射进小梦的子宫里头,让小
梦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怀孕。

  王叔笑着道:「嘛…前阵子宵小嚣张的很,什么地方都给偷了个遍,所以全
农场上下都给王叔装满了摄像器,给咱花去不少钱,想不到小偷没抓着,竟然用
在这种地方,哈!也算是值得。」

  我震惊得脊椎都发麻了,看着眼前这个人,他竟能笑得如此令人可憎,我一
时恍然大悟,那晚王叔压根不是弄不出精液,他是故意不让自己射精的。

  那晚王叔在客房里头,他肯定没有在手淫,就待在里头啥事也没做的让我白
焦急,然后说弄不出来,要我答应他看着小梦手淫也是,他脱下裤子背对着我,
一手在档部那上下摆动,好像正对着小梦手淫,绝对就只是装个样子给我看。

  怎么看着那些刺激的成人影片手淫不出来,光瞧着穿着保守睡衣的小梦就行
了吗?当时焦急得脑袋都一团乱了,竟会相信这种鬼话。

  那影片恰好拍到我坐在王叔后头看着沉睡的小梦,王叔背对着镜头就这么对
着小梦好似在手淫的样子,然后我就说出要用他的精液让小梦秘密怀孕。

  当晚他那些奇怪的要求,要我让他站在小梦面前手淫,要我特别坐在那个位
置等他,又拐弯抹角的让我讲出我整个计画,全都是要让摄影器录下来,用来当
威胁我的把柄。

  一切他早都计画好了,早在那天我和他在农具间谈这件事的时候,他心里就
已经在计画,现在一切都落入了他的圈套里。

  什么想抓贼所以才装的秘密摄影器,装在农舍外头的或许是这样,毕竟农庄
是借给王叔自给自足没错,但这农舍可没有,他却还是逕自在农舍里头秘密装了
摄影器,肯定原本是想偷录下我和小梦做爱的画面,这人渣早就对小梦觊觎已久
了。

  然后这回我来找他来帮忙这事,对他来说根本是天赐的良机,用这事先装好
的秘密摄影器,录下整个过程来胁迫我,再得寸进尺地提出过分的要求,不仅能
够让他碰到早在肖想的小梦,还能藉此机会报复我,一吐多年来的积怨。

  可恨至极,可恨至极,早就知道王叔怨恨着我,那一昧阿谀奉承的嘴脸全都
是不得已装出来的,我就这样给他抓到了报复的把柄,而且还是事关小梦,我最
最最在乎的事情。

  我真的是蠢货,天底下最愚蠢的白癡,早就不该相信王叔这个人,我竟然还
让他占据我计画中这么重要的位置,真恨不得现在立马一头撞死自己。

  冷静…我得冷静,至少农庄的所有权还在我的手中,这是我现在唯一能用来
和王叔谈的筹码。

  「你这个败类,你…你用这个威胁我,就不怕我直接把你赶出这个农庄?」

  「我说小姪啊,你就别再逞强了,现在咱俩可各有各的把柄,王叔估算一会
,这回是王叔我佔优些,你说话可别再那么没大没小了。」

  「你…!我果然就不该信任你,难怪爷爷当初就提醒……」

  「…闭嘴!你这兔崽子别给我提那死老头!」王叔突然厉声叫道。

  王叔的嗓门本就大,那突然暴吼的声响着实让我吓到颤了一下,我一直保持
着愤怒的威严给这下灭了不少。

  王叔继续吼道:「当初你不就赖着你爸那马屁精,否则这农庄本该就是我的
,怎会轮到你这毛都没长齐的兔崽子!」

  王叔威吓着:「你可别以为你有这农庄就嚣张得了,王叔我离开这也闯得出
一番事,倒是你,我还不知道你这小子有多着迷那女娃吗?你计画这事要给小梦
知道了,她会不会离开你,这可谁都说不準。」

  我给王叔说得心头发凉,我从没怀疑过小梦对我的感情,可那影片,小梦要
是知道的话,我该怎么解释…会不会离开我谁都说不準…不行…那影片小梦绝对
不能看到。

  「哎呀,是说咱叔姪俩倒也不用弄得这么难看,你怎就不听王叔说说呢。」
王叔的语调突然又变得缓和,和刚刚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王叔只是在想,你都愿意让你那心爱的女娃怀王叔我的孩子了,怎就不能
给王叔亲自爽一回呢?我还真搞不清有什么差别去。」

  「………」我压抑着心底的怒火,一方面也怨怒自己的失策及不小心,可真
没能想到那晚的影像声音会被偷录下来,更没想到王叔会拿这东西报复我。

  「而且你别老觉得王叔想弄你,王叔是为了你想,你呀不就想给那女娃一个
孩子,那给王叔亲自射进去怀孕机率可高多了,你怎就能肯定用你那方法能给小
梦受孕,要不没能怀孕,你不就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嚥了口口水,仔细想想,我的方法确实不是那么可靠,精虫只要一离开体
内活跃程度就会直线下降,也是考虑了这一点,所以当初才会决定要让王叔尽可
能在一旁,用最“新鲜”的精液注射进小梦的体内。

  「……也罢,就那么一回。」

  就这样吧,不论用什么方法,小梦毕竟什么也不会知道,王叔说的,换个角
度想也没错,我都肯让小梦怀上王叔的种了,事实上不肯让王叔动小梦也是我自
己对小梦的独佔欲罢了。

  重点是现在王叔手上有那晚的影片,要是不让步,他也许真会把那影片让小
梦知道,绝对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我开口道:「就那么一回,等迷药生效小梦失去意识之后,就让你做那么一
回。」

  我继续说道:「我一样会把这农庄过户给你,然后小梦有没有怀孕都不干你
的事,之后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

  王叔咂咂嘴:「迷药倒也不必了,王叔是想让那女娃清醒的给我操,谁想操
个没反应的货。」

  「你这个人渣说什么鬼话,那怎么可能!!」我终于按耐不住满腔的愤怒,
怒不可遏地喊叫出声。

  「别生气别生气,怎么不可能呢。」王叔见我如此发怒,却没什么反应,语
气一样平缓,就好像都在他预料之中一样。

  我怒目瞪视着这个贪得无厌的小人。

  王叔轻鬆地说道:「现在女人偶尔出轨个一两回,哪是什么新鲜事。」

  「小梦不是那样的女人,你应该心知肚明吧!」

  「这可不好说,王叔就有法子让小梦就範,而且照你原来的计划那可是犯法
的,王叔可不想再回去蹲监牢啊。」

  「你这垃…你怎么就会关心犯不犯法了,况且你要强上小梦难道就不犯法了
吗!?」

  「王叔给你小子打包票,我肯定不会用强的,肯定让那女娃心甘情愿跟我做
。」

  「小梦在有意识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和你做的…。」

  「你小子怎那么笃定,再说你呀一直想给小梦下迷药,你那迷药会不会伤着
小梦的身体也不知道,你怎就忍心这样一直给那女娃下药咧?」

  我一时给王叔说得语塞,照他的话,怎么好像变成我才是不关心小梦的那个
人了。

  王叔接着说:「你若不放心,记得刚刚传给你的影片吧?王叔给你那监视系
统的权限,那画面都是即时的,整个农庄、农舍和王叔住的地方都拍得一清二楚
,你随时都可以查看,要王叔真用姦的上了小梦,不是用嘴舌说服的,你随时要
阻止王叔都可以。」

  我真被王叔一连串油嘴滑舌说服得难以辩驳,我深吸了口气,让被愤怒激得
一团乱的思绪平静下来,我得和王叔讲道理。

  「你…你是不是忘记重要的一点,我这么做…更重要的是希望小梦认为她怀
上的是我的孩子,要是她真在清醒的状况下和你做,那肯定会怀疑怀上你的孩子
,我怎么可能会答应这事…。」

  「这王叔当然知道,可你不是自己说,你给那女娃掺的药,会让她在不知情
的状况提前排卵吗?虽然现在实际是她的排卵期,可她若有在算月事週期,就会
认为自己在安全期,也就不会怀疑到王叔这头,铁定会认为是怀你的孩子。」

  「唔……」我竟给王叔辩得哑口无言。

  我完全低估了王叔,低估了他的脑袋,低估了他对我的恨意,更低估了他对
小梦的觊觎,王叔显然完全猜测到我的反应,我的所有问题他都能一一反驳。

  「你就给王叔七天时间,你找个理由,和小梦说你临时得离开这儿办事,七
天后再回来,要王叔这段时间没能自个上了小梦,那就怪王叔自己无能,你也不
用把农庄过给王叔我,这样如何?」

  「……我给你五天的时间。」

  「这么说你是答应啰?」

  「就照你说的…我会藉口公司有急事回城五天,你就在这段时间让她受孕,
至于你要怎么让小梦和你做爱,那是你的问题,可绝对不许伤害她。」

  我继续说:「在我离开这之前,你可以尽量和小梦相处,可绝对不準碰她,
否则一切都不算数。」

  「好好好,不过再忍个几天嘛,王叔我都几个年没碰女人了,还可以好好地
準备一番。」王叔淫秽地笑着。

  我答应了王叔他的条件,虽然这超越了我的底线,明明应当按照我的计画,
却给王叔佔了主导,只能责怪自己的失算,责怪自己的愚蠢。

  之所以会咬着牙答应,除了担心王叔告诉小梦这件事之外,是因为王叔再三
承诺不会强上小梦,而且也给了我那监视系统的权限,我相信他应当会信守承诺
,毕竟不论如何,农庄的所有权还在我的手上。

  我隔天便告诉小梦,公司临时的要事不得不赶回城市,让她先待在这几天,
事情一办完我便马上赶回来,虽然小梦起初一直坚持要和我回去,可给我安抚了
几回便被说服了。

  一来,我好几回总把她当作小孩一样,她似乎想藉此证明我不必时时刻刻照
顾着她;二来,我和她说在这儿王叔可以陪着她玩,公司的急事我会忙到没空陪
伴她。

  然后当天中午,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离开,小梦依依不捨地要我赶快回来。

  我驾着车离开农庄,可我并没有回到城市,而是在农庄外几公里的一个村镇
租下一间套房,然后也租了网路和电脑。

  我用王叔给的密码登入监视系统网路,确实,王叔没有说谎,这一整套监视
器设备几乎把整个农庄里里外外的範围都涵盖在其中,而且画面和声音都相当清
楚,这样我便能随时监控农庄中小梦的情形。

  此时,我的心情既複杂又矛盾,我确实是希望小梦可以在这段时间怀孕,却
又不希望小梦出轨。

  我想不透的是,王叔到底有什么把握,可以让小梦和他做爱,甚至拿农庄来
当赌注,还有给我这监视系统,是为了报复我吗?为了让我看着他上我最心爱的
女人,看着小梦在清醒时被他玩弄吗…?

            【待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